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50章 侧妃

嫡女风华 第150章 侧妃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麒肆,麒一看着站在鱼塘边神色清冷的主子,对视一眼心里战战兢兢,这两日主子身上那压抑的沉怒,让他们看着觉得心惊胆战的,虽然不确定主子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在生气,可他们怀疑肯定和顾小姐有关。

    前两日在庄子上和顾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伟大的主子竟然还干起了伺候人的活,虽然时常被顾小姐偶尔的惊言给弄的黑脸儿,可眼里的神采飞扬那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的。看到顾小鸡喜欢钓鱼,麒肆一言,女人最喜欢男人宠着。话出,那清冷的主子竟然立马让影卫连夜弄了各种各样的鱼撒到鱼塘里面,给顾小姐钓着玩,看顾小姐玩儿的高兴,虽然神色淡淡,可眼角那极致的宠溺,让他们看得毛骨悚然的。

    这才两天的时间,顾小姐忽然就被主子给软禁在了李家,而,主子眼里那难的愉悦转而换成了少见的沉怒,这一喜一怒,让麒肆,麒一心里跟着忽上忽下,胆战心惊的,告诫自己皮一定要绷得紧一些,在这个时候出错,那就是在找死。

    夏侯玦弈看着那些跳动的鱼,心情十分的阴郁,那个该死的女人,宠着她,她不见得感动。圈禁她,她也不见得生气。如此的没心没肺,让人束手无策,更让人恼火…。

    “夏侯玦弈,夏侯玦弈…。”

    闻声,麒肆,麒一转头,看到老侯爷气急败坏的疾步走过来,眼里闪过无奈,老侯爷来的可真是时候呀!

    老侯爷看夏侯玦弈对他的唤声充耳不闻,心里火气更炙,这个臭小子有无视自己,疾步走到他身边,恼火道:“臭小子,没听到老子叫你吗?”

    夏侯玦弈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何事?”

    “小子,老子要去探望孙媳妇,你小子为何要派人拦着,不让老子见。”老侯爷知道顾清苑在李家,一大早就跑去了,结果被那些木头拦着,无论他威逼利诱那些木头就是不让他见,他就一肚子的火气,那些一根筋的死小子,早晚拔了他们的皮。

    “不便。”夏侯玦弈清冷道。

    “不便,不便你个头,老子也算是她爷爷,要探望自己的孙媳妇有什么不便的。”老侯爷炸毛,怒吼道:“夏侯玦弈你这样不允许任何人见那个丫头,是软禁,软禁!你这个臭小子。”老侯爷说着,忽然想到什么,怒气消淡,眼里满是探究,“夏侯玦弈你不会是在害怕吧?”

    闻言,夏侯玦弈淡淡的瞥了老侯爷一眼,神色淡淡,可眼里的警告显而易见。

    老侯爷看此,兴致更浓,“夏侯玦弈,你不会是怕那个丫头见到哪个,你不想看到的人,所以才会把她给软禁的吧?比如那个祁公子?或者,是那个丫头现在还不喜欢你,你担心她逃走,所以才把她关起来的?”

    老侯爷话出,麒肆,麒一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头垂的低低的,一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表情。

    老侯爷说完,夏侯玦弈没有任何回应,但是,老侯爷自动的确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玦儿呀!谤据祖父几十年的经验,你这样做是不行的,男女之事儿可不不是行军打仗,不是你厉害就能赢的。女人的心呀!那可是很难捉摸的,你要对她好,对她是十分的好,让她喜欢你,然后她才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像你这样把人家软禁起来,只会让人家害怕你,更加不敢靠近你。要是这个时候那个祁逸尘跑到那个丫头的身边,温柔体贴的关怀一番,那,可就映衬的你更加的暴戾了。如此一比较,我是女人我也选择祁逸尘,不会选择你这个石头。”

    老侯爷一番话落,夏侯玦弈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麒肆感叹,真没想到老侯爷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有道理的话来,不容易呀!

    麒一却是听得晕头转向的,男女之事果然复杂,很复杂呀!

    老侯爷也觉得自己这番话,说的真的是太好了,很有哲理呀!想着,很是得意道:“你小子听祖父的准没错,保证让你抱得美人归。”说着话锋一转,带着一丝幸灾乐祸道:“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呀!谁让你小子平日里那么拽,现在却对一个小女给困在了,哈哈哈,真是痛快呀!”

