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5章 洞房花烛

嫡女风华 第185章 洞房花烛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轻轻的在床边坐下,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女子,眼神不自觉的柔和下来!看着她和自己一样的绚红,嘴角溢出笑容!从今天起她就完完全全的在自己身边了!这样的认知,莫名的让他送心底深处感到充盈,满足!从来没有的感觉,可却前所未有的好!

    而今天这个日子,不由的让人想起那磕磕绊绊的往事!最让人记忆犹新的就是,第一次见到他,她对他就没有一丝的惧色,连一丝迷惑都没有,她所想到的就是如何全身而退。那一刻,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感到好奇!

    而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她的奇特,不同!而她看到的却是他的缺点!

    想起,这个女子不止一次的说着他的缺点。夏侯玦弈就觉得倍感无力!

    其实,在自己看来她也很多,且不可思议的缺点!

    她胆子太大,可以说是完全的放肆!

    三从四德,以夫为天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心里也是完全没有吧!

    明目张胆,毫不掩饰的耍着小心眼!也从不隐藏她的坏,她的怒,她的狠!而且,还特别的贪财,看到钱就会两眼放光!让人看着好气又好笑!

    她还小心眼,还要求绝对的公平,坚持所有人都没想过的身心唯一!包重要的是她还嫌弃她,为了不嫁给他为世子妃,甚至挖空心思的逃走,这都让他又气又怒,却又无法强势的圈禁,逼迫她!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却入了他的心,很多时候他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放肆的时候不忍苛责!不愿的时候无法逼迫!自己的心情甚至跟着她的喜怒哀乐被牵动着!

    其实,在察觉到这些的时候,他就清楚的知道,他对她上心了,甚至可以说即将沦陷了!在那个时候,他曾经想过杀了她,杜绝这或许会成为致命弱点儿的牵绊!

    然而,他下定决心,可却怎么也下不去手!因为杀了她,比被牵绊让他更加难以接受!既然无法动手,又无法放弃!那,就把她圈禁,逼她妥协,让她屈服!

    想着,夏侯玦弈眼角溢出无奈,可是到最会,屈服,妥协的那个人反而是他!

    顾清苑睁开眼眸,看着夏侯玦弈神色变幻不定的样子。心里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这位新郎官的心情好像比她还要复杂!

    其实,她并没有睡,猛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想睡也睡不着呀!她只是感到有些累,躺在床上不想睁眼而已!所以,在夏侯玦弈进来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她本以为夏侯玦弈会叫她起来。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

    看到顾清苑睁开眼睛,夏侯玦弈脸上神色收敛,柔和道:“醒了!”

    顾清苑起身,自然道:“人都走了吗?”

    “嗯!走了一部分!”

    夏侯玦弈说话间,顾清苑闻到淡淡的酒味,“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儿。”

    顾清苑听了点头,轻笑:“看来世子爷也是凡人呀!吃肉也喝酒!”

    “本就是凡人,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夏侯玦弈好笑,心里叹息:看来就连在今天这个日子,这丫头也淡然的很呀!倒是自己显得好像有些善感了些!

    “是神仙呀!不近女色,不沾酒肉,长相妖孽,完全符合呀!”顾清苑笑道。

    凌菲进来就听到自己小姐又在戏弄主子,摇头无奈一笑,感叹:她是该说小姐太过随遇而安,还是该说小姐没心没肺好呢!这样的日子,小姐竟然连一点儿忐忑,不安之意都没有!让人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呀!

    “主子…。”凌菲刚说,马上转口,“禀世子,世子妃,大皇子及各家官家子弟来了…。”

    凌菲的话刚落下,一混乱的脚步声已在门口想起,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随之传来,“这闹洞房可是不用禀报的…。”

    说着,以大皇子南宫凌为首,十多个人涌现在房间里,看着并肩坐在床上的夏侯玦弈,顾清苑!眼里闪过惊艳,男的绝美,女的绝色,这样两个在一起还真是像一幅画!很多对顾清苑只闻其声,却未见过其人的,看到她还真是怔了一下。心里了然,如此容貌,也难怪夏侯世子上了心呀!想着,忽然感到一抹冷意,抬头正好看到新郎官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此,本打量顾清苑的人马上转移视线。

