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33 千钧一发【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33 千钧一发【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阳光从西边斜照了进来,印的满地拉长的菱形方格,秋阳如虎,也要在日落时分渐渐的散开了去,铺在江面的阳光如同一匹薄金透明的轻纱,将整条江河都染就成了金塑而成。这里是大雍洛河的一条分支,水不算深,河面也不宽,走不了大船,平日都是些小渔船在这逗留一会,沿着这条河下去,可以到扬州城顺延而下的州县里去。

    在河边上有一些简陋的烂胚房,外面是糊着泥巴,显得黄漆漆的,但是也不透风,看不出里头究竟是什么模样,青色的瓦铺在上面,有一块没一块的豁着口子的,整间屋子都遮盖的严严实实,连窗户都拉的紧紧的。

    因是深秋季节,也没有什么人在这边,显得很静,只有屋内偶尔传出几句说话的声音。

    其中一间烂胚房内,因为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的,显得屋内特别的阴暗,几近黑夜,所以此处里面还点了一盏油灯,散发着点星的光芒。

    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一张污脏的桌子,还有几条长形的凳子,两个男人正坐在凳子上,手里头剥着盐煮花生,其中一个拿起两颗剥开后往口中丟了去,然后端起手边的酒杯,就喝了一口,他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的胡渣,眉毛散乱,好似满脸都生了黑色的毛发,随意看去有几分似未完全成人的大猩猩。

    而另外一个却是尖嘴猴腮,面皮倒还算白净,可是眼底却是精光中带着狠毒,他看那黑毛汉子左一杯右一杯的,便开口道:“老二,你少喝点酒,上回喝多了我可是半天没扛得起你!”

    “要你扛做甚!老三会帮忙的!”叫老二的一点都不担心,又喝了一杯,“再说了,就今儿这双收的买卖,咱们赚了两份的钱,实在扛不起,你去雇个妞来,老子保证马上就动的起来!”

    这话带了颜色,听的那尖嘴男嘿嘿的奸笑了几句,目光往角落里放的三个女子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停在那个穿着缕金丝纽牡丹花纹雪蝉上衫的女子脸上,目光贪婪的定格在那里。

    忽然一个巴掌就扇过去对着尖嘴男脑袋一拍,老二看了眼云卿,骂骂咧咧道:“告诉你,别去动那歪脑筋,这个可是三个里面货色最好的,到时候卖到青楼里,肯定是高价!你要敢去动她,破了兄弟的财,看我不揍死你!”

    尖嘴男摸了摸脑袋,笑道:“他娘的,这小娘们长得也忒好了点,咱们兄弟几个拐的女人也不少了,你看过长得这样好看的?”

    老二横了一眼,收回目光,不耐烦道:“咱们要什么好看不好看,这女人关了灯不都一个德行,能爽就行!这样的还是留着出去卖,好赚钱!”那些妓院里面雏妓还可以卖个开一苞价,这个开一苞价按照雏妓本身的价值来算,这个留着处女身起码能翻一倍的价格!

    尖嘴男恋恋不舍的看了看那个女子,不大认同老二的说法,这好看的女人和不好看的哪能一样,要没有区别,那不如搂头母猪睡呢,不过他不敢真说出来反驳老二,倒是好奇道:“这出钱的人倒是真的给咱们发财啊,居然遇见这样的好事,两头收钱,可赚发了!”

    “你个小子没见识的不知道,这大户人家总有这么些龌蹉事情,这些年那些个正室卖小妾女儿的,不是没有!”老二很懂行道的说着,“如今这个小娘们只怕也是得罪了人,那边给咱们钱,就是要让咱们毁了她的名声,毁名声这事还不好做?直接送那青楼里做个妓就是了!”

    “这,看她穿着,也是大家千金的,要是被救了认出咱们来,这不会有麻烦吗?”尖嘴男问道。

    “麻烦,怕个屁的麻烦,越是大家千金你越不要怕麻烦,那些个狗屁大家,就算找到了女儿,发现做了妓,一百个不会相认,还会找人弄死!”老二嗤笑道,这种事他见得多了。

    “弄死?为什么?”尖嘴男问道。

    “说你是个新人,你不懂,他们啊,都要名声,人命在他们眼里算个屁,就算是自己女儿,要是给人知道做个妓,名声就没了,他们宁愿要那烂名声,也不会要自己女儿的!比起咱们来,可狠多了!”老二又灌了一大杯,觉得腹部有点沉,便放下杯子,看了云卿和流翠,采青一眼,拉了拉裤带对着尖嘴男道:“你在这守着,我出去放水,再去看看老三怎么还没回来,可别是给人盯上了!”

