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41 痛快出气【手打VIP】

重生之锦绣嫡女 041 痛快出气【手打VIP】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听到屏风后细微的响声,李斯脸色微微一变,知道云卿也着急的站了起来,他虽也着急,到底是见惯风浪,稳住了心神问道:“出事的是不是沈家出海的那条商船?”

    那人摇摇头,只是脸色还是有些不好,道:“倒没有出事,只是因为出现了海盗,水军将整个海面都封锁了起来,老爷的船现在被困在辰州港口。”

    “怎么会困在辰州港口?”李斯不太明白的问道,“商船和海盗有什么关系?”按理来说,水军封锁海面,商船还是可以按路行驶的。

    “出事的那条商船和海盗船遇见的时候,旁边还有好些商船也是一起的,那艘海盗船被联合对付了,整船的海盗都沉到了水中,但是官府怕有海盗浑水摸鱼混进了商船之中,于是让附近的商船全部靠岸,进行人员点查和货物清查。”那人是派回来先报信的,以免让沈府内的人担心。

    李斯这才放心了,官府搜查,例行公事的同时再喂饱了银子,基本就没问题,怕就怕在船上搜出了海盗,到时候牵扯不清,不过,还是那句话,有银子还是好办事的。

    云卿在屏风后面听着,总算是放下心来,好歹出事的不是父亲的那艘商船。不怪她有这种庆幸心里,每个人得知出事的不是自己牵挂的人之时,都会有这种如释负重的感受。

    这些天她觉得心神不宁,生怕父亲在海面上出什么事,如今到了辰州港,那就好多了,辰州离扬州的港口也就半个月的形成,海面有水军镇守,海盗也不敢那么猖狂。

    她记不得上一世父亲有没有遇见过海盗袭击同样的事情,那时她一直在家中呆着,对外界的信息获得是少之又少,如今也不能做什么,只有静静等待父亲的消息吧。

    云卿努力的回忆,她要将记忆里所记得的每一件事情都记下来,随着时间的越来越远,她发现对上世的记忆也会越来越模糊,除了那些锥心刻骨的,其他的都会被最新鲜的记忆覆盖。

    待夫子一宣布下课,云卿就准备回家用纸笔记录下来,谁料刚出了书院门,却看到对面隔墙处,一道笔直的玄色身影站在了门前,虽然面容冷冷淡淡的,但是目光却是落在她的身上。

    云卿一诧,又释然的开口道:“你有事吗?”

    安初阳身形直挺,长胳膊长腿的看起来好似一杆笔直的枪,锐利又坚稳,他低头望着她,“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此时有不少学生下课,即便他们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聊得太久,一样要起闲言碎语,何况安初阳还是扬州人皆知的,她沈云卿的救命恩人。

    见她不开口,安初阳目光微黯,沈云卿的性格很奇怪,奇怪到他觉得有些复杂,忍不住的想关注她,却又会发现她和普通女子又没什么区别。

    “这个是我让人给你打造的,以后可以防身用。”安初阳拿出一只古青色的镯子来,递到她的面前。

    故意做老的金色,呈现出古朴的外貌,镂空的雕琢看起来有一种沉稳的古调,又透出世家女子的谦恭内敛,在一头有两个圆形的玉珠镶嵌,造型倒是不错。

    安初阳按下其中一个玉珠,里面露出几根银光闪闪的银针,“要是再遇见老二老三那样的人,你可以近距离的时候发射银针,不用再摔瓷片了。”

    说着,他低头看了看云卿交错握在上腹处的手,如同白玉一般润泽的手指一根根似葱管一般,阳光照在她的手上,莹白的指甲上泛着粉粉的色泽,映入他的眼中宛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这是一双保养的很好的手,只这么一看,他便生出一种渴望,想要去摸一摸,感受那种触感,身体便飞快的涌起那次将她抱在怀中时的感觉,温香软玉,柔软细腻。

