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2章

嫡女风华 第252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2章

    大皇子府

    南宫凌在收到大元暗卫传来的信函不久,接着就收到了慕容昊的密函。其内容不出所料还是关于夏侯玦弈被大元某位皇子所杀事件。

    身为皇宫一员,南宫凌很深谙皇宫的生存之道和其中的谋算,还有身边那随时都存在的危机四伏之状。防备状,警惕中,谋算时,这些就是每天每时都要做的。稍有懈怠,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就会沦为其中的一抹魂。

    大元国,南宫凌虽然没去过,大元的皇宫他也没接触过。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那其中和皓月皇宫各个妃子,皇子之间,相差无几,层出不穷的明争暗斗,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阴暗弑杀,算计。

    看来慕容昊已经被人给盯上了,皇子身边的暗卫,虽然是自己的,是隐藏的,可在皇宫那个地方,是没有办法彻底隐藏,被隐秘的。慕容昊的暗卫忽然少了那么多,一定会被人给怀疑。

    看着手里的信函,南宫凌面色难看。只是让他们没预料到的是,这其中竟然有慕容烨的影子。如果只是其中的一个皇子,还好处理些。可慕容烨此人,看似温和毫无威胁性,其实,却是极难对付的一个人。

    不看其他,只看他是大元皇宫唯一仅存的王爷就能知道。一般新皇即为最先做的是除掉身边潜在的威胁。就如他无法容下南宫珉一样。

    大元皇上在继位之时,连和他是手足的皇子都消失了,可慕容烨这个和他异母的皇子却生存了下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无从得知,可从这却能看出慕容烨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之人,被他给盯上事情可真的变得有些棘手了,

    飞虎站在一边看着南宫凌沉重的神色,眉头亦是皱的紧紧的,“主子,大元太子是何态度?”

    南宫凌冷笑道:“他能如何?无外乎希望本殿担起来,以解他的燃眉之危。”

    “让主子都担起来,这不可能。”飞虎直接且理所当然,肯定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担的,夏侯玦弈是我皓月的人,他是怎么死的,等事情定了,还不是本殿一句话的事情嘛!”南宫凌的声音不知觉染上一抹胜券在握的自得。

    飞虎听了眉头瞬时松开,“主子说的是,夏侯玦弈被大元皇子所杀,最大的致命点儿也就是怕引起两国的暴动,慕容昊被认定挑动引起战争的罪人,而被大元所不容。可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了,那,一切也都相安无事了。”

    飞虎刚落,飞鹰忽然疾步走来,脸色很是凝重,“主子出事儿了。”

    飞鹰话出,南宫凌的眉头皱起,“何事儿?”

    “夏侯玦弈被大元某位皇子所杀事件,今日京城忽然有人议论开来。”

    此话出,飞虎大惊,“这么快?”飞虎说完,神色不定的看着南宫凌道:“主子有些不对劲儿,我们昨日才收到消息,怎么会今日就传到皓月了呢?如果不是有眼线在皓月,绝对不会这么快就能得知的。”

    飞虎说着忽然想到什么,沉声道:“难道大元也有眼线在皓月。这消息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吗?是为了针对主子吗?难道已经察觉到,主子和慕容太子之间暗中联手之事了吗?”

    飞虎说完,南宫凌直觉感觉不对,“如果是大元的人放出来的。那,能在皓月安插眼前,有这样能力的只能是大元皇宫的某个人。谋杀夏侯玦弈事件,他们最想利用的应该只是想拉下慕容昊罢了,绝对不会想引起大元和皓月的战争。毕竟,开战可是对谁都没好处。所以,本殿感觉应该不是大元的人所为。”

    飞虎听了心里定了些,“如果不是大元的人传出来的,那谁是从哪里传出的呢?”

