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2章 贤妻不好做呀!

嫡女风华 第202章 贤妻不好做呀!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顾清苑回到伯爵府和夏侯玦弈两人先去了老侯爷那里。老侯爷看到他们不是欢喜。而是立马跳脚,对着夏侯玦弈就是一通大叫,控诉,而其内容不外乎就是拐带了他的孙媳妇,不让他见到孙媳妇,要教坏他的孙媳妇等等之类的。

    夏侯玦弈听着神色淡淡,不恼,更不愧。只是在看到顾清苑饶有趣味,眼睛晶亮的看着他被老侯爷斥责的样子时,夏侯玦弈眼里溢出一丝嗔怒。这抹怒色顾清苑感觉到,赶紧低头,故作老实状,只是心里不由唏嘘,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不会给她来了罪加一等吧?

    然,夏侯玦弈那抹不快落到老侯爷的眼里,那可就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了。本来快下去的火气,瞬时又烧的更加旺盛了,这次是真的跳起来了,双手叉腰,吹胡子瞪眼,“夏侯玦弈,你这个不孝孙。你自己不孝顺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教坏老子的孙媳妇,老子说了你几句,你就对老子横眉怒目的,你心里是在不服?还是对老子的话不屑一顾…。”老侯爷说的正欢实,看到夏侯玦弈垂眸看过来,眼底那抹适可而止,让老侯爷话语一顿。

    可也就一瞬间,脸色马上就变了,怒火中烧立马变成了悲愤哀伤,就连语调也从叫器转为哀嚎,“老子怎么这么命苦呀!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冰冰凉凉的孙子呢!有一个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孙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呀…。”

    顾清苑抬眸怔怔的看着老侯爷,从一个威严的长辈,瞬时变成一个撒泼的妇人,这在怒,悲的情绪变动,还有角色间转换自如的样子。让顾清苑不由感叹:老侯爷他是实力派。不像自己最近是越来越没出息了。不过,自己面对夏侯玦弈一年多的时间,跟老侯爷二十多年的时间比较起来,老侯爷应对夏侯玦弈的经验确实要比自己丰富很多呀!

    想着,顾清苑盘算,也许她该跟老侯爷讨教讨教。相互交换一下彼此的经验,还有…。顾清苑正想着就感到头上射出一道隐含警告的视线。顾清苑再次垂眸,不会…被发现了吧!

    夏侯玦弈听着老侯爷用悲戚的语调说着他自己的苦命,数落着他的没良心。再看顾清苑竟然用敬佩,崇敬的目光看着老侯爷。夏侯玦弈脸黑了下来,看着他们两个沉声道:“闹够了吗?”

    话出,老侯爷顿时停声,这么多年,夏侯玦弈什么时候能惹,什么时候不能惹,老侯爷还是很能感觉到的。现在听夏侯玦弈的语气,明显是绝对的警告了。顾清苑也感觉到了男人不高兴了,头也随着更往下垂了些。

    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人马上变得老实的模样,夏侯玦弈心口忽然盈满无力,瞪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夏侯玦弈的那声冷哼,顾清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的肉。

    老侯爷第一个想到就是他的酒。

    夏侯玦弈离开,老侯爷和顾清苑对视一眼,两人在各自的眼里同时看到了忐忑。

    老侯爷轻咳一声,看着顾清苑道:“你惹到他了?”

    顾清苑点头,就把生辰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侯爷听完,瞪眼,“那小子心眼可真是小!就这就不高兴了,真是不像个男人。”

    顾清苑听了立马点头。然,老侯爷却话音猛然一转道:“那小子不高兴你怎么不提前告知爷爷,这样我刚才也少说两句。”

    闻言,顾清苑哭笑不得,叹气道:“爷爷,我自己都是待罪之身哪里敢多说呀!”

    “这也是!”老侯爷抚着胡须,正色道:“根据我的经验,这小子这次肯定是生气了。”

    “每次他生气,爷爷你都是如何应对的呀!”顾清苑赶紧请教道。

    老侯爷听了顾清苑的问题,再看她求教的模样,刚欲出口的答案又咽了回去,他总不能说他都是抱着他的酒躲着夏侯玦弈的吧!这样太有损他的威严了!

