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6章 离别

嫡女风华 第236章 离别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36章离别

    京城

    五皇子府邸,房中,南宫珉翻看着手里的材料,嘴角时不时的溢出笑意,眼里映出一丝惊叹!那副兴味颇浓的样子,看到身后的心腹护卫安信心里不由的感到有些好奇。这材料主子好像看了不下五次了,可每次看主子都会露出那样很有兴致的模样!主子好像对伯爵府的那个世子妃很有兴趣的样子?

    护卫想着,神色不定,是因为二皇子的关系主子才会特别关注她的?还是因为她真的有什么特别之处,引起了主子的好奇之心呢?

    想起京城众人对那位世子妃总说纷纭的说法,安信凝眉,那个有人说狠,有人说智,有人说蛮的世子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安信…”

    南宫珉声音响起,安信急忙收敛神色,恭敬道:“主子。”

    南宫珉嘴角带着轻笑,闲适的靠在椅被上,随意道:“可对夏侯玦弈的世子妃感到好奇?”

    “是!”

    “你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信思索了一下,静默片刻,才开口道:“是个奇怪的女人。”

    听了安信的回答,南宫珉轻笑出声,“奇怪的女人?呵呵呵…。安信这回答很不错。”

    安信听了挠头,憨憨一笑,分不清主子这是夸赞,还是打趣。

    南宫珉看着安信那憨直的表情,嘴角笑意渐浓,只是眼神却越发的深沉,声音淡淡道:“南宫颦,南宫玉,南宫夜,一个受宠的公主,两个备受关注的皇子,三人虽然都说不上是多聪明的人,可他们有身份,有权力这是比脑子更加有利的武器。”

    “三个皇家子女对上一个侍郎府小姐,结局任谁想,死的,残的都应是那个侍郎府小姐吧!可看现在的结果,那可很是完全逆转呀!两个被发配,一个被废,三人余生都落的一个生不如死,只有那个女子完好无损。还安稳的坐上了她世子妃的位置,且还备受夏侯玦弈那人的宠爱!”

    “这完全逆反的局面,让我对顾清苑实在感到好奇呀!”

    “一个被人曾经极端评价的女人,从一个愚昧,粗蛮,胸无点墨的女人。到现在一跃成为皓月第一世子妃,成为一个让人忌惮的女人,这其中的过往,实在是可以说的上是一个传奇了吧!”

    “主子,这其中大部分或许都是因为夏侯世子的缘故吧!毕竟,如果不是夏侯世子的话,大公主,二皇子,三皇子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结局!现在死的一定是顾清苑吧!”安信正色道。

    听言,南宫珉轻笑,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或许,很多人也曾也都和你的想法一样吧!都从心底里小看了那个女子,所以,最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吧!”

    “安信,我曾经跟你说过吧!当你预备对上一个人时,除了要知己知彼,更重要的是不要小看你的对手!要抛开那些无用的身份,性别,既然对上了就绝对不要轻疏,大意。掉以轻心,轻视对手,那是失败的前奏,就算你胜了,却也注定不会太久。这些,可是都忘记了吗?”

    安信听了心里一禀,遂然单膝跪地,垂首,惭愧道:“属下知错!忘了主子的教诲。”

    南宫珉看着他,没有叫起,神色间也没太大波动,声音一如刚才的平和道:“安信,你刚才的话也没说错!如果不是夏侯玦弈的话,他们几个人的结局可能会出现不同。”

    “可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儿。夏侯玦弈他是参与了,可他却只推动了结果!而那其中的过程却全部都是那个女子一个人在面对。”

    “被这三个人谋算,根据消息,这其中的过程是如何的凶险你应该能想象的到吧!面对那样九死一生的场景,那个女子却奇迹般的活下来了!这足以说明了她的不凡,她的不容小觑,接二连三的算计不是靠运气就能躲避开来的。”

    南宫珉话出,安信脸色微变,是呀!他好像也只是看到了结果,而忘记了更重要的过程了。

    “皇家三子女在她面前折了,顾家被她一手给端了,只留下一个外室生下的男孩。”

    “能力,手腕,魄力,智谋,还有那股杀伐果断的狠辣,毫不留情,毫不拖泥带水的冷漠,凉薄!就这样一个冷清的女子,最后还得到了夏侯玦弈那无情之人的极致的疼宠。”南宫珉说着,眼里溢出一丝妖异之色,“顾清苑,她让我太好奇了!”

    “我好奇,如顾清苑这样狠辣的人,为何能得到夏侯玦弈那极致的疼爱呢?她到底有什么不同的之处呢?”

