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6章

嫡女风华 第216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公主府

    夏侯勇看着大公主神色不定道:“顾家发生的事儿你可是知道了?”

    大公主点头,“嗯!我刚才已经听说了。”

    “从我们回来到现在,顾家可真是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呀!彼长远诬陷自己岳父,顾挺远经商坑蒙拐骗,现在就是顾老夫人竟然也是个如此不善的,还有那些个姨娘,庶女。”夏侯勇说着,嗤笑道:“顾家可真是乱的可以,没有一个规矩,省心的。而我们那个世子妃竟然是从那样的人家出来的!案亲和玦弈可真是有眼光呀!”

    闻言,大公主嘴角扬起一抹清淡的笑意,是呀!老侯爷和夏侯玦弈是真的很有眼光。京城那么多人家;那么多千金闺秀;可他们竟然能跳过那些家世比顾家好,女儿家名声比顾清苑出彩的人中,最终选中了顾清苑。足见他们看人真的很准呀!

    虽然夏侯玦弈定亲的时候,她不在京城,可是她可以想象到当时众人的反应,肯定都无法相信,更加无法接受吧!就是她自己,当初在得知夏侯玦弈定的竟然是侍郎府的女儿时,也有些意外,侍郎府这样的官职,对伯爵府的帮助并不会太大。更重要的是,当时顾清苑的名声很是不好,嚣张跋扈,无知无畏,胸无点墨等各种不堪的名声。

    不过,当时她直觉感到,老侯爷和夏侯玦弈既然和这样的人家定亲,其中必定有一定的缘由,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玄机存在。

    现在看来,她没当时的感觉没有错,他们确实不是盲目的随便的找个人来做这世子妃!

    恐怕京城的人都没有想到,顾清苑在那不堪的名声背后的真实一面吧!

    心计,城府这些她都有,更重要的是她还足够的圆滑,足够的聪明;也足够的狠厉,冷血!然,就这样一个人外表看起来却又那么的淡然,低调,温和,规矩!这样一个女子,让人无法不对她忌惮。

    大公主想到顾清苑那温和,知礼的模样,反射性的感到心口发闷。

    “不过,如此一来顾家除了那个小鲍子,可就真的没人了呀!”夏侯勇眼角带着笑意道。

    看到那抹笑意,大公主的心里溢出一丝冷笑,他是在高兴吗?他不会以为顾家没有了那个老夫人,没有了那几个庶女就会对顾清苑有什么影响吧?

    大公主看着觉得讽刺,他还是如此短目。

    “父亲,母亲。”

    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夏侯勇,大公主两人抬眸,看到夏侯絮缓步走来。

    看到夏侯絮,夏侯勇开口问道:“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没有,就是想过来跟母亲说会儿话。”夏侯絮淡淡道。

    闻言,夏侯勇点头,继而起身,“你们母女说话吧!我出去一下。”

    大公主听了,随着起身,轻笑道:“老爷要去何处?要不要妾身吩咐小厮准备马车?”

    “无需,我去伯爵府看看。”夏侯勇整理一下自己的大袍,随意道。

    听言,大公主眼神微闪,却故作不解道:“老爷,这个时候侯爷怕是还在忙吧!老爷要不再等等,晚些妾身和你一起去探望。”

    夏侯勇听了摇了摇头,正色道:“顾家出事儿,我们都知道了,想来侯爷和玦弈也一定知道了。而府里的小厮说顾清苑已经回过顾家来,出来的时候脸色很是不好看。我想她心里对厉城官兵完全不顾及她这个世子妃的颜面,而带走顾老夫人几人,心里在不高兴。”

    “她这个世子妃丢了面子,一定会在玦弈面前说些有的没有。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去伯爵一趟,提点一下玦弈。也让父亲注意些,可不能让玦弈为了一个女人,就做出什么有损我夏侯家声誉的事情来。”

    夏侯勇一席话出,夏侯絮垂下眼眸,遮住眼里嘲讽的笑意。有这样愚蠢的父亲,她为自己感到悲哀。

    大公主听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老爷这是顾清苑的家务事儿,我们不太好参与吧!”

    夏侯勇的愚昧,迂腐,这么多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而他做的蠢事儿也已经说不胜数了。不过,那是在州城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费那劲儿去管他。可现在,这里是京城,大公主还真是不喜欢夏侯勇做出太蠢的事来,让她闹心。

    夏侯勇却是完全没听明白大公主的话外之音,脸上带着不赞同的神色,沉声道:“什么她的家务事儿!她现在是夏侯家的人了,什么都要以夏侯家为重。夏侯家可是不要不省心的女人。所以,我这个长辈提醒她两句可是不多余的。”

    大公主听着眼里闪过一丝冷色,不过瞬间隐没,淡淡道:“老爷,我们虽然是长辈,可有些事情还是不宜我们出面去管的。一来;侯爷他才是这个家里最长的,有什么事情侯爷他会出面解决的。二来;顾清苑她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我们不能像训导寻常小辈人那样,随意的对她。所以,妾身觉得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多说什么的好。”

    大公主话落下,夏侯勇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沉怒道:“你说了那么多,可是觉得我管的太多了?我思虑不周?行事莽撞了?你可是觉得我做错了?”

