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五章 露馅

嫡女风华 第八十五章 露馅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顾长远去了好大一会儿,还不见他回来这让老夫人的心里有些不安,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老侯爷这个时候早已感到了异样,这样的场合如非大事,顾长远完全没有理由,做下此等让人感到怠慢之事,不过,就算明知道事非寻常,老侯爷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只是偶尔扫向静坐在一旁,垂首不语的顾清苑时若有所思。

    李娇感到身体十分的疲惫心里也开始不耐,虽然她也想到了顾长远去那么久没有回来,肯定是被什么事给绊住了,不过,她相信顾长远,就算真的有什么事儿顾长远也能摆平,完全不用操心,只是心里对顾清苑很是不满,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惹麻烦,连今天的这个日子都不让人消停,还让她的父亲给她收拾烂摊子。

    高嬷嬷心里只感到深深的不安,为什么会有男子来找大小姐呢?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吧!

    老夫人看着正在品茶的老侯爷,不着痕迹的对身后的齐嬷嬷打了个眼色。

    齐嬷嬷会意点头,躬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齐嬷嬷的离开屋里的人都像是没有察觉似的。

    老夫人面带喜悦的说着,老侯爷也仍然微笑的应着,看似和开始没什么差别,可屋里轻松欢快的气氛却已然感受不到了,老夫人的笑容里怎么看都觉得有丝不自然的僵硬,李娇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开口说话了,渐渐的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沉闷,尴尬,就老夫人感到倍感吃力,失挫的时候,外面脚步声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顿传入耳中,砸在心里,让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屋里这个时候也彻底的沉寂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静的落根针都能听的到,紧紧的盯着门口,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放轻了。

    门帘掀起,人影晃动,可出现在眼前的人,却让屋里的几个人都愣住了十分意外,不是顾长远,也不是齐嬷嬷,竟然是他——夏侯玦弈。

    看着夏侯玦弈顾清苑挑眉,这家伙每次出场都亮瞎人的眼睛,不过他也有这个资本,身份高贵,面孔绝美,身材高大精健,偶像剧里面绝对的男主角呀!

    昨天说请这个家伙过来看戏,也不过就是一时戏言而已,可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来了,真是看不出他还有八卦的一面,不过,他来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很有震慑作用,

    随后而来的顾长远看着几个人怔忪的神色,赶紧道:“世子爷,快请坐。”

    顾长远的声音让屋里的几个瞬间回过神来,老夫人赶紧起身,“对,世子快请坐下,红缨倒茶。”

    “是,老夫人。”红缨看到俊美绝世的夏侯玦弈的时候,脸面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听到老夫人叫自己倒茶反应都慢了一拍。

    夏侯博弈淡淡的点头,在老侯爷的身边坐下下来,麒肆,麒一利于他的身后。

    老侯爷反应过来后,向夏侯玦弈靠了靠,很是惊讶道:“你小子怎么来了?”

    “这不是规矩吗?”夏侯玦弈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

    听夏侯玦弈说规矩,老侯爷的嘴巴抽了一下,直翻白眼,这小子也敢说规矩,他如果真的这么规矩的话,能把自己这个祖父给丢到妓院去,他敢说,自己还真是不敢听。

    夏侯世子到来,让老夫人十分的惊喜,可转而在看到顾长远眉头紧锁,齐嬷嬷脸色沉重的样子,心里沉了一下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正想着,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男子不甘的吼声:“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见顾大小姐。”这句话让老夫人脸色顿时黑了来,看着顾长远皱眉道:“是谁这么没有体统,在此大呼小叫的。”

    顾长远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沉声道:“母亲,他……”

    顾长远的话未说完,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清儿,清儿,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出来呀!你出来见见我呀!我是岚哥哥呀!清儿……”

    很是哀伤,痛苦的声音却听得老夫人差点儿晕过去,清儿?岚哥哥?这是什么称呼,现在夏侯世子和老侯爷还在,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吗?

    “长远,那里来的疯子,把他给我赶出去。”老夫人声音里面是无法掩饰的怒火,急切,顾长远怎么回事儿?去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把那个人打发了吗?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这时绝顶不是探究,查探的时候,一切还是等伯爵府的人离开再说吧!

