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23章 脱光了也不怕

嫡女风华 第123章 脱光了也不怕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老夫人听到祁太夫人身边的常嬷嬷求见自己,本就很是意外,现在听了常嬷嬷的话,更是疑惑,惊讶道:“太夫人要见清苑?”

    “是,顾老夫人纵剑天下全文阅读。”常嬷嬷脸上带着微笑,恭顺且规矩,沉稳道:“太夫人要离京了,想见见顾小姐。”

    “离京?”顾老夫人听言惊骇,惊疑不定道:“太夫人都那么大的奶年纪了,怎么会突然想着要离开呢?这…。这是要去哪里呀?”

    “顾老夫人也知道,我们太夫人修佛十几年了,而前日,太夫人和顾小姐聊天,听顾小姐说起京城的趣事,还有那热闹的景象,让太夫人忽然感悟颇多,很多年都没看透的东西,一夕之间都放下了,心情也是豁然开朗,也就萌生了去外面看一眼的念头。”

    “清苑这孩子,她就是小孩子心性,不知轻重在浑说。”老夫人听了轻斥了一句,继而劝解道:“嬷嬷,太夫人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这走动可是不方便呀!…。”

    “老夫人莫误会,这并不是顾小姐的原因,其实,太夫人早就想去外面看看山山水水,游走一番了,可惜,因为放心不下家里的大大小小,所以也就耽搁至今,现在都想通了,也能放下了,也就想着趁着现在身体还行的时候,想去看看,不想留下什么遗憾,所以……”常嬷嬷说着,话里带着一丝伤感。

    老夫人也是上了年纪了人了,听到这话心里也是莫名的伤感,神色暮然有些复杂,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是呀!女人本就不易,一辈子都在这宅院里关着,根本就没什么出去的机会,现在,太夫能放下想出去看看,也是好事儿。”

    “是,顾老夫人说的是。”

    “齐嬷嬷,你却把清苑叫来。”

    “是,老夫人。”齐嬷嬷领命刚欲离开,常嬷嬷上前一步,恭敬请示道:“老夫人如果可以的话,老奴想随着一起过去,那样也就不必让顾小姐多来走动受累了。”

    齐嬷嬷闻言愣了一下,这位常嬷嬷怎么感觉好像很急的样子,是她自己的错觉吗?想此,齐嬷嬷看了一眼老夫人,只见老夫人好像也有些怔忪,不过还是应下了。

    聘来院

    顾清苑听了齐嬷嬷的话,看了一眼常嬷嬷,眉头轻佻,嘴角溢出一丝淡笑,事情到底发展到了那一步了?竟然如此着急的要自己出面,而自己介入到底是祁家要求的,还有某人特意的?

    齐嬷嬷说完,顾清苑颔首,听从老夫人的指示,带上灵符菲,跟着常嬷嬷出府往祁家而去。

    坐在马车上,顾清苑本以为常嬷嬷会对自己透漏些什么,或者,传达太夫人的某些希望,可让她意外的是,常嬷嬷守礼的坐车厢外面,静静的一言不发,这让顾清苑也多少明了,看来祁太夫人对于祁逸尘母亲那一举动,心里也很是不喜吧!

    还有夏侯玦弈那厮,不是说让自己和祁逸尘最好不好再有丝毫的牵扯吗?为何现在又默认自己去祁家了呢?疑惑刚起,顾清苑猛然闪过亮光,瞬间明了。继而,忽然觉得好笑,男人自己果然不懂,呵呵!

    车厢外的常嬷嬷,虽面色平静可心里却和顾清苑有着同样的疑惑,这位顾大小姐那么聪明的人,难道就没察觉到一丝的异样吗?本想,如果她感到什么异常,会向自己打探些什么,可没想到她竟然什么也不问,这让常嬷嬷很是为难,来的时候太夫人特意交代你,让自己什么都不许说,如果是别的事情,常嬷嬷自然完全听从太夫人的指示,可,现在这事儿关系到尘少爷,如果处理不好,尘少爷心里一定很难过,常嬷嬷不忍,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心里万分纠结。

    祁家

    夏侯玦弈神色淡漠的坐在主位上,看着立于眼前,脸色冷硬,桃花眼满是冷意的祁逸尘,嘴角溢出一丝淡笑,异境而处,感觉不坏,“祁公子心情不好吗?”

