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09 反击安兰,世子及时救美【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09 反击安兰,世子及时救美【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云卿快到净房的时候,却听一旁传来了男子匆匆的脚步声,后面树林里一声巨大的吼声:“逆子,你给我站住!”

    那一声突如其来,直将云卿吓得一抖,再一想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仿佛是安知府的声音,连忙拉着裙角,躲到一个歇凉的小亭子角旁边,屏息凝气的待声音过去。

    可想那匆匆的脚步声就停在了前方不动,云卿只得认命的等着。

    “安初阳,今日老太君邀了瑾王世子,永毅侯公子到府中做客,你竟连席都不出,倒是好大的胆子啊!”安知府怒目而斥。

    却见一身黑袍的安初阳半点都不曾在意,微抬了眼皮看着面前暴怒的安知府,嗓音冷寒道:“他们来府,与我何干?”

    额……她一不小心就听了人家的家事了,现在这种行为,还是莫要让人发现了好,否则以为她故意偷听墙角,罪过可就大了。

    只听一阵呼哧呼哧的呼吸声,大概是安知府气的半天没有语言,过了一会,仿若怒气平息了些许,才道:“你如今都十五岁了,还不结交些权贵子弟,以后走上仕途也好有些助力……”

    他话还没说完,安初阳那冷冰冰的嗓音就打断道:“我的事情,就不劳您操心了。”这句话透着一股陌生的疏离,仿若安知府只是一个泛泛之交,爱管闲事的人,而他毫不领情,若不是云卿知道他们两人是父子,只怕怎么也想不到两人的关系。

    “你是我儿子,你的事情我不操心谁操心,夫子说你的成绩早就可以参加乡试了,你却偏偏不去,我说你若是不喜欢走科举入仕这条路也就罢了,多结交些权贵,到时候为父走动给你安排个官职也是可以的,偏偏你就不去,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他这般操心的一番话,换来安初阳更加不留情面的话语,“如今操心你给谁看,若是真有心,当年就不要做出那般的事情,到了现在你再做这慈父的样子,是想博个好名声还是如何?”

    光是听这声音,云卿就觉得含着一股子冰渣在里头,就算没有看到安初阳的表情,云卿也能想象从他那两片淡色的唇瓣里吐出的这些话语究竟有多生冷。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安初阳说上这么一大段的话,一般来说,安初阳是个字句十分吝啬的人,能多简约的回答就多简约。

    “我就知道你……就知道你……这么多年还是如此……”安知府更是被这一句话气的捂住胸口,举起手臂对着安初阳手指不断的颤抖,眉头皱得紧紧的,唇上两撇小胡子随着他嘴唇的不断的抖动,几乎是要晕了过去。

    云卿没有心思去想这么多年到底是如何了,她满腔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沉沉的下腹来,只好弯着腰打算偷偷的往回路走去,她就不再听这府门秘闻了。

    岂料一个转身,刚好踩到树上掉下来的一个果子,发出啪的一声,安初阳沉黑的双眸一阴,对着这方大吼:“是谁!”

    云卿弯腰的动作一下顿住,心想到底是藏不住了要给人发现,本能的想要往前跑,却突然被一只手揽在了腰间,身子被带着跃到了高阁之上,而她正好被人死死的压在身边。

    她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戴着银色云纹面具的脸,面具后面一双冰泉般澄透的眼眸正冷冰冰的瞧着她。

    他是竹林里面遇见的盗贼?怎么又在这里遇上他了?

    云卿立即警醒的往后欲退上一步,却被那强健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箍住。

    这一瞬间,她觉得时间仿佛停驻了,她和他贴的是这样的近,她的脸几乎要贴到了他的胸膛,肌肤甚至能感觉到他散发出来的温热气息,那怀抱在她腰上的手以一种极为紧绷的姿势牢牢的搂住她,她甚至有一种错觉,仿若他们是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恋人,如此亲密。

    她只觉得心跳碰碰的在胸腔里加速,不受控制的跳跃,这种慌乱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往后靠去,想要开口推辞,却被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指压在了她的唇上。