    那时她昏倒,他看过她的手心,是有狰狞的两条,那样深可刻骨的伤痕,和她的手一点都不配。

    云卿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异样,她能猜到他所说话的原因,手心里原本很深的伤口如今已经渐渐的痊愈了,只有两条浅浅的疤痕,如今还在每日涂药,再过不久就会消失。

    但是安初阳的目光里包含的东西,她觉得有点过了,手指微微的往内一收,遮在衣袖之下,云卿客气道:“谢谢你的好意,你的东西我不能收。”

    周围人目光已经越来越多的落在她们两人的身上,云卿不想再和他引起什么话题,她在扬州出名的次数已经够多了,若是再多几桩,就算不是坏事,一个女子接二连三的和风言风语搭上边,也不是好事。于是浅笑行礼后便撤身走了。

    安初阳没有再开口说其他的,一直望着云卿上了马车离去,目光落在手心里的镯子上,忽然发力,将镯子用力的捏扁。

    回到家中,云卿先换了套衣服,叫流翠磨墨,准备认认真真的回忆上一世所发生的事情,却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

    过了一会,雪兰便进来报道:“小姐,老爷回来了,正在夫人的院子里,让你也过去呢。”经过这一段时间被上下恶整的日子,雪兰如今老实多了,除了喜欢表现自己以外,其他的举动倒是挺老实的。云卿不会为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无缘无故的将雪兰判定罪名,但是雪兰如果还是一样不安分,她不介意好好收拾她。

    听到沈茂回来了,云卿放下羊毫笔,让采青换了一套衣裳,这才朝着谢氏的院子走去。

    一进屋,就听到满屋子的笑声,谢氏和沈茂一手抱着一个婴儿,沈茂出了三个月的海,原本白皙的肌肤变得有些黑,不过依旧显得玉树临风,不失中年美大叔的风范。

    看这个环境,云卿放心了,显然沈茂这一次没有再到了‘王眉’‘什么眉’的回来了。

    “云卿,你看看,爹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沈茂打开桌上一个两尺长的黑漆雕花大匣子,拿出个白色珐琅蓝百合小方盒放在手心,“这个是那边洋人女孩流行玩的东西,你看看喜欢么?”

    他将婴儿递给奶娘抱着,空出手将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一片青草绿叶的房子,中间有一片镜子,镜子上有两个圆形,里头有两个穿着超级短裙子的小女孩,两只手臂伸直往上,全身绷成一条直线,身段纤细,姿态好似正在跳舞。

    将两个女孩分别放在圆形上,然后沈茂在盒子后方使劲扭了几圈,一阵悦耳的声音就从盒子里发了出来,两个女孩随着音乐声开始转圈,跳舞,看起来就好似真的小人一般。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稀罕玩意,秋姨娘更是凑头去看,惊声疑问:“这弹琴的人在哪里?”

    “这不是弹出来的,是里边有机关,设置好了,利用弹片的长短滚动,弹出来的。”沈茂乐呵呵的介绍道。

    秋姨娘合手赞道:“真的好神奇!”

    一屋子人都点头赞同,墨哥儿,轩哥儿还和着音乐声,两只小手扑啊扑,口中咿咿呀呀的,好似也在唱歌。

    云卿也笑的很开心,上一世这个东西她已经见过了,爹每次出现看见新鲜好玩的东西,都会买给她,这一次也不例外。

    她最开心的是如今府里的气氛,让她感觉很温暖,虽然不是百分百的完美,也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可是比起之前,已经要好太多了,她希望能越来越好。

    闹了一阵子后,沈茂刚回来,虽说精神不错,海上生活还是比较疲累的,谢氏便打发了大家都下去了,云卿也回到了归雁阁里。

    她抬头看了一下蓝蓝的碧空,几朵白云在漂泊着,金色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生出几分懒意,若是能一直这样,多好。

    沈茂回来休息没几天,便又要打理各方的事情,家大业大,一丝也松懈不得,生意上的朋友也要勤交往,才能生出几分情意来。

    下了几天大雨后,天气又好了起来,沈茂受到了邀请,今日和另外几个丝绸商人一起去郊外登山品茶,一大早便收拾好几人一起去了郊外。

    大概快中午的时候,天空突然飘来大朵大朵的云彩,原本灿烂的大晴天,一下变化成了阴云密布的阴天,不到一会,就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雨线如同珠帘,将天地遮了个严严实实,望山山朦胧。

