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2章 喜事儿

嫡女风华 第112章 喜事儿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丞相府

    李翼眉头紧锁,在书房里来回不停走动着,当看着暗中保护顾清苑的暗卫出现,疾步走过去,不等禀报,就率先出声:“小姐如何?”

    “相爷放心,小姐无事。浪客中文网”

    闻言,李翼重重的呼出了口气,刚才脸上的担忧,焦灼神色隐匿,踱回书案前,沉声道:“把事情进过给我讲一遍。”

    “是,相爷!”暗卫应声,把茶楼的事儿详细的讲了一遍,暗卫话刚落下,只闻,嘭的一声,心里一惊,遂然抬头,只见,李翼脸色冷硬,深沉的可怕,双手抵在书案上,想来刚才那个声音就是手掌拍击书案的声音。

    看此,暗卫唏嘘不已,相爷能做到丞相的位置,无论是心智,还是磨砺,可以说都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特别是最近几年,面对任何事儿都越发的看不到丝毫的情绪痕迹了。可现在,却抑制不住情绪完全外露,怒火无法掩饰,看来心里是真的完全暴怒。

    不过,暗卫也能理解,二皇子对小姐做的事儿,可真是太过了,竟然明目张胆的使用猎杀。小姐怎么说也是侍郎府的大小姐,丞相的外孙女,伯爵府未来的世子妃,二皇子如此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用极端的手法对付小姐,那他这皓月的二皇子,是真的完全没有把小姐背后的这些人看在眼里,这也可以证明,他对这些朝廷的官员可是一点儿都没放在眼里呀!二皇子如此,也真是够无脑的。

    皇宫

    皇上南宫胤看着影卫传来的密函,闪过上面的内容,茶楼的事已完全明了,脸色就沉了下来,冷怒出声:“南宫玉这个蠢货!”

    南宫胤这句话出,传入喜公公耳里,眉心一跳,赶紧把头垂的更低了,心里却是一紧,二皇子到底做了什么事儿,惹得皇子如此恼怒。

    不过,听说今日二皇子的茶楼突然失火了,皇上好像派影卫的人去查探了一下,难道茶楼的事儿有什么隐秘之处,才惹得皇上不快的吗?喜公公这边思索着,那方只见,南宫胤已展开了,金黄的锦帛,手动笔舞,瞬间完成,转手递于身后,喜公公眼前,面无表情道:“你亲自去,交予南宫玉,顺便告诉他,如果胆敢再做如此有损我皓月皇家颜面的事,朕现在就可以封他块土地,马上给朕滚出去,永远不用再回来。”

    南宫胤的这句话,是真的让喜公公拿着圣旨的手抖猛然了一下,心里更加的骇然,二皇子到底做了什么事儿,竟然让皇上发这么大的脾气,竟然说出赐封底,永不回朝堂的话来,那可等同于发配差不多了呀!

    南宫胤没听到回应,转头,当看喜公公怔忪的神色时,眼眸顿时沉了下,冷声道:“怎么?朕的话,没听到吗?”

    “皇上赎罪,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喜公公猛然跪地,叩首,惶然请罪。

    南宫胤皱眉看喜公公,神色莫测,帝王威压袭来,御书房里的气压迅速凝结,冷凝的压抑让人呼吸一窒,喜公公脸上惨白,额头汗珠眨眼聚满额头,后背更是瞬间全部汗湿,跪在地上的双腿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心里大悔,自己竟然在当着皇上的面,分析帝王之心,这真是在找死呀!

    南宫胤越是沉默,喜公公越是惊惧,就在喜公公以为自己老奴要不保的时候,南宫胤终于开口了。

    “喜乐,只此一次,如有再下次,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

    “是,老奴知道,老奴多谢皇上圣恩。”喜公公伏地对着南宫胤谢恩,叩首!

    “起来!”

    “是,皇上。”喜公公极力忍着死里逃生后,发软的双腿,敬畏道:“老奴现在就去二皇子府。”

    “嗯!”

