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0 天生克星【97言情全文字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0 天生克星【97言情全文字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这边,章滢已经被惹得怒火冲头,对着章洛冲了过去。

    章洛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看到章滢过来,惊惶失措的往后面一直退,退到了游赏的湖边时,眼睛往左边花园入口处一瞟,撇见几个身影时候,立即就开始大喊:“姐姐,你莫要这样……”

    “我没怎么样,你就喊什么喊!”章滢最讨厌章洛装可怜的样子,眼见她又来这套,不由的回道。

    就在这时,章滢不知道脚下绊倒了什么东西,身形竟然一个趔趄,越过章洛直直的往湖中掉落了下去。

    面对眼前的变故,章洛不知道目瞪口呆,她本来的计划是故意惹怒了章滢,让章滢和她拉扯之际,派人将父亲引了过来,然后让父亲在众多夫人小姐面前训斥章滢,让她落下为姐不尊,陷害庶妹的名声。

    可是事情怎么就突然发生了变化,反而是章滢落下了水呢?

    云卿飞快的收回了腿,今日她穿着的大摆的长裙,腿脚微动,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她瞥见进来的人,就更加确定了章洛的做法,当即就决定一脚将章滢送入了水中。

    章滢掉落在水中,心中一阵紧张,她不识水性,冰凉的湖水沁入她的鼻间,呛了好几口水。

    听到落水声,早有安排好的婆子跳入了水中将她拉了出去,不过事有偏差,刚开始准备是用来救章洛的,此时救上来的却是章滢。

    章滢一上岸,就有丫鬟拿了披风赶紧给她披上,而颍川侯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一看躺在岸边婆子怀抱中的章滢,再看闻声围了过来的诸多小姐夫人,更是觉得脸面尽失,板着面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看到这一切的,除了章滢章洛两个当事人外,就是云卿和韦凝紫了,云卿望了一眼韦凝紫,微带疑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表姐让我过来赏花之时,章二小姐和章大小姐两人便开始发生了口角,后来两人便开始走得近了些,我一时没有注意,就听到扑通一声,转头过来一看,章大小姐落入了水中。”

    听着这话,众夫人小姐刚才虽然离得远,也有那离得稍近,耳朵尖的,听到章洛在那骂的话,句句都是诅咒颍川侯夫人的,此时心里也是有了计较。换做是自己,被人这么诅咒亲娘,哪能没有火气,肯定要对上的,岂料这章洛竟然还动手公然的将嫡姐推入了水中,这种胆子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章洛一听这话,急得眼泪水就掉了下来,“沈云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推了她下水了,明明是她自己跳下去的,你和她故意联合起来陷害我的是不是!”

    云卿闻言眉头微蹙,十分不解道:“章二小姐,此话实在是诧异,我刚才可有说过是你推人下水的?”

    章洛此时一想,云卿的确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说的每句话分开看都是实话,可是凑在一起,难免让人不则好么想。

    侧夫人袭氏也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听到这一番话后,顿时也皱起了眉头,章洛一见袭氏立即就冲了过去,委屈的泪水掉落的更是欢快,“娘,你看她们都故意欺负我,故意冤枉我!”

    “原来这位就是颍川侯夫人,闻名不如见面啊。”此时旁边一个打扮的简单大方的夫人却开口说话了,不过她一开口,在场的几个人都僵住了。

    “这哪里是颍川侯夫人,是侧夫人!”有心直口快的夫人马上回道。

    “噢,原来是我弄错了?!”那位简单大方的夫人又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语气里没有半点自认错误的样子。

    在场的夫人都听得出来,这是讽刺章洛看到一个妾室就在人前喊娘,颍川侯府没有规矩呢!

    颍川侯恼怒的看了那个夫人一眼,她正是杨雁蓉的母亲杨夫人,杨大人身边只有她一个结发妻子,没有其余的妾室通房,所以这位杨夫人对这等子妾室通房和妾室的子女在家中横行霸道最是看不惯。

    开始那些夫人和袭氏去打交道的时候,她便是坐在位置上,一语不发。

    论官职身份,杨大人是都指挥使司正二品,是手握实权的官员,而杨夫人也是四品诰命夫人,即便是面对侯府这样贵胄身份,她也不输于人前,更何况颍川侯府到了此时,已经是在走衰退的路线,每一个宠妾灭妻的高门,都意味着这个家门的衰败开始。

    面对袭氏这样的侧室,她连一丁点的好感都没有。

    被她这么一打岔,章洛刚才那句哭诉的威力就没了,颍川侯脸面再不好看,也不得不训斥章洛一句:“你平日里规矩怎么学的!难道都忘记了吗?”

