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8章 留还是不留

嫡女风华 第188章 留还是不留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去到庄子上,顾没什么精力看眼前如诗如画的风景,直接去了房间倒在床上就陷入了沉睡。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疲惫的样子,皱眉,伸手抚上她的脉搏。静探片刻,眉头放松,只是累坏了!他昨天晚上好像真的太放肆了…。他也想停下的,可最终还是没控制住,如果不是这丫头承受不住晕过去了,他也许真的会伤了她,不过,现在的结果也不算好,这丫头还是累坏了!也许,要静养几天了!想着,夏侯玦弈按了按眉心,他好像知道禁欲是什么滋味了!

    伯爵府

    慕容烨,祁逸尘两人刚进入伯爵府就被热情招待了一番,跟影卫好好的切磋了一下武艺和医术,你来我往过招间,两人刚来了些兴致,影卫却是忽然撤退,并很是有规矩且很纵容道:“主子吩咐了,两位是贵客可在府里随意活动。”

    闻言,慕容烨,祁逸尘瞬时明白,看来这些暗卫是拖延够了时间了,夏侯玦弈和清儿肯定已经不在府里了吧!所以,才会任由他们活动了,不过,对此结果,他们并不意外。他们多少了解夏侯玦弈,同样的夏侯玦弈也了解他们!这次来他们早就知道,夏侯玦弈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见到清儿的。

    “祁师弟,好些日子不见,玦弈好像变得人性了不少呀!竟然让我们自由的活动,这可真是让本王受宠若惊呀!”慕容烨微笑,感动道。

    “硕王爷不必感动,既然夏侯世子如此盛情。那,我们也不能辜负了不是!我们就在此多住几日,全了他的拳拳盛意吧!”祁逸尘一副盛意难却的模样。

    “祁师弟说的是,那我们就留下!”

    “硕王爷说的是。”祁逸尘热情道:“硕王爷好久不来皓月了,玦弈这位主人不在,就有我这个师弟代劳带着你好好参观一下这伯爵府吧!”

    “好,有劳祁师弟了。”

    “硕王爷不必客套。”祁逸尘,慕容烨走着说着。

    “要说这伯爵府哪里风景最好,可就非夏侯世子的书房莫属了。”祁逸尘一副百事通的模样,介绍道。

    “既然是最好的,那我们就先去哪里看看吧!”

    “王爷说的是,请!”

    “请!”

    周麒跟在身后,听着前面两位主子的对话,苦笑,世子爷不在,这两位可是名符其实的烫手山芋呀!看他们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来挑衅,找茬的!特别偶尔提到世子爷的表情,怎么看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之色!当然,周麒也深知他们和世子爷之间的关系,知道他们不会有什么恶意,但是,想让世子爷不痛快那却是绝对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世子爷刚大婚就过来做客了,这明显就是在给人家小两口捣乱!

    想着,周麒有些好笑,也很无奈!硕王爷是什么心里他不知道,不过,祁公子是什么心情,他倒是多少能猜测的到!就是不高兴世子爷娶到了世子妃,这会儿是来添堵的!

    然,两人那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的样子,让周麒不敢深入的去探究硕王爷的想法!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得太明白,糊涂是福,糊涂是福呀!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招待这两位爷。

    更重要的是除了这两位,等下下朝后,还有一位更加难安抚的!老侯爷要是知道世子爷带着世子妃外出,这两日不会来了,那肯定会跳脚!想想老侯爷那脾气,周麒脸色如丧考妣,他的命好苦呀!想此,忽然冒出一念头,要不他也逃…。刚想就马上被他自己摇头否决了。他要是敢这个时候逃,后果肯定会更惨,说不定会被老侯爷把皮都给扒了!想想还是算了吧!

    祁家

    常嬷嬷端着药物来到佛堂,看着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祁太夫人,心情很是沉重,太夫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现在一天间很多时候都昏昏沉沉的没,这样下去会如何,常嬷嬷心里很明白,脸上却努力做无异样态。走到祁太夫人的身边,轻声道:“太夫人,该吃药了。”

    听声,太夫人睁开眼睛。

    常嬷嬷轻声道:“老奴扶着你起来!”