    这雨来的又快有急,去施却慢,磅礴的雨势一下只有增,没有减的。

    谢氏听着噼里啪啦的大雨声,微微蹙眉道:“你爹今儿个出去登山品茶,现在下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躲着,这么大的雨要是淋了又该着凉了。”六月的天总是变幻无常,一会雨一会阳的,谢氏只担心沈茂会不会淋雨。

    “娘,叫人先熬了姜汤,等爹一回来,就让他喝一大碗,就算有寒气,也能逼出一大半了,爹身子健康的很,只要不是在水里泡着,哪会着凉啊。”云卿坐在一旁,打着络子,笑着提议道。

    “也是,自嫁给你爹起,我还真没见生过什么病呢,最多也就是胃有些不好。”谢氏吩咐琥珀让小厨房去准备着姜汤。

    “胃不好,也是爹经常在外头吃饭应酬,空着肚子喝酒,能不伤胃吗?”云卿用小银叉叉了块梨子给谢氏吃,自己也吃了一块。

    谢氏吃了梨子,端起茶正准备喝一口,不知怎么,手一下就没抓稳,嘭的一下茶杯掉在了地上,碎裂了开来。

    云卿低头一看,碎裂的白色瓷片衬在青色的地上,刺眼的很。不知怎地,这一下就好似砸在了云卿的心头,让她惶惶不可安,终于到了下午,在大雨依旧不减的滂泊声中,这种不安得到了证实。

    小厮跑来说,沈茂与另外三个丝绸商人去登山途中,正巧连日的大雨将山坡的泥石冲得松垮,今日再一阵大雨下来,山中突发泥石流,将沈茂与其他三个丝绸商人全部冲入了山底的大江之中,下落不明。

    云卿一听,只觉得眼前一黑,半晌才醒过神来,再看谢氏,也是两眼发昏,腿脚一软,坐在了罗汉床上。

    云卿赶紧扶了谢氏起来,吩咐翡翠下去熬了安神汤。又想起这消息只怕是刚刚传来,她和母亲听了都几乎要昏倒过去,祖母听了更是不得了,刚要吩咐,却听到外头有小丫鬟急急的跑来,衣服下摆还溅了泥水,“小姐,老夫人听到老爷出事的消息,直接晕厥了过去!”

    云卿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冷了眼眉,怒道:“是谁跑过去告诉老夫人这个消息的!”

    一院子的丫鬟面面相觑,都看着其中穿着翠绿色比甲的丫鬟,云卿指着那丫鬟道:“是你吗?”

    翡翠走出来一看那丫鬟,就知道十有**了,那不正是珍珠吗?刚才小厮才报过来,她就得了消息急巴巴的去告诉老夫人,这时候还想着表现自己,难道不知道老夫人身子不好,老爷出事的消息会将老夫人活活急死的!

    “给我拉下去,打四十大板再发卖了!”云卿根本不允那珍珠多说一句话,立即让婆子拉了下去,这个时候父亲出了事,府中正是人心最变幻的时刻,这个珍珠趁着此时去报信,以为自己是争了第一个,其实是心有不轨,想要弄乱人心。

    流翠这是第一次看到云卿如此凌厉的打发下人,知道她是起了真火了,连忙对下面的婆子使了眼色,个个都闭上了嘴。

    扫视一眼周围那些表情一样,心思各异的众人,云卿正色道:“主子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别以为私底下去说什么就能讨得什么好处!若是以后还有人学珍珠这样,她就是你们的教训!”

    云卿在谢氏怀孕之时,已经管了将近一年的家,在府中威严已存,再加上她素来会收买人心,此时一会倒压住了她们。

    可是她心里知道,她远不如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如今迫切的还是要知道爹的消息,上一世明明就没有泥石流这件事的,怎么就发生泥石流这种状况了!