    南宫凌看着好笑,“玦弈,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可是不能生气!而且,这洞房可是不闹不热闹!民间有说法,说这洞房越热闹,寓意日子越热乎。所以,今天你这脾气可是要收敛些。”

    南宫凌说完,不等夏侯玦弈说什么,就对着身边的那些官家之弟道:“来,把您们手里的枣,栗子,花生都抛出来,祝愿夏侯世子和世子妃‘早立子’。”说着担心他们不敢动手,笑着恐吓道:“如果你们那个没丢的话,等下本皇子就让他留下。”

    此话一出,枣,栗子,花生等连续不断的向着夏侯玦弈和顾清苑飞来,顾清苑不经意的被砸了几下,苦笑,这风俗她有一种打靶子的感觉坑嗲呀!

    夏侯玦弈开始还算淡定,坐在那里不着痕迹的挡去抛向顾清苑的那些东西,可看就算如此还是砸到了顾清苑!瞬时起身挡在了她的面前。

    夏侯玦弈这一举动,让所有人瞬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屋里有片刻的沉寂。却只是瞬间,随之而来的就是隐忍,压抑的笑声,南宫凌少了些顾忌,朗声笑出声,如此带动了屋里满是起伏不断的笑声。

    “玦弈,这些东西是男女两人都要接着的,你刚才没听到吗?这是寓意早立子。你这样…。你这样可是不行,你一个人可是生不了孩儿,所以,就算是心疼你的世子妃,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呀!”南宫凌取笑道。

    此话出,夏侯玦弈脸色黑了一下,挪开不是,继续挡着也不是!彼清苑嘴巴忍不住抽了一下!

    看着夏侯玦弈从未见过的尴尬之态,笑声瞬时大了起来,屋里的气氛也顿时轻松了很多。

    一旁因不放心随后赶来的周管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也觉得很是好笑,同样的也看出了夏侯玦弈的不自在,赶紧站出来,笑道:“各位皇子,各位公子,刚才老奴看这些好东西也抛在了我们世子妃的身上,所以,这一关就算过来吧!”

    “好,过了,过了!”南宫凌爽快的应道,说完看了夏侯玦弈一眼,笑道:“我们还是适可而止吧!要不然,夏侯世子恼了赶人,那我们可就什么也闹不成了。”

    这绝对是在奚落夏侯玦弈。

    “嬷嬷呢!让她们赶紧进来!”南宫凌兴致高昂道。

    “是!”周麒应声,疾步走了出去,一会儿工夫领着两个手里端着什么东西的两个嬷嬷走了进来。

    “老奴见过世子爷,世子妃!”两嬷嬷跪下恭敬道。

    “起来吧!”夏侯玦弈淡淡道。

    “是!”两嬷嬷起身,走到他们身边,看着站立的夏侯玦弈恭敬道:“世子爷,请和新娘并肩坐。”

    “玦弈呀!那个栗子什么我们不丢了,你不用再挡着了。赶紧坐下吧!”南宫凌笑道。

    夏侯玦弈挨着顾清苑坐下,顾清苑向他投以同情的目光,暗想:绅士风度在古代果然不适用呀!

    嬷嬷拿起勺子舀出一个饺子,送到顾清苑面前,顾清苑张嘴吃下。随即,外面响起问话声,“生不生!”

    咬了咬牙,顾清苑低声道:“生!”

    顾清苑话落,两个嬷嬷就赶紧随着附和,“世子妃早生贵子!大喜大吉!”

    夏侯玦弈肯定他听到了磨牙声。人家新娘含羞带怯的说生,而自己娘子却是咬牙切齿的在说!

    而后又闹腾了一会儿,一众人才离开!凌菲也随着出去了,屋里就剩下夏侯玦弈,顾清苑两个人。

    顾清苑转头看着夏侯玦弈道:“没有其他的了吧!”

    “好像没了。”夏侯玦弈有些不确定道。

    顾清苑听了摇头,看来夏侯玦弈也和自己一样,对婚礼的流程也是似懂非懂呀!

    “先把合卺酒喝了吧!”夏侯玦弈看着桌子上的两杯酒道。

    “现在喝吗?”

    “嗯!”

    “那就喝吧!反正早晚都要喝!”

