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20章 掌权夫人

嫡女风华 第120章 掌权夫人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在顾清苑扶住老人的瞬间,手立时被抓住,低头,看似支撑性的依扶,可手上传来的那股力道,让顾清苑眼眸微缩。

    “太夫人,太夫人,你怎么了,可是那里不适?”常嬷嬷神色惊慌,扶着祁太夫人担忧道。

    “太夫人,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赶紧请大夫过来吧!”

    几位老夫人也急忙询问,关切道。

    “是,是,老奴现在就去请大夫……”常嬷嬷神色恍然,显得有些六神无主,应着,刚欲叫人,只见太夫人好似缓过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无力的摆摆手,低声道:“我无事,就是昨日没休息好,一下子有些晕,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不用兴师动众请说明大夫。”

    “太夫人,可…。”

    “我没事儿。”太夫人慢慢的站定,看着脸上带着关切的几位老夫人,满含歉意道:“真是对不住几位老妹妹了,人老了,想跟几位老妹妹聚聚,热闹一下,可没想到身子骨不争气,有心无力了,对不住几位了…。”

    “太夫人,不必如此,今日能看到太夫人我们都很高兴。”

    “是,太夫人身体重要。”

    太夫人听着众人体谅的话语,脸上满是感激,转头对着一边脸色变幻不定的刘氏,淡淡道:“孙媳妇这里就有劳你照应一下了。”

    “是,太夫人,孙媳妇会好好招待各位老夫人还有各位小姐的。”

    “嗯!”太夫人点头,扶着常嬷嬷的手,却仍然没有松开顾清苑,虚弱道:“可以麻烦顾小姐送老身进去吗?”

    听言,顾清苑眼神微闪,却未露分毫,恭顺应道:“太夫人言重了,晚辈扶你过去。”

    “有劳顾小姐了。”

    “太夫人客气。”

    看着顾清苑扶着祁太夫人离开,几位老夫人眼神莫测,几位小姐心思不定,刘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眼里闪过冰冷,恼恨,可是这个时候她却什么都不敢说,太夫人虽然看似不管事儿了,可在祁家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她分毫,她在这个家里是什么分量,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继而,刘氏无论心里如何的气恨难抑,可却仍然要忍着,带着勉强的笑意,招待着各位客人。

    伯爵府

    麒肆看到探查祁家动向的影卫出现,眼里闪过亮光,看着影卫走进,耳朵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影卫看着淡坐子小亭子里,神色淡漠的夏侯玦弈,恭身,禀报道:“主子,随着太夫人进去的,是顾小姐。”

    影卫这话出,麒肆的眼睛猛然大亮。而亭子里的气压同时骤然大变,冷凝,压抑,迫人。感受到主子情绪波动,麒肆随即垂首,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可心里却是如烟花般沸腾,有好戏了,有好戏了。

    祁太夫人忽然待客的目的,自己知道,主子更是清楚。自然,祁太夫人让顾小姐随她进去,代表着什么,那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了,这是明目张胆的要和伯爵府强人呀!

    想此,麒肆不由感叹:先是李相退婚,再是祁家抢人,这,到底是顾小姐太招人,还是,主子他人缘太差呀!这完全是**luo的挑衅呀!不知道主子会如何做,期待呀!

    就在麒肆万分期待,心情汹涌澎湃时,却听到了一句出乎意料的答案末日咆哮。

    “知道了,下去吧!”

    麒肆怔忪,就这,主子的反应是否太平静了些,刚刚主子明明在不高兴呀!怎么会忽然变了呢,这和自己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是,主子。”影卫领命,顿了一下,恭身道:“主子,还继续看着吗?”

    一问出,夏侯玦弈眉头轻皱,麒肆眼神一亮,静默片刻,两字出,麒肆笑。

    “继续。”

    “是,主子。”

    影卫闪身消失,夏侯玦弈起身离开,麒肆随后,守着主子,护着主子,等着,看戏!