    飞鹰此时开口道:“主子,关于夏侯玦弈被杀之事,属下听了感觉不是有人针对主子,而是在针对顾清苑。”

    “针对顾清苑?”南宫凌凝眉。

    飞虎亦是一愣。

    “是,京城之中有人说,夏侯玦弈之所以会被杀害,是因为大元的某位皇子在来皓月之时喜欢上了顾清苑。然,顾清苑却因为贪图伯爵府世子妃的位置,又迷恋夏侯玦弈俊美非凡的样貌,虚荣的心里作祟。所以明明已经对大元皇子相互表白的顾清苑,最后却因放不下夏侯玦弈。毅然的做出了背弃之事,狠心,决绝的把大元的皇子给踢开了。”

    “同时,顾清苑暗中还把一切都推到了夏侯玦弈的身上,对大元的皇子说,是因为夏侯玦弈不放她离开,她是不得已痴呆留下来的。”

    “因为,顾清苑的这些作为,让大元的皇子对夏侯玦弈含恨在心。继而在夏侯玦弈外出陵城的时候,就开始策划了谋杀之事,在夏侯玦弈回归京城的时候,才会决然的把他给暗杀了。”

    飞鹰说完,飞虎惊疑不定,“如果这么说的话,这真的完全是在针对顾清苑。贪慕虚荣,贪权富贵,背信弃义,朝三暮四,不贞不诚,祸害夫命,这是要顾清苑的命呀!”

    “这样传下去,顾清苑就是被侵猪笼,也让人觉得应该的。”飞鹰神色不定道。

    南宫凌听完眉头却是越皱越紧,沉声道:“大元的皇子来皓月的倒是有几个。可在顾清苑适嫁,又和夏侯玦弈牵扯的时间段,却只有慕容烨一个人皇子来到了皓月,这皓月的人基本都知道。如此,说是某位皇子杀了夏侯玦弈,几乎就是在明说,是慕容烨杀了夏侯玦弈。”

    南宫凌说着,面色沉了下来,飞虎,飞鹰心里亦是一沉。

    “如果这件事传到大元的话,传入慕容昊的耳中。你们说,他会产生什么样的联想呢?”

    “慕容昊一定会觉得,主子这是要过河拆桥,要摘清自己,把一切都推到他的身上去。”飞虎回应,面色凝重,“主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弄不好慕容昊很有能被激怒,反过来针对主子。”

    “主子,这样一来可就问题可就严重了,对我们很不利呀!”飞鹰沉声道。

    南宫凌眼里溢出阴冷之气,沉冷道:“飞鹰。”

    “主子。”

    “马上去查,这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多带些人过去,本殿要马上知道消息。”

    “是,主子。”飞鹰领命闪身消失在屋内。

    “殿下。”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

    飞虎听声,看向南宫凌,见他点头,才回应道:“进来。”

    小厮走进来,看着南宫凌恭敬俯身,“见过殿下。”

    “起来吧!”

    “是。”

    “何事?”

    “禀殿下,皇子妃刚出去了。”

    “去哪里了?”

    “去伯爵府了。”

    闻言,南宫凌眉头紧皱,“知道去做什么吗?”

    “听皇子妃院里的丫头说,是去恭贺顾清苑有喜而去的。”

    南宫凌听了眼睛微眯,静默片刻开口道:“本殿知道了,下去吧!”

    “是。”

    小厮退下,南宫凌吩咐道:“找人去看着。”

    “是,主子。”

    玦弈府

    顾清苑坐在次位上,看着眼前一众人,静默不语。恭贺自己有孕!消息传的真快,有心之人还真多。

    大皇子妃洪欣特别屈尊降贵的,组织了大家来恭贺她这个已什么都不是的妇人。而,因她身体不方便,大公主如主人般周到,热切的招呼着众客人。

    洪欣身为皇子妃身份高贵,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主位上。

    洪欣看着下首,眼里闪过沉冷。本以为今天来会看到一个悲苦,凄凉的顾清苑。可没行到,她和以往竟然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依然平和,淡然,恬静!看着让人大失所望的同时,心里也更加恼火!

