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5 防范高手,谢氏有喜【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5 防范高手,谢氏有喜【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陈妈妈急急走来,一边朝祠堂里走去,一面听碧云在旁边说道:“眉姑娘要进去找水姨娘的麻烦,奴婢怎么劝都劝不住……”

    陈妈妈哪里还管这些,她直管往里面冲,将门一推开,里头的情景吓得她们心脏一跳。

    那水姨娘正低头对着苏眉冲去,眼看就要冲到了,苏眉的身子也朝着后面一歪,她一把冲过去,垫在苏眉的后头,而碧云也吓得一个激灵,冲上去就将水姨娘的身子撞开了去。

    嘭的两声同时响起,水姨娘撞到了墙上,额头上磕出了一个口子,血一直直流,而苏眉跌倒在地上,虽然有陈妈妈在下面垫着,缓冲了一大半的力量,还是摔得腹部有些隐隐作痛,哎哟哎哟的大叫了起来。

    这一下将两名在外头守着的婆子吓得不轻,直到碧云骂道:“还不过来扶起眉姑娘,杵在那干什么!”这才晓得赶紧上前将苏眉扶了起来,又扶着被压得脸色发青的陈妈妈站了起来。

    陈妈妈顾不得自己腰腿骨头咯吱在响,站起来首先道:“赶紧去请大夫!”苏眉凭借的就是肚子,若是这肚子没了,等于什么都没了,那她也就没什么希望了,做一个通房的妈妈本来就是个笑话,她也是想让苏眉生下个儿子,先做了姨娘以后再慢慢打算的。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惊动了老夫人,她得知这事之后,赶到祠堂这边,看着苏眉的肚子满脸的担忧,等齐大夫诊脉过后,等着他的判断。

    “胎儿已经五个月大,比较稳了,但眉姑娘的胎半个月前才动了躁气,今日若摔了下去,可能就会母子危险,还好有人垫在下头,缓冲了大部分的力量,只是以后莫要再经大冲击了,如今胎儿都成型了,不能马虎。”齐大夫认真的说道。

    老夫人连连点头,看了苏眉一眼,眼底流露过一丝恼怒,让碧萍送了齐大夫出去,转过又望着站在一旁的水姨娘。

    水姨娘头上的血才刚刚止住,脸色略有点苍白,正委屈的看着老夫人,开口道:“是她骂我是生不出蛋的母鸡,我才……”

    老夫人抡起祠堂里的一根彩棍,对着水姨娘劈的就是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手臂上,满脸铁青,双眸怒红的骂道:“你要气死我才甘心是吧,一次不够,你还准备第二次,你不弄掉我的孙子就是不甘心……”

    老夫人越说越气,接连抡了四下,王嬷嬷看她气得等会又要头晕,赶紧上去将老夫人手中的彩棍接了过来。

    水姨娘被打得跌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摸着疼痛的手臂,眼底却是红红的嫉妒之火,恨恨的望着躺在竹床上的苏眉。刚才再早一点冲过去,她就能撞掉这个贱人的肚子了,苏眉,你肚子里的孩子休想生下来!

    云卿回来的时候便听到采青将这件事倒豆子一样的说给她听了,末了道:“若不是陈妈妈冲过去垫在地上,眉姑娘可就危险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但是也掩饰不住里头的幸灾乐祸。

    流翠抬头看了她一眼,采青性子就是这么直率,不过比起刚来的时候还是要好点了,她摇了摇头,笑道:“你开始没到府中时,没瞧见她刚进来的样子,若是看到了,也没什么惊奇了。”苏眉那时候都敢和夫人对着干,还想赶小姐走,如今对付水姨娘算什么。

    “眉姑娘肚子里明明有了,还要跑去水姨娘那炫耀,水姨娘在祠堂里面呆着能不火吗?她再这么一刺激,肯定要动手的。她们两人都是那种急躁的性子,水姨娘也是嚣张的,就算是眉姑娘不刺激她,站在她面前估计也能惹出她三分火来。”边做着手上的活,青莲也搭了口道。

    云卿坐在罗汉床上听着她们在下头议论着这件事,心头的想法却是十分的复杂,她刚才有去问过问儿话,问儿说苏眉在这之前,先去了秋姨娘的院子,看的秋姨娘腹泻后,就没进去了,转而又到了白姨娘那,出来的时候心情是不错,听小丫鬟说,白姨娘和她就说了些客套话,听起来是没什么的。

