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二章 去见祁逸尘了

嫡女风华 第一百零二章 去见祁逸尘了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听到二姨娘回来,顾家上下惊疑不定,她怎么忽然回来了呢?是老夫人让她回来的吗?不过,貌似没听说呀!如果不是老夫人那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把二姨娘接回来呢?

    众人猜测着,看着一个二姨娘扶着嬷嬷的手去了老夫人那里,看着二姨娘的背影,不由暗自疑惑,二姨娘看起来真是沧桑了不少。

    聘来院

    “大小姐,二姨娘她怎么会忽然回来了呢?”兰芝很是奇怪道:“没听说老夫人让她回来呀!”

    闻言,顾清苑淡淡一笑,懒懒的躺在软榻上,随意道:“只要想回来,总是有办法的。”

    “大小姐,我们要不要去老夫人那里看看?”兰芝问道。

    “不急。”顾清苑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句,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二姨娘现在正和老夫人打擂台,自己还是不要去的好。

    福寿阁

    “俾妾叩见老夫人。”

    “老奴叩见老夫人!”

    二姨娘,老嬷嬷跪下异口同声道。

    老夫人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给自己请安的两个人,没有开口,表情冷硬的看着她们。

    二姨娘面容憔悴,脸色蜡黄,看起来很是孱弱不已,特别是她双手护腹的动作,老夫人看在眼里,放在桌案上的手紧了紧,眼里闪过阴冷,莫非她以为她身上多了那么一块肉,就万事大吉了。

    没有自己的命令,她就敢直接从庄子上擅自回到顾家,看来她现在是完全不把自己这个老夫人放在眼里了,有了一个儿子,现在又有了身孕,她是否觉得顾家没人敢拿她如何了?哼!如果她是那样想的她可真的是太天真了。

    还有这庄子上的奴才也是一样,自己没开口,胆敢庇护,协助二姨娘回顾家,看来她是在庄子上待的太久了,连顾家的主子是那个都忘记了。

    跪在二姨娘旁边的老嬷嬷,感到老夫人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齐嬷嬷,叫红缨过来把这个嬷嬷先带下去,让她好好歇息一下吧!”

    听老夫人说好好歇息,齐嬷嬷眼神微闪,看了一下跪在地下的嬷嬷,躬身道:“是,老夫人!”

    老嬷嬷亦感到眉心一跳,可在老夫人的面前,却不敢放肆,只是在跟着红缨离开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看着二姨娘。

    老夫人见此,眼里闪过冷笑,却什么都没说,而二姨娘对于老嬷嬷对自己投来的类似求救的眼神,就像是没看到似的,规规矩矩的跪在老夫人的面前,连眉梢都未动分毫。

    老嬷嬷被拉出后,二姨娘才抬头,刚才还干干净净的脸颊这个时候已经挂满了泪珠,双眸含泪用懊悔,伤心,不安的看着老夫人,声音带着丝颤抖道:“老夫人,俾妾…。”

    然而,二姨娘的话话刚开口,就被老夫人给接了过去,“齐嬷嬷,扶二姨娘起来吧!她现在有了身孕,身体娇贵,这么跪在我跟前,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是负罪不起!”

    老夫人话落,齐嬷嬷没有迟疑,疾步走到二姨娘的身边,道:“二姨娘,老奴扶着你起来!”

    二姨娘却推开齐嬷嬷的手,哽咽道:“俾妾是罪人,不敢劳烦嬷嬷,还是让俾妾跪在吧!”

    “二姨娘,老奴看你还是起来吧!你这样跪着,要是有个什么不适,出了什么岔子,让大爷知道了,不是让老夫人难做吗?”

    齐嬷嬷说的劝慰的话,可却字字诛心,让二姨娘心头大恨,抬头看着齐嬷嬷眼神闪过阴冷,这个老奴看来也已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果然,这边齐嬷嬷话落,老夫人就开口了,如果说刚才是隐晦不明的暗讽,这此就是明斥了。

    “怎么?一回来开始不安分吗?你这样,知道的是你自己非要跟我请罪,可不知道的,岂不是认为我这个老婆子心狠,对着你一个身怀有孕的人,还如此横加责罚嘛!要是让明远看见了,我如此对待他的姨娘,儿子,心里会怎么想?柳氏,你是想让我们母子产生间隙,是要离间我们母子之间的情谊吗?”老夫人冷厉道。

    “老夫人赎罪,老夫人赎罪呀!俾妾绝对没有那个想法,绝对没有呀!”二姨娘惊慌失措的道:“俾妾是诚心给老夫人请罪的…。”

    “好了,你这个罪请的诚心不诚心,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一个无视我的命令,私自从庄子上回来的人,还敢跟我说什么诚心,哼!”