    顾清苑她可真是够能冷情的,连夏侯玦弈的离世子都不能撼动她分分毫吗?

    “夏侯夫人,最近可还好吗?”洪欣轻笑道。

    “谢皇子妃关心,妾身觉得还好。”顾清苑缓声回应道。

    “嗯!那就好。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本妃还真是担心夏侯夫人会撑不住呢!现在看来,你比我们大家想的还要坚强呀!”洪欣淡笑道,然说出的话,让人听着总是有那么一股莫名的味道,像是讥讽般。

    洪欣话出,下面就有夫人符合道:“是呀!夏侯夫人看着真的很是不错呢!”说着略带惊奇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臣妇看着夏侯夫人比起以往还胖了不少呢!”

    夏侯玦弈亡,可她却胖了!就算是有孕,恐怕听着的人第一感觉的就是,她是如此的无情吧!讽刺的还真是不含蓄。顾清苑很是平静的分析着,感叹着。

    看来她们今天来就是为了落井下石而来的,也是为了揭她伤疤,给她伤口撒盐的吧!还真是有心了。

    “吴夫人,你可太会说笑了。才两个月的身孕,身子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的。我看夏侯夫人恐怕是胃口好,单纯的长了些肉罢了!”一位夫人笑容满面,很是热心的纠正道。

    吴夫人听了,好似很是吃惊道:“是吗?我还以为是因为有身孕才会胖了呢!毕竟,夏侯世子才刚过世,夏侯夫人她如何也不会…。”话说到一半儿,吴夫人好像意识到失言了,赶紧顿住,转头看着顾清苑歉疚道:“夏侯夫人抱歉,不小心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如此有心的不小心,表现的还真是不明显。

    顾清苑轻轻摇头,垂眸不语。或许,现在她只要表现她的无助和伤心就够了。不需要说太多,也不想说什么!

    看着顾清苑苦涩无依的恶样子,在坐的人不少会心的笑了。

    顾清苑身边的凌韵眼里闪过阴冷之色,她们这是在明目张胆的欺负世子妃吗?

    大公主看着顾清苑垂首恍惚的摸样,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却扬起一抹伤心,心痛的牵强笑意,叹了口气,看着众人道:“今天谢谢众位来探望清儿。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大家多包涵。”

    “公主说哪里话!我们来这里就是想来看看夏侯夫人,看到她比以往还好,我们这心呀!可算是安下来了!”一位夫人接应,叹息,感慨道:“不过,夏侯夫人真是令人佩服!这事儿要是搁在我身上,我说不定早就倒下了,说不定连随着一起去的想法都有了,哪里还会把自己养的这么胖胖的。”

    “呵呵…夏侯夫人本来就不是一般人。我们呀!只有仰望的份儿!可是比不了的。”

    “这倒是!”

    “要我说,还是如夏侯夫人这样的好。看她过的很好,夏侯世子泉下有知,也能安心了不是!”

    “是呀!还是这心宽,易忘的人好。要不然,想想曾经夏侯世子对夏侯夫人那疼如心尖的宠爱,就是我都觉得难以承受呀!”一位夫人说着不由拿起手边的帕子,按了按眼角,很是伤心的样子。

    “想想可不是,要说这京城之中谁最疼爱妻子,那可非夏侯世子莫属了呀!哎!现在夏侯世子没了,夏侯夫人能撑住真是不容易呀!”

    “可不是…”

    洪欣坐在主位上看着顾清苑垂首沉默的模样,端起手边的茶,轻抿了一口,遮住嘴角上扬的弧度。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顾清苑神色间是满满的沉痛,可眼底却是静怡一片。如果只是想用这些话来打击她。想看她痛哭流涕的样子,那么,她们还真是要失望了。

    大公主看着顾清苑安静的样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这些人来到了这里,要做的就是说这些无用的废话吗?如果是,她还真是要失望了。顾清苑此人,可不是这些闲言碎语就能被打倒的。

    顾清苑听着,觉得她们该说的也差不多,她也差不多听够了。是该离开了。想此,顾清苑起身!

