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9章 韦柔儿的打算

嫡女风华 第219章 韦柔儿的打算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的打算

    伯爵府

    老侯爷院中,夏侯玦弈带着顾清苑离开后,屋里除了夏侯勇气闷粗喘的声音外,再无任何响声再无任何声音。屋里沉寂的厉害,然,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是难看,夏侯勇的尤甚。

    片刻,夏侯勇缓过那口气,就一下子跳起来指着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离开的方向,看着老侯爷怒不可遏的叫嚷道:“父亲,你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吧!她竟然在我的面前打杀小厮,他那是什么意思?是在吓唬我吗?还是在警告我?”

    “他这意思,是不是告诉我,如果下次我再说那样的话,我就会和那个小厮一样的下场?”夏侯勇说着脸色气的涨红,怒道:“真是太无法无天了,太无法无天了,完全不成体统,不成体统,他一个小辈竟然敢当着长辈的面那样做。”

    “父亲,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孙子?这就是让我夏侯家骄傲的晚辈?这就是伯爵府的世子,这就是我伯爵府的继承人?”夏侯勇说着,深吸一口沉声道:“父亲,你真的要把这伯爵府交给夏侯玦弈那种冷血无情,不敬长辈,不忠不孝的人吗?还对我说什么‘没资格’,父亲你听听这是人话吗?夏侯玦弈他可真是太目中无人了,他太过分了…”“在我看来,要是说起‘资格’的话,夏侯玦弈他才是绝对的没资格继承这伯爵府。如他那样的人,不要说把伯爵府给壮大,繁荣了。不落败就是不错了…还有,凭着他今天的这个作为,他连姓夏侯的资格没有…我夏侯家绝对容不得如此不孝,没心没肺的子孙…。”

    夏侯勇完全没心中的怒火冲昏了理智,只顾不停的说着,一点儿也没发现,屋里的气氛因为他一席话,从开始的沉闷,冷凝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种敏感的静寂。

    大公主看着夏侯勇那喋喋不休的嘴巴,手狠狠地攥紧这个时候她真是撕碎他的心都有了。这个该死得蠢货,竟然当着外人的面说什么伯爵府继承这样敏感的话题,还有他那个表情,就差自荐了。该死的!他这模样让人怎么想?大公主这个时候真是想吐血了,她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愚昧到了极致的男人呢?

    夏侯絮的脸色也很是难看,看着夏侯勇的眼里划过恼恨之色,心里盈满仓惶,忐忑。父亲难道不知道有些话,有些事情是要藏在心里永远都不能说出来的吗?可看看她父亲都做了些什么,不但惹恼了弈哥哥,竟然把那些她们极力潜藏的东西,一股脑的给吼了出来,他可真是白痴的彻底。

    夏侯絮深吸一口气,伸手拉了一下夏侯勇,轻声道:“父亲,弈哥哥他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他不是有心的,你…。”

    夏侯絮的话未说完,就被夏侯厉声打断,“放屁!他那样还不是有心的,那你的意思是我眼睛瞎了看错了?是我冤枉他了不成…”

    “父亲,你…”

    “老爷…。”

    “你们给我闭嘴,我在说话,你插什么嘴…”

    “你们都给我站到一边去,让夏侯勇接着说,使劲儿说,老子听着,说,给我继续说…。”老侯爷暴怒的声音响起。

    老侯爷怒吼起,大公主和夏侯絮遂然跪下,赶紧请罪,“父亲(祖父)喜怒…”

    夏侯勇也被吓了一跳,再加上刚才一番叫喊心里的怒火发泄了不少。此时,看着老侯爷暴怒的样子,心里忽然开始发虚,发怯。

    “说呀!怎么不说了?嘴巴闭上作何?”老侯爷怒道。

    “父亲,儿子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儿子说的都是事实…夏侯玦弈他对儿子不恭不敬你都看到了,儿子就是说几句,父亲又何必生气?”夏侯勇有些不甘心道。

    闻言,老侯爷猛然起身,忽而出脚对着夏侯勇用力的踹了下去。

    夏侯勇防备不及,老侯爷一脚出,夏侯勇遂然倒在地上,倒地后有一瞬间的怔忪,片刻回神,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老侯爷,脸色红白交错,父亲竟然踹他…。还是当着大公主和他女儿的面,真是…。

    夏侯勇快速起身,脸上带着难堪,眼里带着火气,沉怒道:“父亲你怎么可以…。?”

