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2 云卿下手,姨娘集体血崩【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2 云卿下手,姨娘集体血崩【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老夫人叫了谢氏和云卿起来,水姨娘就忍不住开口道:“夫人今儿个来的可真早啊,一定是昨晚又累了吧。”

    谢氏看了她一眼,早就知道她会出声相讽,正嫌她还吃不够教训,便开口道:“是啊,今早起来倒也奇怪,等你们三一起到我那去请安,等了许久也未曾见过,我想着不能耽误给老夫人请安的时间,到了这处才知道,你们原来是先到老夫人这里来了。”

    水姨娘闻言语塞,按规矩她们是要先去谢氏那请安,再随着她一起到老夫人这里来的,原是谢氏松泛不管这些,可如今她这么说,也是实在的理,可是她如何忍得下,当下哂笑道:“原是该去的,可昨天夫人安排婢妾去花房伺弄兰花,弄出一身的味来,今早便不想去夫人面前讨了嫌。”

    秋姨娘一听这句话就忍不住的想笑,水姨娘这意思虽然是对着老夫人告状,说谢氏昨天整了她,可她也不想想,这话听起来更像是怕熏到了谢氏,却不怕熏了老夫人,更加不得体了,她捏着帕子擦擦嘴角,掩饰着嘴边的笑意。

    老夫人本是耷拉着眼皮听着她们两人对话,也没放在心上,昨晚的事她也听说了,儿子去了水姨娘房里,被她一身臭的熏了出来,又到了谢氏那里歇着,她在心里骂水姨娘是个蠢货,进府几年了也没看到肚子里结出个孙子来,倒是仗着是她的远方侄女,行事颇为嚣张,她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到底是亲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要是说谢氏不准沈茂去其他姨娘房里也就罢了,可偏偏去了留不住,她也不能总去插手儿子晚上的房事问题,强迫他睡哪个姨娘吧。

    再听水姨娘说的话,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斜眼对着水姨娘道:“你给我闭嘴!”

    水姨娘被她说的一愣,以往每次这么告状,水姨娘都可以看到谢氏得老夫人一顿排喧,今天却怎么也没等到老夫人开口说话,反而自己被老夫人说了,顿时有些愤愤了起来,觉得在谢氏面前,老夫人都不帮着自己,委屈道:“本来就是嘛,她天天霸占着老爷,也没看到肚子有什么动静啊,总不能一辈子都让老爷陪着她,那我们这些姨娘怎么办啊?”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将话说出来,秋姨娘看了一眼老夫人的脸色铁青,握着桌角的手紧紧的捏紧,而谢氏的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手指捏成了拳,水姨娘真是开口又扯子嗣问题了,真是一个枪炮筒,那里危险就往哪里指,她暗道,却也欣喜,老爷这两个月也没来她房中了,子嗣这问题她就没想了,可是老爷不来,她在府中的地位就不好,一个失宠的姨娘有甚意思,她还看中了几件首饰,想要老爷送她呢,若是水姨娘这么一闹,老爷愿意常来姨娘房里走才好。

    秋姨娘一边思忖,一边往左手边的白姨娘面上瞟去,却看她面容沉静,眼眸半垂的站在一旁,一点看不出究竟是喜还是其他什么心情,便收回了眼光,这个死板老实的,就知道靠着夫人,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意思。

    “好了!”老夫人一声高喝,唬得水姨娘心头一跳,抬起头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老夫人,嗫嚅道:“婢妾说错什么了……”

    “你在那唧唧歪歪的念叨什么,这两个月老爷回来在夫人那休息又怎么了,也不过就这两个月而已,以前呢,你嫁进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老爷宠你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你拿着这个做由头可以,但是你肚子还不是一样没有动静,好歹老爷昨日还是去了你房里的,你留得住吗?留不住是自己没有本事,还在我面前絮絮叨叨的,你可知道你丢的是谁的脸?你丢的是你自己的脸!”老夫人脾气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的,发怒起来说话更是口不择言,当即就把水姨娘一顿数落了下来,弄得她一张美艳的面容顿时黑了下来,又委屈的咬着涂着红脂的唇,狠狠的盯着谢氏。

    老夫人从来没有数落过她的,她进府之后更是一直都帮着她对付谢氏,挤压谢氏。水姨娘只觉得脸面顿失,不仅在谢氏面前,也在另外两个姨娘面前丢了脸,以后再看到她们肯定会被取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失声道:“老夫人,您两个月没回来,府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您是不知道,若是我们都没有身孕也就罢了,可是老爷和其他人就有了……”

    闻言,老夫人也是一怔,她进府这么久,可从没听到有人提过这个事情,府中曾有人怀孕过吗?一听到有关于孙子的事情,她便重视了起来,看着水姨娘哭的苦兮兮的脸道:“把话说清楚,老爷和谁有了?”

