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1 胎儿之死【文字版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1 胎儿之死【文字版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将书合好之后,坐在椅子上稍微的一想,凤眸微微一沉,然后便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采青见她刚进院子又要出去,追上来喊道:“小姐,水已经抬来了,你不先沐浴,现在还去哪?”进过产房,又出了那样的事情,沾了不祥之气,定要用碌柚叶水洗洗才好的。

    “无事,我一会就来。”云卿摆摆手,满脸心事的穿过东西穿堂,站在那等了一会,便看到小丫鬟送了大夫出来。

    她见机上去,给大夫行了礼后,问了问题,道:“麻烦大夫,今日辛苦了。”

    “哪里,医者本如此。”大夫今日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早就有人给他塞了银子,知道哪些话是不能说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此时来寻他所为何事。

    云卿拿着帕子在手中,面上微露疑惑,开口道:“我在学院也报了医科,所以对医术略通,今日那药方大夫你看喝下去之后,除了会引起血崩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反应?”

    大夫回忆下那副药的配方,摇了摇头道:“她改动其中几味药而已,应是不会的。”

    就知道是这样,云卿心中大惊,她当时在院中被水姨娘改药方一事将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所有人都以为苏眉母子两名都是水姨娘狠心下手所为,苏眉血崩后连带胎儿也窒息在产妇腹中。初时她也没想太多,因为一开始稳婆就说了前胎盘脱落,可是回到院子中,她始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直到采青无意说了有毒两个字。

    一般产妇血崩是不会导致胎儿马上死亡的,即便是产妇死亡了,胎儿也可以通过剖腹的方法取出来。苏眉的肚子中的胎儿已经足月,即便是她血崩,只要胎儿是健康的,那么一时半会决计没有问题。可是根据陈妈妈所说,苏眉从喝下猛药后开始,到血崩而亡,前后加起来没有一个时辰,而这个时辰,胎儿却被稳婆摸出来心跳停止。

    她怀疑这个胎儿也被人动了手脚!之前齐大夫一直有过来把脉,都说苏眉腹中的胎儿除了虚弱了些许,其他都是健康的。

    不至于母体一血崩,胎儿就马上死亡。

    刚才她去翻过医书,也是说明了这一点,她怕自己学艺不精,于是出来在大夫这里再次确认,才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心内如潮海起伏,云卿面色却沉稳,对着大夫再施礼道:“那我便不打搅你了。”大夫拱手还礼,跟着小丫鬟往外院走去。

    回到归雁阁,云卿除去衣物,将身子全部泡进水中,反复的想着今日之事究竟何处还有疏忽,难道这背后下手的人还不止一个,除了水姨娘,还有一个人也在下手?

    难道就是那个下断子药在父亲补药里面的人?那个人的下断子药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让沈家无后,如果照这么说来,那么今日苏眉生产的时候那个人再出手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允许有沈府的子嗣出世,自然也不会允许苏眉肚子里的孩子出来。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将当时院子里所有人都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当时在场的人很多,老夫人,谢氏,沈茂是肯定不会让人对苏眉肚子里的孩子下手的,那么剩下来的便是因为生下这个孩子,会对她们地位造成影响的人了。

    水姨娘既然已经下血崩的药了,她不必要再用其他的办法来再次给苏眉下药,这样太多此一举,所以她的嫌疑首先就排除了,那么剩下的就是白姨娘和秋姨娘,苏眉的孩子一旦生下来,苏眉必然会被提为姨娘,对于她们两人的威胁性最大。

    白姨娘一直安分守己,不争不抢,毫无怨言,而秋姨娘虽然有些小心机,但是也没有那种胆量敢出手害人,是另外有其他人,还是她们两人中有人藏的太深,让其他人完全发现不了?

    云卿从没有想到,在上世里她印象中和谐的沈府,原来也有如此多的腌臜事情,还有躲在暗处那些让人无处可查的黑手,原来细心留意,才知道上一世她早就居住在了狼窝中。

    浴桶里的水雾徐徐的上升,热腾腾的将整间浴室弄的烟雾朦胧,就好似如今脑海里所想之事,也是烟雾朦胧,看不到背后的真相。

    她双手在空中划了几下,想要将这缭绕的水雾撩开,却发现怎么也弄不了,泄气帮的松了手,双手捧了水,往面上连连扑了两下,使自己镇定下来。

    既然下了手,就一定会有破绽留下的,今天一定有什么地方是被她疏忽了,她得想想,好好的想一想……

    外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十月的夜已经是秋深露重,流翠在外头等了许久,见云卿还没声响,小声的唤道:“小姐?”

