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3 大小姐重拳回击白花【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3 大小姐重拳回击白花【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添买丫鬟一事便是上次老夫人用膳的时候提起的,主要是为了给谢姨妈和韦凝紫两人添上两个随身的丫鬟,再者云卿也有十三了,身边得力的丫鬟少了些,府中一些丫鬟岁数大了,也要婚配出去,所以干脆一并的换了。

    老夫人既然下了通知,谢氏自然是让人都到荣松堂这里,本来挑丫鬟可以在她院子中的,人多嘴杂怕打扰了老夫人,老夫人也不喜欢这些人进出她的院子,这次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云卿和她一起进了荣松堂,便看到谢姨妈两母女早早就来了,韦凝紫坐在老夫人的身旁,姿态宛如亲生孙女一般的亲近。

    这样的姿态落在旁边眼底,自然是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她却带着些许得意站了起来,当碧莲将药送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蠢丫头肯定如她所料的告诉了老夫人,而以老夫人的性子,云卿是少不得被骂,而且会让谢氏也连带着受训的。

    此时看到云卿,姿态就特别亲切,立即迎了过来,裣衽行礼道:“姨妈好。”然后对着云卿亲热到有些巴结道:“表妹怎么才来呢,我已经等了你许久了。”

    老夫人当即哼了一声,端着茶掉着脸,自家亲媳妇和亲孙女竟然来的还没旁的人早,是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是吧。

    望着祖母的表情和碧莲不冷不热的样子,云卿早有了心里准备,淡淡的一笑,“祖母每日中午都要休息,我掐着时间过来的,谁知道今日祖母这热闹着呢。”

    她实在说韦凝紫和谢姨妈这么早过来吵着老夫人了,她们是按照平日里的时间来的,如此一来,老夫人也无话可说了。

    外面二等丫环碧水走进来通报道:“老夫人,官牙行的伍牙婆在外面候着了。”

    闻言,老夫人便先收了要训人的心思,沉眸的瞪了一眼云卿,扶着王嬷嬷的手从榻上下来,往外头走去,谢氏,云卿,谢姨妈,韦凝紫随着老夫人一起走了出来。

    只见外院里已经站了五十个女孩,站在前头一个四十岁妇人,穿着海棠红秀缠枝月季纹的夏绸比甲,下身着了一条深红色的净面裙的,头上盘着半扇髻,簪着一根银包金的双行钗,上面镶嵌着一颗猫眼石,眼神灵活,嘴皮子薄薄的,一看就是上下磕碰太多,会说话的人,她一见到老夫人便走了上来,笑着行礼道:“老夫人,可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到您了,看您气色不错,是媳妇孙女孝顺得吧。”

    老夫人瞟了谢氏一眼,回过眼来,“你还是嘴巴子快的很啊,没事也没见你来陪陪我。”

    “前日里一听是老夫人府里要丫鬟,我不就赶紧带上五十个最好的过来了,那是一点儿都不慢,就看她们有没有这个福气让老夫人看上眼的。”伍牙婆笑着道。

    “哪里是我要。”老夫人转头对着云卿,谢姨妈,韦凝紫道:“你们自己去挑吧。”

    谢姨妈和韦凝紫目光早就在丫鬟里面梭巡自己想要的了,一听到话后,就仔仔细细的在那看起来,伍牙婆将她们两人的神色收在眼底,面上挂着礼貌的笑意。

    谢姨妈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她身边没有丫鬟伺候,不方便的很,既然可以自己不花钱就给挑丫鬟,首当其冲的就走到了丫鬟中间。

    先是挑了两个模样拔尖,性子平和的大丫鬟,又选了两个姿色平庸,身材高大的大丫鬟,接着又问了几句话,点了六个丫鬟在出来做了二等丫环,接着还要再选十个小丫鬟出来……

    老夫人看的眉头直皱,四个大丫鬟,六个二等丫环,十个小丫鬟,这是准备让沈府将她一家子的上上下下的都准备好吗?

    伍牙婆看的瞠目结舌,这若不是她事先知道谢姨妈是来寄人篱下的,冲这个气势,她以为这个才是正房夫人啊。

    谢氏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说话,李嬷嬷脸色是有些难看了,这谢姨妈也太不懂规矩了,老夫人做人情送丫鬟,也不代表一送就是二十个啊,钱是没多少,可这规矩她懂吗?

