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番外 苏醒之后

嫡女风华 番外 苏醒之后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番外苏醒之后

    顾清苑苏醒的消息,以风一样的速度迅速在整个皇宫散开来,正在御房和众臣谈论国事儿的太上皇和南宫珉,惊骇之后就是巨大的惊喜,包括众臣,及其宫里的奴才,第一感觉就是,老天开眼,皓月的劫数终于要过去了。

    御花园之中

    所有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正抱着南宫玦弈痛哭的顾清苑。那只有满满心痛,哀伤,悲切的哭声,让人心头发颤,一时百感交集,眼睛不由跟着发胀,酸涩。

    世间有太多极致的东西,而皇宫这个有着无上尊崇的地方,也是极致的中心,极致的权势,极致的奢华,极致的富贵。这些世上之人最渴望的东西,都在宫中。

    而在这浮华的背后,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东西也在宫中,比如,那极致冰冷的亲情,极致冷漠的情感。无法想象的手足弑杀,夫妻间的合作,利用,暗谋,还有父子之间,相互依赖,却又相互防备,毁灭的关系。

    那种为了利益,**,为了那巅峰的权利,和那掌控所有的贪欲,相互之间无法相容的残杀,他们虽然无法亲眼相看,却很清楚那冷酷的东西,真实的存在着。

    而,在顾清苑生产的那天,他们亲耳听到了一个父亲要杀子的冰戾之言。可,他们在震惊,惊骇之中,感到的却是那样毁天灭地的痛,那种极端,极致的爱。

    顾清苑选择为子舍弃性命,南宫玦弈势要杀子,杀己为其陪葬,那样的极端,他们从未想过只是听着,心,都为之颤动。

    他们想象不来,到底是什么样的爱,竟然到了毁灭一切,共赴黄泉的地步。

    什么样的爱,让那样一个强悍的男人生出殒命的想法。

    什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人,驱使着那样的爱。

    那个掌控了所有的男人,他拥有所有人渴求的一切。然,他在妻子频临死亡之时,不曾犹豫,不曾不舍,更不曾贪恋,转身舍弃所有,追随自己的妻子而去,或生,或死!不离不弃。

    父亲,皇位,孩子,好像都不存在他的生命里,他的所有只有他的妻子。

    无视一切,不畏杀子,就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值得吗?他们无法理解,甚至觉得很蠢。然,心底却无法不为之撼动…那是他们无法体会的刻骨铭心…。

    南宫胤看着顾清苑抱着南宫玦弈痛哭的样子,那好似孩子受了伤害,难以自持的心痛,还有那又想为孩子挡去所有,明明纤弱却全心的守护模样。让南宫胤这个经历很多的帝王,心里也不由的有些复杂。纯粹的爱,绝对的守护,这就是玦儿对她无法割舍的原因吗?

    女人的爱,身为帝王最是不缺,可全心而纯粹的爱,却是奢望。

    南宫珉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相拥的男女,那是一幅画,温暖且让人感动的一幅画。

    …。

    顾清苑醒来,进宫探望,请安,关怀的人很多。可她除了祁逸尘和顾恒之外其他人都没见。

    凤栖宫

    祁逸尘和顾恒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子,还是如往昔一样,温和的眼眸,熟悉的浅笑,美丽的容颜,完全不曾改变。

    可在经历过那一场血色的离殇,还有这三个多月沉睡,生死难料之后,那种失而复得的冲击,让他们抑制不住双眼模糊。

    “清儿…”

    “姐姐…。”

    “逸尘,恒儿,让你们担心了。还有,谢谢你们。”

    “都过去了,你醒了就好。”

    “姐姐,谢谢你醒来。”

    听着他们发颤的声音,看着他们温暖的眼眸,顾清苑心里亦是满满的温暖,其实,她拥有很多,很多…。

    …。

    顾清苑苏醒,大臣们以为南宫玦弈应该马上就会去上朝了。可他没有,不提朝政,不见任何人,还是和顾清苑昏迷的时候一样。只是从每天照顾顾清苑,变成每天跟着她。她去哪里,他就跟着去哪里!好似顾清苑一离开他的视线,那日的场景就会重现。

    南宫玦弈那种极度不安的样子,顾清苑看着心里抽痛。因为除了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晚上的时候,只要她闭上眼睛,不久就会感到一抹视线紧紧的看看她。睁开眼,看到就是南宫玦弈紧皱的眉头,还有那深沉,厚重的不安。

    是怕她再次沉睡不醒吗?顾清苑心口紧缩,她一直以为男人的心很大,现在才发现其实男人的心很小,很小。小的只能容下一个人,唯一的全部,让人无法不痛心。

    轻轻移动身体倚在他的怀里,胳膊圈住他的腰身,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缓声跟他讲着她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幼稚的床头故事,时不时的抬头亲亲他的下巴。晚上如此,白天无论做什么都拉着他的手,散步,做饭都寸步不离。

