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6 云卿掌家,无耻姨妈想夺权【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6 云卿掌家,无耻姨妈想夺权【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她,上世云卿是有所了解的,她微勾了嘴角,越过她往后面看,在来的这一群访客里,年轻的那几个,却是穿着特别的鲜研,脸上描绘的精精致致,无一不是看起来秀丽可人。

    莫氏虽然比谢氏大不了几岁,辈分上却高了一级,谢氏连忙站起来要行礼,莫氏手虚虚一抬道:“你可莫要说那些有的没的,如今身子金贵,别累着了才好。”

    谢氏笑道:“哪像婶子说的这样宝贵了,行礼会伤到了。”她也就势坐了下来,招呼其他人也各自落座。

    一番寒暄下来,莫氏视线就落到了站在谢氏旁边的翡翠和琥珀身上,笑道:“看看你身边服侍的丫鬟,个个模样出挑,手脚灵活的,我真是羡慕啊。”

    谢氏不知她怎么会扯到琥珀和翡翠的身上,笑道:“她们跟了我多年了,知道我的习惯了,我也用的顺手了。”她这话的意思是告诉谢氏琥珀和翡翠是她的得力助手,想要是要不走的,不是她多心,这个莫氏并不是个手短的人。

    沈府因为富足,在族中有地位,族中要办些什么,采买什么,无论何事,族长和长老都喜欢拉着沈府出资,沈茂大方,也不在乎这些,一族人中自己富裕些,照顾是应当的。而这个莫氏是族长的长媳,也是商户出身的,但是比起沈家来差得太远。她是个厉害的,进门之后肚子就争气,四年生了三个儿子,家中的两个小妾被她收拾的跟奴婢没有区别,生了两个庶女外,只要是生的儿子,就会无缘无故的夭折。早两年的时候,见沈茂迟迟没有儿子,还动起了将自己家小儿子过继过来的心思,她那儿子那时十三岁都没满,一屋子的丫鬟各个都睡遍了,每日里花天酒地,是扬州出名的混蛋,且不说谢氏不会要过继,即便是过继也不要个这样的败家子。

    就因为这事,她和谢氏还红了脸,背地里曾经诅咒过谢氏一辈子生不出儿子,孤独终老。当初沈茂带了苏眉回来的时候,她还偷笑了半日,谁料昨儿个晚上得了消息,说是谢氏有了身子,心里顿时一阵失落,却又打起了另外的小算盘来了。

    今儿个又欢喜的过来,面上是看不出两人红过脸的痕迹,肯定是没啥好事。

    她捂着嘴夸张的笑得往后靠了靠身子,道:“我一瞧便知道是你调教的好,想着你是书香名门的大家闺秀,便是丫鬟都带着一阵子书卷气,哪像我,地地道道的商贾出身,除了会打算盘看看账本什么也不会。”

    这一顿高帽子戴下来,李嬷嬷警戒了起来,就连谢氏也知道她后头肯定是有话要说,不咸不淡的道:“三十六行,行行都有能手,我瞧她们也是不错的。”

    顺着这个话头,莫氏就接了上去,拉着那几个年轻姑娘里的打扮的最光鲜的两个出来,“还不给堂嫂子请安。”

    那两个姑娘一起拜见了谢氏,谢氏看着她们一身的打扮,那衣服都是簇新的,一点儿褶皱都没有,想来都是今日特意换上来的,脸上扑着细粉,也就是十五岁的样子。

    “起来吧。”谢氏看她们低眉垂眼的样子就知道平日里莫氏将她们收拾的厉害,今儿个让她们来,肯定没好事。

    果然,莫氏下一句便将目的冒了出来,“你看看她们,平日里见个人头都抬不起来,太没见过世面,比起云卿,那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我在想,你刚好有了身子,身边也需要人照顾,翡翠琥珀虽然能干,总有看不到的地方,不如就让她们留在你身边,她们虽是愚笨,也还会做事,顺便也好在你身边学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你看如何?”

