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5章 不希望看到活的

嫡女风华 第215章 不希望看到活的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章不希望看到活的

    听到这个声音,屋里的有些人心里抑制不住一沉,抬眸就看到夏侯玦弈那风华无双的身影走了进来,一如既往的尊贵,清冷!只是在看到屋里那几个人时,身上寒意更甚。浪客中文网

    “主子!”麒肆恭敬请安。

    “夏侯世子,这事情基本都结束了你却回来了,你这世子还真是够忙的呀!”慕容烨脸上带着笑意,言语间却满是挖苦之词。

    夏侯玦弈淡淡的瞥了慕容烨一眼,淡淡道:“既然已经结束了,你可以离开了。麒肆送和硕王爷出去。”

    “是,主子。”麒肆应声,动作很是迅速的来到慕容烨的跟前,万分恭敬道:“硕王爷,属下送你出府。”

    慕容烨没动,只是看着夏侯玦弈,脸上慢是哀怨之色,叹息道:“夏侯世子,你用完本王马上就一脚踢开,还真是没良心。不过,本王也已经习惯了,你大爷最喜欢的就是卸磨杀驴。但是,本王这次过来,可不是为了你,而是来帮陌…。”

    这次慕容烨的话未说完,再次被人打断了。不过这次出口打断的人不是麒肆,而是顾恒。

    “和硕王爷,你的小厮还在外面等着你,这么长时间了你是否出去看看,不然他恐怕是要担心了。”顾恒,善意的提醒道。

    顾恒话出,慕容烨眉头轻挑,有趣的小鲍子如果变得和夏侯玦弈一样,那可就完全不可爱了。

    夏侯玦弈转眸看了顾恒一眼,第一次觉得他好像并不算太碍眼,最起码比起某个男人,看着顺眼不少。

    麒肆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暗道:相互看不顺眼的人,当出现一个让他们更看不顺眼的人时,他们就莫名的站在了同一条战线。这是奇妙的存在。

    慕容烨看着他们两人,决定无视,转头看向顾清苑,俊逸的面容染上一抹委屈,伤心道:“陌儿,我刚才做的不好,说的不对吗?我明明是一心向着你的。可你看他们对我的态度,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对我横眉冷目的。唉!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麒肆听着嘴巴歪了一下,这主儿果然不是个省心的,每次看到世子妃不挑拨两句,不撒个骄,装个可怜,他就不舒服似的。一个大男人,还是堂堂王爷撒起娇来竟然一点儿都不含糊,还自然的的很。看着真是让人无法适应呀!不过,却不得不说就撒娇,哄女人开心而言,主子还真是比不上他。

    顾清苑看着慕容烨,他好像不挑衅一下夏侯玦弈就不甘心。

    夏侯玦弈看了慕容烨一眼,狭长的双眸划过冷色,慕容烨回视,眼里满是温和的笑意。

    看着两人男人又开始幼稚的用眼神对持,顾清苑摇头,起身往外走去。

    看顾清苑就这样准备离开,老夫人,顾云儿,胡氏等人神色不定,顾怜儿,顾馨儿有些惊讶。在这个时候顾清苑不是该问些什么,说些什么吗?为何就这样离开了呢?

    看顾清苑一言不发,完全无视她的这个祖母就那样离开,老夫人嘴巴紧抿,眼里闪过羞恼,顾清苑这是什么意思,她这是恼了自己吗?

    顾馨儿看着顾清苑的背影,眼睛微眯,第一来伯爵府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她们没参与,可顾清苑心里也一定开始对她们不喜,甚至是戒备。那么,想再次来伯爵府可就不容易了。说不定连这个门槛儿都进不了了。如此一来,对她们而言可不是一件儿好事儿。

    想着,顾馨儿心思开始迅速翻转起来,现在说出某些事儿还真不是一个好时机,可如果不说的话,恐怕很难再找到机会了。那么,要不要赌一次,冒险一下,抓住这次机会呢?顾馨儿思索着,片刻一咬牙,赌一次吧!主意定,脚步上前,然,还没等到她开口,一个人就先了她一步,唤着世子妃,人也想着顾清苑跑去。

    听到声音,顾清苑顿下脚步,回头就看到胡氏向她疾步跑来,走到她跟前,就对着她跪了下来。抬头看着她,脸上满是痛色,带着悲切,声音颤抖道:“世子妃,你就这样走了,云儿她该怎么办?”

