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0章 如你所愿

嫡女风华 第160章 如你所愿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马车跟随着鸟儿一直的快速的奔驰着,而这逃命般的速度让李娇猛的一个踉跄,急忙扶住一边的车秉才稳住身体,脸上染上恼色,怒火道:“这车夫是怎么赶车的?如此的莽撞,加速都不知道禀报一声吗?要是让主子们受伤了,看不要了他的小命。”

    看着李娇恼怒的表情,还有她从不掩饰的喜怒,慕容月忍不住怀疑,她真的是顾清苑的母亲吗?这差距也太大了些,女儿一颗玲珑心,太过难测,难猜!而她这个母亲却直白的犹如白痴,算计这样的人连,就算是成功了也完全没有一点儿的成就感。

    李娇说完,没听到慕容月的回应,很是理解的看着她,一定是被吓坏了吧!想着,关心的看了慕容月一眼,“公主你怎么样?可还好吗?”

    慕容月抬眸,轻笑道:“我还好,多谢夫人关心。”

    “公主没事儿就好,这车夫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公主应该说说她。”因为赶车的车夫是慕容月的人,继而,李娇不好直接说什么,可这不满却是显而易见。

    “是有些莽撞了,不过,这马车这样跑着倒是别有一番畅快之感。”慕容月说完,看李娇意外了一下,眉头也皱了起来。显然李她对自己的话有些不赞同,不喜了。然,慕容月像是没看出似的,不急不缓道:“而且,这样的速度能带着我们快些赶到那个好地方。”

    “好地方?是哪里?公主不是说随便转转吗?难道公主已经找到什么好玩儿的地方了?”李娇好奇道。

    “夫人莫急,到了夫人就知道了。而且,我保证夫人一定会喜欢的。”慕容月说完,莫测一笑。

    李娇却没感出一丝的异样,笑道:“是吗?公主真是太有心了,那等一下,臣妇一定要好好的观赏一番。”

    闻言,慕容月淡淡一笑,不再说话。跟李娇这样的人说话,无由的让她有些火大。

    急速行驶的马车,在将近一个时辰的时候速度终于慢慢的平缓了下来。

    李娇被颠簸的浑身都是疼的,脸色很是难看。看着慕容月,眼里满是控诉。然而,在看到慕容月那张面无表情,甚至冷凝的面容时,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女人的第六感让李娇开始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儿似的。

    慕容月没看李娇一眼,拉开车帘抬脚下了马车,被忽然的李娇咬牙,忍着发麻的双腿,随着下车。后面马车上的高嬷嬷亦是疾步赶到了李娇的身边,神色不定道:“夫人你怎么样?可还好吗?”

    “还好。”李娇脸色不好的应了一声,抬眼看了一下四周,一座破烂的寺庙立在眼前,道路坑洼,杂草横生,树木茂盛,毫无人烟,李娇越看,脸色越是难看,这就是慕容月所谓的美景?就在她还是什么自己会喜欢?李娇转头看着一边的慕容月,抬脚上前,皱眉道:“慕容公主,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要我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吗?”

    听到李娇的声音,慕容月眼角带着一丝冷冽,嘴角却仍然带着轻笑,柔声道:“夫人稍安勿躁,等一下就会有惊喜出现了,保证让夫人你大吃一惊。”

    “惊喜?”

    “是呀!很大的惊喜,你意想不到的惊喜。”慕容月笑颜如花道。

    李娇更加的疑惑,慕容月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如此的神秘?

    高嬷嬷这个时候已经明显的感到不对劲儿,除了慕容月的神色变得怪异,那两个夫人救起的丫头也完全变了一个态度,无视夫人也就算了,现在还拿着一个绿毛鸟,不停的走动着,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还有就是她们身上散发的气息,完全不像是小姐,丫头,反倒…。反倒像跟在相爷身边的那些个暗卫。想此,高嬷嬷心里一紧。

    扶着李娇看着慕容月,恭敬道:“慕容公主,你一片好意带我家夫人出来散心,看景儿,我家夫人和老奴心里都很是感动。可,怎奈,我家夫人身体不好不易太过劳累,所以,怕是要辜负公主的一片美意了。”说完跪下,“恳请公主准许我们先回去,要不然,夫人如果出了什么事儿,老奴可是担待不起。”

