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22章 说法

嫡女风华 第122章 说法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凌菲,消息确定吗?”

    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祁逸尘心里怕很不舒服吧!

    “小姐,不会有错。舒殢殩獍”凌菲说着顿了一下,道:“是麒首领查探出,告诉奴婢的。”

    闻言,顾清苑明了,看来伯爵府已经先她们一步得到消息,连结果都查出来了,“你家主子可有说什么?”既然出头了,一定也下达了什么指示吧!

    “主子说,这件事他会看着办,让小姐不要插手。”

    “哦!挺好!”

    “还有…。”

    “还有什么?”

    “主子说…。”凌菲说着慢慢的低头,低声道:“主子说,让小姐你…。你安分些。”

    闻声,顾清苑脸色扭曲了一下,喵的!现在这个男人是毫不掩饰他的霸道,全面介入了。

    凌菲见自己说完,没听到小姐说话,继而,忽然看,顾清苑猛然站了起来,看此,凌菲心里一惊,急道:“小姐,你去哪里?”

    看凌菲紧张的样子,顾清苑顿住脚步,挑眉,“你以为我要去哪里?”

    “那个,小姐你冷静一下,主子他也是…。”

    “你以为我去找夏侯玦弈算账?”

    “呃…。”细看,凌菲看顾请好像没有生气。

    “你想太多了,你家主子愿意接手,我乐得轻松,这种不用花钱,费力,就有人替你挡麻烦的好事儿,我傻了才会去阻止。”

    闻言,凌菲松了口气,随即有些疑惑,那小姐这心急火燎的样子,“小姐那你是要…。”

    “昨天晚上没睡好,现在麻烦转手,我去睡会儿去,等到吃饭的时候再叫我,唔…。好困!还有,把暗卫都叫回来吧!活既然有人干了,他们就不要费那个力气了,正好休息一下。顺便,替我谢谢你那个主子。”

    “是,小姐…。”凌菲怔忪的应了一声,看着顾清苑豪放的伸了个懒腰,悠哉的往内间走去,嘴巴歪了一下,深深感概:小姐她真的很难懂呀!有时对主子看起来是全面的戒备,可,现在看来又全部的接受了,难懂,难懂呀!

    伯爵府

    “主子,顾小姐身边的暗卫全部撤了,看来顾小姐是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主子了。”麒肆禀报道。

    闻言,夏侯玦弈拿着笔的手顿了一下,挑眉,那个丫头真的老实了?夏侯玦弈直觉的不怎么相信。

    “主子,现在如何处置?”

    “搜集的全部消息,都给祁逸尘送去,散播消息的人,关押上位!”

    “是,主子。”

    夏侯玦弈令出,麒肆随即明了主子的用意,眼里闪过精光,看来这次憋闷的人要轮到祁逸尘了,每次顾小姐有什么事儿,祁逸尘就把矛头指向主子,虽然,是有主子是有一部分原因,可祁逸尘一个外人,那袒护,不容的样子,还真是让人不爽的很呀!

    而这次立场换了,自己倒是想看看这些祁大公子会如何应对,收场,给出什么样的交代来。

    刘家

    “娘,你说的是真的吗?太夫人她选中的人是顾清苑?”刘可儿不能接受,亦无法相信道。

    “这哪里会有假,太夫人的态度你不是都看的明明白白的吗?”

    “不,不可能的,那个顾小姐她已经跟伯爵府定亲了,太夫人怎么可能会选中她,绝对不可能的。”刘可儿脸色难看,神情激动道:“就算是太夫人只和顾清苑接触过,这也不代表什么,那只是意外,是太夫人她身体正好不舒服了,所以,才会那样的,绝对不是因为选中了她。”

    “你就别天真了,太夫人那把年纪,都快活成精了,她既然请人过来,怎么会那么巧合的就不舒服了。当然了,你也许会觉得她年纪大了,没什么不可能的,可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她会连大夫都不让请吗?还有,那么不舒服的话,怎么可能留顾清苑在屋里说那么久的话。”

    刘夫人说着冷笑道:“人不舒服,不想着让你姑姑扶她,让我们这个亲家扶她,却指明让那个姓顾的送她,这分明就是别有打算,是故意的。”

    “不会的,太夫人她怎么会挑选一个已经定亲的女子给表哥,这不可能!她难道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对表哥的侮辱吗?”刘可人愤然道:“不过,就算娘你都猜对了,太夫人选中了顾清苑。可,表哥他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他绝不会要一个曾经定过亲,已经算的上不贞的女人做他的妻子的。”

    “不可能?我看不一定吧!”刘氏听了刘可儿的话,莫测道:“也许,你表哥不但不嫌弃,还巴不得娶人家做妻子呢?”