    就这样形影不离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南宫玦弈气色慢慢好了很多,偶尔祁逸尘,顾恒,太上皇,南宫珉来凤栖宫跟南宫玦弈说话,他也会多少回应两句。只是眼睛紧紧的看着顾清苑,好似眨眼间她就会消失似的。

    那副样子看的祁逸尘,顾恒,南宫珉几人心里很是复杂,可太上皇看的却是心头冒火,发闷,恼火,没出息的男人,祸水一样的女人。

    “你准备什么时候上朝?”南宫胤沉声开口。

    此话出,屋里顿时静了下来。几人一致转头看向南宫玦弈。

    南宫玦弈神色淡漠,就像是没听到似的,静静的看着顾清苑。

    南宫胤看着咬牙,“什么时候上朝?”

    南宫玦弈没回答,看着顾清苑淡淡道:“让人准备一下,我们明日离开。”

    南宫玦弈话落,南宫胤脸色猛然一变,顾清苑眼眸紧缩。

    “南宫玦弈,你再给我说一次?你要去哪里?”南宫胤猛然起身,怒吼道。

    “去哪里你无需知道。”南宫玦弈说完,起身,拉着顾清苑的手,转身去了内间,扫了麒肆一眼,“送他们出去。”

    “是…。”

    “南宫玦弈,你个混账,给我站住。”南宫胤抬脚就要跟过去,却被麒肆给拦下,“太上皇,属下送你回去。”

    南宫胤对着麒肆一脚踹下去,沉怒;“滚开…”

    麒肆不为所动。

    “太上皇你先息怒。”

    “父皇,皇上的性情你了解,此事需从长计议,着急解决不了问题呀!”南宫珉也赶紧劝阻道。

    “那个混帐东西…。”

    内间

    顾清苑听着外面怒骂,劝阻的声音,良久才平静下来,听着几人离开。顾清苑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伸手抚上他的脸颊,缓声道:“是因为我才要离开的吗?”

    南宫玦弈没有说话。

    顾清苑看着男人眼底怎么都无法散去的厚重阴郁,眼角划过一抹水润,“夫君,只要在你身边,我在哪里都一样。无论是皇宫,还是海域,还是任何一个地方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

    南宫玦弈听了眉头皱了起来,“可你并不喜欢皇宫。”

    顾清苑听了摇头,眼泪顺着滑落,“我以前不喜欢皇宫,是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算计,让人感觉很累。也是因为害怕,夫君为帝王,就不可能单纯的属于我一个人,因为你担负的太多,而世事无常,如果有一天夫君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要纳一个女人,无论是什么原因,我都无法接受。那种不安定的感觉,让人不喜欢。所以,我才会特别不喜欢皇宫。”

    “可是,现在不会了,夫君承诺的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是我自己太没信心了。是我想的太多,夫君为我撑起了一片天,只属于我的天,那里有我想要的所有。所以,我现在在任何地方都好,只要夫君喜欢,我就喜欢。”

    “真是是这样想的吗?”

    “嗯!”顾清苑点头,看着南宫玦弈,“无论心再大,可所需要的立足之地,也就是头上一片天,脚下方寸地。海域如此,皇宫也是如此。我所期待的平和,只要有夫君在,海域皇宫没有差别。”

    “可你明明更喜欢海域。”

    听着南宫玦弈执着的话语,顾清苑眼泪掉的更凶,心口抽痛,连呼吸都有些刺痛,“该死的海域,该死的皇宫,这都他妈的不重要。”

    顾清苑有些泣不成声,“现在,我只要我的夫君好好的,我要那个不可一世,以己为天的夫君。呜呜…。我要我夫君爱我,可不要他连自我都没有了,我要我的夫君不离不弃,可不要他死了也相随,我要他活的安乐,无忧…呜呜…。”

    “南宫玦弈,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要生要死的!”

    “南宫玦弈,你为我死,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得意,也不觉得满足,更不感动。我,只感到心好痛。”顾清苑抚着心口,痛哭,“这里就像是扎了根针似的,想到就痛…。呜呜呜…。我不要我夫君死,我只要你活着,无论有没有我,都那样不可一世的活着…。”

    看着痛哭的顾清苑,南宫玦弈感觉有什么从眼里流出。

    “夫君,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南宫玦弈看着顾清苑,低头吻上她的唇,感觉嘴里的一丝咸味,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这结局太伤,番外写的我哭,这伤感是最后一章,明日开始写温馨,太伤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