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9章

嫡女风华 第259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9章

    顾清苑听了麒肆的禀报,眼眸沉了下去,神色淡淡道:“人在哪里?”

    “或许,担心被拦,也怕主子拒见。所以,刚才在府门前就已经开始大肆的叫器着自己是主子的表姐,看样子是誓要进府。”麒肆神色冷凝道。

    顾清苑听了垂眸,夏紫曦脸上满是惶然,不安,脸色有些发白,心里砰砰直跳,夏紫曦手紧紧的攥着帕子,心里紧张到了极致,她虽然没和李雪接触过几次,可那仅有的几次见面,却已差不多让她了解李雪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自傲,自满,还有些不知道规矩,分寸,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可这是她真实的感觉。

    不过,她身份低下,李雪才会在她面前那么骄傲的,她也曾经毫不掩饰的表现了对她的轻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现在对皇后也敢如此的不敬,傲慢!

    竟然在大门外就开始叫嚷,李雪这明显是在胁迫皇后,如果皇后拒见,让外人看了可就显得皇后太没亲戚情谊了。李雪她真是…。

    “既然她想,那就如她所愿,让她进来吧!”顾清苑平淡道。

    然,那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夏紫曦心里一颤。

    “是,主子!”麒肆领命离开。

    顾清苑转头,看到夏紫曦惶恐不安的面容,眼里划过什么,“皇嫂,请喝茶!”

    “呃…好…谢皇后娘娘。”夏紫曦听话的拿起桌上的杯子,可手却是抑制不住的有些颤抖。她可真是不希望李雪在这里闹出什么事儿来。

    李家因为李雪几乎毁了一大半儿,夫君,公公,小叔也被她给拖累的在仕途上举步维艰。现在世子妃成了皇后,这是李家的转机,就算不能回复以往的繁盛,可最起码能保持平稳才是。可如果李雪再惹怒了皇后,那李家或许是真的要完了,夫君他到时候一定很伤心…。

    顾清苑看着夏紫曦变幻不定的神色,淡淡一笑。

    片刻,李雪带着一个丫头走了进来。装扮的一如既往的华丽,神色一如往日的自持高傲,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

    李雪走进来看到夏紫曦竟然也在,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不过,随即转移视线,做无视状态。转头看向那个坐在主位上的顾清苑。

    看着顾清苑和以往一样随意的装扮,淡然的神色,李雪的心里立时盈满阴霾,嘲讽,冷怒。她还是那么会装,在所有人的面前装作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很好说话的摸样,可在人后却是一个狠辣到了极致的冷血之人。装腔作势的样子,让她看着从心底里面感到厌恶。

    不过,现在她不想跟他计较那些。今日她也不是来挑衅她的,毕竟,她现在可是皇后,她就算是恨得要死,在明面上她也不会跟她对上,那对自己没好处。

    想此,李雪上前,对着顾清苑微微俯身,“给皇后请安!”

    看李雪见礼,顾清苑眼神微闪,嘴角溢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今日打算先礼后兵了吗?

    “李姨娘请起。”

    顾清苑话出,就看到李雪那力持平和的面容僵了一下,“谢皇后娘娘。”回应的声音中不快的语气清晰易见。

    看来还是没接受她那姨娘的身份,今日也不是带着什么求和的心情来了,而是,为了某个目的来的吧!

    “坐吧!”

    “谢谢表妹。”

    顾清苑开口,李雪好不推迟的坐下,客套回应,只是那称呼让凌韵,凌菲两人眼里闪过厉色。夏紫曦拿着杯子的手僵住。

    顾清苑却是神色淡淡,拿起桌上的点心放入口中,有些甜腻的味道,以前不喜欢,不过现在吃着感觉还不错。口味变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孩子喜欢吧!想着,眉眼间盈满柔和,这就是无声的沟通交流。