    恭敬的要求,然,脸上那一丝戒备之色,慕容月清楚的看在眼里,暗道:看来这个老奴都比李娇要聪明很多呀!是个忠仆。可惜,跟了李娇那个愚笨的主子。

    慕容月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高嬷嬷道:“这位嬷嬷太过忧虑了吧!我看你家夫人精神还是挺好的,没有你说的那般不堪一击吧!而且,既然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会儿,怎么也的进去看看吧!”说着,扫了一眼身后的两个丫头,道:“你们两个去扶着点儿夫人。”说完,看着已经在走入寺庙的飞影,飞雨,抬脚跟了过去。

    “是,公主。”两个丫头上前,伸手扶住李娇,李娇闪躲,欲开口。然,却张口无声,眼里露出惊,怒,转头,狠狠的瞪着两个丫头。可人家却完全无视,强势的扶上李娇的胳膊,清淡道:“夫人,请吧!”

    高嬷嬷看着眼前两个丫头看似扶着夫人,可那顾架势怎么看都是胁迫之态,看此,高嬷嬷赶紧起身疾步跟上,心里惊疑不定,慕容公主她到底要干什么?

    刚走入寺庙,就听到里面传来男子粗噶的说话声。

    “大哥,你说拿着这个东西真的会有美人上门吗?”

    “管它真的假的。有是赚来的艳福。如果没有美人上门,老子就把它给当了,这珠子看着也能值几个钱。到时候拿着当珠子的钱,我们去那倚红阁找几个**的女子,好好的乐呵一番不也是一样的吗?”男子粗蛮,**,邪笑道。

    “哈哈,大哥说的是,大哥英明,小弟我佩服,佩服呀!”激动的笑后,又开口道:“可惜抓来的那个女子脾气是实在是太刚烈了,还没碰她,她竟然跑去投河了。真是扫兴的很。唉!没经过事儿的女子滋味是好,可惜就是太不懂行,不知道那**的滋味,那么冲动的就跑去寻死。要不然,凭着她那俏模样…啧啧…。那我们兄弟俩现在肯定不会无聊呀!…。”虽然没看到说话男子的表情,可那清晰的吞口水声,不用细想就知道肯定一副**,猥琐样儿。

    “还不都是你,我说了,我先上的。你非要说什么一起来,结果吓到了美人,害的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大哥,你这么说可是不公平了,人可是我们一起弄来的,出了同样的力,为何等到办事儿的时候,你就要第一个,我却要第二个,这不公平嘛!”男子不忿儿道。

    “还说,你还说…。”两个人说着好笑打闹起来。

    而外面的人听到这样的对话,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心思不定。李娇脸色更是阴郁,看着慕容月的眼里满是不喜,高嬷嬷手心里冒汗,心里紧绷的很。

    飞影面无表情,率先走了进去。后面的人不管愿意不愿意,也逐个走了进去。

    屋里的景象落入众人的眼里,眉头皱了起来,一室杂乱,各种残破,两个男子年逾二十衣着破旧,头发脏乱,面如青白,眼如鼠,一副纵欲过度,长相猥琐的地痞,流氓之态。看着,眼里溢出嫌弃恶。

    而,屋里的打闹的两个人听到动静,动作顿住,转头,当看到慕容月她们一行人后,怔了一下,随即眼睛一亮,脸上露出喜色。

    “大哥,你看,真的有美人上门耶,而且,还不止一个呀!”年少些的男子,贼眉鼠眼的扫过一圈,当看到慕容月时,欢喜道:“大哥,你看那个美人看起来真是嫩呀!你再看看她的衣服,啧啧,一定值不少的钱吧!大哥,你说,等我们玩儿过后,把这些衣服拿去当银子,一定可以当的不少吧!”

    美人上门,年长的男子虽然高兴,可这样好像有些太多了些,而且,为首的两个丫头看着他们的眼神,很是有些不对劲儿!一般的女子看到这样的景象不是该惊惧,恐慌吗?可这两个丫头却是厉色,还有其他的人也是,眼里除了厌恶,嫌恶,却没有太大的惊恐之色。看着男人的眉头皱了起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如他这样活在边缘的人,虽然低贱,龌龊,卑劣,可却不代表他无脑。

    然,年少的男子却是一点儿异样的也擦觉不到,这些美人已经把他脑子和眼睛填满了,那里还有空想其他的。看着那各色的美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欢喜道:“玩儿了美人,拿了钱,大哥,这个珠子可真是好东西呀!”

