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17 世子云卿人工呼吸【七夕甜蜜版【首发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17 世子云卿人工呼吸【七夕甜蜜版【首发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御凤檀离云卿的唇还有半寸的距离时候,白玉容颜上的凤眸幽幽的睁开,云卿醒来了……

    御凤檀眨了眨眼,云卿也炸了眨眼,两人动作一样,所想却完全不同。

    卿卿怎么这个时候就醒来了,他现在这样,到底是吻下去呢,还是抬起头来呢?

    而云卿则刚从被水浸淹的记忆中醒过来,头脑还有一瞬的呆怔,望着面前放大的俊脸,怎么看起来那样眼熟,到底是谁呢,脑中飞快的转动,这人,不是御凤檀吗,他离她那么近做什么?

    “你给我走开!”云卿炸毛一般跳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朝着御凤檀一推,将蹲着的他推的一**墩坐在了地上。

    御凤檀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问道:“你还好吧。”

    “要你假好心!”云卿一想到开始他见死不救的样子就不爽,横着眼望着御凤檀,恨不得上去对着他再踢上两脚。

    御凤檀被这么指责,又觉得委屈,“明明是你故意带着我到桥上走的,还好我会游水,否则的话,今天我和你两人都要浸死在这河中做一对水下鸳鸯了!”

    鸳鸯?

    谁跟他是鸳鸯?!

    “是我故意带的怎么?”云卿此时已经清醒了许多,细看之下,发现他却只是穿着浅紫色的中衣,那白色的大袍还垫在草地上,她方才就是躺在那衣袍上面的,这么一想,她也知道是御凤檀将她救上来的,可是是他救得又如何,也是她害她掉在水中,还差点把她给淹死了,皱着眉,没有好气的开口道:“难道是我喊着你来这里的?是我让你来带路的?我过桥没事,你过怎么就有事了,这只能说明是你德行不好,所以老天爷都要惩罚你,一见你上桥就直接劈断了木头,让你掉下去,早知道我就不伸竹竿了,好心没好报,见死不救看着你淹死就算了!”

    御凤檀没想到她噼里啪啦的一大堆,将他说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没错,是他自己偷偷跟着她到这里来的,也是自己让她带路来游玩的,她过桥的时候的确也没问题,可是这和后面的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她故意带他到这个有问题的桥上来的,怎么又成天雷霹的呢,如今被她这么一指责,又恼又好笑,嘴角微微勾起,脚尖一踮,将草地上半湿的白袍撩了起来,披在了身上,邪笑道:“你可莫要弄错了,若是我没出手,如今被见死不救的淹死的人可是你。”

    想起被掉落在河中后,那种水流从四面八方涌来,身子却越来越无力的感受,云卿只清晰的记得他那张得意的要她求援手的面容,只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转头对着从另外一边转了过来的采青和青莲道:“我们回去吧。”

    御凤檀来了乡下,就是为了与云卿单独说上几句,可前后两人呆了还不够半个时辰,她就要转身离去,不觉的心里有些失望,再一眼瞟见她身上湿透了的白色儒裙,那布料紧紧的贴在身上,因沁了水的缘故而变的半透明,贴在肌肤上,可以看到下面晶莹剔透的肌肤,虽起伏不大,却已经玲珑的曲线更是因为衣料的贴服而更加诱人,狭眸微微暗了暗,御凤檀转开眼眸道:“你……还是把衣服烤干了再走吧。”

    青莲此时也注意到云卿的裙子湿透了,连忙两步站到前面,遮住云卿身上透出来的光亮,警戒的望了一眼御凤檀,还好刚才小姐及时醒过来了,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收回目光,压低了嗓音对着云卿道:“小姐,衣服是湿的,路上会给人看出来的。”

    云卿此时也低头望了望自己白色齐胸襦裙,当初为了轻便,特意挑的这套白色儒裙,现在浸水了才知道,白色原来是这么透明,余光瞟了一眼御凤檀故意装作欣赏桃花的眼,又禁不住的红了脸,刚才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才故意移开眼睛,让她烤干衣服的,她伸手拉了拉衣襟,瞪了御凤檀一眼,真不是个好东西,眼睛到处乱瞄什么。

