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0章 协议

嫡女风华 第250章 协议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250章

    大皇子府,书房

    南宫凌看着神色激动,连礼仪都顾不得飞身来到自己面前的飞虎,凝眉,“发生什么事儿了?如此匆忙?”

    “主子,夏侯玦弈的尸体找到了。”飞虎声音带着满满的激昂道。

    南宫凌闻言,瞬时起身,眼里迸发极致灼亮之光,面色却很是紧绷,“确定吗?”

    “龙影已经把尸体送入皇宫了,皇上已经召见了顾清苑和老侯爷让他们进宫确认。”飞虎脸上带着满满的激动道:“不过,属下看来龙影既然带进宫去,十有**就不会错了。”

    “他的暗卫被我们的人阻劫,耽误了去陵城的时间。而军队也晚了一步。大元千名暗卫围剿夏侯玦弈他们几个人,他如何会不死,属下确信他一定死了,不会错的。”

    南宫凌听了脸上扬起笑意,呢喃道:“如果是,那就再好不过了。”

    “主子可要进宫去看看?”

    谁知南宫凌听了,出乎飞虎意料的摇了摇头,“夏侯玦弈的尸体找到,父皇一定很伤心。帝王心情不好之下,心气儿肯定也不会太好。本殿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省的让父皇不喜。”南宫凌淡淡道:“等顾清苑他们回来,本殿去探望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殿下英明。”

    听着飞虎的恭维,南宫凌神色淡淡,“京城的这些臣子可都安分?”

    “开始有几个特别不安分的,不过,现在都已经老实了。”

    南宫凌听了轻笑,“果然都不愧是皓月的老臣,总是那么识时务。”

    “他们还不算太笨,认得清以后的主子是那个。”飞虎应道。

    听到‘主子’儿子,南宫凌脸上笑意渐浓,眼里满是志在必得的肯定。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他的。谁也改变不了。

    皇宫

    皇后听了宫人的禀报,脸上扬起笑意,优雅闲适的躺在软榻上,轻笑道:“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呀!本宫还正为难着,让顾清苑陪葬,如何要让皇上先相信夏侯玦弈已经死了,才好理所当然的提出这个好的建议。现在好了,一切都顺了。”

    一边的张嬷嬷听了,笑着应道:“娘娘,这就是顾清苑的命!而娘娘现在有上天庇佑,定会一顺百顺,万事如愿的。”

    皇后听了笑开来,现在夏侯玦弈死了,她最大的心病算是去掉了。其他的人都已不足为惧了。事情已成定局了,该是她的最终还是属于她的。

    “张嬷嬷。”

    “娘娘。”

    “最近容贵妃对皇上照顾的可还用心?”

    “回娘娘话,贵妃每日都亲自给皇上炖汤,端药,并每日不忘为皇上召来太医诊脉搏,照顾的很好。”

    皇后听了点头,“如此就好,有她在本宫可真是省心了不少。不过,他如此用心,如果本宫什么都不做的话,好像有些不合适呀!”

    听着皇后那清清淡淡的语调,张嬷嬷眼里闪过什么,看来有人要倒霉了。果然,张嬷嬷念头刚起,就听到皇后言道:“最近昭和宫那位在做什么?”

    “除了来给娘娘请安外,其余的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寝殿,足不外出,安分,规矩的很。”

    “和以前那嚣张的样子,还真的是极大的转变呀!只是,现在规矩了她不觉得晚了点儿嘛!以前那得志时,在本宫面前那志得气昂的样子,本宫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呀!现在,轮到本宫了,怎么也得对她会敬一二,才是礼尚往来之道,你说呢?张嬷嬷。”

    “娘娘说的是,这是应该的。”张嬷嬷轻笑回应,心里暗道:不知道是皇后是准备直接废了她,还是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折磨她。

    “张嬷嬷,本宫听说,在民间如果家里有人被病缠身了,就会在家里办点儿喜事儿,好去去晦气,这样病人早点儿好起来,可有这么一说。”

    “回娘娘是有这么一说。在民间这叫冲喜,大部分都是给家里的病人,找了八字好的女子过来,冲冲晦气。”张嬷嬷说着,想着眼下的情况,赶紧道:“不过,最要的就如娘娘刚才说的,就是要半点儿喜事事儿,至于用什么方式那并不重要,主要是喜庆就好。”

    皇后听了看了张嬷嬷一眼,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她倒是清楚的很了。

    “既然是喜事儿就行。那么,为了皇上的龙体着想,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要该试着办一场才是。”

    “娘娘说的是。”

    “你感觉这个宫里那个合适呢?”

