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7 請安

嫡女风华 第187 請安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顾清苑成亲第一天。按照规矩说,新娘子第一天是要早起跟公公婆婆,还有长辈请安的。不过,顾清苑没有公公婆婆,要请安的人也就老侯一个。

    老侯爷也早早就准备好了,天蒙蒙亮就屁颠儿,兴奋的等着喝孙媳妇茶。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没等来夏侯玦弈和顾清苑,只等来了麒一。

    看到麒一,老侯爷瞪眼,嫌弃道:“你来干吗?”

    “回侯爷的话,主子让属下送侯爷去早朝。”

    此话出,老侯爷摆了一早上的威严姿态瞬间破功,跳了起来,看着麒一吹胡子瞪眼,“老子不用你送,我要等我孙媳妇。”

    “侯爷,主子说了让你先去上朝,回来他和世子妃跟您请安!”

    “老子不要…。麒一,该死的臭小子,赶紧放老子下来,麒一…。”老侯爷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麒一揽起,飞身往府外飞去…。

    麒一忍着被老侯爷扯痛的头发,提起快速往皇宫飞去!

    等着夏侯玦弈,顾清苑请安的除了老侯爷还有皇上,公主府!

    南宫胤那里夏侯玦弈也派人去禀报了一声,等下朝后再跟顾清苑一起过去!至于公主府也是一样,晚点儿会过去!

    南宫胤听了倒是没多想什么,觉得夏侯玦弈这样安排挺合适,毕竟,上朝的时辰能耽搁的时间不多,还是下了朝再见也不错,那样还能多说两几句话!

    倒是公主府,清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等着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然而等到的却是晚些再来那样敷衍的消息!

    大公主听了没有太多意外,夏侯勇心里也不舒服,不过,他是男人这样的事儿不好太过计较!显得他这位长辈没有包容之心!但夏侯絮可就十分不满意了,如果不是为了这所谓的请安,她何苦起来那么早。更重要的是她一个郡主在这里苦等,他们却是毫不在意的说不来了。真是让人恼火!

    夏侯絮皱眉道:“母亲,看来这位世子妃竟然连大婚后以第一次请安都推脱,这是否太过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还有,请安这样的事情那都是女子自觉前来,可现在却是堂哥派人来说。看来堂哥对我这位堂嫂可真是疼爱的很呀!”

    大公主听了,淡淡道:“絮儿,不要乱说!”

    “女儿哪里有乱说了!这事儿明摆在这里放着不是吗?如果她真的有心那早就该来了。何必连请安的事情都要堂哥出面!”夏侯絮说着,淡淡道:“不过,我这位堂嫂也是有本事儿,能让堂哥那样冷情的人这样护着,宠着!”

    夏侯絮一副就事论事,完全没有针对谁的意思!

    “絮儿,我又不是你堂哥,堂嫂的母亲,只是婶娘罢了!只是一个长辈!所以,不要用媳妇对婆婆的标准来要求你堂哥,堂嫂他们!”大公主很是通情达理道,然言语间却都是在表示着自己的宽容,而对于夏侯絮那近乎在说顾清苑迷惑夏侯玦弈的话,却是完全避而不应,听而不语,潜在的默认!

    夏侯勇这个时候听不下去了,凝眉道:“夫人你这话说的可就是不对了。我们虽然不是玦儿的父母,可那也是血脉最相近的长辈,跟父母差不多。身为晚辈,他们这样忽视长辈,可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你这样是大度,仁善,可却也太过放纵了!这样说话传到外面去,岂不是让人家说我们夏侯府没规矩吗!”

