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4章 绝无可能

嫡女风华 第214章 绝无可能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214章

    ‘中毒’两字出,顾馨儿,顾怜儿睁大了眼眸,老夫人脸色更加冷硬,胡氏哭天嚎地的声音再次响起,“云儿,我可怜的女儿呀!到底是谁如此心狠,竟然给你下毒呀!这是造了什么孽,我的女儿从来没做过一点儿坏事儿,更没有过一丝坏心,怎么有人对我女儿下手了呢?呜呜呜…这是为了那般呀!…。”

    顾云儿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怔怔的听着胡氏在耳边哭喊,可却没一点儿反应。

    老夫人听着胡氏那嚎啕的声音,转头,不经意的看了顾清苑一眼。然,却看到顾清苑脸色平静的很,连一点儿波动都没有,更不要说震惊,惊慌失措了。看此,老夫人眼睛微眯,她是没听到?还是有恃无恐觉得她现在世子妃了,有夏侯世子护着她就没人敢拿她怎么样了?如果她这么想,她可是想错了。

    “大夫,我孙女中的是什么毒?”老夫人脸色很是难看道。

    闻言,大夫没有犹豫,立即回应道:“这是一种叫‘女红绝’的药。其实,这药说不上是真正的毒,它对生命无碍,而且它只对女人有用,对男人却是没有任何做用。”

    “什么意思?”

    “女红散,这药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女人如果服了这种药,就从此不会再来月事儿。而一个女人如果不来月事儿的话,那也就意味着绝育,此生都不会再有子嗣。而这种药也因为这毒辣的药性,已经被禁了。”

    老大夫说完,退到一边,心里暗道:他只是一个大夫,他只是说了实话,至于结果如何,那就看他的造化吧!同时不由叹息,这大宅门里果然是非多呀!门第越高,龌龊的事情就会越多,竟然对一个女子下这种药,真是太狠了呀!

    老大夫一席话落下,屋里一片静寂。胡氏连哭声也顿住了,整个人傻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顾云儿直接晕了过去。

    顾馨儿脸上满是震惊,心里却是惊疑不定,顾云儿忽然生病,老夫人碰巧到了,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一场算计。而根据顾云儿看到夏侯世子的反应,她早已肯定这是老夫人和顾云儿早就计划好的一场戏罢了!

    可,现在她忽然有些怀疑了,如果是谋算好的,顾云儿怎么也不会服用那种会绝育的药物吧!无法生孩子,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就算样貌才情再好,嫁的再好都是空的。男人的宠爱不会太久,老了也没有一个可以傍生的人,这是注定了一生都是悲剧。

    这样严重的后果,顾云儿她不会想不到。所以,她就算是要自我伤害想借此沾上伯爵府,也绝对不会用这么蠢的办法。

    想着,顾馨儿眼神微眯,难道这不是计划好的,而是顾清苑她真的对顾云儿动手了吗?可顾清苑会那么蠢吗?在自己的府里动手?

    或者是顾云儿她被人给算计了?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那种药?还是,这个大夫和老夫人她们是一伙的,他在说谎?顾馨儿心思翻转不定,眉头紧皱,可一时却很难理出头绪。

    老夫人抬头看向顾清苑,却看到顾清苑只是有些讶异,可也是瞬间就恢复平淡。那淡然的模样,好似这消息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这样的反应,让老夫人眼里闪过戾气,脸色更加的难看。

    转头看着那个大夫道:“可有什么医治的方法吗?”

    “回老夫人的话,此药无解。”

    话出,一声尖锐,犀利的哭声随之响起,“我的女儿呀!呜呜呜…。我可怜的女儿呀!是那个杀千刀的竟然对你下此毒手呀!如此心狠毒辣,这是要你生不如死呀!呜呜呜…。我的云儿,我的云儿啊…”

    顾怜儿看胡氏那悲切的模样,眼里闪过嘲讽的冷笑,她可真是会哭呀!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哭丧呢!

