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29 苏眉生产,一死两命【手打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29 苏眉生产,一死两命【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光阴逝去,已经是十月入秋时间,沈府里的花儿渐渐的被菊花和芙蓉这两种取代,繁复艳丽的花朵散发着不一样的清香,感染了府中的气息。

    老夫人这段时间天天吃斋念佛,盼着苏眉的肚子里能蹦出个孙子,而水姨娘也从祠堂里面放了出来,不知道是怎么,她出来以后的特别乖巧,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嚣张跋扈,为此,沈茂还去了她那两晚。谢氏的肚子也渡过了前面最难的三个月,如今小肮也微微凸起来了。

    乡试已经结束,放榜出来后,韦沉渊高中解元,喜得秦氏脸色都好了不少,谢氏也十分高兴,差人送了礼过去,而书院这时也到了期末考的时候,云卿取得了一个中上的成绩,特别是医科,成绩为书院最好。

    此时她正在听下面的管事妈妈禀报事务,正说到要准备下个月所需要的拜祭事务时,外面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她微微蹙眉,流翠掀开帘子叫了个小丫鬟问话。

    过了一会回给她道:“小姐,是眉姑娘的肚子动了,现在府中上下都急急忙忙的要准备呢。”

    云卿轻挑柳眉,她昨儿个还特意问了苏眉的肚子,离预产期大概还有半个月,怎么今儿个就要生了?

    “好像是说不小心摔倒了,动了胎气,老夫人,老爷,夫人,还有几位姨娘全部都惊动了,现在都赶了过去了。”流翠一股脑的将刚才听到的全部说出来。

    听到谢氏都过去了,云卿眼皮跳了跳,最近府中实在是太安静了,她总觉得有些奇怪,那个幕后黑手还一直没有再出现,实在是让人无法放下心来,于是让管事妈妈先下去,自己换了一身衣裳,领着流翠,采青出了归雁阁,往着兰心院的方向而去。

    一进门,就看见门前挤着一堆的人,老夫人正焦急的在问:“稳婆呢,怎么还没请稳婆来?”

    陈妈妈更是满脸担忧,两手紧紧的握着,对着老夫人道:“之前跟外边的稳婆说好了预产期的,如今这么一摔,时间提前了,刚才吩咐了人去请了,城东的两个最好的稳婆一个去亲戚家了,一个去给另外一家接生了,只有到城北去请了。”

    沈府在扬州最繁华的城南地段,从这边到城北一个来回最快也要一个时辰,这还是最快的速度,万一稳婆不在家,还要到处去找,中间必然要耽搁时间的。

    沈茂站在一旁扶着谢氏,眼神复杂的望了望里边,苏眉肚子里的孩子谢氏告诉过他,也许是他的,可是他怎么都生不出感情来,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什么期盼的态度,今儿个也是觉得面子情要做一做,才来这里的,否则的话给人说闲话。

    谢氏一手扶着沈茂,听着里面的声音,即便是曾经生产过的她,也显出了惧怕的神色,都说生产是女人的鬼门关,很多女子就是熬不过这一关,撒手人寰了,当年她生云卿的时候也是很不容易才生下来,此时看到苏眉如此,倒是生出一点同病相怜的心,手掌放在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

    云卿进去之后,就先给各位请安,看着站在一旁莫不做声的三位姨娘,秋姨娘首先上来给她行礼道:“大小姐好。”自从上次发生了三天不眠不休拉肚子事件后,她就变得老实多了。

    水姨娘也跟在后面,与白姨娘一起给她行礼,老夫人看到云卿后,略点了点头,转头望着里面等消息了。

    又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了阵阵尖叫声,沈茂看谢氏的脸色变得苍白,抬头道:“母亲,你先在荣松堂待着,等会生下来我再让人通知你。”

    老夫人侧过头,看了谢氏一眼,摇了摇头,目光一寸不离道:“你带着媳妇出去吧,她个孕妇莫被冲撞了才好,我就在这里压压镇,她们都没生过孩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她们也不知怎么处理。”她说的她们就是三位姨娘了。