    年少男子话落下,年长男子还未应话。

    屋里的几个人却在看到那个佛珠后,脸色骤然大变。

    飞影疾步上前,伸手,快速拿过珠子,手里的飞鸟吱的叫了一声。听到这声音,飞影,慕容月都知道这代表什么,心猛然沉了下来,脸色亦万分的难看。

    “哎呀!美人你喜欢着珠子呀!如果你喜欢哥哥就送给你,不过,你也要回报给哥哥点儿什么才是…呜…”年少男子话未说完,忽然被飞影扣住了咽喉,神色一变,却仍然不怕死道:“美人,你喜欢粗暴些的呀!正好哥哥我也喜欢,看来等下我们肯定会…。”

    “废话少说,这珠子是哪里来的,快说…”飞影加重手上的力道,阴戾道。

    “咳咳…放开我…。呜呜…。”男子脸上因为忽然收紧的力道,缺氧之下脸色开始涨红,说话也开始不连贯。

    李娇看着飞影眼里散发戾气,身上那毫不掩饰的杀气,眼眸骤然睁大,她…她怎么是这样的?这…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儿?慕容月,慕容月,她带着自己来这里的她一定知道,想此,迅速看向慕容月,然,却见她虽然神色难看,可却平静的很。

    高嬷嬷惊讶于飞影的变化,可这个时候,那不是让她最吃惊的,看着飞影手里的佛珠,高嬷嬷心口一窒,“小姐,那…那个好像是小小姐的佛珠。”李娇和离后,高嬷嬷就不再称她夫人,恢复了以前的称呼。

    闻言,李娇一怔,定定的看着那串佛珠,神色微变。

    慕容月转头,看了一眼高嬷嬷,淡淡道:“这位嬷嬷眼力倒是不错嘛!能看出这是顾清苑的东西。”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小小姐的佛珠怎么会在这里,还在他的手里,这是…。”高嬷嬷脸色白的可怕,有些话没说出,因为不敢想,小姐她出事儿了吗?为何京城没听到一点风声,而慕容公主她是如何知道的?

    “怎么回事?嬷嬷还看不出来吗?你家小小姐被人给劫持了…”

    “不,这不可能,我家小小姐昨天还好好的,还去看过夫人,怎么会被人给劫持,慕容公主你不要乱说。”高嬷嬷急声道。

    “不可能?那你说,顾清苑的佛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月面色冷漠道。

    高嬷嬷听了一噎,无法辩驳,小姐的东西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来的,一定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李娇神色惶然,清儿被他们给劫持了吗?那,她的清白?还有他们刚才说的那个,跳河的女子是不是…是不是就是清儿?

    “快说,这串儿佛珠你是在哪里得来的?”飞影手松开一丝,眼里的戾气却更重了。

    小蚌子男子在飞影松手的刹那,猛地挣脱开来,怒道:“咳咳…。臭女人,你想掐死老子是不是?你个贱女人,你让老子说老子就说,你以为你是谁?什么都听你的老子的面子往哪里搁,臭婆娘…不过,要是你肯给老子下跪认错,并陪着老子玩乐了一番的话,也许老子倒是可以考虑一…。啊…。”

    叫器的声音未完,凄厉的惨叫声起,没人看清飞影做了什么,只见一抹红光飞过,年少男子已瞬间倒地,眼睛暴睁,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瞬息声息全无,只留脖子上那致命的一道痕,不停的流淌的鲜红血液,让李娇和高嬷嬷知道,这不是梦,也不是错觉…。李娇差点儿晕过去。

    高嬷嬷心口紧缩,小姐到底救了个什么样的人呀?她潜伏在小姐的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她们是否是引狼入室了?

    慕容月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问题,顾清苑你到底在哪里?

    飞影看都不看那个死掉的男子,转头,看向那个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脸色灰白,大呼女侠饶命,女侠饶命的年长男子。

    冷厉道:“不想和他一样的下场就回到我刚才问的那个问题。”

    “是,是,我说,我说…”男子惶恐道:“这个佛珠是人家给我的?”

    “是谁?”