    “娘…。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表哥他怎么会同意,这样的毫无根据,抹黑表哥的话,怎这样随意胡说。”刘可儿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神色满是恼火,在她的心里祁逸尘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是谁也比不了的额,她不能忍受任何人如此的污蔑,看低,诋毁于他。

    “可儿,你不用如此激动,也不要把你那个表哥想的太了不得了。”刘氏看着女儿那维护的样子,沉声道:“再说了,我这话可不是胡说的。”

    “娘,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刘可人敏感的感到什么,急道。

    “还记得从你表哥庄子被出来的丫头吗?”

    听言,刘可儿顿了一下,细想片刻,道:“就是前几个月,娘外出带回府的那个丫头吗?那个丫头是从表哥的山庄出来的?”

    “是。”

    “不过,那个丫头她真的在表哥的庄上做过事吗?”刘可儿有些怀疑道:“表哥庄子上的丫头,小厮,可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都在庄子上待了好几年了,表哥又不经常去庄上,只要他们做好分内的事儿,无大错,表哥应该不会计较的,那她怎么会忽然被赶出来?她到底做错什么事儿了触怒了表哥?”

    “她没做错事儿,只是说错了话而已。”“说错了话?她说了什么?”

    “说了顾清苑的闲话,被你表哥听到了,所以就被赶出来了。”

    “什么?”刘可人惊疑不定,“娘,你是在骗我吧女配的悠然重生全文阅读!那个丫头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提起顾清苑?”

    “她可不是无缘无故的提到,你还记得前几个月,李相爷受伤在你表哥庄上养伤的事儿吗?”

    刘可儿点头,她当然记得,李相在朝堂的地位不一般,那个时候他忽然受伤的事儿,在皓月可是闹的沸沸扬扬的。而那个时候京里很多高门之人都想着去探望一下,想着,借此能给李相说上几句话,试着看能不能搭上关系。

    刘家也是其中的一员,那个时候探病的礼品都准备好了,刘可儿自己也是相当的期待,不过,她当然不是想着巴结李相,而是想着能见见祁逸尘,但可惜的是,李家闭门谢客,就连祁逸尘的山庄也是大门紧闭,言明,不想被打搅,为此,很多人都是大失所望,刘可儿更是失望的不行。

    “可是,娘,这和李相怎么会扯上关系呢?”刘可儿不解。

    “李相和顾清苑是什么关系?”

    闻言,刘可儿一惊,随即了然,“娘,你是说在李相受伤的那几天,顾清苑也在。”

    “不错!”

    “她为什么在哪里?”

    “李相是为了救顾清苑受伤的,她在哪里伺候。”

    “鬼话!李相受伤,李家有的是人,再加上丫头,婆子,小厮,多的是照顾的人,她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大家小姐在哪里能伺候什么,完全是骗人的鬼话!是借口!她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刘可儿咬牙,恼火道,其实心里已经认定了,顾清苑是为了接近祁逸尘才会才那么做的,恼恨,真是不检点的贱人。

    “可儿,你不要管人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论人家是真的伺候,还是只是借口,反正,人家成功的让你那个表哥对她上心了,这点儿可是比你强多了。”刘夫人言辞犀利,带着一丝气恼,毫不留情道:“可你呢?在你表哥眼皮底下晃了十几年,对他的事儿比对谁的都上心,结果呢?人家根本连看都未看过你一眼,这只能说明你没本事儿。”

    刘夫人如刀似箭,不留一丝颜面的言辞,让刘可儿脸色瞬间灰白,眼里瞬时聚满泪珠,眼里隐闪过狠厉,不知道是为李夫人的话不留情,还是为祁逸尘的不在意?顾清苑的别有目的?

    刘夫人看着女儿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没有一丝的心软,沉声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让你对你表哥不要太上心了,也不要计较什么情呀!爱呀的!那些是虚的,也都是无用的。”

    “让你好好亲近你姑姑,找机会接近你表哥,无论用什么办法,先稳稳的把你祁逸尘抓住,坐上你少夫人的位置再说,可你呢?偏要在哪里顾忌这,顾忌那的,就是不愿意动手。结果呢?等来等去,盼来盼去,人家心里有人了,那就更没你什么事儿了。”

    刘夫人说着,心里的火气也上来了,戾声道:“都是因为你的不争气,放不下那不值钱的矜持,祁家那泼天的富贵马上就要落入人家的手里,跟我们再也没关系了,当然,你那个宝贝表哥,也跟你没关系了,这下你满意了。”