    水姨娘看老夫人上了心,立即就扑了过去,对着老夫人哭诉道:“老夫人您是不知道啊,老爷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通房,那时候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老爷满心欢喜的将她安置在了兰心院里住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半个月之后夫人就安排人将那个通房送到了庄子上面,说是让她安心养胎,还不准府中的人提起这个通房的事情,只当没了这个人……”

    “什么!送到庄子上去了?”老夫人一听,一下就急得站了起来,大声反问。

    水姨娘更加卖力的哭起来,“是啊,若不是见老夫人你日日想要孙子,夫人的吩咐婢妾也不敢违反啊……”

    她深知老夫人最在乎的就是孙子的问题,就算刚才她没有让谢氏被骂,如今她不相信谢氏还有机会翻身过来啊,当下哭的一塌糊涂,口里重复着孙子孙子之类的。

    云卿面无表情的看着水姨娘,她早就知道今日水姨娘会拿着这件事来开口,毕竟对付谢氏的手段也就那么几招,目前最有力最迅速的就是拿出苏眉的事情来告诉老夫人。

    老夫人的脸色变得铁青,转过头来对着谢氏道:“水姨娘说的可是真的?!”

    谢氏睫毛一颤,暗道不好,水姨娘竟然会将苏眉的事情说出来,这件事当初老爷和她都在府中说过,不许任何人提起,谁知水姨娘为了争宠,竟然把苏眉也拿出来了,心内只恨昨日整水姨娘的手段还是太轻了。

    不过好在来的路上云卿就有跟她说过,也许这件事情会被水姨娘拿出来说道,引起老夫人的火气,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只要承认了就是,云卿有办法对付。至于沈茂两个月的药已经吃完了,她是不会提那个中药的事情,毕竟谁也不知道老爷是什么时候中的药,若是说起苏眉肚子里孩子的真实性,又把云卿扯进来,闹起来绝对讨不了好,而且老爷也跟她说了,千万不要跟老夫人说这个事。

    想到这里,她虽不知道云卿究竟有什么办法,还是点头道:“是的,老爷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通房,肚子里怀了两个月的身子,儿媳按照姨娘的份例给她安排了院子丫鬟,不知怎的,有一天老爷发火,打发了她去庄子上修养,儿媳只是照做而已。”该说的她还是要说,苏眉不是她安排去的庄子里,否则让老夫人抓住了又吃不了好。

    老夫人虽说性子急躁,但是前两日才被云卿暗示过水姨娘经常拿了老夫人来做枪打谢氏,今日虽然生气,到底没有直接就对着谢氏发难,不过面色依旧不好,她心盼孙子已经多年,锦衣玉食在她看来没有一个孙子可爱动人,如今听了水姨娘的话,再听谢氏的,知道可能是儿子的主意,便收了喷薄的怒火,开口问道:“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沈茂也是多年盼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将怀孕的通房赶去庄子上,这其中必定有隐情。

    谢氏动了动唇角,她当然知道,是因为老爷怀疑苏眉肚子里的根本就不是他的种,碍于布政司那位大人的脸面,只将苏眉丢到了庄子上,但是她不能说只能摇了摇头。

    倒是秋姨娘眼见老夫人问起,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一圈,开口道:“老夫人,这个婢妾好像知道一点。”

    老夫人沉着嗓子道:“说。”

    秋姨娘便看了一眼谢氏,再转眸到了云卿身上,开口道:“据说是那通房和大小姐吵了起来,然后老爷生气了,将那通房赶到了庄子去了。”

    话头一挑,便到了云卿的身上,老夫人也将目光转移,云卿和通房吵架?她一个大小姐和通房有什么好吵的,是为了替母亲争宠想要将通房赶出去吗?想到这里,老夫人的眼眸里有了质疑,“云卿,你知道通房有了弟弟就应该好好呵护她,怎能争吵还撮你父亲将她赶了出去!”