    “怎么?怎么?老子踢你你不高兴了?觉得丢脸了?那你要不要踹回来?…”

    “儿子不敢…”夏侯勇嘴巴紧抿道。

    “不敢?哼!你有什么不敢的?”老侯爷说着对着夏侯勇再次踢去,只是这次被夏侯勇给闪过去了。

    看此,老侯爷瞪眼,拿起手边的对着他砸了过去,看着夏侯勇脸色难看的闪躲着,吼道:“你个混账东西,孙媳妇做饭给老子吃,人家那是孝顺,是有心。你这个儿子看了,不觉得该感谢人家孝敬你老父吗?可你呢?不夸人家两句也就算了,竟然还挑起刺儿来了,人家一番好心在你的眼里倒是成了错处了?”

    “父亲,儿子没说她不孝顺呀!但是,她无视儿子这个长辈也是事实,所以,儿子没说错。”夏侯勇固执的道。

    “放你娘的屁!”老侯爷气的爆粗口,大怒:“清丫头是个不孝顺的,那你呢?你觉得你自己是个孝顺的?比清丫头孝顺吗?那么,老子问你,你这个孝顺的儿子从小到大为老子端过一次的茶倒过一次水?你做过吗?”

    老侯爷话出,夏侯勇一噎,面色涨红道:“儿子。儿子不是男人嘛!所以…”

    “你是男人,老子说让你做饭了吗?混账东西,难不成给你老子端茶倒水也丢了你这个男子汗的份儿了吗?”

    “儿子没那么想…”

    “你不会做,不做是应该的。人家会做,做了倒是错的了!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老侯爷说着厉声道:“就你这样连基本用心都无法跟你家比较的人,竟然还有脸去训导人家不敬不孝,你可真是有脸呀说呀!”

    “父亲…”夏侯勇脸上难堪之色更浓。

    “滚,你给老子滚出这伯爵府,老子没有你这样没脸没皮的儿子。老子寿宴也不要你管,你也不要来,老子看到你就是一肚子火。滚出去…”老侯爷看也不看随手拿起桌上的东西,连续不断的对着夏侯勇砸过去。

    夏侯勇神色难看,闪躲着,抱头鼠窜,心里有憋屈,有惶恐,更多却是恼火。

    大公主,夏侯絮看着也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屋里静了下来,徒留一片狼藉。老侯爷脸上带着怒火,心里却很是沉重。

    李翼在老侯爷教训夏侯勇的时候,就不声不响的回避,退开了。直到夏侯勇他们离开,他回来,走到门口看着屋里的情景,还有老侯爷的样子,停下了脚步,无声的离开了,走出院子,看着这偌大的伯爵府,长叹一声,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的呀!

    顾清苑院中

    听到夏侯玦弈那句一起去陵城,顾清苑没有问他为何忽然改变主意。因为心里清楚,今天两件事情都让夏侯玦弈很是恼火。大概也就是如此,让他觉得的,她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最够让他放心吧!

    夏侯玦弈确实在决定让顾清苑和他一起去陵城后,阴霾的心情瞬时缓解了不少。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轻笑道:“那我提前准备些东西。”

    夏侯玦弈听了没有回应,只是紧紧的看着顾清苑,嘴巴紧抿,静默片刻沉声道:“祁太夫人即将离世,你可是为祁逸尘感到心疼了吗?”

    闻言,顾清苑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坦诚道:“我跟祁太夫人没有过太多的接触,所以,对于她的在或离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对于祁逸尘我无法把他当做陌生人,在我心里他是一个熟悉且想维护的人,看到他那样难过,我无法感到无动于衷,说不上是心疼,只是很无奈,因为希望看到他过的好。”

    顾清苑说着看夏侯玦弈越发紧绷的神色,眼眸幽深却又透亮,淡淡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我心里,祁逸尘变成了和恒儿同样的存在。所差的只是血缘而已,但是,血缘是我从来不太相信的东西。而我,或许只因看到了他们同样的维护之心,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吧!”