    两人端起,胳膊交叉,一饮而尽。喝完顾清苑吐了吐舌头,竟然是辣的!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自然流露的娇态,脸色缓和了下来。刹那却又沉了下来,眼里闪过怒色。转身疾步走到窗户前,沉声道:“麒肆!”

    没人回应。

    “不想死就拿解药过来!”

    此话出,弱弱的回应声传来,“那个,主子!属下也是好意。担心硕王爷那个药劲没下去,会影响了主子的那个…。所以…。”

    夏侯玦弈听了,沉怒道:“本世子已经解了!”

    话出,窗外的再次静寂了下来。

    “解药拿来!”

    静默片刻,麒肆忐忑的声音传来,“主…。主子赎罪…。此药没…。没有解药…。唯一能解除的就是…。就是女人…。”

    麒肆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可顾清苑还是都听到了,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麒肆!”男人的声音是压抑不住的火气!

    “主子,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可是不能见血,所以,属下先告退了明日再来给主子请罪!”说着声音已渐渐远去,明显是逃了!

    顾清苑看着脸色万分难看阴沉的男人,不用猜也知道他中了什么药!

    叹气!洞房之夜自己很有可能变成解药,这感觉还真是怪异,有些伤不起呀!不过,夏侯玦弈想必心情也差不多吧!一个男人的洞房的时候身体里有春药。这…。该怎么说好呢!包伤不起吧!

    想着顾清苑叹息,有麒肆这样贴心的下属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儿呢!如此为主子着想,谁曾想却是好心办坏事儿。不知道明天夏侯玦弈会如何处罚他!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梳洗一下。”

    夏侯玦弈开口,顾清苑赶紧应道:“哦!好!”

    看着夏侯玦弈走进洗浴间的背影,顾清苑暗道:他不会是去泡冷水去了吧!想此,顾清苑无奈一笑,真是乌龙呀!抬脚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边凌菲贴心准备的毛巾和水,对着镜子把脸上那红红白白的胭脂,水粉什么全部擦掉!瞬时感觉脸上舒畅了不少!卸去头上发饰,散开头发,褪去身上厚重的喜服,换上轻便的衣服,整个人瞬时轻松很多!

    做完这些,夏侯玦弈还没出来,顾清苑确定,他也许真的在泡冷水!想着,顾清苑趴在床上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翻看起来。

    第一楼酒庄

    两个男子相对而坐,一个温文尔雅,一个邪魅不羁!镑自拿着一杯酒对饮!

    “硕王爷,今天是夏侯玦弈那厮大婚的日子,你这个特意从大元赶来参加他大婚的人,怎么想起跟我一起在这里喝酒了!”祁逸尘看着慕容烨道。

    “本王是来参加夏侯玦弈的大婚的。可是,现在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心里忽然觉得很是不爽呀!所以,懒得去看,太碍眼!还是在这里和你喝酒痛快!”慕容烨扁嘴道。

    “是呀!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确实碍眼的很!”祁逸尘完全同仇敌忾,狠道!

    “哈哈哈,因为太碍眼了。所以,本王提前给夏侯玦弈送了点儿小礼!”

    “哦!送了什么礼说来听听?”祁逸尘挑眉道。

    “本王最近研制出来,能让人半个月不能人道的好药!”

    慕容烨话出,祁逸尘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对着慕容烨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赞道:“王爷出手果然不凡,做的好,做的好!炳哈哈哈!”

    “本王也觉得做的好极了。”慕容烨也十分满意道:“来,为了夏侯玦弈的不举我们干一杯。”

    “来,干杯!”

    举杯相碰,两人一饮而尽。

    慕容烨饮进杯中酒,猛的放下杯子,恼恨道:“夏侯玦弈那厮竟然公然抢走本王的陌儿,真是可恶至极!”

    祁逸尘听了瞪眼,“你的?慕容烨你想太多了吧!那个女子最先可是让我去提亲的。可惜,被夏侯玦弈那厮给提前了一步,该死的夏侯玦弈!”

    “让你去提亲?祁逸尘你喝多了了吧!那个狡猾的女子会主动让你去提亲?”慕容烨完全不相信。

    “怎么不信?”

    “不信!”

    “不信拉倒!”

