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58章 陪嫁丫头,遁

嫡女风华 第158章 陪嫁丫头,遁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聘来院

    “婢妾给大小姐请安。舒麺菚鄢”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给自己请安的女子,府里唯一的姨娘,老夫人曾经的救命恩人,起身,伸手扶起她,“无需多礼,坐下吧!”

    “是,多谢大小姐。”四姨娘起身,神色恭敬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微笑道:“大小姐马上就要成亲了,婢妾没什么太好的东西,所以,就亲生绣了个如意枕,送给大小姐图个吉祥如意。”说着,把一个鲜红的枕套放在顾清苑的面前。

    顾清苑接过,打开,看着上面针脚清晰,线色分明,栩栩如生的图案,赞叹道:“很漂亮。”这绣技跟自己那个鸳鸯比起来,那就是神技。

    顾清苑的夸赞让四姨娘微愣了下,她以为像顾清苑这样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人,对她这点儿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肯定不以为然的,没想到,她看起来竟然真的很喜欢。看着,四姨娘眼里透出喜色,心里亦叹息,也许她当初真的没看错人,大小姐她和很多人是不样的。

    “谢谢大小姐夸奖,如果大小姐喜欢的话,婢妾再给大小姐绣几个。”

    “不用了,绣花这活是最费力也费眼的活,不必再麻烦了。”对此顾清苑是深有感触,绣花不亚于上刑,太受罪了。

    看顾清苑对绣花好似很恐惧的样子,四姨娘不由抿嘴一笑,“其实,也还好,并不是太辛苦。”

    顾清苑听了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让她手指头开始发疼的话题,转而轻声道:“如何?想好了吗?可愿意离开?”

    闻言,四姨娘脸上笑意消散,慢慢垂下眼帘,静默。片刻,抬头看着顾清苑缓缓的摇了摇头,“回大小姐的话,婢妾不打算离开了。”

    听言,顾清苑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下,“你确定吗?”

    四姨娘点头,“是,婢妾确定了。”说完,苦笑道:“离开又如何,离开也不会有更好的未来等着我。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的过一生也是挺好的。”

    四姨娘看着顾清苑,轻柔一笑,“大小姐不必觉得有负担,是婢妾自己不愿意离开的和大小姐没关系。而,以后的日子是苦,是甜,那也都是婢妾自己的选择。”

    “婢妾本就是犯官之女,身体也已不洁,当时本以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万幸得上天垂怜,让婢妾遇到了大小姐,救了婢妾一命,还让婢妾免于了颠沛流离的命运。婢妾很感激大小姐。”

    顾清苑听了叹了口气,“如果你真的想好了,我也不勉强。”当初说好的,让她帮自己查看顾长远,而事后,自己送她离开让她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没想到…。也许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

    “婢妾多谢大小姐成全。”

    四姨娘前脚离开,顾清素后脚就过来了。

    听到顾清素求见,顾清苑轻笑,精神倒是挺不错的,回来去了老夫人那里说了这么久的话,不赶紧回她院子里休息,却又跑来自己这里了。不知道这位主又想唱那出?

    “让她进来吧!”

    “是,小姐。”梅香领命出去,一会儿神色不定的带着顾清素走了进来。

    顾清素的身影出现在顾清苑眼前,坦白说,顾清苑还真是愣了下,在牢里呆了两个月,气色不好,脏乱,狼狈,这些都可以想象的到,但是,现在这畏畏缩缩的姿态,怯懦,惊惧的眼神,如受惊小鸟般不安神色,这一形象和她之前那时时睥视他人,高高在上的形象可真是差的太多了,变化之大简直可以用判若两人来形容。

    顾清苑正想着,就看到顾清素猛然在她的面前跪下。

    顾清苑微怔,挑眉,最近对着自己下跪的人可真是不少,可她还真是承担不起呀!抬头,看了一边的梅香一眼。

    梅香会意,抬脚走到顾清素的身边,拉着她的胳膊道:“清素小姐,你这是作何?赶紧起来吧!”