    韦凝紫看着最后终于拉到了云卿身上,她幸灾乐祸的笑笑,她到府中住了半个月了,也未曾听到过关于这个通房的事,若是能早一点知道,她也能拿来利用一番然后留在沈府里,如今只有看这几位姨娘有没有本事将谢氏和云卿打到了,她坐在一旁,安静的垂眸看云卿如何应对这一切。

    弟弟?有了肚子就一定是弟弟吗?祖母真是太期盼孙子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下一幕,却见云卿微微一笑,目光清亮大方的对着秋姨娘道:“秋姨娘说的没错,当日苏眉就是和我在房中争执了起来。”

    没想到云卿会不跟老夫人解释,而和她说话,秋姨娘心中讪讪,不过面上还是带着讨好的笑容,道:“婢妾也是听人说的,具体怎样其实也不清楚。”

    真是惯会见风使舵,话里话外都是摘清她自己的,云卿冷笑,对于姨娘她心中早就没了好感,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撇了秋姨娘一眼,转回对着老夫人道:“祖母,当日的情形请容云卿给你说。”

    老夫人斜睨了一眼,坐回罗汉床上,抬抬眼皮,示意她说下去。

    “当日那通房苏眉进府几日后,便抱着肚子喊疼,父亲听见后就急忙赶去看,我一听弟弟有事,也赶了过去,谁知道来了一个江湖道士,说是府中有人冲了腹中的胎儿,父亲连忙让道士说出来,却是算出来是我的生肖,和归雁阁居住的方位两者冲了那胎儿,为了保住胎儿,父亲才让她去庄子上养身的。”云卿慢慢的道来,随着她所说,老夫人的脸色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其他的三位姨娘也听了出来。

    原来苏眉算出来的结果中,还含了老夫人,老夫人比云卿大了三轮,生肖与云卿相同,所居住的荣松堂和归雁阁的方位也相同,如此一来,那江湖道士岂不是说老夫人也克胎儿,可是老夫人都没在府中,如何和胎儿扯得上关系,而且傻子才会说老夫人克孙子,很明显是专门用来对付云卿的。

    久居内宅的人,这点手段想想都能明白,老夫人岂会不懂,她面色阴沉,闭着眼一动不动,鼻子中呼呼出着粗气,这个通房被打发到庄子上的原因她也明白了,儿子素来喜欢云卿这个女儿,敢来对付云卿,儿子也许是会发怒将她打发出去的,这也太大胆了,一个通房而已,才进门几天就敢对正经大小姐使这等毒计,看来也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老夫人还是发话了,她睁开眼看着谢氏道:“相士之言不可全信,庄子上清苦,还是派人去把她接回来吧,不为她,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

    水姨娘闻言嘴角扬起一抹森寒的笑意,虽然刚才被老夫人骂了,可是她的目的还是达成了,只是有一点偏差,连忙用帕子擦了擦眼泪,笑着建议道:“老夫人,这个孙子来的金贵,若是派了其他人去,路上颠簸了没有照顾好,岂不是让您孙子受苦了,婢妾很是担心。”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虽然不喜她刚才的做法,可是这话倒是真的,她反问道:“那你看谁合适?”

    此问题正中水姨娘下怀,她装作思考的样子,认真的分析道:“婢妾倒是想为老夫人效劳,可是婢妾身上因为昨日染了味道,出去给人闻到损坏沈府的形象,而秋姨娘和白姨娘到底都是个姨娘,去了庄子上,那些下人最是刁诈,也不知道会不会听她们的吩咐……”

    老夫人听她这么一说,最后抬起头对着谢氏道:“平日里看你也是端庄稳妥的,又是当家主母,去接怀孕的通房回来显得你通情达理,那就你去吧。”

    谢氏虽然做好了准备,在老夫人的眼底,没有什么比孙子更重要了,可怎么也没想到老夫人竟然会派她去接苏眉,这也太给苏眉长脸了吧,开口便想要反驳。

    云卿冷眼旁观,见她们已经说完,达到各自的目的,便抢在谢氏前头轻声道:“祖母,孙女也想跟着母亲一起去乡下庄子。”

    老夫人闻言,道:“你一个小姐也跑出去做什么?”

