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57章 有人离开,有人归

嫡女风华 第157章 有人离开,有人归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大姐姐求你救救我,大姐姐求求你…”

    顾清苑坐在软榻上,看着一进来就跪在自己面前,满脸惊慌无措,开始哀求的顾允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平淡道:“三妹妹有什么事儿先起来说吧!”

    “大姐姐,我跪着就好,你就让我跪着吧!”顾允儿很是敬畏道。

    “不起来吗?”顾清苑神色清冷。

    “大姐姐…。”顾允儿看着顾清苑忽然冷下来的脸色,心里慌了一下,可却还是没有起来。

    看此,顾清苑眼里闪过不耐,起身,“既然三妹妹喜欢跪,那就跪着吧!”说完,看到顾允儿脸色微变,眼里也溢出慌乱,抬眸,看着梅香,冷漠道:“梅香,你去一趟祖母那里,告诉祖母:三妹妹因为上次劫持之时把我这个大姐姐当挡剑的靶子使,现在心里十分的后悔,非要在我这个跪着向我反省,忏悔。我已表现谅解,然,怎奈三妹妹心太诚,意太真,却如何都不愿意起身。让我十分为难,所以,一切就请祖母来处理吧!”

    顾清苑话落,梅香看了一眼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神色灰白的顾允儿,眼神冰冷,她竟然如此谋算过小姐!真是恶毒,更无耻的是,对小姐做出那样的事儿,现在竟然还有脸皮跑到小姐的面前向小姐求救?真是没脸没皮到了极致。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梅香沉声应道,转身就欲前往,却猛然被顾允儿给拉住了。

    顾允儿急切起身,拉着梅香不让她离开,转头对着顾清苑,惶然道:“大姐姐我错了,请你绕我一回,我听你的,我起来说话,我起来…。”说话间带着一丝哽咽,眼眸溢出泪花,楚楚可怜,脆弱不堪的样子。

    看着她如此模样,顾清苑完全生不出一丝的怜惜,有的只是更加的腻歪之感,明明就是一个无心之人,却非要做出一副万事人家欺负她,亏欠她的姿态来,怎么?不听她说,不答应她的所求,她就要哭给人看,死给人看吗?真是腻歪的很。

    “说吧!”

    “是。”顾允儿很是听话,更不敢迟疑道:“大姐姐,三皇子被封王马上就要离京了,可没想到他离开的时候竟然要把我给带上。”顾允儿说着惶恐道:“大姐姐,我不想跟他走,发生这么多的事儿,如果我跟着三皇子去的话,我一定没有好日过的,大姐姐姐求求你救救我。”顾允儿这次是真的哭了出来。

    顾清苑听了挑眉,南宫玉果然被封王了!而,他要带顾允儿去不用细想也知道原因是什么,看来,就算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他那无知,狭隘的个性却是一点儿都没变呀!或许是想着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来了,怎么也要把心里的火气和憋闷发泄一些。

    兰芝,梅香听的是云里雾里的,三皇子要带三小姐一起走?

    “三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的?”顾清苑好奇道。

    顾允儿闻言,怔了一下,眼神微闪躲,“我…。我听人家说的。”

    听言,顾清苑淡笑,看来三姨娘并没有把自己知道她和三皇子接触的事儿告诉顾允儿了,要不然,她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着极力隐瞒和三皇子之间那一丝过往。不过这样更好,既然她想装糊涂,自己更乐意。

    “道听途说之言怎能相信呢?三妹妹想太多了,赶紧回去吧!”

    “不,不,大姐姐这不是道听途说,这是真的,是千真万确的。”说着顿了一下,犹豫,斟酌了一番,抬头正色道:“大姐姐是三皇子的人亲口对我说的,所以,这一切是真的。”

    顾允儿话出,兰芝,梅香惊疑不定,三皇子的人亲口说的?

    顾清苑挑眉,没有说话。

    顾允儿看此,咬牙,“其实,我和三皇子早就相识,不过也就是巧合的见过几次而已,其他没什么的。真的大姐姐你相信我。可是,我没想到三皇子他竟然会想着要带我走,大姐姐请你帮帮我…。”

    顾允儿说完,梅香,兰芝却已然渐渐明白了什么,看着顾允儿神色不定,人果然不可貌相,胆小,怯懦的三小姐竟然能做出如此大胆之事,出乎意料的事情果然很多呀!不过,如果她和三皇子早就认识的话,那么…。

    想着,梅香的脸色沉了下来,顾清苑还没回应,梅香就忍不住道:“如此,说来这次计划劫持我们小姐的事情你也知道的了。”

    “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三皇子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的,真的…。”顾允儿急切道。

    然,她这话说出来,兰芝,梅香是一点儿也不相信。

    顾清苑淡淡道:“三妹妹想让我怎么帮你?”这是顾清苑比较好奇的。

    “大姐姐,你能不能跟夏侯世子说说,让他向皇上提提,叫三皇子不要带我走。”顾允儿眼里带着满满的期盼,急切且紧张道。

    顾清苑听了,上前一步,静静的看着顾允儿,“向夏侯世子说说?”