    见老夫人话中的意思并没有责怪,沈茂点头道:“那就劳烦母亲了。”扶着谢氏走了出去。

    小半个时辰后,外面匆匆忙忙跑来了一个婆子,后面带着两个稳婆,进来对着老夫人道:“奴婢将稳婆请来了。”

    老夫人看了一眼,这两个稳婆里一个是她认识的香稳婆,还有一个却是有点眼生,喊做厉稳婆,是婆子一路请来的,她点点头,让两个稳婆赶紧进去,这不小心跌倒后才生产的,是十分危险,她的孙子可不能出什么毛病。

    两个稳婆立即将随身带的东西拿了出来,让小丫鬟端了水来净手,然后就进了内室里。

    见老夫人和云卿是不会马上就走的,碧云吩咐小丫鬟搬来了两把玫瑰圈椅,又拿来了三个圆形刻花鸟的凳子给三位姨娘坐下来在一边候着。

    稳婆进去了之后,里面的哼哼声小了一些,可是过了一会,里面却传来了剧烈的叫声,苏眉的声音又急又厉,好似被人突然割断了一样又突然终止。

    在这焦急等待的院子里,生生将老夫人也吓的站了起来,“到底怎么了?”

    陈妈妈急急忙忙的从里面跑出来,眉头都是急思,“老夫人,稳婆说眉姑娘前胎盘脱落,胎儿如今仅靠后胎盘存活,若是不快点生出去,将会活活困死在腹中。”

    “什么!那还不赶紧去请大夫?”老夫人眼睛睁大,满脸青色,这苏眉的胎一直都不错的,怎么今日出了毛病。

    “开始姑娘一跌倒的时候奴婢就让人去请齐大夫了,可是他今日已经去城外出诊了。”陈妈妈脸上都急得皱成一团,“老夫人啊,稳婆说要快点让大夫来开安胎药啊,若是不行的话,姑娘就没得救了!”

    水姨娘在一旁听的也是满脸的担忧,站起来道:“老夫人,如今再去请大夫,一来一去又得半个时辰,也不知道眉姑娘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保得住,听起来好像十分严重的样子,唉,要是我们府上有懂医的人就好!”

    水姨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倒是让陈妈妈想到了一个人,她转过身子,朝着云卿道:“大小姐,奴婢听说你的医术在学院里都是顶好的,夫子也夸你学的快,你能不能进去帮忙看看眉姑娘啊,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救她?”

    流翠首先就不乐意了,“大小姐这才学了一年的医术,对于这生产之类的东西她怎么会懂得,再说了,她一个未出阁的闺女就直接进了产房,这传出去,你让大小姐怎么办!”

    老夫人也有些犹豫,虽然孙子重要,可是孙女怎么说今年还未及笄,这产房里面血腥不说,进去了之后只怕吓到了怎么办,可是要等大夫来,时间那么长,苏眉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办?

    陈妈妈只想到刚才稳婆说的话,她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就跪到了云卿的面前:“大小姐,求求你了,你怎么也进去看一下,只要你看一下,若是你能救的你就帮帮忙,若是不行也就算了,你帮忙看一下好吗?”她一脸的恳求,双眼里都是期盼,让其余的人都看的心软了起来。

    水姨娘拿着帕子点点眼角,美艳的脸上都是同情的往内房看了一眼,哽咽道:“大小姐,你便进去看看也行,虽然眉姑娘以前是不懂事得罪了你,可是如今这生死关头,咱们也不计较那些东西了,你还是进去看看吧,这可是两条人命啊……”

    被她这么一说,云卿要是不进去,那就是因为苏眉以前得罪了她,所以她怀恨在心,见死不救,若是今日苏眉无事也就罢了,若是有事,她相信马上就会有人说沈家小姐沈云卿心肠歹毒,看到一大一小死在她面前,也不伸出手去救救。

    她眸光不由的划过一丝怀疑,水姨娘什么时候这么好人了,还上赶着给苏眉找人救命,她可没忘记当初是因为谁她才进了祠堂,又是谁去祠堂找她的麻烦的。难道在祠堂里呆上四个月就真的可以让人改变性格,变得如此温柔大度吗?

