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28章

嫡女风华 第228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28章

    听夏侯玦弈问话,暗卫快速,精简,回禀道:“城门一直掩,百姓守在城门前,所有人拒出;拒进;事态出,曾派官兵抵制。然,却激起更大的民愤,造成了更大的暴动,万人群起反抗,官兵不堪一击!辟兵就此退去,再不敢妄动;而后就出现官员露面,被围攻;商人现身,被抢劫;极端局面就此形成。”

    暗卫说完,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微眯,神色莫测。

    静默片刻,夏侯玦弈开口:“陵城现有官员还有几人?”

    “还有三人,分别是:陵城知府窦文涛,同知荣林,训导刘进。三人从那次官兵抵制事发后,就大门紧闭,不再外出。不过,在得知主子要来后,近些日子碰了几次面。”

    “除却他们可还有生还官员?”

    “还有五人,现在在大牢。”

    “被关缘由。”

    “三人是因和三皇子从往过密,还有两人是因曾得罪过二皇子。”暗卫说着,追加一句道:“其中牢里被关押的,还有二皇子后院的女人。”

    “民众聚集领头之人可查到了?”

    “已经查到了,领头人共有四人,一人叫兆麟是医术世家,因医术了得在陵城很有分量。一人叫姬林是陵城最大家族长子,其他两人分别是一受到南宫玉迫害的乡绅,还有一个是学子,在两人在陵城没什么分量,可在其各自的圈子却有一定的影响力。”

    “南宫玉对其可有做过什么?”

    “有,姬林反抗缘由是因:家族三个女子被二皇子强行掳去,事后其父前去求要,希望二皇子能放还三个孙女。结果却被二皇子旗下爪牙给斩杀在府邸中。姬林为此大受刺激,带着族人开始奋起反抗。”

    “乡绅和学子,好似因为说了南宫玉什么话,继而就受到了南宫玉的打压,迫害,还牵连了其家人。而和他们这样遭遇的人有很多。所以,在姬林反抗之时,才会出现了一呼百应的情况。”

    “那个兆麟呢?”

    “药铺曾被二皇子的人砸了一次,除此倒没什么太大的过节,会奋起反抗义气的成分多些。”

    夏侯玦弈听了,眼里溢出一丝异彩。

    “这几人继续看着,下去吧!”

    “是,主子!”

    暗卫退去,夏侯玦弈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某处嘴角扬起一抹清冷的弧度,果然不出所料,那个人也早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来到庄园后,顾清苑休息了一下午,起床后饱饱的吃了一顿饭,梳洗一番之后。顾清苑有一种原地复活之感,脑清目明,感觉很好。

    夏侯玦弈回到房间,就看到顾清苑神采奕奕的坐在窗前看,小脸儿也恢复了以往的红润,看来这阵子的补药没白吃,丫头的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

    顾清苑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到夏侯玦弈站在门口,脸上溢出笑意,“夏侯玦弈,你忙完了?”

    “嗯!”夏侯玦弈应声,抬脚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在看什么?”

    “杂记,小笔事。”顾清苑放下手里的,问道:“吃过饭了吗?”

    “还没。”

    “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不用了,我已经让下人去做了,你好好休息吧!”

    “休息了一下午,我现在感觉很好。”

    “真的很好?没有任何不适吗?”夏侯玦弈确认道。

    “没有。”顾清苑肯定道。

    夏侯玦弈听了点头,忽然伸手,把顾清苑捞入怀中。

    突然的举动,让顾清苑微愣,抬眸,落入眼底的就是男人幽深,暗沉,隐忍的眼眸。看此,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嘴角扬起一抹轻笑,男人迷人的眼眸,此时,却含有别样含义的火苗。

    “丫头,确定已经无碍了吗?”夏侯玦弈声音有些黯哑!

    迷人的嗓音,很是性感。

    “老实说,不是很确定。”

    顾清苑话出,就感觉抱着自己腰身的大手紧了一下,男人神色有一丝紧绷,压抑!

    看此,顾清苑抿嘴一笑,伸手揽住男人的脖颈,笑的纯真,却又如此魅惑,“夫君是打算怜香惜玉呢?还是,继续隐忍呢?”

