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八章 顾清苑是你做的吗?

嫡女风华 第九十八章 顾清苑是你做的吗?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皇家别院

    “为何是柳家?”慕容昊靠在椅背上,看着前面垂首而立的慕容月,眼里闪过厉声,沉声道:“本宫是让你看着顾清苑,可不是让你挑夫婿,挑选柳家你不觉得离的太远了点儿吗?”

    “回太子哥哥的话,臣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哦!是吗?说来听听。”

    “在太子哥哥说在臣妹留在皓月的时候,臣妹就一直在想如何接近顾清苑,离她近些,而最先想到的,最有利的地方当然是顾家,既然想入住彼家,自然要打探一下顾家大公子的秉性如何?”

    慕容月说着,眼里满是暗色,“所以,臣妹就请太子哥哥身边的护卫,在暗处深入查探了一下,可没想到的是,一番查探下来,除了清楚的知道顾家大公子是个城府颇深的人之外,还发现了一件事儿,而也就因为这件事让臣妹妹开始考虑要不要入住彼家。”

    “什么事?”慕容好皱眉。

    “顾家有暗卫。”

    “暗卫?是夏侯玦弈的人吗?”慕容昊皱眉,凭着顾长远的官位,是不容许有暗卫存在的。

    “好像不是夏侯世子的人,因为在查探的那几天,发现那些暗卫和李相府有过往来,想来是李相府里的人几率大些,太子哥哥你也知道李相他是很在意顾清苑这个外孙女的,而凭着李相的身份,他身边应该有暗卫存在,如果真的是李相爷的人,那他们呆在顾清苑绝对不会是一天,两天的时间,想必会一直存在,保护这她。”

    “太子哥哥,有他们在,臣妹想做些什么恐怕会很困难,最重要的是,顾清苑是嫡出,大公子是庶出,不是同胞兄妹关系要亲近本来就很难,更不要说,顾清苑对二姨娘和二小姐好像很是防备,如此一来,她对大公子的戒备之心也绝对不会小了,那,臣妹如果和大公子结成了秦晋之好,就会和顾清苑站在对立面,臣妹什么都还没做,就会引起她的戒备,想知道些什么都很困。”

    慕容昊听着,已经知道了她的打算是什么了,嘴角一丝莫测的笑意,自己没有看错,在那个皇宫里这个一直表现的很纯真的皇妹,果然是个最合适的棋子,可惜,自己一时大意被夏侯玦弈给毁了,要不然,凭着她的心智会有更大的用途。不过,现在让她帮着自己看着顾清苑也不错。

    慕容昊点了点头,“所以,你就借那个二小姐的手,趁势算计了那个柳家大公子。”

    “是,顾清苑和顾无暇不合,而顾无暇算计了臣妹,如此来一来,顾清苑和臣妹就站在了一条线上,有了一个共同讨厌的对象——顾无暇。”

    “你觉得这样来做了,顾清苑就会相信你和你交心吗?”慕容昊想起那个淡然的女子,摇头,“本宫看不尽然吧!彼清苑和顾家的那个二姨娘她们有防备之心,那么对于,二姨娘的娘家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好感,你做了柳家的人,想让她信任你,可能性不大。”

    “太子哥哥,就算顾清苑不相信臣妹,可也绝对不会比直接进入顾家要好点儿,而,顾家和柳家无论怎么说也算是亲戚,臣妹要找理由进入顾家,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让臣妹和顾清苑接触几次,告诉她我的遭遇,说明,柳家因为过往对我很是淡漠,欺凌,再加上顾无暇对我的算计,柳家,顾无暇可以说是我的坟墓。”

    慕容月说着,正色道:“太子哥哥,臣妹有信心,日子久了,顾清苑她一定会因为同情臣妹而对我不再戒备,那时就是我的好时机,也是,太子哥哥的机会。”

    慕容昊听完,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慕容月,眼神隐晦不明,片刻之后,看慕容月在自己的注视下开始不安,忐忑,慌乱,才收起眼里的暗灰,嘴角扬起轻笑,亲和道:“嗯!不错。”

    闻言,慕容月脸上马上扬起大大的笑容,心里也大大的松了口气,赶紧俯身恭敬道:“多谢太子哥哥的夸赞,还有信任,臣妹一定会尽力办好此事。”

    “嗯!柳家那个大公子查了吗?”