    这一番话表面听起来是好听,可是说完后,那两个庶女脸就红了,云卿注意到她们两人手是紧紧握着的,虽然面色平静,可眼底带着一种绝望。

    当然绝望了,十五岁,刚刚花开的年纪,应该是相上一门人家,准备婚嫁的年龄了,被嫡母莫氏却送到谢氏的身边,说是放在身边学东西,实际上就是让谢氏当作丫鬟使,然后找个机会上了沈茂的床,到时候莫氏凭着族长长媳的身份,让沈茂纳了她们做姨娘。

    这可是一点都不拐弯,明目张胆的就想塞人在谢氏的身边,谢氏才查出怀孕的第二天,就有人怕沈茂一个人在床上睡得太寂寞了,这些人是不是也把主意打的太好了?!

    云卿看着谢氏的面色有些沉了下去,知道她必定是生了气,可是自己的辈分摆在这里,母亲房中的事她在族中人这里插嘴于理不合,便看向站在一旁的李嬷嬷。

    李嬷嬷会意,对着莫氏笑道:“瞧您这话说的,奴婢在一旁听着就有忍不住说一句话了。莫说您是夫人的堂舅母,您的女儿和夫人就是姐妹,这哪里有将自家妹妹送到姐姐身边伺候的,这知道的人晓得,您是对女儿好,为了她以后着想,要是不知道的,那岂不是要说您将女儿送到沈府来为奴为婢了,传出去咱们沈府的名声还是其次,您一直是大方明理的,若为了这么个小事,让族长难做倒还不好了。”

    谢氏很满意李嬷嬷将这通话说出来,自己也接着道:“是啊,我如今身子重,整天又疲乏的很,若是让她们在一旁看到,那倒显得我这个堂姐懒了,我可万万不想在她们面前丢了脸啊。”

    李嬷嬷的话简直就差没直接说“你送庶女过来做姨娘,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要是让族中人知道了,看族长的脸往哪搁!”这句话了。

    莫氏的脸就有些不好看,很显然谢氏是拒绝了她的打算,不由的心里有些愤愤的,笑僵了几分,又不甘心的说了句,“你身边没人伺候总是不方便的……”

    “哪里,老爷说了,若是没人,就让外面牙行挑人过来,那里什么样的都有,多谢舅母关心了。”谢氏这次却是说在了前头,将莫氏的话就这么拦了下来。

    她和沈茂这两个月的甜蜜期还在心头徘徊了,这些人就要来给她放两个刺,心头不禁有些厌恶。

    莫氏也听出谢氏的意思了,若是谢氏怀孕真要给沈茂找丫鬟,牙行里什么样的没有,干嘛要找你这种背后有靠山的!

    谢氏又不傻,有一个水姨娘府中就够烦了,还加有族长做靠山的姨娘,她看着不更堵心!

    见莫氏出山都败了,其他那些带着女儿来的也不提这事,和着一些话又说了几句,谢氏面上露出了疲乏的神色,她们懂意的站起来告退。

    谢氏早就想她们走了,假意挽留了几句,便对着云卿道:“你帮娘送一下诸位长辈。”

    云卿连忙应了,便起身将她们一路送出了谢氏的院子,穿过回廊,甬道,一直送到了垂花门前,看着这些不怀好意的人走远了,才转身回了谢氏的院子。

    此时谢氏的院子里却来了几个管事的妈妈,正在向谢氏说着今日要做的事情,一个在说昨儿个老爷说加新衣裳的事情,另外一个是询问柳老夫人下个月生辰的备礼,云卿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谢氏吩咐这些事务,待一一处理完了之后,她的面上露出了倦色。

    李嬷嬷给她端来了补气的粥,喂她吃了两口,却不想干喝下去还没一会,她又开始干呕了起来,刚才喝的粥等于没吃,面色纸白纸白的。

    翡翠倒了水给她漱口,小丫鬟将污物抬下去清理了,李嬷嬷看着她的模样,心疼道:“夫人,你这一胎可比怀小姐的时候难多了,如今你吃也吃不好,这前三个月是最为重要的,你要好好保养才是,这府中的事务要分担一些出去才是,否则身体哪里受得了。”

