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0 水姨娘自我毁容,彻底倒台【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0 水姨娘自我毁容,彻底倒台【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流翠和采青两人连忙上去拉着几近疯狂的陈妈妈,云卿则看着她两眼喷火的模样,笑的更加肆意,转头却对着那个跪在老夫人面前的婆子道:“你确定我给你的就是这张纸吗?”

    那婆子忙点头道:“老奴拿了这张纸后就没有离身,除了出去给药房先生看过以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人拿了。”

    听了她的话,云卿点头,冷笑道:“那就是说这张药方子从我拿出来给你之后,只有药房的先生看过,所以他是按照这张药方上面所写的内容抓的药,而没有其他的人看到了?”

    那婆子犹豫了一下,眼神微微闪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开始老奴拿出来的时候,还有水姨娘也看过的。”

    说完,就抬起头望着水姨娘道:“水姨娘,老奴不认识字,这张药方一直带在身上,你开始拿了看看的,你可以作证这方子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水姨娘闻言,一双美眸里流露出阴毒的光芒,紧紧的盯着那个婆子,脸色变了变,手里拿着帕子,始终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云卿看着她,浅浅一笑,凤眸里氤氲光辉如同流波旋转,目光却移到了老夫人的身上,直将老夫人看的有几分心虚,大怒道:“水姨娘,既然她要证据,那你就去看看那张方子是不是她写的!”

    水姨娘本不想站出来的,她看着那老婆子贝齿咬着唇内,踌躇了一会,云卿见此,也不急切,拿着药方摇了摇,“既然水姨娘不看了,那这张药方我也可以不承认是我写的,谁知道是不是这个婆子拿了出去让人换掉了呢?”

    闻言,婆子浑身一抖,看了水姨娘一眼,然后大声呼道:“没有,大小姐莫要冤枉老奴,老奴虽然只是一个下等的婆子,可是也是个老实人,拿了药方就去药房抓药了,哪里会换药方啊。”

    “你说你没有,可我也说没有,为何老夫人就要相信你一个下人的话呢?”云卿很不以为然的开口。

    老夫人闻言更是不知道如何说了,孙女说的没错,一个婆子无凭无据的说是她开的方子,她也不会承认啊,这害死人的事是可大可小,绝对不能轻饶的,可是想着自己的孙子就这么没了,她又不甘心,总之不是云卿有问题,就是这个婆子有问题!

    白姨娘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变幻,悄悄的走出去,对着旁边的小丫鬟道:“快去请夫人过来,只怕大小姐要让老夫人责罚了。”

    那小丫鬟看院子里情形也不好,偷偷的从人群里溜了出去,往谢氏的院子跑去。

    老夫人看云卿似乎是油盐不进的样子,便改而盯着那婆子道:“你老实交代!这药方你究竟有没有让人改掉!”

    婆子被她凶狠的目光吓的一缩脖子,顶着她的怒气道:“没有,老奴没有,老奴说了,这个方子水姨娘看过,老夫人若是不相信老奴,便可以让水姨娘看!”

    “去!拿了去看!”老夫人此时果断了起来,吩咐王嬷嬷将药方从云卿手中接过来,拿到水姨娘的面前。

    “你仔细的看看,这张药方是不是云卿开的!”

    水姨娘拿着药方,心内气得不可开交,她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老油条的婆子办事,竟然死活要将这件事和她拉上关系,狠狠的瞪了那婆子两眼。

    婆子微垂了眼眸,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上次水姨娘将马婆子和春巧拿来做了垫背的事她可是没忘记的,这一次水姨娘用银子买通她做事,她也不那么傻,怎么也要把水姨娘一起拉下水才是。

    水姨娘看了一眼,随意道:“我记不清楚了。”

    碧萍却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奴婢记得开始水姨娘可是看的很清楚,还说这方子上面用的药看起来都是安胎的呢。”

    被这么一呛,老夫人也狐疑的侧头望着她,“怎么!你看了那么久,就算没记下全部的,其中一半你也知道,这方子到底是不是你看的她开的!”