    温热的指尖轻轻的压在唇上,明明没有力道,却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唇部传来一点酥酥麻麻的触觉,面上开始莫名的发烫。

    一阵传音入密进入她的耳中,“下面有人在找你,不想死就别动。”

    闻言,云卿这才记起,方才是安初阳发现了她的存在,若不是她被银面男子带到的位置应该在这附近的一个阁楼屋顶上,怕是早被安初阳抓了个现行,虽然她不是故意偷听的,可是人家不会这么想啊。

    阁楼下方。

    安初阳循着方才那细小的声音而去,站在小亭子旁,神色阴冷的四下扫射一圈,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他抿了抿淡色的唇角,站到方才发出声音的方位看去,地上一个手指甲大小的果子被人踩得瘪下去,还流着新鲜的汁液,证明刚才有人来过,微眯起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睛,扫视一下周围,当看到地上一处时,眸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安知府没有武功,未曾发现异样,听到儿子吼声后,也收了声站在一旁望着,见他空手回来,问道:“是何人?”

    “无人。”攒了攒握在手中的东西,安初阳脸色如冰,眼神阴郁的回答道:“无事我便走了。”

    “你……你是要气死我啊,逆子……”安知府狠狠的跺脚,再也说不出话来,而安初阳脸色不变,宛若未见一般走远。

    安知府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甩手而去。

    直到下面的声音都消失了,云卿才抬起头来,微微蹙起眉尖,面前这银面盗贼,怎么又出现在了知府府,难道他又来这里偷东西了?她抬头看去,如此近的距离,她只能抬头看到他精致的下巴,那露在银色云纹面具下的一点白色,在午后的阳光里变得透明,宛若百合花开时,纯白无暇的花瓣,她不禁猜测面具下的人容色一定不俗。

    忽而见面具下方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里闪过一道戏谑的笑意,让人忍不住生出冷颤的暗哑嗓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诱惑在她耳边轻声道:“怎的,还是没看够吗?”

    云卿这才猛然的惊醒过来,从脸颊到耳后根迅速蔓延成红色,心内闪过一丝对自己的恼意,怎的又看着他出神了,她为何每次面对这个人就要走神,这样一个小贼一次拿着她做挡箭牌也就罢了,这次又掳着他,不知道又想干什么,若是让人知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如此,还不知道会编排出什么,不由的要张口反驳。

    却发现那根手指还压在她的唇上,似乎还有细细摩擦的迹象,这个家伙,太过分了,她余光瞟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正是阁楼上没有楼梯通上,仅仅作为装饰而用的顶层宝顶上。

    那阳光倾斜下来,正好落在银面男子的面具,银华流过,璀璨夺目,将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眸衬得更加幽黑。

    云卿暗里生气,不甘心就每次被他拿住威胁,干脆张口就咬在压在唇上的那根手指上。

    她用尽力气的咬下去,对于这个盗贼,她不知怎的,没有那种害怕的心里,只有恼怒和气氛,于是一点也不怕咬的重了,尖尖的犬齿刺进了手指肉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银面男子眼里闪过一道讶异的光芒,接着就痛的蹙起了眉心,闪电般的伸出两只手指掐在她的下颌上,加大的力量迫使她张开了嘴,拿出那根被咬伤的食指,举在云卿的面前,金灿的日光下,两颗血珠沿着深陷的齿印沁了出来,顺着手指流下。

    小狐狸竟然每次都咬他,上回在书院里也是想也不想对着他的胸口咬下去,如今还有齿印在那里没消呢,现在又在他的食指上面留下两个齿印,她是就对他如此,还是看到不顺心的人就这么咬下去?