    御凤檀假装没看到她的指责,看天暗道,隔着两层衣服,就算有点朦朦胧胧的,其实他什么都没看清楚嘛,真是的。

    湿湿的头发贴在脸颊,发髻也因为浸满了水而变得有些重了,若是这样子走回去,虽然这附近没有人,可是庄子旁边的人却是不少的,让人看见了,她可是有大麻烦,若是跟谢氏说她不小心摔到水中,那青莲和采青定要挨打的,今日这事怪不到她们两人身上,主要还是她要出来玩的。

    想到这里,她便点点头,“要不,我们走到刚才那地方再玩一会,山间风大,吹上两个时辰,差不多也干透了。”

    “不行!”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来,青莲一怔,转头看着御凤檀,另外一声可是男声,那慵慵懒懒的,又好听靡醉声音,肯定是他发出来的。

    “你干嘛又说不行?难道要让我穿着这样的衣裳走回去吗?”云卿此时脾气已经坏到了极点,面色铁青,这个妖精世子,若不是他拉她下水,怎么会弄得她这样狼狈。

    “风吹干的话,你会感冒的。”御凤檀的视线终于望向了被青莲拦在身后,只露出玉白小脸的云卿,狭眸里流露出一抹失望,虽然穿了两层是看不清楚,可是这样什么都看不到好可惜啊。

    只是此时的云卿张牙舞爪的,好像发怒的小狐狸,想伸出爪子挠人啊,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脸颊,不是想要挠他吧……

    可惜他想的没错,云卿此时很想伸手给御凤檀抓上两抓,谁不知道会感冒啊,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她总不能出去玩一趟,就换了一身回去吧,这样谢氏一定会发现的,到时候更讲不清楚,“那不风干,怎么办?”

    “这个简单嘛!”御凤檀绝美的容颜绽放出一朵笑容,在金辉下粲然如虹,他指着站在对岸的黄小妹道:“你回去拿一套衣裙过来。”

    黄小妹正站在对岸那里拧衣服上的水,听到自己被对面那个长得异常好看的夫子点名,那璀璨的笑容仿若漫天的星光让她两眼痴迷,小心脏雀跃不已,顿时不管其他的点点头道:“好的。”一只脚蹬了一只鞋子,灵活的踩着石子,跳上了小路。

    接着,御凤檀侧过头来对着青莲和采青眨了眨眼,狭眸里潋滟波光如落日余晖,惑人心神,道:“你们两人带着你家小姐到刚才那个地方去等我。”

    采青已经是迷迷怔怔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青莲定力不错,还能问道:“到那里去做什么?”

    “去那里,你们小姐的衣物就会干了,快去。”御凤檀抬抬精致莹白的下巴,烈日下划出一道流光的弧度,转头望着云卿道:“你先和她们过去,我保证等会你的衣服会干,也不会感冒的。”

    明明与往日里相同的漫不经心的语言,却莫名让人心中有一种愿意听从其言语的力量,在慵懒中带着威严,男子浅浅一笑,转身掠起,进了林间,只留下一道白浅的光影。

    采青这才回过神来,问道:“小姐,我们要回原路吗?”

    从方才御凤檀的一系列吩咐来看,云卿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拉了拉贴在肌肤上湿答答的儒裙,她点点头道:“走吧,去小溪边等他们。”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黄小妹和御凤檀两人先后来到了小溪边那片桃花草地,黄小妹自己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物,手上还拿着一套红色的软布衣裙,而御凤檀则背了一大捆的干柴过来丢到了草坪上,对着云卿道:“快去把衣服换了。”

    黄小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递给云卿道:“小姐,这是我最好的一套衣裳了。”

    云卿望着她的模样,笑开了眼,其实在沈府中,像二等丫环的穿着都要比她手中的衣裳要好,可是黄小妹一拿便拿自己最好的衣裳借给她穿,果真是乡下人最淳朴的心里,她伸手接过衣裳道:“谢谢你。”

    采青和青莲这才知道御凤檀是要生火将云卿的衣物烤干,让黄小妹拿了一套替换的衣服给云卿,心内觉得他倒是个细心的。

    可是……

    “小姐这要到哪里换衣裳啊?”采青觉得这个问题最重要了,总不能让小姐就到那树林里换吧,那里草木也算不得多茂密,要是给人看了去怎么办!

