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番外 (五)

嫡女风华 番外 (五)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番外(五)

    番外

    夜晚一番缠绵之后,顾清苑慵懒的趴在南宫玦弈身上脸上带着温存过后的红润。南宫玦弈抚着女子滑腻的背脊,眉宇间是满满的柔和,宠溺。

    静默良久,顾清苑开口,“夫君,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什么?”

    顾清苑抬眸,下巴抵在男人胸膛上,看着他俊逸的面容,伸手捏了一下他挺翘的鼻子,浅笑道:“床底之间夫君还是那么放肆,夫君如此卖力却好似少了些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事。”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的手顿了一下。

    顾清苑脸上笑意微敛,抚上男人的脸颊,“夫君,不跟我说说吗?”

    南宫玦弈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顾清苑,沉默良久,手搂在她腰上收紧,而后翻身,位置瞬间变成男上女下。

    南宫玦弈手肘抵在床上撑住身体大部分重量,人轻轻的覆在顾清苑的身上,看着她,淡淡道:“有些事我永远不想再经历一次。所以,如果你说的理所当然要发生的指的是子嗣的话。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南宫玦弈话出,顾清苑心口紧缩,虽然早就猜到了可真实的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她一时很难说清心中是什么滋味,有心痛,有难过,也有些遗憾,最后化为一抹无可奈何的叹息。罢了!就这样挺好…

    顾清苑抬眸,看着南宫玦弈眉头轻皱,“对自己用药了吗?”

    听到顾清苑的话,看着她眼里的那抹担忧,南宫玦弈感觉他心松开了,那瞬间的放松让他叹气,原来他刚才心里是紧张的。

    “不会伤害身体。”南宫玦弈说完头埋在她颈间,闻着熟悉的淡淡馨香,声音低沉道:“丫头,孩子我再也不想要了,再也不想…。”

    顾清苑听言,眼睛有些酸涩,伸手抱住南宫玦弈的背,轻声道:“好,不要了…。”

    “这辈子好好陪着我。”

    “好…”

    “我不想天天抱那两个小表。”

    顾清苑听了温和一笑,转头在南宫玦弈脸颊印下一吻,却很坚定道:“不行。”

    “你不是说君子抱孙不抱子吗?”

    “我对你说过这句话吗?”

    “没有。”

    “那就不作数。”

    南宫玦弈:…。

    “那以后不准你用沾了他们尿的胳膊抱我。”

    闻言,顾清苑轻笑,男人今天这是要撒娇吗?

    “好。”

    “如此甚好…”

    “反正就就算我不让你沾,可你儿子还是一样会尿你身上的。”

    “如果非要沾,那我准许你抱我,可我不想抱他们。”

    “夫君。”

    “嗯。”

    “这样真好…。”

    看不见的角度,南宫玦弈嘴角扬起笑容。

    “不过,孩子该抱还是要抱…”

    笑容隐没,抬头,“丫头…”

    “夫君,你真性感…”

    “哼!”

    “妾身请旨侍寝…”顾清苑说着又低声加了一句,“主动的侍奉皇上…。”

    “准奏…”

    南宫玦弈话出,顾清苑对着他的脖子吸了一口。而后看着上面的痕迹,轻笑出声,“印上了我的标记…”

    南宫玦弈虽然看不到,可看着顾清苑的样子就知道她做了什,低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眼眸暗沉,“不成体统…。”

    “可夫君好像很喜欢。”顾清苑说着,屈膝顶一下他某处。

    “很喜欢。”南宫玦弈声音暗哑,眼底带着一丝期待,“皇后继续…。”

    “臣妾遵旨。”顾清苑轻笑,翻身趴到南宫玦弈身上,在他的敏感点儿一阵亲揉,在感觉到南宫玦弈越发沉重的呼吸,还有起伏的更加厉害的胸膛时,眼里闪过笑意,而后趴在那里不动了。

    “丫头…。”

    “阿哈…天色不早了,皇上该休息了!龙体要紧呀。”顾清苑打了个哈欠,说着闭上眼睛。

    南宫玦弈的脸色黑了下来,身体的火热,让他咬牙,“你故意的。”

    “嘻嘻…。是成心的。”

    “丫头…。”

    “老子抱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撒娇也不能说不抱,不然…。”顾清苑说着对着南宫玦弈的脖子又吸了一口,“不然,我就吸的你脖子上都是印记。明日早朝,皓月帝王威仪十足的坐在龙椅上,可脖子却带着满满的痕迹。我想,下面的臣子表情一定很精彩…。”

    顾清苑说着,想象着不由自己笑了起来。“夫君,好像很有趣。”

    “是呀!到时皓月的人都知道皇后对为夫做了什么!”

    “如此甚好,让他们看看皓月的帝后恩爱有加,后宫一团和气,他们应该很欣慰呀!”

    南宫玦弈听了挑眉,“皇后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吗?”

    顾清苑抿嘴一笑,看着南宫玦弈道:“夫君什么时候见过我不好意思吗?”

    南宫玦弈微怔,而后沉默。

    “咳咳…其实我曾经也很害羞的,只是不会脸红罢了!”

    “皇后此话,算的上欺君之罪。”害羞,他貌似还真没见过。

    “夫君,要学会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呀!”

    “欺君之罪是重罪,不过看在你是朕的皇后,朕就勉强睁只眼闭只眼吧!”

    “谢主隆恩。”

    “不过,惩罚还是要的。”

    “哈哈哈…。夫君你不觉得用惩罚为借口行男女在之事,你用的太多了吗?”