    顾清素没有动弹,反倒对着顾清苑狠狠的磕了一个头,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我给清苑妹妹赔罪,给清苑妹妹赔罪…”说着还要磕,被梅香给拦住了。

    顾清苑提步上前,走到她面前,慢慢蹲下,轻声道:“赔罪?清素姐姐做了什么要跟我赔罪呢?”

    “我…劫持之时,我口无遮拦,胡言乱语,诋毁清苑妹妹,我…我向清苑妹妹赔罪,给清苑妹妹赔罪…”顾清素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然,头也低的更低了,完全看不到她说这番话时是什么样的神情,如果凭声音想象的话,一定惊慌不已吧!然,真的是如此吗?

    顾清苑淡淡一笑,随意道:“哦!清素姐姐说的是那件事呀!现在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都已经快不记得了,清素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是又全部想起来了。”顾清苑说着看到顾清素身体抖了一下。看此,顾清苑眼神暗沉,声音却更加的柔和,“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清素姐姐也无需再为此请罪,毕竟就是请罪也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更无法挽回,是不是?所以,赶紧起来吧!”

    “是…。”顾清素颤颤巍巍的起身,站在那里垂首不语,手足无措的样子。

    “清素姐姐坐吧!”顾清苑拉着顾清素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而她可以十分清楚的感到在她碰触到顾清素的刹那,她的紧绷和僵硬,顾清苑回眸,轻轻一笑。

    “梅香,给清素姐姐倒杯茶来。”坐下后,顾清苑周到的吩咐道。

    “是,小姐。”

    顾清素僵坐在那里,顾清苑看着,缓缓伸出手,在顾清素惊疑不定的眼神中,托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苍白,消瘦的脸颊,顾清苑眉头轻皱,叹息,“清素姐姐瘦了很多呀!”

    “我…。我还好。”顾清素抬头,应着,当看到顾清苑脸上的疤痕时,眼里极快的闪过异彩。

    顾清苑如墨的瞳眸溢出一丝浅笑,放下自己的手,顾清素低头,起身,“我不打搅清苑妹妹清净,我先回去了。”

    “好,兰芝,替我送清素小姐回去。”

    “是,小姐。”

    顾清素离开,顾清苑神色莫测,转头,看着边上的凌菲道:“你怎么看?”

    “判若两人,看来牢狱之行,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凌菲回应着,心里冷笑,可惜,更大的惩罚还在后面,胆敢暗害小姐的人,只坐了两个月牢就想了解那是不可能的。

    “是变了不少呀!简直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不过,虽然是坐牢可毕竟也已经确定性命无忧了。这相比较被劫持时,那生死难料,祸福难测的时候,好像要好上不少吧!怎么那个时候反倒还要平静些呢?真是奇怪呀!”顾清苑淡淡道。

    “小姐,你是说,她在装…。?”凌菲皱眉道。

    “被劫持,接着坐牢,经历这样的事情,顾清素吓坏了也很正常。而且,这个可怜兮兮,惊魂未定的形象也能博得不少的同情吧!同时也能证明她是多么的无辜。她这样比起顾允儿那种单纯躲着不敢出来面对的态度,可要高出不少呀!”顾清苑淡然道。

    凌菲听了沉声道:“小姐,看来这位清素小姐不是变的胆小,怯懦了,而是城府,心机更加的深了。”

    “城府,心机这些每个人都多少会有,没什么好意外的。而让我意外的是,那个规矩的看起来有些古板的顾清素小姐,竟然还有一颗寒铁般的心肠。”

    凌菲听了有些不解,小姐竟然给她这样的评价,为何?

    凌菲眼里的疑惑顾清苑看在眼里,淡淡一笑,“凌菲,当日在山上,顾清雅的后面是跟在两个人,一个是曾氏,一个是顾清素,而其中一个推到了顾清雅才使的我当初坠落山崖的,你觉得推到顾清雅的那个人会是谁?”