    谢氏是有过一胎的人,也知道这一胎是折磨了点,可是这府中,老夫人身体不大好,其他的姨娘又不大合适管家,并不是说分担就能分担出去的,她想了想,最后开口道:“我昨晚也在想这事,可是府中如今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当的了这个家,那些姨娘很多事又做不了主,想来想去,倒是一个人合适,素玲以前也是做过当家主母的,她在府中看着,应该没什么问题。”

    云卿闻言一惊,这不是刚将这尊瘟神请走,母亲又想将她喊回来,李嬷嬷和她也有同样的想法,想起谢姨妈那些个做法,委婉道:“夫人,说起来,谢姨妈她的身份还是合理的,只是身上还带着重孝,奴婢觉得,这一胎来的不易,该忌讳的地方还是得忌讳的。”

    闻言,谢氏也点点头,十三年后,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可要多注意些,“可是这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何人合适。”

    “娘,女儿这么大一个人坐在这里,你可都看不见啊!”一直在旁静坐着的云卿此时开口道。

    谢氏一愕,转头看着女儿,脸上带着笑道:“云卿,你刚才说的可是想要主持中馈?”

    望着她脸上惊讶的表情,云卿心内叹了口气,也知道以前的自己对这些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虽然重生了半年,也没有接手过家中事务,娘惊讶也是正常的。

    “娘你不要惊讶,如今女儿也有十三岁了,再过两年就要及笄,也不算小了,这些年看着娘处理事情,也会上一点,若是有不懂的,大可以再来向你讨教,这次你出门,女儿在李嬷嬷身边也学了不少的东西呢。”

    李嬷嬷这两个月处理家中事务的时候,云卿有跟在旁边,有时候还能提出自己的意见,她也觉得姑娘家十三岁是要学习管理家中中馈的事务,便赞同道:“夫人,姑娘说的也是,她如今年岁不算小,再过几年就得出阁了,如今学着管理中馈,日后嫁出去后才能管理好一切,不让人小瞧了去。”

    谢氏本是有些犹豫的,毕竟管理家中的事务并不是一件小事,可听到李嬷嬷的话后,又觉得有理,她想了想,问道:“那你白日还要上学,怎么处理?”

    看她的意思是同意了,云卿立即道:“每日的事情都是在清晨处理,处理完后,再上学也不会迟,再说每五日就有两天休息,也不会太忙,这不,还有李嬷嬷在身边帮忙吗?”

    见如此,谢氏也不反对了,点头应了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她便将这件事与沈茂说了,沈茂当即就挑着眉道:“这可是长大了,以前她还说这些是杂事俗物,这半年一下子懂事了,倒让我觉得有些措手不及啊。”

    谢氏心中也有如此感叹,看来经历了齐家的事情后,女儿的心性改变了,“她愿意学着,妾身自然是愿意的,若不然的话,嫁出去后当家的时候就会分外难过了。”

    “也是,咱们家的女儿这样聪慧,你不知道啊,那个如善堂的点子我跟下面的管事一说,个个都说绝妙,生意上的事她都能想好,家中的事务她必定做的好的,你且让她去做,一些方面多提点她就行了。”沈茂很是得意,春风吹上眉梢,掩不住的开心。如善堂的地址也定好了,教习夫子也请了,就等选蚌好时辰正式让它开张了。对于他来说,最近喜事可真不是一般的多。

    却说莫氏从沈府回去了之后,将两个庶女带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当着噼里啪啦的就一顿骂了下去,“看你们两个木头,带着你们出去应酬,一句话都不晓得说,送上门给你们穿金戴银的好机会都不好好把握着,亏我一人在那里说的口都干了,你们吱都不知道吱一声!”

    那两个庶女哪里敢出声,就垂着头,木然的等着她骂。

    莫氏心里是越想越不舒服,谢氏肚子里有了沈茂还不是要去找其他人睡,这几年沈府也少添姨娘,来了个苏眉,也是有身子的,她好好的将自己闺女送过去,竟然挡了回来,难道外头那些比这些知根知底的好?又看着那两个庶女苦着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一个个哭丧着做什么,我还没死呢!”