    “其实,我信不信又能怎么样呢!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慕容烨叹息。

    闻言,祁逸尘眼里闪过痛色,拿起酒杯倒入口中。看着慕容烨道:“我自己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呢?你这位无心无情的人,怎么也栽进去了?”

    “是不是栽进去了我还真是不清楚?不过,看到那个女子嫁给夏侯玦弈这心里很是不舒服呀!”慕容烨捂着心口,皱眉道:“说不来的感觉,酸酸涩涩的!难受!所以,你要是问本王现在最恼的人是谁,那一定是夏侯玦弈。”

    祁逸尘听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慕容烨看了皱眉,“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和你一样。所以,结果就是你和我一样陷进去了!”祁逸尘说完,看慕容烨眉头皱的更紧了,开口道:“不用怀疑!那种感觉代表什么,我也是好长时间才想明白!不过,却也晚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喜欢她!”

    “喜欢吗?陌儿确实很讨人喜欢。”

    “呵呵,看来你还是没明白呀!那个女子她入了心了!”

    “入了心吗?”

    “可她却已经是人家的了!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夏侯玦弈他太狠!太可恨了!”祁逸尘咬牙!

    慕容烨神色不定,眉头紧锁!入了心?这不可能…。顾清苑她是特别,可却只是一个特别的女子而已,她也就是比别人真了些,有趣了些,不可思议了些,也比其他人恼人了些,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了。对,没有其他的了!

    他慕容烨是不会如夏侯玦弈一样被一个女子牵绊的,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女子所牵绊!他不需要…。慕容烨想着,眼里却满是阴郁,拿起酒壶灌了起来。

    因为心里一抹真实的声音在说,如果真的不需要,那为何要保留着顾清苑曾经住饼的地方。如果不需要,为何在说要带顾清苑离开的时候,会紧张她的回答,又为何在知道答案的时候,心里会绝对万分失望呢!

    也许,他是在试探顾清苑对夏侯玦博弈的感情,可其实他想要的却是顾清苑能放弃夏侯玦弈。或者,她的回答让夏侯玦弈死心,然后,可以跟着他离开这才是他想要的。可,他却不想承认!不想承认!

    想着,慕容烨看了一眼对面的祁逸尘,在夏侯玦弈大婚的这天同样感到万分不甘,可有无可奈何,只能在这里醉生梦死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想想还真是有趣呀!想当年,夏侯玦弈,祁逸尘还有自己,他们三个人拜了同一个人为师学习医术!那个时候他们虽然小可因为生长环境,每个人却都不单纯,更不天真!

    那时为了学好医术,也为了比较的心里,希望自己是学好的那个!所以,就用不同的办法讨的师傅欢心,希望他能教自己多些!他习惯性的做温吞无害态!祁逸尘做嬉笑,讨巧态!只有夏侯玦弈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摸样,一副万事随意的模样!他们看了觉得夏侯玦弈就是一个放不下架子的冰冷木头!

    直到后来不久他们才真正的发现,夏侯玦弈才是最腹黑的那个!他和祁逸尘是讨巧卖乖!可夏侯玦弈他是直接抓人家七寸!师傅喜欢新事物,夏侯玦弈他就不知道在那里淘到一些新奇的东西,在师傅的眼前探究,引得师傅好奇。而后,想也知道结果如何了!

    他和祁逸尘是跟着师傅后面跑,而师傅却是天天跟在夏侯玦弈的后面跑。想想那时的景象,很是恼人呀!可也让他们了解到,夏侯玦弈他根本就不是木头,他才是城府最深的那个!

    学医的事情他们落在了下风,现在连在儿女之事上。他们好像再次重复了以前的失败,再次落在了下风!

    他们是想明白了自己的心在行动,可夏侯玦弈在开始感觉到心有异样的时候,就先抓住了那个女子,再慢慢探究自己的心!他果然够狠!可也最够幸运,他得到了那个女子的心!

    慕容烨想着,忽然有种往事不堪回首,还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不过,仔细想的话,顾清苑和夏侯玦弈还真是有些像呀!同样都喜欢拿人七寸!想起她让夏侯玦弈给他下药,让他半辈子不举的事情,慕容烨苦笑!

    想着心里更加恼恨,看着祁逸尘夺过他的酒杯,叫道:“祁逸尘…。”

    “干什么?”