    云卿面带微笑,道:“祖母,现在已经四月末了,庄子上的东魁杨梅正是成熟的最好时候了,祖母不是每次头痛的时候,吃腌制杨梅便会觉得好多了吗?孙女想去亲自去挑些又大又甜的带回来为祖母做腌制杨梅,再者母亲一个人去,若是需要人帮忙之类的,孙女也好搭把手,顺便看看自家的庄子,了解一下庄子的事务,以免以后人说孙女对这些事务都是一问三不知。”

    “嗯,不错,你倒是考虑得周全,那就这样定了罢,你便和你母亲一起去吧。”老夫人想起马上就可以有孙儿了,心情还是很不错的,“记得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莫要让人看轻了。”

    “是,孙女谨记祖母教诲。”云卿低头行礼告退,却看见韦凝紫首先迎了上来,笑盈盈的问道:“表妹要同姨母去乡下庄子,可是后日便要开学了,你不去可以吗?”

    这是来试探什么吗?云卿不以为意的笑道:“表姐真是关心我,家中有事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书院里的课程便先耽搁两天,到时候再花些时间补起来便是,毕竟孝顺祖母是最重要的。不过,既然表姐问起来了,那劳烦你跟夫子说明情况,替我请假。”

    韦凝紫眼中闪过一抹利光,请假?她会好好替沈云卿替夫子请假的,表面上却是一副姐妹好的模样,点头道:“既然表妹如此说了,我自然是要帮忙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韦凝紫这才带着笑容走了,紧跟着水姨娘,秋姨娘和白姨娘跟着到了谢氏的院子里,对着谢氏行礼道:“庄子离的远,夫人一路上可要小心,府中若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婢妾们,虽然没有夫人得体大方,到底还是识得几个字的,也可以为夫人操上一点心。”

    这可是来挑衅吗?管家之权她们是想都别想,谢氏肯定是一点也不会分给她们,那就是伺候沈茂的事吧,云卿冷笑,水姨娘她们三想的倒好,将娘赶走,她们便可以天天缠着沈茂了。

    谢氏面色平和的望着她们三人,“是,明日我走了,就烦劳你们伺候好老爷了。”

    水姨娘挑着眉满脸的狂妄,傲然道:“那是自然,夫人就放心的去庄子里好好的将苏通房接回来。”

    秋姨娘虽心内欢喜,面色却微微有点尴尬,“这是婢妾的分内事,婢妾一定会好好的伺候老夫人,老爷的。”

    谢氏该说的都说了,便让她们都下去吧,水姨娘和秋姨娘行礼后就走了出去,只有白姨娘没有动身,此时抬眸看了谢氏一眼,面上带着谦恭行礼道:“夫人,因婢妾父亲生病,婢妾想要回家去看看父亲,可否请夫人允许。”

    这个时候回家?

    云卿这时才留意不声不响的白姨娘,但见她依旧是一身低调的打扮,浅绿色的暗纹长褙子,配了一条杏黄色的百褶裙,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不打眼,眉眼里都是写着老实,她微微的皱了皱眉,若说水姨娘太过嚣张,白姨娘却也太过低调了,全身上下看起来还没谢氏身边的翡翠打扮的好。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总之包括白姨娘在内,她总觉得这三个姨娘都没安好心,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白姨娘在此时回家,却是有些带着避开争宠的嫌疑。

    谢氏本想着接连几日沈茂都要在她们房里过夜,心情便爽利不起来,此时听到白姨娘的话,眼神也柔和多了,还是她从来不会去争风吃醋给自己添堵,她也知道白姨娘虽然卖身到了沈家,外头还有父亲在,这一片孝心她当然愿意允了,便点头道:“你去便是,若是需要钱,管我开口就是。”

    白姨娘眼里带着感激道:“多谢夫人厚爱,平日里夫人对婢妾多有照顾,婢妾也有些积攒,暂时还够用。”

    “嗯,那你便去吧。”谢氏道,白姨娘也裣衽行礼退下。

    待闲杂人等都走了,谢氏转头看着云卿道:“你说说,为何要让娘去接那个苏眉,这也太给她脸了。”

    谢氏一直都梗在心口,不明白女儿为何要抢在前头把她的话截断,云卿安抚的笑道:“娘,你没看出今日那水姨娘无论如何都是想要娘去庄子上接苏眉的吗?”