    过了一会,沈平回来了,看到站在房中的两个庶女,随口问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那个沈茂,仗着家中富裕,今儿个我带着两个女儿上门去拜见,哪晓得谢氏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就将我这么打发了出来!也不看看他如今的富贵,没有族里面的庇佑怎么可能得到,一点儿都不挂念着我们这些族里的人,真是让人不耻!”莫氏这一圈话说的那叫一个顺溜,完全是身临其境的愤怒。

    沈平听后,眉头带着阴沉,眸中闪过一道犀利的锐光,过了一会,才道:“风水轮流转,谁知道最后笑的人是谁呢。”

    莫氏哼了一声,“那倒是,我就看着什么时候他家里倒霉!”谢氏如今才怀孕了一个月就神气,有什么好神气的,生的下儿子再说吧!

    莫氏是动了往沈府塞人的心思,而谢姨妈听到谢氏怀孕后,动的就是另外一番心思了,她同样也想到了沈府如今需要帮忙处理府中中馈的人,料想也没有人比她更合适了。在她的眼里,沈府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大金锭,她只要带着小锤子在上面敲下一块来,必定会发了财。

    上一世的时候,她进了沈府,借着和谢氏亲近,老夫人帮她,也是分走了不少管家的权利,利用手中管家职权的便利,刮了不少的油水去,还苛待下人,将沈府好好的口碑弄得到处都是怨声。今世她开始没拿到这个机会,如今听到谢氏怀孕这样的好事,哪里还会放过?

    第二天就巴巴的上门,打着看望谢氏的旗帜,进去随便问了几句后,一点都不遮蔽的开口道:“姐姐,看你这才怀了身子一个月不到,人就憔悴了许多,我也是怀过紫儿的,知道做孕妇的人不容易,白日里吃不下,夜晚里睡不好。”

    谢氏颇有同感道:“妹妹说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这一胎格外不安稳。”

    “就是啊,咱们年纪不小了,怀上一个不容易,若是不多注意,那可是很危险的,你现在还是一个月,往后身子越来越重,府中的事如何处理得了啊,还不劳心烦神的日夜难安,见你如此,妹妹实在是放心不下,要不你就将一部分给我分担了,虽说沈府比韦家人多了些,但是处理起来都是一样的。”

    若是早一点来,也许谢氏还会考虑下,现在她自然是想起李嬷嬷的话,便笑道:“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你来迟了。”

    谢姨妈一听这是拒绝的意思,面上的笑就淡了几分,“难道还有比我更适合的人吗?”

    “昨儿个老爷说了,云卿的年岁也不小了,该学习学习掌管中馈事务,正巧这是个机会,便决定让她理事了。”谢氏微笑道。

    “她?她一个丫头,懂得什么东西!这府中上上下下的一切,她懂吗?她管的了吗?你去告诉她,若是她有心学,就跟在我身边看看行了。”谢姨妈不以为然道。

    李嬷嬷听了心内不喜,在一旁开口道:“大小姐年纪也不算小了,十三岁完全可以学这些东西了,再者她是府中正正经经的小姐,她是再适合不过的人,若是她都管不了,那奴婢还真不知道谁能管的了了。”

    谢姨妈被一这番话刺的面上讪讪的,见谢氏也没有要她帮忙的意思,心内不甘,哼道:“你就是舍不得,将我赶了出去,如今又怕我占了你家的便宜,你就看吧,看她管不管得了,到时候出了岔子,你小心气的肚子疼!”

    甩下这么句话后,谢姨妈往外头走了出去,在心内诅咒谢氏的胎最好马上流了。

    谢氏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云卿得知这件事后,吩咐日后谢姨妈若没什么重大事情,就把她拦下,不让她进院子里,这个人的嘴实在是太没有遮拦了。而她也更加下定决心,要管理好家事,让谢氏安安心心的养胎。

    上一世她完全不懂这些,直到要出嫁的那前两个月,谢氏从匆匆忙忙的教了她一些东西,学的都是囫囵吞枣。嫁到了永毅侯府后,里面的人际关系复杂,人员众多,她处理起来总是力不从心,那时候也是韦凝紫一直在旁边指导她处理事情,虽然每次都能将问题处理完,她心里也颇为感谢韦凝紫。