    “看来,夏侯世子的心情很好(西幻)随风散去!”

    “嗯!尚可!”

    夏侯玦弈的话,让祁逸尘眼里闪过阴冷,这个男人,他就那么想看那个女子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刘氏站在一旁,最先开始看到夏侯玦弈那股惊惧,已经消褪不少,特别在夏侯玦弈开口让那个女子来做决断的时候,心里更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一个闺阁小姐,又对尘儿存着异心,她能对自己如何,心绪定下,抬头看着自家儿子和人家对持的样子,眼里闪过冷笑。

    几年没接触,自己这个儿子在太夫人的教育下,真的是越发的不成器了,为了一个女子竟然对上伯爵府,他真是愚笨的可以。

    刘可儿偷偷的看了一眼夏侯玦弈,又看了看祁逸尘,使劲儿的扯动手里的帕子,心里恼恨,自己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哪里好的,竟然引得两个男人都对她上了心,真是太可恶了。

    刘夫人这个时候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在夏侯世子的跟前,她一个小小的商家夫人,那是没资格坐的,而这时心里也隐隐的开始后悔,早知道夏侯世子竟然会找来,她就不该来!

    而听夏侯世子刚才的口气,是明显的维护顾家那个丫头,一副为她讨回公道的态度,这让刘夫人的心立时提的高高的,这事儿!多少有她的影子,如果等一下都说破了,如果夏侯世子追究起来,她一定会吃不兜着走,想着,刘夫人的心里开始慌乱,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要不趁着现在一切还没说透,自己先离开,刘夫人念起,抬脚上前,僵硬一笑,刚欲说开口,就听到脚步声想起。

    屋里几人同时回头,看到走进来的老人,刘夫人脸色一变,刘氏面色僵硬,刘可儿畏惧,夏侯玦弈微微抬眸,脸色淡然,祁逸尘疾步迎过去搀扶,眼里闪过歉疚,轻声道:“祖奶奶你怎么来了?”

    太夫人拍了拍祁逸尘的手,脸色祥和,微笑道:“我听丫头说夏侯世子过府了,就过来看看。”太夫人说着走入屋内,看着坐在主位上,那个从骨子里渗出的高贵,优雅,气势惊人的年轻男子,眼神微缩,慢慢走近,俯身,“小民见过夏侯世子。”

    “太夫人请起。”夏侯玦弈抬手。

    “多谢世子。”

    “太夫人请坐。”

    “是。”太夫人坐下,抬首,恭敬道:“世子这次过来可有什么吩咐?”

    “无,只是听到一些闲话过来看看。”夏侯玦弈风轻云淡道。

    夏侯玦弈说的明了,太夫人也完全不装糊涂,直接了当道:“可是顾小姐的事儿。”

    太夫人的坦而不讳,让屋里几个人的脸色多少有些变化,只有夏侯玦弈神色依旧淡然,安之若素,波澜不起,只是淡淡道:“是本世子的世子妃。”

    夏侯玦弈这句话出,太夫人的神色微微一变,心里蓦然明了,夏侯世子特意的强调,看来,他听到的应该不止是那些瞎话,还有明了其他某些事实吧!比如自己想让那丫头给逸尘做媳妇的事儿!

    看着夏侯玦弈那强势不容回避的态度,太夫人对于顾清苑那句:她死,祁家灭,逸尘伤的结论。有了不同的解悟,如果自己当时真的贸然去求那道圣旨的话,有这个男人在,祁家一定会灭,逸尘也一定逃不过一劫,可她,却不一定会有事儿!

    因为,这个男人在,她头上那片天就不会塌!不过,那个丫头能说出那样的话,想来,有些事儿她还不是很明了吧!比如,她在这个男人心里的地位。

    顾家

    老夫人看着从聘来院回来的齐嬷嬷,道:“清苑去了吗?”

    “是,大小姐已经去了年少轻狂的小子。”齐嬷嬷回禀道。

    老夫人听了点头,静默片刻,开口道:“齐嬷嬷我怎么老觉得,祁太夫人忽然叫清苑过去怪怪的。”

    “老夫人,是觉得那里不对劲儿吗?”

    “说不好,总感觉绝对不如常嬷嬷说的那么单纯。”

    “老夫人你是觉得常嬷嬷在说谎?”

