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5章 停药

嫡女风华 第175章 停药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私奔,李翼逆反两件案件,在京城激起一巨浪后,经过五天的探查,在所有人的期待,观望中,终于了有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结果。

    而所谓的顾清苑失踪,其实只是被夏侯世子给送走医治脸上受损的伤痕。

    而顾清素所谓的被挟持易容,被圈禁,其实不过是对她想要隐瞒,妄想取而代之惩罚罢了。

    而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报案人顾长远,根本就不是什么女儿失踪的受害人反而是一些事情的策划人。

    而李翼从来没有圈禁过顾清苑,也更加没有做出什么逆反之事,至于纸条之事完全就是顾长远利用他人设计的一个假象罢了!

    如此一来整个事情可以说来了极致的大逆转,本已经定罪的人成了完全无辜之人。而本来的报案之人却入了牢狱!

    整件事也一夕之间好像也变成了顾家的家务事儿,虽然很多人对于顾长远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感觉很是不可思议。但是,皇上已经开了金口,定了案,继而就算心里再有疑惑,也不会有那个人会傻傻的站出来多说一句。毕竟顾长远会如何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对于顾清苑的突然回归,且离开的缘由竟然是那个,并回来后世子妃位置是丝毫不会有任何的变动,却让很多人很是失望。当然,最为失望的人非韦家人和韦贵妃,二皇子莫属。

    昭和宫

    韦贵妃脸色难看的看着二皇子,沉声道:“这么说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夏侯玦弈的眼皮子在进行了?”

    南宫夜皱眉眼里满是阴戾,“夏侯玦弈既然从一开始就知道顾清苑是人假扮的,那就一定会想到会有被拆穿的一天。如此自然也一定会暗中派人监视着。所以,才会在所有的事情爆发后,马上就赶了回来。该死的!计划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什么也目的也没达到也就算了,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让夏侯玦弈开始对我们戒备起来!”

    韦贵妃眼神冰冷,阴冷,夏侯玦弈知晓了一切的事。那么,凭着他的心智自然也一定能看破这其中的猫腻,那么,皇上呢!皇上是否也已经看透了隐晦之处。想此,韦贵妃长长的指甲不由刺入了肉里,沉声道:“夜儿,皇上对那个赵风林是怎么处置的?”

    “哼!那个赵风林当初明明就是清醒的,嘴上还大肆的叫嚷着要毁了顾清苑,灭了李家为皇后娘娘出口气。可在父皇的面前他竟然说他是在怡红院里玩儿耍之时,因为喝了些酒水,一时脑子不清醒,被那些个烟花女子给诱惑才写下那些话的。而在清醒后,在知道李相的事情后,马上就想起了这件事儿,也马上清楚他被人利用了。”

    “可是,他那个时候因为心里太过害怕没敢及时的向皇上坦白。而,现在心里太过难安就去见了皇后。皇后知道事情后大大的斥责了他一番,并责令他马上到皇上的面前坦白一切。”

    南宫夜说着恼火道:“父皇听了,很是斥责了他一番,并罚他禁足!可却没有对他做什么太过严厉处置。就是夏侯玦弈和那位顾家小姐也说一切只是误会,就没再多说什么了!那位顾小姐可真是狡猾,可也够冷血,对自己的父亲那是一点儿余地都不留,把顾长远做的那些阴损之事全部给说了出来。可对皇后的侄子赵风林竟然以一句误会,就那样简单的带过了,真是可恶。”

    韦贵妃听了冷笑道:“赵风林当然不会大肆的把那些话给说出来,这没什么好意外的。倒是皇后如此一来她可就成了一个大义之人了。一点儿也不护短的把自己的侄子给推了出来。更重要的是有了赵风林的话,李相可是完全的洗脱了逆反的罪名。也更能证明皇后从来没想过要针对李家,对顾清苑的事情也从来没插手过。倒是我们,在顾清苑被圈禁,失踪的这段日子显得有些太积极了。这看在别人的眼里,明显是想趁机做些什么,不由的会让人联想起什么呀!”

    二皇子的脸色更加难看,此事给他们的结果不是一石二鸟,也不止是功亏一篑,而是完全的适得其反了。惹了皇上的忌讳,惹得夏侯玦弈不快,芥蒂。也让顾清苑对她们有些防备,对韦柔儿更是心存戒备吧!