    “查了,柳家大公子名叫柳擎,年方十六,此人心机一般比起顾家大公子相差甚远,而且,为人轻浮,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套,这样的人在身边,更容易我行事。”

    “嗯!此事办好了,本宫会接顾清苑和你一起回大元。”

    “是。”慕容月听了展颜一笑,眼里也满是期待。

    见此,慕容昊眼里闪过满意,而慕容月看到慕容昊眼里的满意,心里却在想,那个女子她可满意吗?

    顾家

    当齐嬷嬷领着顾无暇走进来的时候,老夫人,顾长远包括顾蘅都愣了一下,眼里闪过怀疑,眼前这个整个人被阴郁,沉闷笼罩,浑身还带着戾气的少女,真的是以前那个娇俏,活波,甜美的顾无暇吗?

    顾无暇走进来,看他们见到自己时候那吃惊的眼神,眼里满是讥讽,心里冷笑,怎么?看到自己变成这样,他们都觉得很意外是吗?一个一个都对自己不闻不问的,一个连是死是活都没人管的人,他们还指望自己跟以前一样吗?既然他们不管自己,那自己如何也跟他们没关系。

    当顾无暇带着嘲讽还有隐含恨意的眼神,落入老夫人的眼里时,老夫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再想起那起可能和她有关的闹心事儿,心里的火气更炙,冷厉道:“怎么?这这些日子让你反悔,思过,你却连什么是规矩,礼仪都忘记了,看到长辈连行礼都不记得了吗?”

    老夫人开口,顾无暇却连动都没动,依然站的直直的,神情带着不屑。

    她这一幅表情,让老夫人感到吃惊的同时,更多是怒火,她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敢给自己脸色看,真是不知死活,猛然一个杯子拿在手里,用力一丢,砸在顾无暇的脚下,砰的的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让屋里的人都一窒,顾无暇也震了一下,心里的仇恨被对老夫人本能的畏惧感,消弱了不少,可却还是倔强的没有跪下。

    见此,老夫人厉声道:“好,好啊!你现在真是了不得了,你犯了错我给你机会让你思过,反省。可现在看来你是完全不知感恩,更不知悔改,还把脾气给我养起来了,现在更是一点儿礼法都没有了,你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敢在长辈面前放肆,真是反了天了你。”

    “老夫人,你消消气儿,二小姐她一定不是诚心的,她可能是许久没看到老夫人了,心里一时有些拘谨了才会那样的,老夫人你可不能急了,小心身体。”齐嬷嬷赶紧劝解道。

    “拘谨?她那里是拘谨吗?我看她胆子大的很,你看她那个眼神。”老夫人看着顾无暇怒道:“你在用那个眼神看谁?你是不屑那个,又仇视那个?怎么?在你心里觉得自己十分了不得是吧!你这么了不起的庶女,我顾家可要不得,也不想要,齐嬷嬷,明日你就把这位小姐给我送走,送到她姨娘那里去,从此我不愿意在看到她。”

    “老夫人…。”

    “母亲…。”

    “祖母…。”

    齐嬷嬷,顾长远,顾蘅刚开口,就被顾无暇给打断了。

    顾无暇哀凄凄的看着老夫人,很是悲伤道:“祖母,孙女没有不屑谁,也不敢,孙女只是不安,也感到绝望。祖母,这么多天来,孙女听从祖母的话,诚心诚心的反省自己的过错,想着祖母你能早日原谅孙女,可……”顾无暇说着呜咽着哭了起来,“可半个月了,祖母不见我,家里也没人拿我这个家里的二小姐,孙女一日三餐吃的连个丫头都不如,特别是那些丫头,她们对我使脸子,孙女吩咐的话,她们完全不听,更是对我…。”

    顾无暇的话未说完,就被老夫人冷冷的打断了,“怎么?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可是觉得我这个祖母治家不严,所以,让你这个娇贵的顾家二小姐受委屈了,你是来讨伐我的,指责我的不是的吗?”