    “是呀!大姐姐!夏侯世子是皇上的宠臣,而夏侯世子又对大姐姐疼爱有加,只要大姐姐开口,夏侯世子一定会答应的。”顾允儿正色道:“只要大姐姐你帮我这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后半生做牛做马的报答于你,如有违背,我愿承受…。”

    顾允儿的话未说完,顾清苑就打断道:“如果我不帮呢?”

    此话出,顾允儿一噎,片刻,哽咽开口道:“大姐姐这对于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并不困难,可却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好帮手,我以后什么都听大姐姐的,这对大姐姐没有坏处的,大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悲切的哀求。

    顾允儿这话出,顾清苑是真的笑了,顾允儿如果不是急昏了头,那就是极品到了一定的境界。

    南宫颦儿,南宫玉皇后的两个孩子,一个被发配,一个被封王,这其中都和自己有着莫大的牵连,虽然每次的事儿都不是自己主动引起的,但是,皇后她不会想这些的,她现在虽然没有动作。可自己却可以肯定,如果有机会的话,皇后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有些阴谋暗算如风暴前的宁静,都潜在心底,等待着爆发的一天到来。

    就是皇上,对于这两次的事儿,心里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心气儿。而,现在自己还能平静,那就是最大的幸事儿了。在这个时候如果还妄想着,再参与三皇子的什么事儿,那可真是脑抽了,也是对皇家最大的蔑视。怎么?以为皇上惩治了三皇子,自己就是绝对的有道理了,皇上就是站在自己这边了,以为有理由就可以行遍天下了?如果那样想,离死可就不远了,三皇子已经被罚,而这个时候她还去干涉三皇子的决定,呵呵呵…。

    “梅香,送三小姐回去吧!”

    “是,三小姐请,”梅香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允儿。

    “大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帮我吗?”顾允儿很是伤心道。

    “请赎我无能为力,这样的忙我没那个能力,帮不了你。”

    “大姐姐,你是不是在记恨我上次在山上的举动,那个时候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害怕了才会如此…。”

    “三妹妹是有意无意的,你心里清楚,我自己也明白。无须再多说,回你自己的院子吧!”顾清苑说完,往内间走去。

    “大姐姐…。”顾允儿看了咬牙,看着顾清苑完全不想伸手,绝情冷漠的样子,顾允儿神色悲戚,眼里却染上冷绝,“大姐姐,我既然说了会听你的话,我就一定会听你的话,绝对不会违背你的意思。你看,早些日子,在城外发生的劫持事件,还有大姐姐会武功,李相为了救大姐姐被刺伤的事。大姐姐不让我说,我从来救没说过,跟任何人都没提到过,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大姐姐应该相信我。”

    顾允儿话出,梅香,兰芝吃惊,然,更加的恼火,虽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们不清楚,不过,三小姐现在是在用这个事儿来威胁大小姐吗?

    顾清苑顿住脚步,转身,淡淡的看了顾允儿一眼,“三妹妹,那件事说与不说随你高兴就好。”说完,进入内间,听了顾允儿的话,顾清苑马上想到了蛇与农夫的故事,她需要的是帮助,温暖,而回报的是她的利齿,这样的人…。让人无法升起丝毫的怜惜。

    顾清苑的随意,让顾允儿心里一紧,抬脚就要跟过去,凌菲忽然出现在顾允儿的面前,面无表情道:“三小姐,过去的事情老夫人也许不会太感兴趣,不过,对于你送三皇子荷包,而三皇子送你簪子的事,老夫人应该更想知道其中的过往,所以,如果三小姐有兴致的话,还是跟老夫人说说这个吧!”

    凌菲说完看顾允儿脸色骤然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凌菲冰冷一笑,不知死活。

    两天后

    三皇子府果然来人,并拿着顾允儿送给三皇子的东西来到了老夫人的面前。

    老夫人拿着那绣着并蒂莲的荷包,看着下面小小的允字,眼神微闪,脸上却满是不解的看着嬷嬷疑惑道:“嬷嬷,请问这是?”