    “祁太夫人会离京这这样话,应该不是谎言,因为她撒这样一下子就被看穿的谎言,没有什么意义,我是觉得,太夫人离京前,竟然想见清苑有些奇怪。”

    “老夫人的意思是,太夫人绝对不是单纯的想看看大小姐这么简单,是有别的什么目的?”齐嬷嬷惊疑不定道。

    “也许,因为按照常理说,太夫人也才见过清苑一次,说话也是第一次,就算是顾清苑很得她的心,让她很喜欢,可只是一次单纯的接触,也绝对不会让太夫人对清苑产生什么情义才是吧!而且,太夫人昨日才见过清苑,就算是她要离开也不会马上就走吧!总会准备些时日吧!可为何会那么急要见清苑呢?”

    “老夫人说的也是,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太夫人是为了什么才会要见小姐呢?”齐嬷嬷以后不解道。

    齐嬷嬷的话,让老夫人沉默了一下,而后,抬手,看着屋里伺候的丫头,面无表情道:“这里没什么需要伺候的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老夫人。”丫头领命,恭敬俯身,转身退下。

    下人退去,老夫人看着齐嬷嬷低声道:“在去祁家的那天,你可有听到什么奇怪的话。”

    闻言,齐嬷嬷怔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眼里染上不可思议,看着老夫人有些惶然道:“老奴那天是无意中听到了些话,说:祁太夫人当天待客,其实是为祁御医挑选正室夫人。”

    “是吗?你也听到了。”

    “碰巧听到了一点儿,不过,大小姐她已经定亲了,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儿,太夫人她就是在看中大小姐,也不可能会选择大小姐吧!奴婢想太夫人那个时候也许是碰巧了人不舒服,大小姐扶她进去也是个巧合吧!”

    “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祁太夫人的态度…。”让老夫人不由的多想,虽然祁太夫人喜爱清苑,老夫人心里很高兴,可如果因为这件事儿闹出什么误解,影响到清苑和伯爵府的亲事可就不好了,最重要的是,那天去的有几个女孩子,祁太夫人怎么就看中清苑了呢?

    老夫人眼里的那么担忧,齐嬷嬷看的分明,心里也明白为何,心中亦是复杂,祁太夫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如果她喜欢的是顾家其他小姐,老夫人一定欢喜的不行,祁家的富贵,祁御医的出众,能和祁家联姻那可是很多人所求的好事儿,老夫人自然也不例外,可,偏偏那个人是大小姐,那可就真的太让人遗言了,错失祁家这么好的人家。

    静默片刻,老夫人忽而开口道:“齐嬷嬷你觉得家里的那个孩子和大小姐最像。”

    老夫人忽然的问话,让齐嬷嬷一愣,有些不明白,“老夫人你指的是……外貌亦或是秉性?”

    “性格!”

    “三小姐太过安静了,和大小姐不是很像,而清素小姐比起大小姐又少了那份活泼,至于,清雅小姐的话可能因为年纪比大小姐小,活泼有余可就是在气势上…。有些不敌大小姐。”齐嬷嬷说完忐忑的看了老夫人一眼,“老夫人赎罪,老奴逾越了。”

    “无碍枕边游戏一军商贵妻。”老夫人平和道:“你说的不错,顾家的这几个女孩各有特点,可要说完全相同还真是没有,而清苑无论气势,容貌,秉性在这几个孩子里都是最出色的,这也难怪祁夫人会看中清苑了。”

    老夫人这话落,齐嬷嬷有瞬间的恍然,不由想起一年前时的大小姐,想着那时候的大小姐。如果那个时候,谁说老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评价大小姐,打死齐嬷嬷她也不相信,可现在老夫人说了且一点儿也没夸张,大小姐现在无论那方面都是极好的,哎!如果大小姐的模样还是和以前一样丝毫无差,她真的要怀疑,大小姐被人给掉包了,看着现在这个淡然,优雅,慧黠的女子,齐嬷嬷时常有种换一个人的感觉。

    就在齐嬷嬷感叹不已的时候,老夫人再次开口道:“不过,虽然清苑是极好的,但是,其他的几个孩子也都不错。”

    “是,老夫人说的不错,三位小姐无论才貌,举止,秉性那也是无可挑剔的。”齐嬷嬷赶紧附和道,说完心里猛然闪过什么,一惊,老夫人她不会是想…。念起,老夫人声音传来。

    “所以,我想着,既然祁太夫人喜欢清苑,可遗憾我家清苑已经定亲了,那,也许该让她看看我们家其他的孩子。”

    果然如此吗?老夫人她还是放不下祁家那滔天的富贵,想让其中一个小姐进入祁家!齐嬷嬷心里惊骇不已,可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只是,顺着接应道:“可,祁太夫人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怕是…。”

    “说是要离开京城了,可祁家太夫人那么大年纪了,要准备的东西肯定不少,怎么也会在京城再停留一段日子的。”

    “老夫人说的是,不过,祁太夫人年纪大了,是不可能出来的,那,就只有让几位小姐找机会去祁家了,不过,现在不年不节的,就是去,用什么名头合适呢?”