    “奴婢当时在和那些匪人对持,没有看清楚,不过,在审判的时候,曾氏主动承认是她做的,那…。应该就是她吧!”

    顾清苑听了摇头,神色清冷,意味深长道:“如果我记忆没出错的话,那个人不是曾氏,而是顾清素。”

    顾清苑话出,凌菲神色骤变,眼里划过戾气,“这么说,那个预谋害小姐的人是她!”

    “是她的可能性极大。”顾清苑缓缓道:“先不说我当时是否看错,只从情理出发分析来说。我当时站的那个地方是山崖边上,顾清雅要碰到我,那么也必须在她走动间快要靠近悬崖,在那个时候动手,必须要做到两点:第一,必须毫不迟疑,果决出手,不容一有一丝的犹豫,因为那样才能给我以措手不及。也不会被他人察觉,这一点儿那个人确实做到了,在她动手的时候,你还有李虎几人都没有察觉。”

    “第二点:那,就是必须能舍弃顾清雅的命。”

    顾清苑话出,凌菲为之一振,瞬间明白。

    看凌菲恍然的神色,顾清苑清冷道:“在推到顾清素的时候,她应该明白,顾清雅将会多接近山崖边缘,一个弄不好,顾清雅绝对有可能坠落,就算她敢赌那万一的侥幸,可她也该明白,我坠落,顾清雅绝对难逃干系,特别在你和李虎几人都在场的情况下,顾清雅想完好脱身根本不可能。”

    “一个母亲亲手置自己的孩子于死地,就算这个母亲再不好,这几率应该也不大吧!包何况,曾氏对顾清雅可是一直宠爱有加,要亲手害死她,我还真不相信。”顾清苑说着,风轻云淡道:“要说是顾清素我倒是更能相信些,也能想象出,她是为何这么做的。”

    “她为何这么做?”凌菲不懂,小姐和顾清素接触的日子并不多,就算不愉快,也没到仇恨的地步吧!

    “对顾清雅,在几次的接触中可以看出,她们姐们之间可是暗涌不断,所以,她一点儿也不顾及顾清雅的死活,完全不意外。”

    “至于我嘛!她不喜欢我未来世子妃这个位置,因为呀!她心仪你家那个桃花主子。”

    凌菲闻言,嘴巴抽了一下,心里对顾清素厌恶,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竟然还妄想肖想主子,为此暗害小姐,真是不知所谓,不知死活。

    看着凌菲,顾清苑缓缓抬眸,眼神流转,似水如火,“凌菲,有些事儿,我想跟你说一声。”

    “小姐,你说。”

    “凌菲,我准备离开。”

    此话出,凌菲瞬间眼眸遂然睁大,心里惊骇,无法置信,“小姐你…。”

    “凌菲,回你主子身边吧!”

    “小姐…。”凌菲马上明白了顾清苑的用意,小姐这是不想连累自己吗?她要离开,无论成功与否,自己这个伺候的人,都将会被主子责罚,也许,连性命都会保不住。但是,现在回去就没问题了,小姐的离开就和她没有了任何关系。

    “小姐,你不担心奴婢会禀报主子吗?”

    顾清苑听了淡笑,“其实,你禀报与否,夏侯玦弈他早就猜测到过,我不止一次想逃离。你说了他也不会太意外,只是会派人来监视我吧!”然,就算派人监视,也无法时时贴身的跟着自己吧!那样结局仍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小姐…。”凌菲不知道该说什么,静默片刻,开口道:“小姐,你是因为主子不能答应身心唯一,所以才离开的吗?”

    顾清苑听了没有否认,“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

    “可,小姐,那个真的那么重要吗?你应该感觉得到,主子他就算有了别的女人,也不会让她越过小姐一分的。”

    “当自己的丈夫有了别的女人时,那所谓的宠爱,多一份,少一份已经不重要了…。”顾清苑说完,淡笑道:“不过,现在说那些没有任何意义。”

    “小姐,奴婢想问一个逾越的问题。”

    “你问。”

    “小姐,你,喜欢主子吗?”