    慕容烨抚着下巴,眼神莫测,一本正经道:“我们和夏侯玦弈怎么也算是同门一场。所以,他大婚我们怎么也该去闹个洞房,然后,在伯爵府住上个几日,好好的恭贺他一下吧!”

    闻言,祁逸尘眼睛微眯,静默片刻,点头附和道:“王爷所言极是呀!”

    “哈哈,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去吧!”

    “王爷请!”

    “祁师弟请!”

    化悲愤为仇恨的两个男人,瞬时变身为恶魔,心里发誓势必不能让夏侯玦弈太得意,以给他添堵为目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往伯爵府而去,去送上他们迟到的祝福!

    伯爵府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半个多时辰过去了,顾清苑手里的书都看了一半儿了,夏侯玦弈还没从洗浴室出来。顾清苑放下手里的书,起身看了看时辰,叹了口气。抬脚往洗浴室走去!

    “夏侯玦弈你还在里面吧?”

    “嗯!”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黯哑!

    “你不出来吗?”

    沉寂。

    片刻,男人声音传来,“我还要一会儿,你先睡吧!”

    “嗯!那好吧!你好好洗,我先睡了哟!”顾清苑很是听话道。

    此话出,再次出现沉寂!

    片刻,男人才回应,“好!”声音中带着一莫名情绪,好似不甘,好似恼火,更有一抹某人没心没肺,完全不解风情的嗔怒!

    顾清苑感觉到男人复杂的心里,抿嘴一笑,男人就是够别扭!

    “夏侯玦弈洗好记得多穿件衣服,别受凉了。”顾清苑很是关心道,心里夸赞自己一句,她果然贤惠。

    “顾清苑…。”

    “我还在,世子有什么吩咐请说?”

    “没事…。”

    “世子爷我怎么听着你的声音里有些委屈呢!”

    “你听错了!”

    “是吗?”顾清苑叹气,“我本还想着,如果世子爷身体真的很不适的话,我就…。”顾清苑说着坏心眼的顿住。

    里面的男人磨牙,深吸了口气,忍不住道:“就如何?”

    “就给世子爷再添点儿冷水过去。”

    顾清苑话刚落下,就听到里面传来一悉索声音,接着就看到男人出现在眼前!一身白色里衣,露出健硕的胸膛,腰间只用一个带着束起,头发微湿,散落在肩头,配上那如仙似妖的面容,倾长,完美的身材,猛然这么出现,还真是魅惑呀!

    顾清苑赞叹的看着夏侯玦弈,不过,如果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紧绷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世子爷你洗好了?”顾清苑轻笑道。

    “顾清苑,你是个坏心眼的丫头!”

    “呵呵,夏侯世子还真是一个爱中春药的男人。”

    “顾清苑…。”夏侯玦弈脸色有些不好看。

    “夫君…。”

    夫君两字出,夏侯玦弈怔了一下,随即眉眼间扬起魅惑的笑意,继而猛然伸手揽起顾清苑。

    顾清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倒在床上,夏侯玦弈附在身上,男人反应之大,让顾清苑黑线儿!伸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皱眉道:“夏侯玦弈你好重,起来!”

    夏侯玦弈微微撑起自己的身体,可却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

    “夏侯玦弈,起来!”

    “不要…。”男人的声音染上暗哑,看着身下的女子,眼眸幽深,肌肤如雪,黑发如丝,眼眸如墨,唇如花,面如玉,柔软的身体,滑腻的肌肤,妙曼的身姿,馨香的味道,吐气如兰的气息,女儿家的纯美,却又带着绝对的魅惑!

    入眼的美,让男子刚在冷水里泡了将近一个时辰好不容易压下的内火,瞬间燃起且更为汹涌,身体瞬息炙热滚烫,紧绷如石,某个地方更是立刻挺起,涨的发疼,发胀!身体的反应,让夏侯玦弈的呼吸开始有些沉重!

    而夏侯玦弈身体的变化,顾清苑自然也感受到了,微紧张了一下,不过,随即又释然!既已是夫妻,这些自然也会成为夫妻生活的一部分,不需要抗拒什么!

    想着,顾清苑吸了口气,缓解一下莫名的紧张,抬眸看着夏侯玦弈道:“夏侯玦弈你不去泡冷水了吗?”