    祁太夫人看了一眼常嬷嬷手里的药,摆了摆手有些无力道:“先放在那里吧!”

    “太夫人…。”

    “你放心,等一下我会喝的,先凉凉吧!”太夫人看着高嬷嬷担忧的样子,浅笑安抚道。

    常嬷嬷听了眉头舒展一些,把药放在一边的矮凳上,给太夫人掖了掖身上的薄被。

    太夫人忽然伸手拉住常嬷嬷的手。

    常嬷嬷抬头,紧张道:“太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太夫人缓缓摇头,看着常嬷嬷这些日子迅速苍老,憔悴的样子,叹气,“我没事,倒是你这么多年跟着我在佛堂吃苦了。”

    闻言,常嬷嬷鼻头一酸,眼睛模糊,强忍着哽咽的颤抖语调,摇头,“老奴从来不觉得苦,老奴这辈子能遇到太夫人,服侍太夫人是老奴最大的福气!”常嬷嬷说着擦拭了一下眼角,轻笑道:“想当初,老奴家乡遭逢大难,颠沛流离一路乞讨来到京城,因为不懂轻重碍了贵人路,差点儿被打死。如果不是太夫人伸出援手,老奴早就没命了,哪里还会有现在几十年的好光影。”

    太夫人听了眼里也溢出淡淡的怀念,眼神有些恍惚,“呵呵,你还记得那么清楚呀!”

    “老奴从来不曾忘记!”

    “你这一说,我也觉得那一幕好像回到了眼前,可恍然却已经过了几十年,谁也不饶人我们都老了。”太夫人眉眼间染上一抹淡然淡的伤感。

    “可在老奴的心里,太夫人永远都是当年那心慈,良善的模样。”

    太夫人听了笑开,看着常嬷嬷笑斥道:“你呀!这一辈子也没学会讨巧,就知道埋首做活儿,这恭维的话说的可是太假了!”

    “老奴说的不是恭维,是真话!”常嬷嬷轻笑。

    太夫人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可知道尘儿在哪里吗?”

    听到太夫人的问话,常嬷嬷叹了口气,眼里染上心疼,道:“小厮禀报,昨天尘少爷和大元的硕王爷在酒楼喝酒喝了半宿。而后大早上就去了伯爵府。”

    闻言,太夫人叹息,“昨天顾家那丫头大婚,尘儿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太夫人你也不要太过担忧了,日子长了尘少爷就会慢慢缓过来的。”常嬷嬷宽慰道。

    “尘儿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凭着他对清丫头的用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接受下一个女子。”太夫人忧心,说着叹息,“也都是我这身体不争气,偏偏在哪里时候病了绊住了尘儿的脚步,要是那个时候我好好的,让尘儿能去找清丫头,现在说不定就是令一种局面了。”

    常嬷嬷听了也觉得遗憾,那个时候尘少爷看出了庄子上的那个顾清苑是假的,马上就决定去找寻顾小姐,那时候尘少爷的眼里的喜之色,让人看了就感到那送心底散发的期盼,欢喜!然,世事难料呀!就在尘少爷准备动身的时候,太夫人却忽然病倒了!

    尘少爷立即回转,什么也没说,留了下来给太夫人医治,可眼里的那抹神采却消失了。而这一耽搁,带顾小姐回来就是夏侯世子,而尘少爷错过了且是一辈子的时间。这样的局面,除了让人感叹他和顾小姐没缘分之外,又能说什么呢!

    庄上

    顾清苑好好的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日落斜阳了,看了一眼时辰,她竟然睡了两个多时辰,那就是五个小时,睡的果然够久呀!想着伸手揉了揉肚子,好饿!

    刚想就看到凌菲端着饭菜走来进来,看到顾清苑醒了,神色放松了下来,疾步走到她身边,轻声道:“世子妃你醒了,饿不饿?”