    “母妃现在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在这敏感的时候再有什么动作都会让皇上更加的不喜,所以,现在关于这件事一句都不要再多说,知道吗?”韦贵妃沉声道。

    “嗯!儿臣知道了。”

    御书房

    一场闹剧结束,皇上差不多也明了那个不安分的人是谁,不过,南宫胤的心情却是一点儿也不气恼,相反,他心里很是满意!对于夏侯玦弈那提前预知一切,并掌控了所有的能力,感到十分的满意。

    而对于顾清苑,南宫胤也一次感觉那样的女子做世子妃,留在玦弈的身边应该也不错。不为其他,就为她那该出手就出手绝对不手软的秉性,还有她在取舍间的明智。

    在李翼和顾长远之间,明眼的人都知道李翼比起顾长远当然更加的有价值。其次,有一个心狠手辣的父亲,她会被人同情。反之,有一个逆反的外公,她这个外孙女将会永远被人看低一头。这其中的选择对她有着绝对的影响!

    不过,看她在御书房的表现来看,那个女子可是从来没有过一丝犹豫呀!彼清苑是个绝对,少见的聪明人。当有一天玦弈坐上那个位置,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在他的身边,对他也不是坏事,最起码这样的女子不容易被蛊惑,做出什么让她地位不保,让玦弈失力的事情来。

    当然,南宫胤也不是全都满意,那就是夏侯玦弈对她好像太过看重了些。或许,她是玦弈第一个入眼的女子才会如此的吧!等日子久了,想必就会淡下来!

    喜公公静静的站在一边,虽然不敢抬头探究皇上的神色,不过,他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皇上的心情应该不错。事情发展至此,他可以感觉到有人在后面推动这一切。至于顾长远那不过是个马前足罢了!而他也能想象的到那个幕后推动之人是谁。

    喜公公想着,暗道:如果他都能想象的到,那皇上一定想的出才是吧!可为何这会儿皇上却是一点儿恼意都没有呢!皇上如此,难道是没想到?或者是,皇上根本就不在意那个人的小手段呢!想此,喜公公的心里猛然一禀,头不自觉的垂的更低了,被皇上不在意的人,那,结局差不多就已经定了!

    ……

    从御书房出来,出宫的路上。李谨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父亲终于没事儿了。而压在心里的那块儿让他透不过气儿来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李谨轻扶着李翼,看着李翼身边的顾清苑,眼里满是感激,“清儿,谢谢你!”

    顾清苑听了,转头看着李谨淡笑道:“舅舅无需谢我什么,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顾清苑说完,看到李谨更加感怀的目光。还有身后那更加恼恨的视线,脸上的笑意变淡。

    夏侯玦弈走在顾清苑的身边,对于身后那投向顾清苑的眼神自然也感觉到了,眼眸黯沉。微转头看了一眼,跟着顾清苑身后的凌菲。

    凌菲怔了一下,不明白夏侯玦弈的意思。一边的麒肆却是马上了然,开口道:“凌菲,我看李大小姐的脸色不是很好,你先送她回去吧!”

    麒肆话出,顾清苑清楚的感到李翼的身体僵了一下,脚步微顿,然,却什么也没说。

    凌菲也瞬间明了什么,点头,“是,属下这就送李大小姐回去。”说完,不经意的在她身上点了一下,李娇刚欲出口的话瞬时顿住,狠厉的看着凌菲。然,凌菲却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伸手揽住李娇,闪身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李谨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惊疑不定,感觉那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顾清苑转头看了一眼身边雅人深致,神色清冷的男人。眼里透着一丝惊讶,感叹!看着,男人转眸回视,顾清苑娇俏一笑,男人忍不住嘴巴歪了一下,随即转头不再看她。

    麒肆走在后面看着顾清苑和夏侯玦弈,好似不经意间的互动,感叹: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吗?主子想要做什么,顾小姐好像马上就猜到了。

    出宫的一段路。每个人心思各异。

    走出皇宫,当看到皇宫外等候的几人后,有人的脸色抑制不住的变得有些难看。

    李智,李泓看到李翼疾步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激动。

    “祖父!你可还好!”

    李翼点了点头,淡淡道:“我还好。”

    顾恒眼里带着满满的欢喜,看着顾清苑上下打量着,“姐姐!”