    凌菲问题出,顾清苑怔了一下,眉头轻皱了下,喜欢?喜欢夏侯玦弈吗?

    ……

    距离婚期不到半个月了,顾家上下越来月忙碌,也越来越兴奋,老夫人的心情同样是大好,而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的关系,还是顾清素回来后,性格转变,对老夫人愈加敬重,乖巧的原因,老夫人比起以前对她更多了几份的宠爱。

    而顾清苑对此看在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顾清素本来就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而现在比起以前更多了一份隐忍。她心里肯定明白,在现在这个家里,讨好,巴结老夫人是绝对必要也很重要的一件儿,她如何会忽视小看。

    只是让顾清苑没想到的是,顾情素的努力的成果,显然比她所预想到要好上很多呀!竟然能让老夫人做出那样的决定。

    福寿阁

    老夫人拉着顾清苑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那举止万分的疼惜,那眼神绝对的慈爱,然,却让顾清苑背脊一寒,敏感的嗅到某种算计的味道。

    “清儿,祖母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

    “祖母,你请说。”顾清苑微笑道。

    “清儿,你马上就要成亲了。嫁过去后可就是人家的人了,而娘家和婆家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婆家很多时候,很多事儿都要听人家的安排。根本就没你开口说话的余地。祖母是过来人,说句实话有的时候在婆家出一点差错,那可都会成为不可饶恕的事情。”老夫人说着意味深长道:“而这个时候除了需要娘家人为你撑腰,更需要身边有贴心,忠心,知心的人。”

    老夫人说到这里顾清苑已隐隐猜到了什么。

    “所以,祖母给你选了几个老实,贴心的陪嫁丫头随你一起过去照顾,伺候你,等一下你看看是否合意,如果不合意的话,现在还有时间,祖母再给你选。”老夫人说着对齐嬷嬷打了个眼神,齐嬷嬷会意,转身往外间走去。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儿,陪嫁丫头,几个!彼清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古代的规矩,男人的福利呀!

    片刻,齐嬷嬷带着几个丫头走了进来,顾清苑扫了一下,有五个之多。

    “给大小姐请个安吧!”齐嬷嬷吩咐道。

    “是。”几个丫头恭敬应下,俯身,“奴婢见过打小姐。”

    “都起来吧!”顾清苑平淡叫起,声音清脆如莺,体态优美,身材纤细,外形都不错。

    “是,多谢大小姐。”几个丫头起身。

    “抬头头来,让大小姐看看。”老夫人吩咐道。

    “是。”丫头听令,抬头,万分的配合,规矩。

    “清儿,你看看怎么样?”老夫人慈爱道。

    “好。”顾清苑抬眸逐个看去,甜美型的,娇美型的,温婉型的,婉约型的…。几个丫头还真是各有特色,但,也有一个共同点儿那就是漂亮。

    看来老夫人是真的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呀!而看着这些丫头,顾清苑彻底明白做男人果然好呀!她一个女的看着这千姿百态的美人,都觉得很难取舍,想来每个类型都别有一番风情吧!既然如此难以抉择,而世俗规矩又允许,当然是全部纳下才对的起自己呀!

    “清儿,你觉得如何?可合心意?”老夫人问道。

    顾清苑听了有些扛不住,同时感叹:古代女人的心里真的是很强大呀!一个祖母带头为自己孙女未来的丈夫选择小妾,顾清苑忍不住凌乱了一把,真想知道她们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仰望一把…。如果在现代,如果真的对一个男人有情,这场面会内伤吧!翻脸都是轻的。叹气…再次觉得古代男人福利好,女人贤惠至极。

    顾清苑转头看着老夫人,神色有些不定,眼里有些郁结,情绪也有些低落,道:“都挺好的。”这个时候高兴才是有病吧!适当的不快才更加真实吧!就算是在古代,女人也是人,情绪还是会有些的,只是无力反抗罢了。