    “老夫人,俾妾知道这次是莽撞了些,可违背老夫人的意,俾妾也是逼不得已的,俾妾自从怀了身孕后,就开始各种不适,呕吐,眩晕,更是连饭都吃不下,大夫说,俾妾在这样下去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不保的。”

    二姨娘说着,情意切切道:“老夫人,俾妾做错了事儿受罚是应该的,可这个孩子他是无辜的,不应该跟着俾妾一同受罪。”

    “老夫人,俾妾已经是待罪之身了,如果这次连顾家的骨血都保不住,那俾妾可就真的是罪上加罪了,所以,俾妾不敢让他有什么闪失,也不敢让她出什么意外,这才会斗胆回来的,不过,老夫人放心,等这个孩子生下后,俾妾马上就会庄上的。”

    二姨娘说完,本以为凭着老夫人强势,不容违抗的性子,对于自己的这番话似是而非的话,会说些什么,比如,冷斥,暗压,威逼,如果她这样做,二姨娘已经想了很多应对的方法。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老夫人却笑了,很是平静道:“嗯!你思虑的不错,既然你是为了孩子才会违命的,那,你擅自回府的事,我自然也就不再追究了。”

    老夫人说完看着二姨娘好似有些意外的神色,莫测一笑,吩咐道:“齐嬷嬷,派丫头送二姨娘回去,告诉那里的丫头好好照应着,不准有丝毫怠慢,差池。”

    “是!老夫人。”

    “多谢老夫人不怪之恩!”二姨娘压下心里的惊异,随着齐嬷嬷走了出去,老夫人如此反常,也许,自己更应该小心些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能回来了,只要能留下,其他的事儿慢慢来,自己这次在庄子上虽然吃了很多苦,可也想明白了很多问题,自己有信心,绝对不会再做以前那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儿了,无论是老夫人,顾清苑,还是顾长远,自己都有办法应付,更何况,现在蘅儿也在府里,就更不用担心了。

    思索着,二姨娘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一些,也放松了不少,暗想:也不知道暇儿怎么样了?自己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府里的人差不多应该都知道了才是,可,为什么暇儿没来见自己呢?难道,她还被在被老夫人禁足吗?想此,二姨娘心里满是冷意,老夫人对无暇真是够狠的,不过没关系,只要自己回来,暇儿的苦日子也就到头了。

    二姨娘自顾思索着自己的心事,也急切的想见到顾无暇,一心几用的情况下,连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也没发现,扶着丫头的手,虽然压抑,可脚步还是不自觉的略显匆忙。

    而那个不远处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清苑还有梅香。

    顾清苑静静的站在树下,看着二姨娘神色虽然看起来惶然,可自己看到的却是她嘴角那抹放松,急切,看着二姨娘匆忙往顾无暇院子里走去的背影,淡淡的笑了,这么快就从祖母那里出来了,看来是达成所愿了!

    呵呵!回府的心愿是达成了,可其他的事情可就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好了,希望不要太吃惊才好!

    二姨娘回到院里不久,关于二姨娘身怀有孕的消息也在整个府里传开了,众人在吃惊的同时,也都明白了二姨娘为什么会突然回来的原因了。

    对于,二姨娘只去庄上一个月就忽然有了身孕的事,下人们都感叹:二姨娘的运气就是好,自从生下二小姐十几年都未有身孕的人,竟然再次有孕了,还是在被罚的时候,这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这可真是太巧了!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二姨娘什么时候能回来还真是不好说。

    聘来院

    顾清苑散步刚走进院口,就看到兰芝已经在门口张望了,看到自己,疾步迎了过来。

    看兰芝脸上急切且带着担忧的样子,顾清苑挑眉,道:“急冲冲的,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小姐,高嬷嬷来了,在等小姐。”说着顿了一下,低声道:“夫人好像病倒了。”

    闻言,顾清苑眉头皱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抬脚往院中走去,而身后的兰芝、梅香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眼中都染上了无奈,老爷纳妾时,夫人心里就不舒服,现在二姨娘怀孕,想必,夫人就更加受不了了吧!