    她转身进了屋子,谢氏在李嬷嬷给擦了清凉油后,好了许多,不过依旧是靠在引枕上,看起来受了巨大的打击。

    “娘,你别急,等官府的消息,他们已经派了人去山下找了,也会有人到江水中去寻找的,你先莫要急。”云卿开口劝道。

    谢氏点点头,默默的在心内祈求菩萨保佑,希望沈茂没有事。

    等到了第四天,官府那传来了消息,在河岸发现了两具尸首,因为被河鱼咬得稀巴烂,又被水泡了两天,认不出原来的模样,官府通知四家的家人去衙门里认尸。

    谢氏乍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变得雪白,却没有晕倒,而是蹙眉对云卿道:“娘去认就行了,你莫要去。”

    在河水里泡了三天的尸体,那种可怕的样子,谢氏不想要女儿去面对,可是云卿毫不犹豫的摇头道:“娘,我要去。”

    望着女儿坚毅和执着的眼神,谢氏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叫上马车,母女两人往衙门而去。

    衙门的后院里还有其他的人,除了沈家,其他三家出事的家属也一起到了,相互见面,都可以从脸上看出那种忐忑和担心,此时并没有寒暄,都只是点点头,算作打招呼。

    衙役抬了两具尸体过来放在了院子中,高高拱起的白布下,是两具已经换上了白色粗布的寿衣,这是官府给提供的,揭开了白布后,一股尸臭味便散发了出来。

    衙役问四户人家,记不记得什么明显的胎记和印记之类的,然后根据登记下来的内容,再翻检尸体。

    谢氏含着泪水道:“沈茂右手手臂有三颗黑色的小痣,左耳后有一道小疤……”平日里若是让她说这些,她决计是说不出来的,可是此时,她只希望那两具尸体里不要有她说的这些特征。

    云卿扶着谢氏,心里一样的忐忑,害怕。

    这种心情很复杂,也很难形容,直到听见衙役宣布其中两具尸体是另外两户人家的时候,她才放松了下来,却觉得浑身上下如同在水里捞过一般,几乎要湿透。谢氏也是一样,一路由李嬷嬷扶着回到了府中。

    就这样,又等了七天,这七天云卿没有去上学,天天在家守着谢氏,还要去看看病中的祖母,表面上看起来她还是很平静,其实内心里一样的不安。

    而此时官府又传来了消息,夏季正是雨水暴涨,水位升高之时,若是半个月还打捞不到尸体,情况就不妙了,而且他们这批都是被泥石流冲下去的,很可能呼吸道都会被阻塞,生还机会更小,尸体很有可能被冲到了下游,或者已经被鱼儿吃掉。

    另外一家在等待了半个月后,挂起了白色的灯笼,开始办丧事。

    云卿本以为谢氏在这之后,会倒了下来,谢氏却相反的越活越精神了起来,每餐吃足两碗饭,每天在府中管理着上上下下的事务,还分着心去照顾老夫人。

    云卿想要分担家事,谢氏还劝着云卿去上学,家里的事有她一个人管已经足够了。

    其实李嬷嬷,翡翠这些身边人,都看得出谢氏这是在强撑,可是如今这样,不强撑也不可以,李斯已经花钱雇了很多人沿着河去打捞,甚至悬赏寻找,只要沈茂还活着,必然有希望找回来的。

    在有一件事上,谢氏和云卿意见意外的相同,她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绝不要像那户人家一般,半个月没见到人就办起了丧事。

    云卿总是在心内告诉自己,上一世父亲并没有出事,一直都活到了几年后,这一世也不会提前出事的。

    整个沈府虽不说哀声不绝,却也是愁云笼罩,但是这样的消息落在了谢姨妈耳中,简直如同仙乐一样动人。

    自从她搬出沈家后,和谢氏就来往的少了,不过她心里一直都觉得谢氏不过就是臭摆架子,故意在她面前得瑟的,她心里很不舒服,总想找个机会刺刺谢氏。

    这不,老天给了她这个机会。

    于是她带着韦凝紫,登门拜访的来了。

    一进府中,她就瞧着左右的一切不断的皱眉,待进了谢氏的屋里,便大声道:“姐姐啊,你们这府中的下人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满院子的还挂着红灯笼,这不是存心刺你心窝子吗!真是太没教养了!”

