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六章 两情相悦?

嫡女风华 第七十六章 两情相悦?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来仪阁

    三姨娘看着安然无恙的顾允儿,心里满是万幸,感叹道:“听到你们坐的马车惊了,姨娘真的快要吓死了,幸亏你没事儿,要不然,姨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顾允儿倒是神色淡淡,眼神有些恍然,“是呀!真是吓死了。”

    三姨娘看顾允儿神色恍惚,以为她是被吓坏了,担心道:“允儿,可是感到那里不舒服,要不禀报老夫人,请个大夫过来给你看看吧!”

    “不用,我没事儿。”顾允儿怔忪了一会儿,在二姨娘担心的眼神中,看着她,正色道:“姨娘,你以前真的没说错,在整个顾家,最了不得的那个人,也许,就是顾清苑吧!”

    三姨娘这个时候才感觉到,顾允儿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对,脸上没有受惊的恐惧,反倒是很深的挫败感,“允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顾允儿垂下眼眸,发生的那些事儿,顾允儿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姨娘,她怕说了顾清苑会不高兴,想着,忆起顾清苑当时的举动,顾允儿眼神迷茫,果决的手段,缜密的心思,无畏无惧的气势,真实的顾清苑就是那样的吗?让人畏惧,令人臣服,自己第一次知道,原来女子也可以做到让人仰望,可,自己却望尘莫及,无法触及,那,不是自己可以做到的,永远都做不到,甚至连想都没敢想过,自己除了身份不及顾清苑,其他,也完全无法和她相比并论,顾允儿苦笑“姨娘,我有些累了,想去睡一下。”

    “好,你去吧!等到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好。”

    三姨娘看着女儿万分失落的背影,眼神微闪,一定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是和顾清苑有关的吗?

    婷来院

    二姨娘神色紧张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昏迷不醒的女儿,对着给正在探脉搏的大夫急切道:“大夫,如何?”

    “贵府二小姐从脉象来看,并无大碍……”

    大夫的话还没说完,二姨娘就急道:“没有大碍怎么还不醒呢?这可都大半天了呀!”

    “要说二小姐是因为马受惊,受到惊讶晕倒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外伤,应该不会有大碍的,按理说,早就该醒了呀!这…。这种情形老夫还是头一次遇到,一时还真是弄不懂。”大夫皱眉道。

    “你……”二姨娘听了脸色难看,刚欲斥责却看到昏迷的顾无暇眼帘动了一下,这让二姨娘眼里微转,顿了一下,对着大夫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去吧!我们就再等等,如果二小姐有什么动静了,再请你过来。”

    “那好吧!”大夫点了点头,叮嘱道:“如果二小姐醒了,问问她是否曾经撞到过头,现在这么长时间不醒很是反常,如果是的话,可一定要注意了。”

    “好,我知道了。”二姨娘淡淡的应了一身,对着身后的蓝梅道:“送大夫出去吧!还有,要是二小姐一会儿醒了一定会饿的,你先去给二小姐准备些吃食吧!”

    “是,二姨娘。”

    等他们都离开后,二姨娘坐在顾无暇的床边,轻声道:“暇儿,姨娘知道你醒了,不要再睡了睁开眼睛,告诉姨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二姨娘没有看错,顾无暇早就醒了,她在回顾府的路上就已经醒来了,可她却不愿意睁开眼睛,大殿发生的事,夏侯玦弈的话,在她清醒的那一瞬间,一下就回到了她的脑海里,让她只恨,自己还醒来干嘛!还不如死了算了!

    二姨娘见女儿不睁眼,缓声道:“暇儿,你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了,来,你告诉姨娘,姨娘替你想办法,你这样,躺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二姨娘说完,顾无暇缓缓睁开眼睛,眼泪也顺着流了下来,眼里却满是绝望,“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你什么也帮不了我。”

    “暇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二姨娘看顾无暇睁开了眼睛,也开始说话了,终于松了口气,轻斥道:“你真是吓死姨娘了,姨娘还有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死了吗?”顾无暇死气沉沉道:“如果死了倒是好了。”

    “暇儿,你说的这什么什么话!”二姨娘斥了一句,可看女儿神色很是不对劲儿,心里一跳,担忧道:“暇儿,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事儿,就是在大殿上,夏侯世子说根本就不认识我这个顾家二小姐,何谈喜欢我…。”顾无暇说着,在二姨娘惊异不定的眼神中,忽然激动了起来,“是,姨娘你都说对了,一切都是妄想而已,夏侯世子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怎么会喜欢我这样什么都平平凡凡的女子呢?况且,我还只是一个庶女。”

    “暇儿,你冷静点儿,当时我是那么说过,但绝对的不是贬低你,只是觉得疑惑而已。”

    “这下不用疑惑了,一切都清楚了。”

    “那个……暇儿,夏侯世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你问他的吗?”二姨娘皱眉道。

    顾无暇神色木然,简单的把大殿上的事儿说了一遍,说完的时候,二姨娘的脸色已经换了好几个颜色,静默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二姨娘急道:“暇儿,那个大元太子同意了吗?”