    “你说呢?”

    “世子妃,婢妾不懂的很多的道理,如果说的不对还请世子妃不要怪罪。”

    “你想说什么?”

    “世子妃,我们先不论云儿身上中的是‘女儿绝’还是‘凝红’。但她是在伯爵府中,才中了药是这是不争的事实。”胡氏说着顿了一下,看着顾清苑清冷的面容,深深磕了一个头,低泣道:“婢妾不敢让世子妃查探什么。也敢要世子妃给什么说法,但是,请世子妃给云儿一个容身之处,婢妾不敢奢求侧妃,只求给她一个妾的名分就够了。”

    听完,顾清苑淡漠的看着跪在脚下的女人,再看不远处还在哭泣的顾云儿。原来母女之间还可以这样互惠互利的依靠,活着。

    慕容烨听了那番话,转头看着夏侯玦弈,笑道:“夏侯世子还是那么招人喜爱。看看那女子,人家可是拿命在博,就是为了你心里的那抹怜惜。还真是伟大呀!怎么样?看着可感动?”

    慕容烨话出,顾云儿脸上那悲悲切切的表情加了一分无悔,无怨之色,眼神带着爱恋看着夏侯玦弈,却隐忍着什么都没说,只是无助的掉着眼泪。脆弱如琉璃,配上那如花的容颜,很是引人垂怜,惹人心疼!如果再加个景的话,一副回肠荡气,动人,凄美的爱情画面可就出来了。

    顾云儿痴痴的看着夏侯玦弈,真心的祈祷着他能看到自己的心,看到她的美,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比顾清苑差。而比起顾清苑那清冷的模样,她更加的温柔,她会做的比顾清苑更好。把眼前的男人奉做她的天来伺候他,敬着他,生生世世都会爱着他。哪怕有一天他不再是世子了,只是一个百姓,她也绝对不会离开他的。她对他是真心的,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彻底沦陷了。

    老夫人看着眼里划过嗤笑,她这次倒要看看顾清苑她要怎么说?

    夏侯玦弈没有回应慕容烨的挑衅,更是看也没看顾云儿一眼,转身抬脚往外走去,走到顾清苑身边拉起她的手,并肩往外走去。

    那边顾云儿看夏侯玦弈就那样走开,哀切的呼唤着:“世子爷…”人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准备追过去。

    而胡氏看顾清苑还没回应,就要被夏侯玦弈带走,心急顾不得其他,伸手向顾清苑的裙摆拉去,“世子妃…啊…。”

    然,话刚出口,手还没碰触到顾清苑,一亮光闪过,红光飞洒,一声惨叫随着响起。所有人一惊,急忙看去。只见,胡氏眼睛圆睁,脸上满是惊恐,是不甘,还有不敢置信,而后骤然倒地。血,慢慢溢出,一滴,一片…。

    看着,所有人都呆怔在那里,直到一声尖叫响起,顾云儿惊叫,双手抱着头,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眼眸睁大,眼里满是惊骇,恐惧的看着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胡氏,脑子一片空白,姨娘她…她死了吗?这样就死了吗?那她呢?她该怎么办…

    老夫人脸色灰白,怔怔的看着胡氏声息全无的样子,再看顾清苑神色淡淡的模样,老夫人心口猛然紧缩,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动手,竟然真的敢杀人,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顾怜儿也有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住了。

    顾馨儿同样被震了一下。不过,瞬间她就平静下来,抬头,看向顾清苑。看到她的反应,顾馨儿眼神微缩,竟然还那副平静淡然的模样。看着,顾馨儿对顾清苑开始感到忌惮,这个女子,从事发到现在好像都是这副表情。

    被老夫人步步逼迫时候,她不慌不忙,不急不恼,淡定,从容。

    面对顾云儿那要死要活的隐晦胁迫,同样是没什么反应。

    直到后来,那位王爷出现,解除危机,她好像也没有高兴,也没有占了上风后就赶紧抓住时机,马上反击回去,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的意思。

    现在看到死人,也完全没有点儿反应,不惊不惧,这样看到一个人死在她的面前,她难道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如此平静是因为她心里对胡氏窝火,这会儿心里感到只有欢喜,所以一时忘记了害怕?还是,她已经见惯了,对这瞬间的生死变换已经麻木了呢!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顾清苑她可就有些可怕了!而顾云儿和胡氏算计顾清苑,是不是从开始就是在自寻死路?

