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6 姨妈爬chuang未遂,云卿下套[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6 姨妈爬chuang未遂,云卿下套[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谢姨妈得意的一笑,“这府中能将我们母女留下来的可不止那老妇和谢氏,另外一个人才是关键呢。”

    韦凝紫面色惊讶道:“你是说姨父?可是姨父好像并不怎么喜欢我们的样子。”她们来了之后,姨父压根没有来问候过,看过,她也看不出姨父对她们别有照顾。

    谢姨妈一听,白了韦凝紫一眼,“你知道什么,天天没看过你做什么正事,男人都是这样的,他在前院当然不好来后院了,再说谢氏天天在看着,他也没机会。”

    “可是,娘,你……是已经嫁过人了的。”韦凝紫没想到谢姨妈是做了这等打算,她到底是没嫁人的闺女,脸皮有些发红的开口道。

    “嫁过人的又如何?”谢姨妈毫不为耻,也没有半点夫君新丧半年的自觉,她满脑子都是在门前看到沈茂斯文儒雅的模样,再想到沈家偌大的家业,杏眼里都是闪闪的贪婪的光彩,“他的三房姨娘里面就有一个是寡妇嫁过来的,难道她行,我就不行!”

    她俨然一副沈茂与她已经有染的姿态,那个秋姨娘都是寡妇出了五七后就嫁过来了,她为何不可以。

    “可……娘你就算……成了,也只是个……妾室。”韦凝紫始终觉得这种做法还是过了点。

    谢姨妈眉毛一竖,不耐道:“妾室?我凭什么要做妾室,谢文鸳她是正室,我起码也得是个侧室!”

    韦凝紫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些胡闹,可是隐隐约约又希望娘能做到,因为如果能做到的话,她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住进沈家,也能和云卿一样有那样优越的生活,不必再去羡慕她的一切。

    因报到之后,真正还要过上一段时间才真正开学,云卿便窝在家中,将前世忘记的一些东西又拾了起来。

    就这样过了两日,过了午膳时间之后,因云卿要绣的图中一种颜色的丝线用完了,便差了青莲去针线房去拿。

    取了线回来,青莲穿过抄手游廊到了一处亭子前,看到前面走来一个人影,她站定了看去,那人不是谢姨妈,还能是谁?只见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绣白花绕蝶褙子,配葱黄银面八幅马面裙,梳着一个松松的堕马髻,上面簪着数朵嫩粉色的桃花簪,若不看那张脸的话,光看这一身穿着真是娇媚不可方言,不过即便是配着谢姨妈这张看起来二十五岁的脸庞,也不会突兀,倒看的人年轻了几分。

    青莲一时生了疑虑,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只见她媚眼含春,身后跟着大丫鬟红袖,手里拿着一个双层描金红杏出墙头的食盒,沿着抄手游廊一直往前走,拐了两个弯,最后看样子是要往前院去。

    青莲直觉这不是什么好事,立即拿着线匆匆往归雁阁里走去。

    进了院子,将线拿给流翠后,青莲就将她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谢姨妈打扮的千娇百媚的,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往着前院而去。”

    青莲说完,看着正安静绣着花的云卿。

    去前院?云卿抬眸看了一眼青莲,见她眉目里有着担忧,将针线从下面抽了出来,眉目微凝,谢姨妈去找父亲她是知道的,因为要告诉父亲帮她看什么样的院子,可是用的着打扮,还提着食盒吗?而且这个时间……父亲午间正陪人喝了酒,可能正要酣睡,控制力相当的薄弱……

    她知道谢姨妈的诡计了。

    还真是贼心不死,女儿这么大了,自己丈夫刚死半年,便想去勾搭姐夫。

    自己的爹云卿还是不太放心的,不是个顶的住色诱的人,否则秋姨娘也不会五七之后就搭上了。虽然这些日子看爹是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谁知道他在色相面前能不能禁得住诱惑?