    如此情形,按说她们该为夫人担心的,可不知为何想起夫人曾经对大小姐做的事儿,她们心里还真做不到,小姐遭遇绝境的时候,夫人她那么绝情,张口不是叫小姐滚,就是小姐去死,但是,现在她有了难,能依靠的也只有小姐。

    也许有人会说,照顾母亲,孝顺母亲,是身为子女该做的,小姐做了她该做的,那夫人呢?她身为母亲又为小姐做了什么呢?哎!她们身为奴婢有些话,虽然不该说,也不能说,可却不能阻止,她们心里对夫人的不满,为小姐不平。

    顾清苑走进屋里,就看到高嬷嬷神色不是很好,站立不定的来回走动着,眼里也是满是担忧!见此,顾清苑眼神微闪,开口,“高嬷嬷,母亲如何了?”

    听到顾清苑的声音,高嬷嬷转身,眼里闪过愧疚,脸上却满是忧心,沉声道:“大小姐,夫人她不是很好,刚听到二姨娘有孕的消息就晕倒了,该给夫人用的药老奴也都用了,可直到现在夫人还是没有醒来,老奴担心,所以…。”

    顾清苑看高嬷嬷看着自己时候眼里那歉疚的样子,还有她未完的话,心里了然,她是因为李娇对自己的冷漠,所以再来找自己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吧!

    想此,顾清苑淡淡一笑,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对于李娇如何对自己,已经完全不在意了,现在只是因为她是外公的女儿,所以,只要可以,自己都会护着她,不会让她发生什么意外!如若不然,要是李娇又什么不测,外公他一定会难过吧!

    “凌菲,跟我去看看夫人!”顾清苑看着一旁的凌菲,面色淡然道。

    “是,小姐!”

    “嬷嬷走吧!”

    “是,小姐!”

    顾清苑走在前面,高嬷嬷,凌菲走到后面,看着顾清苑的背影,心里都有些复杂,高嬷嬷是因为对顾清苑愧疚,而凌菲则是为顾清苑的淡然,她和顾夫人母女之间的事,凌菲基本也都知道,看她想到的是,顾清苑还能如此淡然的护着顾夫人。

    伯爵府

    在伯爵府做事儿的下人,对于伯爵府的规矩,差不多都知道,最首要的就是嘴要严,府里的事儿不能多说分毫,主子的事儿就更不容许对说一句了,如果你是分内的事儿没做好也许还有改正的机会,可如果你嘴巴不严,那你可就完全没机会了,对于那些敢妄言的下人,伯爵府绝对不会轻饶的,那就是,死!

    不过虽然这规矩虽然让人忌惮,害怕,但只要能管住自己的嘴巴,那还是很好的差事儿的。

    因为规矩虽严,可主子却都很好侍候,老侯爷一般都是老管家在跟前侍候,他们这些下人也就是跑跑腿,而,世子爷就更用不着他们侍候了,只要世子爷在的地方他们这些下人就要回避,离的远远的,因为世子爷喜静,不喜被打搅。

    然而这两天,这种观念和想法却被推翻了,因为一向,清冷,淡漠,喜怒不形于色,让人完全看不透的世子爷,这两天不知怎么地,忽然添了一抹冷厉,虽然世子爷也没做什么,可偶尔被他那深沉莫测的眼神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心里发紧。

    以往都希望世子爷能看自己一眼,发现自己什么特长,能得到近身伺候的机会,可现在,他们再也不会这么想,也不敢这么想了,都祈祷着世子爷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在他身边的伺候真的是太要命了,而本就冷清的伯爵府,因为夏侯玦弈突然,也前所未有的冷厉,府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沉寂了,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

    夏侯玦弈的异样下人们都感觉到了,那麒肆,麒一这两个近身伺候的,感受就更加体会深刻了,主子其异常有下面几点。

    其一:这两天来,主子去了平时不常去的军营,看到主子过去,军营的大小辟员,惊讶的同时也很惊喜,拿出了万分的期待,请主子看了一场他们精心研究,准备,布置的沙场演练。

    而主子看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动了动手,移动了一处,结果,他们嘴里说的那个精心,苦心,费尽心机准备的对敌之计,立马全军覆没,首领督军当时的那个脸色,啧啧…。麒肆还好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如果是往日,按照主子的秉性,行动上打击就足够了,不会开口多说什么,因为没那个必要。可那天,主子反常的开了金口,当然不是激励,安慰之类的,而是毫不客气且用极简练的词语,对他们的演练做了评论:去送死,竟然还自鸣得意,愚不可及。

    这简短的一句话,让本就被主子打击的无地自容的官员,当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该抽剑自刎。其二:打击了军营的官员后,主子又去了他平日也不常去的暗地,一般只关注结果,不在意过程的主子,当日好似心血来潮似的,亲自上场和他们较量了一番。

    当看到主子上场的时候,那些个没和主子接触过的暗卫,还表现的十分的期待和向往,跃跃欲试,有些更是迫不及待的抢着和主子比划一下,然而,当主子出手后…。结果不用想,以一对十,弹指间,胜负就已分出。

    麒肆想起那些倒在地上,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神情,对他们表示十分的同情,因为他知道败了只是一个过程,可不是他们的结果,他们将会受到无法想象的暗室之行,对此,麒肆感慨,想来,他们以后对于何谓暗卫,应该有更深层的认识了吧!