    紧接着白姨娘也温柔的开口了,“大小姐,虽说是不大合适进去,但此时人命关天,若你慈悲心肠,就请进去看看眉姑娘吧,怎么说,她肚子的也是沈家的子嗣。”

    两个姨娘都开口了,秋姨娘却没有说话,她脸色带着担忧,始终不开口,因为她知道,这个大小姐肯定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别人说话是影响不了她做事的。

    云卿细细的在水姨娘脸上看了一圈,没有错过她望向内房,那眼底掩饰不了的嫉妒,还有她紧紧握着帕子的手,都是在表示着她的不郁。

    一个想法在她的脑内形成,她看了看水姨娘的脸,便一副担忧的样子对着老夫人道:“祖母,苏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今情况不好,还请祖母先去请别的大夫,孙女先进去看看情况如何,可好?”

    老夫人其实早就想要开口了,此时云卿自己开口,更是忙不迭的点头:“好,好,你快进去看看。”

    得了这句话,陈妈妈立即站起来,带着云卿就往里面走,进了屋内,便可以闻到一股血腥味,随着往内室走进,那股血腥味越来越浓,还混杂着其他的味道,虽已是秋高气爽的气候,此时屋内却显得十分的闷。

    进进出出的婆子在打着水一盆盆的端进端出,大红的锦被遮住了苏眉的下半身,两个稳婆正在里面查看着情况。

    “吸气……”香稳婆大声的喊着,厉稳婆钻出来看到云卿走进来,眼里露出一丝惊讶,很快又收敛了起来。

    苏眉两手紧紧的抓着床褥,满脸汗水浸湿了她身下的床单和身上的衣物,黑色的发丝绕在她的脸上,脸上惨白,一看便是十分难受。

    陈妈妈连忙走到她的身边,小声道:“姑娘,是我。”

    苏眉在疼痛中听到陈妈妈的声音,大喊道:“好痛啊,妈妈,好痛,我不要生孩子了……”

    陈妈妈听到她的话,眼泪都流出来了,“姑娘,傻姑娘,这个时候不要乱说话,来,让大夫诊脉看看。”说着扳开她的手,放在了云卿的面前。

    产房里的场景云卿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混杂了浓烈生与死交界的味道让她变得很不舒服,两条眉毛皱在一起,脸色不好的扫视了下周围的情况。

    那浓郁的气味让她有一种作呕的感觉,此时,她才觉得,做大夫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她看着陈妈妈期盼的双眸,再看苏眉半睁半闭的眼眸,走过来将两指搭上的她的脉搏,过了一会,再询问了稳婆几个问题,肃色思考了一会,道:“这个问题应该不大,我给她开一副催产药试试。”

    陈妈妈看着云卿的面容,只觉得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从容稳定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她说的话,再者苏眉在旁边又是几声尖叫,直叫得她心慌,大夫这一时半会是请不来了。

    厉稳婆看她还在发呆,开口催促道:“你们得快点,孕妇的情况不太好了,别磨磨蹭蹭的到时候后悔!”

    陈妈妈心里一惊,看着苏眉气弱的样子,狠狠心道:“大小姐,你这方子一定有用吧。”

    “不说百分百,总之能让她快一点生出孩子。”跟着汶老太爷学习大半年了,从知道谢氏怀孕了之后开始,云卿就一直将重点偏重在安胎,催产已经各种生产的问题之上,苏眉的情况她多少还是有点信心的。

    陈妈妈看她双眼明亮,不似有坏心,想着她若是要动手脚,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进来帮忙了,再说这屋内站着这么多人,她也没机会下手,便点头道:“那就劳烦大小姐将药方写出来,奴婢好让人立即去抓药来煎。”