    “娘子说呢?”夏侯玦弈看着眼前魅惑人心的女子,声音越发低沉。

    “想看看夫君的定力,再问答。”顾清苑说着,低头轻吻夏侯玦弈性感薄唇,吐气如兰,小手亦开始调皮的在夏侯玦弈的身上点火,锁骨,胸膛,腹肌,轻轻碰触,继续游走…

    夏侯玦弈眼眸越发暗沉,呼吸也变得沉重,身体越发紧绷,在顾清苑碰触到他某个地方的时候。夏侯玦弈身体瞬间僵硬如石,眼里的灼热几乎穿透顾清苑,为她的大胆,也为那从未见过的极致诱惑…真是妖精呀!…

    “顾清苑…。”

    顾清苑听着夏侯玦弈染上**的嗓音,在他唇上轻咬,继而稍微退开,看着眼前,衣衫半解露出精悍胸膛的男人,眼里溢出满满的欣赏之色,慵懒,性感,强健,幽深暗沉的眼眸,俊美绝色的样貌。

    顾清苑看着叹息,原来男人动情的时候,也可以是一幅画,秀色可餐。

    夏侯玦弈见顾清苑这个时候竟然停下,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他这算是有魅力?还是没有呢?在他处于失控边缘的时候,他家娘子竟然心思清明,心无杂念的观赏起来…

    看到顾清苑眼里那惊叹的目光,夏侯玦弈这个时候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一只手用力把顾清苑按在胸前,一只手扶上她的头,吻上那红润的樱唇,馨香,熟悉的气息,让夏侯玦弈溢出一声叹息,极致想念的味道…。

    深入,热切,甚至带有些失控的狂热,夏侯玦弈十多天压抑的**瞬间爆发,让顾清苑有种被吞噬的感觉…。

    顾清苑伸手扶住男人的头,声音带着一丝喘息,“夏侯玦弈,你的饭…”

    顾清苑的话未说完,接下来的话就消散在男人的唇舌间…

    男人满足之时,顾清苑已处于半昏迷状,在睡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男人定力不行,挑逗需谨慎…

    姬家庄

    主屋内,姬林坐在主位置上,看着下面的三个男人道:“三位今天过来的倒是早。”

    “在家等消息有些焦急,所以,就早些过来看看。”一个二十多岁,生装扮的男子,温和道:“姬大哥,那个夏侯世子是否已经到了?”

    “现在还无法确定,我已经派人在各处守着了,只要一有消息就会有人过来通报的。”

    姬林的话刚落下,一个中年男人匆忙走了进来,对着坐在主位置上的姬林,急声道:“姬大当家,现在已经确定了,那天在城门外的男人就是夏侯玦弈。”

    闻言,下首三人神色不定,姬林皱眉,“王林,你确定?”

    “是,我很确定。而且,他现在已经进入陵城,落脚处就在离我不远处的一个庄园中。”王林正色道:“今天早上,我清楚的看到那个三个当官了进入了庄园,且对门口守着的护卫很是恭敬,想来那里面的主人,就是夏侯玦弈不会错的。”

    “可有人阻拦?”

    “没有,我们听从当家的吩咐,什么也没做。”

    姬林听了点头,夏侯玦弈他们没见过,更无从确定。那么,想确定夏侯玦弈是否已到,且其人是谁。就只有从见过他的人身上确定,而在这陵城或许见过夏侯玦弈的,就只有那三个当官的。

    继而,在得知夏侯玦弈要来的时候,姬林就早已责令,对那三人只是监督,却不再围堵,阻拦,攻击!

    现在看来人是真的到了。且到来的方式跟他们所想的有些出入。竟然只带了几个人过来?不知道这位夏侯世子对于陵城这个烂摊子,预备用什么方法力挽狂澜。

    “姬大当家的,我们接下来要要怎么做?”下首一个中年男人正色道。

    “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那位世子的动静再说。”姬林严谨道。

    中年男子听言点头,心里很是赞同。在他看来,陵城被他们掌控,主要是因二皇子南宫玉做的太过分才会如此。想来,皇上也是知道的,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皇上才会对他们的作为忍了一份,而且没有直接斩杀他们。还把夏侯玦弈给派了下来。

    这一来是为了给竖立了一个明君的形象,同时也是给他们一个退路,一个机会吧!