    韦凝紫在一旁看的脸色是青一块白一块的,开口对着谢姨妈喊道:“娘,你选你的丫鬟就是,我的可不要你选了,等会我自己挑。”

    其实韦凝紫反应很块,若是这二十个丫鬟是她们母女两人一起的,虽然依旧是脸皮厚了点,倒还勉强说的过去。

    可谢姨妈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转头对着韦凝紫道:“你的等会自己挑,现在我是挑自己用的呢。”

    一句话惹得四周的人都无言,韦凝紫更是低垂了头,暗中咒骂自己怎么摊上这么个娘。

    云卿不由的冷笑,谢姨妈的性格还真的是如此,一有机会占便宜,那是果断的滴水不放,韦凝紫虽然也有一点如此的性格,但是明显要冷静聪明多了,大概有一半是像了韦家人,如果全部像了谢姨妈,那这两母女好对付多了。

    总算是等谢姨妈挑完了,场中的丫鬟还有三十名,韦凝紫长呼了口气,她早看好了两名丫鬟没有被谢姨妈挑走。

    云卿顺着她的目光打量那两名被她看中的丫鬟,模样确实不错,不是一等一的出挑,却很顺眼,气质也端庄的,刚才谢姨妈问话的时候,两人属于很温和的那种,沉稳有礼。

    大丫鬟她并不稀罕,不是信得过的人她也不一定放心用。不过韦凝紫既然看中这两个丫鬟,想要,她就偏偏不给,她站起来对着韦凝紫微微一笑,开口道:“表姐,你比我大,按照长幼秩序,你先挑吧。”

    韦凝紫看她的笑脸刺眼的很,谦虚这一套,在祖母面前装谁不会,她摆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连连摆手道:“不用了,表妹,你比我小,又是沈府主人,你先吧。”

    她相信云卿一定会再次推辞的,到时候她再顺从的接下来,也可以给祖母留个好印象,谁知道,云卿当即就痛快的答应道:“既然表姐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夫人见此,眉眼间挂上了一层冷霜,云卿这是什么意思,仗着自己是主人家,对表姐这么不谦虚,长幼都不分,抢着去挑,再看韦凝紫刚才看到云卿那畏畏缩缩的样子,明明想去挑丫鬟,都不敢去,一定是怕了云卿,没想到这个孙女真是会在马车上做出掐人之事的阴毒女子。

    云卿很快的就点了韦凝紫那两名大丫鬟出来,然后对着韦凝紫道:“我挑好了,表姐可以继续。”

    一见自己看中的丫鬟被云卿挑走,韦凝紫知道云卿是故意和她做对的,紧咬着牙齿,眼中含泪的看着云卿道:“表妹喜欢就好。”

    之前谢姨妈已经挑走了二十个,云卿又将两个大丫鬟挑走了,场中剩下的就是相对比较差的了,韦凝紫心中不顺,随手点了其中稍许好点的两人,便面上带着委屈的走了过来,对着老夫人道:“祖母,我挑好了。”

    老夫人看着她身后就两个丫鬟跟着,比起她娘来,真是可怜,眉眼里带着一丝疼爱,说道:“你再去挑选两个吧。”

    再挑?都是些次等的有什么好挑的了。韦凝紫摇摇头:“两个丫鬟已经足够了,谢谢祖母的疼爱。”

    “既然都挑完了,那就进去吧。”老夫人脸色发黑,冰冷的目光的在谢氏和云卿两人之间扫来扫去,这两母女,她非得好好罚罚她们不可,太没有规矩了!

    如此乖巧,怎么不让老夫人疼,一对比就觉得云卿越发的骄纵,满脸的不虞,伍牙婆将这都看到眼底,这两母女真是极品,一人就当作自己家一般一下点走二十个丫鬟,满脸的理所当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过,小的这个更是阴险,明明想下去挑选,却偏偏要装作大方,谁知被沈大小姐看穿了,又摆着可怜给老夫人看。

    想到这里,她便向前两步去,站在老夫人的前面,躬身道:“老夫人,今上午我去别府上送了丫鬟过去,回来之时在那听了一件趣事呢,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沈府每次买丫鬟都是从伍牙婆手中过,互相相熟,伍牙婆会说话,每次都能说些有趣的事情给老夫人听,老夫人也算是喜欢与她交谈几句的。

    此时心情不好,也想着这几个月没在扬州,也生了意要听听,便点头道:“你跟着一起进来吧。”