    “不需要什么年,节的,祁太夫人不是喜爱清苑嘛!那,就让清苑在太夫人离开前多去看看见她吧!怎么也不能让她带过遗憾不是。”

    齐嬷嬷听了点头,心中却不知该说什么,老夫人这是利用大小姐为其他的几个小姐牵线了吗?不对,明白的说也只是单单为清素,清雅两位小姐牵线而已,而三小姐只是庶女,祁家虽然是商家,可却绝非一般的商家,祁逸尘的身份也是不一般,所以,怎么也不会要一个庶女做正妻的,所以也就清素,清雅两位小姐有那个资格而已,老夫人的打算果然好,不过,就是不知道是否能如意,而大小姐知道这个事,会是什么心情呢?

    “齐嬷嬷,你去把二夫人给我叫过来。”

    “是,老夫人。”

    老夫人这是打算给二夫人透信儿了,是要行动了吗?

    祁家

    顾清苑在齐嬷嬷的带领下,走入繁花似锦的院子,欣赏的看了一眼,漂亮!

    继续,走入装饰富贵,奢华的屋子,赞叹的看了一眼,享受!

    继而,抬眸,看着屋子里面色各异的几人,低调垂眸,开始!

    “清苑见过夏侯世子,见过太夫人。”顾清苑俯身请安,而后起身,微微颔首:“祁夫人,祁公子,刘夫人,刘小姐。”

    夏侯玦弈身份在那里,太夫人年纪,辈分在那里,需屈膝行礼。而,刘氏,刘夫人虽是长辈,可在身份上,顾清苑是官家小姐他她们是商家夫人,按道理一个是官一个是民,顾清苑无需给她们行礼。至于祁逸尘,刘可人年纪相当,辈分相同,亦是无需屈膝行礼了。

    顾清苑丝毫没做错什么,可看在刘氏眼里却是完全不同了,在她的眼中,顾清苑不给她行礼那完全是嚣张的表现,是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更确定,这样无礼的女子怎么也不能要来做媳妇,现在都敢不把她放在眼中,那,等到成婚了她还不得骑到她的头上去呀我的美女俏公主最新章节!儿子已经如此了,媳妇如果再如此,自己还不得憋屈死呀!刘氏想着看顾清苑的眼里满是无法掩饰的不喜,厌恶。

    虽然进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在看自己,可其中一束眼神真是太过犀利,意念太深,引得顾清苑很是好奇,顺着目光看去是刘氏,不过,在看到刘氏的那个眼神,顾清苑不由挑眉,这表情?挑起事端的貌似是她吧!冤枉的好像是自己吧!为何现在她却用讨债似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心理?什么剧情?难道,她是想看,苦情女不敢计较苦,苦求富豪夫人那狗血的戏码吗?啧啧,如果是那样,那她可能要失望了,还在哭不出来!来的时候没带泪腺,辣椒水也没带。

    “丫头来了,来坐。”太夫人看到顾清苑很是亲近,慈爱道。

    “是,多谢太夫人。”顾清苑收回视线,对太夫人微笑,悠然坐下。

    看顾清苑坐下,刘氏心里更恼,自己站着,她竟然敢坐着,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刘氏那异样的眼神顾清苑看到了,太夫人更是早就注意到了,眼里闪过冷意,看来她的安逸日子真的是过的太久了,已经有些不知所谓了,也许,趁着这次就让她吃些苦头,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那副规矩,温和,知礼的模样,不由想起她面对自己时那张牙舞爪的模样,继而果断转头。

    看着顾清苑那淡然的模样,祁逸尘的眼里满是复杂。

    刘可儿狠狠的扯动手里的帕子,清楚的看到自从顾清苑进来,表哥看着她时那复杂的眼神,明显的就是心存异样,看着心里恼恨,再看顾清苑那花容月貌的面容,窈窕纤细的身姿,还有那优雅的举止,心里更是不舒服。

    刘夫人看到顾清苑就一个结果,果然长了一副狐媚样,是比自己的女儿要出色,怪不得引得夏侯世子还有祁逸尘的动心了。

    喵的!如果顾清苑知道刘夫人对她的定位,一定会打呼不服,丫的!她明明就是一个萝莉样好不好!哪里就是狐媚了!虽然狐媚也是一种美,可听着就是没萝莉好听,不为别的,就是听着年纪比萝莉大!