    想起刚才手指被她包在唇间那种湿润滚烫的感受,他的脸就止不住的发烫,眼里的神色却越发的生气,咬他也就算了,可是若是其他不怀好意的男子,光这么一咬,可是半点作用也没有的,小狐狸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也许会让男人更加有欺负她的欲一望吗?墨眸中闪过一道精明的光芒,御凤檀决定要让云卿改掉这个坏习惯。

    他手指加大力道,云卿被迫抬起下巴,面具下的男子的眼眸带着冰刃般的锐利,透出一股森寒得气息,她看着有些害怕,却抿着菱唇,丝毫不退缩的看着怒视着他。

    虽然看不到面具男子的表情,云卿却能感觉到他全身散发出来的摄人气息,竟让她觉得无比的强大,连闪避都失去了力量。

    银面男子诡异的轻笑了一声,拿着手指忽然塞在了云卿的唇里,手指暧昧非常的在她的粉红的舌头上轻轻的一滚,那鲜红的血液沾上了舌头,她瞬间觉得一股血腥味在舌尖绽开,又为这种侵袭般的动作而面色涨红,一时凤眸瞪到了最大。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银面男子已经收回了手指,指腹在她的脸颊流连划过,声音暗哑中带着危险的警告,“以后不准咬其他人,你这样会让人更加想欺负你。”

    语气里带着不可否认的霸道,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无条件的遵从,这种慑人的气质竟然是从一个小贼身上流出,更让云卿笃定他的身份特别。

    可是霸道就霸道,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要做什么自己去做便是,还要拉着她,这一次……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没受伤,身后又没有人追捕他,干嘛还抓着她。

    难道她看起来格外好抓?

    “我咬谁和你没有关系,大侠你不要多管闲事了!”云卿恨恨的咬牙,一字一字的往外吐着,特别是‘大侠’两个字咬得特别得重。

    御凤檀非常不喜欢她这样的态度,微眯了眼望着她的表情,那张白玉似的小脸上都是愤愤然,而且目光还带着不屑的往一旁看去。

    又不肯看他?他不戴面具的时候她也不看他,他戴着面具她也不肯看她,合着她就是不喜欢看他?

    心中不满,手指便狠狠将她的脸扭过来,不爽的压低嗓音道:“我长得很难看吗?为什么不看着我?”

    云卿闻言抬眼望着他那张银灿灿的面具,噗哧的笑了出来,抬手在他面具上一戳,“你能让我看到什么?”

    哼!他倒是忘记自己此时的身份不是御凤檀了,面具下的朱唇抿了一抿,狭眸微眯,更靠近她一点,阴森森的问道:“那你觉得安初阳长得好看?”

    啊?这是哪跟哪了?云卿有些奇怪的抬起长睫,凤眸微讶的望着银面男子。

    他说的是安初阳?为何他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方才她躲在亭子后,可是没有抬头看过安初阳一眼的,若是说有观察,那也是在覆射之时,她才起意多看了几眼,难道银面男子一直都在她的周围?

    这种猜测让她猛的一惊,目光紧紧的盯紧银面的男子的眼眸,只是眼前男子两次与她相见,可这种邪恶中带着霸道的气息,是她所见识过的男子中未曾有人能够拥有的,这种气息太过诱惑,也太过夺人心魂,望之便难以忘记。

    唯一与他一般拥有夺目气质的,便是瑾王世子御凤檀了,而御凤檀的气质却与他截然相反,那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不会像眼前的男子带着邪魅霸道。再看男子身上的衣服,也只是一般人家可以购买起的蓝袍,而御凤檀从头到尾无一处不是讲究到了极致,身高上似乎也有些差距。

    她半晌不回话,惹得御凤檀不满,以为她真的喜欢安初阳那种冷冰冰的男子,便重重的哼了一声,“那个冰块有什么意思,你也喜欢!”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了!”云卿对他的奇怪逻辑表示无语,不想再与他争执,这人做盗贼便做盗贼了,管她喜欢谁了。

    她扭转头,往身后看去,一望头就有些生晕,这地方她靠自己的力量还下不去,可是……她似乎被这些突来的事情吓得腹部一收,此时放松了下来,却想起另外有一件事迫切的需要解决……

    她真的好想上净房了,可是要怎么对面前这个男人开口啊,于是憋涨着气,小声道:“你快放我下去……”

    “我又没抓着你,你自己可以下去嘛。”御凤檀是起了心还要逗她一会,等她小意开口求他带她下去,谁知半晌没有等到回音,便转头看云卿,只见她面色越涨越红,神情带上一丝痛苦,心内一惊,赶紧看她是否中毒受伤,却未见异常,一时思不得解。

