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9章 幽会?会情郎?

嫡女风华 第139章 幽会?会情郎?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聘来院

    来见顾清苑之前,三姨娘本以顾长远入狱之事儿,顾清苑在得知后,以她的聪明,通透,必也清楚这一事如果不能善了牵扯会有多大,一定也会如自己一般愁眉不展,心急如焚不已,然而,当她随着丫头走入屋里,踏入外间。

    入眼的景象,却让她有瞬间的恍惚,窗下软榻上,女子慵懒的躺在软榻上,神色竟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平淡,眼神清明,瞳眸如墨,黑白分明的双眸,看起来明明是那么清晰,明了,一看既透。可偏偏却又那么深如古井,令人无法窥探到分毫,每次看到顾清苑的这双眼睛,三姨娘就不自觉的竖立最深沉的防备,她那好似能看到你心底的双眸,每每给人以无所遁形的感觉,让人本能的感觉畏惧,忌惮,当然还有恼火。

    顾清苑看三姨娘进来后,不言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变幻不定的眼神,好似自己是外星人似的,看此,顾清苑挑眉,难道现在三姨娘不准备装扮百花,圣母,要做搜神猎鬼的高人了,想着,顾清苑暗叹:如果她真的有看透阴阳的眼睛,不知道是否能看出自己现在这个异世的灵魂来,如此,这才是大大的惊喜呀!

    顾清苑天马行空之时,三姨娘已然收敛神色,恭敬俯身,请安!彼清苑失望,玄幻的世界果然不是在这里。

    “婢妾见过大小姐。”

    “三姨娘请起。”

    “多谢大小姐。”

    “坐吧!梅香倒茶。”

    “是,小姐。”

    三姨娘欠身道谢,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三分之一的坐姿,很是规矩,梅香把茶上,三姨娘点头道谢,很是温柔,规矩且性子柔和的个性一览无遗,十分完美,顾清苑看着轻笑,三姨娘唱功非同一般,十几年如一日的扮演一个角色,这是韧性非常,忍性也强大呀!

    可是,现在顾清苑却没那个心情看她的表演,赶了一天的路,又照顾了夏侯玦弈那厮一天,活动量已经超出了她的负荷,她很累,现在只想休息,继而,开门见山,直接了当,直入主题道:“三姨娘这会儿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婢妾就是听说大小姐回来了,来看看大小姐,给大小姐请个安。”三姨娘轻笑着回应道。

    “三姨娘有心了。”顾清苑淡笑道:“三姨娘来看我,我很高兴,可是,我现在感觉很累,如果三姨娘没什么要紧之事的话,我现在恐怕无法陪三姨娘畅聊,所以…。”

    顾清苑意思很明了,有事儿就说,无事儿闪人。

    闻言,三姨娘赶紧起身,可却不是离开,只是歉疚道:“婢妾知道小姐赶了几天的路一定是累了,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惊扰大小姐你休息,可…。”三姨娘说着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柔弱道:“可是,现在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儿,婢妾实在觉得心里慌乱难抑,六神无主的很,所以止不住,有些事儿想跟大小姐说说,希望大小姐见谅。”

    对于三姨娘的话,顾清苑没有丝毫的意外,她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三姨娘那说来就来,召唤自如,得心应手的那晶莹泪珠,看着,对比,分析,这掉泪的技术真是比自己好太多了,心里研究着,脸色却很是沉重,叹气道:“三姨娘的心情我很理解,可,这么大的事儿,三姨娘就是跟我说,我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儿,可以去请示老夫人。”

    三姨娘听了眼眸微闪,随即苦笑道:“老夫人的身体最近不是太好,婢妾实在是不敢去惊扰老夫人,而且,婢妾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是否正确,所以,也不敢贸然的开口,继而,想先跟大小姐说说,替婢妾分析一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禀报老夫人。”

    嗯!理由很充分嘛!彼清苑点头,“如果三姨娘觉得这样合适,那我当然不介意听上一耳,三姨娘坐吧!”