    麒肆翻白眼,老侯爷果然还是老侯爷,不挑衅一下主子他就不舒服。

    夏侯玦弈一句不说,转身就欲离开。

    老侯爷看了急道:“小子,你去哪里?”

    夏侯玦弈继续往前走。

    “喂!小子,你不听老子的要是媳妇跟人家走了,你可别对老子哭诉。”

    “喂喂!夏侯玦弈你在如此,皇上可是准备给你换媳妇了。”

    此话出,夏侯玦弈脚步顿住。

    麒一,麒肆心里一震,眉头皱了起来,老侯爷虽然很多时候不靠谱,可却很有分寸,一般在大事儿上却从来不会乱来,那,现在他这么说就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

    看夏侯玦弈停下,老侯爷疾步赶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褪去嬉笑,正色道:“玦儿,这次的事儿闹得这么大,很都朝臣都向皇上进言,说顾家太乱,品德太差。那个丫头也是顾家的人,就算她是受害者,可同样让朝堂上的那些老匹夫有话说,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让那个丫头做世子妃就不要这个节骨眼上,再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夏侯玦弈听此,眼里闪过冷光。

    老侯爷正色道:“玦弈,那个丫头的容貌真的受损了吗?”

    夏侯玦弈没回应。

    “如果那个丫头容貌真的受损,这世子妃的位置可就真的危险了,你应该知道,皇上容得下顾家的乱,可却绝对不会让你有一个容貌受损的世子妃的。”老侯爷叹气。

    老侯爷话落,夏侯玦弈身上冷意更盛。

    麒肆心里一抖,猛然想到什么,容貌受损?世子妃位置失?敏感的字眼出,麒肆的脑子越转越快,关于容貌受损流入京城的事儿,麒肆已经肯定是顾小姐故意让凌菲做的。开始他还以为她是为了博取人们的同情,想加重那些人的罪行才那么做的。

    可现在看来,顾小姐她想要的不止是那些,她的最终目的…。想着,麒肆心里大骇,难道,顾小姐她是想放弃世子妃的位置,麒肆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她自己提出主子不应,所以,她是想让皇上不接受她,然后,让皇上下旨强制的废除了这纸婚约吗?

    这么说的话,主子已经明了了顾小姐的想法,所以,这两日主子生气的原因就是这个吗?想此,麒肆现在分不清现在是什么心里,是该为顾小姐竟然是真的不想做主子的妃子,这种超出想象不可思议的想法喝彩?还是该为顾小姐不识金香玉感到遗憾?

    但是,顾小姐生出那样的想法,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还好好的活着,只是被主子软禁,他感到深深的敬佩,同时为主子的容忍感到吃惊。到了这个地步,主子还坚持让顾小姐做他的世子妃吗?不过,顾小姐不愿意做世子妃的原由是什么呢?

    看来自己被罚的那些日子肯定发生了不少的事儿吧!想着,转头看了一眼麒一,这个木头肯定知道。

    此时,一个影卫闪身出现在夏侯玦弈的跟前,恭敬道:“主子,韦贵妃的人去了丞相府探望小姐,喜公公也跟着。”

    话出,夏侯玦弈眼眸黯沉,“人现在在哪里?”

    “在小姐院里。”

    丞相府

    韦贵妃的心腹嬷嬷钱嬷嬷,脸上带着恭敬的笑意,看着那个坐在软榻上,脸色苍白,嘴角带着微笑的女子。眼里闪过探究,虽然她极力的掩盖,可眼里的那抹恍惚,还有脸颊上那条三公分长的伤痕,还是让人知道她确实经历了一些令她惊惧的事情。

    而身伤面残也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的伤了呀!看着,钱嬷嬷的眼里闪过极快的闪过什么。然,神色却更加的恭敬,眼里满是怜惜,“顾小姐,知道你出事儿,贵妃很是担心,这不急忙让老奴过来看看你。”说着指着后面的几个捧着礼品的宫女道:“这里是一些补身体的药物,能让顾小姐身体尽快的恢复,是贵妃的一点儿心意,请顾小姐收下。”

    闻言,顾清苑很是感激的看了一眼魏嬷嬷,欲起身行礼,就被魏嬷嬷给按了下来,“顾小姐身体不适,就不必行礼了,赶紧坐下赶紧坐下吧!”