    想着,老侯爷有模式样的,经验十足的说了一句,“那小子生气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只要几天不见他,就不会有什么事儿了。”

    “不见他?”顾清苑听了开始有些恍惚,可随即嘴巴抽了一下,看着老侯爷苦笑,那就是要躲着他了?这个…。老侯爷或许可以,可她是完全不可能的呀!这里又不是现代,可以随她飞,随她走!

    “爷爷…。”

    看顾清苑哭丧着脸,老侯爷就知道她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意思了,轻咳一声,不痛不痒的劝解了一句,“没事儿,没事儿,那小子虽然冷酷些,无情了些,可他从来不打女人,所以,你不用害怕。最多也就是凶你几句,脸色难看几天罢了!”说完,疾步往外走去。

    顾清苑看着老侯爷的背影,隐约还能听到他紧张的低呐声传来,“老子的酒,老子的酒…”

    顾清苑垂头丧气,有气无力的走到屋外,仰头看着夜幕下满天星辰的美丽夜色,叹息: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生辰;丈夫被训斥的时候,她貌似幸灾乐祸了一下;还真实的,很有上进心的想过去取下经,用来应付小心眼的丈夫。细数下来她这算是几罪并发吗?不对,或许是她自己想太多了,夏侯玦弈说不定没发现她心里想的事情呢!想着,顾清苑看向凌菲。

    “凌菲,刚才爷爷说世子爷的时候,我是什么表情?”

    凌菲听了看着顾清苑,斟酌了一下道:“世子妃的表情很平静。”

    “平静?那,你有没有看到一点儿不忍,或者不舍什么的。”

    “没有。”

    “是吗?”顾清苑有些失望。

    凌菲看着顾清苑的表情,没忍住道:“其实,世子妃当时就差拍手叫好了…所以,奴婢觉得世子妃这次能侥幸躲过的机会不大。”

    此话出,瞪了凌菲一眼,这丫头不会是听到夏侯玦弈的那句‘肉偿’之言了吧!想此,咬牙!有一个会武功的婢女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看顾清苑眼底闪过那丝羞恼,凌菲赶紧垂眸,低头,恭敬道:“世子妃赎罪,婢女知错。”

    凌菲老实样儿,让顾清苑忽然明白了夏侯玦弈的心情,抚额!掩耳盗铃之法,让人憋闷。

    顾清苑不由冷哼一声,转身,大步往自己院子走去。

    凌菲跟在后面,不由抿嘴一笑,看到世子妃恢复以往的样子真好!不过,世子妃的反应和主子刚才还真是如出一辙,呵呵…。

    回到院子,兰芝,梅香疾步迎了过来,看到顾清苑脸上带着满满的欢欣,“世子妃…”

    “嗯!”看着两个丫头,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随意问道:“府里这两日可还好吗?”

    “府里倒是没什么事情,就是这两日大公子来了好几次。”

    “恒儿?可是有什么急事儿吗?”

    “大公子只说过来看看世子妃,其他的没多说。奴婢跟大公子说世子爷带着世子妃外出了,过两天就会回来。”

    顾清苑点头。

    “另外,表公子也来了两次。”

    顾清苑听了挑眉,“李智?”

    “是,今天上午表公子也过来了,说明天还会过来。驸马府的大公子和大少奶奶也来了一次,那时侯爷正好在就接待了他们。”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没说什么,只道:“世子爷可回来了?”

    “回来了。”

    顾清苑听言抬脚走了进去,正好看到男人从洗浴间出来,一身白衣,头发还滴着水,散落在肩头,衣服被水浸透的地方,勾列出完美,健硕的肌肤线条。

    顾清苑看着,叹息:比不了美男出浴的香艳,不过却也绝对的诱惑呀!性感的一塌糊涂。

    夏侯玦弈见顾清苑进来后,也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眼神变幻不定,“看什么?”

    “夫君现在这样可真是垂涎欲滴,引人犯罪呀!”顾清苑感叹道。

    闻言,夏侯玦弈嘴巴歪了一下,这丫头!