    “看年龄的话,五皇子和二公主最为合适。”

    “不是说一般都是女子嘛!本宫觉得最好是二公主能出嫁最好。”

    张嬷嬷听了点头,心里也很明白,皇后为何会更中意让二公主现出嫁。毕竟,女子更好拿捏,无论多了不起的女人,一旦嫁人,好坏都要听人家的了。只要留着二公主的命,其他可以随意的虐。

    然,此法对五皇子就行不通了,就算是给他找个不如意的女人,对他也不存在太大的意义,那个女人也不敢爬到他的头上去。

    这应该就是皇后选择二公主的原因吧!

    “本宫记得,早些日子有不少和韦贵妃走的紧的官家夫人。你去斟选一下,看看那个适合我们的二公主,好好选不要委屈了二公主。”

    “是,老奴明白,一定给二公主选一个合适的。”

    “嗯!”

    在皇后和张嬷嬷对话刚落下,一个宫女匆忙走进来,看到这个宫女,皇后的眼睛眯了一下。

    张嬷嬷也有些神色不定,容贵妃的身边的宫女,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起来吧!”

    “谢娘娘。”

    “本宫不是说过,有事儿让其他人过来通传,你不要随意的跑来见本宫吗?”

    “娘娘的吩咐,奴婢谨记。只是这此的事情非同小可,奴婢担心中间出什么叉子,就擅自做主自己过来给娘娘禀报了,请皇后赎罪。”

    “什么事儿如此大惊小敝的?”

    “今日,龙卫把夏侯世子的尸体送到了皇上的寝宫。而皇上当时就把贵妃给支了出去。离开的时候,奴婢听到皇上下令,让人把伯爵府老侯爷和顾清苑两人带来,确认夏侯玦弈的尸体。”

    “当听到这个消息,奴婢为了早一点儿得到确切的消息,好向娘娘禀报,就让贵妃炖了些补药。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和贵妃一起去了皇上的寝殿。”奴婢说着抬头,看着皇后紧声道:“而在寝殿外,奴婢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什么消息?”

    “顾清苑有身孕了。”

    宫女话出,张嬷嬷猛然抬头,眼眸睁大。皇后亦猛然起身,沉声道:“你说什么?顾亲清苑有身孕了?”

    “是的娘娘。”

    “你听的可清楚?”“奴婢听的很清楚。而且,期间奴婢也担心弄错了,就在门口稍等了一下,心里想既然是有了身孕就一定会宣召御医的。果然,不久奴婢就等到太医院的程太医从寝殿走了出来。”

    “奴婢就让贵妃,打着关心皇上的名义,上去询问了一句。而从他口中已经得到肯定的答案,顾清苑确实是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

    宫女说完,皇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张嬷嬷此时也感觉唏嘘不已,顾清苑竟然怀孕了!还在这个时候才爆发出来,这可真是巧呀!…。巧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夏侯玦弈死,伯爵府换名,皇后刚欲让顾清苑为夏侯玦弈陪葬的档口,她有身孕的消息出来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张嬷嬷是如何也无法相信。

    一个女子的身体,别人不清楚,可她自己却是在清楚不过的了。有了身孕她自己会不知道吗?她一定知道,只是特意的隐瞒了起来吧!

    只是,如果你说她是故意隐瞒起来的,恐怕很多人都不相信吧!毕竟,可是她让伯爵府换名的,是她舍弃了伯爵府的爵位。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明知道肚子了有了继承人,就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弃,那泼天的富贵吧!

    现在夏侯玦弈死了,皇上最是伤心的时候,知道了她有身孕,在爱屋及乌的情况下,皇上一定会把这个孩子给保护起来,皇后和大公主再下手,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张嬷嬷想着,第一次觉得,顾清苑这个女子是真的很可怕呀,城府也是极深呀!

