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7章 京城变动

嫡女风华 第237章 京城变动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37章京城变动

    陵城

    念陌坐在主位上,静静的看着下面那些夫人,小姐对她恭维,夸赞,巴结的声音。嘴角带着淡笑,可眼神却很是淡漠。这些人的眼里有太多的**,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窦夫人,荣夫人几人见她们说了那么多,可这位世子妃除了偶尔才会应一声外,其他的时候都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们,而对她们的话,反应平淡的近乎冷漠。

    看此,有人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心里不由猜测起来,这位世子妃是性格本来如此,还是对她们看不上眼,才会如此?如果是性格本来就如此的话,她们还真看不出像她这样的女子有任何讨喜的地方,如个冰窟似的,看着都让人感觉闹心。夏侯世子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呢?

    如果只是因瞧不上她们这样的罪臣家眷,才会这个态度的。那就更加让人恼火了,既然看不上她们又何必接了她们的帖子?难道,是来侮辱她们的吗?拿她们寻欢乐子吗?如此,她还真是够毒辣的。

    窦夫人的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倒是荣夫人,看着顾清苑如此,第一反应就心里开始担忧起来,这人呀!不怕滑的,怕的就是那愣头青呀!一个什么都使的出来人,事情可就难办了。不过,这样他们荣家成功的几率可就比窦家大了。

    想此,荣夫人抬眸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窦夫人,看她眉头轻皱的模样。荣夫人的眼里闪过一抹嘲讽的冷笑,果然如此,她这位知府夫人还是不能适应这巴结人的差事儿吧!已经开始感到不能忍受了吗?

    如此,对她就更加的有利了!因为,她跟窦夫人不同,她娘家人是商家,家里除了钱多外,学到的最多就是如何圆滑的应该各色各样的人。而且,荣林在这陵城也不是最大的官员,所以,很多事情她没有窦夫人那么骄傲,也比她更加的能忍。

    往日,窦夫人仗着窦文涛是这陵城最大官,那可是霸气的很。那模样可比这位世子妃这淡漠的样子,让人更加难忍。不过就是那样她也忍了,在窦夫人的面前没少讨好卖乖。所以,现在世子妃如此,她并不觉得怎么样!世子妃的名头可比知府夫人要高多了。而且,对他们家的作用也更加的大,在利益面前她很能忍。

    想此,荣夫人脸上的笑意更加的热情,看着顾清苑亲近道:“世子妃,这次第一次来陵城吧!”

    念陌点头。

    荣林夫人看了,脸上笑意微收敛,叹气道:“陵城前些日子不太安定,世子妃也没能外出,想来也一定没看过陵城太多的风景。”说着叹气,“唉!世子妃好不容易来陵城一趟,却什么也没能感受到,如此,我们这些人心里可真不是滋味,也觉得很过意不去呀!怠慢了世子妃了。”

    说着抬头看了一眼众人,正色道:“所以,我们今天来,除了给世子妃请安,也个世子妃准备了一些节目,让世子妃看看,乐呵乐呵算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

    荣林夫人说着,不着痕迹的向下面的几位夫人打了个眼色。

    几人会意,赶紧附和道:“是,是,世子妃身份高贵外出不便,索性我们就自己准备了些,请世子妃赏脸儿一看。”

    窦夫人看平日对自己恭维有加的夫人,现在全部对荣林夫人唯首是瞻的摸样,心里冷笑,看来现在不但世子妃拿她那乐子,就是她们也已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呀!

    “荣夫人准备了什么节目呀?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呀?是临时准备的吗?还有,准备让谁来表演呀?”窦夫人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荣林看窦夫人那不快的脸色,还有那言语间的讽刺,挑唆,荣夫人眼里闪过冷意,可脸上笑容不变,微笑道:“节目我是准备好久了,只是窦夫人太忙了就没敢前去打搅,向你报备!至于表演的人,当然不能找那些上部的台面的人来污了世子妃的眼睛。所以,我就让小女准备一个舞蹈给世子妃表演一下,让世子妃开心一下。”

    “上不得台面的人?荣夫人,我看你这个庶女女儿也不是什么高贵之人吧!让一个庶女来给世子妃表演?你还真是给世子妃面子呀!”窦夫人讽刺道。

    “窦夫人,我这个女儿可不是庶女,那是正儿八经的嫡女。她…”

    “把一个妾室生的孩子,上到了族谱上那就是嫡女了吗?”窦夫人冷笑道:“那改变的只是名头罢了!可是身体里那低贱的血统可是改变不了的,荣夫人你这样糊弄世子妃可是不太好,可是大不敬呀!”