    “同意什么?”

    “就是让你回大元的事,大元的那个太子接受了吗?”二姨娘急道。

    “那个…。我不知道,我…。当时晕倒了,所以…。”顾无暇这个时候也渐渐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猛然坐起来,惊慌道:“姨娘你说,要是大元的那个太子接受了,我是不是真的要跟着他们回大元?”

    “是,你一定会跟着去的。”二姨娘瘫坐在那里,脸色发青。

    “不,我不要,我不要回大元,如果我去了,我跟夏侯世子岂不是完全没可能了,也许,我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不要。”顾无暇摇头,激烈的反对道。

    “无暇,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那个夏侯世子,还想着那些虚无缥缈的事儿。”二姨娘喘了口气,咬牙道:“你现在最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你可知道,如果那个大元太子答应的话,你会如何?”看着顾无暇还有些懵懂的神色,厉声道:“你将会一个人去到大元,没人护着你,没人认识你,是死,是活,都捏在人家的手里,那么远的地方,就算你死了,也没人知道,姨娘更不会知道,你明白吗?”

    二姨娘话落下,顾无暇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形容了,眼白直翻,浑身颤抖,一下子倒在床上,摇头,惶恐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二姨娘这个时候也有些六神无主,可还算镇定,安慰道:“暇儿你先别急,我先去问问你老夫人,你父亲,说不定,还来的及,还来及…。”二姨娘说着往老夫人的院子跑去。

    ……

    顾清苑一行人带着受伤的李翼并没有回李府,而是去了祁逸尘最近的庄子上,对此,顾清苑觉得挺好,一来,李翼受伤必须尽快治疗,二来,这种情形回到李府必将是引起很大的混乱,说不定为此还会惊动宫里的那位,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事儿难以解释,这样的安排对于现在来说,倒是最好的了。

    在祁逸尘在为李翼拔剑做准备的空档,顾清苑转头看向李智,“大表哥。”

    李智紧紧的盯着床上处于昏迷中的李翼,神色担忧,惶恐,在他心里祖父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可现在他却倒下了,这让李智神智有些恍然,猛然听到顾清苑唤自己,脑子空空的,呆呆怔怔的转头,木然道:“什么!”

    “现在有些事你必须去做。”

    “什么事?”李智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做什么。

    “你马上回李府一趟。”

    “现在?”顾清苑这句话,让李智皱眉,不赞同道:“可是,现在祖父要拔剑,我怎么可以离开。”

    “就是因为外公要拔剑,所以,你必须赶紧回去一趟,把舅舅叫来。”

    “父亲?清儿,父亲他不懂的医术,他……”

    “他是外公的儿子。”顾清苑打断李智的话,面色淡淡,清冷道:“外公要拔剑了,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你该明白,如果那个万一发生了,外公一定希望舅舅会在。”

    李智听了一震,瞪大眼睛,“你……”李智不能接受的看着顾清苑,他实在不懂,生死之间的事儿,她怎么可以说的那么平淡,而且,这个人还是祖父,她……她怎么可以这么冷酷。

    看着李智慧眼中带着怒火看着自己,顾清苑扬起一抹恍惚的笑意,抬起如墨的眼眸看着李智,轻声道:“如果我说外公无事,外公就能安然无恙的话,我会一直说,不停的说,大表哥,你觉得可以吗?”

    “我……”李智无言以对,生死之间的事儿,那里是说说就能改变的呢!他只是听到顾清苑那么轻易的说祖父会死,无法接受而已。

    “大表哥,我希望外公活着,长长久久的活着,那样,他就能看着你成家,立业,看着我嫁人,而我,想看着他头发慢慢变白,牙齿渐渐晃动,看着他在儿女环绕,祖孙抱膝,在子子孙孙的孝敬,尊崇中,慢慢变老,直到寿终正寝,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顾清苑眼角滑下泪珠,声音也有些支离破碎,可表情却很是平静,平静的带着冷酷,“可,生死之间最难预料。”本来该死的是自己的。

    李智眼里满是痛色,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好,我这就回去。”顿了一下道:“就叫父亲一个人来吗?”

