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8章 夜探香闺

嫡女风华 第118章 夜探香闺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祁家

    祁太夫人在出了那件事儿后,就开始一心向佛,到现在已经十几年的间了,对于外面的家里的事儿一律不再过问,可没想到,十几年后忽然下帖子宴客了,祁太夫人这一举动,让祁家上下都惊了一下。舒殢殩獍

    不过,祁家的人都了解祁太夫人的脾气,虽然已经十几年不管事儿了,可威势还在,就连老太爷也从未敢看低过她一分,继而,虽然祁家每个人对于祁太夫人宴客好奇的不得了,可也只是暗暗的猜测,无一人敢去探寻。

    翡暇院

    一三十多体态优美,穿着精美,华丽,贵气的妇人,气韵十足,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的心腹丫头,冷色道:“如何?都探听到了吗?”

    “回夫人的话,太夫人这次是以佛法为由头,请京里的几个喜爱佛法的老夫人聚聚地球ol。”

    闻言,美夫人的眉头皱了一下,道:“只请了几个老夫人吗?”

    “是的夫人。”丫头应完,顿了一下道:“不过,奴婢听说几位老夫人来的时候,随着一起来的会有各家的小姐。”

    丫头话落,美妇人冷笑,“果然如此吗?”

    丫头闻言,不解道:“夫人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劲儿,不过就是挂着佛法的名头,为的却是别的目的而已。”

    丫头听言,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眼睛骤然大睁,惊呼:“夫人你是说,太夫人她是为了…。为了尘少爷…。才会…。”

    “祁逸尘这个不孝子已经不小了,可却完全不服管教,家里根本就有人管的了她,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行,老爷也不行,就连老太爷也完全那他没辙,家里唯一能说的动祁逸尘,也就只有太夫人了。”

    美妇人不是别人正是祁逸尘的母亲,刘氏。

    “前几年我就在想,太夫人准备什么时候开口,为祁逸尘定下终身大事,可她却一直没动静,毫不关心的样子,我还以为她真的已经完全皈依佛法,世俗的事儿是一点儿都不过问了呢!可现在拖了那么几年,等到祁逸尘都十八了,她才开口。”

    刘氏说着,眼里闪过讽刺,声音里带着莫名的恨意,“她对祁逸尘这个宝贝孙子,可真是够上心的呀!”

    丫头垂首应着,不敢回话,有些事儿她们这些做奴婢的不要说回应了,就是听听那也是不合适,继而,岔开话题道:“不过,夫人这次太夫人她真的是打算为尘少爷选亲事吗?”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祁逸尘昨日刚和太夫人碰过面,而,太夫人就忽然来了这么一个举动,如果她的真是畅谈佛法的话,那,根本就完全没必要请那些小姐过来,这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不过,我倒要看看太夫人她准备给祁逸尘找个什么样的女子来。”刘氏说着声音染上一抹,莫名的恨意,明明是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可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却没有一丝说话的余地,怎么不令人恼火。

    静寂片刻,刘氏看着下面的丫头,低声道:“光儿,你回刘家一趟,告诉嫂嫂明日让她带着表小姐过来,不过,不要跟她们说太多,就告诉她们,我想表小姐了,让她过来玩玩儿。”

    刘氏话里潜在的用意,丫头很是明了,如果跟刘家的人说透了,万一泄露出来,传到太夫人的耳里,那,夫人可就难做了。

    丫头明了,马上应道:“是,夫人,奴婢这就去。”

    “嗯!去吧!”

    丫头离开后,刘氏起身,脸色阴沉的可怕,紧紧握着手里的帕子,冷笑:儿子我管不了,可媳妇我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让她和自己站在一边,只有媳妇能拴住尘儿,那,儿子早晚都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顾家

    晚上时分,顾清苑和往日一样,梳洗过后,看了会儿书,刚准备上床休息,忽然看到凌菲猛然冲了进来,神情戒备,却又忽儿变为惊讶,不定,而就在凌菲冲进来的瞬间,顾清苑感到一股迫人的威压,屋里的气氛一窒。

