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5 世子云卿小溪约会【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5 世子云卿小溪约会【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妇人秦氏看到谢氏和云卿的时候,微微的挣扎了一下,韦沉渊连忙过去扶着她,要起身见礼,谢氏见她如此,道:“你身子不好,无需多礼,赶紧躺下让大夫把脉吧。”

    秦氏这才又重新靠下,韦沉渊给她被角放好,站在一旁等候大夫的把脉结果。

    谢氏则发现,虽然秦氏一直病重,身上的外衣色泽虽旧也干净,被褥枕巾都无污脏,可家中却没有那种贫穷人家病重时所发出的浓烈的恶臭,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顺着香味望去,在秦氏床头的一个小木柜上,有一个竹筒做成的花瓶,里面插着三五支桃花,将房间点缀的明亮起来。

    秦氏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笑道:“这是我让小渊摘进来的,显得房间生动点,免得死气沉沉的。”

    在病痛的时候还讲究这些布置,可见秦氏心态是极好的。再看屋里的一切都是干干净净,摆放整齐,韦沉渊在平日整理方面很上心,虽然这个小家贫穷,家教却很不错。

    过了一会,大夫站了起来,拱手道:“令堂此病与前些日子诊断一致,乃是生子时身体大亏,后期又未及时养好,导致内力元气亏损,只要一直有好药养着,按照老夫前次来时开的方子将养着,并无大碍。”

    听到这个诊断,韦沉渊则是眼睛一亮,娘的身体无大碍就好,他拱手道:“谢谢大夫。”

    “无事,若是没有其他事,我便去下一家了。”大夫开始收拾箱子,背在肩上,站起来告辞道。

    “好的,您请慢走。”韦沉渊送大夫出门,屋中便剩下秦氏和谢氏母女三人。

    秦氏这才对着谢氏道:“我听小渊说了,今日多亏了贵母女帮忙,大恩不知如何感谢。”她坐直了身子之后,对着两人道:“看我糊涂的,进来这么久都没让你们坐坐。快快请坐。”

    谢氏目光移到她房里的两张简陋的凳子,上面的漆都掉了,七零八落显得斑驳陈旧,犹豫了一会,还是坐下来道:“贵公子很是知礼懂事,我沈家一直都有支助贫苦人家,今日小女知道你家中之事,便回来与我说明,我便来看看。”

    秦氏看到站在谢氏身旁的云卿,穿着云雁纹锦广陵对襟长衣,配了条妃红蹙金海棠花襦裙,头上挽着圆髻,戴着三翅莺羽朱钗,三只碧玉云纹六菱长簪,打扮的随意,却大方得体,来探望病人,衣着色泽也选得比较讨喜,再看面容如月,皮肤细润如温玉,比起以前她见过的京中小姐都要好看几分,再想起儿子说起的事,发自内心的赞美道:“贵千金真是生的花容月貌,娴静大方,心肠又好,夫人真是好福气。”

    听到有人夸自己的女儿,比起直接夸她自己,谢氏心内还要高兴,客气道:“哪里,这是在外人面前便如此呢,比不得你家公子。”

    两人客套了几句后,韦沉渊从外头走了进来,对着谢氏和云卿深深的鞠躬道:“多谢沈夫人和沈小姐相助。”

    “无需多谢,也是看你一片孝子之心。”谢氏道:“听说你在书院成绩不错,如今也有十四之龄了,若是可以,你愿意去白鹿书院就学吗?”

    “当然愿意。”韦沉渊低头应道,目光掠过云卿淡然的面容,又赶紧收回,“只是母亲身体抱恙,恐怕无法离开。”

    秦氏听到有人愿意赞助儿子去白鹿书院,又听儿子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去,面色急切,连忙道:“你去便是,娘的病无碍的。”

    谢氏看她的表情,显然不愿为了自己的身体,耽误儿子的将来,倒是个护子的母亲,倒是产生了母亲和母亲的惺惺相惜之心,笑道:“你不必着急,既然令公子愿意去,如今书院已经开学,我在扬州有一个空置的小院子,院子虽然不大,两进的,倒也算清静,离书院也不远,可以带着你一起过去,他上学和照顾你这样两不耽误,不知道你看如何?”

