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1章 事发,顾长远入狱

嫡女风华 第131章 事发,顾长远入狱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家

    李翼神色压抑,眉头紧皱,看着眼前淡然的少女,眼里闪过愧色,担忧道:“清儿,你一个人外公实在是不放心,还是让你舅舅跟你一起吧!”

    李谨这次这么巧合的出公差,李翼和顾清苑都知道,那是夏侯玦弈在后面推动的,要不然,李娇要离京还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由头,所以,李谨是真的肩负着皇命的,耽误,延迟一个弄不好那是会被皇上责罚的,也会令夏侯玦弈难做。

    所以,李谨不可能跟着她们一起慢悠悠的赶路,那,所有的事儿就全部搁到顾清苑的身上了,这可不是一个简单,轻松的任务,这点李翼明了,顾清苑亦是明了,所以,李翼才会这么担心。

    顾清苑听了摇头,轻笑道:“外公,舅舅这次是出公差,跟我们一起出了京就好不用全程都陪着,母亲身体不好,我们行程很慢,说不定还会滞留一个地方几天,舅舅跟着我们太耽误时间了,什么事儿都做不了。而且,我身边有外公的暗卫,还有夏侯玦弈的人,不会有事儿的,放心吧外公。”李翼看着被李娇忽视,漠视甚至是仇视却依然为李娇的病费心费力的女孩,李翼心里很是沉重,亦是惭愧,沉重道:“清儿,你母亲的事儿,拖累你了。”

    “外公,父母子女之间那里会有谁拖累谁的说法呢!必系的好有坏,付出的多与少,那里能算的那么清楚,又能说的明白呢!只要母亲这次能好,能让外公安心,过程就已经不重要了。”顾清苑淡然道。

    “嗯!”李翼点头,神色却依然很沉重,李娇到底是为何病的,虽然顾清苑在瞒着,可李翼多少已经知道些了,明了顾清苑怕他担忧,也只是故作一无所知而已,不过,他比较意外的是,夏侯玦弈竟然会医术,而且,还愿意出手医治李娇,这…。想来都是清儿的原因吧!如此,来看的话,夏侯玦弈难道真的已经对清儿上心了吗?

    李娇的事儿定下后,静默了一会儿,顾清苑抬眸,看着李翼正色道:“外公,对于皇子妃的位置你怎么看?”

    闻言,李翼眼神微缩,清儿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起这个,“清儿,你的意思是……”

    “孙女听说,皇后准备给二皇子务测皇子妃。”

    李翼听此,心里一紧,眼里闪过精光,“那个人很可能是李雪?”

    “机率很大。”

    李翼听了静默片刻,开口道:“皇子妃的位置,你表姐怕是不适合呀!”李翼说完,看顾清苑眼里闪过笑意,李翼看着不由感叹:清儿这孩子有的时候通透的有些超出了她的那个年龄。

    皇子妃在很多人的眼里,那都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它代表了权势,地位,身份,可很多人却想不到那些浮华背后的危机,厮杀,女儿家嫁人还是找个安稳的人家比较好,皇宫那个地方太复杂了,还是不要沾染的好,不过,清儿能告诉他这件事儿,李翼心里很高兴。

    关于顾清苑,近段日子李翼也多少看出来了,她并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热心的人,相反很多时候还有些冷清。而李娇的病她会插手,很多时候李翼都都感觉,那不是因为李娇是她的母亲,而是因为自己这个外公,她才会去管的。而现在她能透露这么一件儿给自己,李翼很是欣慰,当然也许清儿如此并不单纯的只是为了李雪,可这也足够了。

    李翼眼里的那抹欣慰,落入顾清苑的眼里不由的有些汗颜。

    顾清苑之所以会把这件事告诉李翼,其实,并不那么热忱的是为了李雪好,只是想到了一个食物链关系,二皇子因为悠然公主的事儿仇视自己这是肯定的,如果李雪成了二皇子的皇子妃,那在不经意间,李雪就和自己站在了对立面,而李雪又是外公的孙女,丫的!这要是搞什么暗斗的话,就真的有些纠结了。

    李翼又对着顾清苑叮咛的了句,顾清苑认真的听着,直到李翼感到没什么遗漏了,顾清苑才起身离开。

    顾家

    李娇离京的事儿确定了,晚上曾氏把这件事儿给顾挺远说了,顾挺远没什么感觉,但是,当曾氏间接的问道,“老爷,如果老夫人请她帮忙掌管中馈的话,妾身是否该应下呢?”