    夏侯勇那质问的语气,让大公主眼眸沉了下来。

    夏侯絮看此,赶紧开口道:“父亲,母亲她没有那个意思。女儿知道父亲是一份好意才会去过问一二的。这母亲也是知道的。只是这次惹祸的是顾家,顾清苑现在心情一定不好。母亲担心,父亲这个时候过去,会好心讨不到好处罢了!”

    “就是如此,我就更加要去看看,如果那个顾清苑真的敢不识好歹,表露不满,我立马请示父亲让玦弈休了她。”夏侯勇说完,大步离开。

    夏侯絮听言,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却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看夏侯勇离开,疾步的追了两步,“父亲,父亲…”

    “好了,不要叫了,随他去吧!看他能折腾个什么样子出来。”大公主言语间是无法抑制的恼火。

    夏侯絮听了,叹气,带着一丝担心道:“可是父亲如此,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大公主没说什么,心中却已有思量,转身坐下,看着夏侯絮道:“可是听说了顾家的事情过来的?”

    “是,什么都瞒不过母亲。”夏侯絮轻笑,在大公主身边坐下,轻问道:“母亲,你对顾家忽然出事儿怎么看?”

    “你怎么看?”大公主没有回答,转而问道。

    “如果那日没看到顾老夫人带着几个庶女去伯爵府,或许,我也会和这京城之中的人一样。单纯的以为这是顾家的有一场祸事。可是现在,我倒是觉得,这是顾清苑给老夫人她们的一个回敬罢了!”夏侯絮脸色有些冷凝,“顾清苑,她可真是够狠辣的。竟然把那三个庶女包括老夫人给一锅端了。”狠辣的让人不由惧怕。

    大公主听了淡淡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夏侯絮看着,扬眉,“母亲,可是我说的不对吗?”

    “不,你说的很对。但却太多表面了。”

    “母亲,此话怎讲?”

    “老夫人她头一天带着三个庶女去了伯爵府,想给顾清苑添堵。这第二日马上就出事儿了。你不觉得这时间间隔的太短暂了些吗?不觉得顾挺远的祸事儿爆发的太是时候了些吗?”

    大公主话出,夏侯絮一震,惊疑不定,“母亲,你的意思可是说,顾清苑她早就准备对顾老夫人她们下手了?”

    大公主点头,所有所思道:“从顾清苑和老夫人的相处来看,老夫人应该对顾清苑有很深的心结。虽然不懂,那个老夫人为何对顾清苑这个已经成为世子妃的孙女不满。但是,从她竟然能毫不遮掩的在我们的面前,奚落,挖苦顾清苑,还别有用心的带来那个花枝招展的顾云儿来看。她对顾清苑的不喜绝对不是刚开始的。如此,你说顾清苑她会感觉不到吗?”

    “既然,知道老夫人对她很是不喜。那么,你说凭着顾清苑的聪明,她会对顾家的动向完全不关注吗?”

    夏侯絮听了恍然,接应道:“这么说,顾清苑她早就知道顾老夫人的心思。只是老夫人没行动她也就没动手。而是,等到老夫人她真的开始了,她就马上反击了回来。且毫不留情的把她们全部都给潜走了…”

    “呵呵…恐怕不止是送走那么简单…”

    听言,夏侯絮心里一跳,“母亲你是说,她们这一离开怕是有去无回了?”

    “如果是你的话,你会留着那些甩不开,却又不安分,不和你一心的人吗?”大公主说完,慢慢闭上眼睛,遮住了眼里那极致的冰冷。如果可以她还真是想效仿顾清苑。把刚才出去的那个男人给废了。可惜,现在却还不是时机呀!后面有些事情还少不了他。不然,如何会让他活到现在。

    而,夏侯絮听了大公主的话也没有回应,却也是间接的默认。她绝对不会留下那些人的。

    两人静默片刻,夏侯絮忽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急声道:“母亲,既然这一切都只是顾清苑的反击。那么,是不是厉城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呢?是那些人杜撰出来,不过是为了找一个理由把老夫人她们名正言顺的带走。如此一来的话,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派人先一步到厉城一趟,找到那个顾挺远,暗中把他给带回来。那样,可就有一场好戏了。”

    大公主闻言,缓缓睁开眼眸,淡淡道:“你觉得顾清苑是那种不周全的人?还是夏侯玦弈是那种做事儿不周全的人?他们铺了这么大一个摊子,会留下那么大一个破绽出来吗?”