    等了一会,没有声音,她又唤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声,就急了起来,这小姐都进去两柱香时间,也没叫人添水,该不是今天被吓到了,在里面魔怔了吧,这才急了,连忙推了门进去,浴室里雾气缭绕,流翠大喊道:“小姐,小姐……”

    云卿正在沉思中,猛然闻到耳边的呼声,回过神来,流翠已经冲到浴桶旁,用手摸了下手,已经都凉了,赶忙拿了衣服过来,口中道:“我的小姐啊,这水都凉了,你坐在里头也不会冷的吗?这要是不小心患了风寒,给夫人知道了,又不得担心好一阵子。”

    云卿自个儿也觉得冷的慌了,可是刚才想事入神了,竟然也没有觉得,此时倒是真的觉得冷了,连忙穿了衣裳,笑道:“好了,这点子小事就莫让夫人知道了,她现在身子重,又经了今天的事,多让她烦恼了。”

    流翠扶着她去了外间,让她先去被子里暖暖,去了寒气,口中道:“这个奴婢自然是知道的,今天若不是小姐你那一凳子丢的好……反正当时奴婢是吓得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她对着外头的喊了一声,让人泡了热茶和端了点心上来。

    过了一会,外头进来一个穿着豆绿色绣花镶领对襟比甲,白色方立领的中医,湖绿色长裙的二等丫环,端着一壶热茶,满脸笑容的对着云卿道:“如今满府都在说小姐您聪慧,今儿个智破水姨娘诡计呢。”

    云卿抬头看了她一眼,正是被提拔上来的雪兰,她如今已经养的面色红润,好胚子的优势完全显现了出来,一双桃花眸在小脸上,活得好似两汪在碧水里游泳的鱼儿,不停的转着,只是虽然面色还好,但眼底却有点淡淡的青色。

    “好了,你要做的事做完了没,怎么尽打听这些有的没的!”流翠一看到她就不喜欢,自上次雪兰将云卿的衣裳刺了个洞,然后借着这个机会爬上来,她见了雪兰就没好脸色。流翠也是家生子,和飞丹打小靶情算不错的,两人老子娘又都是府上做事的,多少有些交情,晓得雪兰是在飞丹的洗衣板上做了手脚,心里便气不过,云卿让她告诉了飞丹洗衣板有问题后,飞丹就查了出来,那日夜晚只有流翠在房里逗留了一会,心中也有了数。

    她在老夫人身边做了那么久的大丫鬟,自然不会查出来就咋咋呼呼,这事要是闹大了,她自己的脸上也不好看,本来从大丫鬟贬为小丫鬟就难看了,要是连个小丫鬟都做不好,那不是更让小姐看低,再者既然小姐让流翠来这么暗示了,就是不想明面上来,她自有一套办法收拾雪兰。

    本来二等丫环是个经常在主子面前露脸的位置,否则雪兰也不会那样上心,可是自她升上二等丫环后,雪兰也发现了,她不管做什么事,总好像要比别人难上一点,若她去拿个东西,那边的人必然是推三阻四,应要拖上小半个时辰,或者更多的才拿得到,理由总是多的花样百出,而且理直气壮,无法辩驳,偶尔府中奖励东西的时候,她领到的也会有一些小小的,却让她觉得无可奈何的理由,比如谢氏怀孕,沈茂给府中下人都加一套衣服的时候,她领到的那一套开始没有问题,过了几天后,那线就可以无缘无故的断掉,领口的花纹也洗的开始脱色,还有吃饭时她的那份总会看起来油水少了一点。

    种种点点说起来算大事,其实也不算大事,可是若不算大事,她总受到这种人群中“运气差”的待遇,又觉得心里憋闷,想告到云卿面前,又觉得自己是新晋上来的,还没做几个月二等丫环就给主子面前告状,会让主子觉得她无能,于是只好自己憋着这一口的闷气,经常气的晚上睡不着,左思右想又没有好的办法,白日里还要拼命的争着机会表现自己,所以才有了眼睛下的青色。

    当然了,这一切不用说,自然是飞丹告诉了她那些在府中做事的老子娘兄弟姐妹,这些家生子一般都能沾点亲戚关系,雪兰一个进府一年不到的新人就做了大小姐的二等丫环,这本来就是让人羡慕嫉妒的事情,再火上加油一把,后果便出现了。

    雪兰有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对飞丹暗地下手的事情被发现了,但是她始终没有想到云卿才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人,她认为,若是云卿知道了,她也不会做到二等丫鬟的位置了。

    日后且慢慢表现,相信以她的聪明,小姐一定会注意到她的。

    此时被流翠这么一说,雪兰脸上便露出一点委屈的神色,看了云卿一眼,然后道:“奴婢这不是为了小姐高兴才说的嘛。”也不知道这个流翠,怎么偏偏就不喜欢她,她怎么巴结也没用,偏偏小姐最信任的人就是流翠了,她还不得不巴结。

    看她做出那副样子,流翠横了一眼道:“为小姐高兴也不要摆出那副样子来,眉姑娘刚走,老夫人正病着,你笑得那样开心给其他人看到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姐此时心情特别好呢!”