    太子府邸

    “南宫玉,你有没有脑子,你竟然在京里,还是在你自己的茶楼里对顾清苑下手,你是不是疯了。”南宫凌怒不可歇,眼睛都在冒火。

    “我做什么了,你用的着发那么大的脾气吗?”南宫玉很是不以为然道:“大哥,我没你想的那么没用,我都计划好了的,我是不会弄死顾清苑的,最多也就是弄残她而已。”

    “还有,所有的事儿,你没看到嘛!我都是让南宫云儿出的面,就算是顾清苑出了什么事儿,那也是南宫云儿做的,毕竟是她请的顾清苑。这当时京城界面上,可是有不少人看到,听到的。所以,顾清苑的死活,跟我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也没人会查到我的头上来。”

    说完,南宫玉很是不快道:“倒是大哥,你那个时候去赶过去干什么?还带着夏侯玦弈一起去,不但对付顾清苑的事儿功归一篑。还害的我丢那么大的脸,就连茶楼也被夏侯玦弈那个小子一把火给烧了。这实在是太可恶了,夏侯玦弈这个目中无人的东西,他竟然完全不把我这个二皇子放在眼里,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跟我等着。”

    南宫玉说着,就像是没看到,南宫凌更加难看,快要暴怒的神色,继续道:“大哥,夏侯玦弈对我如此不恭不敬,那就是对皇家不敬,他这是公然的对抗皇家,如同造反。”南宫玉说着,忽然眼睛一亮,急切道:“大哥,你不是一直说,夏侯玦弈是个规矩的吗?那现在呢!可是抓到他的把柄了吧!走!我们现在去父皇的面前参他一本去,让父皇好好的惩治一下他,看他以后还不敢在我们的面前嚣…。”

    “南宫玉,你给我闭嘴!”

    南宫玉话未完,骤然被打断,一声巨响随之而起起,口中话一顿,一惊,当看到南宫凌铁青的脸色,还有手掌下破碎的小案,怔忪且疑惑,大哥的武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自己却从来不知道!不过,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

    眼里带着不解道:“大哥,我说错什么了,你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南宫玉,看来我以前真的太高看你了,以为你是一块未雕琢的白玉,只要好好打磨,你亦可以成为一个堪当大用之人,可我现在才发现,你完全是个朽木,不可雕!真是愚不可及的很!”

    因为怒气,南宫凌一向温文如玉,谦谦君子的形象是一点儿

    也看不到了,倒是显得十分的阴沉,森冷,语气更是寒彻如冰,特别是看到南宫玉还有些不忿,恼火的表情时,声音更添阴冷:“南宫玉,你直到现在还觉得你这次做的事儿,是天衣无缝,无人察觉的吗?”

    “不说别的,在你把顾清苑引入你的地盘儿时,你就等于把你自己放在了明面,你就摘不清关系了!你这样的做法,完全不是在跟你行方便,更是完全说不上隐秘。你这是引得人家去查你,他们查到了南宫云儿这个替罪羊,下一个就是你这个罪魁祸首。”

    闻言,南宫玉猛然一阵,是如此吗?让顾清苑去自己的茶楼,本是想着下手够容易,可却怎么没想想到,那样做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牵扯其中了呢!南宫凌看着南宫玉懊恼的神色,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软和下来的迹象,沉声音道:“你可知道在你打算对付顾清苑的时候,人家却早已在防备你了。”

    南宫玉一愣,皱眉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防备我?她知道我会针对她,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顾清苑她可能料不到,可你忘了她的身后还有李翼和夏侯玦弈在吗?”

    南宫凌这话一出,南宫玉脸色一变,咬牙:果然心急了,忘了这两个狐狸!