    “母亲,他…。”

    “顾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儿,还是说说吧!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本侯也许可以帮衬一二。”老侯爷忽然开口道。

    “是,是…。”顾长远嘴里应着是,可却不知道从何说去,只是看了一眼顾清苑,神色很是纠结。

    看顾长远的神色,老夫人已然确定这次事可能真的和顾清苑有关了,而关键的是老侯爷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口了拖延,装糊涂是行不通了,既然如此索性说开来算了,也许,本来就没什么了不得的,瞒着反而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一样,心思一定,老夫人转头看着齐嬷嬷道:“齐嬷嬷怎么回事你来说。”

    “老夫人,老奴…。老奴不知道怎么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知道什么就说什么,说吧!”

    “是。”齐嬷嬷斟酌了一下开口道:“老夫人,老奴出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男子跟老爷在那里叫喊着,很是激动,说:他知道大小姐今天下定,死活都要见大小姐一面,说有些事要向大小姐问个明白,要不然他死都不离开,老爷当时听了很是恼火就斥责了他几句,叫他马上他离开,要不然就把送去衙门,可是…。那个男子听了很是有恃无恐,竟然还说……说……大小姐已经是他的人了。”

    “他可以说是顾家的女婿,老爷不能这么对他!当时老爷就怒斥他不要信口雌黄,说大小姐根本就不认识他,而那个男子听了更加的不能接受,赌咒发誓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没有一句是信口胡说的,就是真的上衙门他也没什么害怕的,除非老爷想以势压人,暗害他。”

    齐嬷嬷这句话犹如惊天大石,扬起惊涛骇浪,每个人都脸色都变了,就连老侯爷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只有夏侯玦弈神色淡淡,只是在不经意的扫见,顾清苑震惊的双眸,还有那惨白无血色的小脸时,迅速的移开了视线,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夏侯玦弈的嘴角歪了一下,麒一听着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而麒肆在看到顾清苑的表情后和夏侯玦弈做了同样的动作,马上转移了视线,心里却暗道:不知道这位主会如何应对!自己还真是期待。

    老夫人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了起来,指着齐嬷嬷手指发颤,厉声道:“你……你刚说什么?”老夫人,他现在坚持要见大小姐,要不然他就不走,而还大肆扬言,这个时候谁敢碰到,就是想害他,说顾家巴上了伯爵府,现在要害他这个女婿……“齐嬷嬷的话刚说一半儿,看到摇摇欲坠的身子,赶紧走过去扶住她,急切道:”老夫人,你怎么样?老夫人……“

    老夫人感到心口闷的很,可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倒下,摆了摆手,”我没事。“

    李娇心里怒火滔天,看着顾清苑眼里直冒火,这个该死的丫头,跟伯爵府里定亲刚为自己挣到些颜面,现在马上就出这样的事儿来,还是当着伯爵府的面,看来,她是不把自己的脸面丢光,她心里不舒服,女儿?她根本就是自己的克星,因为她自己连个儿子都给不了远哥,自己现在这么悲惨都是她害的,像她这样的女儿也许没了,自己才能过的更加消停,而自己只要凭着顾长远对自己的爱还有父亲的地位,仍然可以稳稳的当顾家的主母,没有谁敢小看了自己,极端的心里让李娇看顾清苑眼神带上了仇恨,怒道:”顾清苑,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李娇的话,让顾清苑的眼里闪过冷意,却又瞬间隐没,只是心里却是无法抹去的冰冷,有这样的母亲,只能感叹一句:悲哀!为前身,也为李娇!彼清苑眼神慌乱,惊慌不安道:”母亲,女儿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他怎么会找上门来……?“”夫人…。“高嬷嬷听了李娇质问的话语,第一次觉得夫人她真的不配为母亲,无论真相如何,大小姐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帮助,而不是落、井、下、石。”好了,你别说了,这事儿如何会查清楚的。“老夫人打断李娇的话,眼含戾气的看了她一眼,她还真是愚昧的无可救药了,老夫人压抑着想痛骂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老侯爷,还有夏侯玦弈大义道:”侯爷,世子爷请放心,今天的事儿顾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老侯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夏侯玦弈是完全没有回应,喜怒更是看不出分毫,可就是因为这样,让老夫人的心里更是忐忑,这件事儿最后结果就算证明清苑她是无辜,清白的,伯爵府这边不知道还会不会承认这门亲事,如果退亲了,顾家的颜面可就真的丢尽了,可现在到了这一步,只能听天由命了,只希望清苑她是洁身自好的,要不然……谁都救不了她。”长远,去把人带过来吧!有什么当面问清楚。“老夫人咬了咬牙,道。”好。“顾长远沉重的点了点头,”那,儿子现在就把人带过来。“”嗯!去吧!“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本来因为今天是伯爵府下定的日子,顾家的门口早就聚集了很多来看热闹的人,想看看伯爵府的聘礼会有多少,也想着或许能见到那位仙人一般的世子爷,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竟然来了一出大戏,就像是戏文里演的一样,大小姐小姐爱上了穷小子并私定终身,可在看到神一般的世子爷后,转身就把那些穷小子踢开了,可这个男子虽穷可却很有志气,不怕死,就想要一个答案,并伤心的说,只要顾大小姐跟着夏侯世子能幸福他就成全她,永远不再京城出现。