    “老爷说的是。”大公主听了连连点头称是。

    “还有,玦儿也是,他是男子怎么能如此纵宠一个女子!连一点儿规矩都没有,如此不把长辈放在心上,这太不像话了!”夏侯勇不喜道。

    “世子刚大婚,再加上以前从来不接触女子,现在肯定会对行新娘子多宠爱一些的。”世子妃善解人意道。

    “这哪里能行!男人什么时候都是女人的天,宠爱一点儿没什么,可太过了那就是不成器的前兆。”夏侯勇正色道:“所以,等晚些玦儿的世子妃来了,你好好说说她!版诉她嫁给玦儿可不是仗着玦儿的身份作威作福的,她是要打理好玦儿的一切,的。这才是女子的本分!”

    大公主听了叹了气,为难道:“我虽然是长辈,可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婆婆,当然不能用要求媳妇的规格来。而且,有些话我也不适合说!所以,我们也不要太过较真儿了,他们只要有心,早点儿,晚点儿都不重要!”

    “这怎么会不重要呢!让长辈等着已经是大不敬了,现在还竟然不来了…。”夏侯勇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小厮脚步匆忙的走进来。

    “老爷,公主,世子爷和世子妃的马车到门口了。”

    此话出,夏侯勇难看的脸色瞬时缓和了下来,点头道:“现在这点儿来,虽然晚了点儿,可也不算太过!看来,玦儿还是懂事的,不会太纵容那个女子!”

    夏侯絮听了眼里溢出一丝嗤笑!这个时候来也算是懂事儿?不算纵容?这么多年了,父亲还是不会看人,看事儿也很是浅显!

    大公主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不过却也只是瞬间,转而就是笑容满面的欢喜,附和道:“老爷说的是。”说完看着小厮,急道:“快,快请世子爷和世子妃进来!”说着还怕怠慢了似的,看着夏侯勇道:“老爷,要不让我们去迎一下吧!”说着就起身往外走去。

    夏侯勇看了伸手拦住大公主,很是有威严道:“你坐下吧!我们是长辈,特别在今天这个日子。”

    大公主听了扬起笑容,温和道:“话虽如此,可今天也是世子妃第一次过府,心里难免紧张。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讲究太多,那样岂不是显得生分吗?”大公主说完,推开夏侯勇的手,疾步往外走去。

    夏侯勇看着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也没再说什么!

    夏侯絮看自己母亲出去迎接,也起身跟了过去!

    马车停下,夏侯玦弈率先下车,伸手欲扶顾清苑下车!彼清苑掀开帘子,瞪了他一眼,脸上却满是是受宠若惊的模样,把手放入夏侯玦弈的大手,握着,然后,用力掐了他一下,随即松开。

    看着夏侯玦弈眼里完全被她一连串的举动,弄的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低声道:“夏侯玦弈,在外面不需要你的表现风度,不远不近就可,记得保持你以往的清冷的摸样。”夏侯玦弈听了嘴巴歪了一下,这丫头一直要求他身为男人要有风度!可现在成婚了,她反倒又嫌他太多风度了!她可真是难伺候呀!

    顾清苑看夏侯玦弈他很难做的模样,抬头挺胸,正色道:“我要做贤德的世子妃,可不要做会魅惑男人的狐狸精,你改变太大是显得我很有魅力,可同时也会让人家觉得你要被我迷惑了,所以要好在家里好就行,在外面没必要表现给他们看,知道吗?”

    闻言,夏侯玦弈挑眉,她要做“贤德”的世在妃,贤德这一词用在顾清苑的身上,侯玦弈莫名想发笑!而对于顾清苑义正言辞的说法,也觉得很是可乐,轻咳一声,低声道:“谨遵娘子吩咐!”

    顾清苑轻笑,“夫君乖…。”

    顾清苑夸赞孩子的语气,让夏侯玦弈脸黑了一下。嗔怒的瞪了她一眼。不过看她脸色因为昨夜他太过忘情还是有些发白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请安的事情我已经交代过来,晚些会过来的,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你体贴我很高兴。不过,大婚后是我跟你们家长辈请安见礼的第一天,还是不要拖延耽搁的好!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何必为了那一会儿的悠闲落人话柄呢!”顾清苑淡笑,看着夏侯玦弈道:“男人游走朝堂,女人走家窜户管理后院,虽然比不得朝堂大事儿。可有的时候处理不好,也很闹心!大公主,驸马是名正言顺的长辈,我今天理当给他们请安!这是基本的规矩。”至于以后,如非必要顾清苑并不怎么想给公主府相互走动太多,把该尽的礼仪做到了,最理想的相处方式就是不远不近!