    夏侯玦弈听了,心里没感到一丝的放松,反而更加的憋闷,脸上沉冷之色也没有消散,“本世子听了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

    闻言,顾清苑点头,“我明白,也能理解!毕竟,如果立场掉换,是你对一个女子关心备至,放心不下。而我就算明知道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可心里同样会觉得不舒服。”

    顾清苑此话出,夏侯玦弈怔了一下,狭长的双眸闪过亮光,声音低沉道:“你刚才说,如果看到我对别的女子关心,你心里会不舒服,是吗?”

    “是!”

    “为什么?”

    看到夏侯玦弈眼里那抹幽深,期待,顾清苑轻笑,正色道:“因为不喜欢,不喜欢你对除了我之外的任何女子好。无论是单纯的朋友,哪怕是亲戚,我都不喜欢!”

    “所以呢?”

    “所以,对于祁逸尘,他好,我很高兴,他不好,我会维护。可,如非必要不会接触。因为在我看来,男女之间,夫妻之间它之所以美好,之所以喜怒哀乐会相互影响,起伏,之所以令人向往,就是因为它不同于友情,亲情的博爱。它多了一份自私,唯一的独特。”

    顾清苑一席话话落,夏侯玦弈为顾清苑对祁逸尘的在意还是很不高兴,然而,心里却无法抑制的感到欢喜,因为在顾清苑的心里,他是唯一的存在。

    看着夏侯玦弈眉宇间的神采飞扬,顾清苑上前在他嘴角印下浅浅一吻,微笑道:“夫君今天做的很好。”

    闻言,夏侯玦弈挑眉,心里清楚顾清苑指的是什么,她高兴他今天看到那一幕没有直接动手把祁逸尘给丢出去,也没对她瞪眼,而是忍到了现在才表露不快把!

    “为了这样的事情得到夸赞,我一点儿也感不到高兴。”

    “那夫君再不高兴会儿,我去看看外公去。”顾清苑说着学着夏侯玦弈的动作,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看他不满的表情,再配上他瞬间变得凌乱的头发,整个人那厚重的威慑顿时减淡很多,转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无辜,可爱,让顾清苑看着不由笑出声…

    听着顾清苑轻灵的笑声,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模样,夏侯玦弈本已缓和下来的恼火,又再次出现,祁逸尘竟然让这丫头在意,真是让人无法高兴起来。就算是单纯的关心,就算不会接触,也同样让人不爽…。可心里却也无奈,这丫头看似冷清,淡漠,可真实的她却有颗少有的赤诚之心,只要人家对她好,她就会对人家好。

    虽然不想承认,可早先时候祁逸尘确实帮了丫头很多,所以,这丫头现在也完全做不到对祁逸尘无视吧!

    韦家

    韦大奶奶看着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神色出神的女儿,缓步走过去,轻声道:“柔儿,在想什么呢?”

    听到声音,韦柔儿抬头,脸上扬起一抹轻笑,“闲来无事儿想绣个帕子给母亲。”说着拿起桌上的花样递到韦大奶奶面前,“母亲看看喜欢不?”

    韦大奶奶接过,看着上面的花样正是自己喜欢的,点头笑道:“我很喜欢。”

    “那我明日就开始动手绣,想来几日就可以让母亲用上了。”

    “柔儿,不用那么麻烦,这些琐事儿让丫头做就好。”

    “女儿想跟母亲绣一个,这是女儿的心意。”

    韦大奶奶听了,看着女儿娇美的小脸儿眼里满是复杂,要说贴心还是女儿贴心,特别她这个女儿还是特别的懂事,聪明。自从她长大后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自己对她也很是倚重,可女儿再好却不是后继人,不能依靠呀!