    “不,祖母,孙女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孙女只是觉得恐慌,感到我被祖母,父亲还有哥哥厌弃,我如何根本就没人管我了,我是害怕才会那样的。”顾无暇可怜兮兮的说着,如被遗弃般无助模样很是惹人怜爱,让看的人忍不住想要呵护。

    可老夫人对于她的这番表现,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看着她泫泪欲滴的样子,感到厌恶,她刚进来的那个眼神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这才眨眼的功夫,就开始装可怜了,在老夫人看来着不过就是一个计策而已,听到自己说送她去庄子上,她急了,怕了,想依此打动自己,让自己饶恕了她吗?哼!在自己面前耍这些小心眼,她还太嫩了些。

    顾蘅看着顾无暇,眉头也皱了起来,自己这个妹妹虽然说不上太聪明,可也还算的上机灵,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白目了呢?

    老夫人冷冷一下,好不心软,冷声道:“害怕?哼!你如果知道害怕就不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事了。”

    顾无暇听了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脸上却很是疑惑道:“祖母,孙女不懂,这些日子我都在自己院子里,我什么都没做呀!”

    “是,你是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可你敢说你什么都没做吗?”

    “祖母,孙女真的什么的没做。”

    “到了这个时候还敢不认。”老夫人抚了一下心口,喘了口气,看着顾长远道:“长远,这是你自己的女儿,你自己问她吧!对于这样冥顽不灵,胆大妄为的孙女,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长远说了几句请罪的话,又宽慰了老夫人几句,继而,转头看向顾无暇,眼里闪过沉光,面上却很平静道:“暇儿,昨日你舅母来后,慕容公主也随着来了,我问你,慕容公主过府是她自己主动来的,还是你请她过来的。”顾长远说着顿了一下,沉声道:“我告诉你此事关系重大,你最好跟为父说实话,如若不然,等以后出了事儿谁都救不了你,你明白吗?”

    顾无暇本欲张口而出的话,因为顾长远的这几句话,又咽了回去,顾无暇的这一转变,虽然极快,可却还是被顾蘅和顾长远看在了眼里,同时眼底一沉,心里已然明白,看来是顾无暇自己请人家过来的了,如果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想此,顾长远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沉声道:“为何那天要请慕容公主过府?”

    顾无暇神色惊异不定,使劲儿的揪着手里的帕子,要怎么说?该怎么说呢?说实话吗?

    说:慕容公主在探视顾清苑的那天,和顾清苑说过话后,就满脸不快的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虽然没说透,可她跟自己说的几句话里,很明显透着对顾清苑的不喜,自己听出来了,当然不会放过那个抹黑顾清苑的机会,继而,不自觉的就和慕容月聊了起来,越说越恼,越说越狠,不由得把这些日子所压抑委屈,不甘都和她说了。

    慕容月虽然说的不多,可偶尔说的几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多日的郁闷,挫败还有愤恨,在和她的一席话里得到了理解,而慕容月身为一国公主能听自己说那么,让自己很感激,更重要的是,慕容月来后,院里的那些丫头对自己敬重了很多,吃的也比往日好些了。这在自己看来都是慕容月带给自己的,在最难的时候,遇到慕容月,顾无暇觉得她就是遇到了贵人,更相信慕容月就是上天派来帮助自己的人,继而,在慕容月说出,有什么难处可以找她的时候,顾无暇虽然觉得不敢相信,受宠若惊,可却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盘算着,怎么借用她的势,让老夫人放了自己自由。

    而顾无暇还没想出一个好计策,舅母就带着柳琳儿一起过来了,说是接到姨娘的信儿,来看看自己,哼!说是看自己,帮自己,可当自己把事儿给她们说了,她们就会说些安慰自己却完全没有丝毫作用的废话,特别是柳琳儿看自己的眼神,虽然不明显,可那里的不屑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