    “好饿!”顾清苑说着看了一眼凌菲端过来的吃的,都是她喜欢的,感动的看着凌菲,“凌菲你真是我的好娘子…。”

    听到顾清苑又叫出了在海域时的称呼,凌菲的嘴巴歪了一下,好久没听了,现在听更加不适应了!

    “世子妃饿了,赶紧用饭吧!”凌菲开口,转移注意力道。

    “好…”顾清苑坐下,拿起筷子就吃起来,边吃边点头,嘴巴塞得满满的表情十分满足,“凌菲,好好吃,你现在手艺越来越好了。”

    “世子妃喜欢就好。”凌菲轻笑道。

    夏侯玦弈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画面,摇头,这丫头有吃有睡就会高兴,好伺候的很!当然除却她伶牙俐齿的方面!

    “世子!”看到夏侯玦弈,凌菲俯身!

    顾清苑抬头,自然的扬起一抹笑意,“夏侯玦弈你回来了。”

    夏侯玦弈点头,在顾清苑的身边坐下,“刚起来吗?”

    “嗯!”

    “好点儿了吗?”

    “嗯!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闻言,夏侯玦弈眼睛遂然亮了一下却转瞬即逝,顾清苑没察觉到什么,只是看着夏侯玦弈如以往一样平淡无波的面容,道:“你用饭了吗?要不要用些。”

    “不用了,我还不饿!你赶紧吃吧!”说着拿起手边的筷子,给顾清苑加了块鱼放在她的碗里,体贴道:“多吃些。”

    “好!”顾清苑吃着美味可口的饭菜,眉眼弯弯,吃饱睡好,无病无痛,最基本的幸福!

    看着顾清苑不停的往嘴巴里塞饭菜,夏侯玦弈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怎么了?我脸上沾到什么东西了吗?”看到夏侯玦弈盯着自己笑,顾清苑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难道沾上饭粒了!

    “没有,吃饭吧!”夏侯玦弈轻咳一声,顺手又给顾清苑夹了不少的菜放在顾清苑碗里。

    顾清苑看着堆得满满的碗,挑眉,转眸看着夏侯玦弈,“夏侯玦弈…。”

    “嗯!”

    “你如此体贴,我忽然有一种感觉。”

    此话出,夏侯玦弈夹菜的手顿了一下,“什么感觉?”

    “有种把人喂饱,喝足了,就把人处理掉的感觉!很像是行刑前的最后一餐之感。”顾清苑若有所思道。

    夏侯玦弈听了瞪了她一下,“净说不吉利的,赶紧吃饭!”

    “吃饱了,不想吃了。”顾清苑放下筷子,吃饱喝足终于感觉活过来了。

    “那,要不要去温泉那里看看。”

    “刚吃饱饭,泡温泉不好吧!”

    “先走动一下,等下再泡。”

    “嗯!好…。”顾清苑起身,随着夏侯玦弈往外走去!

    “夏侯玦弈这里有什么好玩儿吗?”

    “没什么特别好玩儿的…。”

    “我就知道。”顾清苑不出意外,夏侯玦弈那样的性子,最多也就是置个景,绝对不会特别搞些什么好玩的东西出来。

    “夏侯玦弈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玩儿的吗?”

    夏侯玦弈:…。“没什么特喜欢的。”

    顾清苑听了叹了口气,这厮是个没童年的!比自己还不如,最起码前世在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她还曾经有过短暂的叛逆!

    “夏侯玦弈,我教你玩儿个游戏。”顾清苑拉着夏侯玦弈,往一边的池塘走去!

    “游戏?什么游戏?”夏侯玦弈被顾清苑拉着,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挑眉道。

    “等下你就知道了。”

    凌菲跟在后面,期待,小姐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好玩儿的了。

    片刻之后…。

    “嘻嘻嘻,我又赢了…。”顾清苑欢喜的声音响起!

    “再来一次!”

    “夏侯玦弈你可是已经输了四次了。”顾清苑说着认真道:“夏侯玦弈你真的会武功吗?要不然,怎么连着简单的打水漂都学不会呀!”