    秦氏听到这样的话,眼里说不出的激动,拉开被子就要下床给谢氏跪下,感激的泪眼婆娑道:“夫人的大恩大德真的无以言报,借了银子给我们也就罢了,还提供院子和书院,我一个乡下妇人实在是愧不敢当。”

    谢氏连忙站起虚扶道:“不必,我们沈家一直都做善事,夫人家中情况沈家知道了,必然要伸出援手,千万莫要行礼,你身体还虚弱,经不起大动作,多多休憩才是。”

    一番劝导之下,秦氏才上了床,大概因为刚才一番动作太猛,心情又太激动,又开始咳了起来,韦沉渊连忙给她抚背。

    谢氏微微皱了皱眉,道:“我后日动身回扬州城,若你们愿意,便与我们一起上路,一来有个照应,二来书院已经开学,莫要耽误太多课程才好。”

    秦氏捂着嘴,深呼吸了一口气止住咳道:“多谢夫人关心,后日我们会收拾好一切,现在夫人和小姐还是别呆在此处,过了病气倒是我的罪过了。”

    谢氏刚才所想便是如此,见她先开口,便开口道:“那我也先回去让他们安排一番,那院子一直都有人打扫,估摸后天去就能住了进去,你且宽心,多注意自己的身子。”

    “好的,小渊,去送送沈夫人和沈小姐。”

    “沈夫人,沈小姐,请。”韦沉渊微躬身,送了两人出去。

    两顶软轿还在外头候着,谢氏上车之前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将必要用的东西收拾好便可以了,本来不用这么急的,看你母亲的身子不大好,沈家的马车总是要平稳些,不要受那样的颠簸。”

    韦沉渊闻言,心中更是一悸,这些年受人白眼多了,被人看不起也已经习惯了,未曾料到沈夫人还会替他考虑这些,能想到马车的问题,便是真正的心善人才会如此,胸口哽咽,本来在变声期的鸭公嗓更是沙哑道:“沈夫人,大恩不言谢。”

    谢氏微微一笑,也没客气,点头上了软轿,因在大庭广众之下,云卿也不会与他多交谈其他,点了点头,也转身上了软轿。

    韦沉渊待软轿消失在村头,才转头进了屋子,秦氏此时已经不咳了,靠在床头似已经睡着,韦沉渊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想扶着她躺下,不料刚一走近,秦氏就睁开了眼,轻声问道:“沈夫人她们走了吗?”

    “已经走了。”韦沉渊道,“娘若是要歇息,就躺下吧,以免着凉。”

    秦氏摇摇头,看着面前清瘦得如同风中竹子的儿子,叹了口气道:“都是娘身子不好,让你一同受罪了。”

    “哪里,侍奉娘是儿子愿意做的,心甘情愿做的。”韦沉渊笑道,“娘又多想了,再说现在沈夫人愿意帮助我们,以后娘的药能不断,身体便能好起来了。”

    “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接受别人的资助?”秦氏脸色却是忽然一板,虽然一副病容,却有着几分的威严。

    韦沉渊立即道:“没有,儿子说了,这用的每一笔银钱都记在账上,日后儿子成人了,必定一分不漏的还给沈家。”

    见他这样说,秦氏心中松了一口气,她就怕儿子认为这世上的援助都是理所应当的,声音便软了下来道:“你能这样做是好的,另外还有一点,你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上秀才才是,这样才能真正的报答沈家。”

    韦沉渊微微一怔,“此话怎讲?”

    秦氏见他脸上露出少年的不解之色,微微一笑,问道:“你可知道今日来的是哪个沈家?”

    “儿子自然知道,那个大庄子的东家,是扬州豪富的沈府。”韦沉渊早就打听了沈家的事情。

    “嗯,沈家一直都是豪富,近十年来更是如此,如今的当家老爷将沈家打理的蒸蒸日上,他们一直行善,可谓是名也有,钱也有,却单单缺了一样东西。”秦氏并未直接说出,而是诱导儿子思考。

    韦沉渊脑子转的飞快,惊讶道:“母亲说的可是权?”钱有,名有,剩下的便是权利,沈家并无人在仕途。

    秦氏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沈夫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我们母子如此好,你在乡中读书一直以来都好,想必沈夫人也是知道了,才伸出援手的。”

    这么一说,韦沉渊的面上便显出一分失望来了,他刚才还对谢氏激动过,如今听母亲说,好似心中的形象一下落了下来。

    秦氏最了解自己的儿子,他面色上一点的变化也看的出,便笑道:“你也莫要失望,世上读书好的人不止你一人,可是沈夫人知道你我的情况,便前来探望,还提供了院子给我们居住,她是个好人,也是个善心人,不过人活在世上,总会为自己考量一二,她现在帮你,是不计较其他的,只是想着你以后若要中了举,可以记挂沈家恩情,有事帮衬些罢了。”