    为此,本就憋气的顾无暇大怒,她们小看自己,那,自己就让她们看看自己的靠山,继而,自己当时就拿出了五十两银子给了一个丫头,按照慕容月说的找她的办法,让这个丫头给她送了信儿。

    本来对于慕容月能不能来,自己还些忐忑,可让自己没想到的是,慕容月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过来了,(呵呵,因为顾无暇不知道的是,慕容月之所以来那么快,是因为早就打算好了,就算顾无暇不请她,那天她也回来的,顾无暇去请她可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看到慕容月到来,特别是听她说,自己是她的朋友时,舅母还有柳琳儿那个吃惊的表情,呵呵,顾无暇怎么看都觉得十分的解气。

    慕容月来了,就算自己被老夫人不喜,就算姨娘去了庄子上,当时却没有人敢在小看自己,那种敬畏,羡慕,巴结的眼神又重新出现在了她们看自己的眼神里,那感觉真的是久违了,也太好了,让自己大感舒畅,而就在一切都很如意完美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的事儿。

    慕容月在喝茶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衣服被打湿了,堂堂一国公主怎么也不能穿湿衣服吧!当即顾无暇就带着慕容月回自己屋里去换衣服,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屋里竟然有一个男子,而这个男子不是别人,就是柳琳儿的哥哥,自己的表哥——柳擎。

    看到他已经够让自己吃惊的了,可更让自己惊讶的是,他在看到慕容月后竟然色胆包天的去抱人家,嘴里还说着yin秽之词,自己被吓惊慌失措,而慕容月亦是慌乱闪躲,可却敌不过柳擎的速度和力气,被他大力拉入怀里的同时,衣服也被扯破了,就在局面一发不可收的时候,院里的丫头还有不远处的舅母,柳琳儿疾步走了进来。

    当看到这一幕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看到那么多人柳擎吓了一跳,瞬间松开了慕容月,舅母也反应了过来,却还没等她说什么,慕容月就面色苍白的带着丫头跑走了。

    舅母和柳琳儿面色难看的带着柳擎走了,临走之前交代自己最好什么都不要说,自己也不傻,此等事情怎么会说出去,遮掩还来不及呢?为此,自己给看到那一幕丫头每个人十两银子希望她们不会说出去。

    可现在看来,还是瞒不住了,该知道的他们可能都知道了吧!

    顾无暇良久的沉默不语,还有她脸色变幻不定的神色,让老夫人,顾长远,顾蘅的脸色更是难看极了,顾无暇如此就等于是默认了,什么也不同问了。

    老夫人最先忍不住,怒道:“把她给我带走,找丫头看着她,没有为的容许任何人都不允许她见。”

    “是,老夫人。”齐嬷嬷听命,对着不远处的两个丫头打了手势。

    两个丫头会意,不容顾无暇丝毫放抗,大力的而强势的把她给带了出去。

    看顾无暇在眼前消失,老夫人脸色仍然十分冷硬,起身,对着顾长远,顾蘅面无表情道:“这件事儿你们看着办吧!我是不管了,也管不了了。”说完,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扶着齐嬷嬷的手,大步往内间走去。

    见状,顾长远他们也不敢多说,只是相互对视一眼,默契的抬脚走了出去,去了顾长远的书房。

    坐下后,顾长远看着顾蘅,沉声道:“这事儿你怎么看?”

    “慕容公主是顾无暇请来的,这是不容置疑的,而来后发生那样的事儿,这在慕容公主看来,就是我们顾家和柳家联合在算计她,父亲,这事如果慕容公主沉默,那就无事,可如果慕容公主说了,被大元的太子知道了,那,我们两家会如何就很难说了。”顾蘅面色冷凝,心里很是恼火。

    顾长远点了点头,顾蘅说的这些都是基本不用想都知道,“我想知道的是,柳擎怎么会在顾无暇的放里呢?你请他过府的吗?”