    大公主那双眼睛太过厚重,给顾清苑的感觉就是里面潜藏了太多的东西,太多的野心!

    这些夏侯玦弈当然知道,“可是你的身体…。”

    顾清苑听了,回神,想起夏侯玦弈在床上简直要她命的样子,呲牙:“再说我的身体,我就咬你!”

    夏侯玦弈听了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轻笑道:“娘子,你刚才可是才说过要做贤德的世子妃的,这话才刚落马上就说要咬自己的夫君怕是不好吧!”

    “咬人的牙齿,贤德的是心,所以咬人完全不影响我贤德无关!”

    “歪理!”

    凌菲不远不近的跟在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的后面,虽然听不太清他们之间的对话,不过,看着主子眉眼带笑,小姐一会儿横眉,一会儿冷目的样子。凌菲不由跟着想笑,暗道:主子八成又说错什么话了!惹得小姐对他瞪眼了。昨天晚上到底如何凌菲不知道。但是,从今天早上主子面对小姐时那不经意间的讨好,还有那抹心虚来看,肯定做了什么理亏的事情。主子在小姐面前的低姿态,凌菲已经看过不少。以往要说主子会如此纵容,宠溺一个人那真的想都不敢想,可现在却真实的存在了,而这样的相处方式,让凌菲觉得真的很温馨。

    “玦儿…。”

    闻声,顾清苑抬眸,就看到大公主满脸笑意迎面走了过来,随着而来的还有夏侯絮。

    夏侯玦弈点头,淡淡道:“婶婶!”

    顾清苑微微俯身,脸上带着笑容,“清儿见过婶婶!”

    “起来,赶紧起来!呵呵,一家人不需要这么多规矩。”大公主扶起顾清苑,看着顾清苑眉目间染上娇媚,脸色却有些苍白,眼神微闪,嘴上却夸赞道:“第一次看到世子妃子的时候就觉得很是漂亮,现在近看更加好看了。”

    “堂嫂本来就漂亮,我第一看到堂嫂的时候,可是惊艳了一下。”夏侯絮附和着夸赞道。

    顾清苑听了抿嘴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婶婶,堂妹过奖了。”

    夏侯玦弈淡淡的看了顾清苑有些害羞的样子,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他本来是最烦人家在他面前做戏了,现在也一样!然而,每每看到这丫头做戏的样子,他就觉得特别可爱,忍不住想抱抱她!夏侯玦弈想着叹息:人的心果然是长偏了,他的已经偏的没边儿了!

    “玦儿,清儿,来赶紧进屋吧!你叔叔在屋里等着你们呢!”大公主笑道。

    顾清苑听了微微一笑,自然道:“让叔叔,婶婶等着,清苑是在是惭愧。本来早就能过来了,可是前两日在铺子里定了些东西耽搁了些时间。”顾清苑回头看了一眼凌菲,凌菲赶紧把手里的两个盒子递过去。

    顾清苑接过,拿起一个递给夏侯絮,淡笑道:“堂妹看看喜欢不!”

    夏侯絮拿过,有些意外,“给我的吗?”

    “是呀!打开看看,是否合心意?”