    顾清苑嘴角溢出笑容,看着半年不见已经长的比她还高的少年,身上的气质也是越发的稳重了,“恒儿,你长大了哟!像个男子汉了。”

    顾恒听了眼里闪过一丝愧色,他是长大了可却还是没能守护了她,让她被迫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姐姐也变的更加漂亮了。”顾恒隐匿眼里的愧疚,带着一丝骄傲夸赞道。

    闻言,顾清苑嘴角的笑容扩大,伸手揉了揉顾恒的头,“恒儿真是会说话。”说着上前一步低声道:“长大后一定能骗到不少女孩子。”

    顾清苑话出,顾恒的嘴角抽了一下,脸上染上不自然的神色。叹息,姐姐的还是那么爱欺负人。

    一边的祁逸尘心里满是复杂,眼底带着一丝苦涩,可脸上带着却带着柔和的笑容。也许他不该来的,可最后抵制不住心里的那抹思念,他还是来了。

    “祁逸尘好久不见,还好吗?”顾清苑看着顾恒身边的男子轻笑道。

    看着女子脸上的笑容,还有那已印入心底的容颜,祁逸尘温和道:“嗯!我很好!”

    “清儿…。”

    听声顾清苑转身,看到李智微笑道:“大表哥。”

    “嗯!清儿,谢谢你回来。”李智虽然猜不到事情的经过,可祖父能平安回来和清儿肯定有着绝对的关系。

    “大表哥言重了。”

    夏侯玦弈淡淡的扫了祁逸尘一眼,对着顾清苑道:“该回去了。”说完,不等顾清苑回应,伸手拉住彼清苑的小手,往一边的马车走去。

    顾清苑怔了一下,可却也没有违背夏侯玦弈的意思,只是转头对着神色沉重的李翼轻轻一笑,就跟着夏侯玦弈坐上马车离开了。

    李翼看着顾清苑离去的背影,苦笑:清儿是让他不要担心李娇吗?可,她不知道的是夏侯玦弈这次怕是再难容李娇呀!

    祁逸尘看着那相携离开的两人,心里抽痛!

    马车之上,顾清苑轻轻的掀开车帘一角,看着宫门口的几个人感叹:“我家弟弟真像个小男子汉,祁御医好像越来越…。”

    “顾清苑…。”

    顾清苑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玦弈沉声打断了。

    放下帘子,顾清苑抬眸看着他,“什么事儿?”

    “老实坐好。”夏侯玦弈很是体贴道,然,说出来的话却是完全的口不对心。

    “哦!好!”顾清苑很是听话的坐好。

    静默,片刻。

    看着女子老实的样子,夏侯玦弈眼眸黯沉,心思莫测,不想听她提到祁逸尘,可她这样说了一半儿,不知道接下来她到底要说什么。又让夏侯玦弈的心里更加不舒服,她刚才到底要说什么?不过,这样的事情没什么还探究的。心里是那样想的,然,嘴巴快脑子一步开口,“顾清苑,祁逸尘越来越怎么样了?”

    “祁逸尘越来越有御医风范了!”顾清苑诚恳道。然,却让夏侯玦弈不由磨牙!

    看出夏侯玦弈眼里闪过的那丝火气,顾清苑垂眸,这个男人有着绝对别扭的性子。

    “顾清苑,成亲的日子不日就会定下,你再绣个荷包给本世子吧!”夏侯玦弈淡然道。

    闻言,顾清苑猛然抬眸,吃惊道:“为什么要再绣一个?”

    “那是规矩,成亲要绣并蒂莲!”夏侯玦弈理由十分充分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那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我绣一个荷包大概要半年的时间,所以,世子爷选定婚期的日子记得要在半年之后选…。”

    顾清苑话出,男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忍不住瞪眼,磨牙:“顾清苑…。”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顾清苑一副,我很听话为何还要生气的无辜表情。看的夏侯玦弈心里憋闷。

    “顾清苑你是故意的!”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微眯。

    顾清苑点头,呐呐一笑,“嘻嘻…本来是无意的,后面是有意的。”

    听言,夏侯玦弈心口更闷了,第一次怀疑,一个人太过坦白,诚实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顾清苑。”

    “在。”

    “看到祁逸尘开心吗?”