    儿子虽然少年老成,可毕竟是在这乡下长大,很多见识和眼界还不够开阔,这也是她为什么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谢氏资助的原因,只有在繁华的城市中间,接触到更多的人,更多不同层次的人和事,思维才会开阔,书上的道理才能更好的融会贯通。

    她不能让老爷的骨血就变成一个乡村的野夫,想起老爷当年的嘱咐,她心内便更加笃定要让儿子读书,然后出人头地。

    听到母亲这么说,韦沉渊心中又通透了许多,望着一脸疲惫的秦氏,他自觉母亲比起乡中的夫人来要明理百倍,若不是从小长在乡下,他觉得母亲的举止言语倒有几分大家风范。

    摇了摇头,韦沉渊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好笑了一番,想到可以去白鹿书院上学,便赶紧去收拾东西,准备好后日与谢氏一起往扬州而去。

    ×××《重生之锦绣嫡女》第一时间发布网站:潇湘书院。请各位支持正版,谢谢。××××

    坐在软轿上,云卿一路上都在想一个问题,当听到大夫的诊断时,再想起秦氏的面容,虽说她学医的时间不长,但观其面容,虽面皮发黄,两眼却还是有神,不像将死之人。

    记得上世的时候,她也是听到韦沉渊说秦氏是需要用药将养着就无事的,可是在谢姨妈和韦凝紫来探望过后的两个月,秦氏就病发去逝,然后谢姨妈和韦凝紫还帮着韦沉渊操办了秦氏的丧事,将韦沉渊打动,接受了谢姨妈过继的事情。可是如今她按照同样的轨道来,大夫并未说秦氏的身子不好,随时会病发逝世,按理来说谢姨妈和韦凝紫既然要装好人,药钱肯定是不会省的。

    难道当年秦氏并不是自己病发去逝的?而是谢姨妈和韦凝紫毒死的,以韦沉渊的头脑母亲被毒死不会发现不了啊,那样的异常他怎么会不知道。

    其实云卿想的没有错,前世的时候,韦凝紫接了她给的银子,却以自己的名义送给了韦沉渊,待回到沈府时,韦凝紫提起这个事情,谢姨妈便动了心,她膝下无子,虽说有一个韦凝紫,可是女儿迟早都是要嫁出去的,到时候没人在身边伺候太不方便,又听说韦沉渊读书拔尖,便动了心思,借着探望之名,去打听秦氏的身体情况,当听到大夫说秦氏要一直好养着,谢姨妈又舍不得银子做这个好事,而且秦氏一直活着,就算韦沉渊对她记恩,怎么也有一个亲娘在那。

    但是谢姨妈并不是下毒毒死秦氏的,而是寻了一个机会,对秦氏说若她活着以这样的身子耗费大量的银钱,韦沉渊这辈子就只有在乡里虚度一生了,那么好的才华却只能天天下田种地,真是浪费了。若是秦氏死了,不再拖累韦沉渊,她倒可以考虑补助韦沉渊读书考科举。

    这样暗示十足的话秦氏岂会听不明白,谢姨妈的意思就是让秦氏早点去死,免得拖累儿子,秦氏被气得五脏翻腾,考虑到儿子的前途却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又气又怒,于是病情更重,再加上她也接受了谢姨妈的话,偷偷将每天的药倒掉。

    一个本来就病重的人,又不吃药,一心求死,两个月后,秦氏就油枯灯尽而亡,韦沉渊并不知道这一切,一心以为母亲是病死的,就连云卿也不知道原来中间有这么一截。

    前世的事已经过去,今生因为云卿的这一个举动,秦氏也不会再受谢姨妈的威胁了。

    思考之间,软轿已经到了庄子后院角门前,谢氏和云卿下了软轿,往后门进了,云卿跟着谢氏到了主院。

    “夫人回来了,要摆膳吗?”一来一去时间匆匆的过去,又到了日头斜落之时,琥珀进来问谢氏要用晚膳么。

    谢氏因为下午出去了这么一趟,便有些累了,胃口也不大好,抬头问云卿道:“你饿了吗?若是饿了,我便让她们将饭菜端上来。”

    因早晨出去摘杨梅消耗了体力,中午云卿吃了两碗饭,到了现在反到没什么胃口,便唤道:“弄两碗粥并两碟子小菜进来就好了。”