    “嗯!就先叫舅舅一个人来吧!”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这件事牵扯的太大,就算全部说出来,帝王知道了,事情查清楚了,他也不会对大元的某些人如何!最可能的也就是大元交出一个棋子了事,这结果,只会让外公受到屈辱,既然如此,所有的事儿,还不如自己来。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大表哥。”顾清苑叫住起身准备离开的李智,莫测道:“这次的事情,暂时谁都不能说,包括舅母她们。”

    顾清苑这句话,让李智的眉头皱了起来。

    “大表哥无需想太多,我只是不想让她们牵扯到麻烦而已。”顾清苑淡淡道。

    李智听了脸上有些羞愧,“好,我知道了。”刚才猛然听清苑那么说,自己还以为她是怀疑母亲她们什么呢!原来是…。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顾清苑看着李智离开的背影,嘴角溢出冷意,自己不是怀疑她们,只是信不过她们而已,大奶奶,李雪包括李泓,自己都不信。

    顾家

    顾老夫人看着顾长远,皱眉道:“这,好好的马怎么就惊了呢?”

    “这儿子也不清楚,等一会,我再去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问题。”顾长远神色也不是很好。

    “马的事儿还是先交给小厮吧!你还是先去看看李相吧!他为了救我顾家的几个孩子受伤了,我们可要好好表示一下。”老夫人神色有些复杂。

    “儿子知道,不过,护送无暇她们的那些护卫说,李相可能要静养几天,让我们最近先不要过去打搅,有清苑在那里就够了,所以,我们还是再等等吧!”顾长远说着,眼里闪过异色,心里冷笑:事情真像允儿和小厮说的那样吗?马惊了,李相为救她们被马给伤着了,然后,护卫把她们送回来,顾清苑随着去李府的吗?呵呵,听着好像很通,毕竟马惊了,京里很多人都看到了,可,这其中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自己心里可是清楚的很,真的是被马伤着了吗?

    “是吗?”老夫人叹了口气,“可再怎么样,也该去看看吧!要不然,太说不过去了……”

    老夫人的还没说完,就看到管家,急冲冲的走了进来,神色惊异不定,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连声音都带着颤抖,“老……老夫人……老爷……伯爵府的管家来了。”

    老夫人听了一惊,就连顾长远也是一震,“谁?你说谁来了?”

    “伯爵府的管家。”

    静默了一会儿过后,老夫人缓过神来,急道:“长远,你快去迎迎去。”

    “哦!是,儿子这就去。”顾长远好像也是被惊呆了,一时有些呆怔,可自己有他自己知道,除了惊,更多的是骇。

    顾长远出去后,老夫人看向齐嬷嬷惊异不定道:“你说伯爵府的管家突然来顾家能有什么事儿呢?”

    “这个…。老奴也想不出。”顿了一会儿后,齐嬷嬷道:“老夫人你说,会不会是为了二小姐和夏侯世子传闻的事儿,他们伯爵府的人会不会觉得是我们顾家传出去的呀”

    “这…。可这不是我们府里传出去的呀!”老夫人皱眉。

    “也是,说不定是老奴多想了。”齐嬷嬷垂首,可是,除了这个她还真是想不出,伯爵府的管家怎么会突然来到顾家。

    无论是不是,老夫人想起这个传闻,就想起顾无暇在大殿上引起的那些事儿,心里很是不快,刚开始听到那么多人夸赞她,还以为她能为顾家争光,可是,没想到是出了个大丑,真是上不得台面,竟然在皇宫大殿晕倒。

    老夫人正想着,就看到二姨娘忽然冲了进来,连一点礼仪都没有,见此,老夫人本就不快的心里更添不喜,厉声道:“这是在干什么?莽莽撞撞的成何体统?”

    二姨娘砰的跪在老夫人跟前,忍着急躁的心情,尽力平缓道:“老夫人赎罪,是俾妾莽撞了。”

    “好了,别说了,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儿妈?”

    “俾妾就是想告诉老夫人,二小姐醒了。”

    “是吗?那就好,既然她醒了,你就好好看着她吧!”