    如果在她回京之后马上就爆发出来,事情的发展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最起码,顾清苑她绝对不会活到现在。皇后和大公主有一千个,一万个方法可以除掉她。现在再动可就要冒极大的危险了。

    顾清苑她是一切都算计到了吗?还是…。还是说…。这宫里有她的眼线,才能在如此巧合的时间爆发出来…。如果是这样,顾清苑这个女人可就更加不能留下了。

    张嬷嬷现在想到的,和皇后现在所思虑的差不多,只是皇后对顾清苑又多了一层绝对的不容,夏侯玦弈的孩子。那是必须得死,必须得死…

    皇后沉默良久,看着眼前的宫女淡淡道:“本宫知道了,你现在下去吧!”

    “是,皇后。”

    宫女离开,皇后开口,“张嬷嬷。”

    “老奴在。”

    “你去大皇子府一趟,请大皇子进宫来,就说本宫有要事和他说。”

    “是娘娘。”

    ……

    顾清苑和老侯爷离开皇宫,回程的路上,老侯爷看着顾清苑神色很是复杂,眼里是满满的伤痛,还有一抹安慰,激动。

    看着老侯爷沉痛,又喜悦的表情,顾清苑很能理解老侯爷此时的心情。沉痛夏侯玦弈的离世,又欣喜于她有了夏侯玦弈的孩子,夏侯玦弈有了后。

    “清丫头,你现在有了孩子可不能太伤怀了,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知道吗?”老侯爷声音带着颤抖道。

    “嗯!我知道祖父,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顾清苑听话道。

    “好,好…”老侯爷看着顾清苑平静的样子,心里是满满的伤痛,如果是别的女子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承受不住了吧!就是他也撑得很辛苦,可她却坚持到现在还没倒下,这个孩子坚强的无法不让人心疼。

    现在,伯爵府的爵位虽然不在了。身边直接的危险算是降低了很多。可以后的路还很长,潜在的危险还是不少,她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孩子,让人如何能不挂心。

    而他已经老了,皇上的情况看着也很是不好,如此下去,谁能护着她呢?本以为嫁给玦弈她会安乐一生,可没想到最后却是要一生凄苦吗?上天对这孩子太不公平了…。

    顾清苑见老侯爷看着她时,伤心,沉痛,心疼的样子,心里盈出一抹暖意,“祖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相信!”

    “嗯!会好的,会好的,一定会…”老侯爷说着眼睛模糊,一个人要承受多少才是尽头…老天何其残忍,让玦弈这个时候离开,留下她一个承受这么多。

    “祖父,孙媳会好好的。倒是你,让麒肆尽快送你离开吧!”

    顾清苑话出,老侯爷的眼睛发胀,心口紧缩,抬眼看着顾清苑柔和的面容,低声道:“关于玦弈的一切,你都知道了吗?”

    “嗯!必于夫君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顾清苑点头,轻声道:“帝王心难测,祖父还是离开的好。”

    顾清苑的话里潜在的意思,老侯爷心里清楚的很。夏侯玦弈已经役了,而他这个知道太多秘密的人,也该跟着一起消失了。

    “祖父年纪大了,就是离开能活的日子也是很有限的了。对于我来说留下和离开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留下说不定能看到我的重孙出世,这对我来说,比离开多活几日更加划算。所以,我不想走。”老侯爷神色淡淡,眼里带着期盼道。

    顾清苑听了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明显带着不赞同,“祖父…。”

    “清丫头,你想的祖父都知道。只是祖父不想离开,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就这样离开。”老侯爷沉重道:“玦弈已经撇下你们母子先走了。我这个祖父如何能在你最难的时候,却故作看不见,就那样一走了之。清丫头,我们夏侯家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在最后还让你一个来独自担着。”

    听了老侯爷的话,顾清苑眼睛发酸,“祖父,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很多人欠了你。”

    老侯爷摇头,“能被帝王信任,作为臣子我很满足。还有玦弈,他在我身边近二十年,虽然在身份上,我说这些话是大不敬之言,可我心里,他就是我的孙儿,你就是我的孙媳,我护着你们没什么不应该的。”

    “所以,我不会离开的,一切就顺其自然的去吧!”