    “是贵府的三小姐送给三皇子的。”嬷嬷面无表情,眼里闪过却闪过嘲讽,一个庶女竟然也敢绣并蒂莲给三皇子,她可真是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闻言,老夫人暗暗咬牙!虽然刚才就隐隐猜到了些什么,可听到老嬷嬷回应,确定了心中想法。老夫人还是抑制不住的有些吃惊,那个丫头胆子可真是大,竟然做出私相授受的事儿,而且,那个竟然还是三皇子…老夫人心里觉得心里万分的憋闷,如果没发生劫持的事儿,那也算的上一件儿好事儿,可现在…。

    “那,嬷嬷今天来是…。”

    “老奴今天来是带三小姐去王府的。”

    “去王府?”

    “是,三皇子说,虽然贵府三小姐身份低微和王府完全不相配,但是,一个小姐随便的对一个男人送如此贴身的东西,如果传出去的话,三小姐也就毁了,顾家的脸面上也无光。所以,三皇子让老奴来带三小姐回王府,也算是全了三小姐对他的一片痴心。”

    老嬷嬷那完全歧视的态度,让老夫人听的火冒三丈,可,却只能忍着,谁让那个该死的丫头做出如此不检点,让人抬不起头来的事儿呢?但是,这样随便一个嬷嬷来,就这样随便的带走顾允儿,这算什么呢?

    看出老夫人脸色难看,老嬷嬷心里嗤笑,怎么?她不会还天真的想要个什么身份吧!仪式吧!

    “如果顾老夫人觉得不合适,不愿意的话,那老奴也不敢多说什么,这就回去禀报了三皇子。”老嬷嬷说着,俯身,就欲说离开。

    老夫人看此,暗恨,齐嬷嬷赶紧上前,拦住老嬷嬷,轻笑道:“嬷嬷来先坐下,先喝口水。”

    老嬷嬷本来就不真的要走,她也是带着三皇子的命令来的,继而,在其嬷嬷开口后,推托了一下,也就顺势坐下了。

    老夫人看着松了口气。

    齐嬷嬷倒了杯茶放在老嬷嬷面前,轻声道:“嬷嬷先别急。哎!忽然听到这样的事儿,我们老夫人心里一时还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顾老夫人的心情老奴可以理解,毕竟一个家里出了这么一个不规矩的孩子,谁的心里会不憋屈呢?”老嬷嬷毫不留情的鄙视道。

    此话出,老夫人脸色更加的难看,就连齐嬷嬷也是一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齐嬷嬷,去,去把顾允儿给我叫来。”老夫人沉声道。

    “是,老夫人。”

    福寿阁的动静传入顾清苑的耳里,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顾允儿的结局已经注定。不想被折磨,她就要有胆子去死或有胆子逃,要么就是屈服,跟着三皇子离京,生不如死的活着,凭着三皇子那暴躁狭隘的心性,顾允儿就算手段了得她翻身的机会也不大。至于老夫人,那更不会想着现在会替她争取些什么了。

    顾清苑想的不错,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顾允儿的去向就定下了。

    老夫人在听了顾允儿承认和三皇子接触过,并且相互送了东西后,什么都没再说,直接吩咐齐嬷嬷为她收拾东西,马上离开顾家跟着老嬷嬷起身去三皇子府。

    顾允儿跪地,垂泪表示不舍得老夫人,想在老夫人的面前永远伺候老夫人,然,老夫人却很是冷漠回应,她可不敢耽误她的终身大事,也没那个福气享受她的服侍,说完,不再给顾允儿说话的机会,直接打发了她。那感觉就像是在打发一个阿猫阿狗般!完全谈不上任何祖孙情意可言。

    顾允儿被带走不久,顾长远外出归来。

    老夫人把事情的经过给顾长远讲了一遍,顾长远闻言,神色沉重,愧疚的劝慰了老夫人一番,而,对于顾允儿一句未多问。在他的心里,他自己现在就是自身难保了,那里还有空去管那个无用女儿的事情。

    就此,在顾家生活了十几年的顾允儿,就这样突然且在有些人厌弃的目光中离开了。

    而,三皇子奉旨即日启程前往封地而去。

    到此,三皇子南宫玉也在暂时离开了京城诸人的视线。

    顾家在这些是是非非中,平淡中带着暗涌中耗着日子。

    直到几日后,老夫人问起李娇,而,顾长远向她禀报了一件,让老夫人惊骇的事情后,顾家这潭死水,再次被打破,终于再次荡起了波纹。

    老夫人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长远,道:“你说什么,你说李娇和你已经和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为什么?她凭什么敢和你和离?她是不是看你倒霉了,所以,开始看低我们顾家了?”