    便想起她刚才在的位置是那样偏僻,一般人不会随便去的,除非……银面男子目光带上一丝深不可见的疑惑,见她腹部微收,两腿紧紧的夹住,手指拽紧,这模样……

    他抬头望了亭子所在的那一方,忽而发出大大的笑声,提着云卿在半空中腾飞,然后将她放在了竹林中的净房之前,又是一声讥诮的笑声扬起,道:“没看过有人会被这个憋死的。”

    说罢,转身便如同一抹黑色的晚风离开了竹林,云卿一愣,心内不平,却实在是忍了颇久了,赶紧进了净房,待出来之时,心里便是堵的发慌,想起今日从出府到现在,遇见的每一件事都是十足的倒霉的,早知道便找了借口推辞便罢,如今一而再,再而三,惹了御凤檀灌酒,又不小心听到了知府的家事,最后还被一个小贼占了便宜……

    想到方才那手指伸入舌上的感觉,云卿就忍不住的对着一旁呸了一声,血腥的味道还留在了她的味蕾里,真是不爽的很。

    她一面走一面愤愤的将银面男子骂了个够,这人偷东西也不知道换个时辰,每日都是青天白日里的出现,人不都说贼是半夜里才出来的吗?

    什么叫不准再咬别人,他若是不欺辱她,她会咬他吗?不过他的话倒是有道理,若是真遇见有心害她的人,这么一咬也起不了什么重用。

    她本不是冲动的人,不知怎么,面对银面男子似乎却自制力差了一些,忍不住的想要回击他,似乎吃准了他不会对她怎样?她摸了摸脸颊,奇怪自己怎会有如此诡异的想法,难道是因为上次在林中的时候他放了她一马,所以觉得他便不危险了?

    要知道,他可是个贼呢,那天满身鲜血的在她面前,证明他不是个好人,也许手下还出过人命的,以后还是小心谨慎点好。

    待到了落梅院的时候,却见除了安雪莹,安兰,安芳,柳易月和刘婉如外,扶着老太君去休息的安玉莹也过来了。

    云卿一进门,就听到柳易月高高的声音道:“表姐这一去还真够久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整个知府府中游了一趟呢。”

    闻言,安玉莹手中拿着一柄荷塘月色的画扇,缓缓的摇着,一面斜觑着眼望着云卿道:“云卿妹妹只怕是不小心走错了路吧。”

    “玉莹姐姐这是不知道呢,云卿和雪莹妹妹的关系甚好,时常来府中玩耍的,虽不说对府中一切都熟悉,至少后院里几个常去的院子肯定是不会弄错的,平日里她便是如此了,哪会去个净房还迷路了,只怕还有其他的事情耽搁了时间吧?”

    说话的是知府的庶女安兰,她和安玉莹是同岁,比安雪莹要大一岁,今年十四了,因为其母亲是盐政司胡大人的庶女,乃安知府的贵妾,在府中也算是有些体面,她又是知府府中的庶长女,生的也灵秀动人,又能说会道,在安知府和知府夫人面前都得几分脸子,所以比起坐在她旁边的安芳来,却是要好多了,只见她穿着一件桃红色金线绣菊花纹的交领襦衣,配着海棠红束腰压金丝线裙,全身看起来也是贵气十足,一点也看不出是庶出的小姐,头上梳着云朵髻,带着银累丝嵌蓝宝缕空白玉牡丹簪,鬓边簪着两朵粉色的绢花,显然今日也是经过精心打扮,想要在御凤檀面前一展风采的。

    宁国公府乃开国时封的开国功臣,属于世代簪缨的大族,嫡庶区别十分明显,像安玉莹,安雪莹这等的嫡女都是莹字辈的双字名,而庶女安兰安芳很明显只是和草沾上关系而已,单从姓名上已经区别出来了。

    云卿曾经听安雪莹说过,说这个庶出的姐姐因为容貌出色,在府中也算得宠,作风做派和嫡女也差不多高,私下里聊天的时候心气也颇高,一定是要嫁给家世身份皆好的男子做正妻才行。