    顾清苑的动作,让洪欣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眼睛微眯,想离开吗?她可不会同意,重头戏还没开始,她可不容她就此离开。

    顾清苑起身,刚欲张口。

    洪欣身边的一个嬷嬷就先一步开口道:“其实,要我说夏侯夫人能撑下来,不知道是否和老奴今天来时,听到的一个传言有关!”

    “传言?什么传言?”有人赶紧问道。

    嬷嬷听了惊讶道:“你们没听说吗?”

    “是和夏侯夫人有关的吗?如果是,我倒是听说了几句,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话?还该不该说?如此神秘…”

    “其实,也不是神秘,就是觉得说出来,担心夏侯夫人会不高兴。”

    顾清苑站在那里,看着挑眉,又要开始新一轮的你唱我和了吗?

    “哎呀!听说了什么还是赶紧说出来吧!如果是好的,正好让夏侯夫人高兴一下。如果是不好的,也好让夏侯夫人防备一下,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还是早知道的好。你说呢?夏侯夫人!”

    顾清苑听了,淡淡道:“刘夫人有心了,不过,我并是太想知道。”

    顾清苑直接的拒绝,让刘夫人的僵了一下,脸色也瞬时沉了下来,“看来,我的好心是被人给当成驴肝肺了。”

    “夏侯夫人你这样可是太不应该了,人家也是一片好意不是。是担心你才会如此的,你这样可是太不讲情面了。”

    “是呀!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呢!”

    “或许,我们今天一片好心过来探望,在人家的眼里却并不喜欢,说不定还以为我们是存心来找茬的呢!”

    “两位夫人,你们不要生气,我看夏侯夫人不想听。不是因为误解你们什么,而是因为她或许已经听说过了,所以才不像再听一遍。”那位声称听说了几句的夫人,莫测道:“毕竟那些话,对于夏侯夫人可不是什么好听之言呀!”

    “不是好听之言,这么说夏侯夫人是在心虚,还是在特意的回避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应该让大家知道。正好夏侯夫人在这里,也给她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不是。省的以后我们在外面听说了,还误会她什么。”

    “是呀!说吧!有些事情那是隐瞒不了,也是逃避不了的,早些知道的好。”

    “是吗?如此那我应各位夫人的要求,可就说了!”

    “说吧!说吧!”

    “其实,是这样的。今日来的时候,在路上忽然听到不少人在议论说…说夏侯公子之所以会丧命,都是夏侯夫人害的…”

    此话刚出,此起披伏的惊呼声随之而起。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清苑。

    大公主神色一顿,脸上满是惊骇,心里也不不由的惊骇不已。

    顾清苑挑眉,看来不是落井下石的,而是来讨伐自己的!

    “夏侯公子是夏侯夫人害死的?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赶紧说,这不清不楚的,听着我冷汗都出来了。”

    “我也是呀!妻子害死了自己的丈夫,这太可怕了。”

    “你们不要想的太可怕,其实在我看来,夏侯夫人应该也不是有心的吧!毕竟,当初面对那样的选择实在是太难了。”

    “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在一年多前,大元的某位皇子来到了皓月,而那个时候见到貌美如花的夏侯夫人,当时就心动了,然后就…。”

    飞鹰曾跟南宫凌禀报的话,这位夫人以添油加醋,无限扩大的转述了一遍。在她的口中简直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夏侯玦弈成了一个无比可怜,冤枉而被她虚荣所拖累,而丧命的无辜可怜之人。

    一个凄厉讲完,所有人看着顾清苑,眼里均是显而易见的,极致的不齿,嫌恶,唾弃。

    顾清苑在她们的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绝对难容之人,那憎恶的目光,就算是顾清苑这时被凌迟,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有的已经摸起了眼泪,为夏侯玦弈不值而哭泣!