    御凤檀左右看了几眼,一把拉下身上披着的大袍,递给她们道:“拿着这个到那边围住,让你们小姐到里面换衣裳。”

    即便他里面穿了中衣,此时采青和青莲从刚才那种担心的氛围中出来了,看到他这么大方的拉下外袍,脸色也红了起来,不敢去接。

    倒是黄小妹一直呆在乡下的,男女大防没那么严重,一把接过袍子,对着云卿道:“小姐,我们去那边换衣服吧。”

    云卿也知道现下不是什么讲究的时候了,赶紧换了衣裳,烤干了好回去,她可是里里外外,全部都是湿的了。

    四人走到不远处的小林子中,采青和青莲将御凤檀的袍子拉成一个圆筒形,好在他的衣袍本来就宽松,再加上他的身形比云卿要大上两周,倒围了个足够换衣服的圈子,而黄小妹则站在周围把风,防止有人意外的接近。

    御凤檀见她们入了林中后,便蹲下来开始点火,却发现他蹲下来的角度,却刚好看到一双莹白小巧的足正露在外头。

    那是云卿正在换衣服鞋袜,那大袍围起来的时候,正巧底下三寸高的地方没有拦住,而给了他这个不小心偷窥的机会。

    那双小巧的足轻轻的踩在草地上,白皙的脚背淹没在浅浅的草里,露出一点细白在阳光下,好似能反射出光芒,透出水一样柔软的色泽,一只脚抬起后,落下了一点天蓝色的裙角,遮住了美好无限的风景,他心中一顿,不知不觉的低着头,还想要继续看,那样短而小的足,肯定还没有他一个手掌大,肯定如同卿卿的身子一般的软嫩,小巧玲珑如玉器,若是握在手心,放在手中好好的把玩……

    “好了!”

    黄小妹一声大喊,将御凤檀脱离的深思拉了回来,再抬起头就看到云卿,此时她穿着那套大红色的装束,上身是红色绣兰花的短褙子,下身是大红色净面的百褶裙,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一团火一般,按说大红这个颜色一般人穿了都必须配上浓艳的妆容,才相得益彰,不会被这般火热的色彩衬得面色浅白,可是云卿一张素颜,站在桃花林的背景前,只觉得那淡淡的金辉照下来,将她浑身上下点缀的红金相应,非但不落俗套,反而显得艳丽夺目,如同一朵正红的牡丹,缓缓开在桃粉之间,雍容华贵,富丽锦盛,而那双如凤翅飞挑的双眸如同神来之比,在这浓艳的色泽上点上最华丽的一笔。

    竞夸天下无双艳,独立人间第一香。

    他的心头忽然咚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心头那些旖思化作了九天云霄,只留下满眸的柔和,脸上莫名一阵烧烫,连忙埋头打火。

    “我原觉得你比我好看,是因为穿了漂亮衣服,原来小姐就算穿了我的衣裳,也要比我漂亮许多。”黄小妹看着正从桃花林间走出来的云卿,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听着她天真未脱的语言,采青和青莲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采青取笑道:“看不出小妹原来这么臭美的。”

    云卿抬手掩了掩嘴,听过夸奖她的话无数,可是黄小妹这一句却最令她开心,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容色颇佳,否则当然耿佑臣上门求娶之时,两家差距如此之大,她也没有什么疑心,包括谢氏沈茂虽有疑,也认为实属正常。

    因为她的容色明艳,绝对当得起,让男人不介意门第之见,请娶她入门这等事情,虽然因为她少出门,知道她的人不多,但凡是见过她的,无一人不称赞。

    这件事她隐约的记得听父亲说过,沈家人一直容貌出色,据说是因为曾曾曾曾曾祖母在一次游玩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容色无双的男子,从而一见倾心,跟着此男子不追到手绝不罢休,最后花费了数年的时间,终于将这个男子打动,并且入赘了沈家,这名男子不仅容色无双,而且才智双绝,而沈家也是从那之后,开始迅速的发迹,若不是中间曾有一代的子孙败过家,如今沈家只怕早已经是大雍首富了。