    齐嬷嬷惊悚的看着胡氏的尸体,心里只有一个感觉,老夫人这次是真的做了一件极蠢的事情,这次的事情怕是无法善了了。

    慕容烨看着胡氏的尸体摇头,脸上满是惋惜之色。

    那模样,顾恒看到不由凝眉,他不会是在同情,可怜她吧!念头刚起,可在听到慕容烨开口说出的话后。顾恒面皮猛然抽搐起来。

    “就让她这么死了?夏侯世子你对她可真是太好了,不但给了她痛快,还让她弄脏了这地面,真是不划算呀!不划算…”

    看着慕容烨那温文儒雅的样子,顾恒第一次了解,他果然太单纯,太天真,太无知,也太嫩了呀!对于一个说要给顾云儿找几个男人的人,他刚才怎么就会想出,他会是个心软的呢?

    夏侯玦弈没搭理慕容烨,看着顾清苑淡淡道:“走吧!”

    “嗯!”顾清苑点头。

    “世子,世子妃,小女有话禀报。”顾馨儿忽然开口,说着疾步走到顾清苑和夏侯玦弈面前,规矩俯身,恭敬道:“世子,世子妃,关于顾云儿忽然中毒,小女忽然想到一件事儿。而或许这件事能证明,她会中毒根本不是有人要害她,而是她自己苦心策划的一个局。其目的不过是以此胁迫世子妃,她借此进入伯爵府成为世子的人罢了!”

    顾馨儿一席话说完,老夫人面色紧绷的厉害。而顾云儿还没从胡氏胡氏毙命的冲击中缓过神来,现在又被顾馨儿突然的言辞跟震懵。不过,只是片刻,她清醒过来,看着顾馨儿的眼神从惊骇转为愤恨,顾馨儿这个该死的贱人,她这是准备出卖她吗?

    顾清苑看着顾馨儿,嘴角扬起一抹淡笑,这个女子,让她再一次看到了顾家人的冷酷,冷情。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现在顾家与皇家相比较也不逊分毫。

    顾馨儿说完,本以为顾清苑会问她知道什么?可等半天也没等到顾清苑开口,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而后抬头,只见顾清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顾馨儿一怔,心里忽然漫过不好的感觉。然,脸上却没显示出分毫,既然她不问,那她就自己说吧!

    “世子妃,其实,这件事要从曾经的往事说起…。”

    顾馨儿的话没说完,顾清苑就接了过去,淡淡道:“如果你想告诉我,顾云儿之所以中毒,其目的是她想进入伯爵府,也是为了胡氏正室的位置,还有来皓月时顾挺远的命令的话。那,就不用麻烦了。”

    顾清苑话出,顾馨儿心口猛然一震,眼眸紧缩,她竟然知道?

    老夫人也听到了顾清苑的话,不由的眉心一跳,顾清苑她知道?她怎么会知道?是谁说的?还是…想着,老夫人脸色遂然一变,手抖的更加厉害。如果不是别人说的话?那么,老夫人不敢想,那种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进行,而她如跳梁小丑般的在这里作态,演戏,还自鸣得意的以为一切尽在掌握…这太可笑了,也令人羞愤,难堪,更觉得耻辱。

    各种强烈的情绪冲击着老夫人的脑子,再加上眼前无法收场的局面,老夫人好似一时承受不住晕了过去。在老夫人倒下的瞬间,齐嬷嬷赶紧接住她,不过,却没出声,只是默默的把她扶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因为她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就算是叫嚷恐怕也是自讨没趣吧!

    顾馨儿看着顾清苑,心里翻腾起来,原来她不是不问,不是不追究,查探,而是早就知道一切。因为早就明了一切所以才会不忙不乱。也懒得跟她们多说,听她们辩解,说那些刺耳的废话吧!