    这幕一出迅速皓月迅速炸开了锅,每个人都纷纷对顾家大小姐表示不齿,顾清苑的代名词很快就出来了,不检点,放荡直言她是女人的耻辱,特别是想到她那样肮脏的女人竟然还敢巴上夏侯世子,这就更让人无法忍受了,浸猪笼的话甚至都说出来了,而对那个男子很是同情,对夏侯世子感到万幸,幸亏这事早早的爆出来了,要不然等到那个女人嫁入伯爵府,夏侯世得受到多大的屈辱呀!

    而那些对夏侯世子的亲事特别关注的人也马上得到了消息。

    皇宫

    在夏侯玦弈向顾清苑提亲的时候,悠然公主很是激动的在皇上跟前大闹了一出,惹的皇上不快,继而被皇上下了禁足令,这不,刚出来,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令悠然公主心里的火气,不甘一扫而空,兴冲冲的向御书房跑去。

    喜公公对着正在批奏章的南宫胤,恭敬道:”皇上,悠然公主来了,在殿外求见。“

    南宫胤闻言,眉头皱了一下,静默了片刻后,南宫胤眼神微眯,随意道:”颦儿今年也有十五岁了,也是时候给她选一个驸马了。“

    南宫胤的话,让立于他身后的喜公公心里一禀,看来,皇上对于悠然公主执着于夏侯世子的事儿已经不满了。”喜公公,你去皇后那里一趟,把朕的意思告诉皇后。“南宫胤面无表情道。”是,皇上。“喜公公领命疾步走了出去。

    南宫胤想起暗卫带了的消息,冷冷一笑,私通吗?一群蠢货。

    悠然公主等了恨久也没等到皇上宣她,心里开始焦灼,思虑一番,咬牙正想冲进去,就看到皇后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母后,你怎么来了?“

    皇后没有回到悠然公主的问题,只是看着她的架势,眼神冷硬,对着身后的嬷嬷道:”带悠然公主回去。“”是,皇后。“

    悠然公主挣开要扶自己的嬷嬷,不快道:”放开,母后有什么事儿等一会再说吧!女儿有更重要的事要见父皇。“

    皇后看悠然公主执着的样子,冷笑道:”是吗?正好母后也有事儿要告诉你。“”什么?“悠然公主眼睛紧紧的盯着御书房门口,有些心不在焉。”你父皇刚派喜公公告诉哀家,你年纪也不小了,让哀家赶紧给你选蚌驸马出来。“

    皇后的话说落,悠然公主脸色瞬间灰白,满眼的无法置信,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为什么?