    袭氏一直都是颍川侯的心肝,连带章洛在府中也颇受宠爱,再者颍川侯对女儿的要求和对小妾的要求是一样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是他的最爱,所以章洛一看到他泪水就和涨水似的,不要钱的往外流。

    没想到今日被杨夫人这么一弄,他要是再偏袒,就是明目张胆的在众人面前偏心妾室的女儿了,颍川侯修行还没到家,脸皮还没厚到一点不要的程度,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转头对着还包在一旁的章滢皱眉喝斥道:“今儿个宴会,你又在这咋咋呼呼什么,平日里闹个不停也就算了,怎么没事还自己往水里面掉,去陷害妹妹!”

    章滢一直都讨厌章洛,也知道颍川侯不喜欢她,因为她不够会装,可是没想到爹已经被袭氏的枕头风吹着到了如此偏心的地步,竟然睁着眼说瞎话,顿时站起来道:“你刚才看到我是自己爹到水中去的吗?你既然没看到,怎么就说是我今日在闹事,明明是她在诅咒娘,她说娘早点死,袭氏就可以上去做正室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颍川侯被章滢这么一说,老脸涨红,袭氏之所以这么嚣张,没有他的默许是不可能的,平日里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孟氏他也不喜欢,可是被章滢在人前说出来,那就不可以了!

    “我胡说八道?爹,那你怎么不想想,我再怎么也不会故意跌到水中去吧,今日是宴客的日子,我何必在人前跌落,弄的一身狼狈,难道这样对我的名声就有助吗?”章滢鼻翼翕合,脸上渐渐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而旁边的夫人小姐听着,多少也能看的出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孟氏病重,就等着去了,袭氏和章洛肯定是水涨船高,在府中越来越有地位,连带着开始欺负没有娘帮助的章滢了。

    章洛看到周围这些夫人小姐各种复杂的眼神,也急了起来,她到底年轻,装也只能装到这个程度,哭道:“这里在场的还有韦家小姐,沈云卿说的话不一定就是对的,万一她和大姐串通好了的,问问韦小姐,当时她看到了什么吧?”

    她这计划是和韦凝紫心意相通了的,在章洛看来,韦凝紫怎么都会偏帮着她说话,只要韦凝紫说章滢是故意掉落下水的,那么就完全不同了。

    韦凝紫也是一愕,她在一旁怂恿章洛对章滢下手,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只要章洛入了水,其他人必然要问缘由,她的想法中云卿是个记仇的人,一定会说是章滢推章洛如水的,到时候她再站出来说云卿做了伪证,其实章洛是自己不小心掉进水中的。

    这样一来可以与章滢交好,卖了一个人情,二来又可以说云卿与章洛一起做伪证,弄坏云卿的名声。

    可惜事情到了现在,完全变了个样子,章洛没有落下水,章滢反而落下去了。

    韦凝紫是知道章滢的性格,虽然冲动霸道,可是完全不是那种有弯弯道道心机的人,这只可能是章洛动手推下去的。

    她为人心计深沉,看东西也不一样,虽然章滢的母亲病痛会去世,但是章滢的舅舅在京城却是三品的吏部侍郎,且孟氏和这个弟弟是从小相依为命长大的,对孟氏这个姐姐是当作母亲般敬重,即便是孟氏去世,章滢始终都不会沦落成无甚地位的人。

    可惜算盘打得好,现实总是残酷的。

    韦凝紫略微思量一下,摇摇头道:“我和表妹在一旁赏花,也并未注意到这边。”

    “你……”章洛怎么也没想到,韦凝紫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你……”

    云卿此时转过头对着章滢,一头乌发在水中散乱的披了下来,脸上也沁得湿湿的,整个人披在偌大的披风里,还在瑟瑟发抖,唇色有些发白,这样的外表绝对是个非常好利用的利器,就看章滢懂不懂了。