    祁家

    顾清苑看着坐在软榻上,神色清明,眼神精烁的祁太夫人,眼里闪过精光,嘴角溢出笑意,心里万分好奇,祁太夫人她选中的人,竟然是自己,这——完全的出乎意料呀!祁太夫人是情报没打探清楚呢?或者,一直都是自己猜测错误呢?或许,这真的就是单纯的忆往昔聚会,根本不是什么相亲宴。

    祁太夫人看着眼前神色平静的女子,眼里划过笑意,这丫头挺有意思的。看到自己现在完全无恙,和在外面虚弱的样子完全不同,明显是在装病的样子,她竟然如此平静,连好奇,疑惑都没有,这如果不是定力极好,城府极深。那,就是看出了什么,猜到了什么?“顾小姐,不好奇吗?”

    “没什么值得好奇的事。”

    “呵呵,看到我装病,顾小姐不觉得奇怪吗?”

    “太夫人自有缘由,晚辈不予置评。”

    “顾大小姐倒是从容,淡泊的很呀!”

    顾清苑闻言,淡淡一笑,没有回话,不是淡泊,只是秉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万事不想沾身,能一懒到底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着顾清苑是完全不想询问,也不好奇的样子,祁太夫人挑眉,是个聪明人,就是有些冷漠了,是个矛盾的孩子。

    “如果,我说我这么做是因为顾小姐呢?”

    “晚辈很意外。”

    “真的意外吗?还是没想到?”

    “呵呵,都有。”

    “这么说,顾小姐猜到了老身这次待客的用意了。”

    “没有。”

    “你这丫头还真是不诚实。”

    太夫人亲昵的语气让顾清苑挑眉。

    “关于你的事儿,尘儿都和我说过了。”

    果然如此,不过,祁逸尘竟然会和太夫人说,看来,他很敬重这个老人吧!

    “你这孩子过的也不容易。”

    “衣食无忧,尚可。”

    “你倒是知足。”

    “其实,所求很多。”

    顾清苑的坦诚,让太夫人一愣,就是常嬷嬷也觉得好奇的不得了,顾家这位小姐很不同,人心贪欲,都是遮掩,可这位却毫不隐瞒。

    祁太夫人怔忪过后,微笑道:“顾小姐都喜欢什么?”

    “冷有衣穿,饿有饭吃,手有余钱,过的自在吞天决全文阅读。”

    顾清苑的话,让太夫人是真的有些意外,“顾小姐就喜欢这些吗?”

    “是。”

    “可那些,你现在不是都有吗?”

    “给我时,那是我的。”

    “你觉得那些不是自己吗?”

    “太夫人觉得,那些都是我的吗?”

    不,那些都不是她的,是家里人给的,既然是给的,那就可以收回,如此看来,她的要求虽然不高,却很难实现。

    “在家从父,出家从夫,夫死从子,顾小姐你想要的恐怕很难实现。”

    “也许。”这三从,让顾清苑在心里念了几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掐灭心里拿去屠刀造反的火苗。

    祁太夫人静静的看着顾清苑,神色莫测,过了一会儿道:“如果顾小姐你想得到,也许,老身可以帮你。”

    闻言,顾清苑眼神微闪,轻笑,“晚辈不懂。”

    顾清苑话落,只见太夫人从衣服袖子里拿出一个类似令牌的东西,放在了顾清苑的眼前,淡淡道:“祁家发展至今用了两百年的时间。而祁家之所以,能挣下这么大的家业。除了本身特有的经商能力外。还有一个特殊的祖规,那就是,所有的财产不会如寻常人家一般,全部都交给男子掌握,而是,把其中一部分交赋在了女人的手里,当然,并不是祁家所有的女主子都有,因为玉牌只有一个,所以,只有有能力,有魄力,能守住这份产业的掌权夫人才会拥有这个玉牌。”

    祁太夫人说完,顾清苑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不过,她比较好奇的是,祁家的祖规竟然有这么一条规定,不得不说,在男权至上,男子为尊的古代,能做出此规定,真算是开辟了先例,勇气可嘉,心怀广大呀!

    祁太夫人见自己说完,顾清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眼神莫测,却继续说道:“本来,老祖宗定下这个规定,应该是为了预防万一。毕竟,没有哪家会祖祖辈辈的一直富贵下去,如果遇到一个败家,无能的掌权人,家产散尽也不过是必定的事儿,继而,这个玉牌里所含有的产业就是最后的保命金,就算不能东山再起,却也能保住子孙衣食无忧,不落于贫困无依的境地。”

    祁家老祖宗高瞻远瞩呀!斑人。

    “所以,在祁家掌权之人的人选很重要,而掌权夫人的人选包加的重要。”

    这么说的话,祁家后续的继承人,掌权人很大的可能性就是祁逸尘了。

    “顾小姐,祁家的掌权夫人,你愿意做吗?”