    尖嘴男点头道:“好的,晓得了呢,三个放倒的女人我还搞不定,还跟着你们做啥!”

    老二听了这话,点点头,才站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在外头还落了锁,显然对尖嘴男,还不是一个一百个放心的。

    尖嘴男站在门口,听了一会脚步声,确定老二走了,然后走回桌子前,也剥了个花生丢嘴里,再喝杯酒,看着云卿,满心的yin一欲是怎么也泄不下去,他娘的,就看着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在眼前躺着,还不能弄,真不爽!

    可他也没那个胆子真敢上去,要是给老二知道,还不几拳打死他,就算他还没有做过绑架人这生意,可是也拐过一些女子,也知道这样的人儿卖到青楼,价格肯定不会少。

    他吗的,真憋屈!尖嘴男又喝了一杯酒,忽然站起来,猛的一拍脑袋,“我靠,老子摸摸玩玩,不破身就是,老二总说不得什么吧!”

    云卿没有睁开眼睛,并不代表她没有醒,在巷子口后头伸了一只手过来,伴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她一闻之下赶紧就屏住了呼吸,所以如今她醒的自然是比流翠和采青要早,不过对周围的环境不清楚,所以不敢冒然的睁开眼睛。她能闻得到流翠和采青两人常用的桂花头油的味道,知道两人肯定跟她放在一起,也放心了许多,趁着这个机会,一面让药性完全褪去,一面听着那个叫做老二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对话。

    经过两人的对话,她还是不知道背后主使者是谁,老二是个谨慎的,即便是屋中没有其他人,也没说出雇主的名字,但是却能知道那个人是要将她卖去妓院里去,一个女子被卖去了妓院,以后的日子就算是全部毁了,虽然不知道沈茂和谢氏会不会像老二说的那样,就算找到她也要弄死了她保存沈府的名声,就她自己,在进了那龌蹉的地方,也会觉得对不起沈府!

    这个人实在是太恶毒了,究竟是谁和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然去雇人来将她卖到青楼里!

    她脑中飞快把所有人都过滤了一遍,发现有可能的人不多,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揪出幕后人是谁,而是如何让自己不被卖到青楼去!

    她刚才偷偷掀开眼皮,在老二打开房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外头还是有光亮的,证明此时没有天黑,这些人没有天黑,是不会将她运上船的,白日里目标太招摇,他们也不敢,那她现在还有时间可以争取!

    老二出去了,如今房中就剩了那尖嘴男,这是她的机会,她必须要试一试!

    忽听到那尖嘴男的话,云卿心内一颤,摸摸玩玩,她要是真给这尖嘴男摸了玩了,就算没破身也等于完蛋了,可眼下,尖嘴男的色心是她的希望,她能倚靠的便是这张可以迷惑人的外表了。

    想到这里,云卿定了定神,她一个活了两世的人,做了一回鬼的,还怕什么,又不是没有嫁过人,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她口中发出一声低吟,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模糊又带着雾气,迷蒙的看着前方,细细的声音似刚醒一般的问道:“这,是哪里?”

    慵懒的,带着少女稚气和将醒未醒时候不经意染上撒娇意味的嗓音如同天籁一般入了尖嘴男的耳中,浑身如同被电打过一般,本来行走的脚步此时又加快了一点,恨不得能马上扑了上去才好。

    云卿转头看到他,陡然被吓得小脸一白,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颤声道:“你,你是谁?”她害怕似的将目光四处乱转,其实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刚才闭着眼,只能听对话,不能知晓状况,如今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看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地方。