    闻言,顾挺远的眼睛亮了一下,郑重表示,“母亲有命,你这个做媳妇的自当遵从,这有什么好问的。”

    曾氏听了犹豫,担心道:“可是,妾身担心有人说妾身不安分,想接机夺大嫂的权,那时妾身可真的就难以说清了。”

    “浑说什么呢?你那是为母亲分忧,难道你想看母亲受累吗?就因为你那些个小心思,让母亲累病了,岂不是更大的罪过,你说,是你的颜面重要,还是母亲的身体重要。”顾挺远义正言辞,慷慨陈词的训斥一番,看曾氏面露惭愧,才缓声道:“再说了,你那里就是夺大嫂的权了,你这只是暂时的,等大嫂回来你就交还给她了,到时那里还会有人说什么。”

    “是,老爷说的是,是妾身想太多了。”曾氏吁了口气,继而敬仰的看着顾挺远,“还是老爷想的细致,妾身目光太短浅了。”

    曾氏那敬仰的目光,让顾挺远很是满意,大大的满足了他大男人的心里,看着曾氏连眼神都柔和了下来,“所以呀!看问题不要只看眼前,要往长远看,这段日子你什么都不要想,帮母亲管理好家里才是正事儿。”

    “是,妾身知道了,谨遵老爷吩咐。”曾氏看着顾挺远眼里满是信赖。

    这么多年来,顾挺远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喜欢什么曾氏可是一清二楚的,也许因为早年的事儿,让顾挺远看过太多鄙视,轻视,蔑视,嘲讽的目光,那是他心底的伤,也是不愿提起的忌讳,同时也最看不得别人用那样的眼神看他,相反,他最喜欢的就是崇敬,信赖,服从,只要能做到这几样,顾挺远绝对会高兴,而这也是曾氏和顾挺远成亲十几年,却依然被顾挺远宠爱的原因,能抓住丈夫的心,这也算是曾氏的一种本领吧!

    两天后

    李家那边李谨亲自过来,告诉老夫人准备妥当明日就可以出发了,老夫人听了点头应着,又说了些客套话,当着李谨的面让人把李娇叫来。细心的交代了很多路上需要注意的事儿。还仔细的吩咐高嬷嬷把李娇的药都给带齐了,千万莫遗漏了。如果不是李谨,顾清苑拦着,说凌菲可以照应,老夫人甚至都想让给李娇看病的大夫随行了。

    老夫人这番做派,看的李娇眼里满是冷笑,心里更是不屑,真是可笑,平日里对这个媳妇是不闻不问的,想在当着自己娘家人的面,倒是又当起了好人,真是虚伪的让人恶心,如果她不是夫君的母亲,谁要在这里听她虚假的言语,看她作态的表演,早就拂袖而去了。

    李娇那个表情,老自然看到了,心里冒火,这个媳妇有的时候真是白痴,愚昧的可以,没有一处是让人喜欢的,如果不是看着李谨,顾清苑的面上,自己早就对她不客气了,那里还容她在这里嚣张,没大没小的,看的人厌烦。

    李谨听着,应着,道谢着,也敏感的感觉到了某种异样,继而,也没再多待,说了些感谢的话就起身离开了,老夫人脸色也淡了下来,一句不再多说,让李娇回她自己的院子去了,单独留下了顾清苑。