    而沈氏后代的容貌一直都继承了那位祖父的有点,据说当时那位祖父笑起来能令百花失色,千人失神,否则也不能让本来就美貌的曾曾曾曾曾祖母一见倾心。(看过浴火王妃的都知道这位祖父是谁吧。)

    她自问还没到这等程度,若是可以,她倒真想看看那位祖父的模样。

    “火好了,你们将衣服拿着烘干吧。”御凤檀将火点燃,抬起头时,脸上都是一片绯红,也不知道是被火烧起来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青莲和采青连忙拿着衣服,小心的展开,离火到一定距离,烘烤着衣物,小姐的衣料可都是上等的丝绸,若是离得近了会烧掉,也许会被溅出的火星子烫出洞来,她们要格外小心才行。

    云卿知道这活不好做,也不打搅她们,莲步轻移,到了小溪旁,静静的望着这一片的天空。

    明日她就要回扬州城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这里看如此宁静的风景,再和黄小妹这样淳朴的人打交道,想到回去后又要面对的那一切,她嘴角微勾。

    她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却偏偏生活在其中不能逃出,人生,便是如此,每个人都在一张网中拼命的挣扎奋斗,只为逃出那不断纠缠住肢体的网绳,直到筋疲力尽,也不会放弃。

    御凤檀慢慢的走到她身边,穿好他已经风干一大半的白袍,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虽然眺望不到一望无际的山川和平原,这重重皑皑的树林,让他想起了京城那高低起伏,占地广袤的皇宫,只是那里是一片森严的宁静,到处是散发着皇家威严的红墙朱瓦,两者同样是高大密集,却给人的感受完全不同。

    站在这里,心灵似乎得到一种静静的洗涤,变得安静,也干净了许多,那清清的水不止从溪涧流过,也从人的心房中流过,人只想沉醉在其中,不愿意让其他的人和事打扰了眼前的一切。

    转头望着身边少女的脸,她的脸色平静温和,然而视线落在一处,眸底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向往,顺着她的视线,是黄小妹又跑在溪中正在叉鱼的身影,黄小妹紧紧的皱着眉,目光在水下梭巡,那样的表情,简单又专注,单纯又天真,的确让人很羡慕。

    他一直都认为她是心计很深的女子,或者说她在他面前掩饰的不好,从第一次丛林里的相遇,他在墙后听见她冷静的辩驳,和突然变脸装可怜,到日后每一次相遇,她都能巧妙的化解,可是他也发现,她其实不是那样的,在突如其来危险的时候,她会展现真正的性情,是那样的可爱,活泼,如同一个真正的十三岁少女一般。

    比如,开始他见到她在河边叉鱼的时候,嘴角的笑容弯弯的,眼角也舒展的如同月牙,浑身散发着一种和善的气息,和往日时时戒备的她完全不同。这是其他人看不到的她。

    他想起那日在书院里她与韦凝紫之间的暗流,想起在安知府家中,她暗里明里一直捧着安家小姐们的举动,她聪明懂事,识礼明进退,他在老太君和知府夫人的眼中都看到了深藏的赞赏。这其中的赞赏,不过是因为云卿‘懂事’的将展现的机会留给了安家小姐。

    这一切和他多么的相似,作为瑾王世子,他本应该是在王府里锦衣玉食,骄纵惯养的,可是事实完全相反,亲生母亲不待见他,父亲四处寻花问柳,经常不在府中,到了九岁,明帝将他要到了京城,从此就在那花团锦簇中过着质子一般的生活,不能太出色,出色了便成为了众矢之的,莫名的被阴谋论缠身,不能太差劲,太差劲就会损了明帝的威严,因为他替弟弟养儿子,总不能养成个废物,不好面对天下各界的舆论。

    好也不行,差也不行。做什么都在薄冰上行走,每一步都落在随时会开裂的冰面上,只希望下一次抬脚,可以安然无恙的渡过。

    她羡慕,他,其实也很羡慕。

    侧过头来,御凤檀展开了笑颜,轻声道:“今日,对不起了。”

    金辉下,男子衣带当风,懒懒散散的声音顺着暖风就这么吹进了云卿的耳中,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抬起头,转过头望着男子绝色的面容,眼底有微微的惊讶,“你是同我说话吗?”