    眼前的尖嘴男虽然体型不算高大,四肢瘦弱,可是皮肤黝黑,走路起来脚底有弹力,应该是属于做过些苦力的人,至少比她的力气要大多了。

    不宜硬碰硬,只能智取。

    “小美人,不要害怕,你就是在这里暂时住一下,等会就将你送到你家里去啊。”尖嘴男并不知道云卿早已经醒过来了,他看着云卿躺在那微微移动,却挣扎不了几下的样子,知道药性还在,她只是提前醒过来了,四肢还是不能随意乱动的。

    “真的吗?那我怎么还在这里?”云卿努力的装出一副天真白痴的模样,模仿着韦凝紫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激发尖嘴男内心里怜香惜玉之情。

    尖嘴男本来就是哄哄她的,见她马上上当,心里的警戒又少了一分,这不过就是个不谙世事的白痴大小姐嘛,长得这么美,又是个大白痴,倒是挺适合给男人玩的,就越发的有了耐心,“我刚才将你从坏人的手中救回来的,现在坏人还在外面搜巡,我们现在这里躲一躲啊。”

    还真是不嫌恶心,这故事也编得出来,云卿心内腹诽,还好这尖嘴男是个新手,**烧心,编了这么个救美的故事,难道是想要她倾心,她抬起小脸,看看流翠和采青都睡在另外一旁,眼神也放松了下来,眸中带着一点渴望道:“你这有没有水喝,我有点渴?”

    “有,有的。”那双楚楚可怜,水光盈盈的眸子就这样盯着自己,仿若盯着一个大英雄,尖嘴男哪有不肯的,连忙提了个粗瓷茶壶就过来,递给了云卿。

    云卿看着那茶壶壶口有灰色的污脏,看这屋中没有茶杯,想来他们都是对着喝的,不由有点恶心,皱了皱眉,显得万不情愿的问着:“有杯子吗?”

    真是大家小姐,尖嘴男渐渐的着急了起来,语气也不大好了,“没有,就这么喝!”这个时候还讲究什么,真是,他目光在云卿发育了的鼓鼓的胸口看看,连吞了两口口水。

    云卿捧着茶壶,高高的举起,像是要将茶壶口悬空对着嘴灌下,谁知手一滑,那粗瓷的茶壶就打碎在了地上。

    尖嘴男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被打碎的茶壶,“你怎么搞的,连个壶都拿不稳!”

    “人家手软……”玉白的脸上因为溅了水花,好似沾了露水的花瓣,菱唇丰润红艳如同在发出无声的邀请,一双难见的凤眸微微斜睨了过来,似生气似委屈,落在尖嘴男眼里,却最似勾引,他浑身的血液一下就集中到了下半身。

    “手软,来,手软我帮你揉揉就不软了!”尖嘴男眼中只有云卿的面容,他搓着手就扑了上去,谁知道本来手软的美人儿双手撑地,梭梭的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他的熊抱。

    “好,好,原来你还喜欢玩这个!”尖嘴男到底是个男人,而男人的天性便是征服,女人就是他们征服的人一种。

    欲擒故纵,是男人女人都爱的把戏,此时尖嘴男就投入在了这个游戏里。

    云卿坐在地上退几步,他就追几步,终于一个不小心,他扑在了地上,撞到了膝盖。这个房间的地本来就没有修整,突出来的小石头有不少,人若是不小心,就会扑倒。

    尖嘴男趴在地上,抬头看着云卿,“美人,还在那看什么,还不快扶扶我!我要是摔到了,等会看谁带你回去,让人找出来,把你卖到青楼去!”他没那么多时间再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了,要是老二回来了看到他这样,还不揍他就怪事了!

    云卿此时正坐在他前方两步远的地方,怯怯的望着他,见他眼底露出了凶色,害怕的站了起来,手指搓了搓裙角,慢慢的向他走去。

    尖嘴男准备云卿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就一把将她拖下来,压在身下,到时候想怎么弄,还不是任他所为。

    眼看云卿已经伸出手要去拉他的时候,他露出了猥琐的笑意,却没有想到,云卿在蹲下来之后,手中却握了一条又长又尖的瓷片,嘴里温柔的说道:“你有没有摔疼……”

    手臂却往下用力的一扎,刚好插进了尖嘴男的后颈!

    颈部传来的剧痛让尖嘴男终于警醒了过来,手臂本能往后一掐,刚好掐在云卿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却反转过来,去拉云卿用力扎在他后颈的瓷片!