    “没有。”

    “蘅儿你去柳府一趟,把整个事儿问清楚,也说清楚,而我有些问题再去问问无暇。”顾长远思索了一下,吩咐道。

    “好,儿子这就去。”

    “嗯!去吧!”

    顾蘅离开后,顾长远的眼里满是阴冷,这件事处处都说的通,可却处处给自己诡异的感觉,最让人感到怀疑的就是,慕容月对顾无暇好像太好了些,再来就是柳擎的胆子也太大了些,总而言之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的意外,是有人有预谋的计划了这一切。

    可整个事情到底是谁策划的呢?目的是什么?那个幕后推手到底是谁?如此周密看不到丝毫的外人的踪迹,几个人都是当事人,亦都是毫无间隙纠葛的几个人,是谁?到底是谁有如此高的手段?

    聘来院

    阿嚏!阿嚏!彼清苑坐在院中的软榻上,一连打了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暗道:是谁在说自己了?

    “小姐,奴婢听到你打喷嚏了,是不是冷了?来,奴婢扶你进屋。”本来在屋里干活的兰芝,耳朵像是上了雷达似的,一下就跑了出来,没等顾清苑说话,她自己就说了一大堆,接着就要扶起顾清苑。

    顾清苑躲开兰芝的手,极快道:“兰芝!兰芝!我很好,不冷,太阳这么大我还热呢!罢才我就是鼻子一些痒而已,你别紧张,去干你的活儿去吧!”

    “小姐你真的不冷吗?也没感到不舒服?”

    “没有,什么都没有,去吧!去吧!”

    兰芝听了有些不放心道:“那好吧!但是小姐你要是冷了,不舒服了一定要叫奴婢,知道吗?”

    “好!好!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吧!要不然你的活可就做不完了。”

    “好!”

    看兰芝进屋了,顾清苑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是有管家婆的潜质,吐槽完毕,拿起手里的书接着看了起来,看着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顾长远,顾蘅这个时候一定很忙吧!如果自己想的不差的话,一定在忙着调查柳擎如何会在顾无暇的房间里出现吧!

    想着顾清苑挑眉,还能是什么?当然是顾无暇请他来的呗!

    怎么请的:飞鸽传书亦传情呗!

    来作何:谈情说爱亦寻求帮助呗!

    呵呵!彼无暇一个庶女先是不知羞耻的勾引自己的儿子,接着又想用慕容公主来压制自己,可是没想到的是,阴差阳错之下,却把慕容公主推到了自己儿子的怀里,明显的事实加上心里的想象,也许这就会是柳家大奶奶对整个事情所作出的结论吧!毕竟,母亲的护短心里,她的儿子是不会有错的。

    柳大奶奶如此想,就算柳大人觉得不对,可也很难找出比这个更有力的说辞,顾长远和顾蘅就算有能力说服一二,那也比不上枕边风的力量,就算是枕边风也不给力,柳大人还是不信顾家会算计他们,可在慕容公主成为柳家的媳妇后,一切都将会不同了,柳家对顾家,对顾无暇只会有恼恨,不会再有一丝的情谊。

    其原因很简单,慕容月虽然是公主可却不是完璧之身,但她的身份在那里放着,做妾是不可能的,她只能是正妻,还不能怠慢,只能供着,这对柳家来说是个绝对的耻辱,特别是这个耻辱是顾家给的,可在外人的眼里,那是他们柳家想攀权富贵的低贱手法,这更会加重柳家对顾家的愤恨心里,如此一来,顾家和柳家想和以往一样交好是绝对不可能了,说不定柳家还会找机会报复,打压。

    顾和柳家反目,二姨娘失去娘家的依靠,顾蘅,顾无暇失去这个大帮手,就是自己想要的。

    在外公的寿宴上,顾无暇和柳琳儿一唱一和的时候,自己就对这个柳家感到不耐烦了,而后二姨娘算计自己和人私通的事,也是柳家那个大奶奶的注意,还有那个药也是她给的,这些事儿根据刘岚提供的所有经过,顺藤摸瓜,细查之下要知道全部并不难,为此,对于柳家过多的干预中间事儿,感到厌烦,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好了,对自己可不是好事儿,既然如此,斩断这个助力已经必须的了。