    “我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谢氏脸色淡淡的抬起头来看了谢姨妈一眼,眼底神色有些凌厉。

    谢姨妈看谢氏,只觉得她在强撑,一副‘你不说我也懂’的样子,坐在了一旁的紫檀木玫瑰圈椅上,拿着帕子点了点鼻下道:“姐姐你也莫伤心了,如今全城里谁不知道姐夫出事了,另外三家早就办了丧事了,也就是姐姐你,死撑着不给姐夫办丧事,也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谢氏听了这句话,分外的不舒服,什么叫不给沈茂办丧事,这妹妹以前没觉得有这么讨厌,怎么今日看的恨不得拿针戳烂她的嘴!谢氏顿时没好气道:“你说话还是注意点,你姐夫官府还没说什么,如今还在营救中!”

    谢姨妈脸色一变,没想到谢氏会这样强硬的回她,她不知道这些天谢氏外柔内刚的性格发挥的有多彻底,这个时候来惹谢氏,绝对没好果子吃。

    “姐姐说的这话真是,那么大,那么急的江水,若是冲不走姐夫,那也太奇怪了,你这么不肯办丧事,是不是怕被我笑你啊,不会的,我不会笑你的,反正我是寡妇,你也是寡妇,这都是一样的嘛!”谢姨妈越说越离谱,听的李嬷嬷是连连皱眉,这二小姐真是脑子傻了吗?如今沈府出了事,她不来安慰谢氏也就罢了,还口口声声的诅咒沈茂。

    云卿本陪着谢氏在整账目,此时也坐在房中,一看到谢姨妈和韦凝紫走进来,两眼里就如同蕴了寒冰一样,这两母女进门就不会有好事。

    果然,这个谢姨妈一张口就满嘴吐狗话,一个字都没得好的。

    “姨妈是做寡妇做的上瘾了,还非得要别人陪着你吗?”云卿冷冷一笑,道。

    “表妹,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娘可是你长辈,你这话可是一点礼节都没有,尊老敬长你难道忘了吗?!”韦凝紫本来就是来看好戏的,她本来不打算开口,来看看沈府的惨状也是好的,如今韦府已经在扬州慢慢的进入了上流社会的圈子,而沈家,若是沈茂死了的话,这么大的家业没有人管理,很快就要败落,到时候沈云卿一个死了爹的商女,和她还有什么可比性!只会比她更惨!

    “表姐说的好,尊老敬长这个东西我在姨妈身上是没有看到一点,她一进门就对着姐姐满嘴污语,诅咒姐夫。要我尊老敬长可以,也要看那个人值得不值得尊敬!”云卿压根就打算跟韦凝紫客气,这样的人不是脸皮厚,是根本没有脸皮!

    “谢文鸳,这就是你教我的好女儿,说我满嘴污语,她又是什么好东西!”谢姨妈听云卿骂她,终于忍不住的冒火了。

    “她是我的女儿!”谢氏脸色一变,谢姨妈竟然直接喊出她的名字,平日里她是太好脾气了一点,才让这个庶妹如此过分。

    “阿呸!你的女儿怎么了,刚才我哪一句话说错,沈茂死了,如今扬州城谁不知道,另外三家早早就办了丧礼,只有你,每日里还穿红戴绿在这里打扮招摇,也亏得你好意思,怎么说沈茂以前对你也还不错,如今你竟然这样对她!若是他死了以后知道你是这幅德行,不知会不会后悔!”谢姨妈爽快的将心中的话骂了出来。

    谢氏紧紧的盯着她,手指抓着垫在身下的坐垫,气得鼻翼翕合。

    谢姨妈骂的正是爽快,见谢氏不说话,以为自己说得都对,接着道:“我告诉你,你就算不办丧礼又怎样,谁都知道你是个寡妇,你以为你自己比我高上一等,是个嫡女,嫡女怎么了,现在你还不是寡妇,还是个商家寡妇!谢文鸳,我告诉你,你就是做寡妇做定了!”