    听言,夏侯絮一噎,眉头紧皱道:“母亲,你这样是否说的也太玄了些。顾清苑和弈哥哥就算是再厉害,可那也只是在京城这地界,所谓鞭长莫及,他们还能控制的了远在厉城的顾挺远吗?这,女儿有些不信。”

    大公主听了,冷笑:“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派个暗卫去厉城探一下。”

    “好,那女儿就派个人去探一下,不然我实难相信。”夏侯絮说完,起身,对大公主微俯身,走了出去。

    大公主看着夏侯絮的背影,眼神莫测。鞭长莫及…。呵呵,这话很有道理,可却不适合用在夏侯玦弈的身上。

    皇宫

    昭和宫

    “皇上驾到!”

    太监一声高呼,让昭和宫殿内韦贵妃和所有的宫人都惊了一下。韦贵妃也很是意外,看了一眼时辰,这个时候应该是刚下早朝,皇上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在御书房的,怎么忽然来到这里了?不过,现在不是探究这个时候,韦贵妃赶紧边往外走,变整理仪容。

    刚走出内殿就看到南宫胤人已经走了进来。韦贵妃看着疾步迎接了过去。上前俯身,“妾身见过皇上。”

    “嗯!”南宫胤随意的应了一声,抬脚越过她,扫了一眼殿里的宫人,面无表情道:“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都下去吧!”

    听到皇上的命令,宫人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不敢迟疑,恭敬称是,继而疾步退了出去。

    韦贵妃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皇上这是…。?

    南宫胤回头,正好看到韦贵妃那抹不解,淡淡道:“想知道朕要做什么吗?”

    韦贵妃不敢隐瞒,轻笑,诚实道:“是,妾身一时有些不明。”

    “看看这个你就明白了。”南宫胤说着,把一个纸条递在韦贵妃面前。

    韦贵妃赶紧双手接过,不明道:“皇上,这是?”

    “打开看看。”

    “是。”韦贵妃听命,展开,间短的一行字,跃入眼中,韦贵妃极快的扫过。忽而,眼眸睁大,脸色突变,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应该说,整个身体都在轻颤,遂然跪倒在地上,整个人伏在地上,颤抖道:“妾身该死,妾身该死…。”

    南宫胤淡漠的看着地上的女人,面无表情道:“又不是你做的,你何罪之有?”

    “妾身惶恐,惶恐…”韦贵妃听着南宫胤的话,衣服迅速被冷汗浸湿,整个人抖的更加厉害。

    南宫胤听了,弯腰,伸手托起韦贵妃的下巴,手紧紧的扣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眼里的恐慌,惊惧,还有不知所措。南宫胤脸色很是平静,可眼里却透着极致的阴森,冰冷,低沉道:“朕可以宠着你,可随时也可以废了你。不要在朕眼前耍心眼。”

    “妾身不敢…妾身连想都不敢那么想过…皇上这不是妾身做的,请皇上相信妾身…如果妾身对皇上有分毫的不敬,妾身一定不得好死…”韦贵妃颤抖着,眼泪不住的掉下,整个人有些语无伦次。

    南宫胤听了,却没太大的反应,只是沉冷道:“朕也没说是你,不是吗?而且,这纸条上也没写错,朕是老了,也活不久矣!不过,请爱妃记住,朕就算是要死了,在那临时的一刻也会恩赐爱妃你和朕一起离开的。为朕陪葬,想来爱妃应该很愿意吧!嗯?”

    南宫胤这句话,让韦贵妃心里猛然抽搐,如果不是多年的宫中沉浮,她恐怕真会晕过去,韦贵妃颤抖着,“妾身自然愿意,妾身谢皇上恩赐…”

    韦贵妃的话未说完,就一下子被南宫胤甩在了一边,眼里染上深沉的嘲讽,冷笑道:“爱妃果然没让朕失望。等下朕就让喜公公拟旨,把这恩赐提前给爱妃送来,省的爱妃不安心…”

    南宫胤话出,韦贵妃再也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南宫胤看着,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口口声声说以他为天的女人,眼里满是冰冷,还有嫌恶。弯腰,捡起地上的纸条,看着上面一行字。

    年事已高,时日无多,且忍!待来日,兄即位,可回!

    南宫胤看着,脸色刚硬,沉冷一笑,抬脚大步走了出去。

    同时暗庄中。

    “主子。”

    “说。”

    “皇上今日早朝后去过昭和宫了。”

    “哦!是吗?结果如何?”

    “韦贵妃病了,而且,皇上也已经驳了二皇子去陵城的请求。”

    “早预料到了。”

    “主子,竟然二皇子无法前去,主子要不要争取一下。”

    “这样的好事儿,只要有那个人在,就不会轮到我…”男人的声音染上冰冷。

    伯爵府

    中饭过后,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柔和道:“想不想出去转转?”

    “现在吗?你今天下午不忙了吗?”顾清苑有些意外道。

    “嗯!我这几日会很空闲。所以,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闻言,顾清苑脸上笑意隐没,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伸手抚上夏侯玦弈的脸颊,抬眸,“有事儿要告诉我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