    对于坚持要做正妻这点,云卿是支持的,妻是明媒正娶,妾是偏门抬进,一个是当家主母,一个以色侍人,区别实在是很明显,除开迫不得已做妾外,女子实在是不要有去做姨娘的想法。不过身为知府家的庶女,若是想要嫁个家世身份皆好的男子做正妻,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安兰的声音一落,安玉莹眼神里的探究便是更加足,画扇半掩,一双美眸却是透着十足的打量,云卿见此无奈,定是她最后被柳易月害得点了御凤檀的名,又被那妖孽点了回来,虽后来他说不玩了,可是安家的小姐们心里还是不舒服,于是半掩了眸光,再抬起时已带上了朦胧的醉意,略有些羞涩的笑着道:“看安兰一张嘴不饶人的,我不就是蠢笨了点,猜不出覆射里的东西,连喝了九杯冷香酿,那酒喝起来甜蜜,谁知道后劲那样大,我走着走着就走错了道,好不容易发现周围的景物不同了,才清醒了些,掉转头找到了净房。”

    安玉莹是记得她喝了不少酒的,再看她裙角带着些泥,眸中又带着醉意,便相信了她的话,捂着嘴道:“这可好,幸亏你还没完全喝醉,若是扑通一下靠在哪睡着了,这可让我们好找了去!”

    此话一出,刚才的气氛就热络了起来,云卿暗叹躲过了一劫,免得到时候安初阳来打听谁在那个时候去了亭子那边,她也是带着醉意到的,喝醉了酒的人听没听清楚那些话便难说了,于是面色也轻松了许多,对着安兰半真半假的嗔道:“安兰刚才说的那话,便是存心让我出丑,好让我在玉莹姐姐你面前出个笑话呢。”

    安玉莹闻言淡淡的瞟了一眼安兰,她刚才那话可不是让她多想了,以为云卿借着上厕所的时间偷偷跑到前院去找御凤檀了,这个庶出堂妹也是看上了瑾王世子,为刚才席间没出风头而恼火?

    安兰见到安玉莹微冷的眸光,心里便是一急,没想到云卿这种时候还三言两语就将话头转到了她的身上,她今日是有些气愤的,本是想打扮出色了接着覆射的名头也表演一曲,谁知能猜覆的机会都没有,连话都没说上两句,岂不浪费她的心思?

    安雪莹见此连忙出来和稀泥,对着大寒道:“前日里我得了一盆好花,今日你们来了,便让你们也一起看看……”于是话题一下就拉到了花上,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对着一盆茶花评价着。

    过了一会,便听大寒说御凤檀和耿佑臣两人吃过饭后就已经告辞,安玉莹的兴致就明显下去了,过了一会,众人便都找了缘故,各自散去。

    云卿又坐着马车按照来时的路回去,马车刚在府门口停下,进去之后云卿便看到谢氏院子的小丫鬟坠儿在垂花门前守着,远远看到她便急巴巴的跑了过来。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

    流翠一听这话,脸色一板,立即站出来训道:“跑什么跑,毛毛躁躁的,大呼小叫喊的什么东西!”

    坠儿肩膀一缩,连忙对着云卿行礼道:“方才是奴婢急了点,请大小姐恕罪。”

    见她在这里等着,必定是谢氏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云卿心底急切,面上却是一派稳重的模样,徐徐的开口道:“你莫慌,究竟有什么事情,说便是?”

    坠儿见她神色和暖,暗道大小姐人真不错,心里也大胆了几分,这才开口道:“是翡翠姐姐吩咐奴婢在这里等着大小姐回来的,今儿个上午三位姨娘去老夫人那请安了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夫人便发了一通大火,将夫人喊了过去,奴婢从那时到现在,站了足有两个时辰了,而夫人还没有回到院子里。”

    云卿心中咯噔一声,她就知道这些姨娘不会安分守己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这不,现在就看不得沈府里安静一会,马上又来掀风起浪了。她点了点头,对着坠儿道:“你且去告诉翡翠,说我已经回来了,先去一趟归雁阁后,自会去荣松堂。”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