    李家

    这个时候李家也得到了消息,李谨眉头紧皱,在屋里不停的走动,转头在看到大奶奶担忧的神色时候,沉声道:”你说,这好好的怎么会闹出这么个事儿来呢?“”这…。这个妾身也说不好,不过,妾身觉得这一定是有人要害清苑,清苑她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出格之事的。“”我当然知道清苑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就算如此,这对清苑影响也肯定不好,特别今天还是伯爵府过府下定的日子。“李谨说着,话语里染上戾气:”要是让我知道谁在背后害我外甥女,我绝对不会饶了她。“

    李谨话里的信任还有维护,让大奶奶眼里闪过冷色,怒意,冷笑,你这个做舅舅的可真够上心的,虽然心里很是恼火可面上大奶奶却同是气愤道:”老说的不错,要是查出那个人是谁,绝对不能绕过他。“

    李谨听了叹了口气,”哎!也不是知道现在清苑如何了?碰到这样的事儿她一定吓坏了。“李谨说着很是犹豫道:”这事儿也许该跟父亲说说。“

    大奶奶一听,赶紧阻止道:”老爷,这可不行,你也看到了公公的身体还没好利索,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事,他该多着急呀!一急之下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可该怎么办呀?“”你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可也不能就这么看着清苑被人算计,而我们袖手旁观吧!“李谨气道。”老爷,妾身说句你不爱听的,我们就算再疼爱清苑,可我们毕竟姓李,而清苑姓顾,很多事我们是插不上手的。“大奶奶为难也觉得无力道。”就算如此,现在清苑有事儿我这个舅舅坐之不理也说不过去吧!包重要的是我这个心里过意不去呀!“”老爷,管的太多顾家会不高兴的。“”怕他们不高兴就不管清苑死活了吗?不行,就算不高兴这事儿我也要管。“李谨神色坚定,”哪怕事后,我向顾家老夫人赔不是都行,这事一定要管。“李谨说完果断的往外走去。”老爷…。“大奶奶心里恼火,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只见一个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对着李谨道:”大老爷,相爷请你过去一趟。“”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李谨说完,疾步的走了出去,让大奶奶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而李雪这个时候面带喜色的走了进来,可当看到大奶奶神色不是很好时愣了一下道:”母亲,怎么了?谁惹你不快了?“”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大奶奶收敛神色,缓缓坐下看着李雪问道。

    李雪听了马上笑逐颜开,走到大奶奶的身边小声道:”娘,你知道吗?顾家出事了。“

    大奶奶听了眼神微闪,皱眉道:”这事儿你怎么知道?“”女儿知道有什么稀奇的。“李雪幸灾乐祸,心情舒畅道:”这会儿恐怕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吧!这下好了,我道要看看顾清苑她还能不能做世子妃,哼!我早就觉得她个不知廉耻的女子,那个时候死乞白赖的缠着泓弟,在庄上的时候又和祁公子眉来眼去的,纠缠不清的让祁公子护着她,现在好了,报应终于来了,勾搭的男人找上门了,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不过这也好,正好让大家都看看顾清苑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她这样不贞洁了的女子,不要说世子妃了,就是平头百姓寻常人家的男子也没有那个会要她。“李雪暗咒:她就等着死吧!要不就削发了发去做尼姑算了。”

    大奶奶听了李雪的话没有回应,因为她心里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是很有分寸的,有些话她也就会在自己这里说说,出门是不会多说一句的。

    她现在想的是,既然雪儿都知道了,那相爷肯定也已经知道了吧!那,相爷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他一定会出手护着顾清苑的,如此一来,凭着相爷的身份,还有心智,顾清苑的命绝对会保住的,只要保住了命,那,一切都很难说了,除非,是能确定她是真的**了,要不然,一切无法预测。

    想着大奶奶的眼睛眯了起来,在李雪不解的眼神中起身,对着外间供奉的菩萨虔诚的上了一炷香,闭目祈祷,祈求保佑顾清苑这次一定要死。

    顾家

    随着顾长远而来的不但有一个十**岁的年轻男子,还有二姨娘和顾无暇。

    看到她们两个老夫人的眉头皱了一下,不喜道:“你们怎么来了?”

    二姨娘有些局促道:“俾妾逾越了,这就扶二小姐回去。”说着就去扶顾无暇,却被顾无暇给推开了,看着老夫人眼里闪过厉色,顾清苑微缩了一下,可却鼓起勇气,指着年轻男子,义愤填膺道:“祖母,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刚才他在我们家的院子里胡说八道污蔑大姐姐,孙女在院子里实在是听不过去了,所以也就顾不得别的去找他理论,可是没想到,他不但不离开,更是蛮狠的说要找大姐姐问个明白,孙女急了就训斥了他几句,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说话顾无暇委屈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可却倔强的没有掉下来,只是颤抖道:“可他竟然推了孙女一把。”

    说完顾无暇抹了一把眼泪,正色道:“祖母,孙女受点委屈没什么,可关于他说大姐姐的那些,一定要向他问个明白,要不然,任他这么胡说,大姐姐的闺蜜誉不但全没了,以后还如何有脸面面对众人,祖母,他这是要大姐姐的命呀!”

