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7章 还差了些什么

嫡女风华 第177章 还差了些什么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风景,眼里溢出惊艳,脸上扬起舒心的笑意,桃花满园,淡然的馨香入鼻,飞舞的花瓣飘荡,一处桃花满园!可现在已经不是春天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旺盛的桃花,虽然惊奇,可却更让人惊艳。

    顾清苑惊艳的看着眼前的桃花,而,夏侯玦弈则是看着桃花中那一点素白身影,心里溢出如丝柔情,在不知不觉间缠绕于心。

    “夏侯玦弈,这里的桃花好漂亮!”

    “嗯!”

    “唉!看着这些桃花,不由让我想起你招惹桃花的本事,也许比起这茂盛的桃花,有过之而无不及呀!”顾清苑感叹道。

    夏侯玦弈:……无语,瞪了她一眼。

    顾清苑看此,站在夏侯玦弈的面前,仔细的看着他,抚着下巴,很是疑惑道:“真是不知道那些为你入迷的女子是看上你那里了?容貌太招人,身份太惹人,性格太霸道,性情太别扭了,心眼还特别的小。更不要说什么甜言蜜语,你侬我侬的情话了。还动不动就瞪眼,黑脸儿,训斥!唉!她们还真是不会看人…。”

    “如此嫌弃本世子,为何还愿意成为本世在的世子妃?”夏侯玦弈看着女子感触颇深的模样,淡淡道。

    顾清苑听了,抬眸紧紧的看着夏侯玦弈,神色不定,静默片刻,开口道:“夏侯玦弈,你这样可不好哟!”

    夏侯玦弈眼神微闪,神色淡然,“那里不好?”

    “夏侯玦弈你是男人,都没有表白过。可现在你却想听人家的对你表白,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呀!”顾清苑叹气。

    “顾清苑,本世子有没有说过你越来越恼人了?”夏侯玦弈看着一点儿也不愿吃亏的女子,沉声道。

    “越来越恼人?夏侯玦弈你这么说的话,可是觉得我以前很喜人吗?哪里喜人?什么时候发现我很喜人的?”顾清苑笑道。

    “从来没讨喜过…。”

    “你还真是没风度呀!”

    夏侯玦弈揉了揉眉心,跟这个女子比抬扛,较真,比嘴上功夫跟本就是自讨苦吃。

    “顾清苑。”

    “我在!”

    “在刑部大牢听了那些话,你就没什么想问本世子的吗?”夏侯玦弈看顾清苑对于顾清素所说的那些话,完全不提一句,完全不放在心上的表现。让夏侯玦弈感觉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纠结,顾清苑这样是完全的相信他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顾清苑听了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眼里闪过什么,心里好笑。脸上却收敛笑意,严肃的看着夏侯玦弈:“夏侯世子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刁钻的丫头!夏侯玦弈眼眸黯沉,咬了咬牙!扭头往前走去,淡淡道:“没有什么要说的。”

    男人脸色明显又阴郁了一下,女子看了抿嘴一笑,抬脚跟了上去,轻言细语道:“夏侯玦弈偶尔也要试着坦白嘛!”

    “坦白什么?”

    “坦白你们那天晚上都做了什么?都说了那些动听的情话…。”

    顾清苑话出,夏侯玦弈顿住脚步,森森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摇头,轻笑:“顾清素说的那些话,我没问你,只是心里清楚那些事情根本就是莫须有的,完全不存在的。”

    “你这是相信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吗?”

    “我是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还有感觉!”顾清苑淡笑道:“虽然我不知道在别人的眼里你是什么样的。可在我的眼里,如果能让你情话绵绵,深情以对,那个人就会被你护在羽翼之下,虽然方法霸道,可却绝对不容她被羞辱。就算是她做错了什么,无法被原谅,她也不会在别人的审判下被定罪。因为你的骄傲不容许!所以,如果你对顾清素真的有心,她就不会在山庄待半年,现在也绝对不会在牢里!”

    顾清苑说完,夏侯玦弈深不见底的眼眸流光闪过。

    “所以,有些时候夏侯世子你也要学着坦白,坦诚的说出你的心情!同时也要试着学会相信,相信你心里认定的!当然,偶尔可以小心眼,可却不能胡乱猜忌!怀疑的时候可以直接问,心里不舒服可以直接说!”