    水姨娘咬了咬牙,今日她布局到此,若是她不肯定下这张方子,那么云卿就可以咬死这张方子不是她原来写的那张,而是婆子半路上故意换了用来陷害云卿的,只有她肯定了,老夫人才能相信,她故作认真的在方子上看了一会,面上露出一点为难的看了眼云卿,点头道:“就是这张。”

    闻言,流翠心下一颤,站出来道:“不可能,小姐不可能会开这种方子,水姨娘你可要看清楚了!”

    “当然,老夫人,婢妾已经看的清清楚楚,这张方子就是大小姐开始写的那张!”水姨娘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站出来道。

    那婆子见水姨娘终于开口说了,于是也开始大嚎道:“老夫人啊,老奴就说了这方子没有错啊,如今水姨娘为老奴作证了,否则老奴就是被人冤枉,怎么也说不清楚了啊!”

    这一阵的哭嚎下来,陈妈妈在一旁听的是更加认定为云卿所做,她两眼怒火的看着云卿,悲哀的喝道:“大小姐,原本我以为你是真正的善心,为姑娘开催产药的,谁知道你竟然做下了这种事情,姑娘腹中的孩子生下来就算是个儿子也只是个庶子啊,怎么也不会碍了你大小姐的地位,而且夫人如今肚子里也有了,夫人才是府里的正经主子啊,你怎么可以如此做……”

    陈妈妈说着说着已经站了起来,两眼中的泪水已经由凌厉无比的怨恨所代替,对着云卿冲过来道:“你才多大的人竟然如此狠毒,害死了姑娘,害死了姑娘的孩子,今日我就是拼了一条命,也要拉着你去给姑娘陪葬!”

    说着就对着云卿疯狂的扑了过去,正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谢氏从门口急急的走了进来,她刚才听到小丫鬟说云卿开了个催产药,结果害得苏眉母子死亡,急得立即就朝着兰心院来。

    一进院子,便看到陈妈妈凶猛的撞向云卿,又急又怕,出于母性的本能,抬腿就要冲过去护着女儿,叫道:“云卿!”

    白姨娘在旁边看到,连忙喊道:“夫人,小心你的身子。”

    陈妈妈听到谢氏的声音,身势陡然一变,转头朝着往前跑来的谢氏撞去,她的眼圈全部烧红,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沈云卿杀了苏眉,还不就是为了谢氏争一口气,这一切说不定都是谢氏指使的,她就是赔了这条命,也要让谢氏和肚子里的孩子为苏眉陪葬!

    这陡然的一变,更是让人防不胜防,本来对着陈妈妈去拉的婆子因为她突然改变了方向而拉了个空,翡翠扶着谢氏,却被她心急之下挣脱了来,流翠上前要去拉陈妈妈,却撞上了一样要去扯陈妈妈的白姨娘。

    院子里一片混乱,就在这个时候,云卿从旁边拿起一条长凳,对着陈妈妈的脚前用力的掷了过去。

    啪的一声,陈妈妈绊在了长凳上,重重摔到了地上,此时,她离谢氏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只要再迟一步,谢氏必定会被那冲撞力撞的流产。看着突然栽倒的陈妈妈,所有人瞬间都呆怔住了。

    云卿觉得院子里突然有一双奇怪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抬眸去看,却只看到一片混乱的局面。

    老夫人也被眼前这混乱的一团给吓到,刚才若不是云卿急中生智拾起凳子丢了过去绊倒了陈妈妈,陈妈妈那种埋头撞过去,只怕儿媳肚子里的那个也会给撞得没有了。

    王嬷嬷站出来,指着众人道:“还不将陈妈妈给押起来,一个个发什么呆!快搬凳子扶着夫人坐下来!”

    得了她的话,人才重新醒过神来,云卿连忙过去将谢氏扶了起来,忙道:“娘,你怎么过来了?”

    “娘能不过来吗?刚听到人说,说是你给苏眉母子下了药,她们到底怎么了?”谢氏扶着肚子,坐到垫着厚锻织金坐团的玫瑰圈椅上,满脸焦急的问道。

    云卿摇摇头,没有说话,谢氏脸色因为惊吓变得雪白,此时眼底更是露出一丝惊讶,“她怎么会出事的,怎么又会扯到你的身上?”