    流翠一通的道理说出来,直将雪兰呛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呐呐的看了眼云卿,见她靠在床头翻着书,当作没听到的样子,只要讪讪的出去了。

    云卿哪里是没听到,她听的可清楚了,流翠的性格就是这样,说不上多活泼,也不内向,不外不内的刚刚好,该伶俐的时候一点儿不拉,说起道理来倒也是条条得理,现在可不是那样,老夫人病了,雪兰开心个什么都是不对的。

    “小姐,你刚才泡了那么久的水,喝口茶吧。”流翠拿了两个蚕丝靠枕给云卿靠在后头好看书,再端了一盅茶来。

    云卿端上喝了一杯,抿了抿唇,突然想起,问道:“流翠,你知道今儿个苏眉的药是谁端给她喝的吗?”

    流翠不知道她怎么还惦记着那事,接了茶杯道:“端给眉姑娘的药,不是陈妈妈,就是稳婆喂吧,要么就是碧云,其他人应该不会特意去接那药吧。”

    终于想起是哪里不对了,云卿眼眸一亮,她记得稳婆刚进去的时候,出来报给老夫人听的时候是说胎儿还是正常的,到后来苏眉血崩之后,稳婆又说,胎儿已经死在腹中。

    由此推断,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胎儿早就死了,但是稳婆刚进去的时候,虚报了胎儿的生死,但是这种做法是不理智的,作为稳婆,她们只要来了府中,该得的钱一分不少,可是虚报生死,对于她们来说没有必要,就算把胎儿弄出来后,是个死胎,那反而和她们脱不了干系。

    第二,就是胎儿开始的确没死,但是在后面,不知道怎么,胎儿就死了,同样的,作为最接近胎儿的人,首先值得怀疑的就是那两个稳婆,只有她们才是最接近胎儿的人,不管是下毒,还是其他什么都是最为顺手的。

    想到这里,她立即从床上坐直了起来,惊得流翠道:“小姐,你莫乱动,被子掉下来,真的会着凉的。”

    云卿此时哪里管被子不被子的,任流翠给她拉高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她才抬头道:“流翠,你有兄弟是府中赶车的吧。”

    “嗯,奴婢有个表兄,正是府中的车夫。”虽不知云卿要做什么,流翠还是先回答了,“不知小姐有何事?”

    云卿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如今外头已经是一片黑了,她出去不大方便,可是不知怎的,她想到可能下手的人是稳婆,就觉得必须迫切的去将两个稳婆都接来,只有这样,她就能问出踪迹来,那个幕后黑手心机实在是太深了,她不能放过每一处的痕迹。

    屋内灯光照的房间通亮,云卿抬起头来,吩咐道:“流翠,今日的事情我觉得有些地方不对,除了水姨娘我怀疑还有其他人下手。”

    闻言,流翠一惊,立即左右看了一眼,到外头扫了一圈,见没人在屋外,进来关好门,睁大眼睛道:“小姐,你说的可是真的?”

    “嗯。”因为上一世流翠的一直不离不弃,所以今世云卿很多事情也不瞒着她,身在深宅大院,若是只靠一个人,是很难行事的,忠心的丫鬟是必须要有的。

    流翠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既然来下手的人不止水姨娘一人,那还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如今夫人也怀孕了,若是不查出来,那个人会不会对夫人下手呢,她点点头,“那小姐要奴婢表兄怎么做呢?他家与我家住棒壁,老子娘都是府中的家生子,和奴婢从小靶情就好,人也老实,是可以信得过的。”

    云卿知她如此说,那人就可信个几分,如今一时半会也寻不到其他可用的人,便道:“你让他驾车去另外今日来的温稳婆和厉稳婆那,就说今儿个府中发现掉了一个两锭银子的荷包,让她们来看看是不是她们掉落的。”到底是不能直接说事情有古怪,否则的话,如果这两个稳婆真的是下手的人,势必打草惊蛇。说有银子的荷包,不过是利用人的贪欲过来,将她们找个由头喊来,到时候也好打发。

    流翠得了话,立即转身出去吩咐采青进来伺候着,自己找了个理由,便借机去找外院的表兄了。

    云卿一直靠在床头看书,心思却有些飘忽,只希望流翠的表兄能早点将两个稳婆接来,好早一点将事情的真相揭开。

    月儿从西边渐渐的爬上了柳梢头,两个时辰悄悄的过去了,外头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流翠走了进来,她抬眼看了一眼采青,喊道:“你看看你,小姐的茶水冷了都不知道去添?”

    采青刚才在旁边绣着花儿一时也忘记了,连忙站起来,道:“绣花绣的太入神,就忘记了,奴婢这就去泡壶新的来。”

    待采青走出去后,流翠将门关好,走到云卿身边,悄悄的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云卿顿时惊了一跳,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