    夏侯絮听了神色不定,打开,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眼睛亮了一下,拿起,一个簪子,可形状却很是漂亮,像展翅的飞蝶,颜色也绚丽,虽然很简单,也不名贵,不可否认它很漂亮。

    顾清苑看着夏侯絮爱不释手的样子,轻笑道:“第一眼看到这样式的簪子,我就觉得很是适合堂妹这样娇俏的女孩子。可惜,那支人家已经定了,这支是定做赶出来的,今日来的是去取的,所以晚了些。”

    顾清苑话说完,夏侯玦弈视线越发的飘忽了,就是凌菲头也低了下来。小姐的瞎话说的好自然,好感人!这簪子明明就是她在马车不知道怎么折出来的花形状,然后在上面沾了些珍珠做成的,现在却说是前两日定做的。小姐她,好会说…。其实,就是想为来晚找一个说辞罢了!

    夏侯絮拿着,笑道:“我很喜欢,谢谢堂嫂!”

    顾清苑笑开,“不用谢!”其实,只是简易的绘图,剪贴而已!

    大公主看着,笑道:“清儿可真是太有心了。”真是有心的很呀!如此一来,她就算再来晚一会儿,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顾清苑浅浅一笑,把另一个盒子递给大公主,道:“这个是给婶婶的,希望婶婶喜欢。”

    大公主接过,看着顾清苑歉疚道:“是我这个长辈该你准备东西才是,可现在却让你反过来送给我们礼物,这…。”

    “婶婶在大婚前送给清儿的礼物,清儿很是喜欢!而这是晚辈的一点儿心意而已!”顾清苑轻笑道。

    大公主听了脸上笑容更加柔和,打开盒子,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拿起,竟然是和田玉手镯,这可真是贵重呀!

    夏侯絮是小女孩,求得的是新奇,新颖,所以就算是不贵重也没关系。可大公主就不同了,她对新奇的东西已经不好奇了,她这个年龄喜欢的就是有价值的,所以,要送礼物,更重要的是送对礼物!

    而公主府一行,因为顾清苑率先拿出了礼物,很好的应对了请安来晚一事!不过还是听了夏侯勇几句不咸不淡的训导之词,什么女子的本分,什么好好照顾夏侯玦弈等!简单的说,就是让她跟着三从四德来做!

    从公主府出来,没回府直接往皇宫而去。

    马车上,夏侯玦弈把顾清苑抱在怀里,皱眉道:“累了吧!”

    “还好!”顾清苑在夏侯玦弈胸口拱了拱,找了舒服点儿的姿势道:“我休息一下,到了皇宫叫我。”

    “好。”夏侯玦弈抱好顾清苑,看着她闭上眼睛,神色不定,这样的日子跟在海域的日子相比,多了尊贵,可却少了那份儿肆意的欢乐,也难怪这丫头不喜欢京城!想着,夏侯玦弈眸色沉了下来,抱着顾清苑的手紧了一下。

    一路上,顾清苑都在闭目养神,身体的疲惫让她几乎睡着了。而夏侯玦弈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进入皇宫,顾清苑本以为会比在公主府更加麻烦,可没想到,夏侯玦弈真是带着她叩拜了皇上,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带着她去了皇后那里!皇后那里就更简单了,只是请了安,就马上离开了。

    皇宫之行速度的不行,不过,顾清苑却很喜欢!出了皇宫,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道:“我们不会府里,去庄子上吧!”

    顾清苑听了眼睛一亮,“去庄子上吗?”

    “嗯!那里有个温泉,你去泡泡…。”

    “只是去泡温泉呀!”顾清苑有些遗憾。

    “停留两天再回来!”

    “真的?不过,你不上朝吗?”

    “我刚大婚,皇上特许我休息三天。所以,除非有大事儿,这三天我不用去皇宫!”

    “好,那我们去庄子上。”顾清苑笑逐颜开。

    赶马车的麒一停了这话,忍不住插嘴道:“主子,硕王爷和祁公子还在府里面,我们这样不回去好吗?”

    顾清苑听了怔了一下,看着夏侯玦弈道:“他们在府里吗?”

    “不用管他们。”夏侯玦弈冷淡道。心里暗道:就是因为他们在,所以,更不想回去,那两个在盘算什么,他心里清楚的很!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淡淡一笑,不再说什么!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