    窦夫人话出,荣夫人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分,心里暗恼:她还真是毫不吝啬的往自己的身上按罪名呀!想此,荣夫人冷哼!看来他们窦家是准备和自家争到底了。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

    “窦夫人,我们这个女儿虽然是妾所生,可生母身份并不算低贱。虽然是庶女,可也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女儿,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按照嫡出女儿的养着的。”

    荣夫人说着,拉起身边少女的手,脸上满是慈爱道:“虽不是我亲身的,可我对这个女儿却很是看重,因为秉性极好,艺德各方面也都很拔尖,让人看了就不由的让人对她对几分疼爱!”

    荣夫人说完,看着窦夫人那满是讥讽的眼神,轻笑道:“唉!或许,在窦夫人看来我这样是没规矩,可我这个就是心软。只要不越了份儿,对那些好孩子总是忍不住疼爱几分。所以,我们家比不得窦夫人家,嫡庶分的那么清楚,待遇也分的那么清楚!见世子妃只带嫡女的出来,庶女却连门都不让出。”

    荣大人话落,窦夫人脸色铁青,这个该死的女人,自己是想给她按罪名,现在看来倒是成全了她,不但把她那个庶女给夸奖了一遍。还把自己给挖苦了一番。

    想想她往日那个嘴脸,再看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极端的对比呀!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这话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假。现在看老爷失势了,她也就褪去那巴结的嘴脸,开始对踩自己了!这无耻的样子就是她的真面目吧!

    “容夫人说的倒是好听。不过,说到底你们家就是嫡庶不分!”窦夫人不示弱的反击过去,别有含义道:“你说,如你这样的思想教育出来的孩子。一定对规矩,对身份认识的不清不楚的。这样的孩子在自己家还好,可要是到了婆家也如在娘家一样,那该如何是好呀!”

    “如果是给人家做妻,那家里还不得给搞的一团乱呀!荣夫人,这后院要是乱了,女子就是再贤惠那也是给男人添乱,让男人的脸上抹黑,说不定还会拖累的自己男人的事业不顺畅。”

    “如果是做妾的话,那就更加要不得了,如此不懂分寸,一定会侍宠陈娇,就是越过主母在她们的心里,也是里理所当然的吧!毕竟,你们就是这么教育的呀!只要做的好,身份都是其次的嘛!”

    窦夫人说着,眼里满是嘲弄的笑意,“荣夫人,没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我善意提醒你一句,回去还是先把规矩给给整顿一下再说吧!”

    荣林夫人听了,眼神微眯,把她荣家的女儿说的做妻,做妾都不合适。窦夫人她这心可真是够恶毒的呀!不过,她以为她这么说,自己就没话说了吗?想堵住自己的嘴吗?她还真是太小看自己了…

    “窦夫人你这话说的可就有些太过武断了,我刚才已经说了只要不逾过那道线,我们家是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孩子的。我可是从来没说过,嫡庶不分呀!包是不会那么教养她们。我们荣家是以仁善之心治家。所以,从我荣家出来的孩子,对人那是觉得真诚,良善。而且,受人家一分好,同样更知道感恩!”

    “所以,你说的那些绝对不会发生,更是没影的事儿。”荣夫人轻笑道:“倒是,窦夫人在这陵城那是出了名的规矩严谨之人。看你家如玉小姐就知道,这么小的年纪可那做派,那威严,一般人家的小姐那是绝对比不上的。”

    听着荣夫人忽然的夸赞,窦夫人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眉头亦是紧紧得到皱了起来。

    “我看你家如玉小姐和窦夫人一样,以后如果成婚了,那一定是个严厉的主母。而且,你们家规矩严谨,最讲究的那就是门当户对。一般的人家你们怕是看不上眼吧!这一点儿跟我们还真是不同,我们家只要男方性格好,对我们家女儿好,我们是不讲究那么多的。”

    荣夫人说着抿嘴一笑,“像刚才窦夫人说我荣家的女儿做妾如何,我也不觉得生气。只要当家的主母觉得我们女儿有用,合心意,我们也很愿意让女儿为主母出份儿力的。”

    “窦夫人肯定觉得我说这话是没规矩吧!毕竟你们可是从来没想过让自家的女儿做妾的。你们从小教你们家小姐的,就是如何成为一个好的主母。”

    荣夫人说着,笑道:“你们家的小姐,也是不适合做妾,窦夫人对她们的教导如何,在她们的心里那是生了根儿的。让她们做妾,向主母低头,她们可是受不了。而且,就她们那做派,那威势,一看就是主母,哪里也不是个妾室该有的呀!窦夫人你还真是有福气呀!女儿都是做正室的命!还是做高门正室的命…。”