    伍牙婆让剩下的二十一个丫鬟在院子外候着,自己跟着老夫人进了院子。

    老夫人上了榻上坐好,伍牙婆就站在下方,开始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今天不是白鹤书院报名的日子吗?我听说今天里去了一个新的女学生,长得水灵灵的,身上穿着素淡的孝服,结果一看到去代夫子上课的瑾王世子就扑到地上,说自己脚崴了,让瑾王世子扶她起来,结果还真没想到,瑾王世子竟还真的伸手扶了她起来,结果她被书院的其他学生嫉妒,那个章大小姐气得掐了她好几下呢……”

    随着她的话,老夫人的脸色就越来越差,越来越差,直到最后简直和黑夜一般的阴森了。

    碧莲一双眼大大的瞪着韦凝紫,双手握拳,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双目中几乎有火可以喷得出来了。

    韦凝紫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她没想到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抬起头望着云卿,她正微笑的坐在作为上,仪态端方的对着自己微笑。

    伍牙婆看着她们的神色,知道今日得了人的吩咐肯定是成功了,加上刚才她看着这两母女的做派,也实在是喜欢不喜欢,便更加卖力的继续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穿着素服就去勾搭男子,也怪不得侯府大小姐会有脾气,这太不知礼数了,若是她家人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唉……若是我有这样的孙女,肯定是气的吐血了还不止呢!”

    “好了!”老夫人气血翻滚,终于忍不住的喝了出来,将伍牙婆的声音打断了去。

    谢氏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是看老夫人脸色也知道她生气得很,连忙道:“伍牙婆,你先去,这帐按照老规矩去结就是的了。”

    伍牙婆本来就不想呆了,她该做的生意也做了,其他的事情也全部说完了,也该收工了,流翠见她退了出去,也悄悄的跟在后头。

    出了荣松院,过了人多嘴杂的地方,流翠从袖中拿出一个荷包放在伍牙婆的手中,笑道:“伍牙婆,谢谢了,这次你这事办的不错。”

    摸了摸荷包的分量,伍牙婆知道不轻,咧嘴一笑,将荷包收在腰带里,斜了里面一眼道:“就她们那做派,就是大小姐不让我说,我知道了都要给老夫人知道的。”

    中午的时候,牙行里来了一个丫鬟,说是沈家大小姐派来的,说是让她带丫鬟来沈家的时候,寻机会说个趣事给老夫人听,只要说完这个故事,就会有一笔丰厚的酬劳,对于她来说,张张嘴就能有收获何乐不为。

    宅门里的争斗她看的多了,也知道这些个夫人小姐心眼子比莲蓬孔还要多,听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也许就会死人,她也不多说,当即就告辞,带着剩下的二十一个丫鬟出了二门。

    送走了伍牙婆,流翠又沿着路走回了荣松院,此时正房里的人都屏息凝气,知道这回事的,看着韦凝紫的目光是鄙夷有之,不知道内情的,也凭着刚才伍牙婆说的故事里女子的形象,猜得到是这个今日与大小姐一起去报名的表小姐了。

    总之气氛十分紧张,人人都不敢开口说话。

    老夫人手一扫,将桌上的杯子嘭的摔到了地上,冷怒道:“好啊,你们一个个的玩心计,想要我在前边当靶子是吧,你们玩的这些腌臜的东西,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底!”

    碧莲吓得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对着老夫人道:“没有,老夫人,奴婢错了,奴婢确实不知道,当时撞到了表小姐之后,露出腰上的掐痕,她说是在马车上撞的,奴婢看着不像,问表小姐她又吞吞吐吐的说不敢说,奴婢心想不能让她受了委屈,这才怀疑大小姐,问表小姐,她也不回答,说让奴婢别问了,奴婢是看老夫人平日对她疼爱,这才开口的,谁知道竟是一个陷阱,她竟然利用奴婢来向你告状!”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表小姐竟然是这种人,碧莲是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刚才听了伍牙婆的话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人利用了,表小姐在学院勾搭人不成,被欺负了,回来还要嫁祸给大小姐,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韦凝紫本来这次她以为一定可以让云卿和谢氏吃一顿苦头的,借着碧莲的嘴传话给老夫人,到时候老夫人便会给她们好看,就算云卿出来辩解,那也只是强词夺理,若是云卿说出她在书院里勾搭世子的事情,她更可以哭诉是被人栽赃,总之,只要云卿开口,就会变成欺负她一个客人,而云卿不开口,那就更只会被老夫人讨厌了。