    琥珀得了吩咐,立即出去吩咐小丫鬟通知厨娘去熬粥,云卿便搬了个圆凳坐在谢氏的旁边,给她捶腿解乏。

    “那个苏眉倒真沉得住气啊,到了现在还没到我这来请安的。”谢氏微眯着眼,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嘲弄。

    云卿望了她一眼,开口道:“她是知道我们明日还要住一日,当然还是沉得住气的,若是明日还不来,那倒真是她厉害了。”

    她就不相信苏眉不想回扬州城了,就苏眉的性子能在庄子上呆的舒坦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在顶这没有任何缘由的气而已。

    倒是水姨娘安排的人,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动静,她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琥珀在训斥小丫鬟的话,“让你去大厨房借了药罐来,怎么去了那么久,夫人等会还等着吃药呢!”

    这个药是汶老太爷的安神补身的汤药,谢氏每天都要服用的,昨儿个小丫鬟不小心将带来的紫砂药罐打碎了,所以今儿个琥珀让她去庄子上的大厨房借一个来熬药。

    小丫鬟嗫嚅道:“我刚拿了药去大厨房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春巧姐姐,她说她的脚崴了,我扶着她过去坐了一会,所以耽搁了时间。”

    云卿蹙眉,春巧?那不是苏眉身边的丫鬟吗?抬头看谢氏已经睡着了,便停了手,轻轻的往外头走去。

    一出院子,便看到琥珀接过那药罐和药包,正欲拿进厨房去熬,云卿走过去,轻声唤住她,道:“琥珀,把那个药罐和药包拿给我看看。”

    琥珀看了看手中的药罐和药包,想起春巧是苏眉的人,也觉得不放心,便递过去给云卿,道:“大小姐,这药你看看是不是有问题?”

    云卿拜在汶老太爷门下的事情,除了沈茂谢氏夫妻二人,还有翡翠琥珀和流翠几人知道,其他人是一概不知的。

    这也是汶老太爷的意思,在他没有说正式可以出师之前,云卿不可以对外宣称是他的弟子,以免医术没学到家,倒是名声吹得四处响亮,坏了名声是其次,就怕云卿沉醉在其中,反而不能尽心的学习医术。对此,云卿也深感赞同,树大招风,在她医术未曾扎实之前,最好还是低调为好。卿本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难免其他人不会因为她是汶老太爷的弟子而心存挑衅或者嫉妒,岂不多事?

    打开药包,云卿拿出里面的药材查看,又捏起来放在鼻子下闻闻,复又将药罐拎起查看了一番,还给琥珀道:“无事,你拿去让人煲药吧。”

    不过春巧撞上谢氏的小丫鬟,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凤眸中墨光流淌,云卿嘴角微扬,水姨娘想挖陷阱给她,她倒是要跳跳才能对得起人家的一番苦心布局啊。

    唤来青莲一顿吩咐后,云卿才转身又进了屋子,过了一会,小丫鬟将粥和小菜端了上来,陪着谢氏吃了一碗粥,云卿坐了一会,便回了东跨院。

    此时夜幕已经落下,漫天漆黑,只有一轮圆圆的明月挂在天上,好似一颗通亮的气球散发着光辉,将星星的光芒都掩藏了下去。

    云卿穿着一袭白色的齐胸襦裙,披着件乳白色的半袖短上衣,将她绝美的小脸衬出一种不染红尘俗世的高华之气,仿若月下仙子,飘飘如风。她躺在院中的竹制老藤摇椅上,静静的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虫鸣,凉风吹来,拂起她落下的长发,扫过她的脸颊,带来细微的痒意,她用手撩开碎发,目光依旧望着天空。

    从四四方方的院落望出去,天空也是四四方方的,被规规矩矩的框成了一块生硬的方块,落在眼底便少了白日里景色的灵动。

    她一手执着象牙仕女白纱圆扇缓缓摇着,脑中出现的却是白日里往果园路上那里的美景,没有拘束的生长,却有着一种活泼的气息,让人沉醉在其中。

    既然明日还有一天,她一定要出去看看才可以,否则岂不是浪费这一番的美景了。

    想到这里,云卿便格外期待起明天的日子来,起身往屋内走去,吩咐青莲道:“你去找黄庄主,让黄小妹明早到庄子里来候着。”

    青莲应了便出去了,采青好奇道:“小姐,明日你还要去摘杨梅吗?”