    李雪坐下看到顾清苑竟然悠然自得吃着点心,对于自己的到来完全不好奇,更无多大感觉的模样,嘴巴抿紧,眼底划过阴沉。看她那模样,往日所发生的事情,她是根本完全未放在心上。或许,在她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无关紧要,无所谓且完全不值得计较的人,犹如尘埃。这是绝对的无视,轻蔑。

    李雪想着咬牙,可恼的是自己却是被那些因为她而起的过往,折磨的不成人形,她在心里占有着最重的位置,虽然是因愤恨而存在的。可,她却是当自己不存在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加难堪的。

    “人家有身孕都是越来月丑,可表妹却是越来越漂亮了。”李雪扯动脸部僵硬的肌肉,扬起一抹笑容,可怎么看却都有一股似笑非笑的味道。

    “表姐过奖了。”顾清苑淡笑道。李雪今日准备唱哪出呢?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对她,顾清苑感到有些腻烦了!不想陪着她唱戏,也没那个兴致跟她一起逗趣。

    听到顾清苑叫自己表姐,李雪的眼里闪过一丝讥讽,听到自己夸赞一句,就心花怒放了吗?还真是肤浅的可以。不过,她以为她是真的在夸赞她吗?

    李雪在心里冷哼一声。脸上带着满满的笑容,道:“我听人家说,母亲变的漂亮,那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漂亮!而当凡是漂亮的,那都是女儿!”李雪说着顿了一下,眼睛紧紧的看着顾清苑,“表妹,看来,你将来一定会生一个很漂亮的女儿出来。”

    李雪话出,凌韵,凌菲,眼里瞬时盈满怒火,煞气,这个李雪真是该死的很。

    夏紫曦脸色瞬间变的灰白,李雪她真是来找茬的,她那话严重的说,就是带着某种恶意的诅咒。子嗣是何等重要的问题那个人不知道,特别是皇家,儿子更是保障地位的重要所在,可她竟然当着皇后的面说她怀的是女儿,李雪她…。她真是疯了!

    顾清苑听了眼帘微动,抬眸看着李雪那带着恶意,期待,还有莫名兴奋的眼眸。轻笑道:“借你吉言,愿我女儿能漂漂亮亮。”

    顾清苑话出,李雪咬牙!她还真是沉的住气。

    夏紫曦这个时候再也坐不住了,看向李雪,忍不住开口道:“雪儿妹妹,父亲和夫君昨日还在说好久没看到雪妹妹了,对你挂念的紧。我还想着要不要去二皇子府去看看妹妹,没想到现在这么巧就在这里遇上了。雪儿妹妹,不如跟我一起回李家一趟看看公公吧!”夏紫曦说着起身,“而且,皇后娘娘身体也有些不方便,我们也不能打搅的太久了!看皇后安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现在也该告辞了。”

    夏紫曦看向顾清苑,俯身,“娘娘,我们就先告辞了,等以后再来探望娘娘。”说完,就去拉李雪想带她离开。然,刚碰到李雪,就被李雪用力给推了出去。

    夏紫曦想到李雪会不高兴,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动手,一时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李雪给推到在地上,力道之大让夏紫曦感到吃痛,可隐忍着没敢发出声音,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跟在夏紫曦身边的丫头,惊呼一声,赶紧走到夏紫曦身边,低声,担心道:“少奶奶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夏紫曦忍着身上钝钝的痛意,摇头,“不用担心,我没事。”

    顾清苑看着眉头皱起,手里的点心放下。

    凌韵注意到顾清苑的神色,抬脚,走到夏紫曦的身边,把她扶起,“可还好吗?”

    “没事,没事儿。”夏紫曦整理了一下衣服,轻笑着回应道。

    李雪看着冷哼一声,恼火道:“我正在给皇后娘娘说话,你在哪里插什么嘴。果然是小户人家出来的,一点儿规矩都不懂,没规没矩的。真是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养你的。”

    李雪冷嗤。理所当然的训斥道:“夏紫曦你现在是李家的媳妇,可不是夏家的女儿。就你这样,的还不得把李家的脸给丢光了。李家怎么会找你这样的媳妇?真是倒霉!”