    可是苏眉却是在白姨娘那坐了一圈之后,就去找水姨娘的麻烦了,若是说苏眉一开始就打定去水姨娘那,她完全就不必在后院绕上一周再去,难道是白姨娘说了什么挑拨的?根据小丫鬟听到的几句大多数都是关切的,还有让苏眉原谅水姨娘的。

    说话是一种技巧,有些话给某些人来说,她可以将一件十分倒霉的事情说的让人心胸放宽,可有些人也可以将一件小如针尖的事情,说成倾家荡产的大祸,人的心,决定人口中说出来话的导向。

    她眯了眯眼,苏眉去祠堂挑衅的这件事,实在有些蹊跷,若真是白姨娘存心用言语导向,让苏眉对水姨娘起了暗怒,然后去祠堂挑衅,那么白姨娘这个人的心机就相当的深沉,远不如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老实。

    苏眉性子嚣张,水姨娘刻薄跋扈,两人碰到一起,是一定会起冲突的,在祠堂那必定不会让丫鬟跟进去,两人针尖对麦芒,动手也是正常的,只要水姨娘动手,那么苏眉肚子里刚保养好的孩子就会很危险……

    要是真的按她所猜想的这样,白姨娘她能十年如一日的伺候母亲,不露出半点争风吃醋的端倪,却能用只言片语差点流掉苏眉的孩子,这样一个能深藏不露,又能分析人心的有针对挑拨的对手,实在是太危险了。

    如今她必须要将这个上世未曾注意过的白姨娘放在心上,时时防范着才好。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谢氏和沈茂没在家中,偌大的沈府显得有些冷清,秋姨娘在被云卿收拾过后,人老实了许多,除了给老夫人请安,也学着白姨娘整日呆在院子里,而白姨娘还是和往日一样,绣绣花之类的,没有任何异常。

    苏眉被大夫再三嘱咐,不要再发生意外,否则的话肚子里的孩子就很难保住了,她也学乖了,基本是不出兰心院,陈妈妈每日都不离身的照料着。

    云卿每日上学,和韦凝紫两人如同真正的表姐妹一般,上课时打招呼,说话,下课之后基本是没有往来,而谢姨妈,是没有打算来沈府的打算,她沉浸在偌大的,免费得来院子喜悦中,又聘了一个大管家,买了一批新家具,在院子门前挂上大大的黑漆韦府匾牌,等着孝期一过,就踏上扬州贵妇圈的交际舞台。

    而连着三节骑射课,云卿都未见到御凤檀,终于奇怪了,刚巧安雪莹告诉她,安老太君和安玉莹起身回京城天越了,安老太君本想在扬州多呆一会的,可是安玉莹不断的催促,说国子监要开课了,其实原因是,瑾王世子离开扬州,被明帝召回京城,所以这位痴情的国公小姐,又追了过去。

    同时,由耿佑臣所教导的琴课,也换上了原本的琴夫子,他也回了京城。

    在云卿的记忆里,这一年京城所发生的大事是空白的,因为这一年,她刚好是失贞最丢脸的一年,毫无心思关心其他事情,回忆起来也只有那无止无休的羞辱,和每日落泪的痛苦。

    如今不同了,她除了上学之外,半个月去一次汶府,听汶老太爷点拨教导,回来后便温习功课,记穴位,观读棋谱,练习书法,书院每隔五天便有两天休息的时间,她便跟着李嬷嬷学习如何处理府中的事务,偶尔请教李斯生意上的事情,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偶尔会想起爹娘如今在哪游玩,也不知道有没有怀孕,就这样又过了两个月,云卿今日休息,一早起来,便先去老夫人那请安。

    前世的她和这个祖母称不上有什么感情,今世看到她对谢氏的举动,心里更是已经冰寒,若不是这世上讲究一个‘孝’字,她实在不想来看这个祖母,以免一看到她就想起那日对水姨娘的偏袒,和对谢氏的厉声责骂。

    六月下旬,扬州的天气也渐渐见热,老夫人穿着薄夏绸棕黄色的长衣,靠在罗汉床上,看着坐在下首的孙女,懒懒道:“也不知道你爹娘啥时候回来?”她到底是老人,儿子没在身边,想念的紧,孙女和她又不亲近,就越发觉得孤单,所以才有此一问。

    “应该就这几天了,前几日父亲来信,回城的时候从利州出发到了白水城,再坐船到扬州,速度挺快的。”云卿淡淡的接口道。

    “嗯,回来的时间倒是无所谓,要是能带着孙子一起就好了。”老夫人对于这方面也不掩饰,轻哼了声。

    虽然与祖母不合,这一次两人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了,云卿也只盼着在外面游玩的两个月,能让母亲怀上个弟弟,从此也不必被祖母责骂。

    但是这话她也不好接口,客气的她也不想说,便低着头,看着手腕上的白玉镯子,不接口。

    老夫人看她不说话,便改了话题问道:“听人说你素日里灯不到三更不会灭,早晨很早便起来了,也不爱做衣打扮,都在忙些什么?”