    不过,让自己好奇的是,慕容月是怎么逼迫那个柳擎就范的,让他竟然敢对她这个公主出手。

    伯爵府

    麒肆看着正在亭子里,正在品茶的主子,道:“主子,今天早朝的时候,皇上宣布了一件儿喜事儿!”麒肆说着看着主子波澜不起的样子,眼里闪过恶趣,“大元的公主和柳大人的公子要成婚了,就在三日后。”

    麒肆说完,夏侯玦弈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眉头轻挑,一般没什么大事儿的时候,夏侯玦弈很少去朝堂,但是每天朝堂上的事情都会有人给他报备,没想到乏味的早朝,还发生了有意思的事情。

    麒肆看主子也只是挑了挑眉毛,也只是有些意外,却并不感兴趣的样子,轻咳一声,低声道:“主子,据属下所知,促成这段姻缘的大功臣就是顾大小姐。”

    这次,麒肆话刚落,夏侯玦弈遂然不及被呛了一下,虽然极力的压抑,可还是忍不住闷咳了几声,手握拳抵在唇间,遮挡着瞬间的失态。

    一旁的麒一看麒肆得偿所愿的样子,嘴巴抽了一下,一趟暗房之行,让他和麒肆足足瘦了有十多斤,可这家伙还是不老实竟然还敢挑战主子的底线,他可真是不怕死。

    咳嗽停止,夏侯玦弈放下杯子神色不明,心里却阴沉不定,那个丫头在养病的时候竟然还如此的不安分,想着觉得有些好奇,她竟然让慕容月进入柳家,她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想着,想着,夏侯玦弈的脸色慢慢变得奇怪起来,眼里也染上了羞恼,不快,那个放肆的丫头,如果敢用自己做筹码的话,那,她的胆子可就太大了。

    柳家

    当圣旨下来,柳浪握着圣旨脸色十分难看,柳大奶奶早就忍不住开始呼天抢地的哭了起来,无外乎,自己的儿子命太苦了,竟然娶一个失了贞的女子为妻,而顾无暇的心思太恶毒了,竟然敢勾引自己儿子,又让自己儿子还有整个柳家在京城里面都成了一个笑柄,越说越伤心,越说越恨,最后只哭,连话都说不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走进来禀报道:“老爷,奶奶,顾大公子来了要…。”

    丫头的话未说完,大奶奶就怒吼起来,“让他走,我柳家从此不欢迎他来,他那个恶毒妹妹把我儿子害的那么惨,他还有脸来,让他走,以后都不要再来了,让他走…。”

    丫头被大奶奶言语里面的戾气吓了一跳,转头去看柳浪,只见,一直对顾大公子礼遇有加的老爷脸色也很是难看,冷声道:“告诉他,让他回去吧!以后如果没事儿,柳府还是少来吧!”

    “是,老爷。”丫头听了转身疾步走了出去,心里惊异不定,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老爷也对顾公子如此的不客气。

    丫头出去后发现,门口的顾蘅已经不见了,看着叹了口气,那些话顾大公子应该都听到了吧!

    不错,顾蘅都听到了,一字不漏,清清楚楚,走出柳府,转头看着上面的两个大字,脸色十分的难看,眼里盈满阴戾,自己身份虽然是顾家唯一的男丁,可这却改变不了自己庶子的尴尬处境,因为这一身份,那些个高门子弟根本就看不上自己,也不屑和自己多有接触,因为这个原因,让自己少了很多可以借助的外力。

    而柳府可以说是自己成就大事的最大助力,可现在却因为这件事要失去了,这将会给自己造成很大的损失,不但如此,顾无暇也就此差不多毁了,想找个高门就算是做妾都很难了,自己能用的助力一下子去了两个,真是可恨…。想着,顾蘅心里忽然一禀,自己倒霉了,对谁最有利呢?——顾清苑,一切是她做的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