    老夫人听了眼里闪过满意,顾清苑看起来并不是太高兴,不过,这她很能理解,想当初,就是她挑选陪嫁丫头的时候,还跟她母亲吵了一架,后来才屈服的。顾清苑能如此已经很不错了。看来她还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对自己也是信赖的。想着,不由露出笑意,夸赞道:“如果清儿觉得好,那,这几个丫头都让她跟着你过去吧!有她们在你身边照顾你,我这个祖母的心里也放心不少。”

    老夫人话出,顾清苑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好,孙女听祖母的。”

    顾清苑话落,几个丫头脸上不可抑制的溢出喜色,激动。

    老夫人就更加的满意了,拍着顾清苑的手,毫不吝啬的夸赞道:“祖母就知道清儿是个懂事的。而且,你放心,这些丫头都是祖母精挑细选出来的,每个都很乖巧,听话,绝对的忠心,不敢给你出什么幺蛾子出来。要是有那个敢,哼!祖母是绝对不会饶了她们的。”说着警告的看了她们一眼。

    几个丫头见状,赶紧跪下,惶恐道:“奴婢绝对不会做出一丝对不起大小姐的事儿,更不会给大小姐丢脸。”

    老夫人满意点头,顾清苑暗自摇头,女人呀!她该说什么好呢?

    老夫人满意了,顾清苑应下了,本以为就结束了,没想到老夫人后面竟然还有一雷呀!

    “清儿,除了这些丫头,祖母想让清素也跟着你过去。”

    顾清苑听了,嘴巴狠狠的抽了一下,第一冲入脑海里的念头就是姐们共伺一夫,虽然不是亲姐们,可堂姐妹也后恶寒的呀!不过,这也让顾清苑怀疑,她是否在老夫人的面前表现的配合度太高了。让老夫人觉得自己十分的好拿捏,要不然,她怎么会把一个母亲害过自己,她自己也曾落井下石的人,让自己带到婆家去呢?还如此轻而易举就说了出来…。

    老夫人看顾清苑怔忪,惊讶的样子,理解道:“祖母知道以前清素曾经做过对不住你的事儿,不过,也就因为这样,她心里十分的愧疚,懊悔。对你也会更加的忠心,用心。”

    老夫人说完,顾清苑真是想笑,老夫人为何不想着,她以前敢落井下石,以后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呢?不过,她确实对自己用心,是别有用心的用心。

    老夫人看顾清苑没说话,知道她的心里有些芥蒂,转头看了一眼,屋里的丫头,婆子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老夫人。”

    丫头们达成心愿心满意足,姿态更加的优美如画,配合度更加的高了,齐嬷嬷也不动声色的跟着一起退了下去。

    屋里只剩下顾清苑,老夫人两人。老夫人才开口道:“清儿,现在就我们祖孙两个,有些话祖母思量再三,还是想跟你说说。”

    “清儿,现在我们家和以前是没法子没了,你父亲的职位不定,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儿。京城的那些人,虽然没当着面说什么,可心里肯定对我们家有些看不上眼了。而,你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了,凭着我们家现在的情形,你在婆家的日子毕竟将要过的艰难。”

    “更重要的是,夏侯世子是男子,他肯定不会只有你一个的,一定马上就会侧妃,小妾的。”老夫人说着看了一眼顾清苑的脸颊,那上面的伤疤,叹气道:“祖母说句诛心的,你现在容颜又有了瑕疵,这身为一个女子简直就是致命伤,一个男人有那个会喜欢面对这样的面残的女子呢?清儿,如此一来,你想要长久留住夏侯世子的心和他的宠爱就更难了。”

    “清儿,一旦没了男人的宠爱,日子短了还好说,但是,日子一长那些个侧妃,小妾一定会在暗地里嗤笑于你,想着法子的往你头上爬。而,这些还不是最要命的,如果让她们先一步生下夏侯世子的孩儿。那,后果不敢想象呀!那个时候对你的地位可是一个绝对的威胁,你亦会沦为京城的笑柄呀!”