    “很显然,这附近没有其他人了。”御凤檀摇了摇头,似乎很遗憾周围没有人让他再说对不起,他表情淡淡的,却有一种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

    云卿不禁想起前一世,听到的流言,那一世,她没有在京城,直到嫁给了耿佑臣才到了京城,而那个时候,御凤檀正好已经因为突染疾病而亡,她未曾亲眼见过他的风姿,却是听说过的。

    据说他得胜进城的时候,整个京城的道路全部挤满人,无数的少女站在京城两边为他迎接,他穿着一袭黑色的墨甲,骑着红色的烈马,踏踏的马蹄飞驰在京城的青石道上,风吹起他的长发,那张精致的面容包裹在墨色的头盔中,宛若盛世妖花绽放在京城。

    这一幕直至他死后多年,云卿还曾听京城的人悄悄提起,可见其风姿绝世。

    而眼前的他,现在已经隐约的露出了这种气势,只不过因为还是年少,也许还没上战场磨练,展现的不够完整。

    想到日后这个人的累累功绩,云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屡次和他做对,即便他在四年后会染病而亡,可是这四年,他还是骄傲无双的瑾王世子。

    若是可以,她其实还是愿意和他和平相处,只要不惹来麻烦就好,想到此处,她便淡淡的一笑,“瑾王世子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魅力,你所到的地方,就会有女子为你沉迷,若是我和你接近了,女子的天性是善妒的,她们于你没有办法,就会将矛头转向我,所以云卿希望能避开你,今日之事也是因为一时心急,如有冒犯,请不要见怪。”

    她不介意低头,只希望这般温软的话能让这位世子明白她的意思,以后尽量离她远一些,保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距离就罢了。

    谁知御凤檀一听,眉头却皱了起来,侧低着头盯了她一阵:“你是觉得我是个大麻烦?”

    好直白,她确实就这么个意思,可是这么直接说出来,这不是打破她本来想和御凤檀和平处理的初衷了,低声道:“我不敢这么说。”

    “你不敢这么说,就是心中是这么想的,是吗?”御凤檀似乎不打算放过她,他歪了歪头,细长的眸中如流波婉转,咄咄逼人的问道。

    斜阳就这样照进了他的眼波中,云卿恰一抬头,正好对上了这妖孽般的一缕眸光,心跳单单的漏了一拍,而御凤檀此时又接着道:“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诚然如你所言,女子善妒,因为得不到的美好事务,也许会生出嫉妒的心里,反过来针对那个得到了的人,可是你这样一味的逃避又能怎样,你可以逃开一个我,那你可以逃开整个大雍的人吗?以后若是还有人出现在你面前,因为他的优秀,所以你要一味的逃开,避开人们的视线,避开人们的争夺,只为求的一方的宁静?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愚蠢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拥有别人羡慕的地方,例如你的容色美貌,你的家世富裕,那你能因为这些让人嫉妒的一切,就毁了自己的容颜,倾了自己的家产吗?你不能。”

    御凤檀的声音不大,却隐隐的含了一股摄人的气势,让云卿不得不认真的听着他说完,“而且你沈云卿不是这般遇到事情就会往后缩的人,你总是这般的逃避,反而会让人觉得你心有鬼胎。你若是问心无愧,何故处处避让,人活在世上,不仅是要小心翼翼的活着,还要有滋有味的活着,你为了那样一个可笑的理由,一直都逃避面对着我,久而久之,别人也看得出怪异的地方来。这就叫做适得其反,难道你不知道吗?”