    老夫人看着胡氏那粗蛮如市井妇人的样子,还有那刺耳的嚎声,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眼里划过厌恶。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胡氏的哭声,把刚才好似晕过去的顾云儿从昏迷中,悠悠醒来,看着胡氏痛哭的样子,意识慢慢恢复,而刚才大夫的话也瞬时出现在脑海里,脸色灰白,眼里满是绝望。呆怔片刻,忽然坐起来,一把推开胡氏,踉跄着跳下床脚步不稳的向一个方向跑去。

    屋里的人被顾云儿忽然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怔愣之间,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可在看到顾云儿的架势后,所有的人瞬时清醒,老夫人急声道:“快…。快拦住她,快…不要她给撞上了,快点儿…”

    顾清苑看了凌菲一眼。

    凌菲脚步微动,速度却是很快,转眼来到顾云儿的身边,伸手轻易的挡下准备撞墙的顾云儿。

    惯性使然,顾云儿收不住力道,一下子被反弹回来倒在地上。胡氏惊呼着疾步跑到顾云儿的身边,嘴里呼唤着可怜的女儿那悲锵的语调,把顾云儿抱在怀里,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眼里满是心疼,脸上满是沉痛道:“云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呀?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让姨娘怎么活呀!…。”

    “姨娘,我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顾云儿绝望,悲戚道。

    “云儿,说什么死不死的,姨娘相信你不会有事儿的,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姨娘一定想办法医好你,还有老夫人她一定会替你做主的,你不要怕,不要怕…”胡氏急切的劝解着,眼睛看向老夫人,祈求道:“老夫人,就算三小姐曾做错了什么,可有人用这样毒辣的手段害三小姐也太残忍了。呜呜…老夫人,妾身求你做主,求你给三小姐讨一个说法。”说着对老夫人使劲儿的磕着头。

    顾云儿喃喃道:“做错了什么…”呢喃着,眼睛不由的看向顾清苑,眼里满是无法置信的惊惧,身体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不住的摇头,泪如泉涌。

    顾云儿的神色的变化,还有她看顾清苑的眼神,屋里的几个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顾怜儿看着心里叹息,难道姨娘和姐姐都看错人了吗?顾清苑根本就没有她们想象的那么厉害。一个顾云儿就能轻易算计到的人,能有什么城府,心机。或许,一切只是运气吧!

    顾馨儿看着顾清苑那平静淡漠的面容,眼里划过期待,顾清苑她会如何应对呢?坦白说,这样的局面就是放在她的身上,一时也很难想到完美的脱身之策,那么,顾清苑会怎么做呢?是无奈,憋屈的接受,还能来个让她惊艳的绝地反击呢?

    胡氏看顾云儿的样子,急切道:“云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只是谁给你下的毒,你是不是知道?”

    胡氏的话,顾云儿就像是没看到一样子,眼睛怔怔的看着顾清苑。

    看此,胡氏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顾清苑,神色不定道:“可是世子妃知道什么吗?世子妃知道是谁害你的?”胡氏眼里满是痛色,哽咽道:“世子妃,如果你知道是对我的云儿下的毒手,请你告知婢妾。婢妾不敢奢求其他,只要给我女儿一个说法,我和云儿只要一个说法就满足了…”

    看着这一幕,老夫人的眼里极快的闪过一丝亮光,嘴角溢出莫测的笑意。

    顾清苑清冷的看着屋里的几个人,顾怜儿,顾馨儿在看热闹。顾云儿伤痛欲绝,却选择隐忍。胡氏更是委曲求全。而顾老夫人大概很满意这样的发展吧!

    “清儿,你可是有什么要说的吗?”老夫人从来至今,声音第一次这么温和。

    闻言,顾清苑抬眸,正色道:“顾云儿既然是在伯爵府中毒的,我一定会查清楚其中缘由,给她一个公道。”

    此话出,老夫人的眼里溢出讥讽的笑意,毫不留情道:“这里是伯爵府,而你是这伯爵府的主子,由你来查怕是很难查出什么吗?”

    老夫人话里那明显的含沙射影之言,让老大夫的心猛然跳了起来,腿有些发软,老夫人这话里的意思…可是那世子妃害了那女子吗?想此,老大夫头发昏,如果真是如此。他的小命怕是要保不住了呀!这杀人灭口怕是一定的了。他命将休矣!想着,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

    顾清苑眼眸越发淡漠,看着老夫人淡淡道:“如果祖母觉得有我来查探不合适,无法给顾云儿真正的公道的话。那就让官府的人来吧!”说着,转眸看了一眼凌菲,“去请刑部的人过来…”

    “是,世子妃。”

    顾清苑话话出,老夫人嘴巴紧抿,顾清苑这个死丫头那倔强的个性,真是让人厌恶。

    “不…我不要见官府的人,我不要。”顾云儿忽然激动的哭喊着,无助的看着老夫人,哭泣道:“祖母,如果官府的人来了,那所有的人都会知道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不要那样,我不要被人笑话,被人议论,祖母,我不要那样…。呜呜呜…”

    “老夫人,世子妃,不能让官府的人来。要不然,云儿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呀!…。”胡氏也跟着哭求道。

    “姨娘,如果那样,女儿真的不如去死,死了一了百了。这样清儿姐姐也就不用为难了,祖母和姨娘也都清净了…呜呜…。反正我这样的人活着,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云儿…”

    母女两人说着抱头痛哭起来。

    看此,老夫人看着顾清苑,冷声道:“让官府的人来,你这是想要你堂妹的命吗?”说着叹气,看着顾清苑眼里满是无奈,苦口婆心道:“就算你不在意你堂妹性命,可你也该为你自己,为伯爵府想想吧!,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是家丑,你叫来官府的人,不但让你堂妹难自处,就连伯爵府也会很难做,也会招人议论,这些你都没想过吗?”