    可如果他们太多不识相,对皇上派来的人有任何威迫行为的话,一定会激怒皇上,那么一来,他们做那么多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只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也给自己一条活路,可没想过要送掉性命呀!

    “姬大哥,对此小弟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坐在一边的兆麟开口道。

    闻言,在坐的三人转眸,姬林看着他,开口道:“麟贤弟请说。”

    “姬大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出面,去会一会那位夏侯世子,先接触一下,看看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如果他是个心思清明之人,那么我们就把我们的想法给他说一下,看看他的反应,摸摸底,这样或许可以尽快的解决眼前这样双方被困的处境。”

    兆麟正色道:“反之,如果他和南宫玉一样,那我们不要抱什么希望早作防备的好,免得到时候出现什么危机,让我们措手不及,还拖累其家人,再后悔莫及呀!”

    兆麟话出,三人沉默了下来。

    静默片刻,生石林开口道:“姬大哥,我觉得兆大哥说的办法可以一试。这样也更保险些。现在那三个当官的已经去见了夏侯玦弈,根据他们的立场,他们一定会给添油加醋的往我们的身上加注罪状,来洗脱他们自己的失责。万一,夏侯玦弈要是听信了他们的话,心里马上敲定了我们的罪名,那么,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夏侯玦弈他毕竟是皇上派来的,可以说是代表了皇上来到这里的。他要是一锤定音的定了我们的罪,我们再多说什么,那,落在皇上的眼里会不会就是大不敬,觉得我们太过顽抗,不可教化呢!”

    “姬大哥,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可真的就危险了。所以,我觉得应该先去见见夏侯玦弈,先为我们自己辩驳一下,才是最保险的。”

    “我们把该说的都说了,到时候夏侯玦弈要是定罪的话,我们最起码还可以说一句话,反驳一句公与不公。”

    石林的话说完,乡绅刘钊也有些的动摇了,抬头看着姬林道:“姬大哥,要不我们也去拜见一下。这样也算是一种基本的敬重,也证明我们没有谋反之心,一切都是被逼无奈才为之的。”

    姬林听了他们的话,没有立即回应,沉寂良久才开口道:“好,那就听各位兄弟的,我们先去见见这位夏侯世子。”

    姬林话出,兆麟的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脸上却满是敬色,“大哥英明。”

    林园

    麒肆看着,窦文涛,荣林,刘进三人,脸上带着温和且客套的笑容,温和道:“三位大人先请坐,稍等下,我去请世子爷过来。”

    三人听言,赶紧异口同声道:“劳烦…”三人说着顿住,一时有些尴尬,竟然忘记问人家姓名了。

    麒肆看此,轻笑,“在下姓麒,是这林园的管家。”

    “那就劳烦麒管家了。”窦文涛,赶紧客气道。

    “不麻烦。”麒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三人坐下,有小厮为他们倒上茶,又规矩退下。

    三人看着,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可都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惊异之色。

    这林园和当初二皇子的庄园相比较,那可真是一个极致的对比。二皇子那是极尽奢华,奢靡。可这里却是极致的低调,硬气。还有这里的下人,跟二皇子府的相比,那也是一个绝对的对比。

    二皇子虽然是皇子,可身边的下人却有一股匪流之气。可这里的那是绝对的谦和,不卑不亢,进退得宜,而看到他们神色更是平和的很,不带一分探究,也更加没有一丝意外。一种不露分毫的稳重,大气,深沉。

    三人看着心里惊疑不定,看下人知主人,看来这位夏侯世子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主儿呀!

    “奴才见过世子爷。”

    一下人请安声传入屋内,三人赶忙起身,站定,看到眼前人影晃动,弯腰,拘礼,“下官见过夏侯世子。”

    “三位大人请起。”

    一略带清冷的男声响起,那种随意间的威慑,让三人心里一禀。赶紧应声,称是,起身,抬眸,当看到眼前男子,除了窦文涛略显镇定外,刘进,荣林心里均是一震。

    有些卡文,场景太大,铺向结局,理不顺,卡死了,唉!今天就只有那么多,希望明天会顺畅起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