    而夏侯玦弈两次打击他人之举,麒肆理解为,主子精力旺盛,想找人练练而已。

    但是,麒肆的这一解释,在夏侯玦弈去那个地方后,被彻底的风灭了,因为他去了一个麒肆一辈子也想不到的地方——怡红院。

    当看到夏侯玦弈走进那里面的时候,麒肆差点揉瞎自己的眼睛,因为太令人难以置信的了,主子竟然会去妓院,天!是天要下红雨了,还是自己真的快死了!

    麒肆惊魂不定的跟着夏侯玦弈走了进去,暗道:淡定,淡定,男人都是如此的,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敝的,不用这么吃惊,用不着的!麒肆好不容易稳住自己差点不会跳动的心,想着,主子既然是主动来的应该会做些什么吧!

    事后,确实如麒肆所想的那样,夏侯玦弈是做了些事,可却不是麒肆以为的,做男人都会做的事,现在想想,主子当时好像在探究,测试什么似的。

    因为当老鸨两眼放光,把院里所有的女子都叫到主子的面前时,主子的眼神连一丝波动都没有,相反,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时候,眉头还皱了一下,那个表情怎么也不像是来找女人的嘛!倒像是考察官员的。

    看到那些说话大胆,直白的主子就会多看一眼,但是看过后,隐现在眼角就是不耐,而看到那些笑的眉眼弯弯的,主子少有的接应一句,但是一句话后,出现在主子嘴角的就是清冷,一番看相,问答结束。

    麒肆也发现了不同,能让主子看上一眼,说上一句的好像都和某主有些相似,那个时候麒肆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可却已隐隐猜到了什么,主子如此,应该只有一个原因,出现了他难以掌控的事还有人,就是那个顾大小姐吧!

    而后,主子莫名其妙的进去,满脸冷清且更加紧绷的走了出来,身上更加沉冷的气势,让麒肆都忍不住想逃跑。

    这个时候一直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的夏侯玦弈忽然睁开眼睛,狭长的双眸深沉莫测,静默片刻,“麒肆!”

    “属下在!”麒肆拿出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夏侯玦弈跟前,因为在这个时候,还是皮紧点儿好,麒肆站定,当听到主子的吩咐后,眼睛亮了一下,暗道:终于要见正主了。

    顾家聘来院

    顾清苑想起李娇面无血色,隐隐带着灰白的脸色,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时候不用大夫看,就是自己都能看出,李娇的状态很不好,又加重了吗?可为何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呢?暗处对李娇下毒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转头看了一眼随自己一同前去的凌菲,忆起她给李娇号脉的时候,眼里那一闪而来的疑惑,顾清苑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精光,而后,面色无异抬头,看着凌菲,轻声道:“凌菲,夫人身体如何?”

    “回大小姐,夫人身体很虚弱,急火攻心,气滞郁结,心火太旺,所以才会昏倒,不过,小姐放心,刚奴婢已经给夫人用过药了,不用多久夫人就会醒来的。”

    凌菲很是专业的说了一番易懂的话,这也是顾清苑在大夫看过李娇的病后,都会说的话,可如果真的是这么轻易,简单就被诊出的病,凌菲眼里的那么疑惑就不会出现。

    想此,顾清苑轻轻一笑,看来凌菲对自己无法做到知无不言呀!不过也能理解,相互之间没有经历过磨合的人,无论两个人是什么关系,信任这个词都不会无故存在,自己亦是,李娇的病情,自己也不会随意的说给凌菲知道。

    看来,要想治疗李娇的病,还得去找祁逸尘了,想到祁逸尘,顾清苑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自己是否也该回避呢?那个人,并不是一个坏人,他能帮着外公并隐瞒着为李娇看了几年的病,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对于这样的人,顾清苑还真是不想把他扯进某些麻烦中。

    想着,顾清苑忽感:原来自己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呀!如此善良的自己,老天一定会保佑的,说不定会给自己一个奖赏,比如,脱离某人的掌控什么的!