    顾清苑抬头看了顾无暇一眼,心里冷笑,要命?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可你这位好妹妹就把我的下场傍决定了,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我这个颜面,名声全毁的人,就要如你说的那样,要去死呀!

    说的如此坚贞,可想要我命的不是别人不就是你这位,手、足、情、深的二小姐吗?

    顾无暇说的慷概激昂,情真意切,可屋里的几个人并无特别的反应,老侯爷淡淡的品着手里的茶,夏侯玦弈就更淡漠了眼皮都未抬一下,老夫人倒是看了顾无暇一眼,可眼里没有一丝赞赏有的就是那抹极快闪过的冷意,只有李娇不阴不阳的回了一句,“二小姐可真是有心了呀!”

    这样平淡的反应,完全和她事前想象的不一样,心里很是失望,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自己说了那么多,他们会完全没有反应呢?他们不是该赞赏的看着自己嘛!自己善良又有情有义,并且洁身自爱跟顾清苑比较,不是更显得自己的好吗?她们不夸奖自己吗?这是为什么?

    二姨娘这个时候忽然感到也许自己和无暇不该来的,弄不好会适得其反的。

    扫过顾无暇,二姨娘的神色,顾清苑冷笑,她们真是太天真了,这戏法骗骗后院的那些妇人也许还有效果,可现在屋里的人可都非一般人,老侯爷游历政坛几十年,还被封为爵爷,心机、城府绝非一般,从事发到现在,这位侯爷的脸上可是丝毫未有变化,不动如山的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至于夏侯玦弈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要说此事他还知道分毫,就算是不知道,这位主谁能猜透他心里所想的,就是老夫人这个时候也不见得吃她那一套,想来她们是太自信的,来这里看戏来了,顾清苑正想着,就听到一个深情的声音传来。

    “清儿……”这声音让顾清苑一抖,这一幕落在很多的人的眼里,暗道:她是在害怕吗?是因为心虚吗?

    而顾清苑抖不是心虚,是恶心,直呼:喵的,太恶寒了肯定起鸡皮疙瘩了。

    老夫人看了顾清苑一眼,面色如水,“清苑,这位公子你认识吗?”

    顾清苑抬头,看向自己传说中的情夫,皮肤白皙,五官端正,最重要的是长了一双多情的好眼睛,现在看着自己那情深似海的模样,让自己感叹:这戏子找的不错。

    “祖母,我从未见过这位公子。”顾清苑看了一眼收回视线,低声道。

    顾清苑的话说完,老夫人还没说什么,刘岚就很是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清苑,伤心绝望道:“清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当初那么相爱,以前的说过的山盟海誓你都忘记了吗?”

    “你说:你不在乎我身份低微,为了我,你可以为了我抛弃你大小姐的身份,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好了,而我,也向老天发誓此生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一片深情厚谊,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我们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等我存够了钱就一起离开的吗?清儿,你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久吗?现在我有钱了,可你怎么可以背叛我们的誓言呢!”男子说着看了一眼夏侯玦弈,流下了悲伤的泪水,“我知道,我身份,地位,样貌样样都比不过伯爵府的世在爷,可是,我爱你呀!我心里只有你,你怎么可以说不认识我,你这是要我去死呀!”

    屋里的几个人,听着刘岚的一番深情告白,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幻,老夫人这个时候抚着心口已经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顾长远见此,脸上满是怒色,沉声道:“我女儿已经说过不认识你了,你现在这样是作何?你说的这些根本就是在污蔑我女儿。”

    “顾大人我说过了,我没有胡说,我和清儿真的是两情相悦,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证明的。”

    “证明?你用什么证明?”顾长远厉声道。

    “当初我和清苑幽会的时候,都是一个嬷嬷给我们开的门,只要找到守门的那个嬷嬷,她就可以帮我证明。”

    “胡说,我们这里守门的都是小厮,何来的嬷嬷。”