    云卿点点头,边上站着的一个婆子连忙捧了笔墨过来,云卿走到一旁的小书桌上,看了一眼那个婆子。

    “大小姐,请快点写好方子,老奴好去抓药给眉姑娘。”她站在一旁心切的催促着。

    云卿打量了她一番,见没有什么异常,直接从桌上拿起一只小的狼毫笔,蘸饱了墨水后,从一旁扯过一叠黄色的薄纸,在上面写下了药方。

    “写好了,你按照这上面的药去抓。”云卿拿起纸吹了吹,然后递给了婆子,婆子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张纸,看着上面的字迹,眼底闪着光芒,“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云卿淡淡的一笑,将纸张放回原处,转身对着陈妈妈道:“你拿片参给她含着续力,再等一会药就来了。”

    陈妈妈连连点头,坐在床头,抓着苏眉的手,和稳婆一起鼓励她坚持下去。

    婆子拿着药方出去之后,云卿跟随在后面出来,老夫人立即站起来问道:“有办法没?”

    “回老夫人的话,大小姐聪慧,把脉之后就开出了药方给老奴,让老奴马上去抓药熬药呢!”那婆子抓着药方,很是惊喜的模样。

    老夫人听说开了药方,脸色放松了些,水姨娘走上前将药方拿在手上,看了一遍道:“确实有些像安胎的药方呢,大小姐懂的真多。”

    “好,好,你赶紧去抓药,越快越好!”老夫人听的药方开出来也算是靠谱的,手指握拳又放松,差了婆子马上就去。

    婆子跑出院子将药抓好后,又拿给了碧云,碧云连忙进了小厨房,拿着沙罐在里面亲自开始煎熬,过了两柱香的时间,药就熬好了,她端着进去送给了陈妈妈。

    陈妈妈吹凉之后,动手扶起苏眉,一个不稳,差点将药碗打翻,厉稳婆连忙上前接过碗来,唤道:“你也太马虎了,这药再翻了,等会哪里还有时间再等一碗,快,给她灌下去!”

    陈妈妈连连称是,扶着苏眉喝了药,喝完了之后,苏眉的眉头果然是好了一点,碧云接过碗,紧绷的脸终于放松了一点,连忙出去给老夫人报消息。

    “刚才眉姑娘喝了药,脸色都好了一点了。”

    “那就好。”老夫人看了一眼云卿,想着这孙女喜欢读书,倒也有点作用,看来以后她再在家看书什么的,她也不要老说她了。

    谁知道话音还没落,里面却传来凄厉的喊声,苏眉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惧,紧接着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哭闹声,有小丫鬟跑了出来,顾不得老夫人在这里,就开始呕了起来。

    “怎么了!”老夫人厉声喝道,面容铁青,将一干子慌乱的仆妇全部镇住了,其中一个年长的抬起头来,看着老夫人道:“眉姑娘……血崩了……”

    大片大片的血从苏眉的下身流了出来,她的身子开始猛的抽搐,手指紧紧的抓着陈妈妈的手,睁大那双美目,紧紧的盯着云纹帐顶,“妈妈……妈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始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现在会血崩?”陈妈妈握着苏眉冰凉的手,急着大喊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可是喝了那碗药之后,这血就越来越流得多,只怕是……”稳婆看多了这种情况,眼看苏眉流下的血染透了整张床,开始沿着床脚沁出,不由的往后面退了两步,“只怕是没得救了。”

    产妇这样流血,几乎全身的血都要流干了,怎么还有活路啊!

    “那孩子呢,孩子呢?”陈妈妈问道。

    两个稳婆摇头道:“刚才伸手进去摸了,孩子也没有了心跳。”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喝的是催产药,不至于这样……”陈妈妈全身发抖,看着苏眉脸色渐渐的变成灰色,嘴唇拼命的颤抖,“妈妈……妈妈……我不要生……”

    这是她从小带到大的小姐,为了逃避嫡母安排嫁给傻子的婚事,特意找个机会勾搭上了沈茂,可是这后宅哪里都是杀人的地啊,苏眉今年才十八岁,十八岁啊……

    陈妈妈望着她渐渐的失去了呼吸,脸色越来越白,目光落在了那碗药上,药,是这个药……开始小姐根本就不会血崩的,就是喝了这个药以后。

    大小姐,大小姐,都是那个大小姐!