    “不去了!”

    “为什么?”

    “因为有娘子…。”

    娘子两字,让顾清苑有少许的飘忽感,完全不真实!

    “夏侯玦弈,这样洞房,不担心扫过你大男人的面子吗?”

    “面子以后再挣…。”说着低头在顾清苑的樱唇上轻吻了一下,声音低沉,性感,“清儿,叫夫君…。”

    这男人在勾引她,他在使用美男计,顾清苑万分确定。

    “夏侯玦弈你越来越奸诈了。”

    “跟着娘子学得。”

    “我可没…。呜…。”顾清苑话未说完就被夏侯玦弈给封住了唇,床幔随着落下。

    吻,浅浅细吻,带着柔和,怜爱,然,慢慢变得深入,热切,强势,狂热,好似要把人吞没!呼吸更重。顾清苑从开始的淡淡的回应,到完全的被动。

    唇舌交缠,夏侯玦弈修长的大手本能的开始游走,当真切的触摸到身上的肌肤,才知道它的竟然滑嫩如丝,让人流连忘返,爱不释手,完全不想放开。吻在不断加深,亦开始移动,樱唇,脸颊,脖子,每个地方都不想错过。

    手亦急切的解着那些带子,扣子,探寻更美的风景。当那抹柔软入眼,夏侯玦弈呼吸一窒,超乎想象的美艳,诱人,魅惑!

    看着,夏侯玦弈猛然低头,一手握住入手的丰盈,让夏侯玦弈瞬间失控!

    酥麻感让顾清苑倒吸一口气,还有身上的男人,好像也开始失控了,动作越来越大!

    两人衣服已全部褪去,完全的交融,夏侯玦弈感到某个地方快要爆开了,再也忍不住挺身进入!

    “啊…。”顾清苑知道会痛,可那种完全超乎想象的痛,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眉头也皱了起来。

    温暖,紧致,湿润,各种感觉,让夏侯玦弈身体紧绷的更加厉害,可看着顾清苑忍痛的摸样,强忍下冲刺的冲动,额头上满是汗珠,低沉道:“丫头,还好吗?”

    “不好,你要出来吗?”顾清苑苦着脸道。

    “丫头,你这是让我去死呀!”夏侯玦弈苦笑!这个时候出来,完全办不到呀!

    顾清苑听了翻白眼,身体的不适让她忍不住动了一下,然,这一动可是完全在火上浇油,夏侯玦弈再也无法控制动了起来。

    “啊…。”

    “丫头,再忍忍一会就好,一会儿就好…。”

    顾清苑听了点头…。

    可慢慢她就发现她果然是笨蛋,一个一会儿,两个一会儿,三个一会儿…。好多个一会儿,夏侯玦弈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顾清苑也从身体不适,到微适,到适应,现在开始更加不适了!

    “夏侯玦弈,下去…。”顾清苑觉得这运动量完全超乎负荷了。

    “丫头…。”

    “不要再说一会儿了…。”

    “再一下,再一下…。”

    顾清苑听了真的要哭了,这完全是换了个词而已,可他却完全没停下来的意思呀!

    “夏侯玦弈…。”强势不行,顾清苑开始祈求。

    然,她不知道的是她现在这副模样,让夏侯玦弈更加难忍,潮红的脸颊,汗湿的头发,粉红的肌肤,有些红肿的樱唇,还有那朦胧,带着湿意祈求的双眸。看着,夏侯玦弈动作更加大了起来。

    顾清苑有一瞬间的眩晕,心里也彻底明白,为何女人说男人在床上的话完全不能相信了!真的是绝对不能相信呀!同时也明白了夫妻和谐生活很重要呀!特别是在床上,现在这样明显是不协调呀!男人精力太旺盛,简直要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顾清苑晕过一次醒来后,抬眸,就看到男人狭长的双眸带着担忧正看着她。看她醒来,松开口气,柔声道:“丫头,你醒来,还好吗?”

    顾清苑没回答,先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刚动一下,就忍不住呲牙,好痛!散了架子般的痛!特别以往不该痛的地方最痛,腿连抬都抬不起来,好似根本不是自己的了,也感觉不到腰的存在了!就胳膊还算能动弹!