    云卿立即将绣绷放下,站了起来,对着流翠道:“你赶紧让个婆子偷偷的跟在后头看看究竟是去哪了?”

    然后带着青莲往着谢氏的院子里去。她可不想要一个谢姨妈这样的人天天在自己和娘面前添堵,还有韦凝紫那样的‘姐姐’,这两母女不是沈家人已经这样嚣张了,若成了沈家的,还不给她们掀翻了天去。

    她虽然不怕她们的诡计,可是天天对着这两个人也嫌恶心。

    再说若是给别人听到了,沈府的颜面真的是无处可存了,死了丈夫的姨妹子来投奔姐姐,结果来了半个月,就跟姐夫滚在了床上,接着姐夫成了相公。一想到这样的场景,云卿就觉得全身发寒,脚下的步子也越来越快。

    急冲冲的进到屋子里,谢氏正跟两个管事娘子在说话,看到云卿进来,便吩咐两个管事娘子先下去,这才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云卿便让青莲将刚才看到的一切又说了一遍,自己则看着谢氏的脸色。

    “她果然还是这么不要脸。”谢氏冷哼了一声,脸上带着一丝鄙夷道。

    李嬷嬷闻言简直觉得不堪入眼,这等厚脸皮的事竟然是谢家老爷的女儿,她真的是不敢相信,脸上带着一丝不屑,李嬷嬷沉声道:“夫人,要去前院拦住她吗?”

    这次谢氏倒是不急不缓的笑道:“无妨,由得她去。”

    望着谢氏面上的笑容,云卿有些讶异,记得上次爹带了苏眉回来,娘的面上都有些挂不住,这次自己的亲妹妹勾引丈夫,怎么就能如此沉稳的坐在此处了。

    似是看出女儿的焦虑,谢氏微笑道:“无事的,你回去吧,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了。”

    既然母亲都这样说了,云卿也不好再说,娘的神色藏着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打算告诉她。

    但是她心中始终觉得奇怪,也许是母亲对父亲太过自信了?认为是自己的妹妹父亲便会碍于亲戚关系而不会被色所惑?

    虽然她不喜欢谢姨妈,可是谢姨妈的母亲是宫里赐下的美人,长相模样都是不错的,如今她又打扮的娇娇媚媚,主动送上去勾引,若是父亲一时激动了犯下了什么错事,接着她的人生只会精彩到全家鸡飞狗跳的。

    想到这里,她转了一个方向,朝着抄手游廊那边走去。

    青莲看着云卿的动作,跟在后头没有说话,她性子谨慎,不多话,却细心慎密,知道小姐这是要去前院了,虽然她也不知道夫人怎么如此有自信,但是小姐要去看看,她是一定要跟着的。

    前院里,沈茂中午陪着客户喝了好些酒,这些年应酬来去他的酒量是不错了,可是今天来的客户是北方的,喝得是烧刀子那样的烈酒,一杯一杯的劝酒,即便是久经考验的他还是觉得头有些疼,不过还好不算碍事。

    于是便想到书房里休息一会,他身边跟着的管事李斯扶着他进了书房,又转身去吩咐丫鬟来给沈茂打盆热水来洗洗脸。

    “李管事,你怎么还在这里,方才夫人派了人过来寻你有事呢。”李斯还刚出了门,抬头便看见一个脸生的丫鬟站在不远的地方,脆生生的开口对着他笑。

    他微皱了眉毛,看着那丫鬟道:“你是谁?”夫人身边的丫鬟他基本都见过,如今这个倒是面生的很。

    “我是前两日夫人新买的丫鬟,叫红袖的,李管事可能不认识我。”红袖笑着道。

    他倒是知道,前两日夫人买了二十多个丫鬟,眼前的这个可能就是新买的了,心中便信了几分,开口道:“夫人找我有何事?”