    听言,夏侯玦弈咬牙,看着顾清苑正色道:“本世子刚才是手误…。”

    “第一次是没经验,第二次是练习,第三次是复习!这次是手误…。夏侯玦弈你理由好多,不过,却越来越烂…。”顾清苑取笑道。

    夏侯玦弈听了颜面有些挂不住。

    可那副不甘,嗔怒的表情,他自己可能不知道,那完全是小孩子闹别扭的表情。让顾清苑忍不住笑了起来,“夏侯玦弈你和麒一果然不愧是主仆,麒一钓鱼学了好久,而看你现在的架势,说不定也会学好久,哈哈哈…。”

    此话出,不远处的麒一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他也不知道为何这么做,但是直觉的他认为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让两位主子看到自己的好。而凌菲听着,看着,嘴巴抽了一下,想起在海域的时候麒一那段悲惨岁月,不由同情的看了主子一眼。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笑颜如花的开心模样,不由的也跟着心情大好,然,想到她如此高兴都是因为看自己吃瘪才如此的,让夏侯玦弈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瞪了顾清苑一眼,夏侯玦弈丢下手里那该死的石头,转身离开。

    顾清苑看着男人羞愤离开的背影,抿嘴一笑,抬脚追了过去,拉着男人的胳膊,轻笑道:“世子爷,要不再来一次,也许就成功了呢!”

    “不需要!”

    “夏侯玦弈你真是没耐性!”

    夏侯玦弈没说话,心里却忍不住道:耐性就是让自己继续丢脸!

    “唉!早知道夏侯世子如此没有耐性,也许,在海域的时候我就应该多坚持些时日,说不定…。”

    顾清苑的话没说完,夏侯玦弈忽然顿住脚步,转头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沉怒,“说不定就如何?”

    “说不定世子爷就放弃了呀!”

    “顾清苑,你当那和这一样是儿戏吗?”

    “呃…。当然不是…。”看到夏侯玦弈脸色紧绷,顾清苑赶紧道。

    “哼!”夏侯玦弈冷哼一声,抬脚往前走去,脸色依然难看。

    顾清苑看了挠头,好像捅马蜂窝了,这厮好像生气了。

    “夏侯玦弈,你去哪里呀?”

    “随便走走…。”

    “你生气了吗?”

    “没有…。”

    “真的?”

    “你觉得的呢?”

    “好吧!你生气了!不过,我那个是开玩笑的,开玩笑!”

    “哼!…。”

    “好吧!夫君,我错了!我下次绝对不说了还不好?”

    “还有下此!”

    “没有了,绝对没有下次!”

    夏侯玦弈听了脸色缓和下来。

    “不过,夏侯玦弈你身为男人心眼还真是小…。”

    “顾清苑…。”

    “呃…。这次说的是实话也错了!”顾清苑很是无辜道,大大的眼睛分明的显露着,你本来就很小气的眼神!

    当夏侯玦弈看了气闷!转头不再看她,这丫头就算是成婚了还是一样的会气人!

    “夫君…。”

    夏侯玦弈加快脚步,省的听到更加气死自己的话。

    “夫君…。”

    男人走的更快。

    “夫君,温泉在哪里?”

    男人脚步忽然顿住!

    顾清苑上前,走到男人身边,低声道:“夫君,我好像忽然明白,你如此热忱带我过来泡温泉的用意了。”

    此话出,夏侯玦弈身体僵硬了一下。

    看此,顾清苑紧紧的看着他,铿锵有力道:“小心眼,又别有用心的男人!”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女子的背影,夏侯玦弈抚额,他带她泡温泉真的是为了她的身体。当然,心底或许(是肯定)是想了些有的没的…。所以,他刚才心虚了一下!就马上被这个女子给揭穿了…。让人无力!

    凌菲看了一眼神色不定的主子,疾步跟上顾清苑。心里摇头,真想提醒主子一句!主子呀!要懂得见好就既收呀!