    顾清苑听着老夫人说着,这些宅门中常见的争斗模式,心里十分的赞同,大宅门就是如此,老夫人没说错,说的也都是实话,而这除了在教导自己,更是在为顾清素的事儿做铺垫。

    “所以,为了长远的打算,为了预防那些万一,祖母才会起意让清素给你一块入府。”老夫人认真道:“你和素儿虽然有些不愉快,可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一家人靠的住。让清素和你一块入府,不但可以帮着你一块管理伯爵府,更是一份保险。毕竟怀孩子这事儿,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多一份机会。也多了一份留下夏侯世子的机会。”

    “到时候无论你和素儿谁先怀上,对我们顾家都是一件儿好事儿,而对你更加是一份儿依仗,毕竟有了孩子傍身对一个女儿才是最重要的,那样也才能更快的在侯府站稳脚跟儿,坐稳你世子妃的位置,没有那个人在敢小看你,也没有那个人再敢小看我们顾家。”

    老夫人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结束,顾清苑清楚的明白了几点儿。

    第一:让顾清素帮自己管理侯府,看来老夫人对顾清素职位的要求很高呀!

    第二:无论自己和顾清素那个先生下孩儿,都会是自己的依仗,看来老夫人是想让顾情素的孩子也过继到自己的名下。

    第三:自己和顾清素同时入侯府,这是双重保险。如果自己这个面残的人留不住夏侯玦弈的心,保不住世子妃的滋味,还有顾清素这个候补的。总而言之,世子妃的位置这块肥肉绝对不能落在她人的手里。

    好长远的打算,好周全的想法,然,顾清苑除了无语,说不出第二个感觉。当然还有一个感觉,世子妃的位置果然是个香饽饽,夏侯玦弈果然是个万人迷。这一会儿功夫就有了六个免费暖床的,他艳福不浅呀!

    ……

    顾清苑从福寿阁出来,老夫人又把顾清素给叫了过来。

    “祖母…”顾清素盈盈俯身,万分恭敬道。

    “起来吧!”

    “是,祖母。”

    “素儿,你随着顾清苑入侯府的事我已经跟清苑说过了。”

    老夫人这话出,顾清素手顿时握了起来,心更是瞬间提了起来,脸上那楚楚无依的表情差点儿维持不住,声音却不可抑制的染上一丝颤抖,“是,祖母。”

    “清儿还没有答应,说要考虑一下。”老夫人说着,顿了一下,道:“这也正常,毕竟你曾经曾对她做出过那样的事,她一时无法应下也是正常的。”

    “是,孙女明白,孙女以前糊涂做了让清儿妹妹伤心的事儿。”顾清素伤感道。

    “你记住这个就好,到时候进到伯爵府一定要好好的协助清儿,来弥补曾经犯下的错,替自己赎罪知道吗?”

    顾清素听了心里一震,抬头,看着老夫人压抑着心里的澎湃的翻涌,“祖母你说,进伯爵府?”

    “是呀!”

    “可是清儿妹妹她…。”

    “她现在是还没吐口,不过,清儿素来是个孝顺,懂事的,我相信她一定会同意的。”老夫人很是肯定道。

    老夫人说完,顾清素本有些发白的脸色瞬时染上绯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激动的,人却马上跪在老夫人的面前,崇敬道:“请祖母放心,孙女一定好好的协助清妹妹坐稳世子妃的位置。亦会好好的做好自己的本分,不为我顾家丢脸。”

    老夫人听了,眼里溢出满意,“你能如此想很好。”

    顾清素确实比顾清苑更加依赖自己,顾清素没有母亲,更没有得力的外公,她除了依靠自己再无第二人可做她的后盾,这样的恶人才更好利用,拿捏。

    但是,顾清苑的话,在李娇和顾长远和离后,老夫人就开始对顾清苑有了一丝的不确定还有隔阂。

    她母亲李娇已经不是顾家的人了,李娇的心里说不定对顾家还有仇恨,李相那么疼爱李娇,心里对顾家肯定也有意见。如果有一天,李翼挑拨了顾清苑和顾家的关系,那么,难保顾清苑不会舍弃顾家,转而偏向那个对他更有帮助的李家。

