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9章 顾允儿意外的结局

嫡女风华 第199章 顾允儿意外的结局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允儿看着顾清苑脸上染血,衣服血红,可神色却是更加的沉寂,平淡,看着她的眼神不带杀气,怒气,冷意,只有无底的黑寂,幽深。可这样的眼光却让顾允儿感到更深的恐惧,可她也深知求饶已是无用。不过,反正来的时候她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现在大不了也就是一死罢了!

    想此,顾允儿惊惧的神色褪去,无惧,无畏的看着顾清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我没什么要说的。”说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顾长远,冷笑道:“弑父的事情你都做了,现在杀害亲妹想来对于你来说也是再轻易,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吧!”

    顾允儿挑衅,讥讽的言辞,不过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罢了!可对顾清苑来说那都不具任何的意义。

    “麒一。”

    “世子妃。”麒一的身上染满鲜血,刚才一番厮杀,让他身上那沉寂多时的嗜血之气完全爆发,现在看着顾云儿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把今天顾三小姐的壮举记下,让她按个指印儿留个纪念。然后,把她送回到三皇子的身边。”

    顾清苑此话出,麒一愣了一下,世子妃竟然不杀了她吗?不过,在看到顾允儿瞬时变得比鬼还白的脸色,麒一瞬间了然,也许回到三皇子那里,比杀了她更加的痛苦吧!

    “是,世子妃!”

    顾允儿听到顾清苑的命令,眼眸睁大,脸上也不再是刚才的无惧,无畏,转而是深深惊恐,听到三皇子的名字就如惊弓之鸟,脸色瞬时惨白,顾清苑要把她送回去?送到那个魔鬼的身边?想到那个男人,顾允儿反射性的抖了一下,随即又想到这次来围杀顾清苑的时候,曾经对他发下的誓言…。

    顾允儿想着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如果顾清苑把她送回去的话…顾允儿不敢想,特别现在顾清苑还要她按手指印,她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她可以马上死去的铁证,同时也是三皇子的一个把柄。顾允儿想着眼神越来越慌乱,惊惧,她失败了,还让三皇子落下这么一个把柄在顾清苑手里,那…。想起那个男人的手段,还有那暴虐的脾气,她的结局如何根本就不用想,只会比死更惨…。

    想此,顾允儿再无一丝不畏生死的大气。脸上满是惊慌,慌忙的爬到顾清苑的面前,抱着她的腿,惊恐道:“大姐姐,大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为母亲报仇吧!大姐姐求你杀了我…。”

    顾清苑垂眸看着顾允儿那副惊恐万分,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可却好似远如天寂,“你不配给她陪葬让,所以,去地狱吧!”

    声音近在耳边,却又像是在从地狱传来,让顾允儿如坠冰窟,怔怔的看着顾清苑,她太狠了,连让她痛快的死去都不容许吗?

    “大姐姐,我没想过要谋害母亲的,我只是…。”

    “你只是想活下去,所以,拿她人的性命为赌注,为自己赢得那线生机。”

    顾清苑的话,让顾允儿没有词语反驳,是,她是为了让自己能活下去,她想过的更好,可她不觉得她做错了。如果不赌一次她永远都会生活在地狱里。所以,为了那线的生机,她回到了皓月,以顾清苑的人头为筹码为自己赢得重见光明的日子…

    想着那一年经历的折磨,顾允儿忽然激动道:“顾清苑你觉得我错做了吗?你觉得我自私,无情,冷血吗?”

    顾清苑看着顾允儿被刺激的样子,眼帘微动,也没有回应。

    顾允儿悲戚道:“那是因为你从来没经历放过那好似地狱般的生活,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样的日子有多煎熬。那暗无天日的日子足以把人给逼疯,所以,如果有机会能让我脱离那样的生活,我如何能放过。”

    顾允儿说着,看着顾清苑呜咽,急切道:“可是,我没想过要害母亲的,是南宫玉他逼我的,是他要我这么做的,是他想要大姐姐的命,想要毁了大姐姐,是他逼我的。呜呜…。大姐姐我不是有心的,大姐姐…。”

    “人已不在,你现在的说辞已没有任何意义。”顾清苑面色淡漠道:“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时光吧!”