    听此,顾清苑也没坚持,只是脸色感激之色更浓,“是,贵妃娘娘太费心了,清苑实在愧不敢当,多谢娘娘惦记。”

    “顾小姐太客气了,自从上次贵妃娘娘见了顾小姐后,对顾小姐很是喜爱。知道顾小姐出事儿的时候,贵妃可是一夜都没睡着呢!”魏嬷嬷叹息道。

    顾清苑眼里惊讶的看了一眼魏嬷嬷,随即溢出感动,垂下眼帘,擦拭眼角,同时遮住眼里的淡漠,用顾长远的罪证威胁她的人,因为她出事儿一夜没睡,这话,顾清苑表示心里如果不强大听到这样的话,真是容易喷。

    喜公公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他来这里只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看看这位顾小姐的伤势,现在确定了,同时也能预测的到,这位顾小姐的世子妃的位置怕是危险了,除非夏侯世子坚持,但是,夏侯世子虽然让人看不懂,不过,身为一个男人,怎么也不会喜欢一个面残的女人吧!

    喜公公明白自己的使命,而顾清苑也明白他的来意,现在就等结果了。

    “主子…。”

    敬畏的请安声起,院子里的几个人抬头,看着忽然强势出现的夏侯玦弈,魏嬷嬷心里一抖,喜公公心里一禀,顾清苑眼神微缩。

    魏嬷嬷,喜公公赶紧上前,脸上满是敬畏,俯身:“见过世子。”

    夏侯玦弈淡漠的嗯了一声,直接走到坐在软榻上的女子,当看到她脸上的那个伤痕时,眼神闪过骇人的光芒,瞬间又隐匿不见,走到她的身边,俯身,柔声道:“身体不适,怎么还在外面坐着?”

    这一柔情四溢,关心入微的举动,惊了魏嬷嬷,喜公公神色莫测,顾清苑叹息,抬头,轻笑道:“屋里有些闷,所以出来透透气。”

    “还没恢复,不宜吹风。”说完,伸出手,轻易把顾清苑来拦腰抱起,往屋里走去,顾清苑低头,不知是羞还是无措,让人看不清神色。

    喜公公,魏嬷嬷目瞪口呆,神色不定。

    进屋,夏侯玦弈把顾清苑放下,神色恢复以往的清冷,淡淡道:“好好休息。”

    “好。”

    看着女子乖巧听话的样子,夏侯玦弈咬牙,继而大步离开。

    顾清苑躺下,装死!苦笑!吐槽,夏侯玦弈现在公主抱越来越熟练了。

    顾家

    顾允儿是顾家这次事件中,唯一一个全身而退的人,继而在出狱的当天,刚回到顾家,连一个口气都没来得及喘,浑身脏乱,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老夫人叫到福寿阁问话了。

    老夫人脸色阴沉的可怕,看着顾允儿狼狈不堪的样子,戾声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一切到底是谁的主意。”

    顾允儿跪在下首,被劫持的恐惧加上几天的牢狱之灾,让她精神很是惶恐,跪在下面忍不住发抖,声音不稳道:“回老夫人的话,是大哥哥,是他…。”

    “浑说,顾蘅为什么要害清苑,清苑与他有没冲突,而且,凭着顾清苑所定的亲事还是他的助力,他怎么会害清苑,是不是你和你那个姨娘的主意?”老夫人厉声道。

    “不,不是的,真的是大哥哥。”顾允儿急道:“是三皇子指示大哥哥这么做的,三皇子说,只要大哥哥除掉顾清苑,他就让大哥哥做顾家的家主,大哥哥心动了,所以,就答应了三皇子。”

    “三皇子为何要除掉顾清苑?”