    “顾清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不知廉耻到如此地步,这世间有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一种耻辱。”

    “是呀!敝不得夏侯公子死了,她还能过的如此之好。想来心里根本就没有人家吧!”

    “这还用说,一定是如此。”

    “像她这样的女人就是被侵猪笼都不为过。可她却还有脸活着。”

    “恬不知耻到如此程度,夏侯夫人当算是第一人。”

    “我看这样的女人还是早点让她消失的好。”

    “消失的好…”

    一众夫人说着,群情激奋,心情激动之下,不少人已经站起来,向顾清苑走来,谴责的目光中,带着某种阴沉。

    大公主看着手不由紧张的攥了起来,好戏终于开始了。

    洪欣也已经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等着精彩的一幕出现。

    凌韵挡在顾清苑的面前,森冷的看着她们,眼里满是戾气,阴沉道:“谁若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废了她。”

    凌韵话出,向前之人脚步顿了一下。然而,也就一瞬间,就继续向前,还出言讽刺道:“哎呀!一个丫头竟然也敢如此的嚣张,顾清苑教出来的丫头,果然不一样呀!”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主子都是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奴婢自然也是无法无天的啦!”

    “这样的奴婢就该马上发卖了。”

    “说的对!”

    麒肆从老侯爷的院中回来,看到就是这么一幕。刹那,眼里涌现杀气!面色沉冷,拍手,大声道:“来人!”

    出声瞬间,百名暗卫瞬间出现在顾清苑的身边,强悍,铁血的煞气,瞬时笼罩整个院子。气氛陡然一变。所有人的脸色遂然一变。大公主神色不定。洪欣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顾清苑历声道:“夏侯夫人这是要动手吗?”

    顾清苑淡漠的看着洪欣,淡淡道:“如果各位夫人想,本夫人亦完全不反对让暗卫和她们切磋一番。”

    “放肆,顾清苑你太大胆了。”

    “放肆?大胆?呵呵…以前有人经常这么说。而这也是我仅有的美德了!特别在这种性命堪忧,安危受到威胁时,我更是不介意让这些美德发挥更加彻底一些。”顾清苑轻笑,完全无惧无畏道。

    “顾清苑你…。”洪欣咬牙,心里涌现极致的愤怒,她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违抗自己,真是不知死活。

    奶娘看洪欣受气,一个箭步走到顾清苑身边,嘴里怒斥,“不知死活的贱人,竟然敢这么对皇子妃不敬!懊打!”说着,抬手就向着顾清苑的脸颊挥去。

    然,胳膊刚抬起来,人就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一只手抱着刚抬起的那只胳膊,猛然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所有人愣住,发生什么事儿了?洪欣怔住,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大公主眼睛微眯。

    凌韵拿剑的手顿住,眉头皱起!彼清苑挑眉,看了一眼凌韵刚出鞘的利剑!还未动手,怎么就倒下了呢!

    刚想,一个声音响起,顾清苑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各位夫人不是来探望夏侯夫人的吗?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呀!这,探视的方法怕是不合适吧!”南宫珉缓步走来,一脸温和的笑意,然,看着被围攻的女子,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看到南宫珉,大公主的眉头皱了起来。所有夫人和下人赶紧俯身,见礼,“臣夫见过五皇子。”

    南宫珉却好似没看到也没听到一样,抬脚走到顾清苑身边,看她无恙。才转头看向一边的洪欣,轻笑道:“皇嫂,这奴才当着你的面动手打人,你也不管教一下,可是不太好呀!传出去可是会影响你的贤德的名声呀!”

    洪欣看着南宫珉,面无表情道:“皇弟误会了,实在是夏侯夫人她…”

    洪欣的话还未说完,只见南宫珉忽然抬脚,对着倒在地上痛呼,呻吟的奶娘,猛然踢过去!