    岂料,脖子上遭受巨力的云卿依旧不松手,牙齿咬着嘴唇,双手用力的将瓷片往下压!

    她不能松手,汶老太爷说过,颈部是人血管最多的地方,一旦颈动脉被切开,人就没办法活了,她下手的位置是后侧方,只要不松手,越来越深的扎下去,人一样会因为迅速失血而死亡!

    而人窒息所需要的时间就要长的多!她就要跟这个尖嘴男比一比,究竟是谁的命硬!

    瓷片在不知不觉中越插越深,尖嘴男的衣襟上已经全部是血,他的手越来越松,往下拉住云卿的衣襟,往下用力的扯动着,生生将里外两件衣物都拉出一块大大的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肌肤。

    此时没有人顾得上那肌肤多么的白嫩莹美,云卿的手被瓷片割开也不放手,眼底露出狠绝的光芒。

    最后尖嘴男终于熬不住,扯着衣襟的手一下松了下来,他张开嘴,望着云卿,嘴唇开开合合,只有血沫从里面流出,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这么一个美人儿,原以为是个白痴美人儿,谁知道却有着一颗狠绝的心!

    见他终于死了,云卿一下瘫坐在了地上,抬手摸着被掐得生疼的脖子,却发现一手都是粘湿,她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赶紧爬过去拍流翠的脸,“流翠,快醒醒!”

    她没有多少时间了,那个老二,还有那个老三,他们要是回来了,根本就没办法逃出去,流翠和采青两人还没醒来,她不可能背的了两个人出去!

    她从随身的荷包里翻出一瓶自己配置的药,放在流翠和采青的鼻子底下,等了一会,两人依旧没有反应,便咬了咬牙,抬手使劲的扇了采青一个耳光,还是没将她扇醒,看来这药下的分量十足,估计是想下到天黑时的,好悄悄的将她们运出去卖掉。

    云卿四处看了一遍,从地上又拾起一块碎瓷片握在手心,发现这里面没有任何藏身的地方,也没有可以用来做武器的东西,正想办法之际,老二就回来了。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老二一打开门,首先就闻到一股血腥味,一眼便扫到了尖嘴男的尸体,再看地上摔坏了的瓷器,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

    看着身材魁梧,满脸狰狞的老二,云卿从开始的对话里,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不好对付的,他做这种事情做的太多,什么样的情况都见过了!

    “你个臭娘们的!竟然还敢杀人啊!”老二横肉抖动,一脸的胡子让他的面容更加可怖,云卿定了定神,思虑了好多办法,却发现眼前这个人,很难对付!

    “你们拐骗了这么多女人!和杀人有什么区别!”面对这个人柔弱是不行的,那么就只有开口与他说话,尽量拖延一点时间。

    “臭娘们的,竟然还敢多嘴,他吗的,老子今天就先上了你,再将你卖到窑子里,为我兄弟报仇了!”老二大吼一声,抬起蒲扇大的手掌对着云卿就扇了过来。

    他显然是习过武的,身手快且敏捷,庞大的身躯对着云卿压过来,产生无限大的压力,云卿抬起手要阻止,却知道自己这一下,绝对只能化解一点力量,不能完全躲开!

    此时,门却从外面推开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外头冲了进来,对着那老二一脚踢了过去,直将他踢得身形撞到了墙上!背脊骨撞到了墙面上突出的砖头,钻心一般的疼。

    老二忍着痛,抬头来看,却见面前一个穿着黑色圆领右衽锦袍的公子,俊美的面上带着冷冰冰的神色,如同蕴了冰在其眸中,看得他全身发麻。

    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发现了这个地方?他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却发现他的眸光在云卿身上停留,便想要过去抓住云卿为人质,却不料一动,结果再被那黑衣公子一脚踢得全身撞在墙上,生生将墙撞出一个大洞出来。

    云卿看着突然跑出来的安初阳,虽不知他怎么回来的,人却放松了许多,她本以为今日是难逃一劫了,谁知突然出来一个人!

    安初阳迈出墙后,一手抓了老二拖了进来,丢在地上,不知道手在哪使了力,那撞昏了的老二此时疼的醒过来,看着安初阳,紧紧的咬着牙关,眼底冒出凶光!