    虽然觉得苏眉死了同情,可是在谢氏的心里,自己女儿总是第一重要的。

    “因为一开始请不到大夫,女儿就进去帮忙看看,开了一剂药后让人去抓,苏眉喝下后,就死了,如今都说是女儿开的药方有问题。”云卿很平静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谢氏则立即摇头道:“不可能啊,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这是不是有人动了手脚?”

    老夫人在一旁听着她们两人说话,哼道:“什么手脚,已经人证物证俱全了,还有谁会冤枉她!?”

    谢氏转过头来,柔婉的面上却露出来坚定的神色,“我相信云卿没有!”她的女儿,她最清楚,绝对不是那种故意去下药害人的药,何况是一尸两命这种事情,绝对没有!

    “你什么意思,难道是我冤枉了她,你一个做媳妇的这么和婆婆说话,是你所做的吗?”老夫人看着谢氏,很不满意她的态度,招手将方子拿在手上,道:“这是她写的药方,刚才大夫说了,这上面两样东西相克,会导致孕妇血崩,水姨娘和婆子也可以作证,这张方子就是云卿所写,你作为母亲不好好的教女儿,让她学医术就是要做这等子阴毒事情,如今还跟婆婆对嘴,这是不孝!”

    那张方子被老夫人狠狠的一掷,对着坐在旁边的谢氏就丢了过来,云卿伸手一把将飘来的药方接住,看着谢氏虽然疼惜却丝毫没有怀疑她的眼神,心里暖到了最高温,这世上从没有一个人会像娘这样,无论做什么,都相信她是好的,她是对的,即便是沈茂,也不会在人拿出这种证据的时候,能够一点儿也不犹豫的相信她,只有谢氏。

    她将心内的感动吞下,面上带着冷冷的笑容,将药方子再次拿起,分别对着婆子和水姨娘问道:“你们确认,这张就是我写的吗?”

    水姨娘和婆子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婆子很肯定她已经将云卿写过的那张销毁了,这世上再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云卿写的究竟是什么,如今开出的药汁在,药方在,人证在,苏眉母子也死了,一切都是对云卿不利的,她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于是非常确定的点头道:“是的,这张就是大小姐写的那张药方。”

    “好。”云卿点点头,然后将药方递到王嬷嬷手上,对着老夫人道:“稍等一下,我进去拿我写的药方出来给大家看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写的。”

    水姨娘睁大了眼睛,“你进去拿什么,难道你当时写的是两张药方?”

    那婆子飞快的否定道:“不可能的,大小姐当时只写了一张药方,写完之后就给了我,旁边还有其他的婆子仆妇都可以做证的。”

    其中几个在产房里伺候的丫鬟点头道:“当时大小姐的确是写了一张给了她,并没有再写。”

    水姨娘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来,当即笃定道:“大小姐如今可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吧,你害死了苏眉母子,其实也不算什么,只要你认错了,老夫人肯定会原谅你的。”

    云卿微微一笑,脸色和婉,眼神却是冰冷的如同冷雾缭绕,望着水姨娘微带得意的脸,低声对着流翠吩咐了几句,流翠立即跑到内房中,拿出一叠纸出来。

    老夫人这下心中有些生疑了,孙女泰然自若的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慌乱过,难道这药方真的不是她写的?

    云卿从下面拿出一张纸来,上面空无一字,水姨娘冷笑道:“大小姐,你不会是要玩空纸上胡乱指认有字的把戏吧。”婆子早说了将她开的药方烧了,她怎么还可能拿的出真正的药方来。

    云卿不理睬她所言,而是将纸张举起来,对着老夫人道:“这张纸叫做桃花纸,纸张薄而蕴墨,是专门用来练习书法所用,意在让练习者控制留笔的时间和蘸墨的饱满,只要停笔时间过长,蘸墨过多,它马上就会沁到下一层,是书法爱好者会使用的一种纸。”

    她指了指王嬷嬷手中的药方,“那张方子的纸也是桃花纸,王嬷嬷可以拿上来对比一下。”

    说着,就让人拿了一张桃花纸递给了王嬷嬷,然后她再从这叠纸上面拿出一张纸来,上面却是有着隐约的墨痕,“当时我就是用这沓纸写的药方,由于蘸墨过多,所以墨迹全部沁到了下面来,这一张纸上,同样是留有了透墨的痕迹。”

    那边王嬷嬷早就上前将云卿手中的纸接了过来,然后放在老夫人面前一看。

    虽然云卿拿过来的那张纸字迹笔画不是每笔都清晰,但是可以很明白的看出所写,而两张药方虽纸质相同,笔迹相同,但是很显然,药方中的药剂完全不同,其中有几味药都不同,老夫人皱眉扫了几眼后,问道:“那你为何一开始要说那是你写的字?”