    “他们对你的秉性可是很了解的,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想的到,所以,顾清苑会知道完全用不着奇怪。”南宫凌说着,冷笑道:

    “你可知道,在你回皓月的第一天,顾清苑身边的暗卫就开始寸步不离的随身跟着她了。”

    “你可知道,在你让南宫云儿的宫女去请顾清苑的时候,顾清苑是如何吩咐她的车夫的。”南宫凌冷笑道:“她让车夫回顾家禀报,她去见的是四公主,还有这个二皇子了,所以会晚回去一会儿!”

    “还有,你可知道,我会去哪里是谁通知我的?是麒肆,是夏侯玦弈身边的护卫。”

    “南宫玉你做的事儿已经天下皆知了,可笑的是,你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你做的事无遗漏,无人知晓,还自鸣得意。”

    南宫凌说着,南宫玉脸色不停的变换着,是震惊,是羞怒,是无法接受,恼火道:“顾清苑怎么会有暗卫,大哥,就算我这次的事儿做的不那么周全,可你也不用如此忽悠我,如此看低我吧!”

    “顾清苑是没有,可李翼有,那些暗卫是李翼派到顾清苑的身边保护她的。”南宫凌冷笑道。

    “我不信,如果她的身边真的有暗卫,那,我出手的时候,他们为何不出现阻拦。”南宫玉激动反驳道。

    “南宫玉,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做事情都如此的表面,不知道遮掩的进行吗?”

    南宫玉心里满是火气的看着南宫凌,冷冷道:“大哥你既然什么事儿都知道的如此清楚,却什么都不对臣弟说,就是等着看臣弟出丑吗?而,顾清苑身边的那些暗卫,也是被你阻拦了吧!”

    “南宫玉,有些事儿你不必知道。”南宫凌淡漠道:“不过,你对付顾清苑失败,是想把它归咎于我没帮忙造成的?而完全不是你这个二皇子没能力才会失败的,是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本太子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没有人帮忙,你这个二皇子就什么事儿也做不成呢?”

    “你……”南宫凌话里毫不掩饰的嘲讽,鄙夷,让南宫玉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咬牙道:“你就如此看不起我吗?我…。”

    “南宫玉,现在这个时候,我如何想你已经不最要了,重要的是父皇他现在是如何想你的?”

    “什么意思?”

    “你以为夏侯玦弈那把火,单单是用来泻火才会放的吗?如果你这么想,那你可就真的太无知了。”

    南宫凌看着南宫玉嗤笑道:“你这个二皇子的产业失火,父皇那些分布在京城各处的影卫一定会上报给父皇的,你猜,这件事如果传到父皇的耳里,父皇会如何?”

    这句话出,南宫玉脸色巨变。

    看南宫玉骤然大变的脸色,南宫凌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一丝残的冷酷道:“那,你猜父皇会不会好奇,然后查探一下呢?如果父皇真的这么做,呵呵,南宫玉,你说,你今日做的事儿,父皇现在会不会已经全部知道了呢?就是不知道父皇对着你这个二皇子做了和南宫颦儿不相上下的蠢事后,会是什么反应?”

    “南宫凌,你都想到了,为何不…。”剩下的话南宫玉没有说出。

    可南宫凌却完全的明了,淡笑道:“怎么?又来责怪本太子没事现告知你吗?”

    “你…。”南宫玉一窒,看着南宫凌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冷寒,这就是皇家的亲情。

    “南宫凌就算父皇知道了又如何,他……”

    南宫玉话刚说一半,就看到一个小厮疾步走了进来,微喘,急道:“太子,宫里的喜公公来了,带着圣旨来的,是来见二皇子的。”

    闻言,南宫凌转头看了一眼南宫玉,神色莫测,“二皇弟,看来这次你又计划错误了,父皇他会如何,马上就会知道了。”

    顾家

    顾清苑回到顾家时,已进中午,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连自己的院子都没回,就直接去了老夫人那里。