    荣夫人一番话出,窦夫人脸色铁青,压根儿紧咬,手使劲儿的攥着手里的帕子,才能压抑自己不对着她的脸挥去。这个该死的贱人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来阴的。

    而窦如玉在听到荣夫人最后那句不阴不阳的话,眼里溢出泪花,脸色涨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差点儿掉下来。今日她就是眼巴巴的送上门来给人做妾的,求着人家收了她的。荣夫人这话对她来说,那是极致的讽刺,让人心肝疼的嘲讽。

    窦如玉不明白,一夕之间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她一个本是陵城最高贵的小姐,人人巴结,万人仰慕的对象,可现在却低贱到要为了一个妾室的位置,在这里费尽心机。而且,还要和一个低贱的庶女来争。这实在是太讽刺了,她真是无法接受…。

    看着窦如玉那青红交错的面容,荣乐眼里却是温柔一片,心里更是盈满志在必得决心。无论是顾军师的妻,还是夏侯世子的妾,对于她来说都是命运的转折。

    而她也和这位高贵的知府大小姐不同,窦如玉或许觉得这是屈辱,可对她却是一个机会。她不需要什么自尊,她只要有好日子过,她只要脱离荣家那个令人憋屈的地方…。

    念陌听着窦夫人和荣夫人的话,虽然其中她们说的她不能全部明白,可她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她们在相互围攻,相互诋毁,在相互抹黑对方。

    而窦如玉和荣乐,两人虽然一言不发保持矜持,可偶尔抬眸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的眼里藏了太多的东西。窦如玉的不甘,委屈,耻辱。荣乐的贪婪,**。两人和她们的母亲一样,没有一丝单纯的地方。

    虽然没接触过,可念陌从她们的眼睛里却很确切的感觉出,她们比不上主子喜欢的那个女子,她们的内心太复杂,没有她的来的纯粹。

    或许,就如主子说的她们的内心是肮脏的,如她们的这样的人还妄想和世子妃争丈夫,更想利用世子妃来达到她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无法饶恕的。

    想此,念陌遂然起身。

    念陌的举动,让所有的人心里一禀,包括相互诋毁的窦夫人和荣夫人,还有那些默默看笑话的人。同时抬头看着念陌,心里惊疑不定。

    念陌起身,静静的看着她们,眼神清明透亮,却带着一抹冷色,看着窦夫,淡漠道:“窦夫人,窦小姐。”

    两人听言,赶紧起身,窦夫人压抑着心里的怒火,窦如玉压制着心里的屈辱,两人恭敬道:“世子妃。”

    “顾军师没有成亲,可是他已经有了心上人,还是一个跟你女儿完全不一样的人。她是真心的喜欢顾军师,她从来不曾因为他是一个军师,就对他有一丝嫌弃的意思!包没想过要利用她。所以,窦小姐就不要委屈,屈就高贵的自己去下嫁一个,在你们眼中是下人的人了。”

    “至于,夏侯世子他对别有居心的女人更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你们也不要想着,委屈自己的女儿去伯爵府做那样妾室了!包不要想着,用自己那了不得的手段和世子妃争个高低了,你们不配。”

    念陌一席话说完,窦夫人差点儿晕过去,窦如玉更是羞愤至死。只是窦夫人在惊怒的同时,更加的惊骇,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自家的打算她都知道吗?都清楚吗?这…这太可怕了…

    念陌不看窦夫人,窦如玉那变幻不定的面容,转眸看向荣夫人和荣乐儿,淡漠道:“荣夫人,你和窦夫人的想法差不多吧!那么,刚才的话我就不需要再重复一遍了!至于荣小姐,你想抓住他人往上爬可以,只是你却找错了人!他们不是你可利用的人,也不喜欢被人利用。所以,就此打消这个念头吧!”

    念陌话出,荣夫人的眼里满是懊恼,该死的!都是窦夫人那个贱人惹得祸,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较真。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都还没做,就被人给先一步给揭了老底了。没吃到羊肉还惹得一身骚。

    荣乐心里满是寒冰,牙关紧闭咬,眼里满是挫败!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这太残忍了…

    念陌说完看着她们,淡淡道:“荣夫人和窦夫人你们两人,互揭段短处的话或许还没说完吧!不过,我不想听了,你们各自回家继续吧!凌菲,送客!”

    “是,世子妃!”凌菲领命,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几位夫人请吧!”