    红袖摇摇头:“这我倒是不知道,只是得了吩咐,来找你过去的。”

    想着可能谢氏真有事找他,他便对着红袖道:“那你去打盆水来给老爷洗洗脸。”说完,便大步朝着里边走去。

    见他走了,站在一处角落里的谢姨妈行了出来,嘴角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看了看周围,此时正值人少之时,四下无人,便对红袖道:“你在这守着,别让其他人进来。”

    红袖知道她要做的不是什么光彩事情,神色有些犹豫道:“夫人,你要不要考虑考虑……这样做,等会沈夫人过来见过了,不太好吧?”

    谢姨妈斜睨了她一眼,哼道:“你只管守好你的门,其他的事少插嘴!”

    她就是故意要李管事去谢氏那里,待李管事说是红袖说的谢氏找他有事,而谢氏其实并没有开口吩咐。如此一来,谢氏便会知道红袖传的是假消息,必定会带着人急冲冲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时候一大帮人推门而进,看见沈茂和自己有了私情,她再顺杆子爬上去,说是沈茂毁了她的名声,让沈茂娶了她做个侧室就行了。

    她为自己美好的设计而无比的骄傲,用手摸了摸鬓边的桃花,又拉了拉衣襟,便推门走了进去。

    沈茂此时正靠在书案后的小叶紫檀简架宽椅上,头搭在椅背的横杠上,眯着眼睛在假寐,听到屋子里多了一个轻轻的脚步声,以为是李斯进来了,也没有在意。

    直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脂粉香味,他才微微皱了皱眉毛,府里哪个丫鬟这么不守规矩,擦得浑身如此之香跑到前院来勾引他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谢姨妈一脸媚意的小脸,正站在他的身旁,对着他浅笑盈盈,沈茂撑着扶手,坐直了身子,眉头微皱,问道:“姨妹如何到前院来了?”李斯去哪了,他应该在外头的啊,怎么把谢姨妈一个寡妇放了进来。

    谢姨妈看着他一双墨一样的凤眼,挑飞入鬓,白皙的面容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却不显得苍老,身着青蓝色的圆领直裰,将他的身量显得更加挺拔,心中越是觉得自己这次的决定是对的。

    于是眉眼更加一分媚意,声音柔媚的开口道:“姐夫,这是我费心熬的补身汤,你喝喝看,是否合你口味?”

    沈茂看着她把食盒放在桌面,眼底闪过一丝恼意,面上还是斯文的开口道:“不用姨妹费心了,这补身汤你姐姐每日都会熬给我喝的。”自从查出补身汤有问题之后,沈茂对吃食就格外的注意,补身汤更是一直都是到谢氏那边喝,顺便将药汁一起喝下去,如今谢姨妈来送补身汤,他自然是格外注意。

    听着他拒绝的话语,谢姨妈却一点都不急,若是这么一句话,沈茂就喝下这汤了,那也太不附和她的期望了,男人嘛,总是要装一装,到了好像万死不可推辞的时候,才肯勉勉强强的接受,更加热络的将食盒揭开,口中道:“自从失去了倚靠后,这些时日我和紫儿母女两无依无靠的被人欺辱,直到到了沈府以后,姐夫你对我们照顾有加,不仅提供地方给我们住下,还给我们添了丫鬟在身边伺候,样样都照顾得周到,为了感谢你,这碗汤是我从早晨一直熬到中午,颇为补身,聊表一点心意,请你不要拒绝。”

    望着递到了面前的汤,和谢姨妈又倚过来几分的身子,沈茂头有些晕,强打起精神道:“这些都是你姐姐安排的,她才是最费心思的人,我忙于前院,倒没有注意到这些了。”

    沈茂只希望谢姨妈能听懂他的言下之意,他知道谢姨妈今日来,并不是单单为了送一份汤,刚才那些话的意思,语气足够的暧昧不清了。

    无奈他喝了酒,语气轻飘飘的,本来拒绝的话语,谢姨妈听起来反而觉得他是在内疚没有照顾好她,便笑道:“哪里,姐夫不用如此想,若是没有你在外辛苦,赚钱养活家中人,姐姐也没办法过上如此好的生活,更别提照顾我了。”