    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意外出现的牙婆给破坏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沈云卿实在是命太好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云卿会早早识破她的毒计,巧妙的化解了这一场危险的算计。

    韦凝紫一看老夫人生气了,脸色微白。她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老夫人了,如果老夫人再不管她和娘,她们两人肯定是要搬出去了的。她咬了咬牙,眼底马上就蓄上了泪花,一把冲上去跪在老夫人的腿边道:“祖母,祖母冤枉啊,我的确是在书院里被人欺负了,因为她们看到我是一个没了爹的孩子,又是从外地来的,身边没有依仗便都欺负我,回来后,不小心撞上了碧莲姐姐,她一直追问我的伤势,我也是有自尊心的,如何能开得了口啊,我想碧莲姐姐一定是理解错我的意思,我并没有说过是表妹下的手啊……”

    见她这一番泪珠涌动的模样,这可怜兮兮的争辩,碧莲只觉得自己瞎了眼,她抬起头道:“表小姐,奴婢问你是不是大小姐下手的时候,你是不是没有否认,反而避开话题,显得你不敢告状!”

    “可是碧莲姐姐,我一个没有新丧父亲的孤女被颍川侯府的大小姐欺负了,难道我还能去和她斗吗?难道我还要告诉祖母,让祖母去和侯府置气吗?我不能啊,我只有忍气吞声,你说是那个打我的人表妹的时候,我是说你莫要问了,我也没点头啊……”韦凝紫一边哭,一边争辩,庆幸自己聪明,当时故意说的模棱两可,如今闹起来也抓不到证据可说。

    “你……”碧莲被她说的语塞,顿时气闷的哭了起来,表小姐说的没错,当时她并没有承认,是自己以为那就是确定了,是自己愚蠢的被人利用了。

    老夫人听的她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已经极为不喜,冷冷的睨了韦凝紫一眼,对着碧莲道:“你也是我身边跟了两年的大丫鬟了,做事如此不稳重,未弄清楚便受了人挑唆来告主子的状。诬陷主子之罪,按照府中的规矩,直接发卖了出去。”

    碧萍一听,脸色都变了,她和碧莲两人都是家生子,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升到了老太太房里做大丫鬟,是极为有体面的,此次若不是被表小姐利用了,哪会如此,发卖了出去的丫鬟哪里还有有好日子过啊,说不定还会被卖到那等子肮脏的地方去……

    她看着周围的人,谢姨妈满脸的毫不关心,眼底还有着幸灾乐祸,只要不是她的事,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夫人脸上有着怒气,这件事牵连了大小姐的,夫人肯定不会原谅碧莲。谁都知道夫人脾气好,但是若是因为大小姐的事,便会变成护崽子的母狼,当家主母的威严也会出来,更不会心软。上次大小姐落水,就将大小姐身边的两个大丫鬟都发卖了出去,留了流翠一个。

    她再看去,屋中只有一个大小姐可以求情了。

    云卿坐在一旁的紫檀官帽椅上,面色如水,这一次韦凝紫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老夫人心里已经认定了是她挑唆碧莲,碧莲跟在老夫人身边这么长时间,老夫人还不知道碧莲的性格吗,必然是韦凝紫暗示得太深了,碧莲才会如此,就算处置了碧莲,韦凝紫以后在沈府再想找一个人帮她说话,也怕是难了。

    感受到两道焦急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云卿抬头望去,碧萍正红着眼望着自己,满眼都是哀求。

    要她救碧莲吗?

    云卿想了一想,看到韦凝紫眼底深处的得逞光芒后,慢慢的站起来,对着老夫人福了福身子道:“祖母,我以为如此处置碧莲不妥当。”

    “怎么,你想为她求情吗?”老夫人冷冷的看着云卿,问道。

    “碧莲这次冤枉了我,若是直接将她发卖了出去,孙女心口这气难消,倒不如让她到我院子里做个小丫鬟,好好的让她反省反省,还可以让她将功赎罪。”云卿平和的开口道。

    其实老夫人知道这次并不全怪碧莲,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她破坏了,下面的人都会有样学样,只有云卿这个被冤枉的主子开口才能有台阶下,她冷着一张脸,十分不情愿般的对着碧莲道:“虽然大小姐心慈饶恕了你,可是你这次犯的错,等会下去打二十大板长长记性!还不快去谢谢大小姐!”