    一个府里这些东西老夫人知道正常,云卿低头乖巧的回话道:“上学之后回来做功课,然后看看书,练字画画。”

    “还是老样子,整日里喜欢抱着书读。”老夫人说的是以前,云卿上世的时候也爱读书,读诗品词,再看那些悲春伤秋的故事,如今捧的虽然还是书,内容却大不同了,不过她也不会真的去和老夫人解释。

    “女孩子家的,不要整日里就看那些个书,把人都看的傻了,也要学学女红,打扮的漂漂亮亮才是,你如今是比以前稳重不少了,我看的倒也欢喜,但到底如今是个姑娘家,可以多乐乐的时候便多乐乐。”

    老夫人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倒是让云卿惊异了,祖母这番话虽说不太好听,还是有些情意在里头,女子最快乐的就是做闺女的时,嫁到人家家做媳妇了后,上有公婆,中有妯娌,下有子女,是没时间喘气的。

    她抬头睁大眼看老夫人,老夫人却是翻了个身子,叹了口气,云卿刚想再说两句就退了出去,外头却传来了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正是谢氏院子里的一个小丫鬟。

    王嬷嬷刚要张嘴骂她没规矩,冒冒失失的,却见那小丫鬟大喘气之后,望着老夫人和云卿道:“老爷和夫人都回来了。”

    刚翻过身的老夫人哪曾想有这么快,一下又翻转回来,看着她道:“那怎么还没到我这里来呢?”从外头回来后,一般首先到老夫人这里来请安才是。

    “夫人进门后,人就晕倒了。”小丫鬟又加了一句,这次可是云卿着急了,“怎么会晕倒了呢?请大夫了没有?”

    父亲带着母亲出去游玩,身上又没什么事务,怎么会晕倒?老夫人也是眼带疑虑,定定的看着小丫鬟,这儿媳可真是,一进门就晕倒了。

    “已经请了,好像是夫人这几天胃口都不好,没吃什么东西,又经常呕吐,怕是劳累了……”

    王嬷嬷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转头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这症状只怕是……”谁知刚才还懒懒的老夫人顿时就精神了起来,一骨碌的从罗汉床上爬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云卿心内也激动了起来,跟在老夫人后头,王嬷嬷,碧萍碧莲,采青流翠也跟在后来,一行人急冲冲的往着谢氏的院子去。

    云卿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帕子,如果她猜测的没错的话,谢氏应该是有了,因为母亲是不会晕船的,这一路上又轻松,有翡翠和琥珀在身边照顾,不会劳累到,胃口不好加呕吐,这可都是有孕的表现啊。她一直就期盼着母亲能怀上,现在结果就在眼前,也不由的有点紧张。

    比起云卿,老夫人更急,健步如飞,走路的速度比起平日起码要快上一倍,到了谢氏的院子,看到丫鬟婆子还在抬着箱笼进来,琥珀见老夫人来了,连忙行礼道:“老夫人你来了。”打了竹帘让老夫人进去。

    进门便看见谢氏还穿着齐整的海棠色外裳,很显然是进门就倒了下来,沈茂坐在一旁,满脸焦急的望着外头,听到脚步声还以为是大夫来了,抬头却看到是老夫人和云卿,又起身给老夫人行礼道:“儿子见过母亲。”

    老夫人手一抬,让他起来,目光落在谢氏面上,问道:“儿媳怎样了?”

    “还不知道,刚才灌了一碗汤,脸色好点了,还得等大夫来。”沈茂也是一脸的担忧,怎么到了家门口反而倒下了,一路上谢氏的心情和脸色比起在家中,要好许多,两人简直和新婚度蜜月一般。

    过了一会,外边就有丫鬟带着齐大夫走进来,云卿本想凑在前头看看谢氏的,此时也让开了位置,给其大夫上前。

    老夫人是一刻都等不得,连忙道:“快来把脉。”

    齐大夫应了,坐在李嬷嬷搬来的凳子上,搭了帕子,这才两指搭上去把脉,过了一会,眼里闪过笑意,收回手笑道:“恭喜老夫人,沈老爷。”

    沈茂看他笑起来,又看了看谢氏的面色,皱眉道:“喜什么喜,夫人怎么了?”