    晚上时分,凌菲带着顾清苑去泡了温泉!而,顾清苑也不得有些事情要不要发生,跟她泡不泡温泉没有绝度的关系!泡过温泉之后,身上的酸痛感终于消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因为白天睡了很久又泡了温泉,晚上的时候顾清苑精神很好,拿着一本书,半躺在软榻上看了起来!夏侯玦弈梳洗过后,看着顾请道:“不睡吗?”

    “我还不困,你累了一天了先睡吧!”顾清苑贤惠道。

    夏侯玦弈听了看了顾清苑一眼,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顾清苑看了淡淡一笑,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不知过了多久,顾清苑感觉困了,揉了揉眼睛,放下手里的书,放轻脚步往床上走去,拖鞋,小心的跨过夏侯玦弈,慢慢的在床上躺下!而夏侯玦弈一直静静的躺着什么都没察觉,陷入沉睡状!彼清苑看了,拿起被子盖在身上,刚闭上眼睛,身边的男人忽然动了,一手张开,顾清苑瞬时落入男人怀里!

    顾清苑睁眼,夏侯玦弈低头,“丫头,太晚睡对身体可是不好。”

    “世子爷没睡?”

    两人同时开口,顾清苑率先回答,“夫君说的是,今天睡的太晚了,呜…。好困!我们睡吧!”

    “好,我们睡!”夏侯玦弈说着,手却探入了顾清苑的衣服下。

    “夏侯玦弈手出来…。”

    “不要…。”

    “喂…。呜…。”

    顾清苑的话没说完,就被男人以吻封缄!下面如何可想而知,养了一下午的精神,泡了温泉的轻松荡然无存。不过,今天晚上比昨天晚上好些,夏侯玦弈多少克制了些,顾清苑没晕过去,最后疲惫的陷入了昏睡,临睡前顾清苑决定,关于夜生活也许她该跟男人好好谈谈,频繁的夜生活,真是太要命了!

    在庄子上待了两天,就启程回京城了!坐在马车上,顾清苑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男人,心里冒火!在庄子上两天,她的活动范围竟然只有三个地方,床上,饭桌,温泉!而,关于夜晚色生活她确实跟男人谈了,男人也很有风度的应下了,可…。到了晚上竟然说,他如此配合!自己要奖励他一下!而要的奖励就是重复前两天晚上做的事情…。这两天的接触,比起那一年多的接触,让顾清苑更加明白,这男的是有多可恶,腹黑!

    看着顾清苑冒火的眼神,夏侯玦弈嘴角扬起轻笑,低头在她嘴角印下一吻,轻笑道:“怎么了丫头?不高兴了吗?”

    “没有…”

    “那就好!”夏侯玦弈说着顿了一下,伸手把顾清苑抱在怀里,轻言道:“那个,关于晚上!其实本世子觉得经常锻炼更好,你看你这今天就比第一天好多了,所以…。呜…。”夏侯玦弈话未说完耳朵上猛然一痛!瞬时明白,被这丫头给咬了!

    夏侯玦弈揉了揉耳朵,看着顾轻言恼羞成怒的样子,好脾气道:“丫头,马上要回府里了,本世子带着这个怕是不好看吧!”

    “世子爷还知道不好看?”顾清苑冷声道。

    “当然知道了!娘子不是说过,在外人的面前,我们不需要表现的太过亲近,要亲近就等没人的…。”

    “夏侯玦弈……”

    “怎么了?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顾清苑听了深吸了口气,关于床上的话题跟着男人较真,抬杠根本就是自讨苦吃!而且,说了用处也不大!也许,自己该来些实质性的举动…。想着,顾清苑慢慢闭上眼睛。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不再搭理他,好笑,看来这丫头是真的生气了!不过也明白,他却是是做的有些过了吓着她了!其实,他本身并不是一个纵欲之人,也明白每晚折腾顾清苑肯定受不住!只是,每次拥住她,他就很难克制!唉!还是忍忍吧!