    “嗯,这个我倒是看出来了,可是苏眉接回来对她们有什么好处,虽然苏眉是个通房,可是一旦生下孩子,她们这些姨娘不是更没地位了吗?”相对来说,谢氏没有那么担心,她怎么说也是正室,位置不那么容易动摇的。

    “夫人,容奴婢说句不好听的,水姨娘的打算恐怕没那么简单。”李嬷嬷皱紧眉头道:“奴婢觉得水姨娘故意在老夫人面前提起接苏眉回来,可能会有几个原因,一则想要借苏眉的肚子,让她回来跟夫人您对抗,毕竟她不知道老爷的那件事,如果是这个夫人倒不要操心,但是如果她是想要在苏眉的肚子上用什么手脚,然后再说是夫人下手的,那就麻烦了。”

    到底是老嬷嬷,看事情都要透彻些,谢氏点头,“若是如此,那一路我们要好好防备。”接了苏眉回来她不怕,沈茂不会喜欢这个孩子的。

    “娘,有件事我一直都没跟你说,当初我问过汶老太爷,说爹在外面半年若是没用药的话,也有可能苏眉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爹的。”云卿思虑了一番,还是将此话说了出来,不过她说出来的目的,可不是要谢氏同情苏眉之类的。

    “真的吗?”谢氏一呆,完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若是如此,那么苏眉肚子里的是老爷的骨肉……“不,不行,一定不能让她回府。”

    李嬷嬷听着云卿的话,首先反应了过来,双眸中划过一道狠辣的光芒,压低声音道:“夫人,回是要让苏眉回来的……”

    谢氏抬起头望着她,两眼充满了疑惑,“要是老爷知道她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她又想起之前苏眉仗着肚子嚣张跋扈的样子,心口就发痛。

    “夫人,小姐可没告诉老爷,只告诉了你,老爷怎么会知道苏眉肚子里的是不是他的孩子?”李嬷嬷顿了顿,又继续道:“虽说夫人如今还能生,可是人年纪大了,怀上总是要难些,而且也不知道怀上就一定是男孩,若是苏眉回来,老爷不喜她,肯定不会对她好,今儿个老夫人的态度也很明显,她主要是顾着孙子,至于苏眉是谁她根本没放在心上,这次夫人接了苏眉回来后,先好好供养着,她若是生个女儿,别说老爷认为不是亲生的,就算是,怎么也超不过大小姐去,若是儿子……”

    “那就去母留子!再让老爷滴血验亲,到时候这儿子不就是夫人的了!”

    一句话如雷霆入耳,将谢氏说的一惊,“去母留子”这等做法她听说过,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要做这种事情,这样等于要将苏眉杀死。

    云卿知道谢氏一时半会的消化不了,换做是前世的她,她也觉得难以接受,可是再活一世,她觉得李嬷嬷的话是有道理的,她虽觉不忍,但是若是必要,也不在意手上沾染上人命,重生的目的就是让家人好好的活下来,那些兴风作浪的人,她都不会放在心上,她依旧善良,只是不会再单纯。

    人可以蠢,不可以纯,认为世界上的东西都是好的,什么都往好的方向去想,从苏眉进门时的举动就知道她是有野心的人,否则也不会接二连三的想对付她们母女,她若是生下父亲的儿子,不说别的,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母亲,只有母亲去了,她才能坐上正位。既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至于去母留子,究竟去不去母,还是到时候看情况,若是母亲肚子里有了,苏眉的孩子还算什么。

    见谢氏还在沉思,云卿与李嬷嬷对视一眼,起身告辞了出去,到了归雁阁,云卿进了她特意开辟出来的小书房,让青莲研磨,提笔写了一封信,待字墨干涸了以后,拿出一个淡青色的玉兰信封来将信纸折好放进去,递给流翠道:“你让人将这封信给安姑娘,务必在明天之前给她。”韦凝紫想在背后做什么动作,她必须要防范着,书院的成绩对于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流翠应下了,然后问道:“小姐这次去庄子,准备带谁去?”

    云卿笑道:“你肯定是不能去的,我没在,娘也没在,院子里必须有个可靠的人守着,还有飞丹的伤也没好全,你们就留着在这里,我带着采青和青莲去就够了。”

    流翠应道,便转身去收拾东西,这一来一去,差不多就要两天的时间,若是小姐要摘杨梅,那肯定还要在庄子上多停留两天,就有四天以上了,她得将衣裳随身物品准备好。

    有流翠弄这些事,云卿放心,转头便唤了问儿进来,“问儿,这两天水姨娘有没有什么动作?”