    “因为悠然公主,三皇子对顾清苑很是恼火,所以…。”

    闻言,老夫人明了,咬牙,恼火道:“你姨娘呢?她是什么时候知道大公子的计策的。”

    “姨娘才知道没几天。”

    “为何不禀报?”老夫人怒斥。

    “大哥哥说,如果姨娘敢透漏分毫的话,他就把孙女给发卖了。还说,顾家早晚的是他的,如果姨娘不配合的话,以后没我们的好日子过,姨娘一时害怕,所以,就答应了。不过。当时大哥哥没说是害大姐姐,他只说要教训一个人。姨娘不知道是大姐姐,要不然,怎么也不会答应的…。”顾允儿哽咽道。

    老夫人听了气的心口疼,喘着粗气,恼恨道:“曾氏她又做了什么?真的是她推清苑下去的吗?”

    顾允儿点头,“是的祖母,二夫人说,顾小姐她嫁的太好,对她是一个威胁,所以,在山上的时候就将计就计把大姐姐给推了下去。”说着顿了一下道:“而且,在山上的时候,二夫人一再的对那些匪徒说,大姐姐如何,如何的漂亮,如何如何的会哄人开心,鼓动那些人去玷污了大小姐…。”

    闻言,老夫人眼睛发黑,齐嬷嬷的心也紧了一下,如果大小姐被玷污的话,那顾家可就真的没什么盼头了。

    “后来呢?快说,快说…”老夫人暴怒道。

    “后来,那些个劫匪嫌二夫人的话多,说话又…。又很放荡的样子,所以…。所以,就让两个劫匪,把…把她给…。给那个了。”顾允儿说的坑坑巴巴,脸上满是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没说完,不过,老夫人和齐嬷嬷却已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老夫人听了不知道是喜还是怒,但是,心里确实松了一口气,冷声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祖母,这样的事儿孙女那里敢说谎,而且,这件事儿那个劫匪都已经说了,衙门里也都已经立了案,孙女怎敢胡乱妄言。”顾允儿怯怯道。

    老夫人听了咬牙,那个该死的贱人,顾家的门风都被她给败坏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而且,就是计较也没用了,那个女人马上也要死了,只是死了却给顾家留下这么个污名,真是可恼。

    “外面都说清儿身伤面残,是否是真的?”

    顾允儿摇头,“这个孙女不知道,大姐姐掉落山崖后,我们就被夏侯世子的人给带走了,所以,孙女到现在还没见过大姐姐。祖母,大姐姐她没事儿吧?”

    “这个不用你管,回来那里都不要给我去,老老实实的在院子里给我待着,嘴巴也给我严实些,知道吗?”

    “是,祖母,孙女知道。”

    “下去吧!”

    “是。”顾允儿起身,脚步不稳的走了出去,还没走出屋子就听到里面传来杯子砸落地面的声音,还有老夫人的怒吼声。

    “这个家都毁在那些该死的贱人手里了。”

    “老夫人,你别生气,当心身体,现在大小姐没事儿就是最大的幸事儿。”

    听到这句话,顾允儿的身体抖了一下,顾清苑真的没事儿?那,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如何?想着,顾允儿垂下眼泪,姨娘没了,自己又得罪了顾清苑,三皇子现在又不知如何了?还要不要自己?往后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清苑现在是没事了,可如果她真的破了相的话…。”老夫人想着觉得心口闷的发疼,“一个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容貌,如果没了,你说,夏侯世子他还会要清苑吗?”

    “老夫人你先别急,也许只是谣言呢?”

    “无风不起浪,而且,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能保住一条命就是大幸了,所以,这事儿八成是真的。”

    齐嬷嬷听了沉默了一下,而后,低声道:“要不,我们去李家看看大小姐,那一切不就都清楚了吗?”

    “这我如何不知!可,李相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一个丞相竟然公然把顾挺远打的半死,就知道这次的事儿,让他对我们顾家可是恨的不行,这个时候去说不定连门都不让我们进去。被人拒之门外,我这么大的年纪可就太丢脸了。”老夫人脸色难看道。

    “老夫人,现在面子是小,把大小姐接过来才是最重要的。”齐嬷嬷莫测道:“老夫人,现在大公子没了,大爷又在牢里,现在家里就剩下二爷和两位公子了。特别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儿,老夫人,人心难测呀!”