    进去后,敏感的感到屋里的气氛很是怪异,屋里竟然连一个伺候的丫头都不在,只有齐嬷嬷一个人在老夫人的身边伺候,而两人的脸色却都不是很好看。

    “祖母,发生什么事儿了吗?”顾清苑皱眉,眼里带着担忧道。

    听到顾清苑的声音,老夫人,齐嬷嬷两人抬头,看到是顾清苑老夫人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淡笑道:“清儿回来了。”

    “是,祖母,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可是那里不舒服吗?”顾清苑关心道。

    “没有,我很好。”老夫人说着很好,可脸色却再度冷了下来。

    见此,顾清苑眼神微闪,却没再继续问下去。

    “清儿,今日和四公主,二皇子一块喝茶可都好吗?”

    “嗯!很好,四公主,二皇子都很亲切。”顾清苑轻笑着回应,亲切的要“命”呀!亲切的让自己感到了刺激。

    “那就好。”老夫人放下心来,看着顾清苑,柔声道:“你今天走动了一天也累了,也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好。”顾清苑应着,却没有马上离开,转身从凌菲的手里拿过一个盒子,微笑道:“祖母,这里是桂华坊的桂花糕,孙女听很多人说这家的味道很不错,所以从茶楼出来后,就去买了一份儿,祖母,你也尝尝看是否合胃口。”

    老夫人接过,眼里满是欣慰,多年冷硬的心这在瞬间也觉得暖暖的。

    齐嬷嬷更是惊讶不已,对着老夫人感叹道:“老夫人这桂花坊的东西那可是京城闻名的糕点店,特别是这桂花糕,那可不是想吃就能买到的精贵物,大小姐这次能买到,肯定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吧!”

    “没花费什么功夫,就是等了一会儿而已。”顾清苑轻笑着回应,是没花什么功夫,夏侯玦弈这厮一去,人家就赶紧双手把东西奉上了。

    而自己之所以带这么费工夫的桂花糕回来,除了老夫人确实爱吃外,也是为自己在茶楼失火,直到现在这段时间的空档,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你这孩子,哪里人多,你一个大家小姐给人家也去挤像什么样子。最要紧的是,要是不小心出了什么事,碰着,伤着了怎么办?”老夫人心里还真是有些感动,特别是与刚发生的那件闹心事儿相比较,顾清苑的这一举动,更显得贴心了。

    “孙女带着面纱的,没人看的认得出我,再说了,就算是认出了,人家最多也就会说孙女是个吃货吧!没什么大的妨碍的。”顾清苑笑道。

    “还没什么大妨碍,说你是吃货,你就觉得好听了。”老夫人虽然说这斥责的话,可言语里面却满是笑意。

    “哦!好像是不怎么好听。”

    “你这个迟钝的。”

    “呵呵呵,祖母,你吃桂花糕,吃桂花糕。”顾清苑好像被老夫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赶紧岔开话题,指着桂花糕道:“她们都说,新鲜的才好吃,祖母,你吃。”

    老夫人看顾清苑那欲盖弥彰,不自在的样子,笑了起来,轻点她额头,笑道:“你这个小猴子,还只知道不好意思呀!”

    顾清苑的嘴巴不自觉的歪了一下,古代这好似称赞的用词,自己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丫丫!进化成人类几千年了,现在一朝回到进化前了,不过猴子也挺好,最起码自己一跃成为祖先了。

    顾清苑憨憨一笑,又和老夫人说了会儿话,才离开。

    顾清苑离开后,老夫人看着手里的盒子,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以前真的是看错了人了,被一时的表象迷了眼睛了。顾无暇她一个姨娘生的庶女,完全没法和清儿比,就是相提并论都不配。心狠毒辣,丧尽天良还不说,还自甘堕落,不知廉耻,我顾家的颜面都被她给丢尽了。”

    齐嬷嬷想起今天的事儿,眼里闪过什么,却有瞬间隐匿,叹了口气,道:“老夫人,那现在二小姐的事儿该怎么办?”