    问儿早就对面前的小姐心悦诚服了,她看起来高贵大方,温柔婉约,可是脑子里想的东西都非一般人能比,就比如大小姐很少吩咐她做事,让她平日里没事就出去逛逛,聊聊天,让她在口袋里时时都装着些小零嘴,花生,梅干,糖果之类的,在府中与那些小丫鬟,婆子之间搞好关系,以便摸清楚府中的情况。

    而水姨娘她昨晚才听到一点异象,小姐今天就开口问了,“这两日水姨娘派了花园里的马婆子出去买脂粉,有小丫鬟出去逛的时候,却看到马婆子上了一辆马车,鬼鬼祟祟的说了半个时辰,才偷偷下了马车,小丫鬟回府之后有看到马婆子手上根本就没有脂粉。”

    让一个婆子去买脂粉,这真稀奇了,云卿眉头轻蹙:“马婆子在府中还有哪些家人?”

    当问儿说完之后,云卿勾唇一笑,“好了,我知道了。”看来水姨娘还真是有备而来啊,她就陪她玩玩罢,她打着一举三得的主意,眼下,她就要让她第一得不成。

    云卿转身进了屋子,拿出一张药单给问儿,让她赶紧拿着去外面的药店里买上三副进来,然后接下来的半天,她就一直在书房里的小棒间不停的鼓捣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带着满身的药味从里间出来,手里拿着一包药粉,两眼里闪着褶褶的光辉。

    采青正在听流翠说到了庄子上伺候小姐的时候要注意的东西,看到云卿手中的东西,好奇道:“小姐,你配的什么样啊?”

    外面却传来喵的一声,一个黑影窜了进来,往云卿的怀里跑去,问儿急急的跑进来,看到吊在云卿手臂上的黑影,小脸皱巴巴的道:“小姐,不好意思,银耳太不听话了,今天刚拆了木板就乱跑……”

    云卿看着抓着自己袖子不松爪子的小东西,是一只两个月大小的猫儿,浑身上下通体发黑,没有一丝杂毛,葡萄一般大的眼睛一只黑中带蓝,一只黑中带碧,正水汪汪的望着云卿。

    “你说的银耳就是它?”云卿记得这只小猫咪,就是被韦凝紫拿了猛摔的那只,没想到它好的这么快,还这么活泼。看眼睛的色泽,似乎还是混血种啊。

    “是的,小姐让奴婢带它去看了兽医后,就一直在院子里养着,今天刚拆了板子就跑了进来,吓到小姐,请小姐恕罪。”问儿低头道。

    “别动不动就恕罪的,我可不喜欢没事就罚下人,它挺可爱的。”云卿将银耳抱了起来,摸了摸它的头,它似乎很喜欢云卿,一对尖尖的小耳朵竖起,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脑袋蹭了蹭云卿的手,喵喵喵的叫声好似在撒娇,看的云卿心都软了,它似乎很好奇云卿手中的小药包,伸出一只爪子去挠那东西。

    这可不是你能碰的东西。云卿避开它的爪子,将药包递给流翠道:“这是我开的补药,明日让厨房里的人放在补汤里一起熬制端给三位姨娘喝。”那些人不是想要趁着娘不在好好和爹亲热吗?她们休想,爹的生育能力恢复了,若是让她们先怀上孩子,对娘就十分不利。一个苏眉已经够了,不需要第二个,第三个来给娘添堵。

    她说话并未特意避开采青和问儿,也是想试一试她们是否能靠得住,今儿个屋中就她们在,若是传了出去,很明显是谁泄露出去的,至于这补药,她一点都不怕被抓住,只要有人要泄露出去,她自然有后招对付,简单一手可以试出一个人,岂不是一举两得。

    将要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以后,云卿又逗弄银耳玩了一会,夜色渐沉,她要歇息了便让问儿抱它下去,在院子里给它砌个小房子,就当宠物养着了。

    一夜转眼过去。

    府中的马车已经在垂花门前候着,云卿和谢氏带着各自的东西和丫鬟,安排好了府中的事情,便坐上马车往着庄子的方向而去。

    马车里面相当宽敞,足足有两米宽,里面铺着柔软的芙蓉箪,中间是一张紫檀的矮几,矮几上放着一套底部带有磁铁的紫砂茶具,在马车行进过程中保证不会偏移和洒落。

    由于从沈府到苏姨娘所在的庄子路程十分远,三个时辰的样子才能到达,当初沈茂送苏眉去那里时,便是不想再看到她,可是老夫人开口了,沈茂也没办法开口,而且谢氏昨晚听了李嬷嬷的话,心里也暗暗下了决定。