    “你胡说,表哥不会喜欢那个女人的,这都是你的猜测而已,那都是假的,假的。”刘可儿泪眼婆娑,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情绪有些失控道。

    “假的?我看可是真的不得了,如果祁逸尘没那个心,心里不在意的话。为何就那么容不得一个丫头说顾家个女人一句不说,哼!男人就是如此,没有好处,没什么想头,他们才不会平白的去出那个力,讨那个好。”

    刘夫人脸上全是讽刺,话里也带着一丝粗蛮道:“你可是他的表妹,你在他面前装可怜,被人欺负,怎么没见你表哥维护你一句,这个时候就不要在这里自欺欺人了。”

    刘夫人一席话落,刘可人浑身都在发抖,是气,是恼,是羞,你惊,手指甲狠狠的刺进手心里,咬牙道:“是,我是没用,可那又如何,只要我愿意,我还是有机会成为表哥的妻子,而那个女人就算表哥真的喜欢她又如何,她现在已经定亲了,她跟表哥已经完全没可能了,没可能…乐为仙全文阅读。”

    “那可不一定,所谓男人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如果你表哥真的有心,祁太夫人那个老妖婆也同意,凭着祁家的财势,想争的一个的女人,可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不,伯爵府一定不会同意的,京城里那些人都知道夏侯世在对那个女人在乎的不行,连世子妃才能戴的八尾凤钗都给那个女人了,所以,夏侯世子绝对不会松手的,表哥和她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刘可儿分不清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明明该真心的渴望夏侯世子是真的在意那个女人,那样她才有机会和祁逸尘在一起,可心里却又忍不住的极度的嫉妒着,京城里两个可望而不及的男人,竟然都喜欢那个女人,而她,却卑微的一个都求不到,这太不公平,也太伤人了。

    “哼!这话别说的那么早,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是个人没有不喜欢钱的,只要祁家舍得,伯爵府一定会退亲的。”刘夫人很是自信道。

    “所以,我劝你这个是就不要再想着什么情爱的,趁着现在还有机会,还是先想想如何抓住你表哥再说吧!至于其他的以后在计较也不迟。”刘夫人很是苦口婆心心道:“如果你现在还犹豫的话,那,等到那个女人退婚,进门,你可就只有做妾的份了。”

    闻言,刘可儿一震,可想起祁逸尘的秉性,刘可儿犹豫了,如果表哥知道自己算计他,他一定会厌弃自己的,一辈子都不会喜欢自己,那…。

    刘夫人看自己说了那么多,女儿还在犹豫不决,恼火!看来她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既然如此…。刘夫人忽然起身,冷声道:“想不想知道你那个表哥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

    刘可儿闻言,猛然抬头,什么意思?

    “既然你非要听到才甘心,那就跟我去祁家一趟吧!”

    顾家

    午饭过后,曾氏刚打算小憩一会儿,就看到这几天都在外面跑事儿的顾挺远忽然回来了,而且,神色一反往日的郁结,心情看起来好的不得了,简直可以用春风满面,心潮澎湃来形容,曾氏看了不由的好奇,老爷多少年没露出这样心气风发的表情了。

    曾氏带着笑容,疾步迎过去,笑道:“老爷,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哈哈哈,好事儿,大好事儿呀!”顾挺远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大笑道。

    “什么事儿让老爷如此开怀?”曾氏是真的有些吃惊了,好奇道:“老爷,能说给妾身听听,让妾身也高兴一下不?”

    “走,去内室说。”

    “哦!好。”顾挺远如此谨慎的样子,让曾氏意外。

    走入内室,顾挺远把伺候的丫头全部打发了,在憎死惊疑不定的眼神中,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顾挺远话出,曾氏脸色遂然大变,惊呼出声,随即意识到什么,赶紧压低声音,激动道:“老爷,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个事儿他们真的愿意管吗?老爷,这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他们说了,只要我有证据,他们就会管的。”顾挺远同样激动道。

    曾氏闻言,不由的喜极而泣,“那可真的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老爷,如果他们真的会管,那,老爷十几年受到冤屈可就终于得以洗脱了。”

    “是,我终于洗脱了,而有些人我也定要他付出代价弃妃当宠。”顾挺远说着,喜色褪去转而是阴沉刺骨的恨意。

    “是,自然要他付出代价。”曾氏附和,说完,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有些疑惑道:“不过,老爷他们当时不是死活都不管的吗?现在怎么突然改口了呢?”曾氏说着忽然有些不安,急道:“老爷,这会不会是个套,是那个人在后面推动的,想引我们入套?老爷,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可是要谨慎些,要不然…。”

    看曾氏担忧的样子,顾挺远轻拍她的手,安抚道:“你别担心,别急,你说的那些我会想不到吗?为夫都打探过了,确定无疑才会告诉你的。”

    “真的吗?真的没问题吗?可他们忽然改变,我还是有些不安。”曾氏忐忑道。

    “你放心。”顾挺远听了莫测一笑,很是坚定道:“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老爷,为何如此肯定?”曾氏看顾挺远心有成竹的样子,不解道。

    “因为,他们让我见了一个人。”

    “谁?”