    “清儿,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是这伯爵府的主子,你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不懂事儿,任性了。你这会给世子脸上抹黑的。唉!你如此莽撞让祖母如何放心的下呀!”

    顾清苑听着老夫人的话,挑眉,老夫人和顾长远虽然不是亲生女子,可论无耻的程度却真是不相上下呀!

    “那依祖母之见该怎么做呢?”顾清苑很是谦虚的询问道。

    老夫人听了顾清苑的话,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思良久,才开口道:“云儿现在中了这种毒辣之药,此生怕是已经无望了,就算是我为她找一个好人家,可她一个无法生孩子的女人。日子绝对不会好过。说不定人家在知道的那天就会休了她。就是做妾她也只有受欺负的份儿,人家也难容下她。”

    “而云儿有此灾祸,是在你伯爵府遭遇的。所以,你不论是身为主子,还是身为堂姐都要给她个交代,给她个出路,保她一生无忧才是吧!”

    “那以祖母之见,我该怎么做对顾云儿才是最好的呢!”顾清苑问道。

    老夫人深深的看着顾清苑,正色道:“依我看,就让她跟在你身边吧!”

    此话出,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祖母的意思是?”

    “云儿变成这样,我身为祖母可是很难向你二叔交代。而伯爵府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恐怕也很难向夏侯世子和外人说清吧!既然如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想一个两全其美之策,能够风过无痕的揭过此事。”

    “祖母所谓的两全其美之策是?”

    “你收云儿在你的身边,总不能让她以一个客人的身份吧!这样可是很不合适,也会引得外人探究。”

    “所以呢?”

    “所以,最基本的你应该给她一个名头。”

    “名头?”

    “找个好日子,给她开个脸儿,让她侍奉夏侯世子吧!”

    老夫人此话出,屋里瞬时沉寂下来,静寂一片,胡氏痛哭声消失,顾云儿低泣声也顿住了。顾怜儿,顾馨儿头再次低下。凌菲眼里盈满戾气。

    顾清苑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柔和了,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笑意,“祖母的意思是让她给夏侯世子做妾?”

    “不错,如此一来,云儿她就有了名正言顺留下的理由,她的一生也有了保障。你二叔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再多说什么。至于外人那就更加不会多想了。一切都会平静的过去,从此关于今天的事情没人会再多说一句,也绝对不会再提起。这,是最好的结果。”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云儿她会抢了你什么,她是个老实木讷的,比不得你聪明伶俐。这,在今天这件事儿上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她遇到这样的残酷的事情,都只是哭,却一句多言之话都不说,就该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爱生事儿之人了。”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的身体已经注定她不会有子嗣,所以,她更加不会威胁到你分毫,她只是为了一个安身之处罢了!说不定日后,她还会成为你的一个助力。毕竟你们都是顾家的女儿,就算有过摩擦,可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等有事儿了还是你们亲近。”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考虑给云儿一个更好的身份,让她能更好的帮着你。”

    老夫人一席说的可真是好,不愧是经历了几十年宅斗的老手,算计人时那冠冕堂皇的忽悠之言,说的是面面俱到,条理清楚。还有那句‘摩擦’可是隐晦的在说这次是自己在谋害顾云儿吗?不过,她现在更想知道老夫人口中,给顾云儿更好的身份,指的是那个位置?

    “祖母,觉得哪个位置合适呢?”

    “云儿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怎么也不能只让她做个妾吧!如果可以让她做侧妃吧!”老夫人理所当然道。

    闻言,顾清苑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淡漠之色,看着坐在地上依偎在胡氏怀里的顾云儿,轻声道:“云儿堂妹,你可愿意吗?”

    听到顾清苑的问话,顾云儿没有立即回应,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胡氏看着,忍不住推了她一下,顾云儿好似才反应过来,抬头,无措的看着顾清苑,有些局促不安,神色恍惚:“我…我听祖母和…和姐姐的安排…”

    顾云儿神色怔忪说完就把头给低了下去,看着是无措,可眼里那一抹怎么都无法克制的喜色,让顾清苑清楚的知道。她不过是不想让人看到她那如愿以偿,那激动,喜悦的心情罢了!