    顾清苑话出,夏侯玦弈神色不定,心里蓦然想起顾清苑和祁逸尘见面时直接的反应和心情!这丫头是在隐晦的表示什么吗?

    “至于顾清素说你夜夜拥她入眠,我还真是难以相信。夏侯世子如果真的夜夜和一个女子在一起,应该很懂得男女之事才是!怎么会连亲吻都能把人家的嘴巴给咬破了呢!”

    顾清苑说的很认真,可夏侯玦弈却清楚的能听出她言语间的恶趣!

    夏侯玦弈挑眉,淡淡道:“看来关于亲吻,本世子要多练习一下才是!”说着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顾清苑的樱唇,幽深的眼眸满是正气。

    顾清苑:……

    “夏侯世子我们来看桃花吧!看桃花!”顾清苑转身,大步的往前走去。

    夏侯玦弈看着女子的背影,嘴角溢出一丝淡笑。心里却也有一丝失落!他就算是知道她对祁逸尘没什么,可看到她和祁逸尘说话,想起祁逸尘对她的心意,他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可现在面临想通的情况,女子的反应是绝对的信任,可总归少了些什么。

    白天在桃花园里游玩半天,身体不由的有些疲惫,继而吃过晚饭,梳洗过后,顾清苑就躺下了。一会儿就陷入昏昏入睡之中,恍然间,听到耳边有人叫自己。皱了皱,缓缓睁开眼睛。

    “小姐,小姐…。”凌菲看到顾清苑睁开眼睛,低声道。

    意识清醒,顾清苑看着凌菲道:“凌菲,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姐,李虎来了。”

    闻言,顾清苑遂然起身,“可是外公找我?”

    凌菲点头,“相爷想见见小姐。”凌菲说着顿了一下,“李大小姐今天上午病发了。”

    听言,顾清苑正在整理衣服的手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却没多说什么,梳理好自己,“走吧!去丞相府。”

    “是,小姐。”

    李家,书房

    顾清苑走进书房,看着坐在书案前脸色沉重的李翼,眼里闪过什么,继而抬脚缓步走了进去,“外公!”

    李翼抬头,“清儿来了,坐吧!”

    “好。”顾清苑应声,在李翼下首坐下。

    看着顾清苑,李翼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愧疚的话已经说过太过,可最后有什么用!山庄事情会爆发,李翼早就有心里准备,也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最后泄露的一切的那个人竟然会是李娇!

    顾清苑看着老人身上沉重的压抑感觉,心里叹了口气,除了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之外,不知道该说什么。

    “外公,如果你担心母亲,孙女就…。”

    顾清苑的话没说完,就被李翼给打断了,“不!李娇现在的结果是她自己应的。是她自作自受。而她也不值得你为她付出。”

    顾清苑听了眼神微缩。

    “外公只是觉得对不住你,让你因为外公再次回到这个你不喜欢的地方来…。”李翼声音沉重道。

    顾清苑摇头,淡笑道:“外公,这次的事情归根结底都是我自己留下的隐患,才让外公陷入牢狱,是孙女连累了外公。怎么外公倒是自责起来了呢!”

    “这些日子孙女也想明白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什么秘密可以藏一辈子,就算外公这次为孙女遮掩过去了。也总有一天会被暴露的。所以,相比以后无法预料的结果比较,也许,现在回来对孙女是一个更好的结果呢!孙女的回来没有一丝的勉强。也没有觉得不甘。”

    “而且有些事情,本来就是孙女自己想错了。如果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就要争取。而不是用逃避的方法得到自己想要的,那样的平静不会维持太久的。”

    “外公,平静的生活要看环境,可也要看自己的心。只要心里有,处处都是福地。”

    李翼眼里溢出苦涩,“这京城就算心里再有,也难保有那一丝平静。”

    “外公,你不必为孙女操心,无论什么样的生活,孙女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关于以后顾清苑很难肯定的说什么,只能决定自己能做的。

    顾清苑说完,祖孙两一时陷入沉寂。

    静默片刻,李翼开口,“清儿,你母亲她还能有多少日子?”