    “齐嬷嬷你记住了,顾无暇她已经不是我顾家的二小姐了,她,现在是柳家的姨娘,是姨娘。”

    “是,老夫人。”

    老夫人说完冷笑道:“当初,二姨娘做下不齿之事儿的时候,我们差人去柳家,探测她们的口气时,她们不是说了嘛!柳氏已经是顾家的姨娘了,那也就是顾家的人,她们柳家已无权过问了。”

    “既然如此,同样的道理,顾无暇现在既然已经是她柳家的姨娘了,那也就是柳家的人了,我顾家也不再过问,顾无暇如何,柳家的人自己看着办吧!以后,柳家再来人,你就把刚才那些话说给她们听。”“是,老夫人。”齐嬷嬷应着,心里明了,看来二小姐是彻底毁了,完全被老夫人厌弃了。而柳家,凭着以往的那些事儿,想来,二小姐以后的日子过的一定很精彩吧!

    聘来院

    顾清苑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梳洗一番过后,感觉整个都清爽了下来,躺在软榻上舒了口气,看着神色复杂的凌菲,还有喜色难掩的兰芝,梅香,挑眉一笑,这两个丫头的表情和老夫人相差还真是不少,想着,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懒懒的靠在软榻上,微笑道:“说吧!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顾清苑话刚落,兰芝就迫不及待的上前,开口道:“小姐,是喜事儿。”

    听兰芝说喜事儿,梅香掩唇一笑。

    “什么喜事儿?兰芝你有心上人了?”

    “小姐,你少取笑奴婢了。”兰芝最近被顾清苑取笑的多了,淡定多了,现在完全没了以往的无所适从,嘟着嘴巴回了一句,马上又高兴了起来,笑道:“小姐,是二小姐的喜事儿!”

    “顾无暇?她有什么喜事儿呀?”

    “二小姐现在了不得了,她现在呀!已经是柳家的姨娘了,你说是不是喜事儿。”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精光,轻轻一笑,点头道:“嗯,确实是好事儿呀!”这个时候也明白了额,原来老夫人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会那个表情的吧!也是,顾无暇如此,顾家的脸上还真是不好看,对于老夫人这种爱面的人来说,心里还真是够窝火的。

    “是呀!奴婢也觉得这是大好事儿,所以很是替二小姐开心呢!”

    顾清苑轻笑摇头,道:“是该替二小姐开心,不过,就是开心也在心里开心就好,在面上还是不要把嘴巴咧的那么大,知道吗?”

    “小姐,奴婢知道,奴婢出去可是一直都很是忧伤担忧的。”

    “你这小猴子…。”

    顾清苑说完,清楚的看到兰芝的嘴巴抽了一下,看此,顾清苑笑出声,心里十分的愉悦,看来,这句话古人也不见得有多适应嘛!自己心里平衡了。

    清脆的笑声,笑的眉眼弯弯,简单且纯粹的开心,三个丫头对视一眼,眼里满是无奈,小姐有的时候最爱拿兰芝开心,不过,看着小姐高兴的样子,真好!

    笑过之后,顾清苑不禁感叹,慕容月不愧是皇家出来的,办事的效率可真是够高的呀!彼无暇回去的第二天竟然就成了柳府的姨娘,这速度,完胜!膜拜!

    顾清苑想着,忽然想到什么,皱眉道:“不过,这事儿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顾清苑有些疑惑,出了这样的事儿,俺正常的来说,柳家隐瞒还来不及吧!就算是来顾家,也不会弄的大肆张扬吧!老夫人应该也不想更多的人知道这事儿,那么,兰芝,梅香她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呢!有些奇怪。

    听顾清苑问这个,兰芝,梅香对看一眼,抿嘴一笑,神色有却些惊异不定。

    兰芝有些哭笑不得道:“说到这个奴婢还这是不知该怎么说好,二小姐成了柳家的姨娘,而柳家的少奶奶也就是慕容公主,她…。她竟然特意过来,给老夫人报了这个喜事,还…。还说她救了二小姐,而二小姐竟然如此对她,让她很是伤心。不过,她还是表示,就算如此,她也会好好对待二小姐的,让老夫人不用担心。”