    她早就闻到了沈茂身上的酒味,暗暗觉得老天都是帮她的,男人一旦喝了酒,控制力就越发的薄弱,她还怕没有机会吗?便靠近沈茂,一手要去扶着他,“姐夫是喝多酒了吧,我来扶你喝汤,这汤刚好能解酒呢。”

    面对她如此的献殷勤,沈茂只觉得有几分恼火,眼看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玲珑剔透的身材就要靠近他,他连忙道:“我自己来就行呢。”

    一手迫不及待的接下谢姨妈手中的汤,一股气的喝了下去,然后放在桌上道:“汤我已经喝了,你可以走了吗?”

    他只恨谢姨妈靠的太近,若是出声呼唤其他人,给人看到他们如此呆在屋中,难免生出什么风言风语来,他可一点都不想和谢姨妈有什么拉扯,也不管这汤是危险还是无事,只盼着她赶紧自己出去,别惹出什么祸端。

    可是他心中的想法越甚,头却是越来越重,按照平常来说,醉酒的劲儿也只有那么一会,散去了之后,除了稍许头疼就无事了,怎么今日反而越来越重,眼睛渐渐有合上的趋势。

    谢姨妈看着他眼皮开始往下坠,面色也变得有些呆怔,得意的笑了起来,“姐夫,你累了吧,我扶你去休息……”

    云卿往着前院而去,到了沈茂的书房前,便看到门前站着的是谢姨妈的大丫鬟红袖,便知道不好,流翠吩咐的那个婆子就站在这个附近,看到云卿便窜了出来道:“大小姐,方才看到奴婢看到谢姨妈提着食盒进去了。”

    “进去多久了?”云卿面沉如水,双眸中闪着点点的光芒,低声问道。

    “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了。”婆子一直在旁边看着,“老爷今日好像应酬回来,喝了点酒。”这个婆子在宅院里生活久了,自然知道有一些腌臜的事情不能明说,便隐晦的暗示道。

    云卿闻言面色一沉,酒后的男人更是容不得放心,加上谢姨妈那个脸皮堪比城墙的人,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便疾步朝着书院门口走去了。

    红袖一看到云卿就知道不好了,谢姨妈进去不久,也不知道事有没有成,若是谢氏来了,她按照吩咐放进去便好,可是如今来的是大小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连忙福身道:“见过大小姐。”

    云卿一句废话都不说,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双眸如箭,冷冰冰的直接道:“你给我让开!”

    红袖哪里敢让开,即便是心里被眼前少女的气势给镇住,还是拦在了书院门口,“大小姐,沈老爷吩咐我守在门口的,你不可以进去。”

    云卿冷笑一声,讽刺道:“我爹会让你守在门口?你是谁的丫鬟我爹会让你守在这里!?”她对一抬下巴,身后的婆子就冲了上来,拉着红袖往一边拖去。

    青莲反应快,看红袖张口叫人,拿着手中的帕子就往红袖的嘴里塞,堵住了她想要出声提醒的意图。免得惹来了其他人,万一里面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被看见闹开了来。

    云卿一把将门踢开,便看到父亲软软的靠在椅子上,而谢姨妈两只手正放在沈茂的衣襟之上,那动作正是打算将沈茂的衣服给脱了。

    “姨妈这是准备干什么呢?”她走到案台前,站到了沈茂的另外一边,目光落在案台上那一碗汤上,闻着空气中那一丝的异味,云卿眼底掠过一道冷芒,竟然在汤药里下了迷药,这姨妈也太不要脸了吧。

    眼见就要得逞,突然半路闯出一个云卿来,谢姨妈的脸色是青红交加,红是因为自己的计划这样的好,虽然看的出沈茂不是十分的愿意,好在她早有打算,只要沈茂喝了这个汤,全身无力,只能让她摆布,她再脱了沈茂的衣服,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两人抱在一起待谢氏进来一切便可以成了,又被云卿闯进来破坏了她的好事,青是因为看到云卿眼底那不屑和轻蔑的神情,仿若已经知道她的打算。