    看老侯爷心意已决,顾清苑没再开口,只是心中自有思量。

    ……

    回到府前,走下马上,顾清苑就看到已经等在门口的大公主。

    大公主看到她和老侯爷疾步的迎了过来,看着他们面色沉重,紧张,忐忑不安道:“侯爷,清儿,怎么样?那个不是玦吧!对不对?”

    看着大公主那害怕听到噩耗的表情,顾清苑没有说话,老侯爷开口,淡淡道:“回府再说吧!”

    “哦!是,是儿媳太过焦灼了。侯爷,清儿,你们一路也很累了,赶紧进府休息休息吧!”大公主赶紧道。

    进入府内,老侯爷看着顾清苑道:“你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不要管了。”

    “是!祖父,孙媳告退。”顾清苑应声,对大公主微微颔首,扶着凌韵的手,转身离开。

    顾清苑离开后,老侯爷看着大公主道:“走吧!我有话和你说。”

    “是,侯爷。”

    回到院中,顾清苑有些疲惫的在软榻上躺下。

    凌韵,麒肆站在两侧,静静的看着顾清苑,心里被主子已确实离世子的消息冲击着,对顾清苑更是极致的担心着。心里沉重的压抑,让人觉得呼吸都感觉痛苦。

    “麒肆,凌韵,你们先下去吧!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听了顾清苑的话,麒肆皱眉,凌韵眼里的担忧更重,“主子,你好好休息,奴婢绝对不会发出一点儿声音吵到你的。”

    看他们紧张,担忧的样子,顾清苑轻笑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傻事儿的,无需担心。”

    “主子...”

    “先出去吧!我想静一下,一会儿就好。”

    听着顾清苑脆弱,疲惫的语气,麒肆,凌韵无法拒绝,两人点头,轻步退了出去。

    两人离开,顾清苑慢慢闭上眼睛。手轻轻抚这小肮,眼角划过一滴泪珠,嘴角却扬起一抹放心的笑意,可恶的男人!

    皇宫

    南宫凌听完皇后的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沉声道:“此事可已经确定了吗?”

    “已经确定了,不会有错。”皇后脸色难看道:“要尽快的除掉她才是,不能再耽搁了。”

    看着皇后戒备的神色,南宫凌自然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点头道:“我知道了,此事我会安排。”

    “凌儿,此事可是要尽快。留着顾清苑太闹心了。”皇后沉冷道。

    “我自有安排。母后你完全没必要为这件事伤神。顾清苑她只是有了夏侯玦弈的孩子而已,这影响不了什么。”

    皇后听了很是不赞同道:“怎么会没有影响,你父皇可是看重的很,我听暗卫说,他把龙影都派去守护她了。”

    “母后,你太过紧张了,这样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你既然知道父皇把龙影派到了她的身边,那就证明,现在不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如果为了一个还未出生孩子,在这最后关头被父皇抓到什么把柄,而就此惹怒了他,那才是最致命的事情。”

    “母后,是大局重要,还是一个还在肚子里面的孩子重要,这应该很好分辨才是吧!”

    皇后听言,眉头皱起,如果没有大公主的那番话,皇后会觉得南宫凌的话很有道理。可现在,她不由想多了一分,这不会是南宫凌不想除掉顾清苑的拖词吧!

    看着皇后惊疑不定的样子,南宫凌的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却是不显分毫,神色淡淡道:“母后,顾清苑现在是只是怀了身孕而已,可这个孩子能不能生下来,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父皇恐怕无法等到他长大的那天了吧!”

    “现在一切马上就要落幕,我们已经胜券在握。此时没必要为了一个无为的孩子,在这个时候冒险让他坏了大局。”

    皇后听了叹了口气,“皇儿说的有道理,是我太焦灼了。不过,难道就真的要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孩子生下来吗?”