    李雪那尖酸刻薄的言辞,让夏紫曦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变得灰白,眼底漫过泪珠,却隐忍着没有让其滑落,只是声音有些颤抖道:“刚才是我有些莽撞了,请你见谅。”

    听到夏紫曦道歉,赔罪,李雪冷笑。

    “不过,我做错了是我的不对,可你不能就此谴责我的父母。他们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可也算是你的长辈,你这样实在是太不应该…。”

    夏紫曦的话未说完,就被李雪厉声打断,“怎么?你这是在教育我规矩吗?你…。”

    李雪说着看到顾清苑忽然起身,话语一顿。

    顾清苑看都未看她一眼,对着凌韵道:“我累了,送她们离开。”

    “是,主子!”凌韵应,面无表情的看着李雪道:“李姨娘,李大少奶奶请。”

    凌韵话出,夏紫曦脸上满是羞愧,“惊扰娘娘了,臣妇告退。”说完看了一眼李雪,希望她能离开。然,却是听到她不满的质问,“表妹这是在赶我们离开吗?”

    顾清苑听了没有说话,抬脚,缓步往外走去。

    李雪看此,迅速起身,抬腿挡在顾清苑的面前,然,还未靠近顾清苑就被凌菲给拦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李雪,“李姨娘,请止步。”

    李雪恼火,却没再上前,深吸一口气,挡在顾清苑面前,极力保持温和道:“表妹,刚才是我太激动了,你别生气。”

    顾清苑点头,淡淡的看着她,“不让开吗?”

    看着顾清苑不留情面的样子,李雪脸色阴沉下来,那极端的言辞再次吐出来,“表妹,做事儿不要太绝了,凡事留三分免得自己到时候后悔。”

    李雪这句话,顾清苑听的莫名想笑,一个把什么都做到了极致的人,跟她说什么不要做的太绝?李雪她把宽容待己,严以待人算是做的彻底。

    夏紫曦怔怔的站在一边,虽然她没跟顾清苑接触过,不过,看到她嘴角的那抹浅笑,夏紫曦莫名感到,她生气了!

    “李姨娘的教诲,我一定铭记于心。”顾清苑轻笑道。

    “李姨娘请离开!”凌菲沉声道。

    凌菲的话,只得到李雪一个冷眼,却完全没听入耳中。李雪看着顾清苑,也不再绕圈子,“表姐,今日我过来除了探望表妹,也是有件事想请表妹帮个小忙。”

    顾清苑听了挑眉,“帮忙吗?”

    “是。”李雪应声,理所当然道:“表妹,以前我们之间有过不少不愉快。可是,那都已经过去了,我承认我有不对的地方。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表妹也不能说全部都是对的。既然各有对错,那么到此都过去吧!”

    “而我们终归还是亲戚这是无法改变的,也没得为了那些过往让外人看了我们笑话不是,所以我们…。”

    顾清苑不想再听她那喋喋不休的废话,“李姨娘刚才说帮忙?是什么?”

    李雪直接了当的问话,让李雪顿了一下,心里有些埋怨她的不识趣。不过,她不愿听,自己还懒得说呢!

    “你现在是皇后了,那我这个表妹的身份也不能太过低微了,不然,岂不是让人家笑话你没能力吗?”李雪看着顾清苑,理直气壮道:“所以,为了你的颜面,给我提个份儿吧!”

    “提个份儿?”顾清苑挑眉。

    “我是你表姐,现在却被一个五品小辟的女儿压在头上,这很不合适。所以,你下个懿旨升我为王妃,让柳琳儿为妾吧!”李雪说完,看着顾清苑神色不定的样子,皱眉,“怎么?这么点儿小忙你都不愿意帮吗?”

    顾清苑看着李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不知道该形容她才好。她是否把自己受害者的形象想象的太深,已经进入幻想的空间了。觉得世间的人都对不起她?觉得人人都欠了她?觉得都该让着她,忍着她,顺着她?