    谢氏眼神一变,突然站起来,拿起旁边的算盘,对着谢姨妈的脑壳就砸了下去,一手狠狠的拉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拉扯着她拼命的砸,“你个死寡妇,烂人,贱人,你死了夫君,来投靠我,我好喝好住的招待你,给你找房子,给你买家具,你竟然在这里诅咒我夫君,谢素玲,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是怕了你,我是不屑于和你这种庶出的争斗,今日你既然送上门来,我就告诉你,什么是长姐如母,什么是嫡出为尊,什么是谢家的风范……”

    谢姨妈不知道谢氏会突然爆发了出来,被她拉着头皮脑袋使劲的往下栽,不能抬起来,上面还有那硬木的算盘一下一下的在她背上,头上砸,每一下都砸得她全身阵痛。

    她不知道,谢氏一直撑着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和沈茂是真正有感情的夫妻,而且府中还有一个没有出嫁的女儿,和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她一倒下,家中所有的支柱都没有了,这些天她一直都是靠着相信沈茂还活着这口气在支撑着,今日谢姨妈上来,字字句句都是说沈茂死了,谢氏如何能忍得,这些天的怨气,怒气,哀伤,担惊,受怕都化作手中的算盘,狠命的往谢姨妈身上砸!

    韦凝紫看到谢姨妈被打,想要动手,云卿眼神一动,李嬷嬷和翡翠,琥珀立即上去将韦凝紫挡在了外面,她们故意装作拉架的样子,不让韦凝紫帮谢姨妈的忙。

    刚才谢姨妈说那些话的时候,李嬷嬷就想要动手了,此时也帮着在那使劲的掐,这该死的二小姐,什么时候看到都是这么讨厌!

    直到看到谢氏砸的有些没力气了,李嬷嬷这才半推半扶的搀扶着谢氏坐在一旁。

    韦凝紫赶紧过去扶谢姨妈,谢姨妈全身从头到背,没有一处是不疼的,连站都站不直,韦凝紫气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和母亲特意来看你们的,你们不感谢也就罢了,竟然还动手打人!沈府到底有没有规矩!”

    云卿不屑的望着她们两人,“你们这种看望,不要也罢,只怕你们是想活活的将我们气死才是真的!如今我母亲打了姨妈,那也是长姐如母,教训幼妹,告诉她什么是规矩!”

    “你……”韦凝紫被云卿说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姨父出事了,你们不办丧事,本来就是不对的,哪里有还挂着红灯笼的呢,这于理不合!”

    “表姐说话还是小心点,我父亲有没有出事,官府都不清楚,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亲眼看到我父亲出了事?”云卿顿了一下,看着韦凝紫,这次声音却微微变冷,夹杂着冰锋继续道:“若是没有,就麻烦表姐和姨妈两个人注意些,以后到人家家里做客的时候,还是少穿得一身白比较好,到我们沈府也就罢了,若是去了别人府上,犯了忌讳,到时候还连带上说我沈府的家教也不好!”

    一进来,云卿就看到了谢姨妈和韦凝紫穿的那一身素白的衣物,分外的刺眼,也明白她们今日来是没什么好事,若不是母亲刚才发威给谢姨妈死揍了一顿,她还想叫人直接将她们两人赶出去,真是怎么看怎么刺眼!

    韦凝紫被这一顿说的脸色难看,叫丫鬟扶着谢姨妈,转身往外头走去了,心里只盼着早点找到沈茂的尸体,让谢氏和沈云卿这两个不承认现实的人面对现实!沈云卿现在凭什么对她呼喝,还不是接着沈府的财势,若是沈茂死了,这些家产都没了,看她还得意什么!

