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3 马夫人来游说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3 马夫人来游说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流翠站在一旁,见云卿的脸色有点怪,禁不住的轻声喊句:“姐

    云卿这才抬起头来,眉眼平,微笑道:“流翠,去厨房里给拿两碟子点心过来,要张大娘做的点心

    “好的,奴婢方才还想问姐要不要吃点东西的流翠性格活泼,说话干干脆脆,做事也快,转身就往厨房走去

    那边谢氏的院子里,翡翠带着一个妇人走进来,中等姿色,微福身材,穿着大红色的滚边长裙将身子包的紧紧的,手里拿着一把圆形的美人绢扇,一步一摇的走进来

    “这春日里的人儿就是格外的水,沈夫人这皮肤都嫩的似桃花妇人一走进来,就热络的对着谢氏开口,她是齐家的远方亲戚,是一个吏的夫人,今天来就是为齐家做说客的

    谢氏淡淡的应,吩咐身边的琥珀捧香茗过来,才开口道:“马夫人来也不早点投帖子,若不是刚巧府中有事没出去,今日夫人不白辛苦一趟

    这话说的,马夫人脸上一白,这是暗讽她没规矩呢,心内不满的哼一声,想起今日来的目的,又看谢氏一眼,堆着笑道:“这可是赶着巧,夫人今日也在,那就说明是老天有意让这事成呗

    “噢,看来马夫人是有事要说,究竟有什好事,老天都要成全谢氏垂着眼,拨一下茶盖,语气不冷不热,看都懒得看马夫人一眼

    眼见气氛是热络不起来,马夫人本想将气氛弄得热乎一点,再将齐家的事提出来,现在也懒得绕弯子,横竖之前就有人来说过,她今天就是来做这丑脸的,巴望着齐家到时候能对家照顾点,她轻轻的抿口茶,才悠悠的说道:“齐家的事上回已经有人沈夫人提过吧,这回呢,是大嫂子表示诚意,特意让来的,以前两家老太爷的情谊呢,她也记得,只是那时候老人家在一起说个顽笑话罢,们这些做儿孙的多少也得注意点,如今眼看着孩子大,都要嫁娶,不能为几句顽笑话耽搁彼此

    就知道这些个不要脸的,上门没什好事

    谢氏对着马夫人眉头一竖,冷冷笑道:“马夫人真是好口舌,当初两府的老太爷那是交换信物证书,白底黑字写明婚约,上面还有官家的印章,到嘴里,那就是两位老太爷的顽笑话,敢情在马夫人的眼底,这官府的印章也就是个玩笑

    本以为沈家是个商贾,怎也不会官家顶,没想到会有这一番说法,马夫人脸上的笑就有点挂不住,这订婚之事她当然知道,不过是为退婚说的好听点罢

    不过她今日既然来做这个说客,也猜想到会有这一番情景,圆脸一笑,把进来时拎着的方盒拿起放在桌上

    谢氏眉间略微的皱起,看一眼那方盒,问道:“这是什

    “嫂子说,当年齐老太爷确实是承沈老太爷的恩,不好意思拒绝沈家的提议,这事大嫂子们一直都惦记着,如今也是还恩的时候,希望两家亲虽退,情谊还在打开盒子,露出里面两排整整齐齐的金条,将盒子往谢氏那边推推,马夫人一笑,“齐老太爷当年不是欠沈家二十两银子,大嫂子说这多年,加上利息,们也应该还给们的

    二十两银子变成一百两金子,只怕做生意都没这赚的,这些个商贾之人,哪能不接受呢马夫人带着鄙夷,暗地里想着,谁知道屋中砰的一响,将她吓一跳

    谢氏将手中的茶杯砸在桌面,脸上带着沉怒,恨不得将手中的杯子摔到马夫人那张碍眼的胖脸上去,可是退婚毕竟是对家女儿的声名不好,不是撕破脸面的时候,强忍着口气道:“还是望马夫人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老太爷当初出手帮助也不是为今日这点金子

    眼见这谢氏显然是不打算拿着金子乖乖的退婚,马夫人也不客气,摇着绢扇,瞟着谢氏的脸,“当然,老太爷当初是不是为今日这点金子,图的齐家老太爷是上京赶考的考生,这二十两银子对于沈家老太爷说,就是杯水车薪,不值一提,可是这齐老太爷中进士,当官,又是个实诚人,必定对沈家老太爷感激不尽啊,这时恩人要求定亲,即便是不愿意,那也得答应是不

    一番话,将谢氏气的手指尖都颤抖起来,好个齐家,齐老太爷一死,们就撕破脸皮要退婚,脸色一阵发青,谢氏抖着唇斥道:“一张婚约一百两金子,齐家莫非是当沈家穷的要卖女

    “啧,沈夫人,瞧这话说的,谁不知道沈家是江南有名的富商,一百两金子们当然是不放在眼底的以前人家跟说商人最会算计,还不觉得,现在看来,到底是没错的,二十两银子换个官家的烟亲,那可真真正是个好买卖,不愧是能做到这样大生意的沈家啊马夫人瞟着谢氏的脸色,眼底的笑意是越发的浓,不顾谢氏气的脸色开始发白,摇着扇子继续道:“不过啦,这人不能太贪心,沈家也算是一方名商,也得懂点道理,不能一味的只看着利,有句话叫做施恩不图报,拿着以前哪点恩惠,要挟人家非娶个低贱的媳妇那是不对的,门当户对这东西,那可是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不能贪着不属于个儿的东西,早些放手,还能得个好,人还记得这点情分,到时候别弄得家脸上不好看,还损闺女的名声,弄得个甘下贱,人人指责

    眼见屋里的话是越说越难听,谢氏胸中气闷,额头一阵阵的发疼,话都说不出来,一个丫头将门口的竹帘挑起,云卿笑着走进来,“说是哪里来的贵客啊,原来是马夫人来教娘如何做人呢,真正是好大的气派

    ------题外话------

    求收藏,支持啊,╭(╯3╰)╮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