    “是一个男子,但是我不认识他。”

    “男子?长什么样子?”

    “身高七尺,三十多岁,很壮实,长的…长的和我差不多。”

    “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昨天…昨天晚上。”

    此话出,飞影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他叫什么?人住那里?”

    “这…这我不知道呀!我刚说了我不认识他。”

    “既然不是认识,他为什么要给你?”

    “他说这个佛珠能带来美人,但是只能用一次,用过后就要马上转给他人,不然的话就会给自己招来祸端。我当时没多想,反正不要钱,白白得来的东西,而且,还有美人上门,所以,就要了过来。还有,还有,这个佛珠也不是他的,也是人家给他的。”

    该死的!飞影暴怒,昨天明明还在顾清苑的手里,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到底转手几次了,如此,顾清苑的行踪可就更能找到了。

    “飞影,不用问了,这佛珠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慕容月听了淡淡道。

    “什么意思?”

    “顾清苑怕是早就知道了这个佛珠的作用,所以,她在出来的时候,早早的就把佛珠转出去了。”慕容月说着自嘲道:“本来这串儿佛珠是我用来追踪顾清苑的,没想到人家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反而,将计就计,利用它来迷惑了我们。让我们跟着她在走,现在扑了空,顾清苑她却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顾清苑她那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呢?怎么事情到了她的身上,总是那么的不能按照常理来走,她总是喜欢给人家以措手不及,超乎意料。”最重要的是,顾清苑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呢?她明明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可最后还是没逃出顾清苑的那双眼睛吗?

    “公主倒是很欣赏这位顾小姐呀!”飞影咬牙道。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说那些无用之言。

    “是,本公主是很欣赏她。”可惜却总是比比不了她。

    “公主觉得这一切都是顾清苑的谋划的?公主难道就没怀疑过是他人劫持了顾清苑,是劫持之人谋算的吗?”飞影皱眉道。

    “劫持?呵呵,飞影,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愿意承认,在你的眼皮子地下,让顾清苑逃脱的事实吗?非要说什么劫持之人?你以为在皓月,在夏侯世子那个男人的掌控下,除非顾清苑自己愿意,有那个人能这么毫无声音的带走顾清苑?”慕容月冷嗤道。

    “公主,你现在是在幸灾乐祸吗?你可不要忘了,如果顾清苑不能回到大元,你和我结局都是一样的。”

    “大不了一死,你以为本公主会怕。”

    慕容月,飞影的一席对话,让李娇和高嬷嬷彻底惊呆了。

    “公主倒是明白的很,也豪气的很,连死都毫不畏惧,属下佩服,佩服。”飞影恼火道。

    “有你们一起陪葬,本公主…。”慕容月说到这里,眼睛乍然一亮,呢喃着,陪葬,陪葬…说着开始来回的走动,神色慢慢变得激动难自抑,忽然转头看向李娇,猛然大笑了起来。

    飞影皱眉,她又在发什么神经?

    “飞影,你知道顾清苑是什么样的人吗?”慕容月整个人忽然放松下来,脸上扬起笑容,很是随意道。

    “属下不知,属下只知道她是主子要的人仅此而已。”飞影面无表情道。

    “她呀!是个特别奇怪的人,也是个很矛盾的人。你看她是个无害,温吞的人,可其实呢!她却是个城府,心机,手腕都非同一般的人。这,在她对付二姨娘,和顾无暇的时候,我就这道她从来都是一个手辣,对敌人绝对不会手软的人。是个绝对狠心的人。可她对那些对她好的人,她又是一个绝对有情,温暖的人。这,在李相为她受伤,她说出陪葬之言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慕容月说完,飞影神色不定。

    李娇完全怔在那里,二姨娘和顾无暇的事儿难道不是意外吗?难道都是清儿做的吗?

    慕容月说着走到李娇的身边,漫不经心道:“如顾清苑那样的心机,她能在你手上逃脱,能看出我会背叛她,能想到转移佛珠。那么,她会不会也想到我们会利用李娇来找她呢?如果这些她都预料到了。那,凭着她对李相的敬重,而李娇又是李相的女儿。飞影,你说,顾清苑她会如何?她现在是真的已经不顾李娇的死活离开了呢?还是潜藏在某个地方,清楚的看着这一切呢?”