    顾清苑坐下,太夫人看着一旁的刘夫人还有刘可人,平和却不容反驳,质疑道:“刘夫人,可儿,今日家里有事儿,不便留你们下来,所以,有什么事儿的话,请你们改日再来商谈吧!”

    “是,是,太夫人言重了,晚辈也没什么事儿。打搅了,我们现在就走。”刘夫人赶紧应道。

    “嗯!常嬷嬷替我送刘夫人,可儿出府。”

    “是,太夫人。”

    “不必麻烦,不必麻烦,我们知道路,自己走,你忙,你忙。”刘夫人赶紧道,这个时候让她离开她可真是巴不得呢!刘夫人说着抬脚就往外走,却看身边的女儿竟然一动不动,怔怔的看着顾清苑,不想离开的样子。

    刘可儿那个样子,刘夫人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心里暗恼,自己这个女儿真是笨的可以,现在哪里是探究的时候呀!留下来可是要有麻烦的,想着,刘夫人顾不得其他,粗蛮的拉起刘可儿就往外走去,刘可儿防备不及,脚步踉跄不稳,心里不甘心却毫无办法的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刘夫人那逃也似的摸样,让太夫人的眼里闪过冷意,转头看着刘氏的心里冷笑,刘氏和她这个嫂嫂在计算什么,自己可是清楚的很。

    屋里没有外人了,祁太夫人也不逃避,开门见山道:“夏侯世子,顾大小姐这次的事儿,是我祁家的不是,是我这个老婆子家妄想,逾越了,而顾小姐的那个传言,亦是我这个孙媳妇太过出格了,给顾小姐造成了困扰,我老婆子很抱歉。所以,夏侯世子,顾大小姐想如何发落,处置,我祁家都接受,也绝无异意军门女枭,黑道之王最新章节。”

    祁太夫人的一席话,让顾清苑侧目,祁太夫人果然够魄力,也够精明,也是!所有的事儿都是清清楚楚的了,这个时候再狡辩,躲避,试图逃脱,那才是愚蠢的做法。

    然而,刘氏却完全不这么想,她恼火的很,太夫人她那样根本就是在针对自己,她那么大年纪了谁都会拿她如何,说的倒是好听,有骨气,可最后倒霉也只有自己而已。

    夏侯玦弈听了,淡淡道:“既然是祁夫人做的,那就说说原因吧!”

    “民妇没什么要说的,单凭世子处置!”刘氏这话说的很软,可那个表情却是完全相反呀!明显的带着情绪,那是不服,不忿!

    “是吗?这么说是承认了,很好。”夏侯玦博弈说着,转头看了一眼,低着头在那里装老实的顾清苑,清冷道:“顾清苑,你来处置。”

    早就知道这厮打的是这个主意,丫的!让自己来处置,除了想看自己的态度,亦是让自己和祁逸尘不再牵扯的一个契机吧!真是腹黑。

    夏侯玦弈的话,让祁逸尘的眼里闪过冷笑,手亦紧紧的握了起来,夏侯玦弈这就是你打的算盘吧!让自己和那个女子有了间隙,让她不想再接触自己,这就是你最后想要的结果吧!

    顾清苑抬头,看了一眼屋里的几个人,夏侯玦弈平淡,祁逸尘隐忍,祁太夫人一如开始的平和,刘氏,眼睛在冒火。

    看此,顾清苑淡淡一笑,“回世爷的话,臣女一个侍郎府小姐,怕是没那个资格下达什么处置的命令吧!”好像没人会执行吧!