    祁太夫人话出,顾清苑遂然抬眸,虽然猜到了些什么,可祁太夫人如此坦白的说出,还是让顾清苑惊了一下。

    “太夫人抬爱了,不过,晚辈不适合。”

    “为何?”

    “太夫人该知道,我已经定亲了。”

    “只要你愿意,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话,霸气!彼清苑喜欢,仰望了一把,不过更多的却是好奇于太夫人的自信,还有那中对自己莫名的肯定。

    “如果晚辈不愿意呢?”

    “如果你刚才的那个愿望是真心的,就不会选择伯爵府,那里给不了你想要的那些东西,可祁家却可以,只要你愿意,这个玉牌就是你的,拿着它你就会拥有自己想要的,掌握那份儿自在武敌天下。”祁太夫人掷地有声道。

    顾清苑听着挑眉,不得不说,祁太夫人很有谈判的才能,那七寸,她抓的很准,可惜,有些东西祁太夫人也许不懂,自己要的不但拥有自己的东西,更想要的却是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被任何人支配。

    “太夫人,晚辈可以知道为何是我吗?”

    “因为尘儿他喜欢你。”

    闻言,顾清苑淡淡一笑,点头:“他很有眼光。”

    这回答,常嬷嬷惊在哪里,继而嘴巴猛然抽搐起来,怔怔的看着顾清苑,女孩子家听到这个问题,不是该惊,该羞,该不知所措吗?为何这位小姐她…。想着,常嬷嬷抚了抚额头,是自己病了,或者是隔离的太久了,还是现在的世道已经完全变了,有些头晕。

    祁太夫人亦是愣在哪里,觉得惊奇万分,奇怪的回答,怪异的答复,出乎意料的答案,不过,却令人忍俊不禁,不由轻笑出声。

    笑过之后,看着顾清苑荣宠不惊的样子,正色道:“是,你说的不错,尘儿眼光确实不错。”一个女子面对如此巨额的财富,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就连眼神亦十分的清明,在权势,富贵面前,能如此平静,心思清明的孩子,太夫人还真的是第一看到,就是她自己,在知道会成为掌权夫人,掌控巨额家产的时候,也是激动,亦心动的不行,可这个孩子她却如此的淡然,让自己十分的意外,也许,这孩子不只是淡漠吧!她让自己看不透!那,她对尘儿呢?是否有心?

    顾清苑淡笑,轻声道:“晚辈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太夫人。”

    “你说。”

    “晚辈想知道,太夫人有什么办法解开,晚辈和伯爵府的亲事。”这个对于顾清苑来说十分的重要,她还真的希望这位老泰山能有什么绝妙的主意,毕竟想和伯爵府不声不响的退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伯爵府自己同意,或者…。想到此,顾清苑神色微变,心口微缩,眼眸暗沉。

    祁太夫人看顾清苑从进来后脸色第一次有了变化,眼里精光闪过,轻笑,“你想到了?”

    “太夫人觉得这可能吗?”

    “看来你是真的想到了。”

    不错,顾清苑是想到了,在伯爵府不松口的情况下,祁太夫人想退亲,那就只有让人迫使伯爵府同意,而能命令伯爵府的人不用想,只有一个人——当今皇上南宫胤,如果太夫人真的是这个打算,那,对于自己来说可绝对不是个好主意。

    顾清苑的心智超乎了祁太夫人预料,这丫头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遥胜当初的自己很多,沉着,冷静,心思长远,做祁家的掌权夫人她完全够资格,并且尘儿也喜欢,这很好,很圆满!

    “晚辈想知道,太夫人如何求得那道旨意?”

    “呵呵,祁家没有别的优势,不过也就是钱财多了些。”祁太夫人神色平淡道:“我祁家能为朝廷效力的也只有这个。”

    “太夫人是想充盈国库,求得那道圣旨吗?”

    “是。”

    “如果太夫人真的那样做的话,也许,结果并不会尽如你意。”

    “顾小姐可是觉得我万千家产也换不来那道圣旨吗?”

    “不,圣旨会有臣服。可,那只是过程,却不会是结果。”

    “那,顾小姐所谓的结果又是什么?”