    夏紫曦听完,觉得很是无语,更觉这要求真是无理到了极致,如果皇后真的下了这样的懿旨,那皇后在世人的眼里成什么人了?

    “李姨娘,二王妃并无过错,皇后娘娘下这样的懿旨很不合适,会遭人病备,非议,实在是…。”

    “走开,谁让你插嘴的。”李雪冷厉的看着夏紫曦,声音满是戾气道:“你是不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想做一辈子妾室你才高兴。那样你就觉得和我平等了吗?夏紫曦,为了你自己的私心,竟然说出那样的话来,你可真是恶毒。我大哥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吗?表面装着一副纯良贤德的模样,可背后却是一个如此毒辣之人,你真是会装。”

    “李雪,你真是太过分了!”夏紫曦气的浑身发颤,“做妾室那是谁逼着你去的吗?那是你自己非要去的,现在有什么资格来埋怨人?你可知道因为你,夫君和公公承受了多少?你现在还嫌不够吗?又来这里来闹腾皇后,你为何不想想,如果皇后下了这样的懿旨,会令她的威严受损,会…。”

    夏紫曦的话未说完,就被李雪忽然抬手的动作,给吓了一跳,要说的话顿了一下。

    李雪怒不可遏,抬手对着夏紫曦的脸狠狠的抽了过去,然,在即将要碰到夏紫曦的脸时被凌韵给拦了下来。

    凌韵握着李雪的手腕,眼里满是戾气。

    李雪手腕被凌韵握的生痛,痛呼,怒瞪凌韵,气恼道:“放手!”

    凌韵没说完,只是看着顾清苑,只要主子开口,她马上废了李雪。

    “李雪,要把最后的亲情也磨灭掉吗?”

    听到顾清苑的话,李雪脸色难看道:“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不该对夏紫曦动手吗?看到我这么对她,你不高兴了吗?”

    李雪说着冷笑道:“你以为她真的站在你这边,在帮着你吗?哼!她不过是想在利用我那番话,表现着自己的假好心,借此恭维你罢了!不过,是想从你这里得到好处罢了!皇后娘娘你连着都看不出来吗?”

    “你怎么不想想,你以前遇到困难的时候她怎么不来?现在看到你成为皇后,她马上就上门拜见了,这不是别有居心是什么?她不过是为了让你帮助李家恢复以前的繁盛,让她这个大少奶奶做的好有有面子,好做的风光。说不定连她的娘家也想跟着沾点儿光,做个高官,她也好摆脱她那小们小户的名头。”

    李雪满脸讥讽的看着夏紫曦那青白的脸色,冷笑道:“就这还有脸说我没资格,说我闹腾!夏紫曦你不但心思恶毒,脸皮也够厚的。”

    夏紫曦听着李雪那诛心的话,脚下微晃,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夫君那样正直,纯善的人,怎么会有李雪这样的妹妹呢!

    听着李雪那尖酸的话语,顾清苑神色淡淡,是非已不分,黑白已不明,无视一切亲情,血,现在都已经变冷了吧!

    “要做王妃吗?”

    顾清苑开口,李雪顿了一下,随机道,“是,我要做王妃。”

    “好!”

    顾清苑如此痛快的应下,让屋子里的几个人均是一惊,就是李雪也感到很是意外,不过,心愿达成,李雪心情很不错,顾清苑还算识相!

    “谢皇后娘娘成全。”

    “不过,先回答几个问题。”

    “皇后娘娘请说。”

    “想成为王妃的缘由是什么?除了为了我的颜面外,还有什么?”

    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尊贵和手里的权势。不过,这话李雪当然不会明说。

    “当然是为了想成为王爷的妻子,那样才能好好的照顾他!”

    听着李雪那大意的话,顾清苑古井无波的眼眸,闪过一丝异彩。“是吗?表姐对王爷可真是有心。”

    “身为妻子理当如此。”

    顾清苑听了点头,转眸看向凌菲,“凌菲。”

    “主子。”

    “我听说灵山有一个寺院很是灵验,只要心诚的人去求拜都会达成心愿,可有此事吗?”