    “是,多谢大小姐。”三姨娘破涕而笑,感激的看着顾清苑,好似顾清苑能听她说话,是多大的恩德一样。

    看此,顾清苑赞叹,这白花般无害的角色,三姨娘演的真的很好,那敬仰的眼神让你感到很有成就感,且不知觉的就放松了对她的戒心。

    “想来有些事儿大小姐也多少已经知道了,老爷在夫人和大小姐离开的第三天就忽然被宗人的府的人带走了,而且,好像还是皇上的命令,而在那之后,老夫人就病倒了,家里也乱成一团,连个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而,在这个时候,二夫人就站了出来,主动的担起了管家的职责。说来,二夫人她真是个很厉害的人,家里在她的管理下没几日就变得井井有条的,下人们对她很是信服,就连老夫人也夸赞二夫人很有掌家的才能。”

    三姨娘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顾清苑的神色,见她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眼里闪过精光,继续道:“只是,二夫人她刚回到京城,有很多地方还有不了解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老夫人怕二夫人累着了,所有,就让婢妾帮着二夫人一起管家。”

    说着,三姨娘面露愧色,苦笑道:“可大小姐你也知道,婢妾这样的出身,从来就没学过,也从来没接触过中馈,对于如何管家的事儿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呀!很多时候也就是跟在二夫人的身后而已,二夫人吩咐事儿,婢妾不懂,只有附和,凡事也没参与的余地。”说着垂泪,“大小姐,婢妾虽然是个妾室可也是大房的人,然而惭愧的是,婢妾是个不争气的,这些日子来没给大房挣到什么光,还尽是给大房丢脸了。”

    顾清苑听到这里,已然知道三姨娘想要做什么了,心里冷笑,却神色不动,宽容的劝慰道:“如果是为了此事儿的话,三姨娘完全不用自责,中馈之事,说难也难,可说容易它也简单,你现在不熟悉,可只要跟着学上一段日子,慢慢就什么都明白了,而且,祖母既然让你跟着一起管家,那就是相信你觉得能做好,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不要辜负祖母对你的期望。”

    “老夫人相信婢妾,大小姐看的起婢妾,婢妾感激,受宠若惊,心里也不停的鞭策自己一定要做好,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让老夫人和大小姐失望…。”三姨娘动人的宣誓刚起,话锋马上陡然一转,“可是,大小姐这中馈之事,它要的不是力气,要的是短文识字还有算账的能力,字虽然婢妾认的几个,可账目上的事,婢妾是丝毫不懂呀!婢妾真的是有心无力呀!”

    “所以,三姨娘你的意思是…。”

    顾清苑的话出,三姨娘忽然起身,猛然在顾清苑的面前跪下,温和,柔弱的面容褪去,显出一种决然,豁出一切的果断,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转变,看的梅香,兰芝吓了一跳,面带惊讶,不知道三姨娘这是要干什么?

    然而,顾清苑却是平静的很,只是微微起身,上前,靠近,看着三姨娘,嘴角甚至溢出一丝趣味的笑意,“三姨娘这是作何?”

    顾清苑的反应,让三姨娘眉心一跳,心思极快的翻转起来,忽然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来,可是,不来自己又没有其他的更好的办法,而且,这事儿真的是为了大房这边好,就算不能成事儿,说出来也不见得都是坏处,向此,三姨娘心思定,郑重道:“大小姐,婢妾觉得你来掌家更合适。”

    三姨娘话出,梅香,兰芝一愣,随即眼里闪过亮色。

    顾清苑脸上的笑意更浓,可眼里却没有一丝的笑意,眼眸如冰,无痕,清淡如雾气,只有那慑人的冷意倾泻而出,让三姨娘心里一紧。

    “三姨娘觉得我更适合掌家的理由是什么呢?”

    “大小姐,如果你觉得婢妾说的不对,就当是婢妾胡言…。”顾清苑如此,三姨娘已经确定她看出了自己真正的用意,心惊的同时,也觉得顾清苑有些太过短目,只看眼前不做长久打算。

    三姨娘的眼里的惊色,不甘落入顾清苑眼里,摇头轻笑,懒神的靠近软榻上,“我又没说什么,三姨娘何必惊慌,起来吧!慢慢说!”

    顾清苑这变脸的速度,饶是三姨娘忍功不凡也不免咬牙,轻轻的深吸了口气,同时深深的认识到这位大小姐是真的很折腾人!