    她放下了苏眉的身子,一把冲到了外面,望着外面紧张等待的那些人,满脸悲伤的冲到老夫人面前,一脸泪水道:“老夫人,眉姑娘死了,一尸两命啊!”

    老夫人在听到血崩的时候,就觉得情况堪忧,此时被陈妈妈这么一说,往后栽了一步,若不是王嬷嬷扶着,只怕人都要倒了下去。

    王嬷嬷扶着她坐在庭院里的椅子上,她定了定眩晕的脑袋,望着跟在身后的两个稳婆,皱眉道:“你们说,怎么回事?”

    两个稳婆中的温稳婆道:“开始孕妇的确是前胎盘脱落,胎儿如今仅靠后胎盘存活,只要将胎儿催产出来,母子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后来不知怎么,孕妇突然开始血崩,而胎儿也许是因为血崩导致缺少空气,也死在了腹中。”

    老夫人每句话都听的清清楚楚,可是其中一句是特别的让她心惊,抖擞着嘴唇道:“你说是母子?”

    “是的,孕妇肚子里的,是个男胎。”温稳婆说完,老夫人就要气歪了过来,全身颤抖道:“是个孙子啊……”

    陈妈妈狠狠的盯着云卿,内里的仇恨几乎可以化成实质性,收回目光后,对着老夫人哭诉道:“老夫人,眉姑娘根本就没有事的,她都是因为喝了那个药之后才会如此啊,前胎盘脱落怎么也不会血崩啊,这其中一定有古怪的,请老夫人明察啊……”

    “你胡说,大小姐当着这么多人开的药,怎么会有问题!”流翠首先就看不下去,站了出来,云卿是什么人,她怎么不清楚,绝对不会故意下药去害人的!

    “什么我胡说!若不是喝了那个药,眉姑娘会突然死了吗?明明就是药有问题!有些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然想要害死自己的亲弟弟,老夫人啊,你一定要帮您的孙子申冤啊!”陈妈妈很聪明,她并没有一直掐着苏眉来说,而是哭诉死去的那个男胎,因为她知道,苏眉在老夫人的眼底什么都不算,只有那个男胎,才是老夫人心中的痛楚。

    她哭的声嘶力竭,泪水就和开了匣的水一般,老夫人心内是又痛又悲,看着云卿站在一旁,冷声问道:“你说,那个药究竟有没有问题?!”

    云卿微微一笑,带着一点讽刺和嘲笑,轻声回道:“我是按照所学的方子开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她的声音不大却如同玉盘落珠,字字清晰,响脆,没有一丝儿的犹豫和怯弱,两眼带着褶褶的光辉,让老夫人不由的生了疑心。

    自己这个孙女,虽说不讨她喜欢,可是也不是那么蠢笨的人,怎么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下毒。

    恰在此时,外面进来了一个小丫鬟,带着个穿着棕色布衣的大夫,一进来就看到眼前这种阵仗,他也呆住了,不是来替孕妇看诊的吗?

    陈妈妈见老夫人有犹疑,立即拿着还残留药汁的碗对着大夫道:“大夫,你快看看,这个药究竟有什么问题!”

    大夫立即放下药箱,接过她递过来的碗,点了些放在舌尖,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是给谁喝的?”

    “方才端给产妇喝的东西!”陈妈妈跪直了背,直直的望着大夫,她相信这里面一定有鬼。

    “这个怎么可以给产妇喝啊!这药汁给产妇喝了以后会血崩的!”大夫判断着,一面抬头道:“产妇在哪,快带我去看看!”

    一院子的人都寂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沉默着,显得这位大夫特别的突兀,他左右看了看,再看下药碗,突然明白了,肯定是产妇已经喝下药,已经没救了。

    碧云闻言,第一个扑过来道:“老夫人,奴婢没有下药,奴婢没有下药啊,奴婢是按照大小姐方子抓来的药熬了送进去的,当时有人和奴婢一起,她们可以作证啊!”

    老夫人看着她摇摇头,“你起来,是谁,我自有分寸!”她转过头对着云卿,声音里含着失望,“你这个毒女,这么小年纪就学着人在药里下药,枉我觉得你上学是为了多学东西,原因你竟然是要学了来加害府中的子嗣!”