    凭着李相的职位比起来现在什么都不是的顾家来,可帮助顾清苑的显然更多。所以,只要不傻,哪个人都会选择李家吧!而李相对顾清苑的看重,自己看到出,想必顾清苑也更加的清楚,如此,她也许连犹豫都不会,直接倒戈。

    如此一来,顾家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这也是老夫人会用顾清苑做踏板,而重用顾清素的原因。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老夫人为顾清苑选了陪嫁丫头,并打算让顾清素也跟着一起去的消息,顾家上下慢慢也都听到了一些苗头,明面上不敢说,暗地里都在悄悄的议论着。

    丫头,婆子们都知道了,聘来院自然也都知道了,兰芝,梅香气的要命,顾清苑没什么反应,而凌菲下了一个决定。

    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一下仪容,确定没什么问题,顾清苑转身看着梅香,兰芝,凌菲道:“今天你们三个跟着我一起去母亲那里吧!”

    顾清苑话出,凌菲慢慢低了了头,小姐她感觉到了什么吗?那个决定就在今天吗?兰芝,梅香小姐也已经安排好了吗?

    兰芝,梅香听了愣了一下,她们都去?

    “小姐,让凌菲和梅香随你去吧!奴婢留下看着院子。”兰芝开口道。

    “院子让别的丫头看着就好,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都出去转转,以后离开顾家想出门可就不那么容易了。”顾清苑轻笑道。

    “可是,让她们看着奴婢不放心。”兰芝皱眉道。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本小姐的院子又不是宝藏,搬不走也挪不动。不会不见的,你就放心吧!”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今天都出门透透气。”

    “是,小姐。”看顾清苑兴致好像很高,兰芝也不想扫了顾清苑的兴致。

    向老夫人报备了一声,得到老夫人的同意后,顾清苑一行人坐上马车往庄子上而去。

    山庄

    到了山庄,李娇看到顾清苑挺高兴的,而顾清苑看着跟着李娇身后那两个丫头,眼神闪过精光,凌菲眼眸紧缩,她们果然在。

    “母亲这两个丫头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好像没看到过。”顾清苑看着她们,随意道。

    “她们呀!”李娇自得一笑,“她们其中一个是我回来的路上救回来的。”说着指着两人道:“这位是小姐,这位是丫头。这个丫头前些日子得到她的信儿就匆匆的找了过来。”

    顾娇介绍过,两人上前一步,俯身,“见过顾小姐。”

    “起来吧!”又来了一个丫头,呵呵,人员增加了呀!

    “是。”

    顾清苑看着她们,点头,“原来母亲救的人就是她呀!”

    “清儿认识她们?”李娇意外。而那个两个女子眉心一跳。

    “不认识,只是那个时候听高嬷嬷说过一声,说救了个人,可一直没见着,我还以为她已经离开了呢?”顾清苑淡然道。

    “她前些日子受了伤,所以你来的那几次也就不好出来见你。”李娇恍然,解释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不是很在意,心里却冷笑,受伤?养伤?不好见自己?是担心引起自己的怀疑,所以特意回避了吧!

    看顾清苑漫不经心的样子,李娇开口道:“清儿,她们可不是一般的人哟!”

    听言,顾清苑脸色染上好奇,挑眉道:“不一般?”

    “是呀!她们都是医术了得之人,而且,她们能医治好你脸上的伤痕。”

    顾清苑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又带着一丝怀疑道:“真的能医治好我脸上的伤吗?”