    顾清苑心里一禀,不过在看到凌菲看着自己身后时,眼里闪过的敬畏时重生香港做大亨最新章节。眼神微缩,眉头轻挑,难道身后之人是…。想着,顾清苑眼里闪过冷笑,继而,更加从容的往床边走去,素手轻抬,轻解罗衫…。

    顾清苑的动作,让凌菲的嘴巴抽了一下,不自觉的看了一眼,一边嘴巴已经抿起的某个男子,赶紧把头给低了下来,看不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可心里却万分确定,小姐就她是故意的。

    夏侯玦弈看着眼前女子,从刚才这丫头微僵的背影,夏侯玦弈可以肯定,这丫头肯定已经知道背后有人,但可恶的是,她不但连头也不回,竟然还开始脱衣服了,看着,夏侯玦弈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沉声道:

    “顾清苑,转头。”

    顾清苑:心里回应,我听不到,手,继续解衣服。

    “顾清苑…。”男子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警告。

    顾清苑:心里淡定的回应,我完全听不到,接着开始褪罗衫,就在顾清苑的快要露出肌肤的时候。

    只见人影闪动,夹带着淡淡的青草香,一个男子闪身出现在了顾清苑的身前。

    低头,当看到眼前女子,眼里闪过恶趣的神色后,忍不住磨牙,这个可恶的丫头。

    顾清苑抬眸,看夏侯玦弈紧绷的脸色,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好玩儿!很治愈!

    心里觉得顺畅,手也快速整理好身上的衣服,继而,猛然抬头,脸色冷峻,声音严肃,掷地有声。

    斥道:“夏侯世子,你也是国之栋梁,朝之权臣,身份高贵。应该学过四书五经,君子之道,规矩礼法,学得都是人道正法,应该是个绝对的正人君子,可臣女万万没想到,你行事上却是如此不规矩,竟然夜探香闺,学起那些无耻小人,做起了采花贼的勾搭,看人家女子脱衣服,夏侯玦弈你……”

    “闭嘴!”夏侯玦弈脸色阴沉,沉声打断,不想听那些能气死人,倒打一耙的废话。

    夏侯玦弈话里无法掩饰的不喜,让凌菲的心紧了一下,主子生气了,主子发火,小姐要是不服的话,那…。

    凌菲正担忧,焦灼,计划怎么护着顾清苑时,那边,顾清苑爽快的一字,却已出。

    “好。”

    顾清苑这话出,凌菲心里紧绷的弦太紧,一下子收不回,头有些晕,小姐你认怂,太快了,让人同样措手不及呀!

    夏侯玦弈亦是从来没有的,觉得心口堵的慌。

    极端的放肆,却又极致的识相,这丫头惯会这一套,刚出手,既收手,让人一时不知道是该反击,还是该接受她的挑衅,刁钻的丫头,让人恨的牙痒痒的。

    夏侯玦弈脸色深沉的看着顾清苑,太过放肆,是教育,还是饶恕…。

    “世子爷,你老请坐。”

    夏侯玦弈还没决定,如何教训这放肆的丫头时,转眼看着顾清苑眉眼弯弯的样子,忽然一瞬间的恍然,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听从顾清苑的话,坐了下来,意识到这个无意识的举动,夏侯玦弈的身体僵了一下,脸色有些莫测,刚欲说什么…。

    那边顾清苑已经巧笑倩兮的递来了一杯水,“世子爷,你喝茶!”

    夏侯玦弈话语顿住,眼看顾清苑刚才还义正言辞,正气浩然的训斥着自己,现在却又一副热情待客的周到模样…。

    感叹未完,夏侯玦弈在碰触到杯子后,忍不住瞪了顾清苑一眼,周到的随手把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倒的,已经没有一点儿温度的茶,就那么递到了自己的面前,她能不能再敷衍一些官场之风流人生全文阅读。

    可,顾清苑那副变脸如翻书的模样,真让夏侯玦弈从未有过的感到无力,揉了揉眉心,深吸了口气,算了!教育这放肆的丫头,等下次吧!下次再说!

    夏侯玦弈脸上从未见过的挫败样,让顾清苑挑眉,这厮今天不训斥人了吗?这倒是挺意外的,丫的!早知道这厮今天不训人,自己刚才就多几句了,虽然只是占了一些口舌之胜,可心里还是很痛快呀!因为,想从夏侯玦弈这里讨些便宜,可真是太不容易了,那,自己要不要再说几句呢!