    “主子,贵妃娘娘,二皇子曾经都跟顾清苑接触过,他们应该很清楚其中的缘由吧!”安信开口道。

    南宫珉听了摇头,“他们对顾清苑心中带着仇恨,说法难免偏颇不能做实。”

    安信听了没有说话,在他心里主子的话就是道理。

    静默良久,南宫珉神色莫测道:“算算日子,夏侯玦弈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只是,看眼前的形势,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呀!就算是回来了,京城现在的形势也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变化可真是所谓天翻地覆…。”

    南宫珉那几不可闻的话入耳,安信心里一跳。

    南宫珉慢慢闭上眼睛,让人不到他眸中的冷寒。南宫凌已经毫不掩饰的提醒他,该站队了!而看眼前京城这形势,南宫凌他确实处于绝对有利的地位。他已经掌控了太大的东西。或许他以为大势已成了吧!

    可,南宫珉却不想赌,他直觉感到夏侯玦弈不会那么容易就死!而,只要夏侯玦弈活着,这其中的变数就太大了!他不想冒险。

    想让他站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夏侯玦弈必须死了。只是,那样或许他就不能见到那个女子了。他好不容易对一个人感到好奇,就这么没了的话,还真是挺遗憾的…。

    陵城

    晚上,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相对而坐,却没有了往日的轻松,温馨,气氛有些沉寂,凝重。

    顾清苑静静的看着夏侯玦弈,看着他眉头紧皱,而看着他看自己眼里亦满是沉重的不舍。

    看此,顾清苑轻声道:“夫君已经决定吗?”

    “嗯!”

    顾清苑听了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无奈,终究男人还是决定独自面对,虽然这样或许是最好的,对他是,对她亦是!她多了一份安全!而他,没了她的牵绊,事发时就不会分心能全心的应对,理智的讲,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她却很难安心。那其中的危险,血腥她能想象的到,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看着顾清苑沉重的神色,夏侯玦弈起身走到她身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轻声道:“丫头,我会平安回去的。”

    顾清苑点头,倚在夏侯玦弈怀里,闻着那熟悉的气息,眼里盈满不舍,“要平安回来。”

    “嗯!我会的。”

    “多用阴招,不要留情。”

    “好,我会的!”

    “多备毒药,给他们用的时候不要吝啬。”

    “备了很多。”

    “多备补药,记得自己多吃些。”

    “嗯!备了很多。”

    “毒药,补药,不要弄混了,弄错了!”

    “毒药是他们的,补药是为夫的。我会谨记的。”

    “很好。”

    “娘子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有。”

    “娘子请说。”

    “打不过,就跑!不要逞英雄。相比那所谓好名头,却再也看不到,触摸不到的英雄夫君!我只要一个活的好好的狗熊夫君。活着回来最重要。活着才能继续!名头都是狗屁,知道吗?”

    “是,名头是狗屁!为夫一定活着回去。”

    顾清苑听了抬眸,看着夏侯玦弈,正色道:“历史就是用来改写的,活着才能握住那支笔掌控历史的笔。何谓英雄,何谓狗熊,过程从来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握着那支笔的是谁!”

    “夫君,我希望最后是你握住那支笔。你的成败,你来写;而他们的成败,也要你来写。活着的就是英雄,历史上留下总是活的最长的那个人的痕迹!”

    夏侯玦弈听言,狭长的眼眸幽深无底,“娘子用一番极小人的话,说出了一个极深刻的道理。为夫也已经深刻的明白了娘子的意思!为夫已经准备好了逃跑的路线,确保自己好好的活着。然后,握住那支笔,把自己的逃跑举动,镶上一层金,记载成一个英雄的落难史。”

    “夫君已深得其中的精髓,如此甚好!”

    “是娘子教导的好,听娘子一席话,为夫茅厕顿开。”

    顾清苑听着夏侯玦弈赞美的言辞,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叹息道:“每逢离别,夫君平日吝啬的甜言蜜语就开始冒头了。夫君,只是这个时候听着这些好听话,我可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夏侯玦弈听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丫头,安心等着我,知道吗?”

    “我会等着,可却无法安心。”

    夏侯玦弈叹气,“记得我交代的话,知道吗?”

    “我会记住,可却不见得会遵守。”

    “丫头,在不久的日子无论听到什么,只要记住我的话就好,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知道吗?”

    “我会记住你的话,可那些乱七八糟的我一定会想。”

    听着顾清苑任性的话,夏侯玦弈眼里满是无奈,他知道这丫头在不高兴。

    “夏侯玦弈,你家娘子有太多无法应付的事情,所以,如果不放心就早些回来,知道吗?”