    齐大夫拱手道:“夫人这是劳累了,加上孕吐少食,一时身子不适,才晕倒的。”

    “你说什么?!”老夫人站了起来,睁大眼看着齐大夫。

    “刚才我给夫人诊脉,是喜脉!”齐大夫不厌其烦的再次重申,直将老夫人听的满脸绽放了笑容,那素日里看着谢氏就带上不满的眼也有了一丝关心,“那我媳妇怎样了?”

    老夫人刚问完,谢氏就醒了过来,看着满屋子都是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沈茂立即坐到她身边将她扶起,“你小心些。”

    “娘。”谢氏看到老夫人站在罗汉床前,要起来行礼,老夫人忙道:“别乱动,小心自己的身子。”

    面对婆母那充满了善意和关心的面容,还有关切的话语,谢氏有些不太适应,还是沈茂开口道:“你如今是双身子的人,可要多多注意。”

    一屋子的人在这里,老夫人怕影响了谢氏的休息,嘱咐了几句后,带着一群人又出去了。

    谢氏手放在小肮上,心里那种甜蜜蜜喜滋滋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在船上的时候她就又吐又胃口不好,心中便猜测着可能是这样,但是当年怀云卿的时候,又没有这种反应,不敢随便开口,如今得到了确认,再抬头看沈茂,那张儒雅俊美的脸上也满是笑容,眼里带着孩子般的喜悦,知道他肯定也是极为高兴的。

    “文娘,我就知道你会有的。”这时候的沈茂可是喜得两眼发光,三十多岁了一直没有儿子,他心里便觉得沮丧,查出了断子汤后,虽然治好了,心里还是忐忑的,此时知道妻子一下就怀了,男人的雄风重振,岂不是得意非凡。

    他和谢氏说了几句话后,又想起齐大夫在开方子,要去多嘱咐几句,这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云卿在一旁当灯泡终于可以灭了,瞧着一大堆人忙东忙西的都走了,这才坐到谢氏的身旁去,看着她还扁平的肚子,凤眸里泛出奇异的光彩。

    上辈子沈家没有的孩子,这辈子也有了,好多事情都在改变,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在走。

    她伸手摸了摸,“娘,当年我在你肚子里的时候,和弟弟也一样,让你又吐又晕的吗?”

    谢氏一看她那傻乎乎的模样,笑道:“你那时候乖的很,娘怀了你,没一点儿反应,还是小日子推迟好久,才发现的呢,哪像你弟弟……”她说到这里,收了口道:“看我,被你一句弟弟说的,也要这么胡乱开口了。”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心有所盼,女儿这么一说,自然顺着就说了出来。

    云卿抿嘴一笑,“娘是顺口说出来的,老人说,顺口说出来的,就是真正的了,看来一定是肚子里的弟弟让娘早点告诉我的。”

    听了女儿这样的话,谢氏笑得如同一朵花儿,伸手掐了掐她的脸,“好好,娘今日就借你的吉言了,若是弟弟的话,娘私下再给你封个铁嘴红包。”

    “你们娘俩说什么呢,还要给红包啊?”沈茂从屋外走进来,正好听到最后几个字,不由的好心情问道。

    云卿一看是沈茂进来了,将手收回来,笑道:“爹,我刚才在说娘肚子里的是弟弟呢,娘说等生出来后,再封个铁嘴直断的红包给我呢。”

    “封,这红包还不能轻了,爹到时候也封一个给你。”要是生儿子,沈茂就是儿女双全了,当然是喜欢得不得了,伸手掐了一下云卿的脸颊。

    “爹,你别把女儿的脸掐大了。”云卿歪头道,翘着嘴做着不满。

    “这可真是,女儿家的爱美爱成这样了,爹掐了一下就将你的小脸扯大了去啊。”沈茂哈哈大笑了起来,谢氏也在一旁笑弯了眼,睨了眼眉宇间尽是愉悦的丈夫,这一胎可一定得生个儿子啊。