    碧莲没有想到,到最后竟是这个她认为阴毒的大小姐开口救了她,虽说是去还是要挨板子,从大丫鬟降到了小丫鬟,但比发卖出去已经是好了千百倍不止,连忙转过来对着云卿磕头道:“碧莲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

    “你从我这里出去了,也不要叫碧莲了,让大小姐给你个名字吧。”老夫人又加了一句,这话是暗示云卿,从她这里出去后,碧莲就是云卿的人了,不要再算这笔旧账。

    看来碧莲平时还是挺得老夫人心的,云卿便点点头道:“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以后你在我的院子里,就叫飞丹吧。”

    以前的碧莲,现在的飞丹立刻磕头道:“飞丹多谢大小姐赐名。”

    云卿点头后,先乖巧的端起桌上的茶水递给老夫人,贴心道:“祖母,你先喝口茶消消气,何必为了几个小人伤了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不值当。”

    老夫人喝了几口茶,点头道:“你倒是孝顺的,心胸也宽广,受了这么大委屈也没哭哭啼啼的来抱怨。”这是含沙射影的来说韦凝紫了。

    云卿得知了老夫人的态度,晓得这次韦凝紫是没办法洗清她了,一双云雾盘旋的黑眸中带着笑意,嘴角上扬,道:“祖母,您身边一直都有两个人贴身伺候的,如今只剩下碧萍姐姐,一时半会也没有人能顶上,您挑个人暂时用着,若是不顺手的话,到时候再换个好的。”

    极为体贴的话说的老夫人十分舒服,碧莲走了,她屋子里也确实还要添个丫鬟。

    知道老夫人是同意了,云卿便拉着刚才选的两个大丫鬟站在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抬起老眼打量面前两个丫鬟,对孙女选得这两个丫鬟十分满意,指着其中一个身材高挑,脸庞圆而有福气的那个道:“就她吧。”

    那个丫鬟倒也是个机灵的,根据刚才那一幕,她知道跟了老夫人肯定日子能不错,立即跪下来道:“奴婢谢谢老夫人赏识。”

    “嗯,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夫人问道。

    “奴婢叫添弟,方才听几位姐姐的名字都十分好听,还请老夫人给奴婢赐个福气的名字。”

    “哟,倒是个精巧的丫头。”老夫人一听,带着点笑意道,“我房里的都是碧字头的,你这乖巧的样子,就叫碧菱吧。”

    新的大丫鬟碧菱连忙叩头道谢:“谢谢老夫人。”

    李嬷嬷在一旁看着云卿这一番举动,心里暗暗咂舌,再看那个才十三岁的大小姐,心里又多了一层不同的感受。

    碧莲此次犯错了是不错,但是看老夫人开始的模样,对于碧莲还是有一分怜惜的,虽然不会留在身边,也不舍得她真的发卖出去,加上碧莲老子娘在府里也算是有点脸面的管事嬷嬷,大小姐这顺水推舟的一个求情就将碧莲的心给收买了,从此以后碧莲一家还不得对大小姐死心塌地,老夫人也会记得这个情。

    还有碧萍和碧莲的关系素来不错,以后肯定也会帮着大小姐稍许,而新来的这个丫鬟碧菱,若是真的伶俐的,在心里也会感激大小姐的推荐之恩,那么在老夫人身边的两个大丫鬟都帮着大小姐说话,处境就会好上许多。

    简简单单一个动作,能起到这样大的效果,端的是厉害。只怕以后夫人还得靠大小姐帮着处理一些事务了。

    丫鬟的事情处理完后,老夫人慢悠悠对着还跪在地上的韦凝紫道:“你也起来吧。”

    韦凝紫见这事总算是揭了过去,磕头道:“谢谢祖母。”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也不敢坐下,站到谢姨妈身边去。

    老夫人看了她们两母子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看着韦凝紫那张脸也觉得堵心了起来,小小年纪就知道玩那等阴招,诬陷自己表妹,不知哪学来的手段。

    其实老夫人最讨厌的不是韦凝紫想冤枉云卿,而是她觉得丢了面子,韦凝紫耍了她身边的丫头,连带着她也一并被当作矛头去对付人,若不是伍牙婆将书院的事情说出,等她骂了云卿之后,到时候再来人说出真相,那岂不是丢脸之极。