    在接受到云卿的眼神时,章滢看到了她幽黑眼眸中自己狼狈的影子,还有她唇角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转头望着还一脸带泪的章洛,披风下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腰间一下。

    然后对着颍川侯就跪了下去,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了下来,“爹,虽然娘平日里性格过于直率了,可是她怎么也是侯府夫人,是您的结发妻子啊,妹妹若是平日里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也不能去诅咒娘啊。不过,今日是府中花宴召开的日子,这么多贵客在此,妹妹一直都是懂事的,就算再怎么冲动,也不会将我推入水中的,这不关她的事情,是我们两个在看花的时候,我不小心跌入水中的。”

    平日里嚣张跋扈的侯府大小姐在众人面前流露出了柔弱的一面,比起一直喜欢柔弱的人来,效果要好上许多,颍川侯看到面前这张艳丽的面容,又想起躺在病床上不起的妻子,这些年虽然是不喜欢她,可是没有功劳还有点苦劳,心头微微就软了。

    “此时也就罢了吧,你们两姐妹也闹得太过分了些。”

    章洛见章滢学着她一哭,就将矛盾化解开来,很是不服气道:“父亲,女儿没有和她看花,是她故意和我起争执,然后装作跌倒在水里,就是想让你怪责于我的。”

    以往章滢总觉得章洛心眼儿多,诡计多,此时看她,觉得她也不过如此,便微微咬着嘴唇,眼底流露出失落,开口劝道:“妹妹莫要再说了,今儿个还有这么多贵客在,就算是我跌倒在水里故意陷害你的,你也莫要说了,这丢的不是你的脸,是整个侯府的脸啊。”

    “是不是你自己跌进去的,我们心里有数,你一个堂堂的嫡出大小姐,都为了个庶出的妹妹千退百让的,做到如此懂事了,偏偏那个庶出的如此上不得台面,你何必再说!”杨夫人皱着眉头,在一旁说道。

    其实其他的夫人心中也是这么想的,能受邀而来的,都是正室夫人,正室夫人在心中对这些个妾室姨娘就是同仇敌忾的。平日里章滢的作态,扬州府的夫人都知道,可是有孟氏包容着,只要不太出格,也没什么,可今日里一看,孟氏在床上还没断气呢,这侧室和庶出的就开始爬在头上欺负嫡出的。心里多少都有想法的。

    见状,袭氏赶紧拉着章滢站起来,“大小姐这是做什么,你何苦是这样逼着妹妹,快点站起来吧!”

    云卿此时含笑道:“侧夫人说话倒是有趣,原来嫡出小姐下跪是要逼庶出小姐的,我这才知道嫡出的原来在家中都只有如此地位,非得做出下跪的姿态,才能抵得了庶出小姐的几句话呢!”

    本来云卿是不想说话的,可是这个章洛和韦凝紫两个鬼鬼祟祟在密谋的事中也有她的一份,只要有韦凝紫牵扯在其中的,她就不会置之不理。

    就像刚才,若不是韦凝紫参与了,她绝对不会伸出脚将章滢踢下水中,当然了,这么一踢,也有泄愤的成分在其中,谁让章滢平日在书院说的话那么难听呢,可以算做变相的报仇吧,但同时也将局面扭转了。

    嫡出和庶出本来就是有区别的,虽然庶出的都是叫嫡母为母亲,可是除非是圣母,否则很难做到把自己的情敌的孩子宽宏大量的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养,就算再亲,嫡出的就是嫡出,身份高出庶出的一等,有些家里的庶出女儿根本就是当作半奴半主的养的,哪里还需要嫡出的下跪呢。

    这句话,就连颍川侯听了也觉得有些想法了,虽然他一直对章洛是十分宠爱的,比起章滢,投入的感情和精力要多很多,在家中的东西和份例章洛与章滢都是相同,但是这不代表,章洛就可以在人前让章滢这个嫡女没了面子。