    “嗯!我会!”

    庄园,另一房间

    慕容烨半倚在软榻上,看着眼前的念陌道:“交代你的事情可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慕容烨点头。

    念陌开口,“主子什么时候回来?”

    “不会太久。”

    念陌沉默了一下道:“主子,你既然喜欢她,为何不趁此带她离开,这次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慕容烨听了,摇头,“曾经想过。可我却不想去去做。”

    “念陌不明白。”

    “带她走,她不会开心!”

    “为什么呢?她也说她喜欢主子的,不过,说是不同的喜欢!念陌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因为那不同的喜欢,所以我不能带她离开。”

    “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是。”

    “下去吧!”

    “是,主子!”

    念陌离开。慕容烨闭上眼睛,遮住眼里深沉的遗憾。

    有缘相遇,无缘相聚,天涯海角,但愿相忆。有幸相知,无幸相守,沧海明月,天长地久!

    用另一种喜欢,来诠释另一种天长地久,也算是一种牵扯吧!就这样吧…。

    大皇子府邸

    房中,南宫凌看着眼前的护卫,沉声道:“可都准备好了吗?”

    “回殿下,都已经准备就绪。数千名武艺一流的暗卫,就算那个人有通天遁地的本领也别想活着回京。殿下所谋之事一定能成。”

    “希望如此!”南宫凌听了,脸上并没有露出喜色,那个人一日不死,他就一日无法开怀,无法心安。

    “飞影,这次的行动你亲自去指挥。此时行动不容有丝毫的差池,机会或许只有这一次,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懂吗?”

    “是,属下明白!”

    南宫凌点头,静默片刻,眼里闪过一抹沉光,开口道:“关于顾清苑,如果形势容许,不要让她死了!把她带回来。”

    南宫凌话出,飞影眼眸微缩,“殿下…。”

    “不要想太多,那个女子留着比死了用处大。你别忘了,慕容昊对她可是很有兴趣,这次慕容昊帮了本殿这么大的忙,本殿下总要回报他些利息才是呀!”

    听了南宫凌的话,飞影心瞬时松了下来,继而,就为刚才的想法感到好笑,刚才他怎么就想到主子会那个顾清苑感兴趣了呢!虽然顾清苑够特别,可她却是夏侯玦弈的女人,更别提她还曾三番五次的坏他们好事儿!这样一个女人,主子怎么也不会对她有一丝不忍的!

    沉寂的间隙,门外对话声忽然传来。

    “殿下可在里面?”

    “回皇子妃的话,殿下正在忙着。”

    “是这样呀!那你把这碗人参汤等下给殿下送进去,告诉殿下不要忙的太晚了,注意身体,不要累着了。”女子声音里有些失望,可更多的却是心疼。

    “是,小人遵命。”

    “那我就先回去了。”

    “恭送皇子妃。”

    声音消失,小厮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恭敬道:“殿下,皇子妃刚从来的人参汤。”

    南宫凌看了一眼,神色淡漠道:“放下吧!”

    “是。”小厮放下,俯身,自觉退了出去。

    飞鹰看着那碗人参汤,垂首,关心道:“时间也不早了,殿下早些休息吧!属下告退!”

    “嗯!”

    飞影离开,南宫凌看着眼前香气四溢的人参汤,眼里闪过一抹嘲讽,随手推到一边,完全没用的意思!

    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月光下的景色,神色莫测!夏侯玦弈如果死了,那个女子不知道会如何?是如一般的女子一样寻死觅?还是另攀富贵?或者,又会出现让出乎他以意料的表现呢?

    如此,他还真的不想她死了,毕竟这皓月没有夏侯玦弈后,有趣的事情就不会太多了。留下她,看着她挣扎,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主院中,洪欣从房那边回来,脸上已没了刚才的失望之色,眼里也没有了以往的期待,伤心!整个人很是平静,平静的近乎冰冷。

    奶娘看着洪欣,眼里满是心疼更多的却是无奈,小姐现在已经认清了现实,也变成了她理想中的样子,可却失去了往日的纯真和快乐,这就是生存的代价!

    洪欣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奶娘沉痛的面色,洪欣的眼里闪过什么。开口,淡淡道:“奶娘觉得我这样不好吗?”