    “没有不开心的理由!”

    “那,当初在海域看到本世子的时候你高兴?”

    “那个时候没有高兴的理由。”

    夏侯玦弈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真切的意识到他真的不该问这个问题。

    看着夏侯玦弈那别扭的样子,顾清苑扬起一抹轻笑,伸手在他挺直的鼻子轻点,笑道:“夏侯玦弈你真可爱,虽然既不坦白又小心眼。”

    可爱?为顾清苑的形容,夏侯玦弈面皮抽了一下,轻哼!然,心里那股发酸的感觉却染上了一丝愉悦。

    顾家

    顾清苑从马车上下来,意外的看到老夫人竟然亲自在门口迎接,有丝惊讶可更多的却是了然。

    “清儿,清儿,我可怜的孩子…”老夫人看到顾清苑马上迎了过去,拉着顾清苑的手就语调拉长,眼里盈出泪花。

    顾清苑扶着老夫人,脸上染上伤感,嘴上却很是恭敬,体贴道:“祖母,你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呀?”

    “祖母听说你回来了,那里还坐的住。”老夫人伸手抚上顾清苑的脸颊,心疼道:“清儿怎么瘦了这么多,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

    “没有,我还好!祖母,我们进去说吧!站久了你会累的。”

    齐嬷嬷在一边也赶紧开口道:“是呀!老夫人,我们回府吧!”说着看了一眼顾清苑身边的男子道:“老奴知道你想念大小姐了,有很多话要跟大小姐说,可总不能让夏侯世子在门口站着吧!”

    老夫人听了赶紧擦拭眼角,看向夏侯玦弈请罪道:“世子赎罪,老身就是看到清儿太过激动了。夏侯世子,请,请进…”

    夏侯玦弈点头,抬脚进入顾家。

    顾清苑在后搀扶着老夫人,踏入顾家后,回头看了一眼府门口聚集的那些百姓,眼神微闪,嘴角溢出一丝轻笑,观众不少!在他们的眼里顾老夫人一定是位慈爱的祖母。

    老夫人本有很多话想问顾清苑,可因为有夏侯玦弈在,只能对这顾清苑不停的说着她的担心,关心着顾清苑这些日子是否安好。

    顾清苑恭敬的回应,对老夫人的担心表示着愧疚,对老夫人的关心表示感谢,同时作为孙女也表现出对老夫人该有的关怀。

    述说情意的话,却说的犹如演说的客套。直到气氛慢慢变得有些冷却。

    夏侯玦弈随即起身,看着顾清苑淡淡道:“你身体不适,回去休息吧!”

    此话出,老夫人微愣了一下,随即附和,赶紧道:“是,夏侯世子说的对,清儿肯定累坏了,赶紧回去休息。”

    “是,孙女告退,明日再来给祖母请安。”顾清苑俯身告退。

    老夫人看着顾清苑的背影,脸色的笑意褪去,神色不定。

    回到聘来院,夏侯玦弈也没多待,交代顾清苑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

    “凌菲,李娇在哪里?”顾清苑却没有休息,看着凌菲问道。

    凌菲早就猜到顾清苑会问这个问题,也没有隐瞒,“在主子的一个庄子上。”

    “带我过去。”

    “是。”

    别庄

    顾清苑在凌菲的带领下,来到一个院子,还没进去,就听到一个怒吼声传来。

    “放我出去,来人,放我出去!你们这些贱婢,我是相府大小姐,你们竟然关我,你们一定会没命的…识相的就赶紧放我出去…。”

    听到这样的声音,顾清苑眼里溢出冷色,相府大小姐?李娇,相府这个名头,相爷这个父亲,你只有在遇到麻烦,危机的时候才想的到吗?

    “凌菲,开门。”

    “是,小姐。”凌菲上前打开房门,打开的瞬间,李娇就立刻冲了出来,看到是凌菲眼里满是怒火,抬手就对凌菲挥去,却轻易的就被凌菲给躲了过去,“你这个该死的奴婢,竟然敢躲开,你…。”

    “点了她的穴,带她进去。”顾清苑淡漠道。

    “是。”凌菲出手,李娇立时僵在那里,任由凌菲把她带入屋子里坐在那里无法反抗。

    顾清苑走进屋里在李娇的对面坐下,看着她淡淡道:“母亲,这半年来过的可好?”