    想着,韦大奶奶叹气,拉着韦柔儿的手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屋里的丫头,面无表情道:“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先下去吧!”

    “是,奶奶。”丫头听令,俯身退下。

    丫头离开,屋里剩下韦大奶奶和韦柔儿两个人。然,韦大奶奶神色却很是犹豫,有些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启口的模样。

    韦柔儿看此,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带着不惑道:“母亲可是有什么话要对女儿说吗?”

    韦大奶奶听了,叹了口气,点头道:“是,有件事你父亲让我问你一下。”

    “母亲请说。”

    “明天就是伯爵府老侯爷的寿宴了,你可都准备好了吗?”

    韦柔儿听韦大奶奶那潜含的一语双关的问话,缓缓垂下眼眸,遮挡住眼里的嘲,缓缓摇了摇头。

    韦大奶奶看了,马上急道:“柔儿,伯爵府的事儿我们不是让你早就开始准备了吗?现在马上事到临头了,你怎么…又摇起头来了?”

    韦大奶奶说着,惊疑不定道:“柔儿,你不会是改变主意了吧?”

    “母亲,我没有…”

    听言,韦大奶奶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你可不要忘了,明天老侯爷寿宴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应该也知道夏侯世子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等他走了,你可就再也没机会进伯爵府了。毕竟他这一走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回来的,而你可是等不起了。”

    “而且,你父亲和贵妃可都看着你明天的表现的,在这关键时候,你可是不能改变主意。”

    韦柔儿苦笑道:“母亲,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心里实在是觉得不安。母亲你该知道我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我无法成功的话,最后的结果不但是无法向父亲和贵妃交代,说不定还为此拖累到他们,就是我自己,这辈子也会彻底毁了。女儿心里抑制不住有些害怕…”

    韦大奶奶听言,正色道:“柔儿,你不要害怕,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而且,我们还有人做内应,所以,一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母亲,凡事都有个万一,要是万一出事儿呢!到时候女儿该怎么办?更重要的是要是万一拖累到了父亲和贵妃娘娘,女儿…女儿可就是万事难辞其咎了,所以,女儿实在是很惶恐,也很还害怕…”韦柔儿很是无助道。

    万一,出现了万一该怎么办?韦大奶奶一时也有些动摇了。眼里溢出仓惶之色,也开始有些紧张了,如果把女儿推出去,最后什么都换不到不说,还牵连了家里,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呀!

    韦柔儿看到韦大奶奶也开始有些不安,心里溢出一丝冷笑,这就是自己母亲,自己如何她并不太看重,可一旦说牵连到家里她就开始焦急了,或许,在她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工具,是她巴结贵妃,讨好父亲的工具,同时也是一个为她的儿子,自己哥哥铺路的工具。

    “母亲,父亲可在吗?”

    韦柔儿忽然转移话题,让韦大奶奶一时有些惶然,怔怔道:“在,你父亲在房。”

    韦柔儿听了起身,“明天的事情关系重大,女儿心里很是犹豫,所以,想听听父亲可还有什么交代的。”

    闻言,韦大奶奶赶紧点头,道:“是,是,你父亲一定有主意,你去吧!”

    “嗯,那女儿去了。”

    “好,赶紧去吧!”

    韦大奶奶看着韦柔儿走出去的背影,不由的松了口气,这样也好,如此再出事儿,老爷就无法怪罪到自己头上了。

    房中

    “女儿见过父亲。”韦柔儿轻俯身,恭敬请安道。

    “起来吧!来坐!正好我有事情要问你。”韦渲光神色淡淡道。

    “是,父亲。”韦柔儿在下首坐下,开口道:“父亲想问女儿的可是明日伯爵府的事情吗?”

    韦渲光点头,“刚才本让你母亲去问你,可我想想有些不妥,正准备让人叫你过来。怎么样?可都准备好了?”

    韦柔儿摇头,把对韦大奶奶说的话,对着韦渲光重复了一遍。

    韦渲光听了眉头皱了起来,“都已经计划好了,你这个时候说这些干嘛?”