    “世子妃,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做,更是什么都不曾说过,对你亦是没有半点儿不敬。可你就这样随意的在我们的身上强加罪名,是不是太过分了,也太不应该了?”窦夫人起身,脸上满是羞恼道。

    “世子妃,我们是真的没那么想过。也不敢打那样的注意!世子妃怕是误会什么了吧!”荣夫人这个时候也随着附和道。

    念陌听了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眼眸更加的冰冷,“是不是你们清楚?既然是那么想的,也打算那么做,现在又何必违心推脱,还把一切都推到人家的身上呢?”

    念陌说完,不再看她们一眼转身离开。

    在场的人脸上神色不定,凌菲站在她们面前,面色冷硬的看着她们,世子妃或许会遭遇危险,可她们却在这里不遗余力的算计世子妃,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今日你们是怀着什么目的来的,各自心里清楚就好。世子妃和世子爷不会追究。不过,同时世子爷不希望听到任何一句关于世子妃的传言。”凌菲说着眼里溢出清晰的警告,“记住是任何一句。不要试图挑衅,也不要心存侥幸,以为做了就没人知道,这种想法最好不要有,懂吗?”

    听了凌菲的话,在场的夫人,小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这是有人心里存了见不得人的想法,而夏侯世子和世子妃早就已经知道了,这是摆了一个鸿门宴给她们呀!在她们使出幺蛾子之前,就利索的斩断了,呵呵…还真是有趣呀!看来某些人是马失前蹄了。

    此时一行,让陵城那些安分的更加的安分了,看到世子妃犀利的样子,她们对世子妃少了一些好奇,多了一些敬畏,忌惮。而那些不安分的也彻底的安分了下来。

    窦夫人回去就病了,窦如玉更是窝在自己的院子再不外出。而荣夫人回去诚诚恳恳的向荣林请了罪,然,大部分都在说窦夫人挑衅的一事儿。荣乐回去后背两个嫡女彻底的羞辱了一番,被同时庶女的小姐大大的嘲讽了一番。

    窦文涛,荣林曾经在事后,前去庄子里向夏侯世子请罪,可却被拒之门外了。

    此事传到南宫凌那些眼线,暗位的耳里。他们在惊奇的同时,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主子早就说过那个世子妃是个厉害的。出现这样的结果你也在预料之中。而且,对于这些他们也不是太在意,他们只要把人看好了就成。

    在他们感到一切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的时候。

    五天后的一封密函却是彻底把他们给震晕了。

    而内容几乎相同的信函,夏侯玦弈却在第四天就已经收到了。

    房里,夏侯玦弈看着手里简短的字条,看着上面的丑丑的三个字,‘已到,安。’狭长的眼眸里是深深的思念,用手描绘着那上面的一笔一划,心里止不住埋怨,这个坏心眼的丫头,她就不能多写几个字吗?连一个想字都没有,真是该罚…。

    夏侯玦弈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个丫头不会是还在不高兴吧?还说他小心眼,她才小心眼吧!她难道不知道他很想她吗?夏侯玦弈叹气,才三天,丫头才不在他身边三天,可他却感觉有一辈子那么长了。那深入骨髓的思念,是如此的难捱…。

    麒一站在夏侯玦弈的身边,看着他的神色,叹息:主子一定很想世子妃吧!就是他,也感到世子妃离开后,心里很不适应觉得很不是滋味,就更别提主子了。

    看着现在的主子,想想往昔,麒一不由唏嘘,谁能想的到有朝一日主子也会对一个女人爱之入骨呢!

    “麒一。”

    “主子。”

    “你说那个丫头现在在做什么呢?”

    麒一听了,不假思索的回应道:“世子妃坐不得马车,这次赶路这么急她一定累坏了,一定在休息,说不定还会抱怨主子几句。”麒一说着顿了一下,道:“或者,已经开始策划接应主子,为让主子安全脱困在想办法了。”

    闻言,夏侯玦弈转眸看了一眼麒一,“你倒是了解你家世子妃。”

    “属下曾经跟在世子妃身边一年多,属下清楚世子妃的个性,她绝对不会让主子独自面对那些危险的。她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主子脱困的…。”

    夏侯玦弈听了嘴角溢出无奈的笑意,而,眉眼间却满是宠溺之色,“是呀!那个丫头从来就不听我的话,就算我交代让她不要参与那种危险中,她也不会听我的…。”

    “主子,世子妃曾说过,就算她什么都不做潜在的危险依然存在。既然如此,那她就做大点儿,让京城更乱些,那样对主子更加有利。”

    “那个丫头这样说过?”夏侯玦弈的眉头皱了起来。

    听夏侯玦弈口气不对,麒一怔了一下,“是…是。”说完忐忑道:“世子妃没对主子说过吗?”