    看着顾馨儿那变幻不定的脸色,看了一眼神色愤恨的顾云儿,顾清苑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轻笑道:“虽然馨儿堂妹选择告诉我,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堂姐妹之情。不过是想顺势卖个好给我,然后,借此利用我在这京城稳住脚罢了!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

    “但是,你和你姨娘在那之前为了预防万一,担心顾云儿真的会如愿进入伯爵府威胁到你们,而给她和胡氏下药的事情,我可就有些不满意了。毕竟,如果顾云儿真的进入伯爵府了,可没多久就殉命了。那,我可是会很难做呀!”

    顾清苑话出,顾馨儿从心底开始冒寒气,开始感到恐惧。

    顾云儿已经被这接二连三的冲击,给震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顾家

    顾老夫人悠悠转醒,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一时有些怔忪,有些分不清在伯爵府的那场对持是她在做梦?还是真实的发生过。

    “哎呀!老夫人你可是醒了,老奴都快担心死了。老夫人你怎么样?可感觉哪里不适应吗?”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老夫人转头看到齐嬷嬷担忧的模样,怔怔道:“齐嬷嬷,我这是在哪里?”

    “老夫人,这里是顾家呀?老夫人你怎么…”齐嬷嬷的话还没收完,老夫人猛然坐了起来,用力的拉着齐嬷嬷的胳膊,紧紧的看着她,急切道:“你说这里是顾家?”

    “是呀!老夫人这里是顾家。”

    听了齐嬷嬷肯定的回答,老夫人神色不定,眼里溢出一抹放松之色,喃喃道:“这么说一切都是我在做梦,我根本就没去过伯爵府,也没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一切都没发生过…”

    听着老夫人呢喃声,齐嬷嬷叹息,看来老夫人也后悔了。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现在就是后悔也没用了。

    “老夫人,伯爵府我们已经去过了。只是后来你昏倒了,世子妃就命人把我们送了回来…”

    齐嬷嬷话出,老夫人脸色微变,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老夫人,伯爵府我们去过了…”

    话未完,老夫人一下子倒在床榻上,神色不定,“这么说一切都是真的了…?”

    “是,都是真的。”

    闻言,老夫人闭上双眼,嘴巴紧抿,良久才睁开眼睛,沉声道:“我昏倒后,可又发生什么事儿了?”

    “也没再发生什么事儿,就是世子妃说,何氏和馨儿小姐担心云儿小姐真的进入伯爵府,所以,早早的就在她们身上下了药。不过,到底什么药老奴没听清,大概不是要命的,就是控制她们的。”

    听了齐嬷嬷的话,老夫人眼里满是森冷,阴沉道:“果然一个一个翅膀都硬了,都在我的面前玩起计中计了,一个个都敢对我下套了,她们可真是本事了呀!”

    “顾馨儿,顾云儿还有胡氏她们人呢?”

    “在刚回来的时候云儿小姐和胡姨娘母女三个大闹了一场,好像还动手了。不过,现在都已经平静了,各自在自己的院子里。”

    老夫人听了嗤笑,“顾清苑这挑拨之计用的可真是好呀!让她们在窝里自己斗了起来。”说着顿了一下道:“真的是顾清苑让人送我们回来的吗?”

    “是的老夫人。”

    “她就没说什么?”

    “没有,世子妃什么也没说。”

    “是吗?”老夫人若有所思,“顾清苑会那么好心,这么简单的就放了我们?”

    齐嬷嬷听言没有接应,因为她心里跟老夫人是同样的感觉,直觉感到此事绝对不会就此轻易的揭过。

    老夫人这这里思虑不定。另一个院子中,也在探究着。

    何氏眉头皱的紧紧的,看着两个女儿沉声道:“你是说顾清苑她都已经知道了?”