    出了沈府的门,韦凝紫扶着谢姨妈上了马车,谢姨妈嘴巴没有被打,还在喷粪,“谢文娘这个烂货,竟然还打我,哎哟……疼死我了……他娘的真狠……”

    韦凝紫听她满口脏话,微微蹙了下眉毛,却刚好落在了谢姨妈的眼中,抬手对着她就是一个巴掌扇去,“你个吃里扒外的,看到她打我,竟然也不知道来帮忙,站在那看好戏是吧……”

    到底是受了伤,谢姨妈打了一巴掌后,又躺在一旁哼哼唧唧了,她没有看到韦凝紫捂着脸,眼底对她流露出的一丝仇恨的光芒。

    谢姨妈一走,谢氏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刚才谢姨妈所说的话,句句都戳在她的心头,将她努力支撑的那份勇气好似抽走了不少。

    她靠在大引枕上,抬头望着上方,轻轻的问道:“云卿,你爹会回来吗?”

    云卿赶紧坐在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紧紧的握住,给她打气:“娘,爹一定没事的,你看他掉在江中,若是有事,这么多天肯定也要打捞上来了,他肯定是跌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或者给人救了去了呢。”

    这些谢氏都在心中想过了,不过女儿这么一说,似乎更能坚定她的信心,那柔柔的嗓音仿若一下就在她身体里注入了力量。

    “你说的对,这么久没打捞上来,肯定是给人救去了,当初我和你爹去利州神女山的时候,让人算命了,那姑子说你爹是长命百岁的命,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这么一个小江算的了什么。”谢氏忽然心里就明朗了起来,女儿才十四岁,这些天都不怕什么,她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如果还支撑不下去,怎么给女儿做榜样。

    可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盼着人家倒霉,盼着人家去死,因为人家倒霉了,他们就有利益可得了。

    至沈茂出事后,半个月刚刚过去的第二天,族长先带着人上门了。

    时值盛夏,在下了一段时间的暴雨之后,天空干净的好似一丝污染都没有,纯粹的让人心灵都干净了起来。

    而沈家此时却并不安定,此时刚刚才调养好身子的老夫人被迫爬起来,接待来势凶猛的三个族中巨头。

    与老夫人并排的是沈氏的族长,一个满脸皱纹,干瘦白须的老头子,另外两个坐在左右下方的是比起沈氏族长还要老上一点的大长老,另外一个是正直中年的二长老,此时他们端着一杯茶,各自传递着眼神,最终族长首先开口说话道:“沈茂的事情族里都觉得不幸,请你节哀。”

    云卿从一听到族人上门后,就赶来了荣松堂,老妇热也没有说什么,任她站在一旁看着。此时云卿心内听到这句话,心里就不舒服了,只盼着祖母能说出硬气的话来,这种时候,她冒然的开口,很容易被人抓到把柄,说不孝不尊。

    老夫人看了一眼沈氏族长,突然笑了一声,“族长大驾光临,沈家深感荣幸,不过我个老婆子好似没什么哀要节吧!”

    云卿连同那三位族人都是一愕,云卿实在是没能想到,祖母这个时候竟然没有犯糊涂了,而是清醒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而三位族人的反应,自然是不能理解,“我们都知道你心情不大好,可是你不会就此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了吧,沈茂被冲入江中半个月有余,官府中已经说了,若是半个月还捞不到,还生在世上的机会很小了。”

    老夫人咳了两声,显然之前昏厥给她的身体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云卿连忙端了杯水给老夫人喝了两口,老夫人这才气通了不少,颇有些沉稳道:“族长也知道,机会很小,不代表没机会,你在这生生的诅咒我儿子,可是不大好的吧。”

    老夫人说话的风格还在,直来直去,也不留什么面子,一句诅咒弄得族长,大长老,二长老脸上有点不大好看。

    族长比起老夫人要大上一辈,说话也有底气,愣了一下之后,便冷哼了一声,“余氏,你这话说的很奇怪,什么叫我们诅咒沈茂,他出事是扬州城所有人都知道的,其他三家不都办了丧事,只有你们家还每日里欢笑不断,这叫扬州城的人都在笑话沈家!”