    “顾清苑你不得…”顾允儿咒骂的话语没出口,就被封了穴道,只能愤恨,绝望的看着顾清苑离开,

    ……

    顾清苑遵从李娇的遗愿没有把她葬入李家,也没有葬入顾家,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葬了她。

    顾清苑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土丘,眼里溢出淡淡的哀伤。李娇她努力爱了一生,她骄纵了一生,她自私了一生,把所有的爱都奉献给了那个男人,可在最后醒悟的时候她又亲手杀了那个男人。最后的遗愿只愿她的女儿一生安好。

    她得到过很多,失去过很多,也错过很多;她不甘,她愧疚,她遗憾;她内心潜藏了太多的未了之事,可生命却已经到了尽头,无法补救,也无法从来;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一堆黄土,承载着她过去的喜乐哀痛!

    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如果李娇是自然的死去,或许她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可现在,顾清苑觉得她心里好难受。李娇在生命尽头,情愿以死,只为换取女儿不被她人威胁。那浓烈的母爱,让她承受不起。

    她如何能承受,她不是顾清苑!她不是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在两年前就已死去。所以,她的女儿永远不知道,她的母亲曾经如此的爱过她!

    李娇也不知道,她最后以命维护的人,却不是她的女儿。

    虽然占据她女儿身体并不是她有意为之,只是一场无法解释的意外!可顾清苑现在却有一种延续李娇悲哀的感觉,让她莫名觉得愧对她…。

    “丫头…”

    听到声音,顾清苑转头,看到夏侯玦弈眼里的担忧,走到他身边,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我无碍,只是心里有些不舍。”

    夏侯玦弈听了,心里溢出一丝叹息,伸手把女子轻轻的拥入怀中,眼里溢出怜惜,这个女子是矛盾的,很多时候她的心是清冷,淡漠的,可在有些时候她却又是那么纯粹,温暖,柔软!她不会太恨一个人,可她却会全心的守护一个人。这样的她如何能不让人疼爱!

    顾清苑倚在男人的怀抱里,感受那抹强硬的温暖,慢慢闭上眼睛,惟愿李娇来世喜乐一生。

    顾清苑一身的血,继而没有回伯爵府,而是去了夏侯玦弈在城外的庄上。换掉一身的血衣,稍微梳洗一下,看着凌菲道:“凌菲,你回伯爵府一趟,把高嬷嬷带来。”

    “是,世子妃。”凌菲应声,却没有离开,而是担忧的看着顾清苑道:“世子妃,你还好吗?”

    “嗯!我无事!”顾清苑淡淡道。

    凌菲听了心里很是放心不下,可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叹气,“那奴婢去带高嬷嬷过来。”

    “去吧!”

    李家

    李翼辞官的事情,经过一天的时间,已经迅速的在京城传开来。很多老百姓听了都惊讶的不得了,而官员们更是惊骇不已了,既各种猜测在心里翻腾开了,有些交好的按耐不住已经亲自上门确定,询问缘由了。只是李翼都没有接待,不过却让管家的带话给他们,证实了李翼辞官一事确实是真的,至于缘由没有其他,只是年龄大了,身体不适,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消息确定,有人高兴,有人叹息,有人皱眉。而各方暗涌也开始了。丞相的职位,那可是个绝对重要的位置,当然要赶紧计划着,猜测着让谁坐上那个位置合适,对自己也更加的有利。

    外面的人在谋划着,可在李家,李翼辞官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特别在经过里翼那雷霆之言后,也更加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多说一句话。

    可李家每个人心里都很是沉重,特别李大奶奶那心里更是如在火上烧,倒是李雪也不知道是被李翼的举动给吓到了,还是已经认命了,相对于李大奶奶的躁动不安,李雪却很是平静,整个人沉默的很,一点儿也不闹腾,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就是话少了些,人安静了些,不说话,也不外出,每天都在自己屋子里待着。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是在想什么。

    不过,知道李雪不再吵闹着要死要活的,李大奶奶也是放心了不少,她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实在分不出精力来操心李雪。

    李大奶奶脸色很是难看,焦灼不安在房间里不停的走动着,李翼的那句休了,让李大奶奶只要一想起就想晕死过去。休了她,被休弃,成为弃妇?这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想过,也完全不认为这样耻辱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可现在它却发生了,还是李翼亲口下的命令。李翼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一开口就很难再有回旋的余地。想着李大奶奶的指甲狠狠的刺进了手心里,牙根儿紧咬,更重要的是,听李翼的口气,关于李娇的事情,他好像早就知道她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可却选择了隐忍,而且,还隐而不发这么多年,如此,现在既然说出来了,他又如何能再容她…。

    可如果让就她就这样认命被休,她做不到,她不甘,她丢不起那个脸。而女子被休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将要过的是什么日子,那根本无法想象…。

    “奶奶,奶奶…。”

    听到声音,大奶奶转头看到舒嬷嬷脚步匆忙,喘着气走进来。大奶奶疾步迎过去,急切道:“怎么样?可有找到大爷,大爷人在哪里?”