    “公主,顾清苑和她母亲之间根本就没有多少情意可言,难道公主不知道吗?既然没有情义,如果顾清苑是主动离开的,那么,属下觉得她就不会在这里等着。”飞影凝眉道。

    “飞影,我刚说的不是李娇这个母亲,而是,李相的女儿,你明白吗?顾清苑或许不在意李娇,可是,她一定会在意李相的女儿,所以,本公主觉得她就在这附近。”

    飞影听了,心里觉得希望不大,可还是开口道:“那属下四处去看看。”

    “何必那么麻烦呢?”

    “什么意思?”

    “顾夫人在这里,一试不就知道人在不在这里了。”慕容月看着李娇眉目带笑道。

    闻言,飞影眼里闪过什么,转瞬即逝,点头应下,看着李娇面无表情道:“那就要辛苦一下顾夫人了。”

    李娇满眼火气,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容月和那个自己救来的女子,心里满是暴怒,她们竟然敢这么对待自己,可恼,自己以前还对她们那么好,真是狼心狗肺的人。

    李娇的神色,慕容月看在眼里,眼里闪过嗤笑,毫不留情道:“顾清苑有你这样的母亲,可真是她最大的不幸。在顾家你不能护着她,现在出了顾家你除了给她添乱同样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她真是够可悲的。”说完,感叹道:“要说老天也是公平的,它给了顾清苑一个好脑子,可却也给了她一个累赘,愚昧的母亲。”

    慕容月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飞影面无表情道:“带顾夫人出去。”

    “是,头领。”两个丫头驾着李娇往外走。

    高嬷嬷急声道:“你们要要干什么?放开小姐,放…。”高嬷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封了穴道,僵在哪里,眼睁睁的看着李娇被带了出去。

    寺庙外

    飞影冷眼扫过四周,高声道:“顾小姐如果你在这里的话,还请出来一见。”声音消散在风中,四周无一丝波动。

    “顾小姐,你应该也知道,我们来此也就是想接你回大元而已,我们家主子对顾小姐你心仪已久,现在让我们来接你,只要你肯跟我们回去,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一分的,当然,也不会伤害顾夫人丝毫。而且,顾小姐你回到大元后,我保证你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飞影话说完,依然没有任何波动。

    看此,飞影眼里溢出冷意,手猛然抬起,一根发带瞬间缠绕在李娇的脖颈之上,飞影冷声道:“顾小姐,凡事不要太过倔强,属下觉得,你现在出来对我们双方都是好事儿。我可以向主子交代,你母亲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你亦可以一生荣华。这是两全其美之事儿,为何非要弄的不可收拾呢?让你的母亲为了你而死,顾小姐你真的狠心如此吗?”

    没有动静。

    李娇脸色雪白如雪,慕容月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飞影的脸色更加难看,阴沉道:“既然顾小姐完全不在意你母亲的死活,非要弄个鱼死网破,那,我也就没什么客气的了。”说着,手开始用力,而李娇本发白的脸色,马上开始涨红。

    “哎!彼清苑你何必如此固执呢!你也知道,等下我们把你母亲的尸体给李相带回去,他看了肯定会伤心…。”慕容月感慨的话说到一半儿,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异动,虽然轻微,可却很是清晰,不容忽视。

    听此,慕容月,飞影心里一震,眼里溢出喜色,然,喜色刚出,马上被惊骇之色替代。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鲜红,致命,殉落,动静越来越大,一个,两个,三个,一个接着一个,连续不断的出现在她们的面前,逐渐堆聚成一个小丘…用尸体堆砌成的小丘,血腥,残酷,惊悚,惊恐,心颤,抖动…

    特别在看到那些死去之人的面孔时,慕容月,飞影脸色瞬间惨白如雪,是她们的暗卫,是随行的护卫,是大元子派来劫持顾清苑的人,他们…他们都死了,无声无息的死了…还把这些尸体抛落在了她们的面前…。是谁?是谁做的?如此残酷的手段,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连一个生还报信儿的人都没有,就这样全部毙命了…。

    “是谁?是谁做的,跟我出来,出来…”飞影嘶叫,暴怒,狂叫…

    慕容月脸色死白,心,沉了下来,本来担心动静太大引起那个人的注意,所以,没敢让所有的暗卫都随着一起来,可是没想到…慕容月慢慢闭眼,看来,那个人已经察觉了,也许,连所有的事情也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来了。

    想着,慕容月溢出苦笑,看来她们这次是逃不过了。

    李娇看着那残忍如地狱的一幕,虽然被点了穴,可还是忍不住开始干呕…。

    飞影愤怒的嘶吼着,忽然一丝白光向她飞去,风一般的速度,在飞影意识到之时,已隐没在她握着发带的手臂上,刺痛之下,整个手臂开始发麻,飞影拉着发带的手松下来,让李娇得以喘息。飞影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针上带毒,该死的!