    “结果就是:我死!祁家灭!祁逸尘伤!”

    顾清苑这话让祁太夫人大震,慢慢从软榻上坐起,正色道:“顾小姐何出此言?”

    “很简单,因为上位上那个人不高兴。”

    “为何?”

    “关于我,祁公子可能说了些事跟太夫人听,可有些事儿他可能没说,比如,我是因何和伯爵府里定亲的,如果太夫人知道了这其中的原有,也许,就不会提出请圣旨这个主意了。”顾清苑淡淡道。

    先是大元太子,再是祁逸尘,同因为自己闹到皇上的跟前,那,自己可不是抢手,不是人气,在皇上的眼里自己已经成为了祸水,祸害。看到就是因为自己,让大元太子,祁逸尘先后和伯爵府站在了一个对立面,就算不伤和气,可却伤男人的自尊心,而自己为了给大元太子一个台阶,已经被迫和皇上立下了一年之约,甚至立下了那样的让人憋屈的誓言,如果再来个祁家的话,恐怕自己再难自圆其说。

    而那个时候,祁太夫人所谓的看重,祁逸尘所谓的喜爱,立马就成为悬在自己头上的一把刀,瞬时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顾小姐是否言过了?”

    “祁太夫人信与否并不重要,不过,此事儿关系晚辈性命,所以,恳请老夫人请旨一事,还是莫提的好。”顾清苑淡漠道。

    幽深,冷漠,平静无波却不容置疑,这样祁太夫人知道,眼前这个少女,绝对不是在说着玩儿的,或者是随便说说的。

    “顾小姐和伯爵府定亲的缘由,老身是不清楚,所以,关于请旨一事,会给顾小姐带来什么影响,我也无法透彻的知道。”祁太夫人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我想知道,顾小姐是如何断定,祁家会灭?”

    祁太夫人问话,顾清苑没有立即回应,缓缓垂下眼眸,静默中,暗道:祁家的事儿,顾清苑是真的不想参与也不想多说什么,多管闲事,漫出风头的事儿,向来都做的越少,活的才会越安稳。

    继而,穿越至今,如果不是特别需要,顾清苑绝对不会特意的去做那些引人注目的事儿,更加不想引起任何人的主意,当然了,人家欺负到头上,磨刀霍霍时,还持续低调那是傻瓜。

    主动往身上揽事儿,顾清苑更是绝对的不喜欢的,她自己还懒散的巴不得把所有的事都交给人家处理呢!所有,祁太夫人这么问,俺顾清苑的秉性,肯定是毫不犹豫的就回绝了。

    但是,想起祁逸尘,那个同样是自览麻烦,为李娇研制解药的男人,顾清苑叹了口气,是知恩图报,还是昧起良心,故作无知呢?喵的!算了,还是做个带翅膀的人吧!半个鸟人,半个天使!挺好!

    心思定,顾清苑还是不自觉的吸了口气,丫的!我果然是个好人。

    祁太夫人看着顾清苑变幻不定的小脸,最后带着一丝无力的抬头,心里惊异不定,疑惑不解,自己的问题就那么让她纠结吗?

    “祁太夫人,晚辈想知道,祁家在京城遥领第一首富有多常时间了?”

    祁太夫人略有不解,可却还是坦诚道:“三十年。”

    听到这个数字,饶是顾清苑有心里准备,嘴巴还是歪了一下,丫的!好有钱!也许,自己可以做个咨询收费的好人。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只是有些惊叹祁家的财富而已龙骑战机。”顾清苑说着,话峰一转,几不可闻道:“不过,祁家真的在这个位置待的太久了。”

    顾清苑话落,祁太夫人眼睛骤然大睁,手亦是紧紧的握了起来,心口紧缩,脸色亦变得莫测,转头看着常嬷嬷道:“去外面守着,任何人不得进来,另外发送信号,紧守!”

    “是,太夫人。”常嬷嬷有些不懂,顾小姐刚才那句低不可闻的话,到底是什么?引得太夫人如此戒备,连隐于暗处的护卫都瞬时让出动了。

    常嬷嬷带着不解离开,祁太夫人眼神精锐的看着顾清苑,沉声道:“请顾小姐详说。”

    祁太夫人的态度让顾清苑也明了了什么事情,淡笑道:“看来,祁太夫人也想到了。”

    “是,如你说的,祁家在这个位置真的待的太久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祁太夫人说着,语气里带着遗憾道:“可惜,这个道理我祁家的子孙却没有一个想明白的,在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如何努力的保住这首富的名头,能够屹立不倒的永远持续下去,可他们却想不到,树大招风,钱财招人,有的时候名头太大只会成为催命的符咒。”

    “所以,老夫人就想以请旨为名,献出祁家的某些家产,力求能减少上位者对祁家的某种忌惮,对吗?”