    “我没说是我写的字,而是说是我的字,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专门以模仿人家的字迹为生,而那张纸上的字迹,就是人家模仿我的。”云卿非常肯定的说道,她之所以那样说,就是要让水姨娘得意,人只要一得意,就会露出痕迹来,特别是水姨娘这种人,在她看来,她自认为是个聪明的人。

    老夫人沉着脸再看了一遍,让王嬷嬷将两张药方拿给大夫:“你看看有什么不同”。

    大夫接过两张药方,左右对照研究了以后,答道:“老夫人,这张因墨过多沁过来的药方,按照其中药来分析,只是一副非常温和的增气药汤,是孕妇生产的时候,大夫都会开的温和药汤,主要用来增强产妇的体力,对生产有益无害。而左边这个,就如我开始说的,因为其中几种药不同,成为了相克导致产妇血崩,是一种毒药!”

    听到大夫这样说,老夫人撑着扶手站起来,双眸膛大,对着跪在下面的婆子就是一脚踢了下去,脸色是从红到青,喝道:“你不是说这张药方就是大小姐写的那张吗?这两张不一样的又是怎么回事!好你个奴才,竟然学会了诬告大小姐!”

    “老奴没有,这明明就是大小姐写给老奴的药方啊!”那婆子见事情败露,还是不肯招供,抱着头否认道:“水姨娘不也看过了吗?她也说那张方子是大小姐写的!”

    水姨娘如若未醒的看着婆子被老夫人踢得翻到在地,哇哇大叫,明明她都算计好了的,逼着云卿进去看看,只要她开药,她就将药方换了,然后把原来的药方子销毁了,没有了药方的云卿,再怎么会辩解,也洗脱不了身上的嫌疑,就算怀疑婆子,也没有办法指证。

    可是前一刻明明就要胜利在望了,怎么到了现在,却是完全反转过来了。

    听到水姨娘三个字,老夫人这次是真的愤怒了,抄起手边的东西就对着那婆子砸下去,“你个贱人,竟然敢骗我,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害我的孙子的!快说!”

    白瓷的茶壶砸到了婆子的头上,生生的豁开了一个口子,鲜血直流,老夫人又羞又怒,只恨不能生生砸死那个婆子,完全顾不得什么长辈的仪态,抖着手指,双眸充血道:“说,你说不说,到底是谁让你来害我的孙子孙女的!”

    这一次,老夫人终于带上了云卿,可惜云卿半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她就如同一个看客,看着老夫人又一次发现自己错误了之后,恼羞成怒的想要弥补。

    那婆子头上留着血,糊到了眼睛里,全身都冰冷起来,在地上滚着大喊道:“老夫人,你快点让大夫给老奴看看啊,这么大的口子会要死人的啊!”

    “你现在还敢说死人?你若是不说出幕后的指使人,我会让你全家跟着你一起去陪葬的!”老夫人抬手指着婆子大吼。

    随着这一声怒吼,那婆子半挣扎的爬起来,开口道:“……”

    水姨娘在一旁大惊失色,知道这个时候若是让婆子指证她,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她左右扫视一下,发现墙头有瓷罐,从后方捧起瓷罐,大叫一声:“你这个毒妇,我让你谋害大小姐!”