    顾清苑心里一震,却坦诚道:“有药物控制着也许一年,也许十年八年。可,如果没有药的话,不会太久…。”

    顾清苑话出,李翼闭了闭眼,“是吗?”

    “是。”

    “如果她真的没多少日子了,外公准备送她和顾长远离开。让她如愿。”

    顾清苑听言,神色微变,“外公…。”李娇跟顾长远离开意味着什么,顾清苑明白的很。李娇没有解药,必将不时病发。而顾长远就算是出来,他自己也可以想象得出,以后那灰暗再无翻身机会的日子。

    李娇性情骄纵,且只能被宠,绝不能受委屈的性情。顾长远被毁一切,心里隐藏的暴戾,阴暗,又如何会再隐藏。等到那个时候,可以想象会如何!

    “清儿,你母亲她会那样不谙世事,我这个做父亲的有很大的责任。你母亲很小的时候你外婆就没了,而我又忙于公务很少陪她。这让我心里觉得很对不住你母亲。继而,很多时候我都会宠着她,一直担心她会受委屈,受伤害,所有的事情都给她撑了起来,能瞒的我也都瞒着,所以,才养成了她那样的性子。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

    顾清苑听了皱眉,对于李翼把李娇的错全部揽到自己身上有些不赞同,“外公,为人之道,处事之法,你该交的都交给母亲了,是母亲自己无法理会,这怎么会全是外公的错。外公,养育子女是父母的责任,可却没有那个人要为另个一人的一切负责所有。就算是父母对子女也是一样。人生是自己的,该怎么过还要看自己。”

    年少的时候犯错,还可以说是懵懂无知。可李娇呢!几十年来,她吃了不少的亏,也经历了不少的痛,可她却一点改过,回转的念头都没有。这,只能说她这个人是冥顽不灵。

    李翼摇了摇头,眉目间满是刚硬,却也带着厚重的沉痛,“你母亲她糊涂了一辈子,我不希望她在离世的那天都不明白什么是好,恶。让她在下辈子还是个糊涂的。也许,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不该再让她经历那些。可,就算我这个做父亲的狠心吧!”

    顾清苑听着,眉头紧皱。外公对李娇这个女儿可以说是娇宠了一辈子,可在李娇最后的日子里却让了娇经受那样的颠覆,可以说毁灭的伤害。李翼的心情如何,顾清苑完全可以想象的到。

    驸马府

    大公主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仪容,看了一眼身边的贴身嬷嬷问道:“古嬷嬷,礼单上本宫让你们准备的礼品可都准备好了?”

    “回公主的话,都准备好了。”

    “嗯!那就好。”

    “母亲,母亲…。”大公主的话刚落下,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同时一容貌俏丽的少女走了进来。

    大公主转头,看着自己女儿急冲冲的样子,皱眉:“絮儿你这是什么样子?”

    少女看大公主皱眉,缓下脚步,轻言道:“母亲,女儿只是一时匆忙…。”

    “再匆忙也要注意自己的礼仪,体态举止。”

    “是,女儿知道了。”

    看夏侯絮受教的样子,大公主脸色缓和,柔声道:“这么匆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母亲,你今天可是要去顾家?”夏侯絮轻声道。

    “嗯!”

    “母亲,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昨日问你你还说不想去,今日怎么有改变主意了?”

    “以后总是要打交道的,提前看看也是很有必要的。”夏侯絮轻笑道。

    大公主听了看了夏侯絮一眼,“想去就去吧!”

    “是,母亲!那女儿这就去准备一下。”

    “嗯!去吧!”

    夏侯絮离开,大公主看着古嬷嬷道:“可知道郡主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好像昨日傍晚有几个丫头在议论顾清苑如何了不得,如何得夏侯世子的看重,让郡主给听到了,所以,郡主才会改变主意,想要去见一见吧!”古嬷嬷低声道。

    大公主听了神色莫测,却没再说什么。这位真正的顾清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还真是有些期待今天的见面!

    ------题外话------

    女儿吹空调,感冒了,半夜发热。一夜没怎么睡,今天一天脑子都是混沌的…抱歉,更的少了些,明天万更补给亲们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