    但是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似乎府中的人更信服的是侧夫人韦凝紫,而不是她这个正室沈云卿。

    所以说起来,她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的经验,从出嫁到被贬为妾室,统共也不会超过一年的管家时间。可是那时候也是她根本就无心学习管理中馈,如今她是有心要学,自然是用心用力的去看,去揣摩其中的一切,发现其实管起一个家来,学问其实比她想象的要多多了。

    这一个月她还不是完全上手,谢氏和李嬷嬷还是从旁指导着,渐渐的越来越熟练,而此时,也快到柳老夫人的寿宴了。

    她刚处理了一堆的事情,回到院中,却看到流翠满脸铁青的拿着一件破了的衣裳走进来,摆在了她的面前。

    云卿一看,那正是她昨日穿过的妃红色绣金丝牡丹齐腰儒裙,裙摆上牡丹开放得金蕊,拉开了一个小洞,脸不由的就沉了下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今晨的时候奴婢拿给下面的小丫鬟,让她们将小姐的这条裙子洗了,谁知道那个洗衣服的小丫鬟的洗衣板上怎么多了个刺,不小心将这衣裙洗烂了。”流翠心里骂那个小丫鬟真是不小心,这条儒裙是夫人亲自去给小姐定制的裙子,小姐向来宝贝,这一下勾得烂了,可该怎么办啊。

    洗衣板上竟然有刺?云卿接过裙子放在手中看了看,这条裙子下摆几乎全部是用刺绣功夫绣成的,光是这上面的牡丹就花费了绣娘半年的功夫,还不说其他枝叶,加起来起码要大半年的时间。这条裙子出彩的地方也是这牡丹,如今挂坏了,就整条浪费了。这裙子不仅价值高,也是谢氏送给云卿的十二岁礼物。

    流翠拉着裙子看了一下,皱眉道:“小姐,上回你从夫人那要来的雪兰,她不是绣工好吗?要不要让她来试试补补看。”

    这可真是巧了,云卿提着那条裙子,嘴角微微勾起,她的院子里,按照规矩两个大丫鬟流翠和采青已经齐了,四个二等丫鬟,却只有青莲和问儿,还差两个名额,这也是云卿的一种做法,空出个位置,让下面的小丫鬟有点想头,看的到升等的前途,做事更加卖力。

    如今这雪兰可不是卖力到了她面前了,院子里数雪兰的绣工最好,一旦这裙子被勾破了,自然会想起她来。到时候她就有到云卿面前露脸的机会,补好裙子说不定云卿就升她做了二等丫鬟了。

    她正好想那雪兰混在小丫鬟中间,她也不好管,如今有个机会,将雪兰放在自己眼皮子下面,她倒是更有机会好好观察。

    她用手摸了摸被勾破的地方,眼底漫着冷气,雪兰有这等心机的确是很厉害,不过却是损人不利己的那种阴毒心思。若不是她重生一世,看透了其中的缘由,将这条裙子勾破了的小丫鬟肯定会没什么好果子吃,看来即便是再来一世,雪兰的心还是没有变化,一心往上走,不择手段,不顾人情。

    她将裙子又拿给流翠,转过身坐到了罗汉床上,问道:“洗破这裙子的小丫鬟是谁?”

    流翠顿了顿,抬头看着云卿道:“是飞丹。”

    有意思,和她想的一样。飞丹可是当初她从老夫人那特意保来的,归雁阁里谁都知道,飞丹只要表现好,升上二等丫鬟绝对没有问题,雪兰这是打算一箭双雕,将飞丹这个潜在的威胁除掉吗?

    既然她想出头,云卿打算好好的帮她一把,这个宅院里,会玩心计的可不止她一个人,莫要把其他的人都当成了傻子。

    微微一笑,道:“你将这裙子拿过去给雪兰,让她补好了,等送来之后就升她做二等丫鬟,然后再去告诉飞丹,那洗衣板上的刺,不是无缘无故的来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