    “是侍郎府小姐,也是本世子未来的世子妃子,你有那个资格。”

    闻言,顾清苑挑眉,什么意思!他是要让自己用世子妃的身份来吗?貌似世子妃的身份是有那个权力处置一个妇人,喵的!有身份她奶奶就是威风,可惜,这个时候用世子妃的身份,有些可笑。

    顾清苑忽然的沉默,落在几个人眼里,感受各有不同,夏侯玦弈眼神暗沉,以为她是顾忌祁逸尘心里不忍。而祁逸尘亦是感到她因为自己正在为难,眼里划过愧疚,而祁太夫人却很理解,这个时候让顾清苑使用世子妃的身份,她犹豫了,是觉得不合适吧!呵呵,真是个冷清的丫头,如果是别的女子如此肯定她的身份,又被夏侯世子亲口赋予权力,就算有顾忌也一定会喜上眉梢吧!可这个丫头倒是冷静的可怕。

    “顾清苑,没什么要说的吗?”夏侯玦弈还是那副清冷的模样,可身后的麒肆却敏感的感到,主子在不高兴。

    刘氏看着顾清苑冷笑,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子敢如何处置她,哼!傍她那个机会,就怕她没那个胆子…。刘氏的眼里的不屑未出,顾清苑开口,说出话的,让刘氏瞬间僵在哪里!

    “我对皓月的律法不懂,不过,既然祁夫人承认了,那就一切就交给官府处置吧!”

    顾清苑这话出,夏侯玦弈莫名一笑,神色不明。

    祁逸尘桃花眼里闪过苦笑。

    祁太夫人倒是眼睛一亮,刚欲说开口,那边刘氏就忍不住率先开火,恼火夹带讥讽的声音传来。

    “祁逸尘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你可都看清楚了吧!她对你可是一点儿情谊都没有,我是你的母亲,不过也就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可她竟然就敢如此毫不留情的对我,如此无情无义的女人,你竟然还护着她,真是太可笑了。”

    刘氏愤慨的话落,顾清苑挑眉,这,又一个极品母亲?还是,一个用心良苦的母亲?

    听她这话,像是为了不让她的儿子落入自己这个坏女人的手里,才去做那样的事儿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不过,她有没有想过,这话在夏侯玦弈的面前说,有些不合适呢!就算夏侯玦弈对自己没什么感情,可自己也是他的未婚妻。她这样说,可是对一个男子颜面,自尊的挑衅呀!她倒霉,自己可能也会跟着被贴上不检点的标签呀!祁逸尘这位母亲…。是真性情?还是无知?不予平说。

    夏侯玦弈眼里划过冷笑,那个装腔作势的丫头倒是好心,可惜,人家不领那个情。

    祁太夫人看着刘氏神色冷硬,不知死活!

    “母亲,这就是你要说的吗?”祁逸尘脸色冷的可怕,极致的控制,甚至让的表情有些扭曲。

    “怎么?我说错了吗?还是我哪里胡言了,那个女人…。”

    “闭嘴!”

    祁逸尘沉怒,满含戾气的眼神,让刘氏一怔,随即满腹的委屈,自己这个母亲以前是对不起他,可这次她明明就是为了他好,为何他却如此的对待自己?为了那个冷血无情的女人,他这个表情…。

    刘氏眼里盈出泪珠,不敢置信,无法接受道:“祁逸尘你现在为了她,是要弑母吗?”刘氏指着顾清苑,悲戚道:“她真的就那么好?”

    “这与你无关。”祁逸尘冷声道。

    “与我无关,与我无关,我是你母亲!”刘氏吼道:“而那个女人她什么都不是,你对她再有情义也是白费,人家根本一点儿都不在乎,要不然,怎么会把我这个母亲往牢里送。”

    刘氏这番话,不由让顾清苑抚额,这理论貌似自己无法理解!继而抬头,疑惑道:“祁夫人,我不该把你送往官府,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哼!祁逸尘对你有情有义,如果你有一丝良心,就不会如此对待他的母亲。”刘氏这句理所当然的话,让顾清苑眼里闪过冷笑,缓缓起身,看着刘氏,淡漠道:“你的意思是说,要用你儿子的功,抵你这次的过?”

    “怎么?不该吗?”

    “也许吧!不过,我比较好奇,这次你做的是小事,用你儿子的功抵了,那下次的呢?如果你杀了人,人家索命,你是否也会用你儿子去抵呢?”