    毫不吝啬的在心里赞赏了自己一番,过后又开始纠结,但是这个时候除了祁逸尘又该找谁给李娇看病呢?这样隐晦的事儿,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哎!还是先请他给两颗解毒丸吧!最主要的是赶紧找出李娇中毒的源头,当务之急还是少顾忌点儿吧!自己那点君子之心,冒出来的还真是不是时候!

    难懂的男人,束手束脚的古代,还是厚颜一点儿好,喵的,决定了,自己还是适合当小人。

    相比顾清苑的少有的纠结,二姨娘那可就是诛心了。

    婷来院

    二姨娘脸色惨白的看着顾无暇,不敢相信道:“暇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你舅舅他们真的…。真的恼上顾家了?”

    顾无暇听了二姨娘的话,阴沉一笑,冷声道:“不是恼上顾家了,而是恼上我了,还是为了那种莫须有的事儿,就记恨上了我,真是可笑,他们竟然说我勾引柳擎。”

    顾无暇面上满是不屑道:“就柳擎那个身份,那个面相,要什么没什么的猥琐样,我会看上他,他们可真是太瞧的起自己儿子了,说那样的话,没得降低了我的身份。”

    “抹黑了我也就算了,还把柳擎娶慕容公主的事儿也怪罪到我的身上,真是不知所谓,明明是柳擎自己去抱慕容公主的,亵渎人家,最后竟然说是我算计的,他们可真是敢说呀!”

    “再说了,就算是我算计的又如何?如果不是我他们家怎么能娶到人家公主,要说,他们还应该好好的感激我才是,那里有资格……”

    顾无暇话未说完,就被二姨娘猛然打断了,看着顾无暇眼里盈满戾气,恼道:“好了,别说了!”

    看二姨娘恼怒的表情,顾无暇一愣,随即自以为,姨娘她肯定是为了自己所受到的冤屈生气了,继而,底气更加足,言语也更加坚定道:“姨娘,你一定要替女儿出这口恶气,在女儿被禁足的这段日子里,府里的那些丫头不把女儿看在眼里欺负女儿,事事都不听从女儿吩咐,女儿已经够憋屈的了,可想起姨娘走时交代女儿的话,所以,女儿也就忍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舅母她们一家也来算计,欺辱女儿,姨娘,你一定要替女儿向舅母她们讨个说法,让她们给我道歉,不过,至于接不接受她们的歉意,就要看我的心情,还要她们的诚意了。”

    顾无暇自顾说着,却没有看到在她说那些话的时候,二姨娘看着她,那不可置信如看疯子似的眼神。

    顾无暇看了一眼二姨娘的肚子,阴冷道:“姨娘你现在有了身孕,那就是顾家的大功臣,没人在敢拿我们如何了,她们还都要敬着,供着姨娘,哼!我倒要看看那个还敢对我不敬,而这些日子里给欺负我的那些丫头,我要把她们都杖毙了。”

    “还要顾清苑,她得意的日子也够久了,现在我翻身的机会来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绝对要弄死她,然后取代她的位置,成为顾家的嫡女,而夏侯世子的未来世子妃也只能是我——顾无暇,绝对不会再是她顾清苑。”

    顾无暇越说越激动,双眼放光,可却带着让人惊骇的疯狂,二姨娘看着不住摇头,喃喃自语,无法置信,自己那个聪明伶俐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

    她现在看起来比以前的顾清苑还蠢,不分轻重,认不清现状,连现在她自己是什么处境都毫无所觉,竟然还在异想天开的让哥哥一家给她道歉,还想着如何扳倒顾清苑坐上世子妃的位置,她真是愚不可及,也许,她为了那个夏侯世子已经疯了,疯了!

    二姨娘看着喋喋不休的女儿,心里发寒,自己千辛万苦的回来,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却是这样的场面,娘家和女儿,儿子反目,女儿变得痴狂,而那个老夫人所谓的救命恩人,成了顾长远的姨娘,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能把自己逼入绝境的事情存在!

    顾蘅呢?自己那个儿子呢?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要让着一连串对自己不利,对他也不利的事情发生?

    二姨娘深吸了口气,伸手抚上肚子,那么多难题,这个孩子能帮自己解决吗?嫁入顾家十几年来,二姨娘第一次感到了严重的危机感!

    伯爵府

    晚上十分,夏侯玦弈坐在书桌前,看到只有麒肆一个人回来,眉头皱了一下,“人呢?”

    “回禀主子,那个…。那个顾小姐去见祁公子了…。”

    麒肆的话未完,猛然看到本来拿在夏侯玦弈手里的书函,瞬间化为灰烬,这样麒肆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主子的反应好像太大了些!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