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3 他是御凤檀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3 他是御凤檀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一只大手捞过她的腰,牢牢的将她扣紧在怀中,嘲笑中带着点怒意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站都站不稳的笨女人

    流翠见状要冲过来帮忙,云卿低着头对她使眼色,她才站住脚步,这个世子不知道是什脾性,若是流翠惹怒就难办

    两人的距离离的很近,说话时吐出的热气,似暖风在耳轮上轻轻撩拨着,云卿用力的挣扎几下,脸庞忽然似愤怒而变得通红,眼底全是恼意:“世子,请松手,虽年幼却也知男女七岁不同席,岂能如此无礼

    不知是挣扎起作用,还是怎的,男子见她一脸的愤怒,下意识松开她的手,黑眸微眯,挑眉望着云卿,戏语道:“这大声的喊,就不怕其人过来看到对投怀送抱

    谁投怀送抱,明明是己伸手过来接住的,面对这样的人还真是没有道理可讲,云卿连忙离远一点,冷声道:“若世子不伸手过来,就算是摔死,也不会跌到世子的怀中

    男子唇角微微勾起,狭眸中潋滟波光,一瞬不动的望着她,戏谑道:“生气

    这话说的好像亲密情人之间的呢喃软语,云卿抬头看一眼,漆黑的凤眸闪出几分光亮,“世子觉得无缘无故被人冤枉,不应该生气还是说,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应该臣服在的魅力之下,不管如何,也不会生气

    男子眼角一动,神色微不可见的变冷,微眯眼着眼打量面前这个还未及笄的少女,她的思维平常人似乎不大一样,不管是带着怒意,还是焦急,一双凤眸总是笼着淡淡的雾气,分不清楚那些情绪到底是假装的,还是真实的

    “那今日来汶府的目的究竟是为何

    这次终于好似确定一般,问起真正的原因,难道开始都只是试探,云卿望着眼前这个人,究竟在试探什,己身上又有何可以给试探的

    云卿淡淡的瞥一眼,却明显是一个嘲讽的眼神,“一开始就有跟世子说过,是来汶老太爷府上寻医的语毕,她才想起,外面那些女子哪一个不是打着来找汶老太爷寻医的旗帜,想到这里,她目光微有些变幻

    此时,开始给云卿带路的那个厮急忙的奔过来,站定之后,先恭敬的给世子行礼后,才对着云卿道:“沈姐,方才老太爷说给开的药方中有一味药可能不大好找,这正好有,便让送来给

    说着,递过来一个黄色的药包过来,云卿连忙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真是鹿角胶,鹿角胶是雄鹿已骨化的鹿角经水煮熬,浓缩制成固体胶,在药店也不多见,属于可遇不可求的药材,看来汶老太爷真是真心将她收为徒弟的,想到这里,云卿脸色的表情也变得柔,双眼的光彩如同珍珠般光润,对着厮道:“替对汶老太爷道谢

    “不用,老太爷说,是她徒儿,这是应该的厮性子活泼,笑起来十分可爱

    “她是汶太医的徒儿一直沉眸观察两人的世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厮,狭长的眸中透出几分异样的光彩

    “是的,是汶老太爷新收的弟子,今日沈姐前来府中,便是半个月前与老太爷约好的厮知道早吩咐不许让外头那些姐进来,以为是责怪怎让人进来,连忙将一切都说出来

    “那开始是弄错世子眸光高深莫测的看云卿一眼,撩着袍子标准的拱手行礼,嘴角的笑容也少几分讥诮

    就在这一瞬间,云卿觉得那位世子一直带着凌厉审视的目光才收敛下去,身上那种被人不停打量窥视的感觉也褪下去她的感觉一定没错,这个容色绝美,行事怪异的世子方才对她是充满戒备的,似乎在防着她,像是防备一个间谍奸细一般

    她知道不会无缘无故的有这种感觉产生,莫非她今日前来让有这种戒备,或者己曾经窥视到什秘密,一连串的假设让云卿觉得很莫名

    不过她不想再站在此处细想,光是刚才的几个来回,她已经觉得累,对着世子淡淡的点头,“天色已晚,得回府,世子,告辞

    刚走出两步,世子开口叫住她,“且慢

    云卿站定脚步,头却未回,此时日渐偏落,光线中有一层霓彩染在她绸缎衣群上,她立在芳草之间,照的她背影好似一朵正欲盛开的百合,纯洁高雅,又远不可捉摸,看的男子心头莫名的一动,好似有一根弦突然被挑起,在心脏处狠狠的拉响

    缓缓的开口,嗓音微微的沙哑:“叫御凤檀

    闻言,云卿背脊一僵,崩得笔直,不过瞬间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没有回头,就这样一路走出去

    外面的人已经散去,汶府门前已经安静下来直到坐在马车里,她才完全的松下一口气来,靠在铺锻垫锦的车厢里,眼神微带回忆

    御凤檀,原来就是御凤檀,她曾听说过这个名字,瑾王嫡出长子,威名远扬的镇西将军,今日一见,如同传闻中一般的美貌年少此时的应该才十八岁,还是很骄傲的年纪,再荒唐肆意,人人都只说年少轻狂,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颗明星还在冉冉上升之际,最后会怎样的坠落……

    当马车滚滚驶向沈府的时候,御凤檀收回远望的目光,朝着汶老太爷的院落中走去

    “怎,刚才听铭儿说为难人家姑娘汶老太爷缕着花白的胡须,看着大摇大摆走进来,直接躺到院中竹席上的男子问道

    铭儿即是刚才引路的那名厮,也是汶老太爷贴身伺候的厮

    御凤檀淡淡的一眼瞥过去,明明寡淡,却吓得铭儿立即往老太爷的背后站站,汶老太爷眯眼,“别吓,是看到为难徒弟才说的

    缓缓的收回目光,御凤檀一手搭在脑勺后方,墨发流淌在竹席上好似锦缎,狭长的眸子看着微熏的天空,嗓音散漫又慵懒,“以为她发现那一日遇见的黑衣人是,所以试一试根据刚才的试探,她应该没有认出来,更没有想到那个黑衣人就是

    闻言,汶老太爷微垂的眼扫过竹席上半寐的男子,眼里闪过一抹促狭,笑道:“噢,原来那日让钻狗洞出来的姑娘就是云卿啊

    说完,等好半晌,都没听到后面有回音,汶老太爷转头一看,竹席上已经空空如也,躺在上面的那个人不知道什时候已经走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