    “清儿,祖母多派几个丫头,婆子跟着你母亲去就好,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再说了,你父亲过几日可能也就赶过去了,还有李家的人守着,你母亲那里多的是人伺候。她不会有什么事儿的,倒是你,一个女孩子家外出实在是不方便,祖母也不放心呀!”老夫人很是担忧道。

    顾清苑听了柔声道:“祖母,父亲公务在身不能跟着去,而孙女却没什么事儿,如果也不跟着照应一二,只让舅舅一个人担着,有些说不过去,孙女担心……”

    顾清苑说着有些欲言又止,可老夫人却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担心外人会说顾家对李娇太不在意了,如果李娇的身体好,还说的过去,可她身体差是京城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儿,如果没一个人跟着的话,难免会有别样议论的声音出现,而这也是老夫人犹豫的地方。

    本来李家的安排,还有李娇离开与否,老夫人并不在意,甚至觉得李娇离家一段日子也很不错,省的她听到她的名字就心烦,听到她病了更是闹心,可现在却要顾清苑护着去,老夫人的心里很是不满意了,有些怪李家折腾了。现在顾清苑的身份不一般,如果出了什么事儿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呀!

    顾清苑对于老夫人万分不想让自己去的想法,心里清楚知道原因为何!无外乎就是担心出什么事儿,自己这个世子妃做不成了,顾家的损失就大了。

    心里明了,脸上却带着感动,宽慰道:“祖母,你放心吧!孙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如果可以等父亲去了,孙女就回来。”

    老夫人听了,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就那么办吧!”说着顿了一下,意味深长道:“记得,有什么事儿的话一定要先顾着自己,知道吗?”

    “先顾自己”老夫人这句话,听着让人感动,可对李娇而言可真是够冷漠的。

    顾清苑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懵懂,郑重点头,“是,祖母。”

    老夫人看着摇头,这个孩子虽然聪明可经历的还是太少了,有的时候难免单纯,不知道人心险恶呀!(傻,单纯,老夫人你真是高看顾清苑了呀!

    晚上时分,李娇和顾清苑明日出发的事儿,算是最后定了下来,有人欢喜!有人忧!喜的自然的顾挺远他们一家,而忧的不是别人,就是顾长远。

    书房里,顾长远眉头紧皱,眼里隐隐的有些压抑的暴躁,这件事儿顾长远直觉的感到不对劲儿。

    凭着李翼对李娇身体的忧心,他怎么会容许李娇来回奔波去那边远的地方,可当他把自己的忧虑对李谨说后,李谨只是沉重的表示,这是李翼的意思,他希望李娇能走动一下,一生过的不会太遗憾,拘束,这好似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最无奈,也是最后能做的事般,让顾长远有些无言以对。无法坚持反对。

    因为,如果说什么要让李娇非要留下来的理由,还真是没有。当然除了真实的情况,可那个他却不能说出来。

    想此,顾长远脸色阴沉,李娇的身体情况,根本就无法离开自己的身边,如若不然,她身体的异样一定会清楚的展现在李谨的面前,引起他们的怀疑。

    可事情在李翼那里已经没有回还的余地了,本以为凭着李娇对自己的依赖,她也是舍不得离开自己那么久的,可没想到,他再次错估了,李娇竟然答应了,还很兴奋的样子,就连自己哄劝,表现不舍,李娇也就是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坚定的表示,她想去。这让顾长远意外,如果不是李娇看自己的眼神一如既往,顾长远还真的以为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现在事情的发展,让顾长远有种无法完全无法掌控的感觉,让他束手无策,如果不是知道李谨出京是背负皇命的话,顾长远绝对会认为这一切都是他们计划好的,可现在,仍然让他感觉有谁在推动着这一切,是谁,到底是谁在跟自己作对。

    顾长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挺远身后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阻挠自己查探顾挺远的那个人,他到底是谁?为何要帮着顾挺远对付自己?