    “娘子,你想犯什么罪,为夫都配合如何?”夏侯玦弈低头,看着顾清苑魅惑道。

    “嘻嘻…岂敢让夫君配合,岂敢…”顾清苑轻笑道。

    “不要配合?那,娘子是要自己来吗?”夏侯玦弈挑眉,眼里透出一丝期待。

    “呃!…怎会…怎会…”顾清苑心里真的开始反省,男人和成婚前已经完全不同了。那浅显的调侃,男人已经不再和开始时那样黑脸儿,瞪眼,然后拂袖而去了。几次下来自己成了反被调侃的那位。唉!调戏了人家一句,最后溃不成军的倒是自己,这算是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给埋了的惨剧吗?看来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谨言慎行呀!

    看顾清苑一下子变怂的样子,夏侯玦弈嘲弄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说话的时候大胆的不得了,可…。真的让她犯罪了她却是个胆小的。

    夏侯玦弈那丝嘲弄,顾清苑看在眼里,咬牙!这男人在用激将法刺激她吗?恼了她…。她…她也没胆子挑战回去。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技术。不过,把他绑起来的想法倒是有。四肢绑起,然后…想着顾清苑摇头,邪恶了…。

    看顾清苑一会儿呲牙,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兴奋的模样,夏侯玦弈按了按眉心,不用探究,这丫头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叹气,抬脚往内间走去。

    顾清苑看了,整理一下那不该有的思绪,随着跟了进去,贤惠道:“夫君,我帮你擦拭头发。”

    “不敢劳驾。”

    “嘻嘻,谈何劳驾,是应该的,应该的。”

    “既然是应该的以往怎么不见娘子如此的殷勤?”

    “看今夕,不论往昔,夫君不要太小气。”

    “娘子说的是。那我们就好好论论今夕…”

    夏侯玦弈的语气,让顾清苑头皮一紧,现在装老实,献殷勤貌似真的晚了点儿。

    第二天,顾清苑早早的就起来了,且精神很好。这让凌菲很是意外了一把。而更让凌菲惊讶的是,世子妃竟然还有模似样的很贤惠的送世子爷出门,这一举动,不但让凌菲惊讶了一下,就是麒肆,和麒一也很是惊疑不定,根据以往的经验,世子妃只有在做错什么事儿的时候才会对世子爷献殷勤,难道这次又是?

    走到府门口,顾清苑伸手为夏侯玦弈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的很是温柔,贤良。

    夏侯玦弈垂眸看着眼前的女子,眼里满是柔光,虽然这丫头今天殷勤的缘由很可能是因为,他昨天晚上没动她,没让她肉偿罢了!

    想到这理由,夏侯玦弈不由的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完全不妨碍他的好心情,低头,在顾清苑耳边几不可闻道:“惩罚只是暂缓,不要想着给本世子混过去。”

    夏侯玦弈话出,看到顾清苑的微笑的小脸儿僵了一分。夏侯玦弈嘴角抑制不住溢出笑意,忍不住想抱抱她。不过场合不合适,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走了出去,翻身上马却没有马上离开,转头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了,愣了一下,想到什么赶紧微笑道:“夫君慢走。”

    看顾清苑那瞬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夏侯玦弈嘴角笑容扩大,眼里闪过一丝戏虐,只看的顾清苑脸上的笑容又僵了一分,才开口道:“中午等我回来用饭。”

    “是,夫君!”顾清苑轻笑,眼睛却忍不住瞪了他一下,眼里透出赶紧闪人之光。

    看此,夏侯玦弈喉间溢出一丝低沉的笑意,策马离开。

    夏侯玦弈离开,顾清苑揉了揉发僵的脸颊,再次感叹:贤妻不好做。

    夏侯玦弈离府,顾清苑回院。大门内不远处的三个婆子从暗处走出来,神色怔怔。良久一个婆子开口,“你们看到了没?”