    “不,当然不会让她生下来。”南宫凌眼睛微眯,让那个女子孕育夏侯玦弈的孩子,他可是不太高兴。

    听南宫凌这话,看着他眼里的那抹不容,皇后心里松了一些。或许,大公主真的是想太多了吧!凌儿他是不可能对那样一个女子感兴趣的。

    ……

    中饭时,凌韵看着顾清苑努力吃饭的样子,觉得很是心酸,可也算是放下心来了。

    顾清苑吃着碗里的饭菜,开口道:“府里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感觉好像特别的安静。”

    “侯爷让大公主他们一家离开了,说他身体好多了,不需要她们在这里照应了。还把府里的下人遣散了很多,所以,府里一下子才会这么安静。”凌韵轻声回应道。

    顾清苑听了眼里满是感激,温暖,祖父这是在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吧!他放弃了自己离开保命的时间,选择在最后的时间守护这个孩子,他是真的很爱这个孩子吧!用最后的生命守护着一个和他完全没任何血缘的孩子,老侯爷的仁善,忠心,无法不让人动容。

    兰芝走进来,轻声禀报道:“小姐,五皇子来了,想见小姐。”

    顾清苑听了,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而后点头,“请五皇子进来吧!”

    顾清苑的回答,出乎兰芝的预料,她本以为小姐是绝对不会见的。不过,小姐的决定自然有一定理由的。

    “是,那奴婢请进来。”

    “嗯!”

    兰芝出去,片刻,南宫珉走了进来。看到正在用饭的顾清苑,脸上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还没吃饭吗?”

    “嗯!五皇子请坐。”顾清苑看着南宫珉没有起身行礼,如老朋友般,自然道:“不介意我继续用饭吧!”

    南宫珉坐下,摇头轻笑,“不介意,你尽量多用些,对孩子好。”

    听到南宫珉的话,凌韵眼眸沉了一下。顾清苑神色却是很平淡,这个五皇子消息灵通的让人忌惮,不过,也就是因为他消息够灵通,顾清苑才会知道大公主和皇后准备让他给夏侯玦弈陪葬的事情。

    也才会选择在今天这个日子把怀孕的事情给爆出来。所以,顾清苑还真是要谢谢他的消息。同时也有些好奇,他为何要卖这么一个人情给她。

    毕竟,看她现在的情况,她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没任何可利用价值,也完全无法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和回报的人。更何况,以往她和他的手足,亲戚之间那不算愉快的往事,甚至可说是算的上仇恨的过往了。

    如果说那南宫珉联合南宫凌想出掉她,她一点儿疑惑都不会有,可现在顾清苑无法不好奇,这位五皇子到底在想什么?在谋划什么了?

    顾清苑继续用着眼前的饭菜,看着南宫珉道:“五皇子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呵呵…从未敢想过吩咐,就是来看看你可还好?”

    顾清苑听着南宫珉那亲近的语气,眉头轻扬,淡淡道:“丈夫离世,肚有遗骨的女人,不会太好,不过还活着,谢谢五皇子的关心。”

    “看着你,我实在无法相信夏侯玦弈已经离开了。”

    “我和五皇子一样,同样不相信他已经离开了。”

    “夏侯玦弈还活着,我确信。”

    南宫珉肯定的话语出,顾清苑抬眸,静静的看着他,“这是我听到最动人的祝福。”

    “呵呵…。这不是祝福,而是事实。”

    “五皇子真会安慰人。”

    “不是我会安慰人,而是他本就活着。我的直觉一向最准。而且,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我的眼里比没有更加虚幻。”南宫珉说着,脸上笑意更加柔和,起身,走到顾清苑的身边,俯身,看着她幽黑如墨的眼眸,几不可闻道:“所以,我赌夏侯玦弈还活着。为此,我想以性命为赌注和你做个协议。”

    “协议?”

    “是,在夏侯玦弈出现以前,我会尽最大的力量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的平安。”

    “那你要什么?”

    “在夏侯玦弈回来后,留下韦贵妃,南宫夜和我,我们三人的性命。”

    听了南宫珉的话,顾清苑缓缓笑开,皇家之中,南宫珉是和夏侯玦弈最像的一个。有勇有谋的人或许会成为霸王,可有勇有谋,有敢于冒险的人,才会成为枭雄。

    -----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