    现在顾挺远就像是暗处的狼,随时准备咬自己一口,而李娇的病如果在这个时候被李翼看出异样的话,对自己是绝对的雪上加霜,万分不利。可离京的事儿自己已经无法阻止了,所能做的,也只有在李娇发病前自己赶过去了。

    多年未有这种无力的感觉了,让顾长远一时很难平复心里那股抑郁。

    第二天

    听过顾家每个人关心,担心,贴心,诸多废话之后,顾清苑和李娇在他们的深情的眼神中坐上马车,缓缓离开了京城。

    伯爵府

    “主子,顾小姐离开了。”影卫对着刚从宫里回来的夏侯玦弈禀报道。

    闻言,夏侯玦弈点头,继而吩咐,道:“派人暗中跟着。”

    “是,主子。”

    “下去吧!”

    “是!”

    影卫离开,夏侯玦弈静静的在窗户边上的软榻上坐下,想起那个刁钻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心里亦是莫名的放松,好像跟那个女子在一起的时候,喜怒都会不受自己的控制,可在过后,却感觉很有趣,很新奇,原来人和人还可以那么相处,虽然那个可恶的丫头很多时候牙尖嘴利的气死人,也只有在用得到自己的时候,才会出现。

    是个令人憋屈的事儿,可因为那份新奇,夏侯玦弈感到并不是那么难以容忍,继而包容了那份儿放肆。想着,夏侯玦弈狭长的眸中满是柔色,却不自知。

    不过,手边的事儿也该尽快安排一下了赶过去了,要不然,那个大胆的丫头,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世子爷你这是有气管炎的潜质吗?)

    三天后,让李谨打掩护,顾清苑不着痕迹的隐匿行踪,改变方向去了一个极度隐秘的山庄。

    进入山庄前,顾清苑本以为会和秘庄一样是个如铁桶般,低调,沉闷的地方,可当进入后,里面的景色,果断的闪瞎了顾清苑的眼,假山,流水,亭台,楼阁,百花,绿树,丫的!绝对的豪宅呀!真心的奢华呀!

    “凌菲,你主子竟然还有那样的情调,搞这么一个漂亮的庄子出来,真是想不到呀!”闷骚的男人!

    听着顾清苑怪怪的语调,凌菲轻笑道:“因为这里风景好,又安静,所以,主子时常会过来放松一下。”

    “是个放松的好地方。”顾清苑很是赞同,也绝对是个金屋藏娇的绝佳之处呀!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风景,露出一个放松的笑意,感受着片刻的宁静,安逸时,高嬷嬷疾步走来,“小姐,夫人请你过去。”

    闻言,顾清苑抬眸,皱眉,“母亲没歇息吗?”李娇可是在车上一直叫嚷着不舒服,还以为她下了车后,就休息了呢!

    高嬷嬷摇头,“夫人下车感觉精神好多了,想见小姐…。”说着顿了一下道:“夫人应该是想问给她看病的事儿。”

    看来李娇是真的挺心急的呀!彼清苑起身,“走吧!”

    “是,小姐。”

    走进李娇的房里,李娇正半靠在软榻上吃点心,脸色不是很好,可精神却还不错,看到顾清苑过来,放下手里的点心,开门见山道:“大夫呢?在那里?”

    “母亲稍安,大夫还未到,想来……”

    顾清苑的话还未说完,李娇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很是不喜道:“你是怎么办事儿的,不是说什么都妥当了,马上就可以给我医治吗?怎么我来了大夫却还没到。”说着,忽然怀疑道:“顾清苑,你叫我来这里不会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吧!还有,这个庄子是谁的,为何一个主人都看不到,你却可以在这里自由的出入,顾清苑,是不是在计划什么?”