    她强自镇定了心神,脸色如常一般,厚着脸皮道:“我送汤药给姐夫喝,见他醉酒了,想扶他去旁边的偏厅去休息一会。”沈茂的书房里有一个小偏厅,里面卧室的一应用具皆有,他有时便歇息在这里。

    “是吗?”云卿语调拉长的冷笑道,“看来沈府里的丫鬟还是太少了,竟然要姨妈从后院前来伺候自己的姐夫休息,就是不知道你是想要姐夫休息呢,还是和姐夫一起休息?”

    “你!”被云卿直接点穿心思,谢姨妈终是一张老皮都顶不住了,嘴唇颤抖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说的是什么话,就不知道传出去人家会说你厚颜无耻吗?”

    云卿缓缓的摇头,语带讽刺道:“姨妈你做都可以做得,如何不准我说呢?我父亲对你没有意思,你便要用这样的手段,若是给人知道了,你说到底是笑话你的人多,还是说我不懂规矩的人多?”

    谢姨妈浑身气的颤抖不止,未曾想到云卿的嘴皮子竟然这样厉害,强辩道:“你怎么知道姐夫对我没意思?”

    闻言云卿嗤笑道:“若是对你有意思,你还用的着那等龌龊的手段吗?”

    “你,你,你……”谢姨妈连续三个你字,又气又恼又怒,竟是一个字都说不下去了。

    云卿毫不理会她,气,有什么好气的?自己做得出,还怕人家讽刺吗?她从随身携带的荷包中拿出一个绿瓷瓶子来,自从学了医术后,她有做几瓶简单的药随身带着,这种刺激性的药丸,是专门解蒙汗药和普通迷药的,今日终于派上了用场。

    她捏开瓶盖,将瓶口放在沈茂的鼻子下闻了一闻,过了一小会时间,沈茂便醒了过来,头脑中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散了去。

    他摇了摇头,却看见面前站着的少女,略带疑惑的问道:“云卿,你什么时候来的?”

    云卿讥讽的一笑,抬头望着谢姨妈道:“我看见姨妈来找父亲,料想姨妈是为了买院子的事情来找父亲的,便跟了上来,想要听听姨妈的要求呢。”她不会将谢姨妈要勾引父亲的事情说出来,谁知道父亲等会一抽风又觉得谢姨妈不错了,那可会恶心她和娘了。

    沈茂这才想起方才谢姨妈在这里,他皱了皱眉头,看着一边的谢姨妈,目光从桌上的食盒上扫过,久经商场的他对一些暗地里手段也有些了解,知道自己刚才喝下去的东西有些不妥,目光就变得更加深幽,冷声道:“原来如此,那姨妹就请说说你要买的宅子要求,我自会在外头留意。”

    看着父亲对谢姨妈的态度并未有两样,云卿也暗里惊奇,她看着谢姨妈一身的装束,是靓妆细抹,香气扑鼻,不可谓没有魅力,若是父亲真有意图,那么谢姨妈完全不需要用上迷药了,两个人眉眼对上了苟合对谢姨妈更有利,难道父亲的定力这么强?

    眼看勾引沈茂的事是不成了,谢姨妈紧咬银牙,眼底射出两道寒光紧紧的盯着云卿,这个小贱人真是屡次坏了她的好事,还好她备了后招,即便是失败了,也有话圆了回来,她将食盒打开,从底下掏出一个雕花盒子放在桌面,脸上又带着笑容道:“姐夫,这是我铺子的地契,我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又不懂这些生意上的事情,即便是被人欺了也不知道,你经营这么大的家业,便分那么一丁点神出来,也能管理的不错。”

    沈茂看着她将盒子推了过来,脸色便有些变化,“这恐怕不妥。”