    “是,大小姐。”三姨娘起身却没在坐下,那种白花表情也淡去了不少,凭着顾清苑的聪明,心机还有她刚才的反应,三姨娘明了,看来顾清苑已经在自己身上看出了什么,既然如此,在这样的人跟前做戏太过了,就显得自己太蠢了,三姨娘不想做那样的人。

    “大小姐,今天婢妾来找大小姐就不想再藏着掖着瞒着,是真心的想跟大小姐说说话。”

    “嗯!这样很好,三姨娘有什么尽避说。”顾清苑看着三姨娘的转变,点头,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看到顾清苑眼里闪过的满意,三姨娘苦笑,做了那么久的戏,看来是惹得人家烦了,也肯定顾清苑她是真的看透了些什么,不过,这样也好,谈起事儿来说不定会事半功倍。

    “大小姐,婢妾想跟你说些掏心的话,所以…。”三姨娘说着,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兰芝,梅香,其寓意很是明显。

    “三姨娘无需担心,只要你不想,那,有些话就永远不会传出去。”顾清苑轻笑道。

    这句话出,梅香,兰芝眼里满是感动,小姐这句话就是对她们最大的信任,肯定,不过,她们却不想耽误了顾清苑什么事儿,继而,上前一步,恭敬俯身,“小姐,奴婢在外面守…。”

    “不用都去,三姨娘到来,屋里没有一个侍候的丫头,这可是太失礼了。”

    顾清苑话落,屋里几个人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屋里一个丫头都没有,这明摆的是在告诉人家在谈什么机密之事!本谨慎的做法,却已然成了一个极大的漏洞。

    三姨娘真心的赞叹道:“大小姐心思缜密,婢妾佩服。”

    “彼此彼此!”顾清苑轻笑回应,说完,看到三姨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梅香退去,兰芝留下,谈话开始。

    “大小姐,现在的形势你也都看到了,老夫人的身体不好,夫人又不在,婢妾的身份低微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家里的中馈现在可以说完全被二夫人把持着,虽然二夫人嘴上说是为夫人代为管理,可这些日子婢妾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她想要的绝对不是暂时的。”

    三姨娘严肃道:“大小姐,老爷现在在大牢里还有那样一个罪名在,说是生死未卜都不为过,说句诛心的话,要是老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凭着夫人对老爷的心,夫人本就羸弱的身体一定会扛不住倒下的,如此一来,我们大房这边两个当家人可算是没了,而大房唯一的儿子还没有成婚,担不起这个家,老夫人那么大年纪了,让她管着这么大一家人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大小姐,你说在哪里时候,我们顾府的当家之人会是谁?”

    “顾挺远。”

    “是,家里是必须要个男人来扛起来的,而这个人不会是大公子,一定会是顾二爷,当然,他们也许不会一步到位就全部接手我们大房,他们会如二夫人掌握中馈那样,一步一步慢慢来,直到名正言顺,而想要名正言顺,中间那些绊脚石就绝对要剔除。”

    “比如?”

    “比如,在成婚后理所当然接手大房的大公子,比如理所当然要管理中馈的夫人,他们将会是最大的绊脚石,只要他们不在了,大房这边就真的没有人了,大小姐已经定了亲,是要嫁人的,所以,就算你是大房唯一嫡出的孩子,顾家也不会交由你的手上,婢妾和允儿就更加不可能了。”

    “如此一来整个顾家就都会是顾二爷的,而,我们明明是正当的主子,却在一夕之间就成了寄人篱下之人,他们反客为主,成了当家之人,老爷多年挣得的家产,完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三姨娘说完,屋里一下子沉寂了下来,兰芝呆怔在那里,脸上是震惊,是不可思议,是因三姨娘的一番话感到惊惧,同时也为一向木讷,温和的三姨娘竟然会是一个心思如此缜密的人感到吃惊不已,她,藏的可真是够深的呀!

    “所以呢?在这个时候,三姨娘你觉得我们该做些什么呢?”顾清苑对于三姨娘能说出这番话来,却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三姨娘的口才竟然如此之好,倒是出乎意料,一席话说的声情并茂很具说服力。

    对于自己的表现,没有意外,对于自己的那番话更没有任何的吃惊,恐慌。三姨娘看着顾清苑那没有一丝波动,淡定如斯的表情,眼神微缩,也许,知道的比自己所以为的更多,“大小姐你那么聪明,一定想的到不是吗?”