    “女儿只是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

    “父亲,夏侯世子他懂得医理,要是到时候看出异样那…”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那个东西我和二皇子已经测试过来,就算是懂得医理的人,也绝对看不出任何异样的。所以,你无需担心,只要你表现的好,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韦渲光话出,韦柔儿没有说话,静默片刻,抬头,一向柔和的面容染上厉色,沉声道:“父亲,在这世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绝对成功的。所以,女儿觉得父亲有必要思考一下万一失败了会如何?我们该怎么办善后?而,贵妃姑姑能为我们做什么?”

    此话出,韦渲光眉头皱起,“你想说什么?”

    “父亲,女儿说这话或许大不敬,可女儿还是想说。”韦柔儿低声道:“父亲,姑姑是贵妃,而她这个职位也确实能为韦家带来些利益。可却是极有限的,因为她的上面还有皇上,还有皇后,如果出事儿她能护的住我们吗?能护住我们多少?”

    韦柔儿说着顿了一下道:“更重要是,到了那个时候她可还愿意护着我们?毕竟我们谋算的可是皇上最为宠信的人。你说,如果到时候皇上发怒了,要责罚女儿,要下罪韦家时。贵妃娘娘她会大义的站在我们这边,跟我们一起担那个祸?还是会全部推托给我们,迅速的摘清自己?”

    “父亲,我们一个韦府一家在贵妃娘娘的心里,真的重要到她去冒险吗?”

    韦柔儿一席话出,韦渲光脸色微变,韦贵妃到时候会如何做,他心里清楚的很。

    “既然你想的那么透彻,为何当初还要答应下来?”韦渲光沉声道。

    “父亲,因为女儿也是真的想进入伯爵府,除了为了贵妃,为了韦家,也是为了我自己。”

    听言,韦渲光肯定道:“你喜欢夏侯玦弈。”

    “是,女儿喜欢他。”韦柔儿说着眼睛微眯,“而且,女儿也很有期待和顾清苑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在以后的日子和她好好的较量一下。想必那样会很有趣。”

    闻言,韦渲光神色不定,自己这个女儿一点儿不像她的母亲,也不像自己,倒是和自己那个贵妃妹妹很像,虽然身为女子,可野心,胆量,还有那不服输的样子,比起男人分毫不差。

    “柔儿,你这么说为父就有些不懂了?你害怕,可又想,你明日到底打算怎么做?当然,如果你不愿的话,为父也不再勉强。”

    “不,女儿要做。只是,在做之前要为自己争取一个保障,这也是为韦家争取一个退路。能确保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有何损伤。”

    听言,韦渲光眼睛一亮,“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就是…。”韦柔儿不疾不徐的把她的打算跟韦渲光说一遍。

    韦渲光听完,眼眸大亮,看着韦柔儿眼里满是惊叹,赞叹道:“柔儿你这主意可真是妙,绝妙极力,如果明天这事儿真的成了,那可真是一箭双雕呀!”

    “父亲觉得女儿这主意好?”

    “极好。”韦渲光说着起身,脸上带着兴奋道:“我现在就去二皇子府,跟他说一下,然后让他进宫马上告诉贵妃,给她要句话。”

    韦柔儿听了,缓缓摇头,“父亲,空说无凭,最好是黑纸白字那样才更有保障。”

    “如此,是不是太过生硬了?”

    “父亲,这可不是为了女儿自己,也是为了我韦家。”

    此话出,韦渲光犹豫之色褪去,点头,“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见二皇子,你在家等消息吧!”

    “是,有劳父亲了。”

    韦渲光离开,韦柔儿心里开始翻涌,万一韦贵妃不同意的话,她该如何?她要就此放弃夏侯玦弈吗?韦柔儿有些不甘心。

    在韦柔儿焦灼的等待中,傍晚十分韦渲光终于回来,脸上带着笑意,进屋把一个东西递给韦柔儿。

    韦柔儿展开,看着上面的字,脸上扬起笑意,成了…。

    嘻嘻嘻嘻,韦柔儿会做什么呢?,我心里也有些模糊,不过,确定不是给夏侯玦弈下药,让他如何她什么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