    谢姨妈一听,哪里肯让他就如此拒绝,她还有别的打算呢,于是面上露出一丝凄惨来,哽咽道:“姐夫莫要推辞,如今我也没什么可以信任的人了,这可是以后紫儿的嫁妆和我们母女所有的倚靠了,若是你还不帮我,我也只有去求姐姐来跟你说了。”

    一听到她说谢氏,沈茂便垂下了眼眸,谢氏素来心好,对亲戚也是不错,这些年对柳家也是给了不少银子,这一切他是知道的,柳家在扬州为官,对他来说,有这么一门子亲戚,做生意上下打点的时候,官员多少都要看点面子,这也是他默认谢氏给柳家银子的主要原因,而谢姨妈又是谢氏的亲妹子,谢氏当初听到她要来的时候,就将泰来院收拾出来给她住,不知后面是怎么,到了关头又换成了菊客院,但是其余的吃喝一点半点都没有少的。

    若是谢姨妈去求了谢氏,他再接下来,还不如直接收下,不过就是派人管事的问题,沈家这点还是无所谓的,也免得谢姨妈又找了借口,说没钱傍身,总住在沈府里。

    想了想,他开口道:“既然你如此说,那么我可以帮你。”

    谢姨妈闻言一喜,眼底流过一道精光,这眼神没有逃过云卿的眼底,上辈子的时候,谢姨妈也是如此,将手里的店铺田庄一并交给沈茂管理,到了韦凝紫出嫁之时,便要求沈茂将所有的田庄铺子还与她,沈茂自然是把所托的一切都还给了她,岂料谢姨妈接了之后,竟然在府中大闹大哭,说是当初给沈茂的铺子不止这么一点,田庄什么的也要多很多,骂沈茂没有良心,连孤儿寡母的东西都要私吞,沈茂气的差点没晕过去,可是当初好心接管的时候又没有立下字据凭证,开口辩解其他人也不相信,只觉得沈府家大势大,仗着帮忙私吞了人家的财产,最后沈家按照她所说的经营入账赔了十万两银子,连带好几个大铺子和田庄给了谢姨妈才了事。

    那件事也将沈茂气的够呛,谢氏也知道原委,便将谢姨妈赶了出去,可是已经骗到了大量财产的谢姨妈根本就不在乎,那时自己和韦凝紫已经嫁给了当上了永毅侯的耿佑臣,谢姨妈带着在沈府几年搜刮的财产,住进了京城里的宅院里。

    想到这里,云卿便要开口阻止,她今生一定不能让谢姨妈从沈府占什么便宜去,她们这样的人,不值得别人对她们好。

    不料,沈茂却在前面开口道:“不过姨妹,今儿个你我都在这儿,便当着面,将匣子里的东西点好了之后,写在纸上,双方都在上面签字,如此一来,你我便有了凭证,日后也不会为了一点钱财的事情闹得两不相见,你看如何?”

    谢姨妈脸色一白,未曾想到沈茂会如此说,连忙道:“不需要如此,姐夫你这么大的家业,哪会看到我这点小钱呢?”

    沈茂不为所动,轻轻的笑道:“姨妹此话错矣,有句话叫亲兄弟明算账,你的东西放在沈府里管理,不代表是沈府的东西,还是分清楚的好,以免日后有什么错漏,两厢都不好看。”

    他的话语带着商量语气,可是谁都不难听出里面的意思,若要管可以,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他可以行行举手之劳,可是必须要立下字据,否则的话,就不要谈了。

    谢姨妈心底更是生气,她好心好意的将自己的家产给沈茂管理,他竟然还说这样的话,难道她还会贪他什么东西,沈府这么大的家业,就算她贪了,分一点给她又如何,真是商人气息十足,锱铢必较,一点亏都吃不得。可是她又不敢发脾气,因为这些年来,她的铺子管理得确实不是很好,大概是自己没有经商的天赋,年年都是亏损,若是长久下去,最后铺子只怕也只有卖了的份了,不如交给沈茂打理,沈茂在经商上十分有天分,沈家的生意一直是蒸蒸日上,渐渐的已有了江南首富的苗头,在他手中怎么也不会亏本的。