    “可我想听三姨娘你说。”

    闻言,三姨娘静静的看了顾清苑一会儿才开口道:“大小姐接管中馈,大公子马上成亲。”

    顾清苑听了是真的笑了,点头,“这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闻声,三姨娘眼睛猛然大亮,真切的高兴道:“多谢大小姐。”

    看着三姨娘心想事成的样子,顾清苑轻轻一笑,微微起身,托着下巴,不经意的道:“听说三皇子送了一个很是漂亮的发簪给三妹妹,三妹妹可还喜欢吗?”

    此话出,三姨娘整个人瞬间僵硬在哪里,脸上的喜色消失无踪,脸色骤然大变,看着顾清的眼神不再是敬畏,而是深深的恐惧,从脚底直到头顶直接蔓延到心底的寒气,让她不自觉的开始发抖,顾清苑她…。好可怕!此次过来不是事半功倍,而是,适得其反了!

    皇宫

    南宫胤每日例行公事在上过朝后,就在御书房里批奏折,一名宫人轻轻的走近来,恭敬禀报道:“皇上,夏侯世子来了,在殿外…。”

    宫人的话未说完,就被南宫胤给打断了,“快,让他进来。”

    “是,皇上!”宫人起身,不敢有一丝的耽搁,疾步的走了出去,走着在心里感叹:虽然不敢瞻望帝颜,可从皇上那无法掩饰的欢喜之声之中,宫人可以断定,皇上对于夏侯世子的来见,心里很是高兴的,这也证明了,夏侯世子在皇上心里那非同一般的地位。

    宫人出去,南宫胤放下手里的大笔,一向威严,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喜公公道:“这小子,朕命人传了他几次他都不来,今天没叫他,怎么主动过来见朕了?”

    一个帝王的传召,夏侯玦弈竟然可以拒绝?这话听着还真是让人心惊,还有南宫胤那个语气,可是完全没一丝责怪的意思,有的只是绝对的宠信。

    喜公公听着这逆天的话,神色很是平静,这样当然不是他定力有多好,而是已经习惯了,虽然很多时候也吃惊于皇上对夏侯玦弈世子的态度,可却从来不去探究,只要心里明白夏侯世子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恭恭敬敬的敬着就好。

    笑着回应道:“皇上,夏侯世子这肯定是办完事儿了,马上进宫来见皇上来了。”

    “他如果有那么积极就好了。”

    说着,夏侯玦弈抬脚走了进来。

    “微臣参见皇…。”

    夏侯玦弈的腰还未俯下,南宫胤就笑着开口叫起了:“好了,好了,起来吧!”

    “是,多谢皇上。”

    “坐下吧!喜公公把刚进贡的茶叶拿来给世子用那个泡茶。”

    “是,皇上。”喜公公领命,疾步走了出去。

    “今日怎么过来了?”

    “今日无事,就进宫来看看。”

    南宫胤问的自然,夏侯玦弈答的随意。

    而夏侯玦弈的回答,南宫胤非但不生气,脸上笑意倒是更大了些。

    看着夏侯玦弈那风华难掩,尊贵不凡的气势,眼里闪过骄傲,静默片刻才开口道:“玦儿,顾长远的事儿你准备怎么办?”

    当初夏侯玦弈忽然把顾长远的罪名交到自己跟前,说让宗人的人去拿人的时候,南宫胤还真是惊讶了一下,为那上面的罪名,也为夏侯玦弈如此刚硬的手段,但是,更多的是满意。

    “正在查。”

    “如若属实呢”

    “斩!”

    一句话说的风轻云淡,清冷淡漠,却让端着茶刚进门的喜公公的手抖了一下。

    南宫胤听了溢出一丝愉悦的笑意,看着夏侯玦弈道:“玦儿,这顾长远按照民间的说法,他可算的上是你未来的岳丈大人,你这样可是会惹人非议的。”

    “那改变不了什么。”

    闻言,南宫胤朗声大笑,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对,玦儿这句话说的很好,深得朕心,哈哈哈,无论什么人,都不能与这无上的皇权作对,触之必死。”

    夏侯玦弈淡淡点头,拿起手边的茶品了一口。

    笑过之后,南宫胤心情仍然不错,兴致极高的打趣道:“玦儿,顾长远如此,你是否对顾家这门亲事儿不满意了?”

    南宫胤话出,夏侯玦弈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恢复自然,淡漠道:“顾长远如何与亲事无关。”

    “是吗?看来顾家那个丫头挺得你心的。”

    夏侯玦弈听了没有说是,可也没有否认。

    “不过,你就不担心那个丫头知道顾长远的事儿是你一手掌控的,心里会不高兴?”