    孟氏的弟弟可不是盏省油的灯,若是知道这么个说法,会做出什么动作来,很难想象。颍川侯是见过这位小舅子的,谁敢欺负孟氏和侄女,就等于欺负他亲娘一般。

    今日的事情他看在眼底,明白其实是章洛仗着他宠爱将章滢推到水中去了,对于章滢这个女儿,他还是知道的,没有这么聪明,懂得陷害别人。

    想到这里,颍川侯觉得必须要做出一番‘公证’的判决来,又舍不得给心爱的庶女定下什么罪证。

    就在这时,云卿却在前头开口了,“今儿个既然是给夫人冲晦气的花宴,其实姐妹玩闹,一个不小心的也是有可能的,莫为了这个事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颍川侯正愁不知道如何说好,云卿这一番话是为他解围了,连连点头,吩咐人扶着章滢先上去换衣裳。

    章洛哪里肯如此,对着颍川侯又是泪水涟涟,颍川侯心头发软,一扫周围夫人的眼神,哼了一声,狠狠心转头就走了。

    其实他没听出来,但是袭氏和章洛是听出来了,云卿这一句话看似打掩护,其实还是定了章洛亲手推章滢进去的罪了,不过掩盖成姐妹玩闹不小心罢了。

    两个仆妇扶着章滢走开,章滢转头对着云卿道:“沈小姐和我一起去吧。”

    云卿知道她是有话要说,微微一笑,跟着她走了。

    而这边,虽然发生了这么一幕,但是花宴还是要继续,袭氏拉着章洛问道:“今儿个我不是说了,你主要是在众多夫人面前树立好你的形象,让她们赞美你,不要去惹章滢吗?怎么又去惹她了?”

    章洛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韦凝紫,不做声,袭氏看她表情,心里明白了,肃色道:“是不是有人挑唆你了?”

    章洛架不住她这么一问,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去,袭氏面色露出一丝阴狠,又夹杂着心疼的用手戳了戳章洛的额头,“你真是个傻的,人家把你当枪使呢!”

    袭氏说完,看了一眼众多夫人散开了,就说了几句,又招呼人去了,她是不会放弃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机会,经过刚才那一幕,她更要努力扭转形象才是。

    韦凝紫刚要转身走开,却被章洛拉到了一边亭子中去,章洛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手劲不小,连拖带拥的拉着韦凝紫就往里面走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韦凝紫手腕生疼,生怕是红了还是肿了,她这么一喊,章洛终于放开了手,接着,韦凝紫的脸上就迎来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你个奸细!联合着章滢来欺辱我!让我在众人面前丢脸!”

    韦凝紫完全没有预料到章洛突然发招,捂着被打的左脸,满脸的惊愕,“你打我做什么?什么奸细?”

    章洛反手又是一巴掌扇过来,将韦凝紫又打个措手不及,“你扇动我去对付章滢,结果让你作证的时候,你又说什么都没看到!你一定是跟她串通好的,来让我丢脸的是吗?!”

    韦凝紫被两巴掌扇得脑中有点震动的嗡嗡,气的银牙几乎要咬碎,可是她又不能跑,开始本来就是她扇动的章洛,好好的计划,到了后来竟然变得一团糟!

    “我怎么知道,当初不是说你跌入水中吗,后来怎么变成了是她?!”韦凝紫没有想到这个章洛,外表看起来还是知礼的,结果和章滢一样,也是个能马上动手的货色,难道颍川侯府的遗传都是二话不说,动手就打吗?

    她心里讴的要死,偏偏不能还击,此时不能和章洛硬碰硬,只好转移话题。

    岂料,她不说还好,一说章洛又来了气,指着韦凝紫就道:“就章滢那个头脑简单的,她怎么会掉入水中,肯定是你,你故意和我这么说好,然后去告诉她,让她先跌入水中,再让爹看到,这样就会怪我了!”

    章洛的脾气其实比章滢还不如,至少章滢还是分人对事,章洛是隐藏在那层皮上藏着一颗暴力的心,若是没有袭氏藏着掖着,又会在颍川侯面前装可怜,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此时旁边除了她几个心腹丫鬟和婆子,就没有其他人,心里刚才在人前失意的气就流露了出来。

    若是平时,只要她一哭死,爹就帮着她骂章滢了,今日却理都不理他,转身就走,娘说的对,今天她是被韦凝紫陷害了!

    顿时就劈头盖脸的对着韦凝紫又打了下去,“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今日要不是你怂恿我,我怎么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你在我这里装什么无辜!”