    “不错,你说的对。”祁太夫人心里委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惊叹不已。俗话说:聚财容易,守财不易,看破这些财富,名誉更加不易,就是自己也是经历颇多的挣扎,才会做此决定的。

    而这个女孩才多大的年纪呀!十五岁吧!竟让能看破这浮华背后所隐匿的危机,这孩子到底长了一颗什么样的玲珑之心呀!

    “如果祁太夫人真的决定这么做,晚辈劝你三思而后行。”

    “请顾小姐指点迷津。”

    “指点晚辈不敢当,只是,自古以来,最难预测帝王心,祁家献出的财富,在帝王的眼里,它只是一个数字,它不但代表不了祁家的忠心,也许,只会引的他更深的探测,想一探究竟,那些财富到底是全部所有,还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

    顾清苑这话出,老夫人猛然大骇,手亦不住的颤抖,人心难测,人心难测,帝王心更难料,一个贪字起,足以让祁家亡。

    “太夫人,盛极必衰,祁家退居二位有的时候,也许会更好。”

    太夫人闻言,紧紧的看着顾清苑,点头,“是,是该退居二位了,顾小姐可有什么好的建议给老身吗?”

    “太夫人心明,睿智,而祁家的后续之路,走向如何,太夫人比晚辈更加懂得,晚辈不敢妄议。”

    “老身明白了,是我太心急了,让顾小姐为难了。”祁太夫人深吸了口气,慢慢缓和心里的那抹冲击,恢复的初时的从容,淡然。

    看着顾清苑,如果刚开始祁太夫人只是因为祁逸尘喜欢,才会想顾清苑成为祁家的人的,那现在,祁太夫人是真心的希望,顾请能够成为祁家的掌权夫人,在京里怕是没有那个女子会比顾清苑做的更好,祁家有她,那真的是祁家的福气!

    “顾小姐,老身有一个问题想问顾小姐,也许有些逾越,还请顾小姐不要介意。”

    “太夫人言重了,您请说。”

    “你喜欢我们家逸尘吗?”

    闻言,顾清苑挑眉,淡笑道:“祁公子是个好人,不过,我却不合适。”

    “是因为你定亲了,所以……”

    “不,是我没那个信心星耀伯纳乌。”顾清苑说着神色,凉薄道:“喜欢一个人,那不是一句话,需要做的太多。一辈子的相依相守,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全心的守护。这些,我都没信心做到。那句喜欢,我不敢枉言。当然,每个人所求的不同,有的人也许守着自己喜欢的人,也可以过一辈子。可我不行,所以,我不适合祁公子。”

    祁太夫人听的有些不太懂,可顾清苑话语了的“全心守护”让她莫名的感到了一种决然,全心,是要绝对的忠心吗?可,这个世上的男子真的有人能做到吗?

    “丫头,你真的很特别。”

    特别?也许是格格不入吧!太夫人说话口下留情了,顾清苑淡淡一笑,全心的守护一个三妻四妾的男子,呵呵,再穿越一次再说吧!希望那个时候不存在上世的记忆,那,也许自己就能做到了。

    伯爵府

    “主子。”

    夏侯玦弈抬头看了一眼,去祁家的影卫,手里的笔继续写着什么,随意道:“嗯!说吧!”

    “是。”影卫应声,把在祁家,祁太夫人和顾清苑的对话,一字不漏清晰的跟夏侯玦弈叙说了一遍。

    影卫说完,没听到夏侯玦弈的下一个命令,疑惑,抬眸,既惊讶的发现,夏侯玦弈脸色阴沉的可怕,手里的笔亦是不知何时已经断为两截,墨水在白白的宣纸上,印下朵朵斑斓印记,心中少有的大为不解,主子这是怎么了?那些话有哪里不对吗?