    她本觉得府中人口不多,韦凝紫又会说话哄她,这两人留在府中能热闹一点,此时想来,这种人留在府中还指不定哪天又给她来阴招。

    她又望了云卿一眼,见她表情平和,眼底隐隐有着委屈,眉宇间却大方高雅,没有任何愤愤的神色。自己这样温顺的孙女,若不是碰巧伍牙婆说出这事,今日还不被冤枉了去,这么久她都没开口说过一句怨语,自己还一直偏袒这个半路出来的孙女,也太不像话了。

    想到这里,老夫人便转头对着谢氏道:“跟你家老爷说说,自家生意的事要紧,可姨妹子寻院子的事也不能马虎,总让人住在咱家客院不好,没得让人说闲话去,让他上心点。”

    老夫人此言,犹如在韦凝紫那张还带着胜利笑容的脸上狠狠得打上了一耳光,顿时让韦凝紫和谢姨妈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她们两人的打算是利用这段时间将老夫人哄住,只要老夫人不发话让她们出了菊客院,那么她们一直住在里面,也无人敢赶她们走,毕竟谢姨妈是老夫人的救命恩人。偏偏今日老夫人开口,她们自然是无话可说。

    谢氏本就不打算让她们母女住在沈府,之前都是老夫人没开口,她也不好说,免得人家说沈府的人都没意见,她一个亲姐姐倒嫌起人来了,此时自然点头道:“母亲说的是,儿媳会转告老爷的。”

    云卿嘴角浮出一抹极淡的讥讽笑容,对上韦凝紫那刷白的脸蛋,还有谢姨妈眼底熊熊的怒火。她们两人肯定是在心里气的咬牙切齿,可面上偏偏是一丁点都不敢表达出来,只要她们还敢甩脸子,保不定老夫人最后一点恩情都不记得了。

    两人还要假装开心的对着老夫人道:“劳老夫人挂心了。”

    “不必,你们找到好去处,我也放心了。”老夫人身子往引枕后靠了靠,半垂着眼道。

    谢氏一看便知道婆母这是疲了,便起身道:“母亲,儿媳先退下了。”

    “嗯,你们都出去吧。”老夫人摆摆手,歪在引枕上开始小睡了,其他人见此全部随着谢氏出来。

    出了荣松堂,谢姨妈的脸色便黑了下来,看着谢氏怪声怪气道:“看着我被老夫人赶出去,姐姐如今是开心了吧。”

    谢氏闻言望着谢姨妈笑了笑,“妹妹此话错矣,你本就不是沈家人,暂住在此处,老夫人心挂住你,才让老爷多留心扬州适合的院落,你这话可莫伤了老夫人的心。”

    “哼。”谢姨妈冷哼了声,目光中带着一抹不屑的光芒,里面那个老妇现在靠不住了,她还顾忌个什么,斜眼望着谢氏道:“我来了这么久,姐姐也没见准备带我去姑母家去走走?”

    刚被老夫人赶出了家门,谢姨妈马上就想到了柳府,她脑子里倒是个个都盘算到了,如今是看沈府靠不到了就打算去试试柳府的风吗?

    谢氏对于她这点把戏也是看透了,刚才韦凝紫说的事她还没弄清楚,只怕又是这妹妹在后面动了手脚,她便有些厌了,淡淡道:“你哪天准备好了,我便下帖子去柳府。”

    “我在府中又无事,后日便可以。”谢姨妈甩下这么一句话,拉着韦凝紫转身就走。身后跟着浩浩荡荡沈家花钱给她母女买的二十二个丫鬟,与她那骄矜的脾气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比起谢姨妈的气势嚣张,韦凝紫一直都不明白一点,为何她这个计划如此周密,却偏偏遇见了伍牙婆说了这个故事,导致她全盘全输,反而被老夫人厌恶,将她们母女两人赶出府去。

    她满心都是疑惑,反头去看着云卿,但见她一脸笑容的依偎在谢氏身旁,脸上带着的笑容是幸福和欢乐的,而谢氏的眼里也是满满的关心和疼爱,两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阳光从她们背后招进来的画面是那样的让人羡慕。

    “你跟我说这个计谋好的,说可以让老夫人不喜欢云卿和谢氏,如今呢,反而让我们被赶出去了,你看看你,真是没一点用!”谢姨妈对着韦凝紫骂骂咧咧,眼底满是不满。

    韦凝紫收回视线,看着谢姨妈那张充满了怨愤的脸,上午她知道自己被人掐伤之后,利用伤痕去冤枉云卿时,满口都是对谢氏和云卿的恨,一句也没有问候过她身上的伤痕,还不停的说利用的好,伤痕出现的好,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不公平,为什么你就对沈云卿那么好,让她有父母的宠爱,有巨富的家庭,这些都让她拥有了之后,还有给她那样好的运气?