    可惜,谢氏早就有了防备,从婆子说出水姨娘指证之后,她猜到今日这事和水姨娘肯定有关系,嘱咐翡翠看着她的举动,而翡翠一直都有留意,此时一看她抬起大瓷罐,想要杀人灭口,立即走过去,在后面推了她一把。

    水姨娘举着一个大瓷罐,就是想要砸死婆子,掩人耳目,谁料后面有人一推,她娇生惯养的,当即将大瓷罐往上一抛,自己栽倒在了地上。而大瓷罐从半空中落下之时,嘭得在她脸旁跌碎,飞溅的瓷片刚好一个从她的左脸上划了过去,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

    “啊……”水姨娘开始惊声尖叫,而那婆子此时也爬起来,跪到老夫人面前,哭诉道:“老夫人,是水姨娘指使的老奴的,她在前些天就给了老奴五百两银子,说到时候会引了大小姐进药房,再让老奴将小姐开的药单拿出来给外头一个字画先生模仿写了另外一张,按着另外一张药方去抓药,将真正的药方烧了,老奴也是一时被银子蒙蔽了眼睛,做下这等丑事,还请老夫人看在老奴一直为沈府服务的份上,饶了老奴的家人吧!”

    “饶了你和你的家人?绝对不可能!”老夫人厉声大吼,“你杀了我的孙子,竟然还想要我饶了你,白日做梦!来人啊,将这婆子和他们一家人全部拉出去打八十大板,再拉出去发卖!”

    接着老夫人转过脸,看着趴在地上,还捂着脸在痛叫的水姨娘,眼神里透着浓浓的失望,和在期盼过后,失望的那种憎恨。

    这种憎恨即便是在剧痛中的水姨娘也感受到了,她知道事到如今,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再顾不得脸上的伤,爬起来抱着老夫人的腿道:“婶娘,不是侄女啊,都是这老贼借故冤枉我的……”

    “若是冤枉你,那你为何说药方没错呢?”老夫人冷冷道。

    水姨娘血泪斑驳的脸上,美眸一定,眸子乱转,慌道:“那是,那是侄女没有看清楚,对,没有看清楚,就那么一眼,我怎么记得了啊。”

    云卿浅笑道:“水姨娘,当初我问你是不是这张药方的时候,你不是肯定的说是吗?”

    老夫人更是重重的哼了声,“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的蠢吗?若不是所为,那婆子为何在场这么多人,偏偏只说是你做的!若不是你所为,开始为何是你缀使云卿进去的!你若不是怀有诡心,有如何会说那药方是开始那张,难道你不知道药方肯定了之后,会是云卿倒霉吗?”

    水姨娘被老夫人一连串的问号击倒,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本来就不是特别聪明的人,慌乱之下干脆哭诉道:“侄女不是故意的啊,我是被苏眉气到了啊,她趁着侄女在祠堂的时候,羞辱侄女,侄女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啊,她一个通房,凭什么来说侄女……”

    她哭的梨花带雨,混杂着脸上的血口,有一种血泪交加得凄惨效果,一番痛诉,换来了老夫人狠狠的一个巴掌外加抬膝一脚。

    “来人啊,让人给我将水姨娘赶出去!”老夫人胸腔里说不出的愤怒,她原本是想让儿子娶了这个侄女的,可惜老太爷不同意,说这个侄女眼皮子浅,又是个多事无脑的,非要去求娶谢家的女儿,因为这样,谢氏过门了之后她一直都不喜欢,可是如今看来,比起一直安安分分,温柔婉约的谢氏来,她的眼光的确是错了,这个水姨娘平时仗势也就罢了,可是竟然为了几句话的争吵,敢害死她的孙子。

    水姨娘未曾料到老夫人竟然会要将她赶出去,她是妾,不同于妻,妻要出门,要么得犯错休,要么就是和离,可是她是妾,如今犯了这个错,直接可以打包回家,什么都没有。

    她拉着老夫人的腿,大嚎道:“婶娘,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说过,只要我生了儿子,就可以扶着我做夫人的,我当然不能让那个贱人抢了我的位置啊……”

    谢氏在一旁听的脸色惨白,平日里婆母说什么她都告诉自己那是长辈,要孝顺,一切都能忍下来。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婆母竟然早就对水姨娘说过只要她生了儿子,就升水姨娘做沈夫人。那她呢,她做什么,是要让老爷休了她吗?赶她出门吗?那她休了,云卿怎么办?做有个被休的娘亲的女儿,在沈府尴尬的活下去吗?