    “看到了…。”

    “我在府里做事儿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世子对一个人那么温柔。而且,还笑的那么开心,是真的在笑。”

    “是呀!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呀!以前看我们世子那就如天上的月亮,那么高贵且遥不可及,可今天我忽然觉得,我们世子也是个凡人,也有喜乐呀!”

    “由此来看,我们这位世子妃是真的很得我们世子爷的眼呀!”

    “嗯!看世子看她的眼神,还有说话的语气,那是绝对的喜欢呀!”

    “世子妃可真是有福气,竟然能得到我们世子的看重。想当初,我们世子爷可是连悠然…。”一个婆子的话未说完,就被旁边的一个婆子急切打断了。

    “哎呀!你说话小心点儿,不要什么该说不该说的都往外说。”

    “是,是,我就是一时说顺了嘴了。”

    “小心着点儿,你这话不论是让世子,还是让世子妃听到了,我们都要吃不完兜着走。”

    “是,是…”

    说完这些,三个人沉寂了一瞬,好似为了平复心里丝慌乱感,而后,又忍不住开口道:“不过,我们这位世子妃长的也真是漂亮,人看起来也很是温和。”

    “现在看着确实如此,就是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呀?”

    “说的也是,毕竟人心难测。就像厨房里那个春柳,以往看着虽然做作了些,可人倒是也安分。可那曾想,她竟然也是个心大的,竟妄想趁着世子妃不在去勾引世子。结果呢!啧啧…。世子爷可看也没看她一眼就命人给扔出来了。”婆子说着顿了一下,低声道:“我还听说,世子爷如果不是顾念着刚和世子妃成婚,不想冲了喜气,当时就会打杀了她。”

    “真的?世子爷他真的会…要了她命?”婆子惊骇道。

    “一定会。”

    婆子听了唏嘘不已,“我们世子还真是跟人家太不同了,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喜欢漂亮女人的,而且,那春柳身份虽然低贱了些,可长得却是不差,她落的如此结果,我还真是想不到呀!”

    “你想不到的多了去了,你来的晚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而我也不好跟你说。反正你记着,世子爷最容不得就是不安分,妄想爬上他床的人,无论长的再好,只要你动了那个歪心,不死也会残。”

    “春柳她都是自己做的,不值当同情。明明就是个丫头的命,却总是妄想做个主子,也不看看她的那个德行,身份低微,连模样也比不得世子妃。就那还想着引诱世子,她死了也是活该。”一个蓝衣婆子眼里带着嘲讽,冷笑道。

    另外两个婆子听了对视一眼,心里透着了然,抿嘴一笑,低声道:“王婆子,我听说以前你可是很看重春柳的,还说过想让她给你做媳妇的。怎么?人家就是做错了一次,你就容不得了?”

    “哼!我以前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了她。现在就是她求着给我做媳妇也不要。娶妻娶贤,就她那样的就这一次我就能看出她骨子里是个什么货色,不要脸的东西,配我儿子她还没那个资格。”王婆子说着,摆手,“不说了,不说了,提到就一肚子火。”

    “呵呵,你气性还真大。要我说呀!你该庆幸要不是经此一事,让你提前看清了她的真面目,等她做了你的媳妇你不就更憋屈了。”

    “刘婆子说的不错,呵呵!”

    “你们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舒服了就行。不过,那个春柳现在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还在养着呗!我看她那个样子就算是好了也肯定会留下病谤儿的,这就是不安分的代价,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出什么幺蛾子。”

    “好了,好了不说她了,我们赶紧回去吧!现在时辰不早了,别为了一个贱婢耽误我们的活计。”

    几个婆子议论着,向厨房的方向走去。而由始至终完全没察觉到,她们的对话全部落入不远处几个人的耳里。

    周麒看着三个婆子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转头看了一眼神色平淡的女子,叹了口气,“世子妃,她们是厨房的几个婆子,平日也都是本分,安稳的,就是嘴巴有的时候爱说了些。”

    听着周管家这完全是在说情的语气,顾清苑淡淡一笑,“世间事,世人论,很正常。”

    周麒听了,眼里闪过精光,脸上溢出笑意,“世子妃说的是。”

    凌菲听了心里却很是不能赞同,这几个婆子如此非议主子,在她看来绝对不能饶恕。

    顾清苑看着周麒的表情,脸上笑意扩大,转身缓步走着,随意道:“发下去的那个资料可都交齐全了吗?”