    “谁指使的?”一只脚踩上了老二的手腕,安初阳微微用力,冷声质问。

    他的表情本就如同一块冰,此时散发出来的无尽冷气,如同从冰山中走出来的雪神,藏着深深的阴鸷,一脚下去,老二的手腕骨头咔嚓的断了一根。

    “说,还是不说?”安初阳显得非常冷静,他脚尖细细的在手腕上磨着,那一块块的腕骨,在他的脚尖下,成为了一堆骨粉,疼痛的煎熬让老二张大口却叫不出来,额头豆大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往外冒着。

    “我说,我说,是一个叫做芍药的丫鬟给另外我们银子,让我们做的!”老二为了不再忍受这种疼,大声的吼了出来!

    芍药?那不是柳易青的丫鬟吗?那么这些人是柳易青让人买通?!云卿想起半个月前听说柳易青怀孕生下了一个女儿,齐守信本来就厌恶因她的事情毁了齐老爷和他自己的前途,又害的自己娘在庙里关着,等于被休了,看到生下的又是个女儿,更加的讨厌她,又纳了两房的娇妾!柳易青只要一吵,齐守信就是一顿打,坐月子的时候都被打了两次!

    柳家因为柳易青的事情丢尽了脸,柳大夫人田氏虽然心疼女儿,可柳老夫人的意思是打算没有柳易青这个孙女了,她也不好明面上帮忙,私底下……也帮不到什么,可想而知,柳易青的日子是多么的难过!

    没想到她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不但不反思自己夺人未婚夫,婚前与人暗结珠胎的错误,还在怪云卿的错误!

    是的,像柳易青那种自私自利的人,倒是真正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她自己因为偷情名声全无,便也要拉着云卿丢了名声,丢了贞洁!

    安初阳一脚将老二踢昏,才转过头来,望着云卿,但见她一身织金的衣裙都染上了红色的鲜血,脸色苍白,眼眸看起来平静,内里却还是有着受惊的神色,坚毅的眼神和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坚强又脆弱,好似一个玻璃人一般,随时都可以碎掉。

    他本来蹙着的眉头不由得打了个更深的结,再看她的手,都是一阵的猩红,目光从地上的尖嘴男颈间掠过,不由的冷了冷眼。

    看起来柔弱无骨的沈云卿竟然有这种魄力,可以以一个人女子的力量杀了比她高大许多的男子,且不说她如何可以做到,单单这份勇气,就十分的与众不同了。

    他眼眸微震,抬头看着云卿,这个少女,几乎每一次见到她,她都给他带来不同的感受,冷静,娇美,勇敢,每一面都是她,又都不完全是她,让他觉得很新奇。

    见她站在原地,半晌没有动作,安初阳知道她杀人只怕也是被逼无奈的,若是让这几个人真的卖到了哪里去,那也只是死路一条。

    他往前走了几步,刚想开口,又闭上了唇,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柔和一点的开口道:“你先把手中的瓷片丢了,我带你离开此地再说。”

    云卿紧绷的神经到了此时,已经到了一个高度疲惫的状态了,眼看安初阳进来,与那老二一顿打,将事实说出来,心中还在想着方才的事情,听到耳边虽冰冷如旧,却已然有了融化的嗓音,抬起头来,正好望进一双黑色的,寒中有柔的眼眸里,不禁的心口一颤。

    屋内的光线十分暗,门被安初阳关起来之后,那油灯的光芒也越来越暗,显得整个房屋里阴冷,昏暗的灯光摆了几下,咻的一下就灭掉了。

    云卿的神经就如同这油灯一般,在这一刻也全部绷断,眼前的一切随着油灯一起黑了下来。

    安初阳见她突然身子往后仰倒,料想这发生的一切让她体力透支,如今放松了下来,人已经昏厥了过去,赶紧过去接了她,以防倒在了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云卿整个衣襟全部是撕开的,此时垂软掉了下来,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精致小巧的锁骨,还有那水红色的肚兜带子也垂落了下来……

    他眉头再次打上了死结,面色发沉,若是他再晚来一步,这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对于云卿,他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只是觉得她身份不高,却能和雪莹相交甚好,而知府夫人对云卿的口碑也不错。