    “不摘了,明天让黄小妹带我去这附近看山水。”云卿笑着道,让她将头发散下去,打了水去沐浴冲凉。

    到了第二日,云卿换了一套轻便的衣裙,先去谢氏那请安,谢氏知道她要出去走走,没有阻拦,只是叮嘱采青和青莲要好好照顾云卿,黄小妹更是要小心些,不要走去人烟荒芜之地。

    这次可是真正的出来游山玩水,云卿心情比起昨日是惬意多了,今日依然从后院的角门出去,除了那条小溪还是淙淙的流着清水外,云卿还抬头眺望了远方,但见周围山头开着簇簇团团的桃粉梨白,清新可爱,就连鼻间呼吸的空气,都比在沈府里的要清新干净了许多,她连连深呼吸了两口,然后对着小溪的那头道:“小妹,我们顺着溪下去,到那边看看桃花梨花去。”

    “好的,小姐,我一开始就想说带你去那边呢,顺着溪流下去,那里便到了河边,还有一块草坪,我最喜欢去那玩了。”黄小妹高兴的说道。

    采青看她天真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青莲倒是开口道:“你个没大没小的,在小姐面前得自称奴婢。”

    “唉,出来玩还奴婢奴婢的,没意思嘛。”黄小妹混不在意她的话,对着云卿道:“小姐,快跟我走吧。”

    四人便顺着小溪旁一路走了下去,一路上云卿都沉醉在美好的景色之中,听着黄小妹的介绍,看着她天真的笑容,和爽朗的话语,心里油然生出一股羡慕,她从小就生活在沈府,一切都要按照规矩行事,哪里能这样随意开心的笑,开心的闹,想去哪就去哪,这是她从没想过的生活。心底便更打定了主意,既然难得出来这样自由,便好好的放开了来玩。

    待行到一处地方,路却没有了,前方是一段溪流,过了这里,才能继续前行。

    “这怎么过啊?”云卿皱着眉问道,她还想去前头看花的呢。

    黄小妹咯咯一笑,脚尖一踮,跃在了溪流中间一块石头上,然后转身道:“就这么跳着过来。”

    云卿一看那水光亮滑的石头,再看溪水折射起码有膝盖那么深,摇摇头道:“我怕跌进水里。”

    黄小妹好笑道:“你怕什么,这么大的石头,怎么会跌哦!”她还示范的在石头上蹦来蹦去,跳到对岸又跳了过来道:“看,我没一点事呢。”

    云卿依旧不敢,只是羡慕的看着黄小妹灵活的姿势,转头道:“采青,青莲,你们两人跳过去试试。”

    采青和青莲两人不是家生子,也是穷苦人家长大的,对于跳这个胆子挺大的,见此处安静,四下无人,将裙摆撩高一点,踮脚便跳上了石头,几步也跳到了对岸。

    “小姐,不难的,你要不要跳跳试试。”采青喊道。

    青莲则赶紧又跳回了岸边,站在云卿身边道:“小姐,你若不是不敢的话,我们就绕开这条路,往其他地方去吧。”

    云卿望着前方的花树丛丛,再看溪流里的大石,忍住心内的害怕,双手抓紧,就要迈出,一抬脚,结果又放了下来,她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啊,走路都是迈着小步子,这么大跃的,万一滑下去,岂不会全身都湿透了?

    她毕竟是大家闺秀,不同黄小妹,采青,青莲她们,白日里出来乱走已经是很大的突破了。

    黄小妹看着她犹疑不定的样子,急得喊道:“我的小姐啊,你腿这么一迈就站上去,你犹豫什么啊,这个石头都平的和地板一样的,不会跌倒的。”

    云卿看了看水,里面映照出自己满是害怕的小脸,上面有着对未知状况的恐惧和惧怕,她神色不禁的怔了怔,不过一条小溪罢了,她还怕,那以后她还要为了沈家去面对四皇子,甚至更多的敌人,这点小小的心里障碍都突破不了,那还怎么办?