    “此法我甚喜,结果让我很满意,所以,我不介意一直用下去。”南宫玦弈说完,不再给顾清苑说话的机会,按下她的头,吻上她的唇。

    外面春意浓浓,帐内春意无边,一室温暖。

    幸福的日子过的总是很快,春去冬来,一晃五年过去了。顾清苑相比五年前更加的妩媚动人,就如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般愈发勾动某人。

    而南宫玦弈比起五年前,也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韵味,阳刚,俊美,魅力十足,性感无比,让人心动的很呀!至于,性情也变得更加深沉莫测,难以琢磨。

    小团子,小圆子也五岁多了,小圆子和南宫玦弈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十足的相像。至于小团子除了一双眼睛和顾清苑一样其余都遗传到了南宫玦弈。两人站在一起十足的正太,俊娃娃。

    只是,两人性情也很是不同,小圆子性格温和些,小团子就略微深沉了,总是一副小大人模样,只有在顾清苑的面前时,小团子才会表现出完全的孩子一面,黏人又爱撒娇。

    对于两个孩子,顾清苑秉持宠爱,却绝不溺爱的态度教养着。礼仪,对错,认知,根据他们的年纪和他们的接受度,张弛有度的教育着。继而两个孩子虽然贵为皇子,却一点儿没有恃宠成娇之态,反而很是彬彬有礼。

    而,宫里的下人也没有一个胆敢把他们的温和有礼,当成是软弱或者好欺的表现。因为,骨子里那天生的尊崇,高贵,还有那不经意间流露的不凡,让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小看他们分毫。

    不过有时两个孩子过分的聪明,敏感也让顾清苑非常的有压力。

    “娘亲,孩儿有件事想问你,请你如实告知孩儿。”

    “请娘亲如实的说。”

    看着两个孩子板着小脸,很是严肃的模样,顾清苑挑眉抬头看了边上神色难看,眉头紧皱的麒肆,麒一。神色不定,出去玩儿了一圈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主子,小主子他们…。”麒肆开口,不过话刚出,就被小团子打断。

    “麒护卫,这件事我想亲口来问。”

    麒肆顿住,继而退后,恭敬道:“是,属下知道了。”

    顾清苑看此,转眸看着他们,柔和道:“想问我什么?”

    “娘亲,刚才孩儿和弟弟从练功房出来,听从娘亲的交代去尚衣阁去拿自己的衣服,而在那里孩儿正巧听到…。”小团子说着顿了一下,小小的眉头皱起,脸上带着一丝受伤。

    “听到什么?”顾清苑抚上他柔嫩的脸颊,声音依然柔和,只是眼底闪过冷色。

    “孩儿听到有宫人说,父皇曾经不想要我和弟弟,甚至还说…要亲手杀了我和弟弟。娘亲这是真的吗?”

    “娘亲,我们想知道原因?”

    听完,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看着他们紧绷的小脸儿,还有眼中的忐忑不安。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皓儿,樾儿。”

    “娘亲。”

    “你们的爹爹曾经,是那么说过。”

    顾清苑话出,两个孩子眼眸睁大。麒肆,麒一也猛然抬头。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惊色,皇后怎么…。?

    “娘亲…。”

    “事情的缘由为何,你们的王叔,还有皇爷爷,还有很多大臣都知道。至于宫里的人也差不多都清楚。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可以让麒肆带着你们去问一个,你们感觉自己信得过的人,那样一切就会明白了。”

    “娘亲,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

    “你来告诉我们不行吗?”

    顾清苑摇头,“你们曾经说过,爹爹除了对娘亲笑以外,对其他的人都不笑。那么,如果娘亲来说的话,你们会不会觉得,因为爹爹对娘亲很好。所以,娘亲一定会向着爹爹,说出来的话会有所隐瞒呢?”

    两人听了没说话。父皇是真的只对娘亲笑,对他们都不会笑的。

    顾清苑亲了亲他们的额头,温和道:“去吧!等得到你们想要的答案就回来,娘亲在这里等着你们。”

    “是,娘亲。”

    “麒肆,带着他们去吧!”

    “是,皇后。”

    麒肆带着两个孩子离开,顾清苑从软榻上起身,脸上的笑容褪去,转头,“麒一。”

    “皇后。”

    “把人带来。”

    “是。”麒一眼里闪过沉冷之色,看来日子平静的太久,有些人开始不安分了。

    一朝穿越,还未弄清处境,就被拉上花轿,直接嫁人

    嫁人

    嫁给谁

    一个病痨子,而且还是一个快要死的病痨子

    活了大半辈子,没时间淡恋爱,不想一朝穿成了柳府懦弱无能的嫡女,然后一声不响的上了花轿

    什么

    她还是个半痴傻?脑子有问题

    可是她明明就很正常,行为正常,思想更是正常怎料,婆婆却百般刁难,设计于她,到处替她的病痨夫君娶一大堆女人,惹来无数麻烦。

    美其名曰:替家族开枝散叶,尽孝。

    想着既然嫁人了,就该敛其光华,藏其锋芒,继续装痴买傻,但求清静生活

    不想这个痨病夫君还是个香勃勃,惹桃花的本事一等一

    为了以后生活更美满,她就勉为其难的斗上一斗,将所有窥视她丈夫的女人一个个的消灭深宅女人心狠手辣,她便辣手催花,斗得你个身败名裂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