    这样一个圆滑的女子,却也有天真和刚强的时候,在柳府花园后看到她,那时候她是完全没有掩饰的,真正的心善也纯真,那副画面在他脑海里停留了很长时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何。

    如今怀中她柔软的身子抱着,他心里却觉得又愤怒又心疼,扫过那两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和另外两个丫鬟,这事得处理好。

    一下没弄好的话,沈云卿的闺誉可能就没了,他先将油灯点亮,然后将云卿抱在胸前,蹲下来,在老二身上翻了一下,拿出一个拇指大的翠绿色瓶子来,揭开后给流翠和采青闻了闻。

    没过一会,她们两人就醒了过来,一看眼前的光景,地上躺着两个大男人,又在陌生的环境里,采青揉了揉眼睛立即尖叫了起来,流翠心里也是一惊,却没有吼叫,一把掐在采青的身上,“你鬼叫什么!看看小姐在哪!”

    采青手臂吃疼,魂也回来了,这才忙道:“小姐呢!?”

    流翠首先发现了安初阳抱在怀中的就是云卿,立即过来上下打量云卿,问道:“小姐有没有怎么样?她怎么晕倒了?是不是受了伤?”

    安初阳看了她几眼,认出是每次云卿去知府家都带着那个丫鬟,便点头道:“她没事,不过是吓晕了,你们两人先去拿身衣服来给她换洗。”

    流翠看了一下云卿,看到那衣服都是血迹,衣襟口更是被扯开,连同中衣也是被扯烂了一大片,露出一大片的雪肤和肚兜来。

    她首先抬头看了一眼安初阳,知他若是要下手,也不用将她们两人留在这里,便点头道:“那好,小姐的马车里备了一套换洗衣物的,我去拿。”

    转头对着采青道:“你在这看着小姐。”

    采青脸色还是发白,但是也镇定了下来,点点头,看了一眼安初阳的脸,只觉得他冷冰冰的,她也见过安初阳两次,只觉得这个总是散发寒气的知府家公子虽然人长得俊,可到底不如瑾王世子看起来有亲和力,不敢靠近,在一旁守着。

    安初阳也无所谓采青帮不帮忙,现在首先就是要将云卿的衣物换了,天黑之前送回沈府才是。

    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样子,外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站在门外,轻声喊道:“公子,是我。”

    闻言,采青连忙跑过去将门打开,流翠提着一个小包袱跑了进来,安初阳将屋中唯一的一张桌子上东西都扫开,将自己的外衣扯了下来垫在桌上,把云卿放在上面,道:“我出去守着,你们赶紧给她换了衣物。”

    流翠点头,暗道这安公子看着冷冰冰的,倒是个细心的人,手中丝毫不停歇,和采青两人快速的脱了云卿被撕烂了的衣物,穿上拿来的干净衣服,流翠让采青将云卿的发髻也重新梳理了一遍,整个人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将旧衣服打包装好后,两人扛着云卿打开了门。

    安初阳站在外头,二话不说,将云卿抱了起来,流翠刚要开口说话,他便道:“此处无人,到前头,你们扶着上马车,说她头晕便好了。”

    眼看这里离刚才的巷子还有一段距离,流翠也不多说,天快黑了,她们没有时间可以拖延了。

    待到了巷子里的时候,安初阳便将云卿交给了流翠和采青,自己往在街上带了一队巡捕往开始那间黑瓦屋子方向而去。

    捕快见知府公子喊的,哪有不跟,随着他一起到了屋子里,查看了一番,捕头上前道:“公子,里面的人其中一个死了!”

    “他们内斗,自相残杀。”一句话,安初阳便将老二和尖嘴男的死定了位置,捕头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这里头的人可能是得罪了知府公子,“务必问出,还有没有其他同谋!”

    审问这种事情,自有人会做,捕头将人抓了回去,丢到牢里,好好的让人审问那个老二,还有没有其他同谋?

    而云卿自昏倒后,扶进归雁阁时还没有醒来,流翠和采青用小姐中暑气为借口,倒也没有人起疑心,只有谢氏听到后,急巴巴的赶了过来。

    进门就斥道:“怎么这天气还让小姐中了暑气,你们一个个怎么照顾的?”