    想着,顾清苑马上放弃了,算了!还是适可而止吧!要是惹恼了这家伙,他点了自己的穴道,那就不好玩儿了。

    “顾清苑,坐下。”

    “是。”顾清苑领命马上,乖乖坐好,高度的配合,却让夏侯玦弈心口更闷了,讨巧卖乖,气死人不偿命,没人比这丫头做的更极致!

    这个时候夏侯玦弈也重新认识到了顾清苑的特别,这丫头是够特别,真的很特别,特别的气人!恼人!

    “顾清苑。”

    “在,世子爷你吩咐。”夏侯玦弈刚欲张口,却又随即被顾清苑打断了。

    “不过,在此之前,臣女想先问世子爷一个问题。”

    看顾清苑认真的要命的样子,夏侯玦弈挑眉,“说!”

    “刚才世子爷都看到什么了?”

    顾清苑的问题,让夏侯玦弈一时有些怔忪,不过,马上就明白了顾清苑问的是什么,刚缓和的脸色瞬间又黑了下来。

    凌菲的心再度的提了起来,小姐别再来了,老虎须捋一下就行了,多来几次,会出事儿的呀!

    “你、希、望、本、世、子、看、到、什、么!”夏侯玦弈一字一顿,声音沉到底。

    “当然希望世子爷什么都没看到了。”万幸,正常的回答,正常的心理,可话锋一转,顾清苑接下来的话,却让人想吐血。

    “不过,世子爷看到一个美人在眼前宽衣解带,竟然叫停,世子爷你果然是君子。”入耳,怪异的夸赞,更像讽刺,无法适应。

    而个清苑也不给你适应的时间,忽而,神色不忿道:“可是,世子爷你可知道你这样,可是太伤人自尊心了,本小姐美人一枚,可世子爷却不屑一看,让人很受伤呀!”

    夏侯玦弈:……

    片刻后。

    “你想让本世子看?”夏侯玦弈声音里是完全的怪异。

    “夏侯世子想过要看?”顾清苑完全的好奇道。

    静寂,完全的静寂。

    夏侯玦弈嘴巴紧抿,紧紧的盯着顾清苑,特别的丫头,特别的可恶!

    顾清苑眼睛晶亮的看着夏侯玦弈,忍住,忍住,不要笑!

    凌菲完全的发晕,小姐怪异,主子反常,自己命苦。

    沉默良久,就在顾清苑感觉自己快要变成斗鸡眼的时候,夏侯玦弈终于开口。

    “顾清苑,不要玩儿过了逍遥房东最新章节。”

    “是。”顾清苑恭敬应着,善解人意道:“世子爷不回答就是沉默,沉默就是承认,所以,世子爷的答案我已经知道,以后道不会再问了。”

    “顾清苑,你……”夏侯玦弈忽然起身,顾清苑几乎同时,快速问道:

    “世子爷,你今晚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吗?”

    “顾清苑,再有下次,本世子就…。”夏侯玦弈说着,顿了一下,最后沉沉的吐出几个字,“就,绝不轻饶。”决不轻饶几个字,听在顾清苑的耳里是警告,可只有夏侯玦弈知道他忽然不知道该拿顾清苑如何了。只有用上了,这完全无用的口头威胁,这让夏侯玦弈在无力的同时,有种莫名的心惊!

    凌菲亦是感到心惊不已,没杀气,没怒气,没动手,只有无奈,主子他…。小姐在主子的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无法想象!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这会儿乖巧,直奔主题,直截了当问道:“明日会去祁家?”

    顾清苑闻言,对于夏侯玦弈这么快就知道某些事儿,没有惊讶,没有不喜,平静回应道:“是。”

    “意图可知?”

    “听佛法。”

    “你以为呢?”

    “看美人儿。”

    夏侯玦弈忍着不让自己急,不急,不气,可还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跟这丫头说话—减寿。

    “你猜到了?”

    “一部分,是与否难说。”

    “如果是呢?”