    “没有…”夏侯玦弈咬牙:“那个该死的丫头,她真是…。真是…太不让人安心了。她给本世子等着,回去我一定,一定要好好罚她,那个坏丫头。”

    麒肆听了低头,主子这话说的还真是一点儿力道都没有。

    “麒一。”

    “主子。”

    “那些棋子可都确定了?”

    “回主子都确定了。”

    “是吗?丫头已经平安了,那,本世子也该回报他们点儿什么了。”

    夏侯玦弈话出,麒一抬眸,眼里闪过嗜血之色,是呀!现在他们已经不需要顾忌太多了!也该轮到主子出手了。

    京城

    顾清苑从陵城回到京城后,并没有直接回去伯爵府,而是先去了夏侯玦弈在京城外的暗庄。四天的路程,缩成了两天半,再加上眩晕之症,让顾清苑的身体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回到暗庄后,给夏侯玦弈写了一封平安信。然后,吩咐麒一向影卫了解一下京城的情况就倒下了。

    慕容烨看顾清苑那样,心里满是心疼,可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守着。

    整整昏睡了一个下午,晚上只是简单的吃了点儿饭,就继续睡下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精神才算恢复过来。

    简单的吃过早餐,喝了慕容烨特别炖的补药。顾清苑叫来麒肆开始询问京城的情况。

    “世子妃,现在京城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顾清苑闻言,抬眸看着麒肆紧皱的眉头,紧绷的神色。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某些人一定会趁着夏侯玦弈离开的时候,抓住时机做些什么,这些夏侯玦和她早就预料到了!麒肆应该也有心里准备吧!

    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表情。难道,形势比他们预料的更加严峻。

    “到了哪一步?”

    “宫里,伯爵府都已经被掌控。”

    麒肆话出,顾清苑眉心一跳,“详细说明。”

    “是。”麒肆简单而迅速回禀道:“在主子离开后的第二个月,老侯爷身体出现不适,诊治后没有好转还逐步加重。驸马,大公主每次前去探视,可看老侯爷身体越发不好,他们心里太过担忧就在伯爵府住下了。”

    顾清苑听了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老侯爷如果是真的病了还好,可如果不是,一切都是有心人有意为之。那,某些人可真是无法饶恕。

    “宫里又发生了什么变动?”

    “宫里多了一位贵妃娘娘,而且,不是从其他妃位上晋升上去的。而是,刚进宫就被提到了贵妃的位置。”

    “这晋升的速度在皓月皇宫可称的上传奇了吧!”

    “很传奇。”

    “来历可清楚了?”

    “这位贵妃娘娘,是皇后的母亲在寺院上香时,在路上很偶然救到的一个落难女子。身世据说很是可怜,然后就被心慈良善的赵老夫人给带回了京城。而后,又因特别的喜爱就带她,到宫里给皇后娘娘看看。继而,很是巧合且理所当然的被皇上看到了。据说皇上的反应当时是惊为天神人。至于后来的发展就很是顺理成章了。这位身世坎坷的小姐,再次得到了皇上的宠爱,且一跃成为了皓月的贵妃娘娘。”

    听着麒肆那包含讽刺的话语,顾清苑问道:“真实的身份可查探到了?”

    “查探到了和她说的完全相符,没有任何异样。”

    “没有异样,可却是最大的异样。看来她的一切早就被人给安排好了。”

    “属下也有同样的感觉,而且,自从她出现后,大皇子也已经开始接触朝政了,且很完美的解决了几个令人困扰的问题。现在是颇得朝堂官员的拥护。”

    顾清苑听了所有所思,“看来这位贵妃娘娘魅力很大呀!”说着有些疑惑道:“不过,从选秀的年数来看,皇上不是那种特别眷宠美色的人。那么为何却对这位女子如此的特别呢?难道真的已经美到迷人心魂的地步了?还是有别的特殊之处呢?”

    麒肆听了也觉得很是不解。难道皇上中了什么迷幻类的药物吗?不过,如果是中了药一定会被人发现异样的。而,宫里也有主子的人,如果有异常他们一定会报备的。可他们却没什么反应,难道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吗?麒肆不能相信,他直觉感到有问题。

    不过,那对于那些暗卫的忠诚度倒是丝毫不怀疑。他现在担心的是,皇宫是否已经全部被大皇子给掌控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世子妃现在怎么办?”

    “皇宫的事情先暂缓,你去把影卫统领找来。”

    “是,世子妃。”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