    “那也改变不了什么。”

    听言,南宫胤眼里闪过精光,“玦儿,你这是坚持那个丫头做你的世子妃了?”

    “她很合适!”

    “可如果顾长远的罪名一旦定下,她就算再合适,她那个心却已经不合适了。”

    一个女人如果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杀父仇人的话,她会痛苦,同时也不会再跟自己的丈夫一条心,深深的芥蒂,那是无法放下的。

    “那时,她会更合适。”

    夏侯玦弈十分肯定,万分确定的样子,让南宫胤不明,虽然违背常理的事儿他见过很多,可那个丫头,那决然的性格,可不怎么像那种轻而易举就放下的人。

    “你这么肯定。”

    夏侯玦弈点头。

    南宫胤无奈,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坚持,朕也不想干涉。”说着话锋一转,沉声道:“但是,如果那个丫头和你不一心的话,就算你再看重她,朕也绝对不会容下她。”

    “嗯!”

    看夏侯玦弈点头,南宫胤的脸色缓和,而后随意道:“那个丫头不是说会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世子妃吗?这半年都过去了,可都学了些什么?”

    听南宫胤这么问,夏侯玦弈的眉头皱了一下,都学了什么?气人不偿命算不算?财迷心窍,大胆妄为算不算?

    “怎么?你也不知道吗?那要不要…。”

    “她规矩学的不错。”夏侯玦弈自然的回应道。

    “规矩学的不错?难道这丫头以前连规矩都不行?”

    “以前还行,现在,很不错。”这句话出,不知为何夏侯玦弈感到那明明就处理的很好的伤口,忽然疼了一下。

    “嗯!不过,要做世子妃光是规矩好是不够的,其他也都要差不多才行。”

    “知道,我会看着办的。”夏侯玦弈应着,忽然觉得伤口更疼了,想起那个放肆的丫头,连头都痛起来了,无力感!

    夏侯玦弈那忽然莫可奈何的样子,让喜公公惊了一下,摇头,再睁眼,看夏侯世子还是那熟悉的清冷模样,看着,喜公公苦笑,自己年纪真是大了,不服老不行呀!这眼睛都开始花了,那中束手无策的表情怎么会出现在夏侯世子的脸上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

    皇宫,熙和宫

    殿内,熏香徐徐,宫女轻手轻脚的忙着手里的活计,目不斜视,谨慎,小心。皇后姿态端庄,优雅的坐在凤榻上,闲暇,怡然的喝着手里的茶,张嬷嬷站在一边轻轻地为她摇着蒲扇,安静,安逸,舒适,对比,现实。

    半晌,皇后放下手里的杯子,抬手,随意道:“都下去吧!”

    皇后话出,宫女们马上放下手里的活,俯身应,鱼贯而出,“是。”

    “张嬷嬷,事情打探的如何了?”

    “回娘娘,已经清楚了。”

    “哦!是吗?她们关系如何?”

    张嬷嬷摇头,“表面上,李雪对顾清苑很好照顾有加,很有做表姐的样子,可实际上,她对顾清苑从来就看不上,也不屑一顾,而在顾清苑和伯爵府定亲后,女儿家比较的而心里,让她对顾清苑更是没有一点儿好感,以老奴看,她们这样,想和平处都不是态可能的事儿。”

    闻言,皇后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如此一来,做三皇子妃这位李小姐就更合适了。”

    张嬷嬷点头,“李小姐和顾清苑的关系如此,才能更好的帮着三皇子。”

    其实,李雪不过就是皇后为了拉拢丞相府的一个工具而已,其次,在把丞相府拉过来的同时,凭着她和顾清苑的表亲得的名头,间接的也算是和伯爵府拉上了关系,表亲戚,在人们的眼里伯爵府和三皇子那也是在一条线上的。

    最重要的是李雪和顾清苑的关系不好,那样,她就绝对不会倒戈,帮着顾清苑做出违背皇后意思的事儿,此外,依着三皇子的秉性,万一如上次一般对顾清苑做了什么让伯爵府不高兴的事儿,也可以推到李雪的身上,到时候就算是顾清苑吃了什么亏,有李雪这层关系在,她也会有所顾忌,不敢大肆的宣扬什么,李雪,可以说是一步一举多得的一步棋,不过…。