    韦凝紫又不敢动手打她,到底这事和她脱不了关系,要是闹在众人面前,她树立的淑女形象就全部没了,只得左闪右避尽量避免被打,“章洛,这事你怎么能怪我,当时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怎么和章滢传递消息,再说,我若是这样做,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

    章洛手挥的累了,喘着气歇息,问道:“那今日这事,也对我没有好处!”

    “可是对另外一个人有好处!”韦凝紫默默的为转移了话题而开心,总算将章洛控制下来了,她的脸火辣辣的疼,不用看,肯定也是红肿了起来,说话的时候拉扯着嘴角都有些疼痛。

    蠢章洛,自己做事不成就将气撒在她的身上。

    “对谁有好处?”章洛带着疑问道,她看不出今天这事除了章滢得了好,还对其他人有好处。

    “沈云卿啊,你没看到今天她一出现,那些夫人就对她赞叹的不停吗?就连那个杨夫人从不开口管这些事的,今天都开口了!难道不是因为对沈云卿印象好,才开口说话的吗?平日里你可曾看到她多说一句话吗?”

    韦凝紫将问题往云卿身上转,章洛也不禁的想到了,是啊,那个杨夫人很少管这些事情的,今日开口是因为沈云卿?

    可是杨夫人今天才见过沈云卿,至于就对她那般的好吗?杨夫人是不喜欢自己和娘吧。

    这一点上,章洛倒是自我认识很够,于是她又想起袭氏说的话,这又是韦凝紫在挑拨离间了,谁不知道和沈云卿说嘴皮子的人没一个人能得了好,韦凝紫这事要她去找沈云卿算账,然后被羞辱吗?

    想到这里,章洛又挥手对着韦凝紫扇耳光,韦凝紫胸腔一口热血几乎要喷了出来,这章洛平日里还能交流的,怎么今日就和章滢一个模样了,她赶紧闪避开,找了个空隙,急急忙忙的朝着外头跑去。

    就算是她聪明灵活,此时跑出来,两边脸上也都是高高的肿痕了,埋着头让个小丫鬟带了话,顾不得失礼失仪,先行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拿了小镜子一看,头上的钗子歪斜了下来,巴掌大的小脸给打得高高肿起,一双盈盈水眸也被高肿的脸挤得变成一条小缝,没有十天半个月就不会消肿!

    这该死的沈云卿,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她韦凝紫就要倒霉!

    对于这些诅咒,云卿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她是该死的沈云卿,她本来就死过了,再说,哪个人不是该死的,哪个人到最后不都是会死的。

    章滢坐在屋中,换了衣裳后,将所有丫鬟屏退了下去,望着云卿。

    “刚才在湖边,是你伸腿绊了我的吧。”

    其他人看不到绊脚的动作,可是章滢可以感觉的到在脚下的是什么,站在那个位置,也只有云卿才能伸得出腿绊倒她。

    云卿的凤眸微微一凝,她早料到章滢会猜出来,若是还猜不出来,那么这个人也是蠢得没法救了,她再怎么帮忙也没用。

    再者,看后来章滢的举动,也证明不是个愚笨的了。

    “虽然你给我弄到湖里去了,我还是得谢谢你,若不是你,今日被父亲骂罚的人一定就是我了。”捧着手心里热暖暖的茶叶,章滢的眼底似乎有一颗颗的水珠形成,但是又很快的消失在那一团雾气之中。

    “你何必谢我,能一脚让你栽到湖里去,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云卿拨开茶水上层的热气,微微抿了一口,清香的花茶满口存香,好似春天的味道,倒是不错。

    章滢似乎没有想到云卿会如此回答,反射性的就冲道:“你什么意思?”