    顾挺远手指上面,附耳一句。

    曾氏大惊,随即大喜。

    看曾氏明白,顾挺远很是痛快道:“所以,那些人才会改口接下此事儿,他们也不得不接下。”

    “老爷,他真的会帮我们吗?为什么呢?我们从来没跟他接触拉过,他怎么胡无缘无故的帮我们呢?”

    “官场上的事儿,谁能说的好,也许人家看那人不顺眼了了,想弄倒他了。”

    曾氏点头,喜笑颜开,道:“老爷等那个人倒了,我们的好日子可就算是真正的来了。”

    “是!等着吧!不会太久的,到时候我们也一定会在这京城挣得一席之地的,再也不用看他人的脸色过日子。”

    “嗯!妾身相信老爷,老爷一定能做到的。”曾氏敬仰的看着顾挺远。

    看着曾氏的眼神,顾挺远的身体忽然热了起来,猛然伸手拥住曾氏。

    曾氏面上一惊,心里却是一喜,双手欲迎还拒的推着顾挺远,娇嗔道:“老爷,老爷,现在是白天,这…。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可,那不是在自己府里嘛!可这里……”

    “这里就是自己的府里…。”

    “老爷…。”

    “早晚的是我们的…。”

    话音渐渐隐没在原始的情海里。

    守在外面的丫头,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脸色平淡,眼里却闪过不耻。

    祁家

    翡暇阁

    刘氏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首的刘夫人和刘可儿,淡淡道:“今日怎么也过来了?”

    “呵呵,昨日我看妹妹脸色不是很好,心里担忧,可儿也是放下不下,说一定要来看看妹妹才能安下心,所以我们就过来了。”刘夫人说着,把手里的盒子放在刘氏的眼前,献媚道:“这里是补药,给妹妹补身体。”

    刘氏轻轻的憋了一眼,淡淡道:“嗯重生时尚女王!嫂嫂,可儿有心了。”

    “妹妹说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嘛!”刘夫人笑道。

    刘氏听了淡淡一笑,没说话,转而看了一眼从来到现在都一言不发,神不守舍的刘可儿一眼,皱眉道:“可儿,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可是那里不舒服吗?”

    刘氏问完,刘可儿却完全没反应,神色惶然。

    刘夫人看此,赶紧推了刘可儿一下,轻斥道:“可人,你在想什么呢?你姑姑问你话呢?没听到吗?”刘夫人看刘可儿不明所以,神色怔忪的样子,对着刘氏,感叹道:“这孩子昨日担心妹妹,一夜没怎么睡,一大早起来脸色就不是很好看。”

    刘可儿这个也已缓过神来,顺着刘夫人的话,努力扬起一抹笑意,怯怯道:“让姑姑挂心了,我没事儿,就是昨天没休息好。”

    刘氏听了点了点头,平淡道:“你现在还小一定要照顾好…。”

    刘氏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丫头神色不定,疾步走了进来,不到刘氏询问,就率先禀报道:“夫人,尘少爷来了…。”

    丫头这话出,屋里的三人据是一震,刘氏手里的杯子遂然落地,怔然,尘儿来了。

    刘夫人眼里闪过精光,刘可儿激动又惶然不安。

    祁太夫人院

    常嬷嬷疾步走到佛堂,看着正对着佛香,闭目念经的太夫人,神色担忧道:“太夫人,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

    “尘少爷回来了,去了三夫人的院子。”

    闻言,老夫人眼睛豁然睁开,眉头皱了起来,逸尘已经好几年不再踏入他母亲的院子了,怎么突然会…。

    “发生什么事儿了?”

    “是关于今日凌晨那个传言的。”

    常嬷嬷这话出,太夫人遂然想明了什么,沉声道:“那个事是刘氏做的?”