    “那,祁御医有福气了。”

    顾清苑这话一出,夏侯玦弈脸色无端的好看了很多,狭长的双眸闪过亮光,终于听到一句顺耳的话。

    “既然知道,你自己该怎么做,可知道。”

    “知道。”

    “说来听听。”

    “我一定好好表现,在那群花中,脱颖而出,惊艳演出,惹人刮目相看,不辱没我这个未来世子妃的头衔,不给世子爷丢脸。”顾清苑拿出入党时的态度,认真的表示着自己的决心,然后看着夏侯玦弈随着自己的话,脸色渐渐变得难看。

    “顾清苑,如果你敢那么做的话,最好先想想后果。”

    “后果?会得到世子爷的夸赞吗?”

    “不,本世子会收回给你的那十万两银票。”夏侯玦弈话出,看到顾清苑的脸色僵住了,咬了咬牙根,特别,特别财迷的丫头。

    “所以,你该怎么做,最好心里有数。”

    “我会默默无闻。”

    “乖…。”

    夏侯玦弈此话落,顾清苑嘴巴抽搐,夏侯玦弈僵住,回神后,闪身消失,而凌菲已经真的晕了,呢喃,幻听,幻听!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消失的地方,脸上情绪完全收敛,神色不明,可心思清明,眼神莫测,有些东西测试出来的结果,往往是那么的出乎意料,是惊,是撼,可却无法改变决定,过程偏离了轨道,已无法改变,可结果,一定要为自己掌控网游之沉默术士最新章节。

    看夏侯玦弈刚才的神色,想来,意外,吃惊的不只是自己吧!

    祁家

    常嬷嬷起的比往日早了小半个时辰,去了太夫人哪里,本以为太夫人还没起身,可去了看到太夫人已经坐了起来,常嬷嬷看此,疾步走了过去,“太夫人赎罪,老奴来迟了。”

    “无碍!是我起早了,人老了觉就少了,睡不着呀!”

    “就是睡不着,太夫人也该多躺会儿,好好养足精神,今日待客太夫人还要受累呢!您不休息好,身体会受不住的。”常嬷嬷担心道。

    “没事儿,待客也没什么受累的,不过就是比往日多说几句话而已。”太夫人很淡然道:“待客的东西可都一应俱全了吗?”

    “是的,老奴都准备好了,老奴给太夫人报备一下。”

    “不用了,你做事儿一向妥帖,我很放心。”

    “太夫人信任,老奴之幸。”

    太夫人听了淡淡一笑,没多说,转而问道:“刘氏哪里可有什么动静?”

    “三夫人让丫头请了娘家嫂子和表小姐过府,说是想表小姐了。”常嬷嬷平淡的回应道。

    太夫人这十几年看似什么事儿都不管了,可府里的事只要太夫人想知道,没有那件事儿是可以逃离太夫人的眼睛的。

    “看来,她还是没学会,也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母亲呀!”太夫人声音里带着冷意,还有遗憾:“随她折腾吧!我老了,现在只希望尘儿能安定下来,其他的我也管不动了,每个人所求的不同,最后结果是苦,是甜,都看个人的造化了。”

    常嬷嬷闻言,也叹了口气,尘少爷为何和她不亲近,三夫人她是真的不明白吗?恐怕是刻意的回避,推脱吧!哎!她有没有想过,她越是如此只为自己考虑,尘少爷离她越远呢!母子情分也只会更加的淡漠呀!

    伯爵府

    麒肆,麒一很是吃惊的发现,主子现在的脸色比去顾家的时候更加的难看了,眉头皱的紧紧的。

    麒肆,麒一看此,对视一眼,不对劲儿。

    “麒肆,主子每次见过顾小姐,虽然不是很明显,可还是多少能看的出来,主子的心情都挺好的,可这次,好像…。好像不高兴。”麒一说着有些不确定道:“眉头皱的紧紧的,是不高兴吧!”