    “既然云儿也同意。那,就这么办吧!等选好了日子你派人知会我一声就好,到时我过来看看。”老夫人一锤定音,如上位者般习惯性的下达命令,准备结束此次的闹剧。

    顾清苑抬眸,淡淡一笑,风轻云淡道:“祖母安排的好,顾云儿应的好,演的也很好。只是,结果恐怕无法如你们所愿了。”

    顾清苑话出,老夫人脸色骤然沉了下来,顾云儿猛然抬头,脸色那欢喜的红润还在,可眼里却是不能接受的怒色。胡氏脸色也很是难看。

    顾怜儿愣了一下,为顾清苑的犀利,毫不留情面。顾馨儿眼睛微眯,心里暗道:也许,好戏现在才真正开始。

    “顾清苑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夫人沉怒道。

    “如果祖母不明白,我不介意再说一遍。”顾清苑淡漠道:“顾云儿想进入伯爵府,绝无可能!”

    “顾清苑你…你真是是太无法五天了,善妒成性,冷血无情,你谋害你的堂妹我们都不予你计较,可你却连最后一点儿活路都不给她留下。顾清苑,你真是太没人性了。”老夫人潜藏在心底,压抑多时的火气,一下子爆发出来,疾言厉色,戾声斥责道。

    顾云儿的眼泪再次落下,悲切道:“我隐忍着什么都没说,可就算如此,姐姐你还是…呃…”

    顾云儿的话没说完,眼眸忽然睁大,惊骇的看着抵在脖颈上的物件——一把长剑,耳边响起一冷硬,冰冷的声音。

    “姐姐两字再敢出口,我就废了你。”

    闻言,顾云儿脸色瞬间大变,抬眸,只见顾清苑身边的那个叫凌菲的丫头,眼里满含杀气地看着她,身上的煞气,让顾云儿心里发颤,不敢乱动,更不敢挑衅她话的真实性,因为直觉告诉她,只要她敢叫,她就敢立即砍了她。

    顾馨儿,顾怜儿脸色亦是猛然一变,这个看起来沉默少言,甚至有些呆板的婢女竟然会武功,还有她身上那股煞气,只感她一定杀过人。而如此犀利,阴寒,且毫不掩饰的狠辣做法,也无法不让人心惊!

    婢女如此,那顾清苑呢?想着,转眸,看向顾清苑!只见她还是那副淡然,清冷的模样,不为那婢女的举动感到惊讶,也不为在这么多人面前使出这样的手段,而感到有所不妥,或是不安!当然,更没有看到犹豫。

    顾清苑她到底想干什么?

    老夫人捂着心口,看着那把长剑,指着顾清苑不敢置信道:“你…你疯了吗?竟然。竟然要杀人…你…”

    顾清苑却是没看她们,转头看了一眼门外,淡淡道:“还不进来吗?”

    顾清苑的话,让人有些不明。转眸,当看到走进来的几个人,除了顾恒其他的两人她们不认识。看着那两个人,眼里溢出探究。

    顾恒进屋直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看她无恙,转头看向其他几人,脸色沉冷,略显青涩的声音,染上阴冷,“无法饶恕!”

    四个字,没有来的让人心里一沉。

    麒肆抬脚走到顾清苑面前,恭敬道:“世子妃,主子让属下带话,他一会儿就回来。”

    顾清苑听了点头。

    慕容烨看着顾清苑,脸色满是柔色,温和道:“陌儿,今日这伯爵府还真是热闹呀!”

    “硕王爷今天怎么来了?”顾清苑看着慕容烨那亲和无比的俊逸面容,这副无害的样子竟然也有一颗冷清的心,让人叹息。

    听了麒肆的话,屋里的人心里一抖,而听到顾清苑对那个温文尔雅男人的称呼后,眼眸紧缩,竟然是王爷!包重要的是这个王爷对顾清苑的态度,让人心里更加压抑。

    “今日无事儿,特意来看看…。”

    慕容烨的话未说完,麒肆就适时的接应道:“因为硕王爷对‘女儿绝’最是了解。所以,属下就特意请他过府一趟来看看。”

    慕容烨听了麒肆的话挑眉,和夏侯玦弈一样让人讨厌。

    麒肆却是一脸的刚正,只是完全不与慕容烨对视。心里暗道:这位主从来就是一位不嫌事儿大的,还特别的爱挑事儿。上次因为他的挑拨,可是让主子大大的发了一次火,他也吃够了苦头。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他绝对不能让慕容烨再说出,任何一句让主子不高兴的话来。向世子妃献殷勤的话,那就更是绝对的禁忌了。