    闻言老夫人心里一震,眼神眯了起来,现在顾挺远真的可以说顾挺远一头独大了,这个家除了他现在连第二个接手的人都没了,如果是以前让他接手,老夫人一点儿意见也没有乐见其成。可现在老夫人却不想。

    顾挺远在自己晕倒的时候竟然连个面都没照,由此可见,他对自己这个母亲可是一点儿心都没有。要是让他接手了顾家,自己一个没有依仗的老婆子,他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如果清儿在就不一样了,自己可以利用清儿的身份来牵制顾挺远,让他有所忌惮。

    想着,老夫人神色坚定下来,“齐嬷嬷,准备东西,我们去李家,探望清儿去。”

    闻言,齐嬷嬷放下心来,赶紧道:“是,老奴这就去准备。”

    皇宫

    韦贵妃看着从李家回来的钱嬷嬷道:“如何?那个丫头的脸可是真的毁了?”

    钱嬷嬷点头,指着自己的脸颊比划这,回禀道:“这里划了一道,虽然不是很长,可想去掉应该不容易,就算消褪了,应该也会留个印子,不算严重,但是,也无法掩盖,看起来也是一个很大的缺憾。”

    韦贵妃听了笑开,自然流露风流媚态,风味十足,轻笑道:“喜公公可看的清楚?”

    “喜公公看的很是清楚。”

    “那就好。”韦贵妃淡笑道:“本来听到这件事儿的时候,本宫还以为这是顾清苑和夏侯玦弈的计策,为了除掉顾家那些对她有威胁的人,演的一出苦肉计罢了。可现在看来这事儿倒是真的了。”

    “老奴看是真的,毕竟,没有那个女子会拿自己的容貌开玩笑,要说,这位顾大小姐的运气可真是不好呀!”

    “呵呵,她的运气不好,可她却给本宫带来了不少好运呀!”

    闻言,钱嬷嬷的脸上露出明了的笑意,也是!因为顾清苑,悠然公主没了,三皇子被皇上厌弃了,连皇后都被皇上斥责了,在不经意间帮娘娘除掉了两个碍眼的人,“娘娘,说的是,这位顾小姐呀!”

    “也许,她能为本宫带来的运气不止如此,钱嬷嬷,等下你回韦府一趟告诉嫂嫂,本宫想柔儿了,让她明天带柔和进宫一趟。”

    韦贵妃让表小姐进宫的目的是什么,钱嬷嬷明白的很,然,想起夏侯玦弈对顾清苑的态度,钱嬷嬷轻声道:“娘娘,老奴看还是先缓个一两天吧!”

    闻言,韦贵妃挑眉,“怎么?你觉得时机不对?”

    钱嬷嬷对着韦贵妃,把夏侯玦弈抱着顾清苑的宠溺之举说了一遍,凝眉道:“娘娘,老奴看夏侯世子的态度,退亲一事并不绝对,所以,娘娘还是在等等的好,等皇上有了旨意不迟呀!要不然,凭着夏侯世子的那个秉性,娘娘太早插手,会引得那个主儿不快的。”

    韦贵妃听言,神色莫测,脸上的笑意消褪,“你说的可是真的,夏侯世子他真的对那个丫头如此上心?”

    “老奴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是吗?”韦贵妃神色不定,那个清冷的男子竟然还有温柔的一面,而且,还是对一个女子,怎么想都觉得很难相信,不过,她也确信钱嬷嬷不敢欺骗于她。如此来说的话,那个女子是真的很得到夏侯玦弈的心了,就算是毁了容,那个男人也没有一丝嫌弃,放弃的意思。

    “钱嬷嬷,你觉得那位顾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闻言,钱嬷嬷想了一想道:“老奴也就见过她两次,第一次觉得她容貌还可以,可现在连容貌都没了,其他的还真的没觉得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夏侯玦弈那样的男人,一般的庸脂俗粉是很难入他的眼的,这么多年来你也看到了。只要他出现,宫里的包括京城的那些如花似玉的小姐,没少在他的面前晃,努力的展现自己,可从来没见他对那个女子多看一眼。可现在却忽然对这位顾小姐如此的难舍,想来,她一定有什么不凡之处才是。”韦贵妃缓缓道。

    “娘娘说的是,不过,接触的太少无法看出太多。”钱嬷嬷皱眉道。

    “顾小姐现在受伤,又遭遇了那样的事,想来心里一定觉得很委屈,也一定很寂寞吧!”