    一脚下去,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嚎叫,奶娘瞬时飞了出去,又水润落底,激起大片尘灰,空中还带着一抹血红飞溅四周。老婆子卷曲一团,哀嚎不见,只留几不可闻的呻吟。

    南宫珉忽然的举动,把所有的人都镇住了,同时心里惊疑不定,五皇子这是什么意思?是要给顾清苑撑腰吗?

    洪欣惊愣过后,脸上满是冷怒之色,“五皇弟,你这是何意?”

    南宫珉挑眉,无辜且单纯道:“替皇嫂教育奴才呀!皇嫂不高兴吗?”

    “五皇弟,你不问缘由,不明是非。就如此莽撞行事,实在是太过分了。”洪欣沉声道。

    “皇嫂是说我做错了吗?如果是,那我在此向皇嫂赔礼了。”说完不等洪欣回应,转头看向顾清苑,温和道:“夏侯夫人,本皇子看你脸色不是很好,还是进去休息一下吧!这里太乌烟瘴气了,对孩子影响可是不好。”

    顾清苑听言,颔首,恭敬道:“五皇子说的是,小民是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去吧!去休息吧!这里有你婶婶帮忙照应着,一定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南宫珉言辞温和,可却带着一股诛心的味道,看着大公主道:“刚才皇姑不久照应的很好吗?”

    “五皇子言过了,本宫不敢当。”大公主心里溢出冷色,面上却是丝毫不见任何异样。看来南宫珉是站在顾清苑这边的了,真是出人意料呀!

    洪欣看顾清苑就这样准备离开,如何能甘心,历声道:“顾清苑,你给本妃站住!”

    而顾清苑却是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去。

    洪欣看此,眼睛冒火,脸上染上戾气,“来人,把她给本妃拿下。”

    “是,皇妃。”几个护卫向着顾清苑冲去。

    麒肆费飞身来到顾清苑身边,沉声道:“杀!”

    一字出,暗卫动,人影晃动,手起剑扬,手落血色飞溅,连对决都无,连哀嚎都未有。再看,洪欣的几个护卫就已经倒在血泊中,人头两分家。

    如此血腥,残暴的情景,让那些用惯了阴招的夫人,脸色瞬间惨白,立时尖叫了起来。

    大公主看着心里亦是忍不住一禀,洪欣眼眸睁大,眼里满是惊骇之色,他们竟然敢,竟然敢把自己的人给杀了。他们竟然敢…

    顾清苑停下,转身,看着脸上满是震惊之色的众位夫人,扬眉,轻笑道:“麒肆!”

    “主子!”

    “如果在场的夫人有不满意的,谁若提出异议,就把她一并送走吧!”

    “是,主子,属下明白!”麒肆恭敬应声,手中长剑瞬时而出,冰冷,嗜血的亮光,让所有人都心里一颤!彼清苑她真是疯了!竟然敢如此毫不掩饰的,大肆杀人!

    心里惊惧,可有人却是偏偏不信那个邪,亦无法认忍受这样的憋屈,刚烈不屈的愤然站了出来,看着顾清苑怒吼道:“顾清苑,你真是太无法无天了,你害死了自己的丈夫,这个时候竟然还要杀了我们,你…。呃…。”

    叫器的话未说完,人遂然倒地,眼眸中还带着未消去的怒火,可气息却已全无。麒肆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长剑带着一抹血红。冰冷道:“不知死活!”

    麒肆这一举动,这次是真的把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竟然真的杀了,真的杀死了,不是在吓唬她们,是真的,是真的取性命…。

    血红的洗礼,让她们也开始明白,这不是梦,更不是虚幻,而是真的,她们真的可能随时没命…。彻底明白的刹那,刚还心存不信,不以为然的夫人们,脸色瞬时刷白,浑身发颤,有的已经承受不住瘫坐在地上了。

    看着那死去的人,洪欣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竟然杀死了她的娘家嫂嫂!