    “大爷他…。”舒嬷嬷神色不定,看着李大奶奶欲言又止。

    “你快说呀!大爷他在哪里…”李大奶奶急不可耐道,现在她能指望的就是和李谨的夫妻情分了,只要李谨不写休书,一切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奶奶,大爷他…他去了奶奶娘家…。”

    此话出,李大奶奶脸色瞬间惨白,眼前发黑,人往前倒,差点晕过去。

    舒嬷嬷赶紧扶住李大奶奶,紧张道:“奶奶,奶奶…老奴扶你坐下。”

    李大奶奶依附在舒嬷嬷身上,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舒嬷嬷看着李大奶奶苍白的脸色,伸手给她抚着心口,心里叹息,这事情不要说李大奶奶难以接受,就是她一个奴婢也觉得这事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被休,对于一个女子那和要了她的命差不多呀!

    李大奶奶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气,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哽咽道:“李谨,他竟然连听我说句话都不肯,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这样要休了我?呜呜…。他太狠了…他连这样的事情都完全听他父亲的,那我呢?这么多年他对我连一点儿情分都没有吗?”

    “奶奶你先不要急,也许,大爷去那里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呢!”舒嬷嬷说着顿了一下,“就算是,或许和奶奶想的完全相反呢!”

    “你不用宽慰我,李谨这么多年来对公公每件事情都是言听计从的,你见过他曾经反对过公爹吗?可我没想到他连这样的事情也完全依从,呜呜…。他这是要置我于何地…”李大奶奶伤心不已。

    看李大奶奶六神无主的样子,舒嬷嬷凝眉,“奶奶,要不你现在去一趟娘家,也给自己一个说话的机会…”

    舒嬷嬷的话未说完,李大奶奶猛然起身,“是,你说的对,我不能坐在这里坐以待毙,我不能等着,你赶紧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是,奶奶,老奴这就去。”舒嬷嬷领命,疾步走了出去。

    城外庄子

    顾清苑看着高嬷嬷,把城外发生的事情如实给她说了一边。

    高嬷嬷听完已是泣不成声,眼里满是哀伤,悲切,伤痛,却不住的点头,看着顾清苑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也许这对小姐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不用再承受病痛的折磨,这很好…很好…。”说着却忍不住痛哭起来…。

    顾清苑静静地看着高嬷嬷,也许,李娇的逝去对于高嬷嬷来说和等同白发人送黑发人,在她的心里李娇是主子,也是女儿吧!

    高嬷嬷哭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下来擦拭着眼泪,看着顾清苑哽咽道:“老奴失态了…”

    “无碍!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吗?”顾清苑温和道。

    “打算吗?”高嬷嬷有一瞬间的怔忪,她这辈子想的从来就是如何侍候好小姐,从来没计划着自己需要打算什么!现在顾清苑这么问,她脑子一片空白。

    看着高嬷嬷那空寂,茫然的眼神,叹息,从来没想过自己吗?

    “你可以留在伯爵府,兰芝也在那里你不会孤单。”

    高嬷嬷听了没有回应。顾清苑也没催促。

    好一会儿,高嬷嬷抬头看着顾清苑道:“老奴多谢小姐好意,可如果可以的话老奴想离开京城。”

    “离开?”

    “嗯!小姐已经不在了,老奴不想再留在京城触景伤情。而且,老奴在京城也不合适,如果让相爷看到了,很多事情就难以解释了,所以,老奴还是离开吧!”

    “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高嬷嬷想了一会儿道:“老奴想回自己的家乡看看。”

    “好,等一切妥当,我让人送你回去。”

    “多谢小姐。”高嬷嬷说着,欲给顾清苑跪下。

    顾清苑伸手托起她的胳膊,温和道:“不需将就那些虚礼,起来吧!”

    “是!”高嬷嬷起身,请求道:“小小姐,老奴想去给小姐磕个头,再看她一眼。”

    “好,我让人送你过去。”顾清苑说着,转头,“凌菲,你送高嬷嬷去母亲那里。”

    “是,世子妃!”

    “多谢小小姐。”

    凌菲和高嬷嬷离开,顾清苑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想着和李娇曾经的过往,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夏侯玦弈走进来的时候,看到顾清苑躺在软榻上睡着了,不由的放轻脚步,缓步走到她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顾清苑的小脸儿,眼里满是柔和,然,在看到她就算睡着也紧张皱的眉头时。夏侯玦弈眼里闪过暗色,沉冷!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