    “我说的不是大门,是小门,那个时候我和清儿怕被发现了,根本不敢在大门那里见面,都是在小门那里。”

    看刘岚说的信誓旦旦的,老夫人心里惊异不定,看了顾长远一眼,对着齐嬷嬷道:“去把人带过来。”

    “是,老夫人。”

    齐嬷嬷疾步走了出去,屋里的没人说话,只要刘岚含情脉脉的看着顾清苑,这让顾无暇,二姨娘心里乐死了。

    片刻后,齐嬷嬷领着一个嬷嬷走了进来。

    “老奴拜见老夫人。”

    “嗯!”老夫人淡淡的应了一声,指着刘岚道:“你可认识他?”

    老嬷嬷听了看了刘岚一眼,转而又看了顾清苑一眼欲言又止,可她这样让老夫人看的心里直发突。

    “说,认识不认识。”

    老夫人声音里的怒火让嬷嬷一惊,赶忙道:“是,老奴…。老奴认识他!”

    “他叫什么?”

    “刘岚!”

    “你怎么认识他?”

    “他…。他常常和大小姐姐见面,所以,老奴认识。”嬷嬷说完,猛地开始向老夫人磕头,“老夫人饶命呀!老奴知道这样不应该,可是大小姐说,要是老奴不干或者是敢说出一句的话,就发卖了老奴,老奴心里害怕,所以,才会……”

    “够了…。”老夫人咬牙切齿道。

    “顾大人,我说过我没有说瞎话的。”

    刘岚适时的一句话,更让某些人心里乐开了花。

    “清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老夫人看着顾清苑冷声道。

    顾清苑起身,看着老夫人一脸平静,“祖母,孙女行得正,坐得直,从未做过如此龌蹉,肮脏之事。”

    “清儿,你…。你真的变了,你就就那么喜欢夏侯世子吗?”刘岚说着,沉痛道:“清儿,如果你实在不想和我在一起,我…。我成全你…。”

    顾无暇在一旁满脸不忍,感叹道:“大姐姐,这位公子他好像真的在用心对你,要是……大姐姐你可以和祖母和父亲好好说说,他们会理解的。”

    顾无暇这圣母的样子让顾清苑差点笑出来,她这是想坐实什么吗?抬眸,看着顾无暇,淡淡道:“二妹妹觉得他好吗?”

    顾无暇咬牙,这个时候还伶牙俐齿,“大姐姐,我根本不是认识他!他好不好跟我也没关系,我是为大姐姐着想。”说着眼神不受控制的看了看那个神诋一样的男子,有一瞬间的恍惚,自己做那么多都是为了他,他可知道?

    “为我着想?”

    “是啊!他…。他刚不是说…。说大姐姐你…。你已经是他的人了吗?那……”顾无暇坑坑巴巴,很是艰难不好意思道。

    “他这么说,二妹妹你信吗?”

    顾清苑这么问让顾无暇一噎,说信,那就是看低自己的嫡姐,可说不信,那岂不就和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相互矛盾了吗?

    “大小姐,二小姐她当然相信你了,只是,现在这样她担心而已。”二姨娘赶忙开口道。

    顾清苑看了一眼二姨娘她们一眼没有说话,转而看着刘岚道:“你说,我们两情相悦?”

    “清儿……”

    顾清苑一点儿不想听他那让自己胃痛的话,清冷道:“我们认识多久了?”

    “已经半年多了,清儿回忆以往…。”

    “我们每天发生的事儿你都记得吗?”

    “是,我都记得,和清儿相处的每一天都是我最美好的时刻,都在我的心里记着。”

    “那,今年的四月五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听顾清苑这么问,有些人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敏感的发现顾清苑说的那个日期,脸色就变了。

    刘岚是什么都没察觉,继续深情款款道:“当然记得,那一天,我和清儿花前月下……。”

    “够了!”顾清苑冷冷的打断他的废话,轻笑道:“四月五日,京城的人差不都知道顾家大小姐谷清苑昏迷不清,危在旦夕,连命都差点儿保不住,那,试问刘公子,那天你是和谁在花前月下,甜甜蜜蜜?”

    ------题外话------

    喵的,本来今天可以写完的,可有点急事要去办,所以,剩下的放在明天,抱歉,抱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