    顾清苑话出,那位是小姐的女子站出来,轻笑道:“是,顾清苑请放心,你脸上的伤痕,我可以医治的好,保证一点儿伤痕都不再有。”

    闻言,顾清苑笑开,“如果真能如此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李娇更是急不可耐道:“那什么时候能帮她医治?她马上就要成婚了,最好能在成亲前医治好。”

    “夫人放心,一定可以医好的,如果顾小姐方便的话,我今天就可以帮她医治。”

    “真的吗?那可就太好了。”兰芝,梅香忍不住道。

    李娇也十分的满意。

    顾清苑也露出一丝笑意,“我很方便。”

    听顾清苑应下,所谓的小姐赶紧吩咐身边的丫头道:“核儿,你去准备一下东西,一会儿帮顾小姐医治。”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丫头离开,顾清苑几人在等待之余,开始闲聊。

    李娇率先开口,“清儿,你能不能把兰芝和梅香留在这里几天?”

    李娇话出,兰芝,梅香脸色微变,心里紧了一下。

    顾清苑垂下眼里,遮挡住眼里的复杂,心里却松了口气,看来外公已经见过李娇了。再抬眸眼里带着疑惑道:“母亲有什么要她们做的吗?”

    “这个,我现在不好说,不过你放心,就让她们在这里待几天,等你出嫁那天我一定让她们回去。”

    顾清苑听了犹豫了一下,转头看着兰芝,梅香一眼,“那,你们就留在这里几天吧!”

    “是,小姐。”兰芝,梅香心里不舍,可顾清苑答应了,她们自当遵从。

    而凌菲的心里却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肯定,小姐这是把兰芝,梅香也摘出来了,为的就是她们不被主子的怒火波及吧!小姐她真的什么都打算好了吗?

    话刚落下,那个丫头正好回来。

    “顾小姐,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小姐起身开口道。

    顾清苑点头,“好。”

    “顾小姐进内室吧!”

    “进内室,这里不行吗?”顾清苑奇怪道。

    “顾小姐这是**话题,所以,回避一些好。”小姐含蓄道。

    顾清苑听了挑眉,治疗脸部伤痕是**话题?这理由,够强大。

    “那好吧!”顾清苑起身,往内室走去。

    两人随着走了进入。

    凌菲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她们想要做什么了。

    内室不时的模糊的对话声传来,片刻,凌菲开口:“奴婢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完不等李娇她们开口,提步走了进去。

    而进去的刹那,惊见屋里不是三人,而是五人。而小姐好似已经昏倒在一旁,而一位穿着小姐衣服的陌生人,正往脸上贴着和小姐容颜一样的面皮。

    凌菲看此,眼眸一冷,果然如此。然,凌菲刚欲张口,眼前一缕白烟飞过,凌菲欲出手,可最后她却选择闭上了眼睛,昏倒在地。

    倒地的瞬间,耳边传来她们的低语声。

    “头领,现在该怎么办?”

    “按计划行事就好。”头领之人低沉道:“你们两个赶紧动手,装扮成她们的样子。”

    “是。”一个人应着,凌菲马上感觉到有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片刻换上了另外一套。

    首领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溢出胸有成竹的笑意,她们为了顺利的带走顾清苑可是准备了很长的时间了。

    比如,早已转好了顾清苑还有她身边几个丫头的面皮。

    比如,早已摸清了顾清苑还有她身边几个丫头的秉性。

    比如,那早已准备好的替换通道。

    顾清苑,你是逃不掉的,虽然不知道太子为何一定要得到你,可竟然太子想要,她们就一定会帮太子得到。

    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首领之人再次开口:“你记住,这几日少露面,外面那两个顾清苑贴身丫头,这两日会留下来,如此一来对你们就更有利了,但是,同样不可大意。”

    “首领放心,奴婢已经准备了这么多日子,不会出现差错的,只要熬过这三天,一切就成定局了。”

    “嗯!”

    “好了,把她们送下去,我们也该出去了。”

    “是。”

    身体被人抬起,放在了床上,凌菲能感觉她身边就是小姐,心安定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床忽然翻转,凌菲,顾清苑瞬时消失在房间,落入黑暗。

    在落下去的瞬间,凌菲伸手抓住彼清苑,而,顾清苑亦回握。凌菲一震,心里马上明白,小姐原来和自己一样也是装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