    老夫人说着,不等顾长远回应就怒骂道:“那个病秧子她以为她是相府小姐就了不起了,她没为我顾家生下香火,都已经是罪人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提出和离,她…她真是太不把我这老婆子看在眼里,也太不把我顾家当回事儿了,她怎么敢?我绝对不会任她这样羞辱我们顾家的,长远,走,跟我去李家,我想要向李翼问个明白,他就是这么教女儿的吗?哼!就算是不想过了,那也是你休了她,先休了她,怎么容许和离,她有什么资格…。”

    “母亲,母亲,你先别急,听儿子慢慢说…。”

    “没什么好说的。”老夫人厉声道:“你就是太好说话了,什么事儿都依着她,现在好了,人家看你倒了马上翻脸无情扭头就走,真是…真是太不是东西了…。”

    “母亲,其实和离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顾长远拉着老夫人脸色沉重道。

    老夫人听了一怔,随即怒不可遏道:“长远,你真的就那么点儿出现吗?什么叫和离就是最好的结果,你可知道这是对你的侮辱,是…。”

    “母亲,我还有一个儿子在外面…。”

    老夫人正激愤的说着,听到顾长远的这句话,猛然愣住,皱眉,“你…你刚才说什么?”肯定是她听错了。

    “母亲,我还有一个儿子在外,今年已经十岁了,就在京城。而,不知怎么的却被相爷给发现了,所以…。”

    老夫人听了一下子坐在椅子上,神色怔忪,长远有一个私生子?而且,还没李翼给发现了?这…这就是和离的缘由吗?如果是,那…这件事如果爆出来的话…顾长远的仕途可就全完了,想着,老夫人急切道:“长远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儿子说的是真的。”

    “那,李翼他只是要求你和李娇和离,他有没有说会如何对付你,他会不会把这件事给揭发出来?”

    “李相说,我和李娇和离后,顾家的事儿和他再无关系,而,这件事他也不会再过问。”

    闻言,老夫人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李翼只要求和离还真的是最好的结果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亦是开始觉得恼恨,顾长远果然不愧是那死老头的儿子,和他还真是一样的秉性,竟然都在外面养起外室来。

    一时往事忽然涌上心头,让老夫人心绪复杂,有那么一瞬间她还真有些同情李娇。但是,过去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再想又有什么用呢?而,对于顾长远为何会养着一个外室的过往,她也完全不想听。

    虽然想着不再想,可老夫人的脸色还是染上冷色,看着顾长远,冷声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母亲,我现在都这个年纪了,膝下除了他连第二个男丁都没有,所以,我想把他接进府来…”

    顾长远刚说完,老夫人厉声反对道:“你疯了,你把他接进来,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人家,你有了外室吗?”

    “儿子当然不会那么名目的做?”

    “什么意思?”

    “儿子和二弟已经商量好了,准备让他以二弟儿子的身份,过继到我的名下,这样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老夫人闻言,皱眉道:“你和挺远?你们两个商量的?”他们不是该相互仇视的吗?怎么,现在竟然还能达成这样的协议,老夫人实在是意外的很。

    顾长远点头,“是,挺远说,上次清苑被劫持,曾氏做出对清苑做出的事儿,让他心里很是觉得愧疚,他想弥补,继而在知道这件事情后,马上就义不容辞的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

    老夫人听了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想都觉得这太玄幻了,眉头紧皱,可却又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几番思量不透,最后只能感叹,世事无常!万事难料!

    老夫人想不通,顾长远这个说的有理有据的人,同样有着满满的疑惑。

    第一:翼儿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过继的办法来呢?虽然这样对他很有利!