    “不…不是不好,只是,老奴看着心疼。”

    “奶娘,不需要心疼,我觉得现在很好!最起码,我不会再感到患得患失,也不会再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举动而感到心神不定,感到伤心,感到心痛!我现在很好,从来没有的好!我已清楚的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我会牢牢的坐稳我大皇子妃的位置,直到登上那个位置。”

    洪欣神色冷硬道:“夫妻是什么,感情是什么?我已经真正的认清了,那些都靠不住。既然靠不住,我就应该全部的舍弃,我不会再愚昧的一味付渴望那不现实的东西。我会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好些。一个人要过的好,手里就必须掌控些东西,那就是权势!所以,我要努力登上那个最高的位置。也只有那个位置,才能偿还我这一生的付出,不会让我觉得屈辱。”

    洪欣话出,奶娘眼角湿润,点头道:“小姐一定会如愿,一定会。”

    “是,我也觉得我会如愿,我一定会!”洪欣嘴角溢出一抹深沉的笑意,“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就如顾清苑,她是得到了男人真心的疼爱,可那个男人却是短命的。如此,还真是没什么意思。留下的除了伤痛就是孤寂,命运还要被她人掌控,比我来可是更加的悲惨。”

    “等到那个时候我倒是要看看,顾清苑她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看看她是否还要做出那与众不同的样子,来引惑他人的目光。”洪欣说着眼底满是阴冷,“表现的那么特别却映衬的其他人更加的难堪,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奶娘听了洪欣的话,心里溢出一声长叹,小姐嘴上说放弃了。可心里却还是没有彻底放下吧!只是把心里的爱,转换成了怨。

    女人的心,向来就是敏感的,从大皇子那无意中的言辞中,不但是小姐,就是她也发现了,大皇子对小姐和顾清苑的某种比较。而大皇子那句多跟顾清苑学习,明显的说明,小姐在大皇子的眼里比不上顾清苑。

    这让从小就顶着第一才女名头的小姐如何能受得了。

    如此也就算了,毕竟就算大皇子觉得顾清苑好,小姐就算心里憋屈,可却不会如此心寒。

    然,当初伯爵府发生的那启事,却让小姐看到了夏侯世子对顾清苑的情意!也让小姐清楚的看到了,大皇子对她的无心。

    自己夫君看重她,感情上她还不如顾清苑。如此让小姐对顾清苑如何的不嫉恨!

    “小姐,顾清苑她这次怕是要和夏侯世子做对儿鬼夫妻了。一个死人,她根本无法与小姐相比较!”奶娘轻声道。

    洪欣听了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倒是有些遗憾,“我还真想看看顾清苑惊慌失措,慌乱无所依的样子。她就那么死了,可真的是让人太失望了!”

    “小姐没必要跟一个将死之人较真儿。过还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奶娘正色道:“最近几日,院子里那些个女人可是开始不安分了,小姐可是要注意些。”

    洪欣听了冷哼一声,冷笑道:“不过就是大皇子上她那里的次数多了些,又看大皇子最近对本皇妃冷淡了些,她就开始认不清自己是谁了!真是不知死活!”

    奶娘听了点头,低声道:“小姐,要不要老奴去提点她一二。”

    洪欣听了摇头,“不用,既然殿下喜欢去她那里,就不要扰了殿下的兴致,省的让殿下觉得本皇妃太过小心眼了。让她暂且得意几天吧!”

    “小姐预备怎么办?”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娇。”洪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表情道:“而且,她们进府也有几个月了,被殿下宠幸的次数也不少。可却连个孩儿都无法为殿下怀上,这样的妾室要来何用?”

    “小姐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让母亲重新给务测容貌上佳的女子了,不日就会送来,等来了本皇妃马上就给她们开脸儿。到时候,我就看现在得意的她,如何的痛哭,然后在我面前哭求!”洪欣说着,声音里满是冷嗜的痛快之意。

    奶娘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叹气!小姐的心里不舒服,她就让其他的人比她更加不舒服,或许这样她就会感到好受些吧!如果是这样,后院的那些棋子也算有了存在的价值。

    陵城

    陵城某处暗庄

    都领看着眼前的暗卫道:“你是说,夏侯玦弈的世子妃收了那些夫人的帖子,准备待客了?”

    “是的,都领。”

    都领听了眉头皱了一下,“怎么忽然之间要待客了?”

    “按在庄园的人传来的消息说,陵城的事情快了了,夏侯玦弈他们不日就准备回京了。如果世子妃一直不露面的话,有些不合适,所以才决定见见那些夫人的。”

    “是吗?”

    “是的,夏侯玦弈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回京的东西了,看来他们是真的要回去了。”暗卫眼里带着激动道,“都领,我们是否随后也要随着回去?”

    “不,我们还留在陵城,暂时不会回去。”

    暗卫听了,疑惑道:“为何?”