    而麒肆那句,对女儿绝最是了解,让某些人神色微变。

    看出麒肆对慕容烨那显而易见的防备,淡淡一笑,“那就劳烦硕王爷了。”

    “一点儿也不麻烦,为陌儿排忧解难,本王爷乐意之…。”

    “硕王爷,赶紧开始吧!”麒肆再次打断,脸上却满是恭敬道。

    慕容烨淡淡的瞥了麒肆一眼,淡淡道:“不讨喜的下属,和你主子一个样子。”

    “呵呵…硕王爷请。”麒肆笑着恭敬道,他把这句话当成绝对的夸奖。

    慕容烨轻哼一声,不过,也没再跟麒肆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东西呢?”

    “在这里?”麒肆把一小小的纸包递给慕容烨。

    看到麒肆手里的东西,有人的脸色浑然大变。

    慕容烨接过,展开,看了一下里的东西,用手指捻起一点放入口中,继而吐出,看着顾清苑道:“她们倒是有本事,竟然弄到这样的东西来。”

    “是什么?”

    “是‘凝红’此药说不上是禁药。但是这味药因为用处不大,而且,对身体还有伤害。所以,慢慢就没人再做,它已近乎绝迹了。”

    “凝红?”

    “嗯!它可以让处于月事中的女子,马上停止出血,并让体内的污血在短时间内凝结成块儿。这个特性也就是它名字的由来。只是,凝血的过程及其痛苦,小肮剧痛,痛过之后会出现麻木,无感的现象。不过,那些症状几日会就会消失。只是身体却不会彻底的复原,在每次来月事的时候,还会出现不间断的阵痛。但是,只要调理的好,几个月也就会恢复了,不会有什么影响。”慕容烨很是专业道。

    说完,看向那个老大夫,“至于他会在脉搏上探出‘女儿绝’的脉象倒是也不意外,因为‘凝红’在药效发作的时候,跟‘女儿绝’很是相似,脉搏反应出的都是血气消失的状况。”

    “不过,本王想这位大夫不是没有问清楚,病人的状况,就是不了解药物的特性。”

    听着慕容烨的话,老大夫就知道他见到医术高手了。眼里满是敬慕,看着慕容烨诚恳道:“请王爷赐教。”

    “本王没什么可赐教你的。只是想说一句,如果要害人绝对要用‘女儿绝’,因为它在服用时候没有一点儿的反应,更不会出现任何的不适应。等到你感觉到身体出现异样的时候,那就已经没得救了。”

    “而如果要陷害人的话,就一定要用‘凝红’,服用了它立马就会出现反应。那时候你可以如这位小姐一眼,大肆张扬的叫器着她被谋算了,一点儿也不耽误功夫,运气好还能达到她想要的结果。”慕容烨很是温和道。

    然,一席话出,却让顾云儿,胡氏心里开始颤抖。老夫人神色微变,手心里也浸出汗水。

    顾怜儿,顾馨儿听完,神色不定,如此一来可就完全大逆转了。

    胡氏咬牙,眼里溢出一丝不甘就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她的女儿就是伯爵府侧妃了,她就是正室了。可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她无法接受。

    “王爷说的小熬人不是很懂,不过,刚才这位大夫已经说了我女儿中的是女儿绝。难道现在就凭着王爷的一番话就断定了,我女儿中的不是‘女儿绝’了,这如何证明?”胡氏神色凝重道。

    闻言,慕容烨脸上扬起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温和如玉,完全无害模样。然,说出的话,却让胡氏差点儿晕过去,顾云儿羞愤至死,让麒肆吐血。

    “这位妇人想要证明吗?这很容易。”慕容烨说着,看向麒肆,笑道:“本王可以把这个强壮的护卫送给你女儿,让他每天伺候你女儿。当然,如果你想马上看到结果,本王也可以多送几个来,再给令千斤配些补身体的药来。如此双管齐下,本王可以保证,不出三个月令千金绝对会喜得麟儿。”

    慕容烨说完,骄傲的看着顾清苑道:“陌儿,你觉得我这个主意可好。”

    顾清苑嘴巴抽了一下,却真心的赞美了道:“绝世妙招。”

    “哈哈哈…我就知道陌儿会喜欢。”

    顾清苑白了他一眼,眼底溢出笑意,果断的她很喜欢。

    同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麒肆,送硕王爷回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