    听言,钱嬷嬷眼里闪过精光,“娘娘,你是说…。”

    “柔儿没日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告诉她让她多去陪陪顾小姐。”

    “娘娘说的是。”

    李家

    李雪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奶奶不喜道:“娘,你看顾清苑一来家里所有的人都围着她转起来,明明我们才是这府里里正儿八经的主子,可来的人每一个都是求见顾清苑的,竟然连贵妃和皇上身边的喜公公都看探望她,一个犯官的女儿,得到他们如此的看重,看着真是可恼。”

    大娘娘心里也很是不愉,可她经历的事儿毕竟比李雪多,自然不会和她一样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继而,宽慰道:“好了,这点儿小事儿也值当你吃心呀!彼清苑她现在不是受伤了吗?”说着眼里闪过莫测的笑意,“而且,你觉得那些人真的是来探望顾清苑的吗?”

    “拿着那么多名贵的礼品,不是探望是什么?”

    大奶奶摇头,“不过是借着探望的名头,来确定顾清苑的伤势,还有夏侯世子现在的态度罢了。”

    听言,李雪明了什么,低声道:“娘,你说顾清苑她真的毁容了吗?”

    “看你祖父的神色八成是真的。”

    李雪听了眼里溢出喜色,“一个犯官的女儿,现在又毁容了。娘,你说夏侯世子会不会退亲?要我说,一定会退亲的,有那个男子会喜欢一个面容丑陋的女子为妻呀!”

    “常理是如此,可夏侯世子这个人很难捉摸,难说!”大奶奶皱眉道:“如果他真的有心退了顾清苑这门亲事儿的话,现在不管她才是常理,可,现在他却反常的把顾清苑护的那么严实,让人搞不懂呀?”

    李雪瘪瘪嘴巴,不甘道:“顾清苑到底是哪里好了,一个一个的都那么放不下她,女儿听大哥说,就连祁御医也来了好几次了,虽然没看到顾清苑,可还是给了祖父很多名贵的药物,让祖父给顾清苑补身体。真是,他又不是顾清苑的什么人,怎么也如此关心她?现在顾清苑都已经定亲了,祁御医也不怕人家说什么…。”

    “男人的心里,得不到的总是好的。”大奶奶讥讽道。

    “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你刚才的话,听着让人觉得祁御医好像喜欢顾清苑一样。”

    “不是好像,是本来就是。”

    闻言,李雪脸色微变,“娘,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我不用听说什么,娘是过来人,看祁逸尘提起顾清苑的那个样子,我就可以肯定他是喜欢那个丫头的。”

    “乱说,这事儿只看,那里能看的清楚。”李雪说的随意,可手却紧紧的握了起来,眼里闪过恼恨。

    “不然,你说祁逸尘为何要如此关心的顾清苑?”

    “也许,他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才会如此的。”

    “哼!彼清苑只是你哥哥的表妹,而你可是你哥哥的亲妹妹,而我是你哥哥的母亲,怎么没见到祁逸尘对我们有过丝毫的不同,他看到我们就连客套也没几分。”

    李雪听了一噎,可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猛然起身,冷声道:“反正,你说祁御医喜欢顾清苑我是怎么也不相信。”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大奶奶身边的舒嬷嬷看了急道:“大小姐…。”

    “好了,别叫她了。”大奶奶皱眉道。

    “奶奶,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才跟大小姐说那些话的?”舒嬷嬷轻声道。

    “这个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对祁逸尘上了心,她可真是够没出息的,堂堂丞相府的孙女,竟然喜欢一个一个商家的儿子,一个大夫,没得降低自己的身份。”大奶奶不喜道。

    闻言,舒嬷嬷怔了一下,而后,低声道:“奶奶想多了吧!也许,大小姐只是看不惯祁御医对顾清苑热心,才会如此的!”