    这一瞬间,谢氏对老夫人彻底绝望了,她双眸睁着,带着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定定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此时已经后悔,王嬷嬷示意婆子使劲的将水姨娘扯开,见水姨娘还要大嚎,随手扯过一块汗巾就塞到了她的嘴里。

    院子里的人都带着惊骇的表情,从一开始苏眉母子死亡到后来的审案,再到如今,事情一波三折,总算是有了定论。

    云卿闻言如同未闻,站在谢氏身边,护着她,抬眸望着眼前的一切。她不是傻子,一个学医一年的人,即便是她在汶老太爷那学了许多的安胎,保胎的知识,她也只是一个未曾正式出师的人,她凭什么去给苏眉开药。

    不过是因为水姨娘太过殷勤的态度,引起了她的怀疑,既然人家在大声喊着她跳陷阱,若是不跳,岂不是浪费了人家的心意。

    她就顺其自然的进去为苏眉搭脉,然后开了一副药性温和,所有产妇通用的续力药汤,如果没有人想陷害她,这个药方也可以给苏眉加把力,等到大夫来,如果有人要来陷害她……

    所以她在写药方的时候,特意拿得是书桌上的桃花纸,而且故意选了小号的狼毫笔,却写了大字,这样墨水晕开,字不会糊,还会沁到下一张纸上,作为不备之时的证据。

    水姨娘的想法是没错的,可惜,她不喜笔墨,而一般人,也不会知道桃花纸有这种功效,只有常练书法的文才会知道。

    一步错,则步步错。

    而这时,沈茂才被人从外面的铺子喊了进来,听着旁边的人跟他说了整个事情的过程,简直是怒不可遏,指着水姨娘道:“把她给我送回去,送回去!”

    水姨娘被婆子压在一旁,根本就无法说话,只能唔唔的喊个不停,那张美貌的容颜因为云鬓乱散,污血遍布,更加的不堪,沈茂一眼都不想看她,摆摆手让人拉了她出去。

    谢氏扫了一眼周围站在的婆子丫鬟们,眼神里带着威严,道:“今日之事,你们谁都不许传出去,若是有人说漏一个字,就莫怪我不念主仆之情!”

    苏眉到底是官家的庶女,若是传出去因为有人特意谋害而死在沈府,就算有水姨娘这个罪魁祸首在,难保苏家会不会借着这个又生出什么事来,能避免的麻烦就尽量避免。

    生子难产而死比人谋害而死,可好处理多了。

    此时陈妈妈还被人拉在一旁,人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婆子见她没有那么激烈疯狂了,心内对她也有着同情,说到底,陈妈妈还是个护主的人。

    她跑到沈茂的面前,跪下来道:“老爷,奴婢知道刚才对着夫人的事有罪,只希望老爷能看在姑娘跟了你也有一年的情分上,好好的安葬了姑娘,奴婢愿意以死抵罪!”

    沈茂听说她刚才以为是云卿下手之时,对着谢氏撞过去,本来是十分生气的,可是现在听她所言,又微微心软。

    苏眉跟了他的时候还是十七岁,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宠过的,如今想来,虽然说不清她肚子里的究竟是谁的孩子,但是她跟了他的时候还是个黄花闺女,其后又一直随他在身边,住在了沈府,应该也没有和其他人有过关系。

    人已经死了,再追寻这些也没意思了,他转头看看谢氏,说到底,这后院的事情,还是要谢氏说了算。

    陈妈妈看沈茂的神色,立即给谢氏磕头,砰砰的砸得很响,“求夫人给姑娘好好安葬,刚才奴婢冒犯夫人之罪,愿意以死相抵。”她没有儿子,一直带着苏眉,几乎是将苏眉当成了自己的女儿,这种感情比起谢氏和云卿,也许相差的只是生养之情了。

    谢氏想起她刚才那一下,心有余悸,可也不得不对陈妈妈的行为涌上一股别的感受,做主子的最希望身边的是忠心的奴才,比如刚才的婆子,就是府中的害群之马,若不是云卿早有防备,此时受罚的就不是她们了,陈妈妈这种虽说过激了,可到底也是忠心的。