    麒肆头垂的低低的,呼吸更放的十分的平缓,生怕这个时候被夏侯玦弈看到自己的存在,顾小姐对祁家那番话的分析实在是大胆且精彩,不过,对于喜欢的解释…。

    在祁逸尘问她是否喜欢主子时,她的答案是喜欢。可现在却遂然表示她没有信心去喜欢一个人,啧啧,她这句话,如果不是对祁太夫人的敷衍,借口之语,而是真话的话,那可就是对主子完全的不上心呀!

    主子已经在意了,可人家却完全的不走心,咳咳,麒肆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该同情?还是该赞扬顾小姐的胆识,定力。

    ……。

    在回程的马车上,老夫人对于顾清苑为何在祁太夫人的屋里呆那么久,很是随意的询问了一句。而顾清苑也很是自然的应了一句,常嬷嬷给太夫人煎药,祁太夫人觉得闷了,就拉着她问了些京城的事儿,顾清苑无法推辞,也就把最经京城发生的某些趣事儿,讲了一些给太夫人听。

    老夫人听了点头,也就没再多问。因为,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祁太夫人和个清苑能有什么好说的。

    而回到顾家后,顾清素,顾清雅同样的好似好奇,无意的问起了和老夫人同样的问题,而顾清苑亦是把相同的答案重复了一遍,两人听后,同样一句不再多问,转身大步的走开了,神情带着一丝放松,看来对顾清苑的答案很是满意。

    顾清苑看此,淡淡一笑,若有所思,顾清雅,顾清素好像对自己答案很在意呀!就是不知道原因为何?

    疑问在顾清苑心里刚闪过,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兰芝的话马上为她解开了疑惑。

    “小姐,你不知道在你去了祁太夫人的屋子后,清素小姐,清雅小姐不多时就和那里的小姐打成了片,有意无意的问了很多关于祁家的问题,清素小姐还含蓄些,那个清雅小姐嬉笑着,直接问了起来。”

    兰芝说着,神色很是难看道:“她们自己别有目的也就算了,心里却还担心着,刚回京城身份低下怕被别人看低了,简绍自己的时候,竟然还把小姐给抬了出来,把小姐是伯爵府未来世子妃这句话,时不时的就会说出来。小姐,她们这样明显是在利用人,这样真是太可恶了。”

    闻言,顾清苑微微挑眉,不过也并没很意外,在皓月,商人的地位本就比官家的要低上很多,她们刚来京城,想要融入那些官家小姐的圈子里,自然会想着如何提升自己的身份,为自己加分了持戒者。

    打着自己的名号如此无所顾忌,滥用自己的名誉权,还是两个自己并没有太多好感的人,还真是让人心情不好,也许,自己该跟老夫人说些什么。

    “她们都打听了些什么?”顾清苑慢慢躺在软榻上,慵懒道。

    “也许是看出了祁家的财势惊人,就问起来祁家的在京城的名头,当得知祁家是第一首富的时候,那个清雅小姐的眼睛都亮了,后来,奴婢不知道她们是如何打听的,竟然打听出了祁御医,清雅小姐整个脸都亮了起来,那个眼神,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兰芝嘟着嘴巴道。

    顾清苑听了笑了起来,打趣道:“她在想什么?”

    “能想什么,还不就是想着如何成为祁家的人,坐享那万千财富。”

    这倒是挺正常的,看到那样奢华的景象,会心动是自然的,不过,顾清雅想实现怕是有一定的难度,毕竟,祁逸尘那厮可不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人,想进入祁家怕是要做很多的努力呀!

    凌云阁

    顾清雅这个时候连顾清素的黑状都顾不上说了,拉着曾氏的手,神色激动,说个不停。

    “娘,你知道吗?我今天去的那个祁家,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第一首富家。”顾清雅神色向往道:“她们家的那个装饰,摆设,每一样都价值不菲,就连她家里的丫头,穿着打扮用的料子也都是极好的,比起一般的平民百姓穿的都要好,娘,你说,她们连家里的下人,都如此的精细,他们家该多有钱呀!”

    顾清素坐在一旁,看顾清雅那赞叹不已的样子,心里暗嗤:真是俗气,鼠目寸光,祁家就算是再有钱,那也是商家,没什么太大的前途,和自己家没什么两样。

    曾氏看着女儿惊叹不已的样子,轻笑道:“看起来真的就那么了不得吗?”