    顾家

    “清苑明天就要回门了,该准备的东西可都准备齐全了吗?”老夫人看着齐嬷嬷问道。

    “问老夫人的话,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嗯!那就好!明日夏侯世子肯定会随着一起来,所以绝对不能大意了。”

    “是,老奴知道,都已经吩咐过了,让他们做做事儿都惊喜着些。”

    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转而皱眉道:“你说,关于那四个丫头的事情,清苑她会不会恼了我?”

    齐嬷嬷摇头,“老夫人大小姐不是说了吗!她没放在心上!”

    “话是那么说,可心里却未必是那么想的吧!”老夫人说着叹气,“现在的清苑可不是以往那个什么是事儿都对我百依百顺的孙女了。”

    闻言,齐嬷嬷明白,看来老夫人对于大小姐没按照她的意思,救出大爷的事情还是在耿耿于怀呀!不过,这也怪老夫人她看不清眼前的形式,大小姐那个时候还没大婚,而先前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小姐已经在风口浪尖上了,没被退婚已经是奇迹了!如果在那个时候小姐再有什么举动,肯定会惹得皇上不满的。毕竟朝堂上的事情那可不是小姐过多参与的!

    更重要的是大小姐现在已经是世子妃了,老夫人还妄想拿捏那可就真的太过强势了!不过,这些话齐嬷嬷不好说出,只是宽慰道:“老夫人,也许大小姐有她的思量才会如此的吧!”

    老夫人听了冷笑,“长远是她的父亲,有什么好思量的,不过就是因为以前的是恼恨上长远,不想伸手救他罢了!”

    齐嬷嬷听了叹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夫人也觉得继续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转而问道:“给二爷送信儿过去几天了?”

    “有五天了!”

    “五天了,也应该到了!”

    齐嬷嬷听了点头,静默片刻,道:“老夫人真的要二爷回来吗?”

    “长远关在大牢,顾恒又小!有个什么事情家里连个撑门面的人都没有,这样下去就算顾清苑嫁的太好,我顾家也沾不到什么便宜,说不定还会逐渐的没落下去!所以,为了顾家的长远打算,也只要先让挺远回来了。”老夫人很是深谋远虑道。

    “老夫人说的是,可老奴就是担心大小姐她会不高兴!毕竟,二夫人曾经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这…。”齐嬷嬷担忧道。

    “你也说了那是曾氏做的事情,又不是挺远要害她!所以,她身为晚辈要是懂事,明辨是非,就不会把那些往事推到她叔叔的身上去!再说了,曾氏是害了她,可也得到报应了!懊死的都死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老夫人声音带着一丝冷意道。

    闻言,齐嬷嬷垂首称是,不再多说!只是感觉,如果二爷真的回来,顾家也许又该不平静了吧!唉!如果没出那么多事儿,老夫人让二爷回来这无可厚非。可现在那可真是福祸难料呀!

    伯爵府

    夏侯玦弈和顾清苑刚走入府中,就看到周麒迎面走了过来,不,是疾步跑了过来,看着夏侯玦弈就像是看到救星,眼里溢出水光,顾清苑看了睁大眼睛,老管家不会是哭了吧!

    “世子爷,你可回来了!”

    听着老管家悲切的声音,顾清苑确定好像真的是眼泪,同时心里也震了一下不会发生什么事儿了吧!不应该呀!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一定会有人禀报夏侯玦弈的。

    夏侯玦弈看着老管家如丧考妣的样子,脸色没什么变化,淡淡道:“他们都还在?”

    “是,都在!”老管家说着,忍不住开始告状,“世子爷,他们把府里名贵的花草都剪了,把池塘里的鱼也全捞出来了,用那些花草烤鱼吃!还把世子爷常小憩的亭子给砍了,拿去厨房烧柴了!还有,他们要去世子爷的书房,不过被麒肆誓死给拦住了。”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麒肆也为此被修理的脱了一成皮!”