    “不过,国丈老爷让人去打探后传信儿说,李相爷好像对于李雪做皇子妃的事情并不是很乐意,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风声,或者察觉到了什么,最近这段日子,李家忽然开始积极的为李雪的亲事忙活起来了,想来…。”

    皇后听了冷冷一笑,“愿不愿意可是由不得他们。”皇后强势道。

    “张嬷嬷。”

    “老奴在。”

    “让人去三皇子府一趟,告诉他哀家要见他,让他马上进宫。”

    “是皇后。”

    顾家

    第二日,跟老夫人请过安,去李家的事儿给老夫人报备了一下,简单的吃了些早饭,顾清苑就动身去了李家。

    凌云阁

    顾清雅自从昨日在顾清苑的手里吃了亏,又被老夫人不冷不热的对待后,脸色一直很阴郁。

    曾氏看着柔声安慰道:“好了雅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就不要太挂心了,搞得自己不痛快,娘看着可是心疼的。”

    “我就是不服气,为什么顾清苑一回来,老夫人就开始对我冷淡了,我到底那里不如顾清苑那个粗蛮的人了?”

    “雅儿,老夫人这样不过是现在还用得着顾清苑罢了,跟你好不好没什么关系。”

    曾氏这句话,让顾清雅的脸色看起来好看了很多。

    “所以,你等着看吧!今天顾清苑去李家如果什么事儿也办不成的话,老夫人那个脸马上就变了,什么宠爱,慈爱,都不会再有了,有的只会是斥责。”

    顾清雅听了有些不相信道:“娘,你不是说只要顾清苑有伯爵府这个后盾,老夫人是不会对顾清苑如何的吗?”

    “是不会如何!可在老夫人自己都不高兴的时候,让顾清苑受点委屈什么的,老夫人还是做得出的。”

    说起伯爵府的亲事儿,顾清雅就更加不高兴了,“娘,你说伯爵府也是,顾清苑都是犯官的女儿了,怎么还不来退亲呢?还有,你不是说想办法对付顾清苑的吗?娘,她现在都回来了,你到底想到了没有。”

    “雅儿,你别急,我正在跟你父亲商量着呢!还有这事儿不要如此轻易的就说出来,万一让人听到了,我们可就打草惊蛇了,说不定还会被人给反咬一口,到最后什么没做成还惹得一身骚,那才是最憋屈的。”

    “娘,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说了,可是你也快点儿嘛!让顾清苑早点消失,我现在真是一点儿也看不得她,看到她就浑身上下不舒服。”

    “好,好,我知道了,一定会尽快让你如愿的。”曾氏保证道。

    顾清雅点了点头,忽然兴致淡了很多,失落道:“娘,本来大房这么乱我还挺高兴的,可现在看到老夫人为了大房的事儿什么都顾不上的,我还真是高兴不起来。”

    “说什么傻话呢?难道你期盼大房好好的,我们继续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呀!”

    “当然不是了,只是,这个时候出事儿。可就耽误了我的大事了,娘,这样下去,我的事儿什么时候才会如愿呀!要是祁公子在这个时候开始议亲的话,那我该怎么办?娘…。”顾清雅说着眼里满是急切,焦灼,担忧。

    曾氏闻言一怔,随即眉头也皱了起来,最近忙着大房的事儿,怎么把这茬事儿给忘记了呢?祁家确实是个绝好的选择,错过了就实在太可惜了。可现在这个情形该怎么样才能让女儿如愿呢?

    要算计顾清苑,要让顾清雅如愿,要拿下大房,曾氏你可真是够忙的呀!

    李家

    顾清苑刚进府,李雪就带着几个丫头迎了过来,看到顾清苑一如既往的亲近,热情且虚假。

    李雪脸色沉痛的拉着顾清苑的手,上下打量着,担忧道:“清儿妹妹,这次少许日子没见,你可是瘦了很多了。表姐知道你为了姑丈的事儿一定很忧心,可越是这样你越是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你也病倒了,岂不是让人更家放心不下了吗?”