    “顾清苑,是不是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小人,竟然用这下三流的手段来…。啊…。”一阵剧痛袭来,飞影忍不住哀嚎,剧烈的疼痛让飞影眼前发黑,脑子亦有瞬间的空白,只好似听到耳边传来飞雨的惊呼声。

    “头领,头领…。”

    恍惚过后,飞影回神,那股剧痛再次袭来,低头,看向疼痛部位。手臂,她的手臂呢?她的手臂没了…转头,看着身边那血淋淋胳膊,正是她的,看着,飞影差点儿晕过去,咬牙,汗如雨下,眼睛爆红,“顾清苑你这个该死的贱人,给我出来,我知道是你做的,给我出来…。”

    “诋毁本世子之妻者,死!”

    清冷如冰的男声起,风华绝代的身影现,窒息的压迫感瞬息袭来,如仙似魔的面容让人惊艳,沉沦,可那寒冰似铁的眼眸,却带着致命的杀意,毁灭所有的暴戾。

    夏侯玦弈果然是他,他来了,那一丝的侥幸,那唯求的万一不复存在了,必死的结局已定。

    飞影看到夏侯玦弈眼里不可抑制的闪过惊艳,惊艳过后是深沉的怒色,“没想到堂堂世子竟然也使小人行径,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话刚出,人影闪动,血腥之气加重,挑衅之人,已然头,身两分家,飞影毙命在瞬间,麒肆脸色冰冷如铁,看了一眼地下的尸体,淡漠的擦拭着手里的长剑,不知死活!

    夏侯玦弈抬手,百名黑人影卫从天而降,瞬息出现在身后。

    “清理。”

    两字出,人影闪动,白光飞过,血液迸发,真是片刻,刚才站立的人除了慕容月,李娇均已倒地,声息全无。横竖交错的尸体,血流成河的场面犹如人间炼狱。

    “带走。”

    “是。”

    慕容月,李娇消失。

    “烧。”

    “是。”

    一束火光起,片刻已燃成熊熊烈火。

    “退下。”

    “是。”

    影卫眨眼间退散,麒肆,麒一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夏侯玦弈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那愤怒的火龙,冰冷的尸体,很像他现在的心情。

    静静的看着,半晌开口。

    “顾清苑,本世子知道你在这里。”

    没有回应。

    “顾清苑,你就那么不愿意做本世子的妻子吗?”

    没有回应

    “顾清苑,你安置好了你那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弟弟。你安置好了你的那两个丫头。你拜别了你的外公。医治好了你的母亲。这些,让你怜惜的你的弟弟,对你好的你的外公,对你不好的你的母亲,对你忠心的你的丫头,你都想到了。”夏侯玦弈清冷的面容染上一丝苦涩,失落,“那我呢?你可曾想到过分毫?就算是不愿,就算是想离开,本世子只想知道,你是否犹豫过,是否有过一丝的不舍?”

    依然没有回应。

    夏侯玦弈慢慢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他和顾清苑的过去种种。直到知道顾清苑逃离,那嗜血的冲动。还有,祖父那句:玦儿,有的时候放手成全,比起,囚禁拥有。会让你和那个女子靠的更近,也会让那个女子铭记你一生。强求的不是幸福,是痛苦。你无法得到你想要的,而,那个女子也不会快乐。

    玦儿,试着放开,也许结果比你想象的会更好。

    缓缓睁开眼睛。

    “顾清苑,如果你想离开。那么我,如你所愿。放你自由。”

    夏侯玦弈话出,麒肆,麒一惊呆,震动,主子他…。

    而火光的那头,夏侯玦弈看到了那飞扬的裙角,舞动的发丝,还有嘴角那抹已刻入心底的浅浅淡笑。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