    顾馨儿脸色沉重,点头,“是,她都知道,父亲的打算,我们的打算,顾云儿和胡氏的打算。还有其中所发生过什么她都知道。”

    闻言,何氏脸色的很,讽刺道:“呵呵…真是好笑,我们还在这里千辛万苦的给人下套,可那曾想人家早就看穿了一切在那里等着。等着看我们演戏。”

    “姨娘,现在说那些已经没用了,眼前我们该盘算一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顾馨儿皱眉道。

    “这里是京城,我们谁都不认识,又身份低微。更重要的是顾清苑好像掌控了我们的一切,形势如此不利,我一时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好的脱身之计。”何氏脸色凝重道。

    “姨娘,姐姐,我们不如逃跑吧!逃的远远的顾清苑她就不能拿我们如何了。”顾怜儿急切道。

    “逃走?太不现实了,我们三个女流之辈根本就没那个自保的能力能逃到哪里去。”顾馨说着,沉冷道:“更重要的是我们恐怕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吧!说不定刚出府就被顾清苑派人给砍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要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要在这里等死吗?”顾怜儿很是焦灼,气急败坏道。

    何氏和顾馨儿不知该怎么说,她们这次错估了太多的东西,导致刚出手就陷入了死局。

    三人相对而坐,却一时无言。

    沉默良久,顾馨儿开口道:“我倒是觉得眼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顾家。”

    “这里安全?这里离顾清苑那么近,她随时都可能对我们下手,怎么会安全。”顾怜儿反驳道。

    “不,这里安全。你们想,如果顾清苑想对我们动手的话,她早就动手了,何必多次一举的把我们送回来呢!”

    “她当然要把我们送回来,因为这里比在伯爵府好动手。我们去伯爵府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如果我们一下子不见了都失踪了,一定会引得人探究的。可在顾家就不同了,我们是死是活跟她可是没关系了。”顾怜儿应道。

    “不,我倒是觉得她是有所顾忌,你们不要忘了这里是京城,是皓月最繁茂的地方,可也是勾心斗角最厉害的地方。而顾清苑身为伯爵府世子妃,在我们不知道的暗处一定有很多人在盯着她。”

    “在这种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动手,毕竟我们不是一个两个,我们是好几个,一下子出事儿的话。她这个世子妃都要出面做很多事情,这是麻烦!同时也意味着会各种危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谁也无法保证不会有蛛丝马迹留下。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绝对不会为了一时的痛快,而冒这个险。”

    何氏听了点头,赞同道:“不错,馨儿说的很对。我们这么多人,顾清苑她不会只动一个,而留下其他的人来,可如果一起除掉的话,动静可就太大了,太冒险了。顾清苑绝对不会那么做。”

    “是,所以,我们一定要留在顾家,守在顾家,等待合适的机会,巴上能抵制顾清苑的人,然后借助外人的势力保住自己。”顾馨儿正色道。

    ……。

    顾馨儿等人分析的很透着,想的也很周全,计划也很完美。但是有些已经注定的事情却是无法改变的。

    第二天

    顾家的上下刚用过早饭。忽然一大批的官兵围堵了顾府。

    头领之人,带着一匹官兵直接去了顾家主院,也就是老夫人的院。

    老夫人看着突入而来的一群人,心里惊疑不定,脸上却满是肃色,厉声道:“你是谁?这是做什么?为何围住我顾家?”

    头领官兵看着老夫人,面无表情道:“你可是顾挺远的母亲?”

    听到官兵这个问题,顾老夫人微愣了下,“是,我是他的母亲。”

    “那就好。”头领之人点头,继续问道:“顾挺远的一个妾室和他的三个庶女儿可是也在这里?”

    “是,都在,你问这个做什么?”老夫人皱眉道。

    “请顾老夫人派人把她们都叫过来。”

    “为何?”

    “老夫人等下就会知晓,还请老夫人先配合。”

    头领之人那强硬的态度,让老夫人心里很是不快,同时心里也升起不好的预感。看了一眼满屋子的官兵,老夫人转头看着齐嬷嬷道:“去,把她们都带过来。”

    “是,老夫人。”齐嬷嬷领命,疾步的往外走去,心里慌乱不已。

    齐嬷嬷前脚走出去,头领之人扫过一边的两个官兵。两人会意,抬脚尾随齐嬷嬷而去。

    看着这一幕,老夫人心里不好的感觉越发的重了。

    不一会儿,齐嬷嬷带着何氏,顾馨儿姐妹,两个官兵押着狂躁的顾云儿走了进来。

    “你们是谁?放开我,快放开我?”顾云儿挣扎着,怒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对我。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伯爵府未来的侧妃,我是夏侯世子的女人,你们敢对我们不敬,夏侯世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这群该死的贱民。现在放开我,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堵上她的嘴巴!”头领之人面无表情道。

    “是!”官兵应声,随意拿起顾云儿手边的帕子堵上她的嘴,屋里瞬时沉静了下来。

    头领之人看着她们惊疑不定的脸色,面色刚硬道:“我是历城官兵,属刑部魏大人之下属。今日特奉魏大人之命,带你们回历城受审。”

    受审两字出,顾老夫人几人脸色大变。

    头领之人却完全不给她们反应的机会,大手一挥,冷声道:“带走!”