    “顾清苑你竟然敢…。”

    顾清苑抚着小肮,看着洪欣轻笑道:“皇子妃娘娘,如果你们想要我命。那么,我亦是完全不介意,亦一定会让你们和我一起共赴地狱!所以,以后在动手之前最好三思而后行。”

    “顾清苑你…。”

    南宫珉看着疾步走来的人,脸上扬起笑容,“大皇兄来了呀!”

    南宫珉话出,洪欣迅速转头,看到向这边走来的南宫凌眼睛大亮,心瞬时定了下来,那种无所依的感觉消失,整个里立时平静了下来,阴狠的看了一眼顾清苑,冷冷一笑,等下一定要她好看。

    所有的夫人看到南宫凌来了,眼里都盈出喜色,太好了!大皇子来了,她们不会死了!不会死了!看顾清苑在大皇子面前,还敢不敢嚣张!

    南宫凌走到宴会场,顿住脚步,看着眼前的情景。抬眸,看向顾清苑,看着她清冷,淡漠,波澜不惊的神色,眼眸微缩!

    洪欣站在那里,本以为南宫凌到来第一要做的就是先看她是否安好!然,让她没想到的是,他第一个看的竟然是顾清苑!

    此举,让洪欣脸色大变,刚才的惊惧,憋屈,再加上现在南宫凌此时的举动。洪欣再也忍不住,眼泪喷涌而出,呜咽道:“夫君,你真的就看不到我吗?”

    听到洪欣的声音,南宫凌抬眸,看着她委屈,屈辱的表情。南宫凌的眼里闪过杀气,传言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她!愚蠢之极的女人…。

    “殿下,刚才顾清苑那个贱人她要杀了我们,她…啊…。”

    “啊…。”

    一句告状的话未说完,人已被斩杀!而这次出手的人不是麒肆,而是南宫凌身边的飞虎!

    此举,让本已松了口气的夫人们,心再次提了起来,且更加的惊惧!惶恐!此时,她们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已经完全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为何都要护着顾清苑。五皇子如此,现在连大皇子也这样。这…。

    大公主此时也被镇住了!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洪欣嘴巴张大,眼泪停在眼眶里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凌,他在做什么?这是的当着自己的面护着顾清苑吗?他…。

    “飞虎!”

    “主子!”

    “把这些都给我带回去!”

    “是,主子!”飞虎领命,抬手,身边的护卫立刻上前,毫不迟疑的把那些怔愣中的夫人们带了出去。

    只是片刻,院子里便空了下来。亦更急的沉静。

    顾清苑看了一眼院子里剩下的几人,淡淡道:“麒肆!”

    “主子!”

    “送客!”

    “是!”

    听到顾清苑的话,南宫凌眼眸微眯。

    南宫珉很好脾气道:“夏侯夫人保重,在下告辞!”说完,对南宫凌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大公主什么也没说,无声离去!

    院中瞬时就剩下南宫凌,洪欣两个主子!

    南宫凌未看洪欣一眼,只是对着飞虎吩咐道:“把这里清理干净!”

    “是,主子!”

    洪欣闻言,眼里闪过恨意,嘴角扬起嘲讽的笑意,“殿下这是在给顾清苑收拾烂摊子吗?”

    对于那带着质问的话语,南宫凌就像是没听到似的,看飞虎行动,南宫凌转身离去!

    洪欣看南宫凌竟然无视自己至此,心口发颤,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抬脚向南宫凌身边跑去,靠近,伸手,拉住南宫凌的长袖。然,刚碰触到南宫凌的胳膊,人就被甩了出去。

    重重的甩在地上,洪欣有瞬间的眩晕。而恍惚间,好像看到了南宫凌沉冷,带着杀气的眼眸!

    抱歉未写到,大概还有三千字,写不完了!今天晚上我会赶出来,明天早上一早就能看到,求谅解!哎…。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