    明明关心的话,却在配上李雪那似笑非笑的眼眸时,莫名的透着一股阴阳怪气之感。

    “表姐有心了,清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绝不会轻而易举的就倒下,让你们为我担心……”顾清苑语音软绵悠长,音长如戏,万分的清晰,满声的感动,却也绝对的恶寒,让李雪表情止不住的僵了一下,看着那虚伪的表情减退,顾清苑心里舒服了不少,暗叹:自己果然不喜欢看百花戏,心烦的很!

    就在李雪恼火,顾清苑感慨,却相对无言的时候,一个清朗的男人声忽然传来。

    “清儿你来了。”

    顺着声音,顾清苑,李雪同时转头,看到李智面带微笑的走过来。

    看着李智,顾清苑轻笑,这个便宜表哥看起来越发的稳重了,绝对的少年老成。

    李雪看到李智心里不高兴,大哥来的真不是时候。

    “大表哥。”

    “大哥。”

    “嗯!”李智微笑着应,眼里满是担心的看着顾清苑,婉转道:“清儿最近可还好吗?”

    “我还好,大表哥不必担心。”

    “那就好。”

    看着李智对顾清苑那副关心样,李雪更不高兴了,大哥有的时候就是是非不分,他那道就忘了那个时候因为顾清苑,母亲差点儿被父亲厌弃的事儿了吗?

    “大哥,这个时候你怎么在家里?”

    “哦!我今日沐休。”

    “沐休?怎么没听你说起。”

    “怎么?我这个大哥什么事儿都要向你报备呀!真是爱操心的丫头。”李智好笑道。

    “可,娘也不知道呀!”

    “好了,你就别瞎操心了。”说完,看着顾清苑道:“清儿,跟我去书房等吧!祖父可能还有一会儿才能回来。”

    “好。”

    “大哥,你可真是,清儿妹妹过来,理当我和娘来照应,你一个外男瞎安排什么呀!还有,书房外公不喜欢人家进去,你这样胡做安排,小心外公罚你。”李雪赶紧开口阻拦。

    “这是外公吩咐的,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去告诉母亲一声,清儿中午在这里用饭,让厨房多备些好吃的。”说完,李雪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怔忪间,李智已经带着顾清苑离开,等李雪回神眼前已经没了他们的影子。

    看此,李雪气的跺脚,脸色满是怒火,转身疾步往大奶奶的院里走去,心里暗恨:祖父竟然如此偏心,让顾清苑一个外孙女随意出入书房,而自己却必须经过同意才可以,这太不公平了。

    路上,李智看着顾清苑清娇嫩美丽的小脸,眼里闪过苦涩,随即收敛,如一个大哥哥般,关心道:“清儿,姑丈的事儿你不必太担心了,他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是,一定会逢凶化吉的。”顾清苑眼里带抹无奈的回应道。

    看着顾清苑,李智想多说些什么安慰她几句,可,这安慰人的事儿他实在是不擅长,嘴巴张了几次,却一个字也没说出。

    来到书房,顾清苑坐下,李智眼里闪过复杂,“清儿,你坐会儿,我去给你泡杯茶去。”

    “好,有劳表哥了。”

    李智所谓的泡茶,顾清苑本以为李智这不过是觉得共处一室有些不自在,所以回避的理由罢了,不过他离开时的脸上的那抹复杂倒是让她不解…。但是,在看到书房里忽然出现的一个人后,嘴巴抽了一下,有瞬间的凌乱之感,这是神马情况?幽会?爬墙?会情郎?潘金莲?西门庆?还有谁…。顾清苑?祁逸尘?丫的!这感觉很诡异,万分诡异,没有刺激,只有更刺激,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祁逸尘看着顾清苑变化不定,已经有些扭曲的小脸,忽然觉得好笑,这丫头在想什么呢?

    “顾清苑,你在想什么呢?”

    “想着,是你被侵猪笼,还是我被侵猪笼。”

    顾清苑话出,祁逸尘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她一眼,“侵什么猪笼?我们又没做什么?”

    闻言,顾清苑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呢?”

    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这里是外公的书房,而且,还有暗卫守着,没有外公的同意,祁逸尘是进不来的,这么说的话…。顾清苑无力的揉了揉眉心,外公他…。思想还真是前卫呀!安排一个男子来接待自己的外孙女,啧啧,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果然落后了呀!

    顾清苑有些纠结,而某个人就是怒不可遏了。

    “世子爷,顾小姐今天去了李家。”说着,不经意的顿了一下,“祁公子现在也在祁家。”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