    御凤檀懒洋洋的说完这一段话,云卿的脸色也随之变了几变,他瞧了她一眼,嘴角微微的勾了勾,走到了黄小妹所在之地,也顺手找了根树枝,开始和她一起叉鱼。

    如同翠色织毛绒毯的草地,风一掠过,上面的草便一行一行的起伏,远远望去如同翠绿的湖水在轻轻荡漾。

    大红色的裙摆随着草地的波动也在摇摆着,云卿双眸钉在一处,眸中凝思。

    是的,她重生一世,一直都为了沈府再也不会如同上一世一般,再将悲剧重演,为了这个目的,她愿意吃更多的苦,愿意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可是在遇见其他与上次不同的事务上,她却表现的不够勇敢。那些高门小姐的嫉妒和羡慕,为什么她要存在着一种逃避的心里呢,她并未做出什么自贱身份的事情,只要于理于情她无愧于心便够了。那些人她们怎么想,都是她无法控制的事情,她们的嫉妒更是因为她们做不到她这般,所以才会越发的看不起她,像雪莹何曾因为她的身份,而对她有什么意见。

    她是商女,却也同她们一样,是端端正正的活着做事说话,现在一个御凤檀出现在面前她便要躲避,若是日后面对四皇子诸人,她岂不是更要避开了。

    她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必太过刻意在乎那些人对她的目光,这样她才能真正的变得强大。

    这是重生后,第一次有人能站在她心内的角度,说出她的想法,云卿将视线转到那个正在和黄小妹一起叉鱼的男子身上,他正此时正叉到了一条肥尾的鲫鱼,举高了在对黄小妹炫耀,那笑容,脱去了惯带的邪魅和懒散,带着蓬勃的朝气,仿若也感染了她。

    云卿嘴角也勾了起来,凤眸中的雾气渐渐的散去,露出两颗黑曜石一般幽黑的眼眸,里面带着灵活的气息。

    御凤檀远远的便望到了少女的笑容,他知道她肯定是想通了,否则不会对着他笑的那样舒心,哈哈,以后再出现在云卿的面前时,不会再被那样嫌弃了吧。

    金灿灿的日光下,男子的狭眸中闪过一丝霞光潋滟的狡黠光芒,一跃跳上了草地。

    黄小妹此时也叉到了一条半斤重的小鱼,爬上了草地,对着采青和青莲道:“你们衣服烤干了没,我们这有好多鱼啊,来烤鱼吃吧。”

    春天本来就有阳光,再加上小火这么一烤,已经干了,采青小心的将衣物折好,包在布上放在一边,然后才开口道:“好啊,我肚子早就饿了,小姐,你呢?”

    云卿听到她问自己,点头道:“我也有点饿了。”她早晨只喝了一碗小米粥,经过这么一走,又在水里扑腾了一会,这会感觉肚子也有点空了。

    黄小妹闻言,熟练的找了刀石,蹲在溪水边给鱼剖肚去鳞,然后找了尖尖的树枝,将鱼就这么架起来,开始烤了。

    “这样吃,会不会淡了点?”

    “没事,我带了盐巴。”黄小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嘿嘿一笑,圆圆的脸上有一种可爱的狡猾,原来她早就打算好今天要出来烤鱼吃的。

    云卿好奇的看着她熟练的翻着树枝,不过比起黄小妹,她更觉得新奇的是,御凤檀在一旁也手持刀石头,把鱼摆在溪边的高石上,有模有样的切着鱼。

    从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半侧的脸,高耸的鼻梁好似巍峨的山峦,笔挺如峰,长眉如同浓墨画就,黑如鸦翅,那朱红的薄唇因为手中用力而微微下抿,样子很专注,也很好看。

    显然欣赏这美男切鱼的不止有云卿,采青和青莲也有看到。

    “若是不看那漂亮的手和身上华贵的白袍,那杀鱼的手法蛮熟练的,倒是有点像渔夫。”黄小妹见她们都在打量,回过头看了一眼,做出了她最中肯的评价。

    正将杀好的鱼拿过来的御凤檀听到这个评价,回眸一笑,顿时将三位少女电得不能言语。

    云卿所想,却与她们不同。她微蹙了眉间,凤眸里有着疑惑。

    这个瑾王世子与她曾在京中见过的那些纨绔子弟有些不同,若说烤鱼,云卿相信那些个没事喜欢野营,打猎的纨绔子弟,定然是会上一点的,可是杀鱼,点火,基本是不可能会的,她曾经看过耿佑臣去捕猎,身边跟了数个小厮,这等小事,早就会有小厮做好。