    “嗯!也许吧!”麒肆淡淡道。

    闻言,麒一白了他一眼,自从有了上次自己说他不聪明的事儿后,麒肆就开始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对自己所有的问题,都是这么模拟两可的回应,这家伙心眼可真够小的,他笑话自己那么多年了,自己就笑话他一次而已,他就给记住了,大男人,针尖儿心,小的紧。

    切,他不说,自己慢慢想,麒一很有骨气的转头,自言自语的分析起来,“主子这样肯定是和顾小姐脱不了关系了,就是不知道这次那位主子又做了什么事儿,惹到了主子…。”

    麒一好似无意的说着,可麒肆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说给自己听的,他明知道自己同样好奇的不行,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不过就是等自己忍不住了答他的话而已,麒肆心知肚明,可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的恼火,该死的麒一!自己以前真的是看错他了,这家伙根本也是个阴的。

    麒肆知道,了解这是麒一的计,只要有骨气就绝对不该接话,可,该死的,好想回应呀!

    麒肆在这里纠结不已,而书房里,夏侯玦弈同样也在陷入纠结,苦恼九流闲人。

    夏侯玦弈眉头紧锁,看着窗外的景色,心思不定。

    明明知道那个丫头是故意挑衅,惹自己生气的,可,自己却连惩罚她的办法都想不出,这,超脱了自己本以为的掌控。

    明明看的出,那个丫头对自己并不上心,可自己却渐渐的在在意,在知道祁太夫人的用意后,抑制不住的去了顾家。

    明明了解,以那个丫头的聪明,绝对知道明天会怎么做的,心里却会不安。

    在听到那个丫头故意说会好好表现时,会恼火。

    在看到她对祁逸尘并不在意时,会暗喜。

    在看到她乖巧听话时候,猛然出口的宠溺,让自己心惊。

    情绪不自觉在随她波动。无论她如何挑衅,都可以忍受,这,一切都让夏侯玦弈清楚的知道,很多事儿,超乎了他本以为的程度。

    顾清苑,她可以入眼,可却决定不能入心,那,绝对不是好事儿,如果有一天她成为了自己的软肋,脱离了掌控,结果将会很难说,或者,自己放手,要么就是…。

    顾家

    一大早上,顾清苑刚梳洗完毕,准备妥当准备去老夫人哪里,顾清素,顾清雅两姐妹就过来了。

    抬眸,看着装扮精致,穿着精美的两个少女,顾清苑眼神微闪,昨日就知道她们两个会跟着一起去祁家,也知道她们昨日去街上逛了一天,清楚她们对这次的回京后,第一次去别家做客很是看重,不过,如此精心的装扮,还真是有些耀眼了。

    顾清雅,顾清素看到顾清苑虽然得体,大方可明显比起她们的要简单上很多的装扮,微微愣了一下。

    顾清雅看着顾清苑打扮,皱眉道:“你今日不去祁家吗?”

    “祖母说要去。”

    “你就穿这个去吗?”顾清雅不敢置信道。

    “是呀!堂妹觉得那里不好吗?”顾清苑淡笑道,她当然知道顾清雅想说什么,觉得自己穿的太寒酸了吗?

    “没…。没有,你这样穿,很漂亮,很好看。”顾清雅完全不走心的夸赞道,心里却暗嗤:顾清苑在穿着打扮上,还真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以前是俗气,现在就是寒酸。

    “清苑妹妹,你这样去人家做客,会有些失礼的,我看你再换一件衣服吧!”顾清素皱眉道:“如果你真的没衣服的话,我哪里有,要不…。”

    顾清素的话未说完,梅香就接了过去,客气却强势的维护道:“清素小姐客气了,不过,不用了。我们小姐有衣服,只是小姐身上这件衣服,是老夫人在小姐及笄的时候特别为小姐做的,小姐很喜欢,所以,就不用劳驾清素小姐特别的麻烦了。”

    梅香的话落,顾清素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这个丫头实在是太无礼,也太没规矩了,不过,这衣服祖母为顾清苑做的?那她是不好说什么,继而淡淡道:“是吗?祖母做的衣服挺好看的,清苑妹妹穿上很合适。”

    “我也觉得很合适。”顾清苑亦同样微笑道。

    不过,顾清苑的笑,落在顾清素的眼里总觉得带着莫名的讽刺,继而不再答话,只是冷笑:如果不是看顾清苑穿成那样丢了自己的脸,她才懒的说她。

    顾清雅在一旁看着,讥讽的笑了笑,顾清素真是太可笑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