    第二:顾挺远怎么会答应呢?这是他最想不到的。虽然这样对他没坏处。

    第三:如此一来,对李娇同样绝对的有利,她的颜面保住了,又顺利的和离解脱了。但,自己这么一个大大的把柄也被李翼紧紧的拽在了手里。

    第四:对翼儿也有着绝对的好处,私生子这个名头,对他并不是一个好事儿。

    这样一个过继就解决了几个困窘,而这样的想法真的是翼儿想到的吗?顾长远很是怀疑,同时也对翼儿能牵制顾挺远,绝对的不相信。而他直觉的想到他那个女儿,要说一切都是她在幕后推动的,他完全相信,只是心里却又觉得不可能,她没理由会帮着翼儿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晚上时分,接到翼儿传来的口信儿,说顾长远已经同意了,对此,顾清苑完全不意外,只要对他有利的事儿,顾长远都是不会拒绝的。

    ……

    半个月后,翼儿的母亲去世。一个月后,翼儿回到顾家。顾长远带着笑,顾挺远黑着脸,举行了过继仪式,老夫人面无表的看着,顾清苑只道,身体不适,无法出席。

    下人们以为大小姐也许是因为脸上有疤痕,所以不想出来见人,或许是对这个忽然多出的弟弟不喜。

    顾长远,老夫人觉得顾清苑这心里肯定是不舒服,也没强求,只说让顾清苑好好养身体。

    顾挺远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满是嘲讽,戾气。

    聘来院

    凌菲看着顾清苑,轻声道:“小姐,不去看看吗?”

    顾清苑摇头,“让顾长远觉得我对翼儿不喜,这样对翼儿有好处。”反之,要是翼儿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被顾长远看在眼里,引起他的猜疑,或者,翼儿和自己走的太近,都会引起顾长远的忌惮,这样对翼儿没有好处。

    而这些顾清苑早就和翼儿说过,继而,当然翼儿看顾清苑没来,心里失落可却很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时间在飞逝着,婚期亦是越来越近。

    而顾清苑也越来越沉寂,除了偶尔去看看李娇,所有的时间都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

    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的新娘或许都在为嫁妆,嫁衣准备着,忙活着,而,顾清苑却闲的很。原因无他,伯爵府准备好了一切并已经送到顾家,包括嫁衣。

    顾清苑偶尔看一眼柜子里面华丽的鲜红嫁衣,神色莫测,心里复杂,叹气!她和夏侯玦弈之间到底是谁太过坚持了呢?

    “小姐…。”

    听到声音顾清苑转头,看到凌菲收敛神色,“如何?可有头绪了吗?”

    “小姐,奴婢已经仔细的查探过来,夫人救的那个人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

    “是吗?”顾清苑垂眸,遮住眼里的冷色,医术世家,被人追杀,全家丧命,徒留她一人。而恰好在李娇回来的路上,被李娇她们救起,又很是厉害的看出来李骄的病症,并出言保证可以医治好李娇,然后,在李娇欢喜之余急忙开口挽留,而她亦是顺理成章的留下的神医女子。

    不过,李娇的运气真的那么好吗?夏侯玦弈都无法医治好的蛊毒,李娇做了一个好事儿,一伸手救起来的就是一位能治好她病的神医,这一切,真的只是如此简单吗?顾清苑很难相信,直觉感到她是大元太子派来的人。现在,她隐匿在李娇的身边,看来是要伺机做些什么吧!而她也本身也确实做了不少的功课。最起码,她对自己的事情倒是十分的了解,京城发生的事儿,包括自己的伤势都是她告诉李娇的,并言,她可以医好自己脸上的伤痕,恢复自己美丽的容貌,如此拴住男人的心,从此荣宠不衰。这也就是高嬷嬷所谓的惊喜。

    “凌菲,对于她们全家被害的缘由可查出什么了?”

    凌菲摇头,“奴婢打探过,这家人确实是医术世家,也因此很得人的尊敬,不过,没探出他们和什么人有过太大的交恶。”

    “他们全家可是在一夕之间全部丧命的吗?”

    “是,一夜之间全部丧命,只剩下那个被夫人救起的小姐,遗憾的是,她却不知道她的仇人是谁,只说是黑人蒙面人。”

    顾清苑听了神色冷清,不是看不出,应该是不想说,不能说吧!杀了人家全家,就为了得到现在这么一个身份,她如何能说的出。残忍至极。想着,顾清苑慢慢闭上眼睛,他们准备怎么做呢?光明正大的抢人,这么蠢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做的?或者,暗里劫人,可这样的话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自己如果失踪的话,马上就会被发现。既,夏侯玦弈也会马上得到消息,如此,他们成功的几率也不是很大。想着,顾清苑慢慢睁开眼睛,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懂医术?呵呵,那么,应该也懂得其他吧!而,他们的计划就是那个吗?…。

    两个月后,某些人依旧没有动静,倒是,顾清素的刑期已满,回到了顾家。

    ------题外话------

    输液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身体好多了,现在马上去输液,明天开始写顾清苑遁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