    凌菲听了一时不明,不过,主子说了很灵,那就一定很灵。“是,确有此事!”

    “是吗?那就把王妃送去灵山吧!”

    顾清苑话出,屋里瞬时静寂下来。

    夏紫曦眼眸睁大,看着顾清苑波澜不起,仍然平和,淡然的面容,心里猛然跳了起来。

    李雪怔愣一下,瞬时跳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为何要让我去灵山,你安的是什么心?”

    “你对王爷如此有心,现在王爷双腿不适,应该很愿意为他去祈福才是!这应该是你的本分,也是你的心愿才是。既然是你的心愿,我今日就一并成全了,省的表姐你再跑一趟。”

    “顾清苑…。”

    “凌菲,马上去准备马上,立时送二王妃离开。”

    “是,主子。”

    “凌韵,一会儿派人去一趟王府,告诉二王爷,表姐去灵山为他去祈福了,请他不必担忧,也不必牵挂,等到他腿好的那天,表姐就会回来了。”

    “是,主子。”

    顾清苑风轻云淡的话落,夏紫曦怔怔的看着顾清苑,说不清现在心里是何感觉。她还是一样的温和,可初见时她温和如水,让人感到一种平易近人的平和;而现在她还是那样温和,可却如冰。让人不知觉的感到敬畏,胆颤,心惊!那身为皇后的威仪,气势,瞬时而出,让人感到压迫无法喘息,更不敢与之睥睨,对视。

    温文如水,实则狠戾如铁。一个女子如此,无法不让人惊心。

    “顾清苑你真狠,你果然冷血,我说你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原来你根本就没安好心,你这是想把我给驱逐,想让我惨死…”李雪怒吼道。

    “没有心的人,脑子倒是还在。”

    李雪听出顾清苑的嘲讽,咬牙,沉怒,威胁道:“顾清苑,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不然,对你没好处。”

    顾清苑听了,淡淡的看了李雪一眼,“送她离开!”

    “是,主子!”凌韵拉起李雪往外走去。

    “顾清苑,你敢这么对我,你和祁逸尘的丑事儿马上就会传遍整个京城,你一定没什么好下场的。”李雪被凌韵拖着叫器道。

    李雪话出,夏紫曦差点儿晕过去,李雪她真是在找死!

    凌韵的手瞬时掐在了李雪的脖颈上,脸上满是煞气,“你找死!”

    “死?哈哈哈哈,这算是心虚了要杀人灭口吗?”李雪仍然不知死活的叫器道:“我告诉你们,我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安排,只要我不能平安回到王府,马上就会有人散播这个消息。”

    顾清苑看着李雪那得意洋洋的样子,冷漠道:“你倒是深谋远虑。”

    “对你这样的狠辣之人,我自然要留一手。所以,如果你识相的话最好不要做对我不利,也对你自己没好处的事情。”李雪说完,铸锭的看着顾清苑,好似抓住了什么了不得的把柄,确信她一定不敢再对她如何一样,甚至还要求着她。

    谁知,顾清苑却只是淡淡道:“表姐费心安排了那么多,应该很想看看成效吧!而我也想听听我那所谓的丑事是什么,所以,表姐去灵山前给我送的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

    听了顾清苑的话,李雪脸上的得意之色僵住,瞪大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没想到她竟然不怕,没想到她竟然无所谓?