    于是忍着一口气道:“既然姐夫如此说,那便就这样吧。”

    沈茂闻言淡淡的一笑,便由得谢姨妈将店铺和田庄的地契拿了出来,一样的一样对录,沈茂每一个都会问清楚地方,收入以及现在的情况,谢姨妈不得不一一的说出来,眼眸里不时闪过怨愤。

    云卿没想到沈茂今生竟是如此做,和前生的做法有了很大的区别,她看着两人在那对着钱财,父亲一一记录着,嘴角的弧度轻扬了起来。

    看来这一世,父亲对谢姨妈的印象也有了极大的改变,前生的时候,姨妈住进了泰来院,和谢氏的关系表面弄的十分融洽,又会讨好老夫人,加上云卿又和韦凝紫的关系好,两家人看起来几乎亲热的和一家人一样,谢姨妈那时也没想过要勾搭沈茂。这一世由于她的原因,一路受阻,先是被谢氏知道了丢死雀,而转念头将她安排去了菊客院,又被云卿将计就计让老夫人开口驱逐她们搬出沈府,不得已出了勾引沈茂的下下之招,岂料又失败了,也从而让沈茂也对她生了厌恶。

    而那厢谢氏正坐在屋中和李嬷嬷说话。

    “夫人,你看大小姐刚才来说的那事,你是不是还是过去看看?”李嬷嬷心中总觉得不太妥当,她倒是知道为何夫人会那样肯定老爷不会看上谢姨妈,可是这男人,还是难说。

    其实谢氏现在也有些摸不住底,那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谁知道老爷还有没有记得,万一管不住的……她想到这里,就有点坐不住了,外头却来了小丫鬟传话,说是李管事说夫人找他来有事,在外面候着。

    李嬷嬷有些惊讶,与谢氏两人对视了一眼,夫人明明没说要见前院的管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老爷派人过来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李嬷嬷便喊道:“让他进来吧。”

    李斯垂头进了正屋,恭敬的行礼道:“小的见过夫人。”

    谢氏知道他是沈茂身边的得力管事,自然给三分面子,开口道:“李管事,你此时前来,是老爷让你过来的吗?”

    这话一说,李斯便一愣,谢氏见他表情,便想到刚才云卿所说,面色也是一变,谢素玲将李斯都调开了去,这是打定主意要爬到沈茂的床上去了。

    她刚才的那份笃定,一下变得动摇了起来,若是让谢素玲上了老爷的床,这是不进门不会完事了,一想到和自己的妹妹共一个丈夫,还是曾经嫁人生子的妹妹,她心中就膈应的慌,再也坐不住了,带着李斯和李嬷嬷一起,急急的往着前院而去。

    一进了书院,就看见谢姨妈和沈茂两人正在说着话,气氛并不是十分暧昧的模样,她的心便放了下来,再看女儿坐在一旁,面容上带着几分沉静,并未有一丝怨气在其中,便笑着走进去道:“妾身见过老爷。”

    沈茂这才抬头,看到谢氏来了,面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瞟了谢姨妈的脸色一眼,开口道:“姨妹要将她名下的店铺交给我管理,正在与她对录呢。”

    见沈茂的神色一如往常,没有内疚,谢氏便知他和谢姨妈之间病没有发生什么,眼里闪过一抹讥诮,看向谢姨妈嘴角浮着淡淡的笑意,“原是如此,那定要好好对对,莫让妹妹吃了亏去。”