    她咬了咬牙关,两手紧紧的抓紧撩起的裙摆,紧紧的盯着落脚的地点,脚尖一踮,对着那处跳了下去。

    这一刻她的心脏飞到了最高处,身子也瞬间飞了起来,随着落地的一声轻响外,她稳稳的站在了石头上,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害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掉在了水里面,顿时抿着嘴笑了起来,欢呼道:“我跳过来了,原来真的不难啊,只要轻轻一跃就可以跳过来了。”

    望着她一惊一乍的模样,采青捂着嘴偷笑,青莲则抿着嘴在后头看着她,生怕她跌倒在水里,黄小妹则是带着同情的看着云卿,心想城里的小姐好可怜啊,平日里肯定没什么好玩的,胆子比蚂蚁都小,连跳个石头都这么激动,那模样就跟爹涨了月钱一样的,等会多带她玩点东西罢。

    云卿自然不知道黄小妹把她列为了可怜的小姐,沉醉在自己跳过小溪的欢乐中,接着下面的石块便一个一个的踩了过来,顺利的到了对岸,青莲也紧跟在后头跳了过来。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跳溪流的时候,还有一个人站在暗处,神经比她还要紧张,生怕她一不小心就跌入到水中,准备随时来个英雄救美的,当看到她安然落在了小溪对面时,高悬的心才放了下来。

    随着云卿跳石这一个小插曲,四个少女渐渐的放开了玩,本来年纪都不大,平日拘在屋中守着规矩,此时旁边又没人看着,自然嬉笑了起来。

    到了桃花树旁边的时候,云卿开心的在虽然不是按照人们所喜欢的样子栽种,却别有一番野外风情的花树里穿来穿去,摘了两枝桃花让青莲拿着,等会回去插在花瓶里。

    黄小妹则没心情看这些个花,她每日都看,看不出什么别样的风情来,倒是将裙子往腰间扎起,将裤腿挽起,往下水中踏去,只看她手中拿着一根尖尖的树枝,对着水里面一下又一下的戳去。

    云卿一下被她的动作吸引了过去,好奇的站在岸边,问道:“小妹,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叉鱼啦,等会要是能叉到鱼,我烤给你吃。”黄小妹目光紧紧的盯在水里,看到溪流中一条小鱼从石缝中游过去,狠狠的对着它一叉。

    水花溅起几寸高,差点就到了云卿的脸上,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兴奋的问道:“有没有叉到鱼?”

    黄小妹鼓了鼓眼睛,看着一下从水里游走的鱼,摇头道:“没有,我再叉,今儿个一准要叉一条给你烤着吃。”

    云卿看着她赌气的模样,暗地好笑,她羡慕的看着黄小妹脱了鞋子,浸在水里的脚丫子,就是这么望着,也感觉很凉爽,若是她能浸一浸就好了。

    可是再怎么大胆,她还是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除鞋袜的,也学着黄小妹的样子,去拿个棍子,将手上的镯子取下来让青莲拿着,挽起袖子,站到溪中的一块石头上,看到鱼就叉下去。

    采青见她也去叉鱼,站到一旁的石头边,时不时喊道:“小姐,这里有鱼……”

    “哎呀,它太狡猾了,跑走了……”

    “哎呀,小姐,你怎么又没叉到鱼啊……”

    云卿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戳了五六十下,鱼没戳到,倒是把鱼吓得都不敢到这一块来了,于是气鼓鼓的站起来,望着采青道:“好你个采青,捉鱼的时候要静悄悄的,不要吓到鱼,你这么在旁边喊,它还不跑光了啊!”

    采青知道她没有生气,也不怕,笑嘻嘻道:“小姐是心太软了,舍不得叉鱼。”她不也就是凑个热闹,连小妹都叉不到这狡猾的鱼,小姐叉不到是很正常的。

    云卿又白了她一眼,哼道:“走,咱们换个地方去叉。”

    黄小妹在她们下游的地方,被她们这一番闹下来,鱼都不见了,正要让她们别叉了,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一棵梨花树下,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面容是她形容不出来的好看,穿着一袭白色的华贵大袍,懒懒的靠在树干下,一双狭长的眸子正盯着小姐看着,嘴角还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黄小妹心跳不禁的咚咚乱跳,眼睛眨都不敢眨的望着男子,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发觉呢,而且,这世上竟然有这样好看的人,鼻子高挺,嘴唇红润,比起秦大娘家的韦哥哥还要好看得多……

    他是不是……不是人啊?

    想起平日里哥哥给她说的那些鬼怪的故事,里面的那些吃人的鬼怪妖精就是长得这么好看的。黄小妹又害怕了起来,难道他不是人,是鬼?不对,鬼没有这样好看的,是妖精吧,听说妖精专吃好看的女孩子,东家小姐长得那样漂亮,所以他紧紧的盯着东家小姐,是想要吃掉她吧?!

    不可以!要是东家小姐给吃掉了,爹会打死她的!

    想到这里,黄小妹将手中棍子对着男子的方向丢过去,转身对着云卿道:“小姐快点跑,有妖精要来吃人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