    “是!”几个官兵上前,轻而易举的架起她们往外走去。

    几人挣扎着,大叫着。

    如此大的动静,马上迎来了一大批百姓的围观。

    走到府门口,老夫人叫嚷道:“受审?我做错什么了?为何要受审?还有,我身可是京城人士,就算是犯了错也不该有历城官员来审我。你们没有那个权力带我。”老夫人厉声道。

    “今天你不给老身说清楚,老身就撞死在这门口,也绝对不跟你多走一步。”

    顾馨儿安耐着心里极致的不安,正色道:“请大人明言原因是何?”

    看她们如此强硬,头领之人眉头皱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如果你们非要你知道,告诉你们也无妨。顾挺远前些日子倒卖了一批珍贵稀有玩物,在厉城很得富绅,豪客的喜欢,效益很是不错,赚到不少的钱。惹得不少人前去打探其运货来路。生意之人本就精明,顾挺远不告诉他们来处,不过,却豪爽的表示可以分他们一些,前提是他们要先交一半儿的钱来。当时很多人行动,其中还有很多想沾点儿小便宜的老百姓。聚沙成塔,顾挺远虽然只收一半儿的钱财,可总的算计下来大概也有几十万两百白银。”

    “他们出了钱,顾挺远也写了收据。然而,拿着那些钱,顾挺远却没如承诺的那样去进货,而是潜逃了。幸好有人及早发现赶紧报了官。顾长远抓到了,可那些钱财却不见了。”

    “魏大人追问之下,顾挺远交代他的钱财都在几位的身上,他让他的姨娘和女儿回来,就是为了转移钱财,而顾老夫人就是接手人,这一切都是你们合谋所为,”

    “所以,魏大人下令马上带你们回去,给那些被骗的商户和百姓一个交代。以平民愤。”

    头领之人话出,老夫人差点儿晕过去,顾馨儿几人心剧烈的跳了起来,何氏急声道:“大人,我们没有,我们没有做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这是误会,顾挺远他在说谎,他…。”

    “这些话你到了厉城给魏大人说吧!当然,如果你们真的没做,魏大人不会冤枉你们的,该说的我已经给你们讲了,其他的不是我能管的。”头领之人说完,抬手,“带走!”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伯爵府世子妃的祖母,你们不能带我走,放开我。”老夫人叫器道。

    头领之人听了这话,脚步顿了一下,眼里极快的闪过一丝异彩,不过,瞬间却隐没无踪。只是面无表情道:“你孙女是世子妃,可这跟你犯案没有任何关系。女眷不参与国事儿,老夫人还是少说两句吧!”

    说完,脚步加快,一众士兵押着她们,在她们叫嚷声中把她们带上囚车,不一会儿消失在群众面前。一众人看着面面相觑。心里感叹:顾家又出事儿了,还是这么大的事情,几十万两银子呀!

    不过,这厉城的官员倒是够胆,竟然连世子妃都不顾及,就这样把人给代走了。不知道伯爵府那位世子妃得到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呵呵…不论是何反应,他们可都有好戏看了。

    伯爵府

    “世子妃,人都带走了。”凌菲走到顾清苑跟前,恭敬道。

    闻言,顾清苑神色淡淡,点了点头,“世子爷怎么说?”

    “主子说,此事到此为止,让世子妃不要再操心了。”凌菲回禀道。

    到此为止,几个字让顾清苑的眼里闪过什么,不过却什么也没说。

    房

    “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做?”麒肆恭敬询问道。

    “人已经带走了吗?”夏侯玦弈淡漠道。

    “是,已经带走了。”

    “告诉魏忠,本世子不希望看到活的。”

    “属下明白。”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