    云卿看着父母气氛良好,找了个借口就退了出来,托李嬷嬷和琥珀翡翠要多多注意谢氏平日里用的吃食用品,慎重再慎重。

    这一天,整个沈府都是喜洋洋的,沈茂一高兴,便给沈府上上下下百多人,不管是大管事,还是小丫鬟,只要是沈家的下人,每人都发了一套当季的新衣裳。

    云卿知道父亲等了这么多年,等来了娘再度有喜,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就是祖母也觉得这样好,整个府里头都是喜气洋洋的,个个脸上都挂着笑。

    可是,一定还有人不高兴的,此时兰心院里的苏眉,听到这个消息,便是十分的不开心,原本她肚子里的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只待生下来就做了独孙。

    谁知道谢氏都三十高龄,竟然又再次怀孕,本来站在院子里赏着老夫人命人送来的两株玉兰花,一把伸手就将那花拔了出来,陈妈妈看着那两株珍贵的玉兰被她扯得七零八落,面色带着急切,几步向前从她手中拿出玉兰花,连忙道:“我的姑娘啊,你扯这花做什么,给老夫人知道怎么办啊?”

    “知道了就知道了,你看看外头,我怀孕的时候家里上下连块布都没打赏过,那个谢氏一有了孩子,老爷就打赏每人一套新衣裳,难道我怀的不是沈家的骨血吗?”苏眉想着有气,要拔花,陈妈妈又阻止了她,只好走到院子中的美人榻上,一**坐在上面。

    同样是怀孕,她还怀在前头,这区别也太大了。

    陈妈妈看着苏眉脸上的不忿,心里也赞同她的说法,按理来说还是姑娘先怀孕的,自从接了姑娘回来后,老爷根本就是不闻不问,只有老夫人上心,如今夫人再一怀孕,姑娘这个就显得不那么珍贵了。

    她走到苏眉的身边,替她遮住后头射来的太阳道:“姑娘,你也别着急,她到底是当家主母,老爷高兴也是正常的。”

    “那她有了,我肚子里的算什么!”苏眉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只觉得胸闷不已。

    老爷总不来她这里,比起刚进府对她的区别简直是千百里的区别,她曾经试过两次在路上拦他,他也是三言两语就将她打发了,为了道士的事,老爷生得气也太大了一点。

    “姑娘,稍安勿躁,你且仔细的想想,若是你生了儿子,夫人也生了儿子,到底你的是长子,虽然是庶出,长子还是不同的,这也得看夫人能不能生出儿子来,她前面不都是生了个女儿吗?你现在就只有好好养胎,切莫又像上次一样的冲动,大夫可让你别再受冲撞了。”陈妈妈苦口婆心的劝道。

    苏眉一听,谨慎的摸了摸高隆的腹部,的确也是这么回事,谢氏才怀孕,她已经有七个月了,还怕什么呢,待到她生下个儿子的时候,搞不好谢氏都气的流产了,如此一想,心里就平衡多了。

    陈妈妈见她脸色好转了,重重的呼了口气,她刚才可是避重就轻的说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苏眉生了女儿,而夫人生了儿子,只是她到底年长稳重,觉得生儿子最好,生个女儿,苏眉也是有女儿傍身的人,沈府子嗣不多,苏眉生了子嗣肯定能抬成姨娘,她还年轻,以后还能生。

    第二天,早晨用过早膳之后,沈家族长带着几个远方的亲戚,还有她们家的女眷们都纷纷携带了贺礼来了,一大群人全部坐到了谢氏的院子里,一下把本来偌大的院子都衬得有些挤了。

    云卿大概的看了一眼,这其中她认识的人还真是不多,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品种齐全。

    其中为首的便是沈族长的长媳莫氏最为出挑,三十出头的年纪,不胖不瘦的身材,容长脸,五官不算突出,但是看起来有一种韵味,今日她是做了领头的,带着一杆子媳妇小姐都来了沈家庆贺。

    一进门看到谢氏便热情的喊道:“昨儿个我听到这好消息还以为自个儿听错了呢,再仔细一听,想来是谁有这好福气,原来就是你,给我高兴的,今儿个一早就跟着族长,赶紧的给你道喜来了。”

    她声音高亮,属于未见人可闻声的类型,只见她穿着一身五彩的绣袍,下身是深紫色的宽摆裙,头上是灵蛇髻,上面带着金丝镶嵌绿红宝石的簪子,一双眼睛灵活,进门就左右打量。

    对于她,上世云卿是有所了解的,她微勾了嘴角,越过她往后面看,在来的这一群访客里,年轻的那几个,却是穿着特别的鲜研,脸上描绘的精精致致。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