    “是,都齐全了,等下老奴就给世子妃送去。”

    “好!”顾清苑点头应下,看着周管家道:“你去忙吧!我随便走走。”

    “是,老奴高徒。”周管家躬身退下。

    顾清苑转头看着凌菲,轻笑道:“对周管家维护那几个婆子,你有什么看法?”

    “奴婢不能苟同,嘴舌太快,外面的人稍微一打探她们也许就会全部的说了,这是绝对的大忌讳。”凌菲正色道。

    顾清苑听了轻轻一笑,“凌菲,你是一个合格的暗卫。”

    顾清苑此话出,凌菲一愣,有些不懂怎么一下子转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看出凌菲的疑惑,顾清苑轻声道:“暗卫,影卫,你们都是下属,是力量,很多时候你们是世子最重要的后盾。你们的很多行动,甚至言行都会牵扯很多东西。而,一个合格的暗卫先不论能力如何。首要的就是一定要嘴严,因为你们执行的都是隐匿活动,一旦泄露关系的不但是成败,更是性命!”

    “所以,你的不容我很能理解,同时也明了你是一个合格的暗卫。”

    顾清苑话落,凌菲心里翻涌,澎湃,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激动,“世子妃你真的觉得奴婢是合格的吗?”

    “是,你是合格的,不容置疑!”

    不容置疑四个字,让凌菲的眼里闪过泪光,她一直觉得只有如麒护卫那样武功高强的人才是合格的。而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小的不能再小的底层下属,以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主子能派她出任务,可却从来不敢想一句好,更加不敢奢望一句合格。可现在,世子妃却认同了她,并告诉她,不容置疑她是合格的…。凌菲觉得她这辈子真的值了…。

    、凌菲跪在地上郑重的跟顾清苑磕了一个头,“世子妃,谢谢你!”

    看着凌菲激动的难以抑制的样子,顾清苑轻笑,“不需要谢我什么,那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说着扶起凌菲,淡淡道:“而你们和那些婆子是不同的,从开始挑选时候标准就不同,所以,很多时候对她们的要求跟你们也是不同的。”

    “你们要做的关乎成败,关乎性命。而她们的分内之事就是做好一天三顿饭,要的是本分,安稳!且她们能接触到的很多都是表面的东西。有些事情你愿意让她们知道,她们才会知道,不愿意让她们知道,她们就一无所之知。至于她们嘴巴快,只要运用的好,同样可以有弊转为利。”

    “就如春柳的事情,在这府里我还真是不介意她们多说几句。那样的言辞,传到和春柳有着同样心思的丫头耳朵里,就是一种警示,那就会少出很多幺蛾子。”

    “至于我和世子爷,有的时候传出几句无关紧要的闲话也并不是什么坏处。如果什么话都没有,岂不是显得我们府里有太多的秘密嘛!”

    凌菲听了恍然,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奴婢就是担心她们该说不该说的都往外说。”

    “你没听到周管家的话吗?她们平日都是本分,安稳的。有这就够了。毕竟就算是遣退了她们,谁又能肯定进来的就会比她们好呢!”顾清苑说着眼睛看向远方,“至于她们会不会乱说就看我们自己的掌控了。”

    凌菲听了点头,“世子妃说的是。”

    顾清苑没再说话,眼睛看着前方,来的还真是快呀!

    凌菲察觉到顾清苑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来人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老奴参见世子妃。”

    顾清苑疾步上前,拦住,虚扶,“喜公公快快请起。”

    “多谢世子妃。”喜公公起身,脸上带着亲和,恭敬的笑意,不等顾清苑询问,直接说明来意,“老奴今日奉皇上命令,请世子妃入宫一趟。”

    顾清苑听言,点头,“有劳公公跑一趟了,我去梳理一下就随着公公进宫。”

    “是,世子妃请便,老奴在这里候着。”

    “好。”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