    云卿听谢氏说话的语调便知道她心情不大好,换做是她,她心情也不大好,有这么个厚颜无耻的妹妹,又碍于自己的脸面,不能大声斥责,心情当然是不好的。

    “嗯,这些就是对录出来的单子,你再过目一遍,若是可以,你我各自在上面签字,一人一份,以做凭证。”沈茂查点了最后一个铺子后,将两张单子拿给谢姨妈过目。

    两人本就是一起点出来的,谢姨妈看着沈茂记录下来,大概扫了一眼,便在上面签下了名字,盖上自己的私印,沈茂也大笔一挥,同样盖上了私印后,便一人执了一份。

    谢姨妈小心翼翼的将这张对单收起来,谢氏便开口道:“不知妹妹要什么样子的宅子,可将要求说出来,老爷才好去寻。”

    谢姨妈眼睛骨碌碌的转了一圈,便开口道:“因为我们孤儿寡母的住在外头,不想离沈府太远了,以免走动有困难,希望能找一处离沈府进的,三进院子。”

    沈茂拧了拧眉头,开口对着李斯道:“最近我比较忙,李斯,这寻宅子的事就交给你了。”

    李斯明白沈茂的意思,这是为了防止谢姨妈再为了买院子的事接近他,便应道:“小的一定将此时办好。”

    离沈府进的院子,那岂不是就是扬州最繁华和地价最贵的地方,倒会挑地方,还找了个漂亮的借口。云卿看着谢姨妈面上的神色,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姨妈将具体的要求提出来嘛,比如坐向啊,大小,占地,风水等等,这样的话,李管事才好依照你的心意寻到好的宅子。”

    她说完,便对着李斯嘴角微扬,问道:“李管事,你说是吗?”

    李斯刚才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夫人明显没有唤他过去的,肯定那个丫鬟有问题,再一看屋子中进来了一个谢姨妈,心里也就明白了两分,虽然面上是看不出什么,心里对谢姨妈只怕是一百万个恨死了,他是沈茂的得力管事,谢氏也看的起他,一直对他不薄,再加上谢氏嫁入沈家多年,上下口碑都不错,他媳妇是里面的管事娘子,也经常说夫人在大户人家里面是个心善的主母了。

    先头这个谢姨妈来一招调虎离山,差点让他成了帮yin的助手,若是真成了,这让他怎么有脸面见夫人。

    如今见大小姐对他意味深长的笑着,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凭着直觉知道必定是有深意,便点头对着谢姨妈道:“是的,请你将要求写在纸上,如此寻到的院子便更能符合你的心意。”

    沈茂不知道女儿为何会如此说,又不是建宅子,光买的话,哪里会有宅子刚好如了所有的心意,他只当是她年幼,不懂这些,可是转念又记起前两日女儿说如善堂的建议时,那般懂事成熟的样子,语言条理清晰,分析事务逻辑性强,不像是一般的胡闹,便未开口阻止。

    谢姨妈听到云卿这般的体贴,明艳的容颜带着笑意,要求越多,便越难找,她便可以在沈府多住一段时日,最好不过了,于是提笔写到:“请帮我寻一处坐北朝南,风水极佳,颇有……”林林总总的写了一大段,然后拿起来递给李管事道:“就这些要求了。”

    云卿坐的角度,刚好可以透过光亮看到纸上的字迹,淡淡的扫了一眼,对于那些要求忽略不计,只是落在最后一处,轻蔑的对着谢姨妈道:“姨妈怎么也得落个名,写的像个嘱咐,你这么写,李管事哪天不注意,只怕当做废纸扔了也不知道呢。”

    谢姨妈虽说对云卿是带上憎恶,可是对她有利的事情,她一点儿也不会因为是云卿提出来而不做,自觉这样写也太轻率了一点,便又从李斯手中将纸拿了过去,添上了名字和日期。

    李管事看着手中的纸张,目光在上面的要求和下面的署名上掠过,脑中闪过一道念想,有着几分不敢置信转过头望着少女还带着稚嫩的容颜,菱唇挂着和暖的笑意,一双凤眸却含着清凌凌的光,如同一汪幽潭,将周围的光亮都吸了进去,让他莫名了有一种敬畏感。

    难道,大小姐想的有那么深远?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