    李娇说完,顾清苑觉得好笑,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她又很敏感,对此,顾清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母亲,你想太多了,你来这里是外公和舅舅提出的,而不是我,还有,这个庄子就是那个大夫的,来之前我们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了,所以我们才可以在和这里自由的出入,而那位大夫因为有事儿外出了,还没回来。所以我们要等一下,母亲也正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大夫回来马上就可以为你医治了。”顾清苑不温不火道。

    李娇听顾清苑提到李翼和李谨,眼里怀疑的神色褪去,却还是有些疑惑道:“一个大夫竟然有这么好的庄子?”

    “因为他医术好,挣了不少的钱,所以才能有这么好的庄子吧!”顾清苑理所当然道。

    “是吗?医术这么好?他叫什么?”

    “我只是听说他是隐世的高人,具体名讳还真不是很清楚。”

    “你什么都不清楚,却还让我来,你可真是够上心的。”李娇讽刺道。

    “母亲,他的医术好就行,其他的并不重要,不是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确定他的医术好?”

    “夫人,大夫可是相爷,舅老爷,还有小姐确定后才让他给你看病的,小姐看重的是他的医术,其他那些并不重要,只要他能医好夫人的病,他叫什么有什么关系呢!”高嬷嬷在一帮看李娇如此纠缠,叹了口气,适时的接应道。

    “高嬷嬷你真的确定他能治好我的病吗?能让我为老爷再生个孩儿出来,你真的可以肯定吗?”李娇褪去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心里,变得有些不安道。

    “夫人,一定可以的,你放宽心吧!”高嬷嬷眼里闪过苦涩,无奈的保证道,那哄骗小孩子的做法,让顾清苑在一边看得很是无力,同样为李娇如此积极医病,其目的,是渴求为顾长远再生个孩儿的话,感到可悲,可怜!

    安抚好李娇,静待夏侯玦弈的到来。

    顾清苑坐在鱼塘边,遥看京城,眼里漫过莫名笑意,有些事儿现在也该爆发了吧!

    顾家

    中饭过后,老夫人正准备小憩,就看到齐嬷嬷忽然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神色间是无法掩饰的惊惧,惶恐!

    老夫人看此,皱眉道:“慌慌张张的发生什么事儿了?”

    “老…。老夫人,老爷被官府的人带走了。”

    老夫人听了一震,猛然起身,看着齐嬷嬷戾声道:“你刚说什么,长远被带走了,这是什么意思?带去哪里了?”

    “老夫人,老爷被抓入大牢了。”齐嬷嬷扶着老夫人脸上满是惊忧道。

    “长远可是侍郎,是谁敢这么大胆子,把他给抓起来?”惊乱过后,老夫人沉怒道。

    “老夫人,是皇上下的命令,宗人府过来拿的人。”

    “什…。什么?”闻言,老夫人脸色瞬间灰白,惊惧不已,摇摇欲坠,眼前发黑,忍着想晕过去的感觉,慌乱道:“长远犯了什么事儿,怎么…。怎么忽然会被宗人府的人给带走呢!还…。还是皇上亲口下的命令…。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个老奴还没问到…。”

    “赶紧的,赶紧去问问…。”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齐嬷嬷应着疾步就往外走去…。却又被老夫人给叫住了。

    “等一下,等一下。”

    “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你先去一趟二夫人那里,看看二夫人,二爷在不,让他们赶紧过来一趟。”

    “是,老夫人。”

    齐嬷嬷疾步的走了出去,老夫人焦灼不已,顾长远到底做了什么事儿了?怎么会捅到皇上那里,惹得皇上亲自下令把他带走了呢!那,会不会波及到家里的人,自己会不会也跟着受罪,被责罚,甚至是…。老夫人越想越恐慌,要不要现在去李家一趟,打探一下呢?

    顾长远被抓的消息,在老夫人得知的同时,整个京城的人差不多也就都知道了。

    曾氏听说后,难掩喜色,而在外面忙活的顾挺远亦是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喜色难掩,夫妻两个心里有同一个念头,上面那个人动手了,顾长远这次死定了,顾家马上全部是他们的了。

    同时,宫里的韦贵妃亦得到顾长远入狱的消息,脸色有些难看,让人唤来二皇子南宫夜,沉声道:“夜儿,这是怎么回事?顾长远的事儿怎么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我不是让你不要暂时不要动他吗?”