    他本来想来透透口风的,告诉余氏这沈家家大业大,如今沈茂死了,几个孤儿寡母的也照料不了,让族中来照料就是,到时候分她们娘儿几口饭吃就是,谁知这老夫人竟然咬死不承认沈茂死了,不就是贪这点钱财不肯放手。

    老夫人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有时候犯浑,可这个时候是一致对外的,她是没一点儿不清醒的,今儿个这三个族人上门的目的是什么,她可是清楚的很,想吞掉她沈家的家业,也得摸摸自己吃不吃得下!

    老夫人笑了笑,斜睨了眼看着族长,一双精光四冒的眼里含着讥笑道:“那三家,其中两家收了尸体了,当然得办丧事了,他们不办才奇怪呢!”

    “那还有一家没找到尸体也办了!”族长抓到空隙,立即反驳。

    “那是他们急巴巴的想要分家产,也不管人是死是活,下面的那些个亲戚就上门来闹,将人家的家业就这么活生生的瓜分了,也不知道到时候人要是活着回来,看到这群畜生,想不想拿着刀将他们一个个就这么剁死呢!”

    老夫人话里有话,将族长三个讽刺个够,可是表面上她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族长的不是。

    族长显然是不耐烦了起来,喝斥道:“余氏,你中年丧夫,晚年丧子,如今族中看这你们孤儿寡母的可怜,要帮忙你们处理家业,你不感激也就罢了,还在这冷嘲热讽什么!”

    这等言语实在是过分了,连一直觉得祖母可恶的云卿都从没有想要说过这种话,而老夫人气的紧紧的握住崭新的拐棍,脸色如铁青,“我中年丧夫,晚年丧子又怎么了!如今我家茂哥儿还没死,只是下落不明,就算死了,我家中还有孙女,还有两个孙子!有的是人管理家业!不需要族人插手!”

    老夫人说着说着就咳了起来,云卿忙拍着她的背,忍不住的开口道:“族长,若是你们没有别的事了,祖母身体不好,你们可以改日再来。”

    族长三人哪里肯就此罢休,眼看沈家这么大的肥肉,他们不早点下手,万一被人家分了一块怎么办,特别是族长,他可是觊觎了很久的,沈家这么有钱,只是对族里每年拿出两万两银子来,这实在是太少了,还有那些祭田,都是沈家名下的,又不是族中的,沈家既然如此有钱,就应该分一大半出来给族中。以前是沈茂在,他没那个本事和沈茂斗,如今沈茂死了,他还不相信弄不赢几个孤儿寡母的。

    他也冷笑道:“你的孙女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她到底是别人家的人,至于两个孙子,哼!你还是莫提了,刚出生的黄毛小儿,懂得什么东西!”

    老夫人好一通大咳,听到族长的话后,转头对着族长咳得他满脸的都是口水,然后狠狠的呸了一口,“我还好好的活在这里!我儿媳妇也还活在这里!你难道不是从黄毛小儿变成如今的死老头的吗?我和儿媳两人还带不大一个孙子?!”

    老夫人喘了一口气,接着道:“我告诉你,我沈家有后!你们甭在这里打主意了!我儿子也没有死,再让我在沈府听到你们诅咒我儿子,莫怪我老婆子不给你们留面子!今儿个我身子不好,就不陪你们了!王嬷嬷,代我送客!”

    族长被她喷得满脸唾沫,一张老脸几乎是挂不住,抖的胡须指着老夫人骂道:“余氏,我告诉你,今日我来,是给你脸面,既然你不要这张脸,就莫怪我无情,你就等着看你沈府的丑事吧!”

    族长骂完,一抖袖子,首先冲了出去,大长老二长老看他走了,也面色难看的跟着走了出去!

    他们三人一走,老夫人就朝后直直的倒了下去,碧莲碧菱连忙去唤人请来了大夫,而云卿在安置好老夫人后,想着刚才族长走时的最后一句话,觉得有一场蓄谋已久阴谋正在无声无息的接近沈府!

    丑事?什么是沈府的丑事?
博聚网