    “是,老夫人,不过,二小姐刚才告诉俾妾,今天在大殿上,皇上说要让二小姐跟着大元太子回大元,老夫人,这是真的吗?”二姨娘声音里隐藏不住的焦灼。

    “是,皇上是……”

    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二姨娘就急道:“老夫人,二小姐她不能去大元呀!那地方太远了,而且,那个太子已经有太子妃了,二小姐她去了哪里什么都不是,她该怎么活下去呀!老夫人……?”

    “闭嘴!这些话也是你一个妾侍能说的。”老夫人厉声道:“再说了,这事儿是你能做的了主,还是我能做的了主,皇上开口了,那就是圣旨,那是对我顾家的恩赐,是无暇的福气,我们的感恩,皇上的话,也是你这个妾侍说三道四的,真是不知所谓。”

    “老夫人……”二姨娘早就明白,如果有事儿的话,老夫人是不会管无暇的死活的,可现在听她这么说,还是感到心寒,无暇包括自己在老夫人的跟前,讨巧卖乖,恭顺,孝敬,她难道真的一点儿感觉就没有吗?她当无暇是什么,一个小狈吗?随时都可以出卖。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这事儿还没定下,而且,就算是定下了,对无暇也不是什么坏事,那个大元的公主可是很喜欢无暇的,想来,只要又她在,无暇是不会受什么委屈的。”

    老夫人的这话让二姨娘差点笑出来,她可真说的出口,一个公主再喜欢无暇有什么用,重要的是太子,只有太子才有那个能力让无暇不受委屈,才能做她真正的靠山。

    就在这个时候,顾长远声音传来,“周管家请进。”

    “顾大人客气。”

    老夫人听了一怔,是伯爵府的管家吗?想着,急忙道:“齐嬷嬷,快去迎迎。”

    “是,老夫人。”

    “还有你,赶紧起来吧!彬在地上,哭丧个脸,让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是,老夫人。”二姨娘急忙起身,心里恼恨的同时,也有些疑惑,是谁来了,老夫人这么慎重,在二姨娘不解的同时,顾长远领着以为五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进来。

    “母亲,这位是伯爵府的周管家。”

    伯爵府?这让二姨娘一震。

    “周管家,快快请坐。”老夫人热情道:“齐嬷嬷倒茶。”

    “老夫人客气了。”周麒客套一笑,在椅子的边缘坐下,虽然只是伯爵府的一个管家,可举手投足间沉稳,大气,让人不敢小看于他,而且,他能做到伯爵府的管家可见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周管家百忙之中到此可是有何要事吗?”老夫人轻笑道。

    “老奴是受我家世子爷的令来此的,有件事,希望征得老夫人和顾大人的一句话。”

    世子?夏侯玦弈?征得?等字眼,让老夫人怎么也无法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只是,更加谨慎,客气道:“周管家一言,老身等担当不起,夏侯世子有何事尽避吩咐。”

    “其实,老奴今天过来是奉命,来为我家世子爷,向贵府的小姐提亲的。”

    “什么!”周麒话落,老夫人手里的杯子应声落地,睁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麒,二姨娘也是惊讶的嘴巴大张,顾长远虽然也很是吃惊,十分意外,可眼里却闪过幽深的冷意。

    周麒看看这他们的反应,倒是万分理解,当时,世子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受惊的程度,比起他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没有晕过去,自己对自己感到十分佩服。

    祁逸尘山庄

    李翼身上的剑已经拔了出来,伤口也包扎好了,祁逸尘也松了口气,对着顾清苑,李谨,李智道:“现在看整体状况还算不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照顾好,特别注意观察体温,预防发热。”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逸尘。”李谨沉重道。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智忽然把自己叫到这里来,竟然是为了这个,父亲生死一线间,这冲击对于李谨来说相当大,如果父亲真的就此倒下了,他无法想象,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可看李智,顾清苑的样子绝对不是小事儿,这从父亲身上的伤就可以想象的到,是剑!是有人想杀父亲吗?

    “那我去给祖父把药给煎了吧!”李智道。

    “嗯!你去吧!”