    兰芝说完,凌菲的嘴巴狠狠的抽了一下。

    顾清苑却双眼放光,慕容月,牛!你真牛!你最牛!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也如此的恶趣。

    顾清苑相信,慕容月有此心,相信不久,皓月的人也都会听到这个好消息吧!不过,就是不知道柳家这个时候是什么情景,自己还真是想去看一眼呀!

    柳家

    柳大奶奶已经被气得倒下来,躺在床上抚着心口,只能呻吟着喘气,连话都说不好出了。

    柳擎在出了那样的事儿后,已经不知所踪了,而柳浪这个大老爷,找不到可以出气的人,后院的事儿又不好说太多,继而,大发了一顿脾气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柳家只有柳琳儿在撑场子,开着审判大会,她的想法,是先各个击破,然后从中找出破绽,再一起审判,第一个审问的就是慕容月。

    柳琳儿坐在主位,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下面,唉声叹气,哀怨不已,又纠结不行的慕容月,心里闪过怒火,冷声道:“慕容公主,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可是去顾家累着了吗?”

    “嗯!也许是吧!浑身无力的,心口也不舒服。”慕容月声色并茂,西施捧心般柔弱道:“琳儿妹妹,如果你没事儿的话,我想去休息一下了,这心里真是很不舒服。”说着还很动态的按了按眼角。

    看此,柳琳儿脸色阴沉了下来,咬牙切齿道:“慕容公主可真是够柔弱的呀!柔弱到,去顾家这样的大事儿,连跟我们说一句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没跟你们说吗?”慕容月很是吃惊道:“我还以为我已经给你们都说过了呢!看来,我是真的病了,连记忆都出错了,我是真的需要休息一下了。”说完脚步虚浮,颤颤巍巍的就往外走。

    当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柳琳儿道:“哦!那个,趁我现在记得,我赶紧给你说一下,省的我不小心又忘记了。其实,我去顾家也没别的什么事儿,就是把顾二小姐的事儿给她们说了一下而已。”

    说着看柳琳儿更加难看的神色,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道:“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比谁都难过,比谁都委屈,可顾二小姐毕竟是顾家的人,怎么也得给她们说一声才是,要不然,岂不是显得我柳家太过没规矩嘛!所以,哪怕再委屈,在心痛,也去了。”

    “你可真是够周全的呀!”柳琳儿咬牙切齿道。心里却恨到不行,这个贱人她是怕柳家不够丢人吧!如此大肆,迫不及待得把那件恶心的事儿给宣扬出去,让柳家不得不接收顾无暇那个贱人,她可真是够毒的。

    “哎!我这也是打破牙齿活血吞呀!”慕容月说完,哀怨的离开了,在刚走出屋子后,听到屋里传出的摔杯子的声音后,眼里闪过笑意,柳家终于热闹起来了,这才对嘛!要玩儿就是要人多才好玩儿嘛!势均力敌的对持才好有趣。

    二皇子府邸

    二皇子看着手里的圣旨,心里是滔天的怒火还有深深的不甘心,父皇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这个儿子,他竟然让自己随到夏侯玦弈的麾下,听从他的指挥,说这是在锻炼自己,可在二皇子看来,这是绝对的侮辱自己。

    南宫玉看着上面的圣旨,真的很想去问父皇,这是为什么?可想到喜公公传达的那些话,心里却惊惧不已,只能咬碎了一口的银牙,忍着。

    “夏侯玦弈,你给我等着,这个耻辱我一定会讨回来的,我一定会。”

    ------题外话------

    亲们,这两天回去装修房子,所以,亲们的评论暂时无法回复了,等我回来再一一回复,不过,更文不变。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