    “母妃,不是儿子做的。”南宫夜神色不定道。

    “不是你?”韦贵妃皱眉,“难道是那两位大人,或者是那个顾挺远做的?”

    南宫夜听了摇头,“那两个大人本就不想参与,只不过畏惧母妃,才会听命的,他们根本不可能主动说出来,而顾挺远,儿臣一直在派人监视着他,他没什么动作,也不是他做的。”

    听言,韦贵妃眉头皱的更紧了,“知道这件事儿的也就这些人,不是我们,也不是他们,那,到底是谁做的?”当然顾清苑也是知道的,可这样的事儿,顾清苑可是遮掩还来不及,根本不可能主动去捅破它,而且,她也没那个能力捅到皇上的跟前,到底是谁呢?

    “母妃,这事儿搞成这样,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韦贵妃知道儿子指的是什么,淡漠一笑道:“能有什么影响?”

    “就是那个顾小姐她…。”

    “她会如何?那还要看伯爵府的态度,如果她还能坐稳未来世子妃的位置,本宫有的是办法把她给拉过来,如果她不能,那,她会怎么样,跟我们可就更没什么关系了。”

    南宫夜听了点头,是呀!一个人如果没了可利用的价值,那就完全不值得为她耗费丝毫的心力了。

    “皇儿,在顾长远的事儿上,该如何做你知道吧!”

    “儿子会保持沉默。”

    “不沾身是没错,不过却太过保守,被动了。”

    “母妃你的意思是…。”

    “看你父皇的态度,如果可以的话,记得帮顾长远说句话,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顾长远毕竟还和李相府,伯爵府连着关系,说句买好的话,很有必要。”

    “是,儿臣知道了。”

    顾家

    老夫人在听了顾长远的罪名后,就倒下了,神色惶然。

    买通考官,科举作弊,栽赃亲弟,品德无良,欺瞒圣上!

    这几个罪名一出,顾长远十几年的经营,奋斗不但毁之一炬,甚至连性命都保不住,最重要的是一句,欺瞒圣上,如果皇上追究起来,顾家所有的人说不定都会被祸及到。

    可这所有的人中,却不会包括顾挺远,因为他是一个受害者。

    这个时候本是顾挺远在老夫人面前表委屈,诉说冤屈,现心痛的时候,可他心里太痛快了,连一丝难过的神色也表现不出来,所以,他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曾氏,他自己躺在床上享受复仇成功的滋味。

    而曾氏在老夫人问起顾挺远时,拿着帕子按着眼角,心情沉痛的表示,老爷他太心痛了,也无法接受,说要一个人静静,他无法相信,他一直敬重的哥哥,竟然那么对待他。

    老夫人听了无言以对,神色恍惚,顾家乱作一团,丫头,婆子,小厮人人自危,三姨娘,顾允儿亦是惊惧难抑,只有四姨娘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院子,不声不响,一声不吭,很是沉默,只是丫头无意中看到她一副呆呆怔怔的样子,看此,丫头定义,被吓傻了!

    李家

    大奶奶,李雪因为顾长远被抓的事儿,心里可是痛快的不行,大奶奶为李娇成为犯官的夫人,感觉压在心里十几年的那口气,忽然之间不见了,心里舒爽的她做梦都能笑出来。

    而李雪比较期待的是,顾清苑回来后,会如何面对,还有她什么时候从世子妃的位置上下来。

    李智倒是有些担忧,事出后,马上就去见了李翼,可李翼只给了他四个字,遵从皇命!李智无奈,而李翼却在想暗卫带来清儿的那句话,父劫!母亦福!勿动!看来这事儿很可能有清儿和那个人的影子。

    山庄

    在山庄的等待的第三天,在李娇开始躁动不安的时候,夏侯玦弈终于来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