    祁逸尘看了看坐在床边看着李翼不语的顾清苑,顿了顿,桃花眼里面满是复杂,最后,还是走了过去,轻咳一声,以拳掩唇,以往的犀利,邪魅全不见了,倒是有些不自在道:“那个,我是不是现在就去顾家,还是准备一下,明日再去。”

    “一会儿就去吧!也不用特别准备什么。”很多事瞬息万变,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古代王朝,还是早作准备的好,顾清苑说完,淡淡道:“麻烦你了。”

    “不就是提个亲吗?有什么好麻烦的。”祁逸尘不自觉的咬牙道,看着顾清苑说这些话的时候,不要说娇羞了,她连不好意思都没有,说的轻易且简练,那事关终身的事儿,她就像在说:我饿了,你帮我买些吃的吧!麻烦你了,这让祁逸尘倍感无力,看来她是完全当自己在帮忙了,难道,她就不知道,这个忙也许会弄成真的吗?她难道不知道这事关她的名誉吗?真是该死。

    “提……提亲…。提什么亲,向谁提亲。”李谨觉得肯定是因为父亲病了,自己有些神志不清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听到两个年轻人,像是在买菜似的,说着能让人掉下巴的话。

    祁逸尘一时之间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顾清苑淡定,自然道:“我和祁公子,两情相悦,心心相印,所以,他一会儿要去顾家提亲,对象就是我。”

    顾清苑说完,祁逸尘桃花眼睁圆了,心跳漏了几拍,不过,嘴巴也抽搐了,真想问一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李谨觉得这就是父亲中剑后,对他的又一冲击,考验,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下,语味深长道:“清儿呀!这个终身大事,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你……你们这样不合规矩。”

    “舅舅觉得祁公子不好吗?”

    “哦!逸尘当然不错了,不过……”李谨的话还没说完。

    顾清苑就接话道:“既然不错,就得早点下手,要不然,晚了就再难找了,所以,祁公子赶紧去吧!”

    “下…。下手?”祁逸尘想笑又想哭,瞪了顾清苑一眼,你还真当我是一盘儿菜了。

    “清苑呀!那个…。那个,这个事儿它不能这么说,它…。”李谨觉得头发昏了。

    就在屋里气氛怪异的时候,李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让他们意外的人。

    “父亲,麒护卫来了。”

    顾清苑听了转头,夏侯玦弈身边的那个护卫。

    “麒肆你怎么了来了?”祁逸尘皱眉道。

    “麒护卫是来找祁公子的吗?”

    “祁公子,李大人。”麒肆拘礼,抬头,平淡道:“属下是来见顾大小姐的。”

    祁逸尘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来见她干什么?”

    “属下是奉命而来。”

    “奉命?谁?你家主子吗?”祁逸尘问道。

    “不是我家主子,是奉皇上之命,请顾大小姐进宫一趟。”

    “进宫?”李谨,李智很是惊讶道。

    “皇上见顾清苑干什么?”祁逸尘直接了当问出他们都想知道的问题。

    “这…。?”麒肆垂下眼帘,没有回答。

    “大元太子在宫里是吗?”顾清苑起身走了过来,淡淡道。

    顾清苑话出,麒肆猛然抬眸,眼神微闪,正色道:“是。”

    祁逸尘听到这句话,想起顾清苑曾经说过的事,表情冷了下来,声音里也带了一丝戾气:“是他要见顾清苑吗?”

    麒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好像在祁逸尘的语气里面听出了很深的敌意,想着,不由的看了顾清苑一眼,眼神微缩,难道说,城外一行,不但主子反常了,就连祁公子也不正常了吗?

    “舅舅,大表哥,我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顾清苑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李翼,“外公,就交给你们了,如果外公发热了,就给他用温水擦拭额头,手腕,脚心。”

    “好,我知道了,你去吧!”李谨说完,低声道:“小心点儿。”

    “嗯!我知道。”

    看着跟着麒肆马上要走出门口的顾清苑,祁逸尘心里紧了一下,忍不住出声,“顾清苑…。”

    顾清苑回头,看着祁逸尘复杂的神色,淡淡一笑,轻声道:“祁公子,谢谢你救了我外公,还有就是,去顾家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说完随着麒肆离开了。

    祁逸尘面色难看,眼里满是怒火,不知道是因为顾清苑,还是因为大元太子。

    出了庄子,麒肆停下脚步,看着前面的顾清苑,出声道:“顾大小姐。”

    “什么事?”

    “有些事儿,主子让我提前告知你一声。”

    顾清苑听了挑眉,夏侯玦弈?“什么事?”

    “主子说……。”

    在麒肆的述说中,顾清苑的眉头越挑越高,最后,笑了起来,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呀!

    ------题外话------

    喵喵,看书的娃子是否和我一样都是个懒娃子呀!都潜水去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