    顾清苑话落,刘氏脸色猛然僵住,祁逸尘桃花眼里闪过悲凉,继而垂下眼帘,转头不再看刘氏,这一变化,让顾清苑微愣,继而骤然响起,当初在庄子上时,祁逸尘提起母亲的那隐恨的表情,心里遂然一顿,眼神微眯,心里冰冷!又一个极品吗?呵呵,想想自己的人缘好像真的不是很好,前世的父亲,今世的母亲,让她对那些无心的父母,完全无法心存一丝好感。“祁夫人,你口口声声为了你儿子好,为你儿子着想,那我冒昧的问一句,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吗?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吗?”

    “这轮不到你来管…。”刘氏恼羞道。

    “是,是我冒然了。”顾清苑面无表情道:“子孙孝顺长辈,长辈福泽萌荫子孙,祁夫人看来你要体会的还有很多。”

    “你在教训我。”

    “我没那个兴致。”顾清苑冷然道:“不过,祁夫人诋毁本小姐之事,既然认了,那就改付出相应的代价,而本小姐这里没有拿儿子攻低过的规矩,所以,凌菲。”

    “是,小姐。”

    顾清苑话话落,凌菲乍现然出手,刘氏惊怒之时,未来及反抗,只感眼前一花,人已不能动弹僵在哪里。

    虽然早就想到凌菲绝对会武功,可那凌厉的伸手,还是让顾清苑略惊了一下。

    “小姐。”凌菲站定,等候顾清苑下一步指示欢喜冤家:乌龙俏保镖最新章节。

    “既然祁夫人不想去大牢,本小姐就网开一面,送你去别的地方…。”顾清苑看刘氏愤恨的眼神,微微一笑,在凌菲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凌菲闻言,神色微变,不过马上了然,点头正色道:“小姐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嗯!去吧!”

    “是,小姐。”

    凌菲领命,揽过刘氏眨眼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回程马车上

    夏侯玦弈看坐在自己对面,神色悠然的女子,想起祁夫人的态度,心里开始不舒服,沉声道:“知道祁逸尘的母亲对他不好,你不高兴了。”

    “嗯!有点儿。”

    “怎么?感觉你和祁逸尘同病相怜了。”声音里满是寒意。

    “我还同仇敌忾呢!”顾清苑白了他一眼,无力道:“夏侯玦弈差不多就行了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好幼稚。”

    “幼…。幼稚。”夏侯玦弈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沉声道:“顾清苑,本世子说过,你少在本世子的跟前耍心眼,你以为你说把祁逸尘的母亲送去官府,本世子就会高兴了。”

    “如果护着你怕是更不高兴吧!你还真难伺候,设计来算计去,结果气着了你自己,真不知道这么忙活是为那般!”顾清苑摇头,道。

    “顾清苑…。”

    “我在,不用叫那么声。”顾清苑看夏侯玦弈脸色阴沉,明显是在生气的样子,不由好奇,这厮不会连骂人的话都没学过吧!每次生气就会叫自己的名字,用气势吓唬自己,开始的时候还真是挺唬人的,可次数多了,丫的!整个就是一个没牙的老虎!吐槽着,顾清苑忽然想到什么,眼里闪过钱字符号。

    脸上那不以为然的表情立即转为恭敬,献媚,眉眼弯弯道:“世子爷,今日你好像准许臣女使用世子妃的权力了,对吧!”

    心里不高兴,不该搭话的,可看到顾清苑那眉眼弯弯的样子,夏侯玦弈没忍住,“所以呢?”

    “嘻嘻,既然可以使用世子妃的特权了,那,你是不是也可以把世子妃的月银给我呀!”

    顾清苑这话落,夏侯玦弈气到极点倒是气笑了,“可以。”

    “真的?”

    “既然世子妃该有的你都有了,那,你是不是也该履行一下世子妃的义务了。”

    夏侯玦弈这话出,顾清苑眼里清楚的感到钱带着翅膀飞了,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果断的承认,好吧!他赢了!

    “当我没说。”

    “哼!这个时候倒是胆子倒是小了。”夏侯玦弈冷笑道。

    “是,我胆子小,世子爷你胆子大,你脱光了也不怕。”顾清苑白了他一眼,回了她一句,说完,顾清苑骄傲了一把,自己果然有才,无意中就做了一首打油诗!这句话果断经典了,看夏侯世子又黑下去的脸色,顾清苑坚决给这首打油诗打一百二十分。

    “本世子脱了你看?”

    “看。”

    “顾清苑…。你个…。”

    “什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