    “顾清苑你有没有脑子,你可知道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你皇后的宝座可就没了,连性命也会难保,皇上一定容不下你的?顾清苑…。”

    李雪的话未说完,一个温润却带着满满冷意的声音传来,“李雪,信口雌黄到如此地步已经够了。”

    声音起,屋里几人转头,就看到南宫珉儒雅的身影走了进来。

    南宫珉走进屋子,看着顾清苑清冷的面容,眼里划过一丝疼惜,不过却极快就消失无影,让人无从探究。继,转眸看向李雪,沉声道:“如果你说的那个散播之人,是一个叫玲儿的丫头的话。那,你恐怕无法如愿了。一个污蔑皇后的丫头,已经没有在这个世上存活的必要了。”

    李雪听了神色不定,心里却是一沉,“你杀了玲儿。”

    “不是杀了,而是大卸八块。不过,本皇子仁慈保留了她的头颅,以便李大小姐好辨认。很忠心的一个丫头,李大小姐要看看她吗?当然,你想跟她去做伴儿,本皇子也可以成全你。”南宫珉温和的话语,却带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之气。

    夏紫曦听着那嗜血的话语,心跳几乎停止跳动。

    顾清苑看了南宫珉一眼。南宫珉无害一笑,不着痕迹的跟顾清苑打了个眼色。

    看此,顾清苑叹了口气,无奈摇头,“凌韵,送她走!”

    “是,主子!”

    凌韵快速的拖着李雪往外走去。

    人离开,片刻,屋外便传来很多的诅咒声,“顾清苑你不得好死,你一定没有好…啊…。”话说到一半儿消音,只留下一声哀嚎,就再无声音。

    凌韵请安的声音响起,“奴婢见过皇上。”

    “下次,在听到这样的声音,你就失去了呆在她身边的资格,明白吗?”

    “是,奴婢明白!”

    南宫玦弈那清冷的声音传来,南宫珉眼神微闪,看着顾清苑道:“皇上回来了。”

    顾清苑点头,抬脚走了出去。南宫珉随后,夏紫曦有些颤颤巍巍的跟着后面一起走了出去。

    南宫玦弈看到南宫珉跟在顾清苑身边,狭长的双眸微眯。

    顾清苑走出去,看到跪在地上的凌韵,还有躺在地上的李雪时,眼里闪过什么。李雪双眼紧闭,可胸口的起伏让顾清苑知道,她还活着。南宫玦弈容许她活着吗?不,或许是不想她死的太容易吧!

    “臣弟见过皇上。”

    “臣…。臣妇叩见皇上。”

    “嗯!”南宫玦弈随意应了一声,越过他们直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见她还在看着李雪,沉声道:“我已饶过她一次,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所以,不要说让我不高兴的话。”

    闻言,顾清苑抬眸,“我什么也没说呀!”说完看到南宫玦弈手里,竟然拿着一个和他完全不搭配的糖葫芦,不由扬眉。恒儿拿着感觉很可爱,他拿着,感觉很滑稽!

    “给我的吗?”

    “你说呢?”

    “那就是给我的。”顾清苑接过,咬了一口,品了品味道,“没恒儿买的好吃。”

    “丫头…。”

    “不过,仔细的品尝,夫君买的味道更甜。”

    “哼!”南宫玦弈冷哼一声,拉着顾清苑略带凉意的小手,皱眉道:“不知道多穿件衣服吗?”

    “忙着迎接夫君,没来得及穿。”

    “在我的面前牙尖嘴利的,刚才被人说,怎么不会回击了。”

    “我就会窝里横,其他时候都是很没胆子的。不过,我不会吃亏的,夫君也知道你家娘子很聪明的。”

    “没出息!被人欺到门上了,还说自己聪明!”

    “夫君,我饿了!”

    南宫玦弈瞪眼,“怪不得越来越笨,都是吃的了。”

    “夫君,你现在连这都小气了。都嫌弃我吃饭多了。女儿,这就是你父亲,娘和你真是命苦!”顾清苑说着抚摸着肚子,垂首往屋里走去!

    “丫头…”

    南宫玦弈看着顾清苑的背影,眉头皱起,开口,“麒肆,把人带走!”说完,追着顾清苑的背影而去。

    “是。”麒肆领命,拉起李雪,闪身消失。

    南宫珉站在原地,看着南宫玦弈把那个女子拥入怀中,小意的说着什么,柔和的模样,哪里还有一丝遥不可及的清冷。

    夏紫曦低头站在那里,心里惊疑不定,夫妻还可以那样吗?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