    “真的,娘,女儿不骗你。以前女儿还觉得我们家也算是有钱的了,可跟人家一比,差距可真的是太大了。”

    “你这孩子,夸赞人家也不用压低我们家吧!”

    “是真的根本就没法比嘛!”

    “好,好没法比我们就不比。”曾氏看着女儿天真的小脸儿,无奈道:“对了,你们不是想知道伯爵府那个世子的事儿吗?打听到了吗?”

    曾氏的这个问题,让两个女孩一僵。

    曾氏看此,皱眉道:“怎么,你们没问吗?”

    “是女儿不是,担心问的太多,会引起她们异样的心里,所以就…。”

    “姐姐,什么怕引起人家的猜测,我看你根本就是忘了吧!”顾清雅好笑道。

    “那妹妹你呢?你为何也没问。”

    “我是忘记了呀!”顾清雅纯真道:“姐姐忘记了,就忘记了,下次再打探就好了,娘又不会怪罪我们,你又何必说那些瞎话呢?姐姐这样可是不好,欺瞒长辈,这可是不孝哟!”

    顾清雅的话,让清素的脸色微僵,特别是看到曾氏看着自己微皱的眉头,眼里透着不喜,心里恼火的不行,可脸上却还是努力的维持着淡笑,道:“妹妹你想多了,我确实是担心外面那些人,听到我们打探伯爵福,会觉得我们是不规矩的人,所有就犹豫了,才会…。”

    “好了,素儿你不用说了,无论是忘记了,还是觉得不合适,我这个做母亲的都能理解你们,所有,这件事就不要说了,就如雅儿说的,下次再打探就好了,不必急于一时妃常邪恶—拐个儿子去诱夫最新章节。”曾氏淡淡道。

    然而,曾氏话里那明显偏向顾清雅的语意,让顾清素心里冷笑,顾清雅的眼里满是得意。

    祁家

    太夫人看着祁逸尘,看着他无法掩饰的那抹失落,叹了口气道:“尘儿,今天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吧!”

    “是,祖奶奶,孙儿都听到了。”

    在顾清苑和祁太夫人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祁逸尘早就在这个屋里的某一处待着了,继而,顾清苑和太夫人之间的对话,他都听到了,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可亲耳听到后,心里还是会感到抽痛。

    “哎!是我祁家没那个福气,没能先抓住那个孩子。”

    “是呀!晚了一步。”祁逸尘眼神恍然,如果当时他早一步去顾家提亲的话,结果是不是就完全不同了呢!

    祁太夫人看着孙儿失望的样子,心里也觉得很是难过,可这个时候不是想那些儿女之事的时候,有些事儿逼那个更重要,太夫人正色道:“尘儿,你对顾小姐说的那些话,有什么看法。”

    “一阵见血,句句珠玑,祁家繁盛已久,避其风头势在必行。”

    “是,也许那样祁家才会走的更久。”

    祁逸尘点头,“特别是最近几年,祁家风头太旺了,孙儿看既然要退其隐后,那,祁家也该出点血,推出几个人来了。”

    “嗯!祖奶奶会看着办的,就先让那些风头过剩的吃点苦头吧!也算是,为祁家做些贡献。”

    晚间,顾清苑静静的躺在软榻上,以往这个时间,顾清苑早就睡了,可今日她却没有,她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来,有些自己觉得不可能的事儿,也许已经存在了,那也代表着,自己想要脱身,要花费更多的精力了。

    如果那个人不来,那可真的是求之不得了,毕竟…。

    顾清苑正想着,身后熟悉且强大的威势感传来,心,既时沉了下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傲世狂妃文/夏天微雨

    庶妹杀害她亲儿,要太子砍掉她的腿,放火烧死她,只为夺她手上的太子妃之位

    冷宫里,她咬碎一口银牙,发下血誓:如有来生,绝不与人为善。

    重生,名门嫡女归来,这一世她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亲爹嫡母听信谣言,就让他们在疯人塔里过一生。

    想掌权金库钥匙,姨母买凶杀她,她出高价反杀姨母。

    庶妹凶残狠毒没人性,砍她手脚做成人棍。

    想坐下来喝口茶,哪知竟有人上门提亲。

    来的还是上一世砍她腿的太子,她笑冤家路窄。

    想出恶气,她逼于无奈与神秘莫测的“狐狸”王爷联手。

    强强联手,太子完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