    虽然马车坐着舒服,可是路途遥远,聊了几句后,谢氏因为早起安排事务,此时已疲累,早早的睡下,云卿却没有心思休息,将窗帘拉开一小半,望着外面的风景静静欣赏。

    此时马车正沿着官道而走,官道的两边都是水田,翠绿绿的秧苗连成一片,望不到边际,阳光洒在上面,远远可以看到露珠折射出来的耀眼光芒。

    采青见她望着外面,便抿嘴一笑,云卿转头问道:“你笑什么?”

    “奴婢见小姐看着外面的水田,样子很专注,像是头一回见到一般。”采青性格偏外向,倒不拘谨,这是云卿当初觉得她不错的地方。

    “嗯,你说的没错,我是第一次见到。”上辈子她也没有这个心情去欣赏风景,很多东西她其实都是第一次看,比如外面这些延绵不断的稻田。

    “南方的稻田的确很美,看起来有点像草原的感觉。”采青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头,眼底带着点思慕。

    “听这话,你不是南方人?”云卿微笑着问道。

    “奴婢家在西北,那边的地不会像南方地肥水丰,奴婢小时候看到的田地,那都是一片片白色的,像雪一样……”

    云卿闻言睁大了眼睛,“雪一样的稻田?”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是,那也称不上稻田,其实就是盐碱地,土里面都是盐,种什么都不行,都会被盐浸死的。”采青说着,脸上的表情渐渐的有些难过了起来。

    听她这么说,云卿可以猜出来,她家里大概就是住在那样的地方,种不出庄稼没有钱,所以卖身做丫鬟的,她本来还想问问题的,此时也收了声,再问就等于故意让采青难过了,便移开了目光不再说话,转头看着窗外的绿色。

    突然,她的脑袋里闪过一条信息,前世发生的一件事情出现在她的脑中,她想起扬州有一个做茶叶起家的富翁在一次贩茶的路上,顺手买了两百亩的盐碱地,结果过了半年之后,官府好似用了什么方法,让那盐碱地价值一下翻了数倍,那个富翁赚了不少。

    她一下激动了起来,转头拉着采青的手问道:“是不是有一种办法可以让盐碱地变成良田的?”

    采青不知道她怎么一下如此兴奋,不过刚才回忆家乡惆怅的情绪倒是散了去,点头道:“是的,这就叫做淤田,截引浑浊河流的河水去灌溉盐碱地,利用河水浸润土地,利用水中夹杂的淤泥来改善瘠薄的土质,增加土壤的肥力。”

    “既然可以如此,那么为何你们那的地没有采用淤田这种办法?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吧。”云卿很认真的问道。

    采青没有想到千金小姐会对这种知识感兴趣,她也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是的,淤田不是那么容易,河水必须要合适,这样才能使土地变肥,而且还要能有渠道,不然水引了进来积在田里也是不行的,工程非常巨大,都是由官府考察了可能性才会实施的。”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出来做丫鬟了。

    云卿点点头,心底忍不住的雀跃,她上回点算了金银后,一直在想除了开店外,还有什么可以聚钱的办法,毕竟沈家如果要倒了,那么李嬷嬷,流翠她们也要安排好,还有那些沈家的家生子,虽说不能照顾他们,还是要给些傍身银子他们,这些都是要钱,她必须要多赚钱,以防万一才行。

    不过她一个深闺千金想要去做买卖田地的事有些困难,她得想办法找个妥当的人来办理这件事情。

    当马车到达庄子的时候,沈府后院却听到一声惊声尖叫,接着水姨娘院子里的丫鬟抱着一堆的衣物出来了,院子里的尖叫声一声接一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刺穿。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这是耍我不是,为什么谢氏走了,我身上的气味也没有了,一切的条件都具备了之后,竟然给我提前来了小日子!”水姨娘一双美眸几乎要突了出来,看着手上污脏的裤子气的几乎就要疯掉了。

    而秋姨娘的院子里此时也是一样,她看着突然来访的月事,半天无法言语,这……这应该还有五六天才来的啊,现在提前来了……让她怎么伺候老爷嘛!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