    “她是我女儿,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一看就明白,这个丫头,怎么就不想想,如果她的真的和祁逸尘定了亲,她不是连顾清苑都不如了吗?而且,那个人的心还在顾清苑的身上,这更是让人无法容忍。”大奶奶说完,叹了口气,“看来等老爷回来,要尽快的跟雪儿定下一门亲事儿了。”

    御书房

    南宫胤听了喜公公的禀报眉头皱了起来。

    喜公公垂首立在一旁,看来退亲之事儿,因为夏侯世子的态度,要有所变动了。

    “喜公公你去把世子宣召进宫,朕要见他。”

    “是。”

    喜公公领命,转身,却惊见,夏侯玦弈已然出现在眼前,赶紧俯身,敬畏道:“世子。”

    “嗯!”夏侯玦弈淡淡回应,看着上首的南宫胤,平淡道:“皇上要见微臣?”

    南宫胤点头,指着下面的椅子,威严道:“坐吧!”

    “是。”夏侯玦弈提步,坐下。

    喜公公迅速把茶倒上,恭敬的在一旁站定。

    “皇上找微臣何事?”

    “凭你的聪明,你应该知道。”

    “如果是为了亲事儿的话,微臣只想说一句。”说着淡淡的看着南宫胤,“微臣想把成亲的日子提前。”

    话出,喜公公的眉心猛然一跳。

    南宫胤的眉头皱了起来,眼里闪过不愉,沉声道:“玦儿,你应该知道,这并不是朕乐见的。”

    “可这是微臣希望的。”

    这是公然的对抗帝王,皇上虽然看重夏侯世子,可如此放肆妄为的回应,还是让喜公公觉得心惊胆战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闻言,南宫胤的眉头皱了更紧了,声音也冷了下来,“为何一定要是她?”

    “为何不能是她?因为家世?因为容貌?”夏侯玦弈平淡道。

    “无论那个她现在坐那个位置都不合适。”

    “除了这些她还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些还不够吗?”

    “家世可以改变,容貌亦会改变,那些真的重要吗?”

    南宫胤听了,沉声道:“玦弈,这京城比她好的女子应该有不少,为何就非她不可了呢?”南宫胤很是不解,他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死心眼了呢?而且,那个女子真的有那么特别吗?

    闻言,夏侯玦弈慢慢垂下眼帘,静默,片刻,几不可闻道:“她让我觉得温暖,干净,透彻。”

    话出,喜公公的头垂的更低了,心里明了,看来这亲事是退不成了。

    南宫胤闻言,心里惊疑不定,眼眸深沉莫测,温暖?干净?透彻?玦儿他…。南宫胤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玦弈他是因为没得到过太多的温暖,见过太多的肮脏,见过太多的算计,阴暗!而那个女子身上正好有些东西,所以,她才会如此得了他的眼,让他如此的难以难舍,如此的坚持吗?

    沉寂。

    看着夏侯玦弈清冷的眸子,淡漠的神色。半晌,南宫胤叹了口气,“如果决意非她不可,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多谢皇上。”对于皇上的妥协,夏侯玦弈未见多大喜色,神色淡淡道。

    喜公公唏嘘,果然,只要夏侯世子坚持,皇上同意不是什么难事。

    “皇上,如若无事,那微臣就告退了。”夏侯玦弈说着起身,就欲离开。

    “玦弈,你等一下。”南宫胤叫住。

    “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你娶那个女子朕可以答应,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朕一个条件。”

    闻言,夏侯玦弈眼里闪过什么,片刻才开口,“皇上请说。”

    “世子妃你可以自己选择,但是,侧妃的人选你必须听朕的。”南宫胤说完,看夏侯玦弈的眉头皱了一下,见此,南宫胤的态度也瞬时强硬了起来,帝王那不容违抗的威压顺势而出,厉声道:“玦弈,你喜欢一个没有家世,没有容貌的世子妃可以。但是,府里的事儿,府外的应酬,必须要有一个拿的出手的侧妃来协助才行。管理后院的女人,教养子女,你那个世子妃不合格。”

    “所以呢?”

    “所以,在大皇子大婚之后,朕会亲自替你主持婚礼,同时,也会给你选择两位得力的侧妃送入你的府邸。”

    李家

    在钱嬷嬷,喜公公来的第二天,夏侯玦弈忽然把一大部分的人都撤走了,只留下几个来保护顾清苑的安全,看此,顾清苑挑眉,这个意思,软禁的日子到底结束了吗?

    既然软禁解除,那么,自己也该走动一下了。

    顾清苑念头出,可还未等她行动,一个意外来客就先一步到来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