    面对她的指责,云卿云淡风轻的站出来,走到院子的正中。

    此时秋阳正高,将光辉洒向大地,她一袭水红色的长裙在耀耀的日光下,显得格外的艳丽,那白皙的面容上唇角微扬,浑身没有一点惧怕的徐徐开口道:“既然祖母说是我下的药,那么就拿出证据来!”

    她不愤怒,也不生气,对于这个祖母她早就心里有数,有人要和她开局斗,她就奉陪到底!

    “证据?这药还不是证据吗?”老夫人没有想到云卿一点害怕都没有,竟然还在那里笑,似乎十分享受众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慌不忙,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这药不是我抓的,也不是我熬的,我仅仅是开了一个方子而已,祖母就硬说是我下的手,孙女不得不觉得寒心啊。”云卿的语气一直都很轻柔,笑容也很恬美。

    可偏偏是这样的模样让老夫人脸面却挂不住了,她的确是没有问过其他,就直接指责云卿。

    身后的水姨娘见状,起身站到老夫人的身旁,对着云卿怪责道:“大小姐你也是,老夫人也是念孙心切才急着多说了几句,长幼尊卑这句话你可是知道的,老夫人是长辈,指责你几句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晚辈,得多孝顺长辈的。”

    这一番话说出来,就显得云卿刚才那句话很不孝顺了,闻言,云卿视线落在水姨娘脸上,“姨娘只会说,不会做呢,长幼尊卑你知道可是也做的很不好!”

    一个姨娘也敢数落大小姐的不是,真把自己当人物了!老夫人看了一眼水姨娘,“你插什么嘴!”真是没用的东西,说句话打个圆场都要给人抓住话柄,不过好在这么一训,老夫人也好接话了,对着云卿道:“你写的药方还在手上吗?”

    “自然是给了抓药的婆子。”

    老夫人闻言道:“刚才是谁去抓的药?”

    两旁队列的婆子丫鬟里走出一个身材矮小的婆子,跪在老夫人的面前,恭敬道:“刚才是老奴去的。”

    “大小姐给你的那张药方你还在身上吗?”

    “在的,在的。”婆子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高举了起来。

    “一张方子你倒是保管的蛮好!”王嬷嬷看着那婆子,将方子接了过来,递给大夫,说道:“你看看那药汤是不是这个配方!”

    那大夫目光在纸上扫视一遍,顿时面色就变了,“老夫人……这……”

    他抬头看了一眼云卿,望着院落中间那个满面镇定的沈家小姐,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惊异。老夫人见他变了脸色,一把扯了过来,过目了一遍,沉声问道:“这张药方有什么问题?”

    “这个药房乍看之下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果细看,其中的兰枝和红露混在一起,就会产生藏红花的效果,产妇本来生产就出血,喝少量无事,若是喝多了,情况就会很危险。”大夫道。

    老夫人脸色发黑的对着云卿吼道:“你自己过来看看,这药方是不是你写的!”

    碧菱将药方接了过去,递到云卿的面前,云卿将纸捏了起来,扫视了一眼,点头道:“确实是我的字。”

    “好啊,好啊,你终于承认了是吧,这次总不是祖母冤枉你了吧!”看着她一口承认,老夫人怒的差点要喷血出来。

    陈妈妈更是怒不可遏,冲上去就要跟云卿拼命,“你太狠毒啊,苏眉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下手害她啊,她就算生了孩子,也夺不了你的地位啊,你一尸两命啊,怎么如此毒的心肠啊……”

    流翠和采青两人连忙上去拉着几近疯狂的陈妈妈,云卿则看着她两眼喷火的模样,笑的更加肆意,转头却对着那个跪在老夫人面前的婆子道……

    ------题外话------

    你们说女主怎么扳倒这局呢,这里面可有计中计啊。

    其实女主并不是对黄氏好,她出主意之后,如今柳易阳已经不是男人了,远哥儿也变成了唯一的儿子,肯定会得到重视,这是报复上辈子柳易阳觊觎她做妾和保护远哥儿的最佳办法。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