    将茶杯轻轻的放下,云卿望着她的模样,浅笑道:“就这个意思,只许你骂我,就不许我踢你,世上没这个道理。”

    章滢一怔,似乎被茶水烫了手,飞快的将茶杯放在了桌面上,自己紧紧握着滚烫的手心,想起以前母亲健康的时候,自己在家作威作福,性子的确是不好,所以如今下人一看转了势,对她也不在意了起来。

    在书院的时候,她也是仗着侯府嫡女的身份,欺压人,如今换成了她被欺压的。

    就算是被欺压她也无所谓了,可是为什么娘就会得病,而且好不了了呢。一想到孟氏如今的模样,章滢顿时眼泪簌簌的滴落下来,哽咽道:“我母亲在府中极有威严,当初祖父祖母在世的时候,也夸娘亲端庄有方,绝对有主母之风,可是偏偏父亲就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他喜欢那种天天打扮的妖妖娆娆的,会说些甜蜜话哄着他,他从不知道这些年母亲为了打理这侯府上下,花了多少精力和时间,才能让他不停的娶小妾……”

    云卿沉默着,低头看着袖子上的绣文,每个家里都会有本难念的经,时下的社会就是这样,男人纳妾是理所当然,正室当个菩萨供起来的已经是不错的,遇见狠的,直接将正室撩了,让小妾当家的也不是没有,所以她一直觉得沈茂算是不错的。

    但是此时细想起来,谢氏和孟氏之间的区别非常大,虽然谢氏看起来柔弱心软,可是在府中同样有主母的威严,在祖母的为难下,还能得到孝顺的父亲的维护,就算在前世没有儿子,谢氏也一直都稳稳的坐着主母的位置。她以前没有细想,如今想来,谢氏何尝不是以柔在克刚,哄的沈茂几十年心里都将她摆在第一位。

    相比下来,孟氏就太硬了,拢的公公婆婆的心,却让丈夫被小妾吹枕头风吹得太厉害,连带女儿都不受宠。

    她这边思忖着,那边章滢似乎得到了一个发泄口,还在说着:“自从有了章洛后,我便什么都争强好胜,学东西一定要学好,一定要拿了好成绩,这样爹才偶尔对娘表扬一下我,娘那个时候才会真心的笑一笑……”

    章滢的成绩一直是学院里拔尖的,琴棋书画样样都拿得出手,云卿是没想到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这些都不是章滢为以往嚣张张扬的行为做掩护的借口。

    她曾经的作为,错的就是错的。

    云卿并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就觉得章滢是对的,她不是圣母,没有那个博爱的心。

    大概小半个时辰,章滢倒完了心中的垃圾,拿着帕子擦脸,脸上有些发红道:“就算你是真的要踢我下去报复,今天也是帮了我的忙,还是得谢谢你。”

    冷静的时候,还是个聪明的。

    云卿不知可否的站起来,准备告辞,她今日来的任务完成,人情也还了,和章滢也没有牵扯了,可以回家了。

    章滢也急急的站起来,“你,你能教我怎么对于章洛吗?”

    云卿冷笑一声,斜睨了章滢一眼,是她长得看起来很善良吗?否则章滢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知道你是个厉害的,上次被抓的事,你都能让柳家吃了瘪,现在人家对你都没有意见,你是个高手。”章滢丝毫不在意云卿的冷笑,这也是她的特色,不在乎外在的眼光。

    高手?她这个高手还被人害死了一回呢,云卿难免腹诽,如今章滢家的情况,绝对不会比她家的简单。

    “冷静。”云卿迸出了一个词。

    章滢点头,“还有呢?”

    “再冷静。”

    “……还有吗?”章滢额头渐渐有青筋要迸出来,沈云卿这是耍她吗?

    “看看你的样子,你最需要的就是冷静了!”云卿淡淡一笑,见章滢满脸怒气化为满脸愕然,转身出了房门。

    她唯一能告诉章滢的就是这个,多年的侯府大小姐生活让她在扬州太过肆意,几乎没受到什么挫折,所以脾气易怒,而且容易暴躁,如果章滢不能克制这一点,就算她化身菩萨要来帮章滢,迟早有一天,章滢都会被自己的脾气连累。

    世上最能帮章滢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云卿自问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还得了那份恩情,再多的她也做不了,她又不是神仙,什么事情都能插手。

    宴会散了之后,云卿坐着马车回了府中,将今日的事情掠过章滢章洛这一节,简单的和谢氏说了一下。

    谢氏听了不免感叹,“章夫人是个爽朗人,虽是霸道点,但是口碑还是不错的。只是她这一去,章大小姐可就可怜了,遇上这么个爹,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

    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虽然大处也许折磨不了章滢,可是小处能让她不舒服的地方多的是。