    “刚才我说的话,你可记住了?!”谢氏道。

    “埋葬了难产而死的眉姑娘后,其他的事情与奴婢无关。”陈妈妈垂头道。

    谢氏点点头,想到苏眉生孩子就这么死了,又因为是通房也进不了祖坟,微微一叹道:“我会让人给她买一块坟地的。”

    “多谢夫人。”陈妈妈抬起磕破的额头,谢氏看着她悲哀的面容,又开口道:“现在你就收拾了,我让人将你的卖身契找出来给你,你出去另谋生路吧。”

    纵使忠心,这个陈妈妈也是对苏眉忠心,她不想要这么一个人呆在府中,随时可能出什么乱子。

    陈妈妈也是个明白的人,顿时又磕了三个响头,眼底有一种决绝,道:“夫人,你是个好人。”便站了起来,进去里面收拾自己的东西。

    而老夫人毕竟年纪大了,刚才一直吊在高处的心掉了下来,人就支撑不住,刚站起来说要回去,就倒了下来,栽在了王嬷嬷的身上。

    沈茂立即吩咐她们将老夫人扶回荣松堂,好在大夫一直都在,就直接请了过去。

    两个稳婆早早被请到了别的院子,谢氏吩咐人给她们各自塞了两锭银子,吩咐她们嘴紧点,这些稳婆都不算是什么好人,拿了银子自然是闭嘴了的。

    见谢氏脸上有了倦色,云卿道:“爹,你先扶娘去院子里休息吧,这里我来。”

    这几个月都是她当家的,家中也没多大的乱子,沈茂见事情都处理完了,就是兰心院的收拾事务,嘱咐了几句扶着谢氏回自己的院子里了。

    云卿看着院子里的人,李嬷嬷正指挥她们打扫干净,还有处理苏眉尸体,一院子忙忙碌碌。

    白姨娘和秋姨娘两人也上前告辞,云卿扫了她们一眼,点点头,让她们先下去。

    内室的屋内,几个婆子正将苏眉的尸首抬出来,床板上盖着白色的床单,看不到底下的苏眉,只能见到突起的腹部,和凝结起来的暗红色血迹,滴滴答答的流在地上。

    “真是可怜啊,稳婆都说是个男胎呢。”

    “是啊,这生出来的话,都是长孙了,就算是个庶孙,也算不错的了。”

    “有什么可怜不可怜的,哪家后院不是这样的,生产死的姨娘通房还少吗?快点搬到外面的马车上去,真是晦气!”

    “……”

    下人小声的议论,在日头渐渐落下之时,传入了云卿的耳朵中。

    采青在一旁闻着端来端去的水盆里发出的血腥味,捂着鼻子道:“小姐,咱们归雁阁去吧。”

    流翠也觉得面前这情景看了总是不舒服,小姐还进了那里面的,要早点回去冲洗冲洗,去了那不详的味道,也开口道:“小姐,这里李嬷嬷会处理的,咱们回去吧。”

    残阳如血,洒落在院中,那个装药汁的瓷碗还摆在旁边,没有被收走,云卿过去,用手绢包起那个瓷碗,看了几眼后,点头道:“回去。”

    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今日这事情有些怪异,可是她又说不出怪异在什么地方,水姨娘的确是伙同了人下了药,那个婆子也承认了,苏眉母子也已经全部死了。

    一切都可以说很圆满,借着这个陷阱,家中两位都已经消除了。

    可是她为什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云卿垂眸想着,手中捏着帕子细细的揉着,一路想一路走,到了归雁阁,流翠吩咐婆子去端水,看着云卿的手道:“小姐,你别用这个帕子了,上面沾满了药汁呢。”

    云卿低头一看,自己的双手可不是揉帕子揉出了药汁,微微一笑,真是走神走过头了,采青在一旁道:“小姐,你赶紧去洗手,这药汁有毒呢。”

    “哪里会……”云卿笑着应道,却在半途中卡住,眸光掠过手帕,顿时沉黑,转身立即进入了书房。

    她将书架上一本两本医书翻出来,将上面所写的端详了一遍,脸色越发的沉重了起来:今天这事,有古怪!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