    她究竟哪一点比她差了,论才貌,论智慧,每一样她都不输给沈云卿,她真的不甘心。

    看着韦凝紫纤细的,带着无限不甘的背影,云卿嘴角不由的勾上一抹冷笑,她知道此时的韦凝紫在想什么,她记起死前韦凝紫所说那些恶毒的话语,每一句都是对她的嫉妒,忌恨。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平日里在身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大的缺陷,唯一一项却让她们疯狂,那就是嫉妒心。

    嫉妒心可以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失去了头脑,她嫉妒所有比她过的好的人,一旦看到身边有人超过了她,得到了她没有得到的东西,便会陷入了自怜自艾之中,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那个人,从而想要夺走身边人拥有的一切,能抢走的便抢走,不能抢走的便毁灭,恶毒的让人无法理解。

    而这种人,从始至终,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她们只会认为,别人是好运气,是被老天爷照顾,一切都变成她理所当然使坏的理由。

    而韦凝紫,就是其中的典型。

    她看着阳光下那母女两人渐渐走远的背影,缓缓的一笑,转身对着谢氏道:“娘,我们走吧。”

    到了谢氏的院子里,谢氏便眉头微皱,表情严肃的望着云卿,问道:“刚才在祖母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云卿到了谢氏勉强,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许多,对着她笑了笑,流翠便上前将发生的事情说了,听的谢氏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手中的茶杯都晃了几晃,“这真的是她做的事情?”

    她问的是韦凝紫在书院里公然的去勾引瑾王世子的事,虽然是出了半年孝期,大雍对于丧孝半年内不能参加任何聚会,属于大丧在身,半年后可以参加平日里的走动,宴会喜事之类的还是不能参加,直到一年之后脱了素服才算是出了孝期。有孝在身的人都要避开男女之事,哪有人在父亲新丧的时候,在人前公然的行此招的。

    李嬷嬷倒是不惊讶的开口道:“夫人,有句话奴婢一直都想说的,趁着今儿个想托大说两句。”

    谢氏看了她一眼,“你说。”

    李嬷嬷顿了顿,然后轻声道:“夫人可曾记得第一天我们一起用餐时二小姐可有避讳?”李嬷嬷是谢氏的陪嫁,在谢府中时谢姨妈便是她口中所说的二小姐。

    谢氏听了,眉头皱起,目光闪了闪,才想起李嬷嬷说的事,那日给老夫人接风,她便未特意让厨房分开素菜和荤菜,也就是摆在一张桌上的,好似妹妹她是真的没有任何避讳的吃荤。这在大户人家里十分忌讳的,私底下若是藏着掖着没人知晓也就罢了,若是给人看到了传出去,别人只会笑话。

    再想到方才听到韦凝紫在书院里的表现,谢氏明白妹妹和姨侄女两人估计是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了。她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妹妹就是抢着嫁去了韦家,到底也没能上得了台面。

    她神色带着几分可惜,“也罢了,等老爷回来了,我再去问问她想买个怎样的院子,横竖老夫人都发话了,便让她们搬出去住吧。”

    云卿脸上飘过一抹欢喜,今天算是有大收获了,借着韦凝紫自己挑起的事端,祖母和母亲都起了心让她们出去,这个府里横竖她们是呆不下去了。

    这么想着,她心情便也好了起来,欢喜的拉着谢氏问道:“娘,爹那个药吃了也快两个月了呢,等到了两个月,再看看,若是成了,你便可以给我添个小弟弟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谢氏看着她俏皮的样子,嗔道:“这话是你个闺女能说的吗?”

    云卿翘了翘嘴,嘻嘻笑到:“本来嘛,难道娘不想有个弟弟陪着吗?”

    想,怎么不想,这么多年谢氏一直都在想,她摸了摸腹部,可也不是她想就会有的了,“只怕你爹一好,其他三个那他也会常去了。”

    这一个多月沈茂知道自己喝了那种药,心情和身体都有些颓废,平日里不是睡书房,就是歇在谢氏这里,也少动那些心思,男人嘛,觉得自己没能力了,自然会沮丧,受到影响。若是一好了,那还不是得和以前一样了去。

    ------题外话------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