    “这天下早晚是主子的,所以,每个地方都需要有人替主子看着。我们已经在陵城扎了根儿,要替主子守着陵城,所以,暂时不会回去。”

    暗卫听了了然,心里却有些失望,“这么说绞杀夏侯玦弈的行动,我们也无法参与了?”

    “主子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人,不需要我们再参合。而且,这陵城除了我们,一定还有皇上的眼线。所以,我们动静还是不要太大的好。免得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影响到主子,那就适得其反了。”

    暗卫听了明了,瞬间明白了什么,道:“这么说主子会冒险向大元太子借人,也就是因为不想引起皇上的注意了。”

    “不错!主子没动静,皇上清楚!那么,夏侯玦弈死了,主子就能快速的脱清干系。就算皇上怀疑可也绝对查不出什么的。”

    “主子果然深谋远虑。”

    都领点头,低沉道:“其实,主子曾经想过利用五皇子来制造些动静,等到事发后,让皇上联想到五皇子身上的。毕竟,夏侯玦弈和二皇子,韦贵妃和韦家有着极深的过节。五皇子会对付他是理所当然的。然,可惜的是五皇子太过精明,滑溜的很,是完全不入局呀!”

    “那为何不用二皇子?二皇子可是很容易上钩的。”

    “二皇子身边的人都被夏侯玦弈除掉了,他已没有可用之人。所以,说是他做的让人实难相信,且说不定还会被怀疑!漏洞太多。而且,最近在五皇子的影响下,二皇子忽然变得老实了,一时让人很难着手呀!”

    “不过,有没有他们都一样,主子一样机会成功的。”

    “是,属下也相信此次,夏侯玦弈一定躲不开。”暗卫说着顿了一下道:“就是不知道那位大元的王爷忽然出现是为了那般?”

    “或许是在大元发现了什么,给夏侯玦弈来通风报信的吧!”

    “通风报信?那样夏侯玦弈不是就要防备了?那,对主子的计划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暗卫皱眉道。

    “无碍!凭着夏侯玦弈的智谋,他肯定早就猜到了主子会有动静了。不过,就算是知道,他也无法改变那个已经定下的结局。他是逃不了过的。就算他有大元王爷这个帮手也启不到太大的作用,两方实力太过悬殊。他注定要有来无回。”

    “如此,我就不明白了。夏侯玦弈明知道会有危险为何还要来陵城呢?”

    “当然是为了利,为了名!平了陵城之乱,这可是大功劳,是最能证明自己能力。但凡是想获得什么,就一定要付出些。他想要功,就要冒险。”

    暗卫听了神色不定,这真的是连命都不要了呀!

    “就是不知道夏侯玦弈准备了多少人?”

    “夏侯玦弈来的时候没有带太多的人,而在陵城的护卫也不会太多。他身边能用的人跟主子安排的那些人比,可以说是九牛一毛!完全不堪一击。”

    “属下担心,他会从京城调人过来。”

    “他倒是想,可现在京城都在主子的控制下,那些人是一个都出不了的。”

    “如此,属下就放心了!”

    两日后,是顾清苑待客的日子。

    荣家,窦家对于这等待已久的一天,那是在接到邀请帖子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荣幸对庶女荣乐的嘱咐,绝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主要是抓住夏侯玦弈,如果实在不行就他身边的人也行。但是无论如何都要给抓住一个。不然,就发卖了她的生母!

    而窦家对窦如玉的嘱咐,也是相差无几。不同也就是因为身份的差异,语气显得温和,无奈了些。可目标却是一致的。

    两日来,夏侯玦弈什么都没做,整天的就陪着顾清苑。只是两人再不提关于离别的事情。而慕容烨虽然在园子里,却没再如以往一样抓住一切机会,出现在顾清苑的面前,挑衅夏侯玦弈。只是静静的待着。

    偶尔让念陌去观察他们的相处方式,以便她能做的更好。

    两日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顾清苑看着眼前,无论是样貌,还是装扮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眼里划过一丝无奈,“念儿,辛苦你了。”

    “不辛苦,主子说只要我做的好,他就会高兴。所以,我很高兴这么做!”念陌说着顿了一下道:“而且,能帮到你,我也很愿意。”

    顾清苑听了轻笑,“谢谢你。”

    “不用谢,你开心,主子就会开心。”

    听着念陌那纯真的语言,顾清苑忽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就是不知道,念儿会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带来什么惊喜。

    世子妃待客,一大早的就开始热闹起来。而在那热闹开始的时候,顾清苑随着慕容烨才从隐秘的出口走了出去,离开了陵城往京城而去。

    而京城等待顾清苑的又会是如何的风起云涌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