    可是御凤檀的动作很流畅,很熟悉,仿佛经常做这样的事情,他好好的一个世子不做,经常去做这等叉鱼烤鱼的事情一般,也许是经常打猎吧,这位瑾王世子身边可从来没看到过有下人跟着,独来独往惯了,只有自己动手烧火了。

    渐渐的,树枝串上的鱼泛出了一层金黄色的色泽,有浓浓的鱼香味散播在空气中,香味如同一只小手,吸引了云卿的注意力,连她的胃也开始觉得饿了起来。

    溪流里的鱼肥,烤的时候还有油滴出来溅在火里,发出‘哔啵’的声音,云卿吓的退后了一步,眼睛却紧紧的盯在烤的金黄的鱼儿上面。

    不一会,鱼儿已经全熟了,黄小妹拿出一条烤的最漂亮的递给云卿道:“小姐,给你吃这个。”

    云卿早就被那香味勾得肚子里馋虫蠢蠢欲动,伸手要去接,半路一只修长的手却截了她的。

    “你鱼也要跟我抢啊?”云卿恶狠狠的看着御凤檀那张脸。

    “给你。”御凤檀将自己烤的那条鱼递到了云卿的面前,要吃肯定吃他烤的,这条鱼可是他特意选出来给卿卿考的,要是卿卿吃饱了,不吃他的怎么办,所以他就抢了黄小妹的鱼。

    望着伸到面前,金黄色的,油光发亮的鱼儿,云卿眼睛一亮,好吧,看在这条鱼卖相也不错的份上,她就赏脸吃一口吧,接过木棍,云卿看着冒着热气的鱼肉,菱唇嘟起吹了一吹,闻着香味迫不及待的小小的咬了一口。

    呼呼,好烫啊。

    她张开嘴,使劲的呼了两口,待嘴里的热气散去了之后,舌头里便只留下鱼肉的香味,好香,好滑,好鲜,真的好好吃啊。

    将口中的鱼肉咽下去之后,云卿又咬了一口,品味着鱼肉在齿间的醇香美味。

    御凤檀看她那副吃的格外满足的样子,笑道:“怎么,我手艺不错吧?”

    嘴里是美食,云卿心情不错,一看他那副寻求表扬的模样,本来夸赞的话,就变成了:“一般般吧,其实我觉得小妹烤的那条会更好吃。”

    这条会比他烤的好吃?御凤檀甩了甩手中的烤鱼,一把递到云卿的面前,不服气道:“你咬一口尝尝看,我还不相信她比我烤的好吃了!”对于自己烤鱼他可是充满了自信的。

    真自信!云卿哼了一声,对着递到面前的鱼就咬了下去,嚼了嚼,其实味道还可以,也香,也嫩,不过比起御凤檀烤的这个,有点不够看呢。

    御凤檀十分满意云卿的表情,是吧,明显是他烤的好吃。

    她眯着眼看这御凤檀坐在石头上,没想到他烤鱼技术还真的蛮不错的嘛,只见他咬着鱼身一口口的吃着鱼,到底是皇家子弟,骨子里存在着优雅和高贵,即便是吃鱼,看起来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过了一会,御凤檀唇舌动作间,吐出了几根鱼刺。

    她吃的这条好像没鱼刺呢,她运气这么好,吃了一条没鱼刺的鱼?还是说,御凤檀特意为她挑了一条这样的鱼?

    这两个人沉醉在比烤鱼好吃之中,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人刚才咬了同一条鱼啊!

    黄小妹看的云卿十分自然的将御凤檀手上的鱼咬了一口,眼睛鼓得大大的,嘴里的鱼啪哒的掉了下来,指着御凤檀手中的鱼道:“其实我这里还有的,你们不要抢一条鱼吃嘛!”

    这一瞬,云卿,御凤檀,采青,青莲,动作全部石化。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