    常嬷嬷听了点头,禀报道:“我们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不过,尘少爷好像已经查到了,所以…。”

    听言,太夫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里闪过戾气,冷声道:“去,把尘儿还有刘氏给我叫过来。”

    “是,太夫人。”常嬷嬷领命,立马退出。

    常嬷嬷离开,太夫人猛然放下手里的佛珠脸色阴冷,刘氏你如此不知分寸,那就别怪我这老婆子不客气。

    翡暇阁

    听到祁逸尘过来,刘氏本满含惊喜,可在看到祁逸尘那阴沉的脸色,冰冷的眼神,脸上的喜色褪去。

    祁逸尘走进屋内,扫过屋里的几人,再看过的很是悠然享受的刘氏,自己的母亲,冷冷声道:“今日的那个传言,是你找人做的对吧?”

    祁逸尘的问题,让刘氏神色僵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淡漠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有,这是你对自己母亲说话的态度吗?”

    看着祁逸尘那越发俊美的面容,刘可儿的眼里闪过痴迷,情不自禁的唤道:“表哥…。”

    然儿,这个时候每个人心情都不佳,她那声情深意长,情意绵绵的深情呼唤,却没人主意,她那痴情无限的心里,更没人能体会的到。

    刘氏的断然否认,让祁逸尘面色冷峻,冷声道:“你这是不承认了?”

    “我什么都没做,也没什么需要承认的不朽真魔。”刘氏同样冷硬的回应道。

    祁逸尘听了眼里闪过失望,悲凉,愤慨,最后化为一抹冰冷的笑容,不再多说,伸手从袖带里拿出几张纸张,还有几个发簪,丢在刘氏的眼前,冷声道:“也许,看到这些东西你会想起些什么!”

    刘氏狠狠的瞪了祁逸尘一眼,这个不孝子,这就是他对自己这个母亲的态度吗?

    “怎么?不看看吗?那里可是有您老东西。”

    闻声,刘氏低头扫过眼前的东西,当看到那几支发簪,还有纸张上面写得东西后,脸色遂然大变,变得十分的难看,猛然抬头,“这些你是哪里得来的?你谁给你的?”刘氏说着顿了一下,咬牙道:“还是你自己在调查什么?”

    刘氏的反应无需多问,已经证明了一切,祁逸尘大怒,猛然拿起手边杯子,遂然砸在地上,怒不可歇道:“你这个祁家的夫人,在家老老实实地享受你富贵,过着你想要的那高高在上的生活,不好吗?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儿,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为何要那么做?”

    那个女子帮了自家,可自己这个所谓的母亲,却无知的去散播谣言,让她难做…。真是不可理喻。

    祁逸尘忽然的举动,让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刘氏更加的恼火,怒道:“祁逸尘你太放肆了,竟然在我这个母亲的面前摔东西,你这是做给谁看,你是在吓唬我,还是在威胁我。”

    “吓唬?威胁?哼!如果那些事儿真的造成什么伤害的话,我不介意那么做。”

    祁逸尘决然的话语,让刘氏心口猛然一抽,脸色骤变,是惊,是怒,是不不敢置信,“祁逸尘你……”深吸口气,抚上心口,刘氏震怒,“祁逸尘我是你的母亲,你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这话从母亲的嘴里说出,还真是够讽刺的,当初,母亲那么对儿子的时候可曾想过,会被老天谴责,遭遇报应!”祁逸尘脸色冷硬,话语亦是毫不留情。

    这话出,刘氏一窒,神色怔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现在这样是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还是要为那个顾大小姐讨个说法,是要我这个母亲向谁认罪吗?”

    刘可儿本听的云里雾里的,可刘氏这话她却听明白了,表哥发那么大的火气,是因为那个女子,是因为顾清苑,母亲没有说错,表哥他真的在乎那个女人,他,喜欢她。刘可儿确定,明了,心里瞬时盈满不甘,嫉恨!

    “你觉得呢?敢说自己问心无愧吗?”祁逸尘讽刺道。

    “是,在你的事儿上我不敢说问心无愧,可那个顾小姐呢?她就真的那么无辜吗?”

    刘氏不屑道:“不错,我是派人出去说了些什么,可那些是谣言吗?那都是事实,明明是她在庄上勾引了你,转头却又和伯爵府定了亲,那样不三不四的女子,太夫人她竟然想给你讨来做媳妇?哼!真是可笑的很。”

    “太夫人年纪大了,有的时候糊涂,你呢?你也被美色迷了眼睛吗?什么样的货色都要,我为你着想,你竟然还对我发火,真是不识好歹,那样不检点的女人,如果你真的娶了他,你会成为京城的笑柄的…。”

    “住口…。”

    “祁夫人如此诋毁本世子的世子妃,可是要给本世子可说法的。”

    两个男声几乎同时起,一个怒不可歇,一个风轻云淡却满含冷意。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