    云卿望着谢氏,突然很有冲动问问她,谢氏的示弱是不是宅斗的手段之一,不过她觉得又没有必要,该教的其实娘一直都有教她,只是没有明显的拿她自身做例子罢了。

    翌日,上学的时候,韦凝紫请了长假,在家休息,养好脸上的伤。

    谢姨妈看到她面如猪头的样子,就斜睨了眼,刻薄道:“你个蠢笨如猪的,在宴会上我都假装不认识沈云卿了,你去凑什么热闹,害的我被人低看了一等,还想着和章洛那草包去合谋,结果合谋没谋成,倒把一张脸弄成这样。还好她没弄得你脸上有疤,要是有疤,看你以后怎么嫁进高门!”

    “那么多人在看着,若是我们假装不认识她,之前我们都去投靠沈家了,这不是让人说我们无情无义吗?”韦凝紫解释道。

    “我们哪里无情无义了?若不是看得起他们沈家,我会去投靠吗?结果你看,还不是把我们赶了出来,生怕我们占了一丁点便宜!”谢姨妈根本就不觉得沈家有半点好,就算她现在住着的是‘沈家给买的房子’,也同样没半点自觉。

    韦凝紫对于这个倒是同意,虽然说买的院子不错,可到底不如沈府好,装饰家具都相差得太多,她很怀念那种富贵的日子。

    “女儿啊,你如花似虎的一张脸,如今变成这样子,那个章洛也真下的了手,侯府千金了不起啊,真是气死我了!她那个娘,不过是个侧室而已,还装作正室夫人在那接待,也亏得她好意思!”

    谢姨妈边骂着,还是小心翼翼的给韦凝紫涂着药,这辈子她就靠这个女儿了,如今在扬州,她都精心挑选着未来夫婿的理想人选,待选出合适的人,再让韦凝紫私下去勾引勾引,怎么也要把女儿丢进高门,她好享福才是,让谢氏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以后见了她不得不低头!

    韦凝紫躺在美人榻上,任她骂着,她对谢姨妈实在是没有太多感情,以前她年纪不大的时候,谢姨妈还成日里发火就打她,骂她是个赔钱货,如今见她长得颇有姿色,就想着用她去换荣华富贵。

    她没有看出谢姨妈哪里有地方像一个做母亲的,只要等她嫁出去了,手头上了银钱,就不要再受这种莫名的冤枉气!再也不要管这个没一点城府,一点也不关心她的母亲了!

    还有沈云卿,她一定要比沈云卿嫁的好,她抢了本来属于自己的荣华富贵不够,还要处处和她做对,她简直是自己天生的克星!

    两母女貌合神离的在这有一句没一句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一样自私,一样觉得别人有好得不给她们,就是对她们不好!

    云卿从学堂里回来,休息了一会,换了套衣裳到前院书房去寻李斯,如今她天天跟着李斯学习商业上的东西,毕竟怎么说沈家也是商贾世家,她作为长女,不懂这些说不过去。如今两个弟弟还小,她得先学好,到时候也可以帮父亲一点忙。

    在此时的云卿概念中,她根本没有将出嫁当成人生的计划要事之一,她所想的就是,沈府上下都全家平安,安安乐乐的,再莫要像前生那般。

    李斯也非常欣赏这个大小姐,虽说女子一般是不会抛头露面去做生意,但是学了总比没有好,而且云卿学东西都很快,如今算盘拨得是哗啦响,算数也是又准又快,不比老掌柜的差。

    今儿个他正在让云卿查看东南一片店铺的进出进货单,将其中的差别指出来,忽然外头来了一个小厮,带着一个人急急的走来找李斯。

    有陌生的外男进来,云卿坐在屏风后,待门推开后,可以看到走入的那人穿着一身短打,好似跑船之类的人,看到李斯后立即张口问道:“李大管事,前天在海上,有一艘回航的商船遇见海盗了!”

    闻言云卿从屏风后飞快的站了起来,手指紧紧的握成拳,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恨不得冲出来赶紧问出究竟。

    听到屏风后细微的响声,李斯脸色微微一变,知道云卿也着急的站了起来,他虽也着急,到底是见惯风浪,稳住了心神问道:“出事的是不是沈家出海的那条商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