    “夏侯玦弈…。”顾清苑瞪着夏侯玦弈眼里满是火气,这男人…。他是洞房,还是谋杀呀!

    看着顾清苑眼里的愤慨,夏侯玦弈轻咳一声,有些心虚道:“清儿,那个,要不要去洗个澡。我记得那些婆子说过,事后如果身体不适,泡个热水澡会舒服些。”

    “我走不动…。”

    “我抱你过去…”

    顾清苑听了看了他一眼,不自觉的拉紧了身上的被子。完全防备的姿态!

    看此,夏侯玦弈嘴巴歪了一下,随即正色道:“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可信度还真是差!”顾清苑说着看了一眼,夏侯玦弈腿根处那还没有消褪的**,瞪了他一眼。

    夏侯玦弈挪动了一下身体,按了按眉心,她就不能不这么直接吗?

    “我不洗了,我要睡觉,明天让凌菲帮我。”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顾清苑一点儿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实验一下夏侯玦弈话的可信度!纵欲而死,她完全不想。

    “丫头…”

    “我睡了!”

    “那我…。”

    “你去泡冷水。”

    “娘子…。”

    “娘子解不了你身上的药…。娘子不在…。”

    “娘子,你听我把说完好不好?”

    “不想听…。”

    “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你睡中间,那我睡哪里?”

    顾清苑:……

    洞房之夜,最后还是以夏侯玦弈泡冷水结束。

    第二日天

    顾清苑睁开眼睛时,已经日上三竿,意识清醒的刹那,昨晚的事情也瞬时涌入脑中,抚额!昨天洞房花烛夜,今天她就睡到半晌才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昨晚战况如何!她的名誉呀!第一天就毁了!她还本想着进入伯爵府后,奋发图强,立志做一个贤良淑德,温文无害的世子妃的!现在第一天就毁了一大半儿了!好想打滚…。

    “小姐,不,世子妃你醒了!”此时,凌菲走进来,看到顾清苑已睁开眼睛高兴道。

    “嗯!”

    “世子妃,你…。你身体感觉如何?”凌菲顿了一下道。

    顾清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继而,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比昨天晚上好些了,点头,“我还好。”

    “那就好,那就好…。”凌菲松了口气!

    “凌菲,兰芝,梅香呢?”

    “兰芝在给小姐熬粥,梅香在给小姐煎药。”

    “煎药?”

    “就是,担心世子妃昨天第一次,怕伤着了…。”

    “好了,我知道,知道了!”顾清苑打断,努力做淡然状,“凌菲,给我准备些热水,我想沐浴。”

    “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扶世子妃过去。”

    “好…。”顾清苑刚应,可想到身上那些痕迹,转而改口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可是…。”

    “没事,你去帮我准备衣服吧!”

    凌菲还欲说什么,可看出顾清苑好似有些不自在,想到什么,不再坚持点头道:“好,那奴婢去准备衣服。”

    “嗯!去吧!”

    凌菲走出内间,顾清苑忍着身体的不适起身,下床,走动间,极致酸痛的感觉,让顾清苑咬牙!吐了三个字!

    顾清苑刚进入热水中,舒缓的感觉让她松了口气,而外面就传来男人的声音。

    “世子妃呢?”

    “回禀世子爷,世子妃在沐浴。”凌菲回应道。

    “怎么不在跟前伺候?”

    “世子妃让奴婢准备衣服。”说着停了一下,道:“世子妃不喜欢人家看她的身体…。”

    此话出,夏侯玦弈顿时明白了什么,轻咳一声,淡淡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凌菲进来…。”

    凌菲刚准备离开,沐浴间就传来顾清苑的声音。

    凌菲顿下脚步,看了一眼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哭笑不得,这个丫头竟然这么防备他,现在是白天他能做什么!就是想,那也是晚…。此念头入脑,昨晚的景象亦涌现脑中,还有那几近死亡的快感,想着身体一紧,既,赶紧收敛!伸手从袖带里拿出一个瓶子,递给凌菲道:“给世子妃擦擦!”

    “是,世子爷!”凌菲领命,疾步走到沐浴间。

    夏侯玦弈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等着顾清苑出来。

    “主子!”麒一声音传来。

    “何事!”

    “硕王爷,祁公子来了!”

    闻言,夏侯玦弈的脸沉了下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