    “还有……还有…。他们还…。”

    老管家每说一句,顾清苑的嘴巴就忍不住抽了一下,这些怎么听都像是小孩子的恶作剧。而老管家口中的他们真的是慕容烨和祁逸尘吗?还是她想错了!不过,除了这两人她还真是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如此大闹伯爵府!

    夏侯玦弈听完,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有他们两个吗?”

    “不,还有…。还有老侯爷…。”

    此话出,顾清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主子带头来着就不是闹了,这是在游玩,游玩!虽然方式特别了些!

    老管家说着看了一眼顾清苑,道:“还有顾恒小鲍子,不过,小鲍子什么都没做。”只是在一边看着,偶尔煽风点火两句,要么就是说一下世子妃的好罢了!可就是那不经意间的话,让伯爵府受到破坏的程度大幅度增加!不过这些话老管家么说出来!

    顾清苑听了抿嘴,心里无奈,可又想笑!没想到恒儿也在!

    夏侯玦弈听完没说什么,看着顾清苑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顾清苑很是听话应道,这些事情不是她出面应付的,所以,她老老实实的听故事结尾就行了。

    “凌菲送世子妃回去!”

    “是,主子!”

    看着顾清苑离开,夏侯玦弈才抬脚往前院而去!

    顾清苑回到房里,换过衣服,跟兰芝,梅香说了会儿话!听着她们惊疑不定的形容着府里这两日发生的事情,说完!兰芝唏嘘低声道:“小姐,那个硕王爷和祁公子好可怕,还有老侯爷完全不阻止也就算了,还跟着一起搞破坏!奴婢真是弄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儿…。”

    “没什么事儿,就是闹着玩儿的!”顾清苑轻笑道。

    “闹着玩儿的?这样闹着玩儿也太吓人了些吧!”兰芝哭笑不得道。

    顾清苑只是一笑,是有些另类!

    “兰芝,我听说恒儿这两天也在这里。”

    “是,不过小鲍子什么都没做!他就是来看小姐的。”

    “嗯!你去把小鲍子找来,让他到这里来。”

    “是,小姐…。”兰芝领命,还欲离开,就看到顾恒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顾清苑脸上扬起笑容,疾步走过来,高兴道:“姐姐!”

    “恒儿!”顾清苑回一微笑。

    “姐姐刚回来吗?”

    “嗯!罢回来!”

    “姐姐可还好?”

    “…还可以!”顾清苑顿了一下才道。

    “那就好!”

    姐弟两个说了一会儿话,顾恒平淡道:“老夫人给顾挺远去了信儿,准备让顾挺远回来。”

    “嗯!这事我已经知道了。”

    “姐姐知道了?”

    “嗯!”顾清苑点头看着顾恒儿道:“恒儿,你觉得老夫人让顾挺远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接手顾家!”

    “接手顾家只是其一。”顾清苑眼里染上清冷道:“老夫人她不喜欢的就是看到家里的人一方独大,得意!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给那个一方独大的人找个牵制。试图把两方的人都握在自己的手里,为她掌控!”

    “姐姐是说,老夫人让顾挺远回来是为了牵制我们的!”

    “不错,如果你我关系不好,老夫人或许也会想可不会这么急。可现在她看到我们关系融洽。心里就会担心我们反过来拿捏她,所以,就想着让顾挺远回来,让我们有一个忌惮罢了!”

    “她的算盘打的可真好。”

    “算盘是好,可却未必能尽如她所愿呀!”

    顾清苑此话出,顾恒眼里闪过什么,低声道:“姐姐准备怎么办?”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不让他回来。”顾恒说着眼里闪过戾色,“更好的办法当然是永远不让她回来。”想到顾挺远曾经策划对付姐姐的事情,顾恒就难以容下他!而曾经发生的那些往事,也注定他们之间没办法和平相处,既然如此,留着顾挺远早晚是个隐患!

    顾恒忽然的狠厉让兰芝,梅香两人吓了一跳。就是顾清苑也怔了一下,不过随即也就释然!凌菲很是赞同道:“奴婢觉得小鲍子说的很对,还是不要留下顾挺远的好。”

    顾清苑听了没有说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