    “如果你不回来我会更好。”李娇冷厉道。

    顾清苑听了挑眉,李娇对她的敌意更甚以前了,看来在这半年里她跟顾长远那以书为线,不停的述说情怀的同时,也在述说着她的罪状吧!

    “外公入狱五日,你可曾有一次想过要去皇上的面前说些什么?”

    “你外公入狱都是你害的,你要我去说些什么?去揭发你吗?告诉皇上你之所以失踪都是大元太子的人把你劫持了吗?”李娇冷声道。

    “是,我无法否认外公入狱是我思虑不周。”顾清苑点头坦诚道:“如此来说的话,你什么都没说是在替我这个女儿遮掩吗?”

    李娇冷哼没有说话。她没说不是在替顾清苑遮掩,只是想起李翼曾经说过的话,只要她敢说一句,她立马就会没命继而她才没敢说,跟任何人都没说过,哪怕当初顾长远不止一次的问起,她也没说过。

    “外公会入狱的缘由,是我失踪害的。可外公一直选择沉默,认罪,却是因为你的性命,对此,你可曾想过要说些什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真的不懂吗?”顾清苑声音冷意更甚,“真的不知道,外公是承受一切,只因顾长远那句,他服罪,你活命吗?顾长远用你身上的蛊毒来威胁外公,只要外公认罪,他就可以解除你身上的蛊毒。一命换命的威迫。这些你真的一无所知知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李娇的眼里染上慌乱,可却仍然矢口决然否认。

    “如果真的不知道,为何要在御书房的时候会说出,我说出一切会害的你没命这句话?”顾清苑沉冷道。

    顾清苑话出,李娇咬牙,激愤道:“是,我就算知道又如何!”

    “如何?你觉得会如何?没想过外公会没命吗?”

    “父亲不会有事儿的,远哥说了,这只是一时之计而已,凭着皇上对父亲的看重父亲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李娇肯定道。

    “让外公认罪,是一时之计?为了什么?”

    “这个你不必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可惜,有些却已然入了我的眼。让外公入狱,是为了让外公没办法阻止你和顾长远的情是吧?是为了拖延时间,让顾长远带你出山庄,让你们可以远走高飞,可以过着那书本上所写的那如诗,如画般,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是吗?”顾清苑冷怒道。

    “是有如何!彼清苑我告诉你,你没那个资格斥责我,我之所以被圈禁都是你害的,要不然我怎么会想着想逃离,怎么会想着让父亲入狱。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李娇振振有词,说着恼恨道:“可惜,这一切都被你给破坏了。甚至因为你我连性命都保不住。顾清苑这都是你害的,你为何要这么狠,你为何要是我的女儿…”

    “顾长远说他可以保住你的命吗?用什么保?”

    “远哥说了,只要我待在他的身边,我就绝对不会有事儿的。我也相信远哥他没有骗我,因为我在顾家的那十几年虽然身体虚荣,可却从来没有那样的痛过。可在你用计把我骗出顾家后,才让我病发的。顾清苑你根本就不是想跟我治病,你是想报复我。”李娇仇视道。

    顾清苑听了,已经完全不想说什么了。面无表情的看了李娇一眼,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李娇的声音传来。

    “顾清苑,你父亲他是爱我的,他的心里只有我,他说了他会带我离开京城,去过平淡的日子。所以,如果你还有一丝人性,就去请皇上放了你父亲出来。我们马上就走,绝对不会碍了你的眼。”

    顾清苑缓缓回头,看着李娇,“那,你可曾问过顾长远,既然他那么爱你,为何要在你的身上下蛊毒?”

    “那不是蛊毒,那是情蛊!远哥怕我离开他,才给我种下的。远哥说了他的身上也有,没有我在他的身边,他每天都在经历那种痛,他不能离开我。我们要一辈子的在一起。”李娇眼里带着满满的感动,憧憬。

    顾清苑听了闭眼,顾长远他还能再无耻些吗?李娇她是一个爱情疯子。

    转身走出房间,凌菲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娇,真是无知到了极点。

    “凌菲,对于李娇世子怎么说?”

    “世子说,大婚日子在即,暂时不宜见血。不过,让奴婢停了她解蛊的药。”

    “停药吗?”顾清苑喃喃道。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