    翡翠搀扶着谢氏,也皱起了眉头,小姐说出去买东西,怎的会买出暑气来,别的人可能不知道,她这种贴身大丫鬟都晓得的,像云卿这种大小姐,沈府里每日里吃食都是根据天气来调配的,一般是不会中暑,除非外头出了什么事。

    谢氏一掀帘进去,便看到云卿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脸色雪白的,看着几分憔悴,心疼的坐在床头,摸了摸女儿的额头,没有发烧,松了口气。

    云卿此时也昏昏沉沉的醒来了,入目便是天青色的云纹床幔,鼻间是淡淡的清香香薰,床头缀着那滚球的熏香正散发着香味,便知道现在已经是到了自己的房中。

    她只觉得太阳穴还是疼的厉害,伸手要按,抬起手掌的时候,却嘶的一声喊痛。

    这声音将正在对流翠问话的谢氏惊动了起来,转头看着她道:“云卿,你怎么好好的出去一趟会中了暑气……”

    目光却落在了云卿被包扎起来的手掌上,目光一下变得紧要了起来,拿过她的手,将那绕了两三圈白布的手一看。

    只见那小手掌心里有着两道极深的割痕,上面洒了药粉,依旧可以看到淡红色的皮肉,她心都疼的揪了起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云卿一看就知道不好,这一定是回来后流翠她们处理了的,可她一时刚醒没有注意,抬起手来,就在谢氏的面前露了馅。

    她飞快的想着说辞,可云卿是谢氏的女儿,谢氏虽然不说能全部明白她的一切,此时也知道问她也许是问不出真话,转头对着流翠,肃声问道:“小姐手心的伤是怎么回事?”

    流翠为难的看了一眼云卿,云卿想着今日的事情,既然谢氏已经起了疑心,反正也瞒不了,不如说出来,让娘好好的看看柳家人,便轻点点头。

    翡翠知道这事肯定不是好事,否则小姐的手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让采青将外头人都谴了出去,将房门关好,莫让人进来。

    流翠这才将今日之事说了出来,掠过了厉稳婆家的事,只讲云卿走到一个巷子口就被坏人掠了去,后来被知府家的安公子救到了。

    听的谢氏是一惊一怕的,脸色苍白,翡翠更是惊讶道:“这,这也太灭绝人性了!虽然她抢了我家小姐的未婚夫,小姐都没有怪她什么,如今她自己过的不好了,反而怪到小姐身上,这种人,简直是忘恩负义!”

    流翠其实心里气愤的更加厉害,早就回来的路上和采青两人骂了不少,但是如今心里纵使惊多一些,“还好安公子出现的及时,小姐没受到什么伤害,否则奴婢万死都不为过!”

    谢氏气的嘴唇都在颤抖,半晌说不出话来,她对柳家的人已经开始失望,可是今日这事,她真是失望到了极点,当初柳易青在园子里能对着云卿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来,其实她就知道柳家根本没将沈家放在眼底,骨子里是瞧不起的!

    如今可好,柳易青死皮赖脸的抢走了表妹的未婚夫,被人嫌弃了,又喊着这些地痞来作践她的云卿!要是云卿失踪了,被卖到青楼里,她简直是不敢想象以后自己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想起前半个月,柳易青的父亲柳启东还从沈府拿了一大封的银子说要去活动下年终的考评,谢氏内心就无法平静!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并不是个一击就倒的妇人,抚摸了女儿的小脸,安慰道:“别怕,现在回来了,就没有事了,你歇着,娘在身边,什么都不要怕。”

    谢氏有身子的人,云卿也不好让她一直操心,便让她先回去,谢氏点头回去了之后,差了琥珀送了一罐药,细细的嘱咐流翠怎么用,千万别要给小姐手上留了疤。

    夜色渐沉,云卿歇在床上,今日她对尖嘴男所做的一切,并不后悔,当时的情况容不得她有半分的犹豫和心软,即便是鲜血流在手上有一瞬间的不适,也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如今她脑海里倒是总是响起那老二和尖嘴男的对话,根据他们所言,还有一个叫老三的也是他们的同伙。

    可是流翠和采青说,到她们回来的时候,都没有见到过有其他人来,那这个老三是还没有过来?还是中途回来过又走了?

    她隐隐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很不安定的因素。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